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百二十二章 攻守皆无解【70290[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喻墨T*苦的呻Y*了一声,看着这四T*鬼兵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绝望。

     他们这些R*都不是普通的白银境巅F*强者,他们都是各D*派煞费苦心培养出来的T*之骄子。

     在他们的S*S*,无论是修炼的秘法,还是S*S*的灵器,都远非普通白银境强者能够比拟。

     而H*金境鬼兵也并非真正的H*金境强者,起M*,在它们的S*S*就没有强D*的灵器防护,其实L*比起全副武装的H*金境强者来,还是要差了不止一筹的。

     可是,当H*金境鬼兵的数量达到了四只的时候,那么除了寥寥数R*之外,其余R*都将没有了任何取胜的希望。

     深吸了一K*Q*,喻墨的眼神陡然坚定了起来。

     这个机会极为难得,哪怕是明知道仅有一丝取胜之望,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更何况,此刻在众多紫金境强者面前,若是他见到了四只H*金境鬼兵之后就放弃认输,肯定会给众R*留X*极为糟糕的印象。所以,哪怕是为了宗门的面子,他也要全L*一搏。

     K*中轻喝一声,喻墨的S*形微动,手中长剑寒光凛冽,化作了点点星芒朝着四只鬼兵C*去。

     那四T*鬼兵都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它们同时跳了出去,一道道充满了黑暗L*量的S*Q*弥漫着,似乎是要将世界S*一切都渲染成黑S*,那强D*的L*量连空Q*都发生了微微的颤动。

     然而。就在那黑S*即将包围喻墨之时。却见他的S*形突兀的晃动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不停摇摆,整个R*竟然是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四只H*金境鬼兵或爪,或拳,或是利齿撕咬,所有的攻击都落到了他的S*T*之S*。

     可是,令R*C*惊的事Q*发生了,无论这些攻击如何的凶悍,都无法将喻墨的S*T*撕裂或击伤。

     他的S*T*就像是已经不在这个空间,不再S*到外L*的攻击了。

     四只H*金境鬼兵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Q*况,它们齐齐一怔。有些发愣。

     嬴乘风亦是睁D*了眼睛,他的心中暗自感叹。

     八D*宗门果然是名不虚传,每一个R*都有着压箱底的本领,绝对不容X*觑。

     豁然。那喻墨的S*T*陡然一凝,他的双目J*光四溅,手中双剑合一,整个R*化作了一条光柱,朝着嬴乘风笔直的冲了过来。

     四只H*金境鬼兵D*惊,刚刚想要拦截,但喻墨在这一刻却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在它们出手之前便已冲破了拦截,那凌厉的剑光直斩嬴乘风。

     在见到这四只鬼兵之后,他已经明白了一件事Q*。

     想要击败它们。那是绝无可能之事。唯一的获胜之道,就是寻机将驱鬼灵师嬴乘风击伤。

     只要将嬴乘风击伤了,那么此战的胜负就分出来了。

     这一剑是他蓄势待发已久,剑光如雪,剑Q*如刀,轰轰烈烈,挡者披M*。

     嬴乘风Z*角扯出了一丝微笑,他望着满眼的白S*如雪的光芒,将手中的D*盾举了起来。

     “吼……”

     盾面S*突兀的泛起了一阵奇异的波动,一只巨D*的狼T*从盾牌中跳了出来。

     它张开了X*盆D*K*。那弥漫着诡异L*量的Z*巴狂吸了起来。

     瞬间,那漫T*剑光顿时汇聚在一起,朝着那张巨K*直飞而去。

     在剑光之中,喻墨的S*形再度闪现出来。那由双手剑组合而成的一把巨D*光剑虽然是竭L*想要躲开,但是从狼K*中爆发出来的吸L*却是如此的强烈。让他G*本就无法抵抗。

     “啪……”

     巨剑H*H*的C*在了狼K*之中,随后重重的弹了开来。

     喻墨心中骇然。这一剑已经凝聚了他全部的L*量,但依旧是未曾破开盾牌的防御。甚至于想要躲避盾牌都做不到,这件盾牌灵器,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强D*如此A*。

     那巨狼的脑袋摇晃了一X*,眼眸中S*出了Y*森的寒光,似乎随时都会从盾牌中跳出来撕咬对方。

     但是,嬴乘风轻轻的拍了一X*盾牌,那巨狼不满的摇了摇恐怖的D*脑袋,还是乖乖的缩了回去。

     而此时的喻墨却是再度陷R*了四只H*金境鬼兵的包围之中。

     这一次,鬼兵们再也没有丝毫的D*意了,它们将喻墨围得S*泄不通,强D*的L*量不停的轰击在他的S*S*。

     虽然他再度祭出了那神奇的防护L*量,但是在四D*鬼兵不停的围攻之X*,这防护之L*却是逐渐崩溃。

     “哎。”后方一位紫金境强者轻叹一声,道:“D*长老,这一战我们认输了。”

     这是濠江庭的紫金境强者,他对于喻墨的实L*知之甚深。既然那最强一剑爆发都不能奏效,那么再打X*去就是自取其辱了。

     “好,这一战嬴乘风获胜。”

     D*长老等R*神目如电,自然看得出其中奥妙。

     而其他R*看向嬴乘风的眼神就变得极为警惕了。

     攻有四只H*金境鬼兵,守有神物盾牌,这样的攻防组合,若是自己遇到了,又该如何面对呢。

     别说是这些白银境的各派门X*了,就算是紫金境的强者们,也都是不约而同的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只是,他们所想的是要如何破除盾牌防御,使用多少时间才能够将这个目无尊长,但却是有着T*D*靠山的X*子打S*打残。

     嬴乘风轻轻的一挥手中黑瘴旗,那四只H*金境鬼兵心不甘Q*不愿的化作了鬼Q*回归旗内空间。

     喻墨长S*了一K*Q*,他抱拳一礼,道:“在X*输得心F*K*F*,多谢嬴兄手X*留Q*。”

     他也不是笨蛋,只要从那四只H*金境鬼兵越来越弱的攻击之中,就知道嬴乘风并未尽全L*。否则,他就算是有着特殊的防御功F*,也未必能够撑得住四只H*金境鬼兵全L*以赴的攻势。

     嬴乘风微微一笑,道:“喻兄客Q*了,希望在灵池之内,还能够与兄台相遇。”

     喻墨虽然战败,但是如果他未曾算错的话,濠江庭所内定的R*选应该就是此R*。所以,他们还是有着再见的机会。

     喻墨轻轻一点T*,向着灵道圣堂几位太S*长老深施一礼,默然的退了X*去。

     嬴乘风自然也不会在台S*停留,他迈动着轻松的步伐离开。就在走出几位太S*长老包围网的那一刻,他转T*瞅了眼一脸懊恼的杜胜利,那Z*角S*挂着一丝嘲讽的讥笑。

     杜胜利只觉得S*S*Q*X*狂涌,几乎就要一K*鲜X*B*出来了。

     然而,一只手掌轻轻的在他的背S*拍了一X*。

     他栗然回T*,只见路延R*在他的S*后缓缓的道:“伱的债,我会帮伱讨回来的。”

     杜胜利心中D*喜,向着路延R*深深的低X*T*去。

     D*长老自然不会关注这几个X*辈之间的恩怨,他继续道:“许玲环出场。”

     许F*R*的能量石数量排名第二,将要与排名第七的一位强者争夺J*阶名额。

     当她站到中心之时,一位满T*白发的中年R*走了出来。他抱拳一礼,道:“在X*通T*岭付越,请教。”

     八个名额之中,灵道圣堂Y*据了其中三个席位,但通T*岭却也有着两R*。

     虽然这其中不乏运Q*的原因,但也从另一个侧面F*应了各派真正的实L*。

     许F*R*对于通T*岭可没有任何的好感,她轻哼一声,道:“请。”

     话音未落,她手中的红绫便已经化作了一条通T*X*红的巨蟒裹卷而去。这条红绫亦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别看昔R*许帛涛能够轻易的破开,但他可是强D*的紫金境高手。

     而在遇到同阶之时,这件至宝所发挥出来的威能却是难以匹敌。

     一道道红S*的光圈从半空中释放出来,似乎要将付越生生裹S*其中。

     但付越也并非庸手,他手中所拿着的是一把长刀。眼看红绫卷X*,他手中刀光闪烁,一刀刀毫无H*哨的猛砍而去。

     他的每一刀都是势D*L*沉,刀S*S*蕴含着庞D*的威能。

     与红绫的每一次对撞,都能够将那红S*巨N*破开一点。

     随后,他认准了许F*R*的方位,一步一个脚印的踏了过去。他就像是一个斩山劈海的勇士,无论什么东西阻挡在他的面前,他都要一刀将之劈开。

     许F*R*的脸S*凝重,她手中红绫挥舞的越发神妙,另一只手中所掌W*的短剑更是被她C*控的神出鬼没,隐匿在红绫中时而探出偷袭。

     可是,付越似乎对此早有防备,他手中刀光凌冽,S*刀合一,竟然是守卫的S*泄不通。

     双方颤抖许久,始终都是僵持不X*。

     章磷突地哈哈一笑,道:“D*长老,他们一直比X*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就算个平手吧。”

     D*长老微怔,道:“哪有平手的道理。”

     章磷装模作样的苦思了一X*,长叹一声,道:“也罢,许F*R*既然是真R*的嫡系X*脉,这一战就算我们认输吧。”

     D*长老等狐疑的看着他,心中暗道,这家伙何时会那么好的良心了。

     而就在此刻,战团中突兀的响起了许F*R*的声音。

     “光明之翼……”

     随后,一团浓烈的光芒从她的S*S*爆发了出来。

     那道光重重叠叠,就像是无数活物一般的凝聚着,朝着她的背心C*汇聚而去。

     X*一刻,一对闪烁着浓烈光明L*量的羽翼就出现在她的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