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九十章 秘纹灵器【69293】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两个年轻*并肩而行,从门外*步行**厅之内其中一个自然就是张春晓了,此时他一脸灿烂的笑容,就连xiōng膛都比平时更tǐng了几分。

     自从他来到宗门,并且跟随林*秀等*试炼之后,一开始并没有被*看重,只不过是泯然众*矣。但是,随着赢乘风的声名鹊起,他在同辈中的地位亦是随之提高。特别是当赢乘风从蝠xué回返,给赢海涛等*全部锻造了士级*品的灵兵和*灵甲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周围*对他的态度顿时就是无比的**了。

     张春晓虽然xìng子豪*,但也并不是笨蛋,他当然知道这一切的缘由都是来自何*。所以,在重新见到赢乘风之时,他也表现的特别兴奋。

     林森妙的神*微动,失笑道:“我们刚刚谈及赢乘风,他就来了。哈哈,看来确实是与我们林家有缘。”

     林自然等*立即是*点起*,赢乘风毕竟是赢利德的*侄*,只要赢利德在他们的阵营之内,这个未来的灵道*才肯定逃不了。

     赢利德*步*斩,来到了赢乘风的面前,低声道:“乘风,这位是林森妙师祖,你*点*去葬见。”

     赢乘风心中微动,抬*看去。

     加*宗门拥有一段时间了,平*里所见过的门中长垩老并不少,但是与封况同辈的长者却还是首次得见。

     他不敢怠慢,*前深深的一躬到地,道:“弟子赢乘风见过林师祖。”

     林森妙微笑着点着*,他*袖轻轻一挥,一*劲风顿时将他托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不错,果然是少年俊杰,赢利德你教的徒弟很好*。”

     赢利德的脸*泛起了一丝jī动之sè道:“多谢师叔夸奖。”

     他在器道宗内虽然也算是林家一系,但还是首次得到林森妙这种*物的夸赞,自然是颇为jī动。

     林*秀眼看他有些失态,眼珠子一转,道:“爹爹既然师祖赐您灵器,您就试一试,让*家开开眼界吧。”

     众*轰然*好眼中都有着一些期盼之sè。

     特别是*一辈的如林*秀、张春晓之流,更是*不由己的将目光投向了那一对蓝sè护腕。

     林自然转*向着林森妙看去这位老*一挥手,道:“无妨,你就试试吧。”

     林自然轻轻点*,告罪一声,将护手取*,轻轻的扣在了手腕之*。

     赢乘风何等眼*,*神*量稍稍一转,立即看出这是一件师级灵器。虽然护手在所有防具中的威能和*值只能算是二流,远不如灵兵和灵甲,但是林家一出手就是师级灵器,也算是财***,并且颇有诚意的了。

     在经过了*自锻造师级灵兵之后,赢乘风已经知道了一件事。

     师级材拜和士级材粹的价值绝对是*差地远,任何一件师级灵器都是宝贵的财富,远非士级灵器可以比拟。

     林自然带好了护手,他深吸一**,*垩内真*翻闻,**了护手之内。

     *一刻,整个护手顿时亮了起来,一道光圈从护手*释放出来,化作了两面蔚蓝sè的无形圆盾出现在林自然的*前。

     林自然一脸惊喜*加的看着,他惊呼道:“秘纹灵器。”

     众*的脸sè都为微微一变,这套护手竟然不是普通师级灵器,而是更加强*的秘纹灵器,林家这一次可是诚意十足*。

     *刻之后,林自然双手*错,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而随着这个手势,面前的那两面圆盾顿时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面足以将他的半个**遮掩住的方形盾牌。

     众*都是看的啧啧称奇,这面盾牌绽放着一种蔚蓝sè的光芒,那神秘的光线在太*的照**bō动起伏,仿佛是有着一圈圈*bō在*面流转不休。

     林森妙微微一笑,道:“此乃护手自带秘技,*bō盾,你们可以试一试其威能如何。”

     林自然应了一声,道:“春晓,用你的灵兵,全*攻老*一剑。”

     张春晓和林*秀等*早就是跃跃yù试,听了此话之后*换了一个眼神,张春晓取出长剑,道:“林师伯,得罪了。”

     他手中长剑并非凡品,而是赢乘风在见面之后赠于的士级*品灵器,此刻真*运转,立即释放出耀眼光芒。

     轻喝一声,张春晓一剑*去。他这一剑可是将全*所有的真*都释放了出来,也将这把长剑的威能jī发到了极致。如果是平时,他当然不会这样拼命,但是此刻这里有众多长者在场,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保留了。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半空中骤然响起。

     长剑*的耀眼光泽一旦碰到*盾,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强*的剑光甚至于无法让*盾溅起任何bō澜。

     直到长剑本*碰触到*盾之时,才发出了如同金铁*击般的脆响。随后,那*盾dàng漾了起来,就仿佛是有一块石*落*了*面,溅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但也就是如此了张春晓面红耳赤,竭*而为,但长剑却依旧是无法穿透*盾,这两者间的威能相差实在是太*了。

     “好。”

     也不知道是谁先行*喝一声,众*都是纷纷鼓掌。师级灵器就是师级灵器,或许这面*盾无法抵挡师级强者的攻击,但是在面对士级之时,却已经是所向无敌了。

     林自然收起了真*,那面*bō盾立即消失不见。他向着林森妙深深一躬,道:“多谢师叔赏赐,弟子永不敢忘。”

     灵器,对于一个武者的实*影响堪称巨*,而秘纹灵器更是其中佼佼者。

     有了此宝在手,他的战斗*无疑会提升一个**的台阶。

     今*来此众*虽然都准备了礼物但拿出如此贵重贺礼的,却也仅有一位。

     不过,也唯有林家长者才有可能拥有这种珍贵事物。

     赢乘风目光一转,他沉*了一*,突地道:“林师伯,您这一次晋升武师,是一件*喜之事。*侄也为您准备了一件礼物还请您不要嫌弃。”

     说着他将背后的一个木盒子取了*来,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张春晓等*微怔,赢乘风的背后常年都背着一个长匣子,熟悉他的那几*都知道,在长匣子内是一件组合兵器。

     难道他竟然是想要将自己的兵器送给林自然么?

     林自然亦是*huò不解但是在这种场合之*却不方便询问。他笑呵呵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地一愣。

     在长匣子内竟然不是他想象的圆棍,而是一把长剑。

     张春晓等*哑然失笑原来赢乘风这*子将盒子换掉了。

     林自然将长剑取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刻之后,他的脸sè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两个年轻*并肩而行,从门外*步行**厅之内其中一个自然就是张春晓了,此时他一脸灿烂的笑容,就连xiōng膛都比平时更tǐng了几分。

     自从他来到宗门,并且跟随林*秀等*试炼之后,一开始并没有被*看重,只不过是泯然众*矣。但是,随着赢乘风的声名鹊起,他在同辈中的地位亦是随之提高。特别是当赢乘风从蝠xué回返,给赢海涛等*全部锻造了士级*品的灵兵和*灵甲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周围*对他的态度顿时就是无比的**了。

     张春晓虽然xìng子豪*,但也并不是笨蛋,他当然知道这一切的缘由都是来自何*。所以,在重新见到赢乘风之时,他也表现的特别兴奋。

     林森妙的神*微动,失笑道:“我们刚刚谈及赢乘风,他就来了。哈哈,看来确实是与我们林家有缘。”

     林自然等*立即是*点起*,赢乘风毕竟是赢利德的*侄*,只要赢利德在他们的阵营之内,这个未来的灵道*才肯定逃不了。

     赢利德*步*斩,来到了赢乘风的面前,低声道:“乘风,这位是林森妙师祖,你*点*去葬见。”

     赢乘风心中微动,抬*看去。

     加*宗门拥有一段时间了,平*里所见过的门中长垩老并不少,但是与封况同辈的长者却还是首次得见。

     他不敢怠慢,*前深深的一躬到地,道:“弟子赢乘风见过林师祖。”

     林森妙微笑着点着*,他*袖轻轻一挥,一*劲风顿时将他托了起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不错,果然是少年俊杰,赢利德你教的徒弟很好*。”

     赢利德的脸*泛起了一丝jī动之sè道:“多谢师叔夸奖。”

     他在器道宗内虽然也算是林家一系,但还是首次得到林森妙这种*物的夸赞,自然是颇为jī动。

     林*秀眼看他有些失态,眼珠子一转,道:“爹爹既然师祖赐您灵器,您就试一试,让*家开开眼界吧。”

     众*轰然*好眼中都有着一些期盼之sè。

     特别是*一辈的如林*秀、张春晓之流,更是*不由己的将目光投向了那一对蓝sè护腕。

     林自然转*向着林森妙看去这位老*一挥手,道:“无妨,你就试试吧。”

     林自然轻轻点*,告罪一声,将护手取*,轻轻的扣在了手腕之*。

     赢乘风何等眼*,*神*量稍稍一转,立即看出这是一件师级灵器。虽然护手在所有防具中的威能和*值只能算是二流,远不如灵兵和灵甲,但是林家一出手就是师级灵器,也算是财***,并且颇有诚意的了。

     在经过了*自锻造师级灵兵之后,赢乘风已经知道了一件事。

     师级材拜和士级材粹的价值绝对是*差地远,任何一件师级灵器都是宝贵的财富,远非士级灵器可以比拟。

     林自然带好了护手,他深吸一**,*垩内真*翻闻,**了护手之内。

     *一刻,整个护手顿时亮了起来,一道光圈从护手*释放出来,化作了两面蔚蓝sè的无形圆盾出现在林自然的*前。

     林自然一脸惊喜*加的看着,他惊呼道:“秘纹灵器。”

     众*的脸sè都为微微一变,这套护手竟然不是普通师级灵器,而是更加强*的秘纹灵器,林家这一次可是诚意十足*。

     *刻之后,林自然双手*错,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而随着这个手势,面前的那两面圆盾顿时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面足以将他的半个**遮掩住的方形盾牌。

     众*都是看的啧啧称奇,这面盾牌绽放着一种蔚蓝sè的光芒,那神秘的光线在太*的照**bō动起伏,仿佛是有着一圈圈*bō在*面流转不休。

     林森妙微微一笑,道:“此乃护手自带秘技,*bō盾,你们可以试一试其威能如何。”

     林自然应了一声,道:“春晓,用你的灵兵,全*攻老*一剑。”

     张春晓和林*秀等*早就是跃跃yù试,听了此话之后*换了一个眼神,张春晓取出长剑,道:“林师伯,得罪了。”

     他手中长剑并非凡品,而是赢乘风在见面之后赠于的士级*品灵器,此刻真*运转,立即释放出耀眼光芒。

     轻喝一声,张春晓一剑*去。他这一剑可是将全*所有的真*都释放了出来,也将这把长剑的威能jī发到了极致。如果是平时,他当然不会这样拼命,但是此刻这里有众多长者在场,他自然不敢有任何的保留了。

     “叮……”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半空中骤然响起。

     长剑*的耀眼光泽一旦碰到*盾,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强*的剑光甚至于无法让*盾溅起任何bō澜。

     直到长剑本*碰触到*盾之时,才发出了如同金铁*击般的脆响。随后,那*盾dàng漾了起来,就仿佛是有一块石*落*了*面,溅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但也就是如此了张春晓面红耳赤,竭*而为,但长剑却依旧是无法穿透*盾,这两者间的威能相差实在是太*了。

     “好。”

     也不知道是谁先行*喝一声,众*都是纷纷鼓掌。师级灵器就是师级灵器,或许这面*盾无法抵挡师级强者的攻击,但是在面对士级之时,却已经是所向无敌了。

     林自然收起了真*,那面*bō盾立即消失不见。他向着林森妙深深一躬,道:“多谢师叔赏赐,弟子永不敢忘。”

     灵器,对于一个武者的实*影响堪称巨*,而秘纹灵器更是其中佼佼者。

     有了此宝在手,他的战斗*无疑会提升一个**的台阶。

     今*来此众*虽然都准备了礼物但拿出如此贵重贺礼的,却也仅有一位。

     不过,也唯有林家长者才有可能拥有这种珍贵事物。

     赢乘风目光一转,他沉*了一*,突地道:“林师伯,您这一次晋升武师,是一件*喜之事。*侄也为您准备了一件礼物还请您不要嫌弃。”

     说着他将背后的一个木盒子取了*来,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张春晓等*微怔,赢乘风的背后常年都背着一个长匣子,熟悉他的那几*都知道,在长匣子内是一件组合兵器。

     难道他竟然是想要将自己的兵器送给林自然么?

     林自然亦是*huò不解但是在这种场合之*却不方便询问。他笑呵呵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地一愣。

     在长匣子内竟然不是他想象的圆棍,而是一把长剑。

     张春晓等*哑然失笑原来赢乘风这*子将盒子换掉了。

     林自然将长剑取出,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刻之后,他的脸sè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虽然剑在鞘中,无法看到它的品质如何,但是此剑*手之时,却让他感*到了一种极其强烈的特殊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面对着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明明看着眼熟,但却不敢贸然相认。

     他的表*引起了众*的猜测,林*秀低声道:“爹,您怎么了?”

     林自然*了一声,笑道:“没什么。”他转*,道:“乘风,多谢你的贺礼了。”

     赢乘风微微摇*,淡淡的道:“应该的。”

     林森妙的心中一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沉声道:“自然,你也试试此剑的锋锐吧。”

     林自然连忙应了一声,他手*把柄,轻轻的将长剑拔了出来。

     “叮……”

     剑*与剑鞘相撞,一道悠长深远的响声传dàng开来。

     在见到剑*的那一刻,所有*的眼待都亮了起来。

     这是怎样的一把长剑*,整个剑*都dàng漾着一层如*如雾一般的神奇光泽。第一眼望过去,似乎是如同秋*一般清澈见底,但是再一眼望过去,那*bō之*似乎就泛起了一层薄雾,将整个剑面笼罩了起来,将一切都变得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所有*的呼吸似乎都*意识的屏住了,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长剑,心中泛起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念*。

     这把长剑,莫非是……

     “好,好剑。”林森妙轻声道:“若是老*未曾看走眼,这应该是一把*系的师级灵兵吧。”

     众*顿时一*哗然,灵兵,这竟然是一件师级灵兵。

     赢乘风微微一躬*,道:“林师祖神目如电,这确实是一把*系师级灵兵。”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赢乘风的**,在这一刻,似乎连林森妙的风*都被他抢了过去。

     不过,这并不奇怪,哪怕是林森妙都被赢乘风的*手笔给吓了一跳。

     在所有的灵器之中,灵兵和特殊铠甲无疑是最珍贵的宝物了,师级灵兵,其价值已经是非比寻常,哪怕是以林家的雄厚家底,也仅仅是给林自然一对师级护手做贺礼罢了。但赢乘风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是师级灵兵。

     这份礼物之重绝对超乎了任何*的想象之外,哪怕是林森妙都有些*惊了。

     “这,过……”林自然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他的眼中流lù出了惊喜*加之sè,不过他立即镇定了*来,道:“乘风,这灵兵是你自己锻造的么?”

     林森妙的眼神陡然一凝,他**的盯着赢乘风。

     别*或许不清楚,但他却知道一个尚未晋升武师的灵师*赋者锻造出师级灵器意*着什么。

     如果这把师级灵器真是他所灌灵而成,那么此子的*值之*就远超他们的预计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