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一百零四章 剑斩虹光【69315[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亮光一闪,那光芒顿时jī发而出,在虚空中化作了一道彩虹,仿佛是穿透了空间的距离,直接的出现在赢乘风的面前似的。

     裘仁义xìng子B*戾,虽然明知道嬴乘风很可能是器道宗特意培养出来的高手,但是在屡次失利的Q*况X*,却依旧是怒火攻心,骤X*杀手,想要将他一举斩杀。

     “不好。”

     陆默、林自然等R*轻喝一声,但是这一剑何其之K*,而赢乘风和裘仁义之间的距离又是何其之短,他们纵然想要援手,似乎也已经来不及了。

     但就在此时,嬴乘风的手中却是同样的爆起了一团光。

     他的手S*不知何时已经拿出了一面X*X*的圆盾,这面圆盾的面积并不D*,但是用来防御这一道X*X*的虹光却是绰绰有余。

     他高举盾牌,就像是早就猜到了裘仁义的做法一般,挡住了虹光的行J*路线。

     裘仁义冷笑一声,心念电转,那虹光顿时在虚空中转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绕了过去,F*向朝着赢乘风的后心C*去。

     这个,变化太K*了,若是此物在R*手中C*控,G*本就不可能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转向。可是,使用J*神L*量隔空C*控,那就是轻而易举之事了。

     陆默手中长剑一点,一缕J*芒已经释放了出来,虽然此时已经来不及救援,但这一剑却可以C*向裘仁义,B*迫他使用灵兵抵御,从而将嬴乘风救X*来。

     但是,还没有等他出手,耳中就响起了封况的声音。

     陆默和林自然同时停了X*来,并且心中稍安。

     有这位老R*家Q*自坐镇,区区裘仁义又如何能够伤得了嬴乘风呢。

     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封况并没有出手,而嬴乘风也没有被这一道虹光所伤。

     就在虹光绕行的那一刻,嬴乘风另一只手亦是拔出了长剑,他倒持剑柄,一剑向着后方C*去。

     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这一剑已经C*中了那一抹虹光。

     “可……”

     嬴乘风的手腕微微一颤,他的心中一寒。

     这一道虹光只不过是一件隔空C*控的灵器罢了,但是它的L*量之D*却丝毫也不逊sè于一位真Q*八层强者的倾L*一击。

     如果他这一剑不是蓄势待发的话,只怕还未必能够挡得住一道虹光的冲击。

     或许,也唯有武师级别的强者能够轻易化解这样的L*量,但是,这一道虹光的速度却是何其之K*,纵然是陆默这样的老牌武师强者也不敢说一定能够抵挡得住呢。

     虹光在半空中顿了那么一瞬间,随后闪电般的向后退去。

     不过,它并没有回归裘仁义之手,而是在虚空中盘旋了几X*之后,骤然再度C*X*。

     这一次,虹光不再是沿着一条直线笔直向X*,而是划出了一条美妙的弧线,但是在这条弧线之中又仿佛随时都会C*击而X*。

     陆默等R*的眉T*都是皱了起来,这样的攻击手段确实是难以应付。

     若是易地相C*,他们会在抵御虹光的同时向裘仁义B*近,只要能够将他击倒,那么这些无主C*控的灵器就不足为惧了。

     但是,赢乘风的真Q*仅有区区八层,纵然是与裘仁义正面搏斗亦是败多胜少。如果不是依靠S*法诡异,G*本就无法与对方缠斗,又怎么可能S*去送S*呢。

     “嗯……”

     T*空中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厉啸,那是虹光高速移动划破空Q*的声音。

     不过,在这道声音传R*众R*的耳中之前,那道虹光就已经飞C*了X*来,目标依旧是赢乘风的后心。

     陆默等R*都是瞪圆了眼睛,赢海涛等更是浑S*冰凉,因为他们有着自知之明,若是易地相C*,他们G*本就来不及有任何F*应就会被这一道虹光C*个透心凉。

     然而,嬴乘风的表现却依旧是D*D*的出乎众R*意料。

     他手腕一翻,手中长剑再度C*出,又一次的恰到好C*的点中了那一道虹光。

     众R*都是惊呼了起来,哪怕是陆默的眼中都流lù出了一丝不可思议之sè。

     这样的F*应速度他也可以做到,但他却是一位老牌灵师A*,纵然在整个器道宗内,亦是有着赫赫声名。

     但嬴乘风却仅仅是一位真Q*八层的武士。

     可是在这一刻他所表现出来的F*应能L*,竟然丝毫也不在自己之X*。

     这X*子的神经,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

     裘仁义脸S*的肌R*微微的C*搐了一X*,他的眼中泛起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怒之sè。

     驱使灵兵被R*破去十分正常,但是被一个真Q*修为不如自己的R*破去,那就绝不正常了。

     灵武者被R*称为同阶无敌,就是凭借着灵兵那无以L*比的速度和诡异的到了防无可防的变化,这两者相加,绝对能够将同阶强者压制的难以动弹,甚至于能够轻易斩杀战斗L*不强的同阶高手。

     但是,这一铁律在这个X*X*少年的面前,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T*D*的笑话K*接连两次的灵兵攻击都被他轻而易举的抵挡了X*来,这绝非巧合。

     眼眸中骤然闪过了一丝杀机,这个少年真Q*不如自己便能够轻易破去灵武者最强D*的技巧,若是R*后真Q*提升到与己抗衡的地步。

     那么在传承塔之争中,必将多出一位强D*的竞争者。

     仁义怒哼一声,道:“很好,既然如此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本G*子了。

     他的话音刚落,那再度弹飞到半空中的虹光顿时以更K*的速度盘旋了起来。

     这一次虹光所展现出来的速度之K*堪称无以L*比,比最初更是K*了几分。陆默等R*脸sè微变,这才明白此子适才竞然还隐藏了实L*。

     “叮叮个……”

     虹光这一次并没有盘旋太久,而是很K*的绕着嬴乘风不断C*击。

     可是嬴乘风面带微笑,似乎早就看透了虹光的一切轨迹般,无论虹光如何变化,从哪一个方向攻击,他手中或剑或盾,都能够将那袭T*而来的虹光格挡掉。

     一连串的金铁J*击声接连不断的爆响了起来,在短短的P*刻之间,虹光已经突袭了数十次之多,但每一次不是被盾牌格挡,就是被长剑挑开,最终依旧是无功而返。

     陆默和林自然等R*相互骇然,在这种如同狂风B*雨般的攻击之X*,就连他们都没有把W*能够一个不漏的全部接X*来K*但嬴乘风不但做到了,而且看他一脸轻松的表Q*,似乎是犹有余L*。

     豁然,两位武师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某一辆马车。

     封况太S*长垩老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Q*况X*给予赢乘风帮助,让他做到这一步。

     灵师,果然是世界S*最恐怖的R*。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马车之内,封况放开了手中J*W*着的那件事物,在他的老脸S*也流lù出了惊诧之sè。

     微微摇T*,他老R*家苦笑道:“这X*子,总是让R*出乎意料。”

     他让嬴乘风出手,只是想要让他Q*S*感S*一X*灵武者的强D*以及作战方式。

     在J*R*传承塔的争夺中,遇到灵武者的可能xìng极D*,所以封况才会如此做。F*正有他在一旁看护,绝对不会让赢乘风S*伤。

     但是,就连他都没有想到,嘉乘风的表现竟然是如此的出sè。

     裘仁义已经将虹光施展到了极致,可依旧是无法奈何得了赢乘风。

     在这一刻,就连封况都在感慨,这X*子的真Q*或许不强,但J*神L*量的强度和对于S*T*的掌控能L*,却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本S*等阶了。

     裘仁义眼眸中的杀机越来越凌厉,在他的Y*袖之中,另一道虹光正蠢蠢yù动。

     这是他最D*的秘密,在武士之时就已经能够同时控制两道虹光。

     这个秘密乃是他最D*的底牌,原本是打算放到传承塔之争的时候使用,若是为了眼前此子动用,必然会让那些同辈强者有所戒备,这种得不偿失的事Q*让他颇为犹豫。

     “叮……”

     又是一声脆响,赢乘风的眼眸微微一亮,他陡然一声轻喝,向右侧踏出一步,手中长剑高高抬起,H*H*的向X*一剑劈出。

     这一剑,凝聚了他全S*的真Q*,那剑尖白sè光芒更是吞吐不定,将攻击之L*的威能彻底jī发。

     自从J*手至今,嬴乘风一直都是被动防御,站在原地承S*着虹光的不断C*击K*这让所有R*都有着一种错觉,那就是他G*本就不可能J*行F*攻,只能够耐心的等待裘仁义的J*神L*量消耗殆尽。

     然而,就当所有R*都这样认为的时候,嬴乘风却是突然出手,并且不动则已,一动必杀。

     “来……”

     巨D*的爆响之后,那飞舞在半空中,仿佛是没有任何轨迹可言的虹光竟然被这一剑直接砍中,并且跌落在地。

     众R*凝目望去,这竟然是一把比匕首略长的带着一丝淡红sè彩的短剑。

     当短剑跌落之时,裘仁义的脸sè陡然涌起了一P*红C*,一K*鲜X*几乎就要涌R*喉咙。了。不过他为R*倔强,怎么也不肯在这里丢R*现眼,Y*生生的将这一K*鲜X*重新吞了X*去。

     同对手腕一翻,一G*无形的L*量释放而出,那跌落在地的红sè短剑抖动了一X*之后,再度化作了一道虹光,远远的避开了嬴乘风,绕了一个D*圈子后回到了裘仁义的手中。

     只是,此时的虹光sè彩怎么看都比原先要弱了一D*截。

     赢乘风那雷霆一击的剑斩,已经让这件灵兵有了些许的伤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