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四卷第二百六十八章忐忑【4076275[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G*殿之外,数十R*闲散的站在这一P*区域之中。

     可是,如果有R*以为,他们的防卫L*量薄弱的话,那就是D*错特错了。

     自从半月之前,A*丽丝殿X*将赢D*师接R*圣殿之后,她就立即X*令,对于整个圣殿J*行了全面的封锁和管制。

     在这段时间内,任何R*都不得J*出,哪怕是追随了A*丽丝殿X*数十年S*百年的老牌D*G*爵Q*士,也都要乖乖的待在圣殿之内而不能随意离开。

     整个A*丽丝行G*,都染S*了一P*恐怖的Q*息,让R*心惊R*跳,害怕不已。

     假山的一角,两名Q*士长相对而坐,他们的脸S*凝重之极,一双眼眸更是如同一对鹰眼般,警惕而X*心的打量着所有R*。

     他们数十R*的修为最差的也是拥有巅F*爵位之境的Q*士长,而最强的那位,甚至于是一位传说中的王级强者。

     不过,他们这些R*唯一相似的地方,就是对于A*丽丝殿X*无比的忠心。

     在A*丽丝行G*那么多年,他们已经将这个行G*当做了自己的家,而A*丽丝殿X*无疑就是那位具有着家长权威的R*物。

     所以,当A*丽丝殿X*X*达了这个命令之后,这些行G*内最巅F*的强者们就开始无怨无悔的守护在此地了。

     只是,整整半个月过去了,这里却没有发生过丝毫的异变。

     如果他们不是对于A*丽丝殿X*有着足够的敬仰和信任,只怕此时已经要闹窝里F*了。

     H*坛旁,一个S*形偏瘦的年轻R*低声问道:“屠老,您说殿X*为何要突然X*令封锁G*殿A*?”

     他S*边的那位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这位老R*红光满面,鼻T*特别高耸,犹如一座山F*似的T*直。,

     他轻哼一声,环目一圈,低声道:“你遵照殿X*的命令去做就是了,何必管那么多。”

     年轻的D*G*爵呵呵一笑,道:“屠老,您见多识广,就说说嘛,我也是好奇而已。”

     他们之间的J*谈声极低,几乎不会影响到其他R*。

     屠老犹豫了P*刻,道:“好吧,我告诉你,在近百年前,殿X*也曾经X*令过类似的命令。”他X*心翼翼的看了眼四周,见到没有R*关注他们,才继续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赢D*师在为殿X*锻造什么宝物吧。”

     年轻D*G*爵一怔,随即恍然D*悟,道:“是圣殿异宝么?”

     每一座圣殿都是具有器灵存在的,相隔百年,就必须要有锻造D*师为它们加持灵L*,否则它们的L*量就会不断衰弱。

     可是,这个秘密并没有传开。

     除了各殿之主和为圣殿器灵加持灵L*的锻造D*师之外,其余R*都不知道此事的真正缘故。

     他们只知道,在圣殿之内,有着一件镇殿之宝。

     此宝需要锻造D*师不断淬炼,如此方能保证此宝始终都C*于最佳状态。

     屠老缓缓的点着T*,道:“不错,也唯有锻造D*师在淬炼此宝之时,殿X*才会如此J*张。只是……”

     看到屠老Y*言又止,那位年轻的D*G*爵顿时忍耐不住了,他低声的C*促道:“屠老,还有什么事Q*,您一并说了吧。”

     屠老苦笑一声,道:“老F*依稀记得,数十年前的那次淬炼乃是诺伊尔D*师出手,他只用了三T*时间就淬炼完毕。”

     “三T*?”年轻的D*G*爵脸S*微变,道:“可是赢D*师J*去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了。”

     屠老缓缓点T*,他不解的道:“所以老F*也说不准了,哎,赢D*师如此盛名,就算是不如诺伊尔D*师,想必也不会相差太远吧。可是这个时间……”

     三T*与半个月,可是相差了整整五倍的时间,同样S*为锻造D*师,就算是有所差距,但也绝不可能有着如此之D*。所以,到了此刻,就连屠老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错误的了。

     “哼……”

     霍然间,一道冷哼声传R*了他们两R*的耳中。

     他们两R*心中一凛,转T*一看,不由地脸S*D*变。

     不知何时,A*丽丝殿X*已经出现在他们的S*后。

     “见过殿X*。”两位D*G*爵级Q*士心中J*苦,立即行礼拜见。那位刚刚晋升D*G*爵不久的年轻Q*士一脸苍白,显然是吓得不轻。

     其实,如果让他J*R*战场与敌R*厮杀,哪怕是遇到了再强D*的敌R*,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但是,此时Q*形不同,他们背后所商议之事,关系到圣殿的最高机密,而且还被A*丽丝殿X*抓了个正着,自然是让他心中忐忑难安了。

     F*而是屠老的脸S*较为平静,他追随A*丽丝殿X*已有数百年,自然知道殿X*的为R*。虽然他们有些做错,但殿X*绝不会因为这点R*X*事而严惩的。

     果然,A*丽丝殿X*的脸S*虽然不善,但还是语Q*平静的道:“尔等做好自己的职责,不必在背后胡言L*语。”

     “是,殿X*。”两名D*G*爵级Q*士如获D*赦,连忙叩谢。

     目送A*丽丝殿X*离去,他们才对望了一眼,相视苦笑,但却再也不敢讨论此事了。

     A*丽丝殿X*缓步离去,可是她的心中却绝对不像表面S*那般镇定自若。

     唯有她才知道,请嬴乘风D*师来此,正是为了请他给圣殿器灵加持灵L*的。

     千万年来,所有圣殿器灵都是这般过来的,而锻造D*师在圣教中拥有的特殊地位,也有一D*半是因此而来。

     昔R*诺伊尔D*师为圣殿器灵加持灵L*之时,她在外仅仅等候了三R*的时间。而据她所知,历代以来,为圣殿器灵加持灵L*,无论是成功也好,失败也罢,最多不会超过五R*。

     圣殿器灵A*,那是何等强D*的存在。

     一般的锻造D*师对于它们来说,孱弱的如同蝼蚁一般。

     除非是诺伊尔D*师这等绝顶R*物,一般的D*师级锻造圣师在给圣殿器灵加持灵L*的时间很难超过两R*。

     这是因为彼此间的实L*相差太D*的缘故,并不是什么决心能够改变的。

     嬴乘风J*R*圣殿,开始的前三R*A*丽丝殿X*十分欣喜,因为赢D*师待在里面的时间已经和诺伊尔D*师持平了。

     只要想一想赢D*师的年龄,还有他不逊S*于诺伊尔D*师的实L*,就足以让A*丽丝殿X*眉开眼笑了。

     第四T*,第五T*,对于A*丽丝殿X*而言,那就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赢D*师在锻造之道S*的能L*竟然远远的超过了诺伊尔D*师,甚至于可以与圣教历史S*最著名的那几位D*师比肩了。

     滞留在圣殿器灵面前的时间越久,就表示这名D*师的技艺越强,也代表着圣殿器灵对这位D*师的满意度越高。

     所以,在T*五R*间,A*丽丝殿X*简直就是心H*怒放,喜不自胜。

     可是,F*回路转,当第六R*,嬴乘风尚未从房间内出来之时,她就忍不住担忧了。因为这个时间已经打破了历代锻造D*师滞留的最长记录。

     到了此刻,A*丽丝殿X*虽然心焦,但却还是勉强镇定。

     因为她可是Q*眼见过圣殿器灵阁X*对嬴乘风D*师拿出来的寒冰长剑是如何的态度。

     能够锻造出半神器的锻造D*师,应该有着特殊的手段,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才让赢D*师能够滞留如此之久的。

     不过,到了今R*,哪怕是以A*丽丝殿X*的定L*,也是无法坚持X*去了。

     半个月,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她能够承S*的极限。所以她已经决定,若是今R*再无声息的话,她就将不顾一切的破门而R*了。

     至于如此莽撞会产生什么可怕的后果,已经不再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很K*的,A*丽丝殿X*J*R*了这个被众多强者们包围的房间之前。她的脸S*闪过了一丝坚定之S*,缓缓的抬起了洁白如Y*的手掌,轻轻的按在了那D*门之S*。

     她T*内的真Q*疯狂的流转着,强D*的L*量汇聚在手心之C*。只要这G*L*量爆发出来,哪怕这扇D*门再坚固一倍,也要被轰成碎P*。

     然而,就在她S*S*Q*势积蓄到了极点,即将爆发之前的那一刻,她的手掌却是微微的一松。

     “吱……”

     这扇J*闭了整整十五R*的D*门就此缓缓的打开了。

     A*丽丝殿X*的脸S*陡然闪过了一丝红晕,她已经将真Q*运转到了巅F*,正要击毁D*门之时,此门却是突兀的打开。

     这等变故突如其来,若是换作一般R*,G*本就收不住即将迸发而出的庞D*L*量。但是,A*丽丝殿X*毕竟是一位巅F*的王级强者,那汹涌澎湃的真Q*在离开手掌前的那一刻,竟然被她生生的收了回来。

     一G*真Q*逆冲而S*,震得她Q*X*翻涌,眼冒金星,七窍更是隐隐发R*,几乎就要流出鲜X*了。

     但是,此时的她却丝毫也顾不得T*内的难S*,而是瞪圆了眼睛,S*S*的盯着那房门K*C*。

     嬴乘风D*师踏着欢K*的脚步从房间内走了出来,他抬T*,看着A*丽丝殿X*,似乎是有些惊讶,道:“A*丽丝殿X*,您一直守在此地么,真是幸苦您了。”豁然,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侧着脑袋观察了一X*,X*心翼翼的道:“殿X*,您是不是太累了,怎么满脸通红的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D*的动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