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百七十九章 服了……【70192[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嬴乘风微怔,道:“您为了弟子而来。”

     “不错。”段瑞信面S*沉重的点了一X*T*,他犹豫了P*刻,缓声道:“乘风,你J*R*古战场之后,可否遇到过张万年师叔祖。”

     嬴乘风心中一凛,张万年此R*随着他J*R*古战场,而且还想要取他X*命。

     虽说这一切都是齐T*老祖在背后挑唆和指使,但其R*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他毕竟还是门中长辈,若是让R*知晓自己打杀了门中的太S*长老。纵然此刻已经无R*能够奈何得了自己,但总也是一件麻烦事。

     所以,他的脸S*立即现出了一丝茫然之S*,摇着T*道:“弟子未曾遇到张万年师叔祖A*,难道他也J*R*古战场了?”

     段瑞信认真的看着嬴乘风,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脸S*分辨出这句话的真伪。

     P*刻之后,他缓缓点T*,松了一K*Q*,道:“既然你没有遇到他,那就算了。”

     嬴乘风眉T*略皱,追问道:“师叔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师叔祖有事找弟子么。”

     段瑞信的脸S*闪过了一丝尴尬之S*。

     张万年的举动虽然隐秘,但还是有迹可循。方符等R*有所察觉之后,不由地B*然D*怒,一边暗自控制住了张家的其他成员,一边派遣门中太S*长老组队J*R*古战场。

     其他长老都是两三R*结伴而行,但段瑞信的实L*却是L*压众R*一T*,所以才会独自一R*搜索。

     只是,在古战场找一个R*,无疑是D*海捞针,没有R*有把W*能够找到他们。

     而如今恰巧相逢之后,段瑞信也不可能实言相告。

     若是让这X*子知道,张万年J*R*古战场想要对他不利,T*知道这X*子会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

     若是因此让他与宗门产生了裂痕,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心中瞬间闪过了这个念T*,段瑞信立即道:“乘风,张万年J*R*古战场是为了S*R*之事,与你无关。至于老F*J*R*此地,是想看看你的修炼J*度如何了。”

     嬴乘风心中如同明镜一般,不过既然段瑞信不说,他当然不会挑破。

     微微一笑,他道:“师叔祖,弟子在古战场内也有一番机遇,修炼S*还算比较顺利,没有遇到什么D*的障碍。”

     段瑞信点着T*道:“区区半年不见,你的Q*息变得愈发沉稳,这白银境是彻底的稳固X*来了。”

     嬴乘风心中好笑,他的J*神L*量都已经在J*神风B*的冲击X*晋升到了H*金境,这白银境的真Q*自然是稳固的了。

     只是,一想到J*R*古战场转眼就是半年,他的心中亦是颇为感慨。

     “乘风,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段瑞信沉声问道。

     嬴乘风考虑了一X*,道:“弟子还打算去探索一C*遗迹,然后暂时结束试炼,回返宗门。”

     段瑞信的眼睛一亮,道:“多少时间。”

     “K*者三月,慢者半年,弟子绝对能够回返。”嬴乘风毫不犹豫的说道。

     捕捉H*金境鬼兵,炼制H*金破境丹,对于其他R*来说,都是难如登T*之事,但是在嬴乘风看来,却也不过等闲。

     “好。”段瑞信D*喜,道:“老F*先回宗门,将你的消息告诉方师兄和封师弟,省的他们为你担忧。”

     嬴乘风想到了封况,心中顿时一R*,恨不得立即回去拜见他老R*家。

     但他很K*的就控制住了自己J*动的Q*绪。

     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等自己炼制出H*金破境丹之后,才是拜见他老R*家的最佳之时。

     “师叔祖,弟子的父M*他们……”

     “你放心,他们在门中一切安好。”段瑞信哈哈笑道:“自从你成为灵道圣堂的护法之后,再也没有R*敢明里暗里的针对他们了。”他伸手,拍了拍嬴乘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不过,想要让他们过得更好,还是要靠你自己。”

     嬴乘风重重的一点T*,道:“弟子明白。”

     段瑞信犹豫了一X*,突地道:“乘风,如果你在古战场S*遇到了张万年,就尽量避开吧。”

     嬴乘风似乎是愣了一X*,他若有所悟的点了一X*T*,道:“弟子遵命。”

     段瑞信轻叹道:“如果真的避不开,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冲突,你也不要留手。记住,保住自己的X*命,才是重中之重。”

     嬴乘风心中微R*,道:“多谢师叔祖教诲。”

     段瑞信能够说出这番话,明显是表明了立场。

     微微的摆了一X*手,段瑞信道:“老F*隐居于此,你去吧,一切X*心。”

     “是。”嬴乘风向着段瑞信抱拳一礼,道:“弟子先行一步,宗门内再会。”

     “嗷……”

     狼王器灵陡然一声长啸,这厮在斩杀了那位H*金境的武者之后,竟然不肯再回到盾牌之内,而是J*贴着嬴乘风的T*部轻轻的摩挲着。

     嬴乘风哑然失笑,他摇了摇T*,S*形一动,已经是坐在了狼背之S*。

     普通的Y*狼自然不可能托着R*类奔行了,但是这T*狼王不同,它脚步一错,已经是化作了一道风,转瞬奔向了远方。

     段瑞信目送他离去,K*中喃喃的说着:“封师弟,还是你的眼L*高明,为兄……F*了。”

     ※※※※

     “收……”

     一C*遗迹之中,嬴乘风轻喝一声。

     一只H*金境的鬼兵发出了T*苦之极的嚎J*声,它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在这个神秘的空间之内,除了它之外,竟然还有着数十同阶鬼兵,它们凶神恶煞一般的将它H*H*的按在原地。虽然S*S*传来了难以忍S*的剧T*,但它也仅仅是哀嚎不已,却无L*挣动。

     许久之后,它长长的喘了一K*Q*,S*T*不再挣动,而是缓缓的平复了X*来。

     随后它睁开了双目,而此时,在它的眼眸中所闪烁着的,已经不再是一P*混沌,而是带着一丝智慧的光彩了。

     智灵所分裂出来的J*神分S*,以这种强L*的手段生生的打R*了它的S*T*之内,取代了它的本能来C*控这具S*T*了。

     嬴乘风亦是长长的吐了一K*Q*,他的J*神意念从黑瘴旗内收了回来。

     来到这个新的Y*风鬼蜮遗迹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在这一个月中,他以每T*两只的速度搜刮着其中的H*金境鬼兵。

     其实以黑瘴旗内H*金境鬼兵的数量,若是放手施为,别说是一R*两只了,哪怕是一只十只,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但是,这个遗迹内还有着一只紫金境兵王。

     如今双T*兵王依旧沉S*,霸王Q*器灵沉寂于X*池之内修复自S*。

     两个最强D*的底牌不在手S*嬴乘风也就不敢轻易的招惹紫金境鬼兵了。

     所以,他才会X*心翼翼的,以每R*两只H*金境鬼兵的速度J*行收集和转换。

     豁然,从他的S*S*腾起了一道光雾,随后凝聚成了一个R*形,正是那胆X*如鼠的丹炉器灵。

     “嘿嘿嬴兄弟,在这个遗迹你的收获已经不X*了。”它笑呵呵的道:“我们换一个Y*风鬼蜮遗迹继续收集吧。”

     嬴乘风的眉T*略皱,道:“器灵兄,在这个Y*风鬼蜮之中,起M*有着五百以S*的H*金境鬼兵吧,我们只不过收集了十分之一,现在离去是否太早了一点。”

     相比之X*他如今所C*的这个遗迹比先前的那个Y*风鬼蜮还要D*S*一倍有余。

     五百H*金境鬼兵,只不过是一个最保守的估计罢了。

     丹炉器灵轻叹一声,道:“嬴兄弟有所不知,你现在捕获五十只H*金境鬼兵还无法引起紫金境兵王的注意。但若是继续X*去,那就难说了。”

     嬴乘风眉T*略皱,他当然明白,随着捕猎的J*行被发现的可能也就越D*。只是,就算被发现了他也有信心平安的杀出去。

     仿佛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丹炉器灵劝阻道:“嬴兄弟,你知道紫金境鬼兵为何在一个遗迹中仅能够诞生一只么?”

     “不知,正要请教。”嬴乘风肃然道。

     丹炉器灵面S*凝重的道:“因为在每一个Y*风鬼蜮中,只能够有一个王。一旦出现了兵王,那么其它的鬼兵就再也没有了机会。嘿嘿……”他冷笑一声,道:“兵王,兵王,你可明白其中意义么。”

     嬴乘风的心中一凛,道:“难道兵王还能够C*控其余鬼兵不成?”

     丹炉器灵缓缓点T*,道:“不错,若是遇到了兵王难以匹敌的强者,它们肯定会发出求救声。那时候整个遗迹内的鬼兵就都是你的敌R*。”它的脸S*浮现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道:“你若是以为自己能够尽屠Y*风鬼蜮中的鬼兵,就不妨继续停留于此吧。”

     嬴乘风倒C*了一K*凉Q*,只要想一想遗迹中鬼兵那无有穷尽的数量,就足以让R*T*P*发麻了。

     黑瘴旗内的鬼兵就算是再强D*,也无法L*敌这无穷无尽的敌R*A*。

     丹炉器灵嘿嘿笑道:“嬴兄弟,你也不必担心,其实只要你等S*几年再来,这里的H*金境鬼兵就会再度恢复至五百之数,足够你捕捉的了。

     嬴乘风微怔,道:“这是为何?”

     丹炉器灵理所当然的道:“每一P*Y*风鬼蜮中的鬼Q*有限,能够Y*育的鬼兵数量同样有限。别说是少了几个H*金境,哪怕是少了紫金境的兵王,很K*也能够重新诞生出来的。”

     嬴乘风惊咦了一声,这才有些了解鬼兵们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怪不得Y*风鬼蜮存在如此漫长的年月,始终都没有R*能够将之灭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