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三卷 第四百章 锻造灵甲【1260846[L]】
作者:苍天白鹤 下载:造神TXT下载
     “J*铁加R*,烈火三转……”

     炼器房中,嬴乘风K*中喃喃自语着。而在他的面前,一座巨D*的铜炉被X*方的烈火烘烤的隐隐发红。

     这是器道宗内最D*的炼器炉,许多著名的神兵利器和D*量的名甲厚盾,都是从这座铜炉中被锻造出来的。

     能够使用这个铜炉的,都是宗门内的T*面R*物。

     以如今嬴乘风的资格,想要使用此物,自然是一句话的事Q*。

     此时,他的神Q*凝重,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铜炉,感应着来自于炉内的种种神奇变化。

     终于,他轻喝一声,双掌在铜炉S*轻轻的一拍,那炉盖顿时揭开,一G*R*N*汹涌澎湃的蔓延出来。

     若是普通R*在此,立即就会被R*N*灼伤,但他却是一脸的若无其事,无动于衷。

     区区R*N*,已经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了。

     P*刻之后,这一P*最为难熬的R*流散去,铜炉中静静的躺着一具铠甲。

     嬴乘风双目一亮,他伸手一招,铠甲顿时腾空而起,就像是有着一双看不见的D*手将它平举在半空中似的。

     随后,嬴乘风探出了手,在他的手指间,有着一G*X*X*的铭灵针。

     针尖S*闪烁着淡H*S*的光芒,他出手如风,针尖跳跃震动,在铠甲S*留X*了一道道或是C*犷,或是细腻的纹路。

     这些灵纹就像是拥有某种神奇的魔L*,当它们一点点浮现在铠甲S*的时候。竟然引起了T*地灵L*的微妙共鸣。

     虚空中骤然绽放出丝丝如同星光般的亮点,它们就这样遁R*了铠甲之内。

     终于,嬴乘风停了X*来,他静静的看着这奇异的变化,满意的点了一X*T*。

     许久之后,光点尽数消失,而他亦是将铠甲拿在了手中。

     轻轻的F*M*着铠甲S*的灵纹。一G*真Q*顿时输R*其中。

     X*一刻,一G*淡H*S*的光芒从铠甲S*释放了出来,在这G*光芒之中。似乎蕴含着某种神奇的L*量。当它们开始凝聚之时,铠甲S*竟然结成了一个个厚厚的Y*茧,让它的模样变得愈发的威武。

     心念一转。虚空中亮光一闪,寒冰长剑已经是疾C*而X*,重重的C*在了Y*茧之S*。

     “叮……”

     脆响之后,寒冰长剑生生弹开,这块Y*茧亦是破裂开来,就连铠甲S*都多出了一丝淡淡的裂痕。

     但是,这个裂痕并不D*,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看得出来。

     嬴乘风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喜S*,他的Z*角更是微微的翘了起来。

     虽然这具铠甲并没有能够承S*得住寒冰长剑的一击。但他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寒冰长剑在经历了多次的提升之后,已经变成了一把紫金级的超级灵器,再加S*他J*神L*量的振幅,其威能远非普通灵器能够比拟。

     而这件铠甲只不过是他使用普通材料炼制而成的东西,顶T*了也就是黑铁级S*品。但是。在承S*寒冰长剑一击之后,竟然没有破碎,这等防护功能已经是极为夸张的了。

     若是两件灵器等阶相同,寒冰长剑绝对无法破防。

     将铠甲收了起来,嬴乘风转S*离开。

     门外,一位老者正端坐着闭目养神。耳中听到了动静,连忙站了起来,他脸S*堆满了笑容,道:“嬴长老,你出来了。”

     嬴乘风微微一笑,道:“韩长老,竟然劳您在外守护,真是不好意思。”

     那韩长老连连摆手,道:“嬴长老是我们器道宗第三位H*金境的太S*长老,X*老R*能够为您把守D*门,那是三生有幸A*。”

     嬴乘风脸S*笑容不变,S*S*却是泛起了一个个J*P*疙瘩。他嘿嘿一笑,道:“韩长老,在X*已经试炼过一次,对鼎炉十分满意。”顿了顿,他又道:“我想要正式开始锻造,所以麻烦韩长老为我准备一些东西。”

     韩长老的肚腩一T*,X*脯一拍,信誓旦旦的道:“嬴长老有何吩咐,只管请说,我一定为你办得妥妥当当。”

     嬴乘风从S*S*取出了一张纸张,道:“我想要这S*面的材料,还请韩长老为我准备一X*。”

     韩长老接过来一看,眼角不由地跳了几X*。

     嬴乘风沉声道:“有问题么。”

     韩长老连忙道:“没有,没有,不过其中有几件乃是库房J*品,X*老R*无权做主,必须禀告宗主。”他停顿了一X*,又道:“不过,既然是您需要的东西,宗主万无不允之理。您请歇息一R*,明R*一定为您办妥。”

     嬴乘风缓缓点T*,道:“多谢了。”

     看着他转S*离去的背影,韩长老长叹了一K*Q*,拿着这张纸的手指却是微微发颤,似乎这薄薄的一张纸,竟然比石T*还要重S*许多。

     P*刻之后,他已经来到了方符面前,将纸张奉S*,并且苦笑着道:“师兄,这是嬴长老开出的单子,里面的材料极为珍贵,几乎将库房中最重要的几件东西都囊括一空了,您看……”

     方符的目光从纸张S*收了回来,缓缓的道:“师弟,你是怎么说的。”

     韩长老连忙道:“X*弟已经向他保证,明R*就将材料集齐奉S*。”

     方符缓缓的点着T*,道:“你做的不错,嘿嘿,这些材料虽然珍贵,但又如何能够与乘风相提并论。”

     韩长老连连点T*,道:“不错,嬴长老T*赋异秉,R*后必成D*器,那时候我们器道宗就能风光无限了。”

     方符微微一笑,道:“你说的不错,哼哼,可惜还有R*看不清形势,舍不得区区S*外之物。”轻叹了一声,又道:“我们器道宗在三峡村蒙难之时,没有为赢家出T*,已经是惹得他不K*,若非封况师弟,今R*我们器道宗哪里还容得X*嬴乘风这条蛟龙。嘿,这点R*X*事如果我们还要推三阻四,那么有的是R*想要将宝物双手奉S*呢。”

     韩长老轻捋长须,道:“师兄说得是。”

     方符轻轻的一挥手,道:“你这就去库房,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妥当,明R*一早就J*给乘风。”

     韩长老微微躬S*,他犹豫了一X*,道:“可是,如果有R*出言不逊呢。”

     方符眼眸中杀机一闪,他缓声道:“本座念在同门之谊,对宗门各支脉极为照拂和善待。但在此事之S*,若是有R*饶S*,嘿嘿,难道他们以为本座手中所掌W*的门规就是摆设么。”

     听着这杀机凛然的话,韩长老只觉得心中寒意D*盛。

     他不敢多说什么,应了一声之后,转S*而去。

     第二R*清晨,当嬴乘风重新来到锻造房之时,里面的材料果然准备妥当了。非但如此,这些材料比他所需要的还多了一成左右。

     看着这些东西,嬴乘风满意的点T*,道:“韩长老用心了,多谢。”

     韩长老连忙道:“嬴长老客Q*,这些都是方师兄X*令准备的,X*老R*只不过是跑跑T*罢了。”

     若是以辈分而论,他其实可以做嬴乘风的师叔祖了。

     但是如今在整个器道宗内,除了封况之外,已经没有第二个R*敢在嬴乘风的面前摆什么长辈的架子了。

     而嬴乘风虽然还是彬彬有礼,但是除了封况在场之外,他也不再对其他R*行弟子之礼。

     非常诡异的是,这一切在所有R*的眼中,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

     送走了韩长老之后,嬴乘风打开了锻造炉,将这些材料一一有序的放R*其中。

     真Q*一C*,那丹炉之X*顿时就是烈焰熊熊,释放出了强D*的火能。能够被称为器道宗内最强锻造炉,自然是有着独到之C*。

     丹炉S*红光闪烁,竟然是将这些火能尽数的吸收在自S*之S*。

     如此一来,只要是站在锻造炉的三步之外,就再也感S*不到那B*R*的R*N*了。

     而且,丹炉吸收的R*量越多,其内中的温度也就越高,对于锻造有着巨D*的帮助。

     嬴乘风就这样待在锻造房之内,他的全部J*L*都投注其中。整整三R*之后,锻造炉内Q*息涌动,分明就是灵甲即将成形了。

     嬴乘风的眼眸一亮,他轻喝一声,手腕微微一抖,一团J*光顿时冲R*了锻造炉之内。

     顿时,一G*至寒之Q*弥漫开来,瞬间充斥于炉内。

     此时的锻造炉已经整整焚烧了三R*Y*之久,其温度之高,无以L*比。

     可是,嬴乘风这一点寒光冲R*其中,仅仅是释放出来的那一丝寒Q*,竟然就将温度整个R*的拉了X*来。

     “吱吱吱……”

     锻造炉内发出了极为C*耳的响声,那S*面竟然隐隐的冒出了丝丝白烟。

     嬴乘风的脸S*微变,他立即是C*发真Q*,让锻造炉X*方的奇异燃料释放出更加强D*的R*能。

     冷R*J*加,锻造炉S*明暗J*替,竟然泛起了一丝隐晦的裂纹。

     嬴乘风却是丝毫也不为之所动,他就像是G*本未曾看到这一幕似的,继续C*发着真Q*。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他的眼眸一亮,轻喝一声:“起。”

     顿时,锻造炉开启,一件白S*灵甲从中飞跃而出,落到了他的手中。

     而就在这一刻,只听“啪……”一声脆响,那巨D*的锻造炉终于无法承S*这无数次的冷R*J*替,就在灵甲雏形完成的那一刻,四分五裂的崩溃了。

     嬴乘风手中的这件灵甲虽然顺利锻造出来,但是器道宗内的第一锻造圣器却是永远的毁去了。

     Ps:今R*三更,先两更,还有一更稍微晚点,_(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