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犬嫁【25022764】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滚出去!通通给我滚出去!」高贵的器皿散落一地,少N的手却没有因此停止,仍然朝着已经J闭的门扉用L丢掷,似乎有无尽的怒Q,只能用此方法发泄。

     包裹在白S洋装X的纤细X手,拿起房间中的器皿不断投掷,金HS的发丝随着J烈动作而飘扬,直到周围的东西被破H殆尽,少N才停止了破H的动作,但是Q绪并没有因此平复,F而更加的J动。

     数名NR站在门外,个个面有难S,不知道该闯J去,还是先让少N冷静X来再说。

     「怎么瓣?」其中一名N子打破了沉默,但是这并没有对问题有所帮助,因为其他R的脸S也找不出答案。

     「先让她冷静一X吧!F正迟早得让她认清事实,暂时别CJ她比较好,F正如果她不答应,最后也只能J修道院,就让她自己选择好了。」

     房内的少N,将JX的S躯埋在厚重棉被中,发出呜咽的哭泣声,X手也随着Q绪起伏,用L抓着枕T。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嫁出去……」

     在这个时代的贵族间,政治婚姻从来没有少过,不管是为了提升家族地位,拉拢政敌,或是彼此间的通婚,同样的事Q在这国家中不断发生。

     如果是两个年龄相近的孩子也就罢了,为了达到目的,年纪相差极D的婚姻也不是特例,能作R爷爷年纪,却娶了个跟自己孙N年纪相近的孩子,这样的事Q早已是司空见惯。

     但是常见并不代表合理,也不代表RR都可以接S,但是对於家族而言,NX是没有不接S的权L,如果不乖乖地F从D家长的指示,就只能到修道院中终老,不管是什么时代,面子这种东西,总是被权L者重视着。

     等到Q绪逐渐冷静X来后,伊丽莎白坐在C铺S,双眼无神地看着熟悉的房间,无论自己接S与否,目前的生活都会成为过去的记忆,不复存在。

     「为什么是我……」她喃喃自语的问着自己,而这同样的问题,她也曾经问过其他R,得到的回答不是苦笑,就是严肃的面孔。

     其实她多少也明白,由於父Q战S,家族地位低落,她不得不嫁给有X缘关系的Q族,藉此挽救家族的财务困难。

     只见过一次的表兄,以及许多不堪的传闻,让她固执的不肯出嫁。

     「那个R,又老……又丑……噁心S了!」虽说是表兄,但是对方年龄足以当自己的父Q,加S只有在恶梦中会见到的容貌,让伊丽莎白不敢想像往后的生活。

     贵族之间为了保持X统纯正,总是不停地互相通婚,无论是什么时代,什么国家或是什么民族都一样,而这也带来了难以想像的恶果。

     无论是驼背、瘸T、歪Z,甚至智能不足都时有所闻,不断的恶X循环,少数正常的NX也被迫生X这些R的孩子,导致所谓的贵族X统,就像S去的沟鼠般,逐渐**生蛆。

     「哈……哈……」伊丽莎白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喘Q声,伴随着SRST的感触,让她习惯X地抱着M茸茸的物T。

     「你真轻松A,只要负责C就好了,你的主R可是有D麻烦了A……」她对着眼前的宠物抱怨,捏着A犬的Z巴,不满地诉说着谁也不听的抱怨。

     如果拒绝这门婚事,自己就会被送到修道院中过着毫无乐趣的枯燥生活,但是如果就这样允诺,少N憧憬的新婚之Y就会变成恶梦。

     「被那种NRQ在SS,还不如S了比较SF!」不自觉抓JSS的宠物,伊丽莎白发出犹如R病般的颤抖,直到A犬因为疼T发出哀嚎,她才清醒过来。

     「对不起……」将A犬莱西翻过来FM,藉此安W牠的同时,伊丽莎白视线漂到了A犬的K间,才惊觉到牠也是雄X动物。

     违背从X学习的礼仪道德,首次出现的疯狂思想在她心中不断膨胀,X手像是不S自己控制般,缓缓伸向那鲜红S的凸起物。

     原本只是伸出手指C碰,但是就像着魔般越陷越深,最后伊丽莎白整只手掌直接W着**,轻柔的SX套L着莱西的XT。

     此时R茎忽然震动了一X,让伊丽莎白吓了一跳,立刻将手缩了回来,但是残留在掌中的温R,让她无法自拔,双T间也开始搔X难耐。

     由於严格礼教的缘故,她从未尝试过触碰自己XT,更别说直接用手W着狗的**,初次背德的K感就像是麻Y中毒般,让她无法将自己C离出去了,只能就这样沉沦於RY中,再也无法自拔。

     偶然由其他贵F谈话中听到的讯息,像是从Y柜深C中被翻了出来,具T的行动充斥着伊丽莎白的思考,让她没有丝毫犹豫,作出了自己从未想像过的异常决定。

     她缓缓T去蕾丝的洋装,在CS优雅地张开双T,然后将JX可A的内K顺着雪白DT轻巧TX,露出从未让其他NR见过的美丽。

     「过来……这是你最喜欢的W道W……」拿起餐盘S的高级N油,薄薄地涂抹在自己敏感的位置,利用QW吸引莱西的TL。

     而莱西也听话的将T接近伊丽莎白的SC,伸出STTL芳香的N油,以及微微沁出的酸甜YT。

     「好XW!可是这种感觉是第一次……」狗的ST较为C糙,随着莱西不停的TL,也让伊丽莎白JR了未知的领域。

     SX的感觉让伊丽莎白越来越兴奋,DT也越来越张开,直到桌S的N油用尽,她也接近虚T时,TL才终於停止,而她则是微微吐出X巧的香S,跟莱西一样不停地喘Q着。

     「好SF,真的好SF……」

     稍微恢复TL后,伊丽莎白将A犬翻了过来,让牠平躺在自己面前,露出令R惊讶的X器,那是她从未注意……或是说不愿去注意的地方。

     看着嫣红的R茎,X手继续刚才的动作缓缓套L着**,直到它充X变D,发出像是会T伤手掌的温度。

     「刚刚你让我很SF,现在换我来帮你了。」看着前端些许的透明YT,伊丽莎白将**前端放R自己的XZ中。

     先是用S尖TL着尖端,然后让莱西XT在她K中J出,虽然伊丽莎白并没有做过类似的事Q,而这种事Q无论是贵族礼教或是帝国国教的教义都不允许,但是她却像是熟练的娼F般,不停地TL着。

     她TL着A犬的XT,贪婪地吸着浓烈S臭,将前端溢出的透明YT吞RK中,伊丽莎白感觉自己像就是FQM狗似的,K求着G狗的W藉。

     随着她温柔的AF,犬茎逐渐涨D,直到整只**完全充XY起,伊丽莎白才停止吹T那G惊R的傢伙。

     「好厉害……竟然涨得这么D了……」

     什么道德、L理或是常识都抛到一旁,伊丽莎白现在并不是什么贵族的DXJ,只不过是个K求雄XW藉的M畜,T去华丽的丝质内Y,就这么B在CS,像M狗般摇着PG,YH眼前的强壮G狗。

     「K点嘛……R家已经……已经忍耐不住了……」由於刚刚的TL,无论是她还是莱西都没有达到真正的**,燥R的感S充满了全S,让她再也无法支持X去,只求一个TK感觉。

     莱西不知道是明白主R感S,还是SX的本能驱使,立刻朝着伊丽莎白扑了过去,B在她SS不断晃动着Y部。

     但是R与狗之间毕竟不是同一种生物,莱西无论如何努L,就是无法让自己的**JR主RT内,只能在外T不停地摩C,让伊丽莎白更加的焦急。

     「讨厌……怎么不K点J来……」背后的RT**沾粘着自己的SH**,在**外部不停地前后搓动着,让红肿的yīn蒂更加瘙X不止。

     似乎是忍S不住这种焦虑感,伊丽莎白试着伸出自己的X手,W着莱西的狗茎,引导它JR自己从未开发的T内。

     似乎是找到了RK,莱吸朝前方用L一戳,整只**就顺利地JR伊丽莎白的T内,穿过稚N的CN膜,一KQ到达S密的H园中心,本来是要给未来丈F的地方,竟被畜生抢先一步玷W了。

     但是对於伊丽莎白来说,现在的丈F不是那个弱智表兄,而是从X养D,Q在她SS逞凶的强壮G狗。

     CD的感觉充实了T内空虚,背后的莱西顺从自己本能,在主RSS不断蹂躏着,一X又一X的在伊丽莎白SS肆N。

     「要……要N出来……」从未T验的感觉,被少N错认为N意,然后在无法控制的状况X,达到R生中第一次**,使她全S不停颤抖着,双手也无法支撑住,就这么B了X去。

     由於前半S倒X,伊丽莎白的雪T翘得更高,并且顺着自己K感的来源,配合莱西**的C送,不停地扭着细Y,动作就像是FQ的M狗般Y荡。

     似乎是想再次T验刚才的K意,伊丽莎白不停地摇着PG,让莱西在她T内的犬茎摩C着R襞,藉此再次达到**的巅F。

     丧失CN的疼T完全被K感掩盖,从DTG部流出的XS就像是不存在般,混着些许YY,顺着美丽的双T流至洁白的C单S,渲染出美丽的H纹。

     似乎是感觉到了主R带来的震动,在伊丽莎白达到了数次**后,莱西也开始shèJ。

     「咿!」感觉到T内的**忽然膨胀了起来,伊丽莎白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惨J,莱西R茎G部充X膨胀,卡在自己主R的T内无法离开,然后尖锐的**前端开始B出L烈的jīngY,朝着伊丽莎白的子G深CB发。

     不同於R类,狗shèJ的时间相当长,对於还是CN的伊丽莎白而言,实在是太过於CJ了,像是撒N般不停地注RjīngY,像是要灌满柔弱的子G,让主R怀S自己的犬仔般,莱西的种Y朝着最深C用LBS着。

     从未T验过的饱涨感,让鼓起的子G压迫到膀胱,伊丽莎白也无法顾及什么礼节,就这么B在柔R的C铺,一面让A犬shèJ,一面又不知廉耻的撒N在C单S。

     好不容易等到莱西的shèJ量减少,伊丽莎白已经连爬起来的LQ都没有了,全S酸R无L,只能任由A犬在自己背S不停喘Q,而狗爪也在雪白的背部划X数道伤痕。

     肿胀的**又S又X,而此时的R球也没有因此R化,混着CN鲜X与G狗jīngY的D量浓Y,就这样暂时保留在伊丽莎白的**与子G中。

     「好T……可是……真的好SF……」

     在太Y升起前,无止尽的**与K乐,不停袭击着伊丽莎白,直到虚伪的礼教与思想都被击溃时,外T才逐渐亮起。

     「你还醒着吗?我要开门啰!」

     听着门外传来的声响,伊丽莎白眼角的余光才转向窗外,发现此时已经是破晓时分,温暖的Y光由外T流R了室内。

     外T似乎是兄长无法忍耐她的任X,带着那个表兄来到了家中……只不过对她来说,会变成怎样都无所谓了,无论是J到修道院,还是嫁给哪个丑陋的NR都一样。

     只要有莱西在S旁,自己变成怎样都无所谓了。

     「好孩子……再用L一点,朝姊姊T内用L地C……」发出梦呓似的呢喃,伊丽莎白温柔着看着背后的A犬,同时扭动着雪白的T部,配合牠的C送,Y荡地扭着Y部。

     「过去那边也好……不过,可以J到姊姊T内的,只有你一个W……」

     随着时间的过去,所谓的帝国贵族X统,又再次往X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