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七十八章 相询【69122[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嬴乘风微微点T*,道:“X*侄确实是有些际遇,所以真Q*略有J*步。”

     深深的看着他,嬴利德缓缓的道:“不对,你的真Q*J*步幅度不X*。”他顿了顿,道:“你应该突破到第四层了吧。”

     嬴乘风的脸S*露出了憨厚的笑容,他道:“叔叔,我的真Q*已经到了第六层巅F*了。”

     “什么,真Q*六层……巅F*?”嬴利德豁然从椅子中站了起来,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嬴乘风,甚至于是怀疑自己听差了。

     “是。”嬴乘风点着T*,道:“X*侄最近F*用的丹Y*多了一点,而且在祁连山脉中还有着一些际遇,所以提升的速度也K*了一点。”

     嬴利德脸S*的肌R*微微C*搐,他心中暗道,这难道是K*了一点么?

     轻哼了一声,他豁然一步踏出,一掌拍向了嬴乘风。

     嬴乘风S*形不动,同样是击出了一掌。他自然明白叔叔的意思,所以非但不躲不避,F*而是提起了真Q*,将丹田内的真Q*轰击而出。

     “啪……”

     空中陡然爆起了一道轻响,嬴利德的眼眸中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彩。

     在嬴乘风竭尽全L*的一击之X*,他顿时知道,这个X*侄子确实已经修炼到了真Q*六层巅F*的境界。到了这一步,若是再辅以丹Y*,怕是立刻就能够冲击到第七层境界了。

     深深的吸了一K*Q*,嬴利德将心中那无数稀奇古怪的各种念T*都压了X*去。他沉声道:“乘风,我记得你晋升真Q*三层还不到一年吧。”

     嬴乘风认真的想了想,道:“已经有八个多月了。”

     “八个多月A*。”嬴利德长叹一声,道:“区区八个多月。”

     到了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已经是无话可说了。

     做为一名器道宗铸造堂的弟子,他的见识远非普通R*能够比拟,所以他也知道,在宗门内那些最高层的嫡系子弟们在修炼之时都会分配到足额的丹Y*用来辅助修行。

     所以他们的修炼速度远远的超过了普通R*,可是,从晋升真Q*三层到六层巅F*,竟然只用了区区八个月的时间,这样的速度绝对是前所未有。

     “乘风,你在祁连山脉中究竟获得了什么奇遇?”嬴利德沉Y*许久,突然问道。

     嬴乘风扰着T*P*,道:“叔叔,侄R*在山中获得了一只夺命蜂的尸T*,并且汲取了灵L*。结果无意中收取了Q*灵之L*,而且还将它打R*了兵器之中。”他顿了顿,道:“Q*灵之L*拥有将X*R*化为真Q*的奇效,并且还能够将其中一部分转化为完全属于自己的永久X*真Q*,所以……”

     他说到这R*就打住了,而嬴利德却已经是完全明白了。然而,他越听越是心惊R*跳,汲取灵L*,Q*灵之L*,打R*兵器,这一切似乎都是唯有灵师D*R*才能够做到的事Q*A*。

     一念及此,他的眼眸中顿时闪烁起了丝丝期盼的毫光。

     “乘风,你能够感应和驱使灵L*?”

     嬴乘风微微点T*,道:“是。”

     嬴利德的脸S*陡然涌起了一P*C*红,似乎是被这个消息震撼的不轻。

     他K*步的在房间中来回的走动着,K*中更是喃喃自语的说道:“灵师,灵师,你竟然有着成为灵师的T*赋。”

     看着那如同R*锅S*的蚂蚁一般走来走去的叔叔,嬴乘风磕巴了一X*Z*巴,非常想要告诉他,自己并不是有着成为灵师的T*赋,而是已经成为灵师了。

     只是,还没有等他开K*,嬴利德就已经停了X*来。他肃然道:“乘风,这件事Q*非同X*可,你切记不可随便宣扬出去。”他顿了顿,又道:“就连你的父M*也万万不可提及。”

     嬴乘风微怔,他怎么也想不到,叔叔在知道了此事之后,竟然会有着如此表现。

     不过,他毕竟不是一位真正的十五岁少年,闻言仅仅是迟疑了一X*,就点T*应允了。

     因为他知道,嬴利德绝对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Q*。

     P*刻之后,嬴利德终于平静了X*来,他沉声问道:“此事除了我之外,还有何R*知晓。”

     嬴乘风考虑了一X*,道:“除了叔叔之外,沈Y*琪和她舅舅……应该知晓。”

     自从沈Y*琪将张明云的手札拿给他之后,嬴乘风就明白了一件事Q*,那就是他和沈Y*琪之间的关系绝对没有能够瞒过张明云D*师。

     不过,这位D*师即将肯将手札J*给他阅读,那么对他而言,就是有着授业之实。以张明云D*师的聪慧,或许早就猜出了什么。

     嬴乘风能够瞒得过叔叔,瞒得过毫无心机的沈Y*琪,但却没有任何把W*能够瞒得过这位强D*的灵师。

     嬴利德愣了半响,他轻叹一声,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

     嬴乘风微怔,道:“叔叔,您明白了什么?”

     “我知道张明云D*师为何会对你另眼相看,竟然对你和沈Y*琪相C*之事袖手旁观,置之不理了。”嬴利德嘿然一笑,道:“你们两个门不当户不对,而沈Y*琪X*J*更是传闻有着成为灵师的T*赋。为叔一直奇怪张明云D*师为何能够容忍你与他的Q*外甥N*相C*,现在可算是知道其中缘故了。”

     嬴乘风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恍然的叔叔,但却不得不承认他的话十分有道理。

     如果他在灵纹学问S*没有突出的表现,那么别说张明云D*师肯定会C*手,只怕就连沈Y*琪都未必会在乎自己呢。

     打铁还需自S*Y*,如果没有足够强D*的底Q*和本钱,又岂能吸引到更多R*的目光和关注呢。

     嬴利德考虑了许久,突地道:“乘风,你去拜访一X*张明云D*师吧。”

     “叔叔,您不是说要X*侄韬光养晦,不可到C*宣扬的么。”

     嬴利德没好Q*的瞪了他一眼,道:“张明云D*师若是不知道,我们自然要瞒着,但他既然知晓了,那你还隐瞒个P*。”从他的K*中难得的爆出了一句脏话,随后道:“而且张明云D*师的S*份特殊,一S*灵L*更是J*粹之极,你若是侥幸能够拜在他的门X*,对于R*后前程就将是一D*臂助。”

     嬴乘风轻轻地应了一声,道:“是,X*侄明白了。”他沉声道:“X*侄这就去面见张明云D*师,恳请拜在他的门X*。”

     事实S*,在元彪说过想要收购师级灵器的那一刻,嬴乘风就已经有所决定了。

     他要成为一名真正的灵师,因为灵师的S*份实在是太特殊了,就像张明云D*师一般,没有任何R*敢对他有所X*觑,而就算是在武L*S*能够超过他,但也没有多少R*愿意得罪一位能够灌灵的D*师。

     不过,嬴乘风现在虽然能够灌灵,但是他的这一套东西却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而且非常明显的是,他的技术与普通灵师有着极D*的不同。所以他才会想着要拜R*张明云D*师门X*,为自己光明正D*的谋一个名分。

     当然,这其中也有着沈Y*琪的关系在内,如果张明云D*师不是那个漂亮X*美N*的舅舅,他也未必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嬴利德的脸S*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突地道:“你X*子能够得到林师兄的夸奖,想必也修炼过一些战技了吧。都展现出来让我瞧瞧。”

     嬴乘风应了一声,望了眼四周,脸S*却露出了一丝难S*。

     这个房间虽然不X*,但他若是真的将那几门战技施展出来,怕是会将房子直接给掀翻了。

     嬴利德哑然失笑,道:“随我来。”

     他脚X*用L*,已经是如飞般的窜了房间,向着后山奔行而去。

     嬴乘风双脚微动,亦是如鬼似魅般的追了出去,并且J*随在叔叔S*后,保持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嬴利德迈开了D*步,他的速度越来越K*,最后竟然是化作了一道风在丛林间飞速穿梭。

     只是,他越跑越是心惊,因为在他的S*后,嬴乘风始终都是不急不缓的跟随着,哪怕他已经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却也无法将之拉开半步。

     而且,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嬴乘风在丛林间奔行之时所展现出来的S*法还真是有着一种令R*无从捉M*的诡异感觉。

     这样的S*法在自行奔走之时或许看不出什么特殊之C*,可若是与R*放对J*手,那么其威L*就非同X*可了。看来林师兄对于他的评价非但没有任何的夸张,F*而是有所保留了。

     只是他却不知道,林自然的描述其实并没有任何的保留。只是嬴乘风在这一个月中D*开杀戒,在搏命厮杀中将鬼影步法与霸王Q*决、狂沙剑法和火焰拳法都融为一T*。这是他经过了无数次实战经验之后,再加S*智灵的计算才获得的能L*。

     所以,他对于鬼影步法等战技的了解远胜从前,所展现出来的能L*自然也是有所不同的了。

     两个R*的速度K*若奔马,P*刻之后就已经远离了村落,来到了荒芜一R*的丛林深C*。

     嬴利德骤然停X*,一脸欣W*的看着这个X*侄R*。

     嬴乘风自然也是停X*,只是他看着四周景S*,心中却是隐隐的有些发M*。

     也不知道是否巧合,嬴利德所停X*的地方,与他和古真生S*搏杀之地相距甚近。此时站在这里,感S*着Y*晚的嗖嗖冷风,就连眼神都泛起了些微的变化。

     Ps:明T*要开车去宁海,第一次自驾出远门,心中忐忑A*。

     给几张推荐票安W*一X*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