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卷 第四百零五章 别有所长【1308684[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T*昊城灵塔,乃是整座城市最中心所在。

     灵塔高D*宏伟,是整座城市最高的建筑物,也是整个灵域的J*神象Y*。

     数千年来,灵塔耸立在T*昊城中心,没有R*敢在此地放肆。

     不过,今R*不同了,从无限光明中走出来的S*百紫金境Q*士凝立在灵塔之前,他们的S*S*释放着无以L*比的强D*Q*息。

     这G*Q*息就像是一G*乌云,笼罩在每一个R*的心T*,让所有R*的心中都沉甸甸的十分难S*。

     整座灵塔内外,所有强者都发动了起来。

     他们默默的戒备着,静静的等待着。

     “嘶……”

     灵塔顶端,武老撕裂空间,带着嬴乘风陡然现S*而出。

     金涛的脸S*微变,他怒哼一声,道:“D*胆。”

     抬手,挥拳,金涛就是一拳当X*打出。他已经看到武老撕裂空间而来,自然明白这是一位强D*的爵位高手,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打出了这惊T*动地的一拳。

     武老刚刚现S*而出,就感S*到了一G*R*N*扑面而来,他神Q*微凝,单掌竖于X*前,一G*澎湃的Q*息狂涌而出,与这一拳重重的撞击在一起。

     “轰。”

     一道巨响之后,强D*的Q*N*翻涌不止,武老S*不由己的退后数步。

     金涛冷笑一声,道:“老F*与灵塔说话,你若是再敢C*Z*,就将你镇压了。”

     武老的脸S*一红,S*S*杀机凌冽。然而,灵塔真R*S*形一晃,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并且微微摇了一X*T*。

     武老微怔,神Q*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他虽然也J*阶爵位。但是时间不长。底子太薄,若是此时与此R*J*行生S*之战,是凶多吉少。

     一念及此。他老R*家F*而是冷静了X*来。

     灵塔真R*的目光在嬴乘风的S*S*一扫,眉T*微皱,低声道:“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武老轻笑一声。同样低声道:“灵塔,你放心,我心中有数。”

     金涛哈哈笑道:“灵塔兄,老F*不管山河图是否认可了那R*,但是区区一名H*金境,无法得到老F*的承认。”

     灵塔真R*缓缓转S*,沉声道:“金兄,他是否有资格继承山河图,老F*固然无法做主。但也并不是你能够一言而决的吧。”

     金涛一怔,他的脸S*顿时Y*沉了X*来。

     不过,他有胆量对武老动手。但是却并不愿意与灵塔真R*这位老牌爵位强者为敌。

     “灵塔兄。莫非你不想J*R*么。”他Y*恻恻的问道。

     灵塔真R*冷然道:“他既然已经得到了山河图的认可,那么除非是圣教剥夺了他的继承权。否则老F*不能J*R*。”

     他这句话说得是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金涛冷笑一声,道:“灵塔兄,你可要考虑清楚。今R*是我前来,但X*一次,就是本教D*军压境了。”

     灵塔真R*B*然D*怒,道:“金兄,你这话是何意思。”

     “呵呵,你们违逆教宗D*R*的命令,自然要承S*相应的后果。”

     灵塔真R*S*S*Q*息涌动,虽然心中恚怒,但却是Y*生生的压了X*来,甚至于不敢轻易出言F*驳。

     金涛的目光一转,落到了嬴乘风的S*S*,缓缓的道:“H*金境,一个灵师,很年轻的X*伙子A*。嘿嘿,前途不可限量。灵塔兄,莫非他就是获得山河图认可的那X*家伙了。”

     灵塔真R*长叹了一K*Q*,道:“不错,此子嬴乘风,不但得到了先祖的Y*钵传承,而且还得到了山河图的认可。”

     金涛眼神一凝,道:“如果再给他数十年时间的修炼,他或许真的能够突破到爵位境界,名正言顺的继承山河图。但……可惜A*。”他摇了摇T*,突地道:“灵塔兄,也你应该明白山河图的价值和稀有程度吧。嘿嘿,实话和你说了,自从此事泄露之后,已经有数十位Q*士王D*R*提出了申请,你应该知道这个后果吧。”

     他一开始Q*势汹汹,但是说到此C*之时,却是放缓了语Q*。

     灵塔真R*脸S*微变,心中千思百转,但是越想越是绝望。

     然而,就在此时,一旁默不作声的文菁却是突然开K*道:“Q*士长D*R*,我在来此之前,曾经拜会过圣N*,她Q*K*嘱咐,先代Q*士王D*R*对圣教有D*功,对于他的后R*,理应多加照拂,不得刻薄,否则必将让忠臣心寒,动摇圣教G*基。”

     嬴乘风双目奕奕有神,他看着文菁,眼眸中有着惊喜J*加之S*。

     不过,文菁对于他的目光却是视而不见,就像是从不曾认识这个R*似的。

     嬴乘风何等聪慧,一见她这副表Q*,顿时猜到了一些真相。眼眸中的缅怀之S*顿时消失的G*G*净净,目光更是平静如S*。只是,在这安静的目光中,时而闪过一丝异样的S*彩,让文菁心领神会。

     “呃?”金涛的眼睛陡然睁圆了,他脸S*的肌R*微微的C*搐了几X*,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S*。

     此N*的实L*虽然仅有紫金境,但是她的S*份非同X*可,背后所代表的那个R*物,更是圣教中数一数二的强者,G*本就不是他能够招惹和得罪的。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此N*竟然会在此时开K*,而且说出来的话与他的期望却是截然相F*。

     心中豁然一动,莫非,就连圣N*D*R*也在惦记着此物?

     他眼眸中J*芒一闪,如果真是如此,他可是万万掺和不起的。

     灵塔真R*惊喜J*加,连忙道:“使者D*R*说的是,先祖为圣教劳苦一生,这才蒙教宗D*R*恩典,赐X*灵域山河图。如今家祖已有隔代传R*,更是获得山河图的认可,又怎能轻易废除。”

     金涛沉Y*了一X*,道:“灵塔兄,按照教规,唯有爵位强者才有资格继承灵域山河图。”他的目光朝着嬴乘风瞥了一眼,道:“一介H*金境,纵然是得到了山河图,但也没有守护的能L*A*。”

     武老沉默许久,此时哈哈一笑,道:“阁X*此言差矣,乘风的修为虽然仅有H*金境,但是他别有所长,纵然是提前获得爵位称号也未必不可。”

     金涛心中一凛,目光牢牢的锁定了嬴乘风,道:“你有何所长。”

     嬴乘风向着此R*微微抱拳一礼,虽说在他的心中对这个主动出手攻击武老的家伙没有半点R*的好感。但是,此R*的实L*强D*无比,在一位让灵塔真R*都为之忌惮的爵位强者面前,他可不敢随意放肆。

     “前辈,晚辈擅长……锻造灵器。”

     他所擅长的东西不少,但是武老急匆匆的将他带到此地,所看重的就是他锻造灵器的能L*,既然如此,他也不会藏拙。

     “灵器?”金涛诧异的看着他,目光中有着浓浓的怀疑之S*。

     嬴乘风是一名灵师,而灵师擅长锻造灵器并不稀奇。但是,想要在锻造灵器S*有所作为的话,就必须投X*去D*量的时间和J*L*。

     这个家伙,年纪轻轻,但却已经是一位强D*的H*金境灵师了。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哪怕他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武道和J*神L*量之S*,都很难有着如此的成就。

     至于分心学习锻造灵器么……

     金涛可不以为,这个年轻N*子还会有如此空闲的时间。

     嬴乘风微微点T*,他虽然看到了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之S*,但还是坚定不移的道:“是,晚辈对于锻造灵器颇有心得。”

     金涛眉T*微皱,道:“你炼出什么灵器,给老F*一观。”

     嬴乘风也不推辞,伸手一招,顿时将刚刚锻造出来的灵甲取出,并且递了过去。

     金涛神念一扫,他的眼眉微微跳动,道:“不错,确实是一件S*好的灵甲。嘿嘿,但可惜的,这样的灵甲在圣域中数不胜数,没有任何值得骄傲的。”

     武老的声音陡然从后方响起:“阁X*误会了,这是乘风在我们灵域中锻造的灵甲。呵呵,当灵甲出炉之时,甚至于引来了T*地异象。若是这样的宝物还不能让您动心,那我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金涛的脸S*微变,惊呼道:“你说什么?是在这个灵域中锻造而出的?”

     文菁的眼中亦是J*芒连闪,颇有些惊喜J*加的感觉。很显然,她也被此事给震撼到了。

     不仅仅是他,就连灵塔真R*和D*长老也J*换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

     因为在此之前,就连他们都不知道,嬴乘风在灵器的锻造之S*,竟然会有着如此恐怖的能L*。

     武老仰T*长笑,道:“此事乃是老F*Q*眼所见,自然不会骗你了。”

     金涛眼中闪过了一丝迟疑之S*,良久之后,道:“此事关系重D*,老F*必须Q*眼所见才能相信。”

     “好。”武老重重一点T*,道:“乘风,既然这位不相信,那你就再次开炉炼器,让他们看看你的实L*吧。”

     “是。”嬴乘风重重的应了一声,他虽然还没有将所有事Q*的来龙去脉G*清楚,但却也知道,此时推T*不得。

     “且慢。”文菁豁然开K*说道:“按照教规,只要有十分之一概率能够锻造出引来T*地异象的灵器,就是最为尊贵的T*之锻造师了。”她的眼神第一次光明正D*的落到了嬴乘风的S*S*,道:“阁X*可以尝试十次,只要有一次成功,就可以证明了。”

     Ps:X*S*了一会,没想到竟然S*着了,好在半途醒了,这一章M*好发出来,希望不影响,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