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八百四十七章 我的媳F马金花【25008857】
     完事之后,二彪子与猫J相拥在一起,那沙发却是了的D,猫J难得地享S二彪子的温柔。

     “二彪子,你那个事刚消停X来,就再闹事了吧三”从堂堂猫J这样的话来,可见她对二彪子的担心,也可见她对二彪子的关心己经到了骨子里,她对二彪子的也是到了骨子里去。

     丝彪宇楼着猫J,一只D手地在她SS游着,索着,不带着任何那个Q那个的W道,只是单纯地,去品W她的一切,“,我二彪子做R有原则,既然对方己经那样做了,那就没有什么后路,这R惹到我二彪子的TS来,是退缩了就不是NR了,再说这个事涉及到我,还有云霞她们,无论如何我也要出手的。”

     猫J没有说话,她知道此时说多余的话也是没用了,她只能YY地叹了一KQ,“二彪子,你要记住,你什么事Q那么太卤莽了,在你的背后还有那么多R守护着你,经历了那样的事Q,我想你一定清楚了吧”

     二彪子经历了那样重D的事Q,他的心真的己经D了,不再是以前什么也不懂,什么事Q有一子彪劲的二彪子了,他沉声道:“我知道,我现在有的责任,我会好好活着的。”

     Y晚降临,二彪子去洗了一个通透的桑拿浴,将刚才的痕迹洗刷得一扫而空,他却没有在R间仙境娱乐城呆着,而是悄然出了己经开始R闹喧嚣,R们来到的地方,而是隐S于黑暗当中,行走在镇S的D街巷里。

     隐藏着自己的S子,二彪子终于来到了这个很熟悉的地方,应该说这也是他的一个,他R生当中另一半的。

     这个楼属于那种还是比较老式的楼房,也没有个安全什么的,就是老旧的泥地楼梯,二彪子来到了三楼,敲动静Y静而又充满韵律。

     “谁x”屋里传来清雅但不失妩媚的声音。望书阁更新最K百度一X:望书阁

     二彪子听到这个声音心神有些恍惚,心Q好象有点J张起来,但他还是努L压制住自己的J张心Q,地吐出一个字,“我”

     一开,马金那张略有些清瘦的脸蛋了出来,她的依旧是那样的高挑,尽管是在里很是简单的穿了一条JS的,S面就喘了一条略显宽松格子的衫,一TT发也没有梳起来,而是很随意的披散在肩膀S,但是却让此时的马金多了一丝二彪子以前没有看到,没有感S到的美丽。

     整个都是凹凸有致地出来,该是R的地方那绝对都是R,S面鼓嚷嚷的两D块就那样坠坠着,xiaian是穿的缘故,二彪子刚才还地吓了一跳,以为她xiaian什么也没穿的就出来了,堂堂镇不能这样开放吧,还好,还好,自己媳还是比较传统的,没有背着他去偷别的NR。

     二彪子出满Z的D白牙,嘿嘿乐着道:“媳,我回来了.”

     一向不怎么与二彪子对付,其实与二彪子结合就是一个错误结合的马金这个时候却十分难得地给了笑了,给了二彪子罕见的一个微笑,“那J屋吧”

     二彪子顿时就找到了,他真的没想到马金会对他笑,那种发自内心真诚的笑,这种笑容在马金的脸S真的太难看到了,他也是会心地一笑。

     J了屋,换了鞋子,二彪子看着S前的R,轻声道:“金,最近还好吗”

     很简单的一句问语,其实对于两K子来说这样话都不能算是问语了,但是对于二彪子和马金来说,这样的话却是有一种淡淡的在晕动着。

     马金微笑着道:“好,还好,你呢”

     “我也很好”二彪子的话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少。

     他又道:“那个啥,就你一个R在x”

     马金笑了起来,“怎么,难道你还希望里有别的NR不。”

     二彪子把T摇得跟拨鼓一样,“不,不,那不。”

     马金漾着醉R的笑容,“放心,我马金是不会做那R的事,我是有结婚证的R,就是有的R不太讲究,有结婚证跟没结婚证一样x”

     二彪子知道那是在说他呢,也是不好意思地乐了起来,“是,是,有些R就是蛋,你骂他,你随便骂他,要是不解恨,你打他,打他也x”

     两个R你来我往的说着淡然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Q氛却完全起来了,二彪子很轻松,很逾越,与这个R之间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真的让他找到了的,好象面对的这个R就是他的Q子,虽然事实S这个R就是他的Q子,但是事实与差距总是存在的,现在真正意义S他才到这个R是他的R。

     两个R以前真的没有这样甜蜜的时候,似乎两个R的结合就是一个被无奈的结合,存在着马金想要算计二彪子,结果是错误地结合在一起,然后就是一路地错误X去,现在好C错误的方向有点被改J了,两个R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J着。

     一什懒Y,二彪子打着哈欠道:“好象有点困了,T不早了,要不咱们xx觉去吧”

     说着,他S前一把揽住马金的Y肢,在实际意义S把这个R确定为自己的R。

     马金美目流动着狡黯之光看了二彪子一眼,嫣然笑对着二彪子发唠道:“xx觉x,行x,我去洗个澡,你等我N”

     面对马金难得地温柔,难得地爹,二彪子有点神不住劲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R会这样对自己放电x,真的有点茫然,更是有点不太习惯

     “x,x,,x,那行,我,我等你x”二彪子说话都有点结巴了,没办法,来得太突然了。

     马金去,二彪子坐在客厅的沙发S,心里不由得起伏不定,目前是个什么Q况难道是他的R品D了吗他不太清楚了。

     当二彪子正稀里糊涂的时候,马金洗完己经出来了,却是一阵香风扑鼻,要说马金不是那种打扮的R,SS也从来不怎么涂抹化妆品,B什么香,这种香W纯粹就是自S携带的香W,R的香W,真的好香x

     最关键的是她此时就裹着一条的浴巾出来,因为她的很是高挑,那条浴巾有点不住她的S子,该的不该的都在往外着,那白的胳膊x,那白的x,T发有些晕xx,披散在肩膀S,出芙蓉一般的R,让二彪子看得都呆了眼。

     “瞎看什么呢,没看过x”马金哼了一声,言语中虽然充满了冷意,但是也渗透了一丝慎,美眸中也稍稍透出了一丝羞意.

     二彪子站了起来,轻声道:“金,现在我你是我真媳了。

     马金YY地道:“我是你的媳,你是我的丈F,可是我守这媳的本分,你这个丈F却做得太不合格了。”

     二彪子也知道自己的做法确实在伤着这个R,所以他赶J地转移话题,往这个话题S去引,他S前直接L过这个R,柔声道:“T发都是xx的,有没有吹风筒,我给你吹了。”

     马金冷眼看了二彪子一眼,“你子想转移话题x”

     二彪子嘿嘿地乐了起来,“金,今T咱们不说那个没用的,我就是要好好地时候一X你,让你享S一X当媳当Q子当R的荣耀,今T,你就是我的王。”

     听到二彪子这样直白无比的表达,说着那样令R糊的Q话,马金地一笑,“好了,有x,我去拿x”

     屋子里,二彪子一边给马金吹着T发,一边轻声道:“金,以后我TT给你吹T发好吗”

     马金无所谓地道:“我希望如此,可是你好象没什么时间吧”

     二彪子无语,他还真的没时间TT给这个R吹T发,刚才就是想讨好马金那么一说,可是拍马没拍好,直接给拍到马蹄子S了,他嘿嘿傻笑着化解尴尬,“x,可能没时间,可能没时间,那个啥,我承诺x,只要有时间,只要有时间我就给你吹T发。”

     “好了,别整那个虚的了,你既然来了,今T你就履行一X丈F的责任吧”马金说得那J一个风轻云淡。

     二彪子有些糊,“x什么丈F的责任x”

     马金一只纤纤直接很不客Q地抓住了二彪子那个部位,“说什么是丈F的责任,怎么着,还用我说吗”

     语言没有肢T动作表达得清楚,马金这么用肢T动作表达出来她想要表达的意思,一X子就让二彪子明白过来她是要自己什么了,不由嘿然笑了起来,他一X子心里就有了底,嘎嘎地道:“没问题x,今T晚S我一定要好好履行一X这个丈F的责任,金,你就美美地享SFQ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