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五百零八章 亚马逊[下]【25032415】
     “帕里斯王子,您真是一位英勇战士,但我们的N战士心里很不FQ,想和你在弓箭S再比试一场,不知道王子心意怎么样?”

     其实裴子云早就看见了几个长老在商量,这时听着迪贝亚的话,就清楚了,亚马逊NR到底是NR,L量SS到压制,但在弓箭S很厉害,因此在别的项目S输掉的她们打算在S箭S挽回面子。

     裴子云这R最聪明的地方就是到那个山唱那个歌,他可没有谦虚的想法,这世界这时代更不讲究这个,所以一听到说她们要和他比试弓箭,心里乐开了H,这不是J自投罗网?

     “迪贝亚,我很愿意和应该尊敬的亚马逊S手比赛XS箭。”裴子云说着,有这这话,顿时S箭比赛开始,一位亚马逊N战士弯弓搭箭,一箭S了出去。

     “噗”

     “九环。”

     成绩很不错,她连连S箭,成绩基本都是九环,只有一箭出现失误,S中八环,但这也是极好成绩了。

     只见这N战士瞪了一眼裴子云。

     裴子云心里一笑S前,拿了弓箭,还未仔细瞄准,一箭就S了出去。

     “噗。”

     “十环。”又一连串的噗噗声,仔细一看,尽皆十环。

     亚马逊王国的高层不由RR变S,有些RY沉着脸,而普通N战士却裴子云出S表现欢呼了起来。

     “帕里斯王子,单是比赛并不是实战,我们想来场真实的比试。”S箭比赛输掉,亚马逊的N战士顿觉颜面尽失,请缨要和帕里斯王子比试一场真正武艺。

     裴子云露出了笑,这些亚马逊的NR还真是不到H河心不S。

     迪贝亚走了过来,一脸为难:“帕里斯王子,您也看到了,虽您在赛跑、掷重甚至S箭比赛赢了她们,但她们都不FQ,这些战士都纷纷要和您比试武艺。”

     迪贝亚其实不愿意跟裴子云说这个事Q,她们虽输了比赛,但现在这样没完没了和帕里斯王子玩车轮战,她实在觉得对客R不礼貌,但是拗不过请求。

     “迪贝亚,这些都是英勇顽强的战士,既她们愿意和我比试,我倒也愿意和她们试X。”裴子云微笑。

     “既如此,那就多谢帕里斯王子了,我就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她们。”向裴子云微微躬S行礼,以示感谢。

     不D一会,在赛场S就围了一群R观看双方比武。

     裴子云拿着一G长棍,望着对面一群跃跃Y试的亚马逊N战士:“今T比武,我的武器是这棍子,你们可以随意挑选兵器,谁能把我打倒或夺走我手中的长棍就算我输,怎么样?”

     本来裴子云打算说,谁可以在比试中碰到我一X就算输,但话到Z又改了K,如果他这样说的话,这些N战士估计得炸了锅,这也太瞧不起R了,就算这样,不少N战士还是涨红了脸。

     “哼,我缺的是L量,如果是走D巧不工的L量战士,我还退让几分,你们亚马逊N战士L量X,走技巧流,我就是TX无敌——来吧,让我看看,阿尔忒弥斯(artemis)和阿瑞斯(ares)传授的武技。”

     旗令员发出一声指令,比武开始。

     一位亚马逊中善使短矛的佼佼者步R了场内,她手中短矛有两米长,而裴子云手中的长棍只有一米多,在外R看来,武器长度就决定了帕里斯王子要落RX风。

     “我J雅吉达,帕里斯王子,等X我可不会手X留Q,你撑不住的话,记得说一声。”雅吉达的N战士说着。

     裴子云说:“S吧!”

     雅吉达立刻双手拿着短矛,全L奔跑着向裴子云冲了过去。

     “嘿。”雅吉达冲到离裴子云三米距离时,手中的短矛HH的朝着裴子云直C了过去。

     裴子云在雅吉达冲向时,拿着长棍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些R都以为他吓傻了,雅吉达也是这么认为。

     在雅吉达将短矛C出的一瞬间,裴子云动了,他已经捕捉到了短矛的轨迹,右脚微微朝右前轻轻迈了一步,左脚跟S,双脚几乎同时落地,C着短矛闪过了这一C。

     接着,裴子云手中长棍一扫,雅吉达就飞了出去,落在了三米外,但似乎没有S太重的伤。

     这也是裴子云手X留Q。

     在雅吉达的眼中,帕里斯王子只轻轻一闪,自己就飞出去了,她都没G明白自己是失败。

     “哇。”场外一阵惊叹声,实在太震惊了,雅吉达可是她们中相当厉害的战士,想不到在帕里斯王子手S不过一招。

     接X来还有几个N战士也不FQ,要和帕里斯王子比试,但都是迅速败北。

     “想不到,这个帕里斯这么强。”亚马逊N王彭忒西勒亚暗想着,虽然说神的子孙胜过普通战士是理所当然的事,但也不至于这样轻松。

     G主希波吕忒也不忿帕里斯赢的轻松,她拿着一把长剑走到帕里斯对面:“帕里斯王子,我是希波吕忒。”

     “N,是G主殿X,您真的要和我比试吗?”裴子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希波吕忒说着。

     “是的,我们开始吧。”G主希波吕忒不愿N费时间,G脆就喊了开始,接着,一剑C了过去,直C裴子云的心脏,又准又H。

     裴子云不变,棍子一抵,就挡开了这一剑。

     希波吕忒踏步前冲,一击不中,R随剑行,一个侧斩。

     “砰”一声,长剑再次格开,一时间,剑光连绵。

     “咦,有点类似D徐的军中剑术,这就是阿瑞斯(ares)所传?”

     希波吕忒的剑法K、H、准,里面并没有不必要的H招,既堂堂正正又杀Q凛然,不过和D徐的军中剑术相比,虽使的R是希波吕忒,但还能看出,这千锤百炼、简洁高效,近乎完美的韵W。

     “可惜,希波吕忒到底是G主,没有经过沙场厮杀,甚至还缺了个盾,这套其实是盾剑合击才能最D化。”既是军中剑术,招数不会很多,只是P刻,裴子云立刻了然于心。

     希波吕忒又一剑C出,眼前突一H,不见了帕里斯的S影。

     一G不算重L道落在了她的SS,使她跌在了地S,一G长棍已抵在了她的咽喉S。

     “我输了。”希波吕忒沮丧的说着。

     “你已经很好了。”裴子云笑着把G主希波吕忒搀扶起来:“我太失礼了,美丽的G主,您没事吧?请原谅我的鲁莽!”

     希波吕忒G主被帕里斯王子扶了起来,惊H未定呆呆的看着眼前容光焕发的年轻N子,她感觉到了属于NR的强悍L量。

     “帕里斯。”

     “帕里斯。”

     亚马逊的NR们呼喊着名字,声音一N高过一N,她们崇拜英雄,帕里斯的比试都胜过了她们,YF了她们的心。

     在战士的欢呼声中,裴子云露出笑容举起双手致意。

     这些战士只管为英雄呐喊、喝彩,至于政治S的事,那是S面的R琢磨的,而崇拜英雄是这个时代所有R的共识。

     亚马逊王国高层本来是向盟友显示L量,结果变成了帕里斯名声D震,横扫亚马逊无敌,长老们脸S都青了。

     “L量S似乎不如赫拉克勒斯,但武技S不比他差,甚至犹有过之。”长老们心Q很复杂,把目光投向脸SY沉的N王。

     王M希波吕忒虽没有S过几次战场,但是也是阿瑞斯(ares)的NR,得的是真传,她都一败涂地,很少有R能和帕里斯正面对敌了。

     为了亚马逊的尊严,只能N王Q自X场与帕里斯见个高低,但是这样的话,又很容易没有迂回的余地。

     要是N王都被打败了,难不成亚马逊认输,或撕破盟约,一拥而S,把帕里斯杀了?

     那肯定会S到特洛伊疯狂BF。

     可是不战的话,帕里斯这厮也可太恶了。

     就在权衡之间,N王彭忒西勒亚还年轻,就要拿起战斧,Q自X场比试,就在这时,突有号角声。

     亚马逊众R顿时鸦雀无声,一齐看去,这是战争号角,意W着有R突袭亚马逊王国。

     一R匆匆J来,禀告:“N王陛X,叛贼和怪S联合起来了,此时正向王G冲锋而来。”

     “叛贼有些什么R。”N王沉住Q问着。

     “叛贼都是那些N奴,还有一只怪S一起J攻,至于数量,暂时还没有G清楚,只知道D概有几百。”

     “好A,就知道是这些J奴,我们应早点把他们消灭。”一位长老咬牙切齿的说着。

     听着这话,裴子云眉J皱,只见着长老们纷纷去了兵器库,穿S了盔甲,手持兵器,就要出战。

     此时已有R捧了N王战甲过来,N王穿S战甲,拿了战斧,披挂S阵,跟着她的长老们也跃跃Y试。

     而在远C,烽烟四起,显有R趁L纵火。

     不时有阵阵惨J在远C传来,听声音是N子嗓音,N王彭忒西勒亚脸SY沉,抓着战斧手指因太用L,已被她捏的发白。

     看到这里,裴子云出声:“让我也去吧,毕竟我们是盟友。”

     N王彭忒西勒亚也不意外,微微点T算是同意了,说着:“帕里斯王子,战场SX心,有闪失的话,我也不好向特洛伊J代。”

     “N王放心就是,我武技可不单单在比赛中能用,战场S一样杀敌。”裴子云轻松的说着。

     N王彭忒西勒亚不再说话,带着长老们奔赴战场。

     希波吕忒G主见着也想跟着去,就在这时,一个NR拉住了她的手:“你不要去,只能远C看着。”

     这个NR带着面纱,全S弥漫神秘Q息,只听她低声:“虽你命运已经注定,但是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