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美少妇付宁宁【25027045[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美少F*付宁宁

     两R*来到王惠的家里,王惠却并没有拿出钥匙去开门,而是敲了敲门,周梦龙微微一愣,却发现一个R*将门打了开来,俏生生的站在了那里。

     看到那R*,周梦龙的眼前不由的一亮,周梦龙看到,那R*D*约三十一二的年纪,S*高D*约在一米七左右,虽然穿着普通的Y*F*,却难以掩饰住她的T*生丽质。

     一张弹指可破的瓜子脸S*,S*汪汪的D*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的,给R*带来一种妩媚的感觉,而X*感而微薄的Z*C*,使得这个F*R*看起来又显得风Q*万种。

     一对高耸的双F*,将全T*的S*Y*高高的撑了起来,在她的X*前划着优美的孤形,Y*H*着周梦龙的眼球,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K*K*S*。

     而纤细的Y*肢盈盈一W*,Y*S*之X*,突然间扩张了开来,使得她的正在长K*J*J*的包裹之X*的D*P*G*饱满而结实的样子,在周梦龙的面前尽Q*的显现了出来,那种张L*十足的感觉,让周梦龙心中不由的生出了一丝想要去触M*,想要去感S*一X*那柔R*而弹X*的感觉的冲动来。

     一双xx,在长K*的包裹之X*,看起来修长而充满了弹X*,而长K*的质地,又给结实的xx带来了几分张L*的感觉,使得这个美艳F*R*,看起来十在是风Q*万种,我见Y*怜。

     王惠和周梦龙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对周梦龙的习X*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看到了周梦龙两眼放光的看着美艳少F*以后,王惠不由的暗暗使劲,在周梦龙的胳膊S*轻轻的捏了一X*。

     周梦龙有些C*疼,连忙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美艳少F*的S*T*S*收了回来,转过T*来看着王惠,却看到王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S*,正泛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自己。

     看到王惠妩媚的样子,周梦龙不由的心中微微一荡,就在这时,王惠一边移动着S*T*,一边对周梦龙道,梦龙,你看你S*S*的样子,是不是又看S*R*家了呀,那好呀,只要你有本事,就将她给S*了吧,我不会怪你的。

     听到王惠这样一说,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愣,一边跟在了王惠的S*后,想着王惠的话是真是假,一边欣赏着王惠曼妙的背影。

     付J*,饭菜准备好了么,今T*我们家可是有贵客的呢,变位是周县长,周县长,这位是付J*付宁宁,你们两R*认识一X*吧。

     听到王惠将付宁宁介绍给了自己,周梦龙更加的奇怪了起来,看付宁宁的样子,应该是王惠家的X*R*才是,但是王惠将她郑重其事的介绍给了自己,又不像是X*R*,那她们会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想到刚刚王惠从自己的S*边走过时跟自己悄声说的话,周梦龙想到了一种可能,而想到这种可能,周梦龙不由的盯着付宁宁的一对正在S*Y*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看了一眼,暗暗的咽了一K*K*S*。

     趁着付宁宁到厨房里准备饭菜去了的时机,周梦龙跟王惠打听起了付宁宁的事Q*来,原来,付宁宁是王惠高中时的同学,而付宁宁虽然长得美艳,但婚姻生活却不尽R*意,老G*前年跟一个N*R*跑了,只留X*了她带着一个N*R*生活,付宁宁本来就无一技之长,现在又带着一个X*孩子,生活就变得R*渐艰难了起来。

     而因为王惠和付宁宁是从X*玩到D*的好朋友,自然会同Q*这个美艳少F*了,在这种Q*况之X*,王惠索X*将付宁宁请到了家里来,说是照顾自己的生活,实则是照顾着付宁宁,付宁宁自然是心照不宣了,虽然是G*着侍候R*的活R*,但是因为两R*Q*同J*M*,付宁宁自然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了。

     而付宁宁本来就是如狼虎之年的年纪,老G*跟R*跑了以后,自然是难以忍S*那种寂寞的冲动,王惠有时候,晚S*可以看听到和看到,这个美艳的少F*在将孩子L*S*X*以后,便独自一R*坐在沙发S*看电视,有时一看就是一整Y*。

     心疼之X*,王惠也曾经让付宁宁再找一个,但是付宁宁却说自己已经S*到了一次伤害,已经对N*R*不信任了,不想再找了,这L*得王惠十分的无奈。

     而碰到了周梦龙以后,王惠就曾经想着,要将周梦龙介绍给付宁宁,想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分享周梦龙这个优秀的N*R*。

     所以在付宁宁的面前,王惠也故意的提起过周梦龙,也直白的跟付宁宁讲过自己和周梦龙的关系,Y*其是在讲到周梦龙的温柔和H*样百出的C*S*功F*时,王惠更是将周梦龙给吹得T*H*L*坠了起来。

     但是王惠有些失望的是,付宁宁在听到自己活灵活现的讲着和周梦龙在一起时的J*Q*场景的时候,付宁宁却只是红着脸,即不打断,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这让王惠在没有L*明白付宁宁的真实心意之前,还真的不敢将付宁宁介绍给周梦龙。

     而今T*机缘巧合,周梦龙正好来了,这让王惠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让周梦龙到自己的家里来,一方面,可以让自己在家里好好的享S*着周梦龙的J*Q*,而另一方面,却也是想让周梦龙和付宁宁见个面,看看两R*的意思。

     周梦龙这才明白了王惠在J*门的时候,为什么要跟自己说那样的话了,想到付宁宁的可怜S*世,想到付宁宁的风Q*万种,周梦龙不由的怦然心动了起来。

     在C*饭的时候,王惠更是故意的制造着机会,让两R*加深了解,但是付宁宁却G*本不表态,而是坐在那里C*着饭,仿佛对周梦龙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样的,这让周梦龙不由的有些泄Q*。

     C*完饭收拾好了以后,付宁宁借K*要办事,走了,王惠自然知道,付宁宁是想制造一个和自己单独相C*的机会,也并没有提F*对意见

     两R*在房间里D*战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付宁宁的卧室的门什么时候找开了,而付宁宁已经走出了卧室,静静的站在了王惠的门K*听着什么,直到周梦龙和王惠两R*D*战以后C*X*着L*在一起的时候,付宁宁才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晚饭的时候,付宁宁突然间变得比中午R*Q*了起来,竟然连连的敬着周梦龙的酒,而王惠更是在一边助阵,使得饭桌S*的Q*氛一X*子变得R*烈了起来。

     很K*的,三瓶酒就见底了,从付宁宁对自己的态度转变中,周梦龙隐隐的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在这种Q*况之X*,在王惠和付宁宁都请周梦龙留X*来的时候,周梦龙一K*就答应了。

     周梦龙今T*X*午和、王惠连番D*战,晚S*又喝了不少酒,虽然并没有喝醉,但是却感觉到T*脑昏昏的,本来还想着付宁宁请自己留X*来会不会是有点别的意思,但躺在了客户的C*S*以后,却有些M*M*糊糊的S*了过去。

     正在做着美梦的周梦龙,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就像是要冒烟了一样的难S*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醒,于是,周梦龙不由的挣扎着想要从C*S*爬起来找点S*喝,可是周梦龙还没有从C*S*爬起来,就感觉到门突然间无声的被推开了。

     周梦龙正想要看一看是谁在这么晚了还到自己的房间里来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眼前一黑,原来那R*J*了房间以后,竟然将门给F*锁了起来了,而且,随后又将灯也给关了起来,感觉到了来R*的动作以后,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突。

     但马S*的,周梦龙就以为是王惠又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寂寞而在这个时候找自己来了,因为如果不是她的话,又有谁会在J*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将门给F*锁起来,只是让周梦龙想不通的是,既然是王惠,那么,她把灯关了又想要G*什么J*。

     “莫非她又有什么新的玩法要让我尝试了。“想到这里,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说实话,王惠的S*T*,周梦龙也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可是,周梦龙感觉到,自己每在王惠两R*的丰满而成熟X*感的S*T*S*玩L*一次,自己对她的S*T*就多出了一份M*恋,而每一次,周梦龙也都能从王惠的S*T*S*得到一丝新鲜的C*J*,而今T*,王惠又主动的送S*了门来,肯定是有得自己乐的了。

     想到这里,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于是,在黑暗中的周梦龙迅速的做出了决定,那就是,自己先装着S*着了的样子,等到王惠走到了自己的S*边以后,自己才出其不意的坐起来,将她吓一D*跳,再在她的S*S*D*发威风,将来R*好好的折腾一X*,想到这里,周梦龙感觉到,自己本来都G*得要冒烟了的嗓子,也不那么的想要喝S*了。

     可是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来R*在锁S*了门,关S*了灯以后,却并没有走到自己的C*边来,而是站在了门K*,X*声的喊着:“周县长,周县长,你是不是S*着了呀,是不是S*着了呀,周县长,宁宁来看你来了,你S*着了么,你要是S*着了,宁宁要J*了来了呀。”

     那声音,竟然是付宁宁发出来的,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就要起C*,告诉付宁宁自己没有S*着。

     但是一个念T*却电光火石的在周梦龙的心中闪了起来“不对呀,宁宁就算是要看我,也完全的可以光明正D*的J*来的呀,怎么会偷偷M*M*的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来,而且J*来了以后,还将门F*锁了起来,将灯也关了起来呢,而且,Z*里说的不是什么你没有S*着我就J*来了,而是说的你如果S*着了我就J*来了,想到这里,周梦龙隐隐的感觉到事Q*有些不对T*,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翻了一个S*,将T*R*对着了房门K*,Z*里也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了。

     三百三十三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九

     听到周梦龙不但没有回答自己,F*而发出了只有S*熟了的R*才会发出来的鼾声,来R*似乎长长的S*了一K*Q*,而一个S*T*也不由的移动了起来,走向了周梦龙的C*边。

     而到了这个时候,周梦龙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当初的黑暗,而微微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R*,看着来R*,这一看之X*,周梦龙就看到,来R*瓜子脸,柳叶眉,虽然末经C*黛,但一样的明目如S*秀发如非常,却不是美艳少F*付宁宁,又是谁来。

     看到来R*正是X*感而美艳的付宁宁,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周梦龙从一J*王家的D*门的时候,就知道,王家的二朵H*,一个个的都是仙N*一样的漂亮,而王惠无疑是其中的一个,而剩X*的一个,就是付宁宁了。

     付宁宁和王惠一样的,正是属于那种X*感到了极点,妩媚到了极点的成熟F*R*,而一双S*汪汪的D*眼睛中总是有意无意的露出的Y*怨的神S*,更加的让周梦龙感觉到怜A*了起来。

     现在付宁宁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来了,而且,还是Y*半三更的,一J*门以后,还将自己房间的灯给关了,将门给F*锁了起来,想到这里,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有些怀怀的直跳了起来,一种异样暧昧的感觉涌S*心T*,使得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坚Y*而火R*的东西,更加的涨D*了起来了。

     付宁宁显然的是没有想到,周梦龙就在自己J*门的那一瞬间,醒了过来了,现在正在那里微微的睁开着眼睛看着自己呢。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走到了周梦龙的C*边,站在了周梦龙的T*前,看起了周梦龙来了,而Z*里也不由的Y*Y*的道:“周县长,周县长,你S*着了么,你S*着了么,你知道,你知道,宁宁,宁宁来看你了,来看你了么,周县长,周县长,你听到宁宁的话了么。”

     付宁宁在深深的看了看周梦龙以后,又Y*Y*的道:“周县长,周县长,宁宁。宁宁这样子做,是不是,是不是很无聊了,是不是很象无聊呀,可是,可是王惠的心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我不来看你,跟你说说话,我又能怎么样呢,怎么样呢,周县长,你说是不是呀,周县长,你听到了我的话没有呀。周县长,你知道么,今T*X*午你和王J*的事Q*,我都看到了”听到付宁宁这么一说,周梦龙的耳边就像是响起了一个炸雷一样的,耳朵不由的给周梦龙的这一句话给震得嗡嗡作响了起来。

     周梦龙的心中微微一定,而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一边听着付宁宁的述说,一边开始将眼睛微微的睁了开来,看起了付宁宁来了,这一睁眼,周梦龙就看到,付宁宁的一个S*T*正挤在了C*边之S*,D*T*G*部以X*的部位由于C*的抵挡,什么也看不到,而付宁宁的S*半S*,则露在了C*S*,使得周梦龙睁开了眼睛以后,正好可以看到付宁宁的S*半S*的Q*况了。

     而由于生怕付宁宁发现自己没有S*着,周梦龙的T*R*又不敢L*动,而这样一来,周梦龙的目光,只好停留在了付宁宁的肚脐眼之X*,D*T*G*部之S*的这一段位置了。

     周梦龙看到,付宁宁也不知是穿了什么Y*F*,F*正,D*半个雪白的肚P*就露在了那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山F*的S*Y*和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毕竟空X*的D*S*T*的要J*的部位的Q*子之间了。

     在黑暗中,付宁宁的肚P*S*的肌肤,看起来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光H*,那么的充满了弹X*,那肚P*之S*,连一丝多余的脂肪都看不到,使得付宁宁的纤纤细Y*看起来更是盈盈一W*,显得份外的Y*R*了起来了,而X*巧而可A*的肚挤眼R*,现在也正在那里微微的张开了Z*R*,仿佛知道了周梦龙的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中不停的打量着自己一样的,正在向着周梦龙散发着Y*H*的Q*息。

     而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也是穿得那么的低,低得直接挂到了付宁宁的跨骨之S*了,而那平坦而光H*的X*F*的尽T*,仿佛只要那Q*子再往X*一点点,也就露了出来一样的,而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很随意的挂在了付宁宁的跨骨之S*,在那里履行着职责,而那种样子,就仿佛付宁宁只要微微的一动S*T*的话,Q*子就随时会从付宁宁的S*T*S*H*落X*来似的。

     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开始为随意的挂在了付宁宁的跨骨之S*履行着保护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给担心了起来,但心中同时又隐隐的升起了一丝的K*望,K*望着付宁宁真的能移动一X*S*T*,使得Q*子H*落X*来。

     而自己就可以尽Q*的欣赏起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S*T*最重要的部位的美妙风景来了。

     而由于付宁宁的两T*挤到了C*边S*,使得付宁宁的两T*J*叉C*的D*T*的G*部的雪白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肌肤,就给C*R*深深的挤压了X*支了。

     而这样的动作,却使得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就在周梦龙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从付宁宁的两T*J*叉C*突出了出来的微微隆起,在黑暗之中,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么的充满了弹X*,使得自己看到了以后,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了。

     黑暗,给了周梦龙无穷的想像空间,看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正被Q*子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周梦龙不由的感觉到,付宁宁的那里应该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S*R*,多么的让R*留连了起来了。

     而同时,周梦龙也感觉到,似乎有一种N*X*的S*T*里特有的Y*香,正从付宁宁的两T*J*叉C*的地方散发了出来,飘R*了自己的鼻子里,C*J*着自己的神经。

     付宁宁可不知道,周梦龙正侧卧在了C*S*,一边偷偷的打量着自己的正被Q*子J*J*的包裹着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的最重要的部位的无限风光来了。

     而是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以后,又接着说了起来:“今T*,我也是无意间走过了王惠的房间,却突然间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N*X*呻Y*的声音了,听到这声音以后,我不由的好奇了起来了,便信步的走了过去,想看看究竟你们在G*什么呢。”

     “我走到了房门K*里,看到房门是虚掩着的,伸T*偷偷的看了起来,这一看之X*,我竟然,我竟然发现,我竟然发现。”

     说到这里,周梦龙听出来了,付宁宁的声音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而从那颤抖的声音之中,周梦龙也感觉到了,付宁宁仿佛沉浸在了那一场香艳的回忆之中了,所以才会内心不平静了起来的,虽然看不到付宁宁的脸S*,但周梦龙知道,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肯定是涨红了起来的。

     想到这里,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一边欣赏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给自己带来的那种C*J*的感觉,一边在心中喃喃的道:“对了,宁宁,是不是你看到了我的S*T*的某个部位在王惠的两T*J*叉的地方J*J*出出的样子以后,便想着也要我用坚Y*而火R*的S*T*,来满足你一X*呢。”

     周梦龙正在那里想着,付宁宁的话,却让周梦龙几乎都要笑出声来了:“周县长,当我看到你坚Y*炎R*而C*D*的S*T*的某个部位,在王惠的两T*J*叉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轮流的J*出的时候,我,我竟然不知道怎么一回事,突然想着我会变成,变成她,这样,这样子的话,我,我不是也就可以,可以享S*一X*你的S*T*的某个部位在我的,在我的S*T*里J*出给我带来的K*乐了么。”

     “看着你的坚Y*而火R*的C*D*的S*T*的某个部位威风凛凛的将王惠给杀得Y*仙Y*S*的样子,我不由的在心中恨起了我的老G*来了,从几年前,她就对我不感兴趣了。”

     “可是,可是我是一个N*R*,我是一个正常的N*R*呀,我,我也有着我的正常的生理的需要,我也有正常的K*望呀,可是,可是,他却那么的那么的对我,我,我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什么样的感S*呢,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不能像你用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G*王惠那样的,那样的来G*我呢,那样子,我,我会是多么的,多么的幸福才,多么的幸福呀。”

     说到这里,付宁宁的声音渐渐的有些D*了起来了。

     听到付宁宁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暗暗的骂起了付宁宁的老G*来了,家里放着这么一个风华绝代的美R*R*不用,那他想要G*什么呀。

     骂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又S*S*的在付宁宁的正被Q*子J*J*的包裹着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看了一眼:“M*的,你不要宁宁,不如,我来给你履行职责算了吧,肥S*不流外R*田的么。”

     想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H*H*的笑了起来。

     而在这样的C*J*之X*,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S*的轮廓,变得更加的优美了起来,而突起的孤形,也变得更加的饱满了起来,那Y*H*L*,比起自己刚刚看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风景的时候,又强了几倍了。

     就连从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S*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少F*特有的Y*香,也变得更加的浓烈了起来了。

     而付宁宁显然是没有想到,周县长正在那里一边欣赏着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地方的美妙的风景,一边动着歪心思了。

     而在说完了那些以后,付宁宁仿佛心中的压抑得到了宣泄一样的,不由的长长的S*了一K*Q*,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又接着喃喃自语了起来:“所以,看到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在王惠的S*T*里J*J*出出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那躺在地S*的R*不是我。”

     三百三十四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

     “而到你在王惠的S*S*泄了S*T*的时候,我,我,我的X*面,也已经全部都S*透了,几乎是靠着移的,我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了,周县长你知道吗,我回到房间里一看,竟然发现,发现,我的底K*竟然已经S*透了,已经S*透了,我用手一拧,几乎都要掉出S*来了,我,我再也忍不住的,忍不住的将我,将我的手指伸R*到了,伸R*到了我的,我的S*T*最要J*的最要J*的地方了。”

     听到付宁宁说在看到了自己D*G*王惠两R*以后,付宁宁因为S*不了那种C*J*,竟然边正J*J*的包裹着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要J*的部位的底K*都S*透了,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兴奋。

     而现在,周梦龙又听到付宁宁说自己竟然将手指C*R*到了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之S*,周梦龙不由的侧耳聆听了起来,生怕漏过了刘若巨所说的每一个细节,而在这种C*J*之X*,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一个部位,竟然又涨D*了少许了。

     付宁宁的话,又一字不漏的传R*到了周梦龙的耳朵里:“我一将手指送J*去,我就感觉到,那样的滋W*真的是好美妙呀,真的好美妙呀,两G*手指,两G*手指,就将我,就将我的两T*J*叉C*的那里给S*得满满的起来了,我感觉到是那么的充实,那么的涨满,那么的K*乐,真的,周县长,那一刻,我突然间想起了你的S*T*的某个部位在王惠的S*T*里J*J*出出的Q*景来了,于是,我便将我的手指当成了你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在我的那里疯狂的xx了起来了。”

     “我一边用手指C*着我的两T*之间的S*T*最重要的部位,一边想着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一个部位在我的S*T*里J*J*出出的样子,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太兴奋了,周县长,A*,周县长,你听到了么,你听到了么,我感觉到了,感觉到了我的手指就像你的,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一个部位,一个部位一样的,在我的两T*J*叉C*的,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里xx了起来以后,我就,我就觉得好兴奋呀,好兴奋呀。”

     周梦龙听到付宁宁的声音又一次的颤抖了起来了,那如同梦幻一样的呻Y*声,使得自己不由的有些R*X*沸腾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周梦龙看到,付宁宁的一只纤纤Y*手,竟然随着她说话的声音,而慢慢的放到了她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S*了。

     而同时,周梦龙也看到,本来是微微的并着双T*站在了自己的C*边的付宁宁的两两D*T*,也不由的微微的分了开来。

     而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以周梦龙对N*X*的了解,在看到了付宁宁的纤纤Y*手放到了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以后,X*一步,极有可能是要将两G*手指手C*R*到自己的S*T*最重要的部位里面去了。

     将那T*付宁宁自己在房间里安W*自己的Q*景再一次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了,想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有些K*G*S*躁了起来。

     而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刘项英的纤纤Y*手的动作,期待着付宁宁将正J*J*的包裹着好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给撩起来,再将手伸R*到她的S*T*深C*。

     这样,自己就可以尽Q*的欣赏起来付宁宁的表演了,想到这里,周梦龙的呼吸不由的急促了起来了,幸好付宁宁也正没沉浸在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竟然没有发现周梦龙的呼吸有些异样了起来。

     看到付宁宁的手R*慢慢的放到了自己的正被Q*子J*J*的包裹着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手指已经抓住了Q*子的X*摆,正在慢慢的向S*撩动了起来以后,周梦龙的呼吸不由的为之停顿了起来了。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在心中狂喊了起来:“宁宁,K*一点K*一点,将Q*子给撩起来吧,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你感觉到了吗,周县长,周县长也兴奋了起来了。”

     可是,就在付宁宁要将自己的正J*J*的包裹着自己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给撩起来的时候,付宁宁仿佛跟想起了什么一样的。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的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以后,又C*C*的笑了起来:“周县长,不行,我,我不能这样子的,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周县长,你不怪我吧,我,我只要一想到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在王惠的S*T*时J*J*出出的样子的时候,我就忍不住的会兴奋,就忍不住的想要将我的手指C*R*到我的S*T*深C*去,想要让我的手指替代你的S*T*的某一个部位,给我带来K*乐。”

     “可是,可是,我还有好多话没有跟你说,还有好多的事Q*没有做呢,我,我不能现在就用手指来C*自己的,周县长,等会R*,你就知道了,你就知道了,宁宁是有多么的,多么的K*望能让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来好好的和我Q*R*一X*呀。”

     说到这里,周梦龙看到,付宁宁的本来都要撩起了正J*J*的包裹着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手R*,却又放了回去了。

     看到这里,周梦龙知道,付宁宁是不会再在自己的面前重现回到房间里用自己的手指安W*起自己来的场景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有些失落了起来了,但马S*的,周梦龙就被付宁宁的S*S*的某个物事给吸引住了,在看到了这样东西以后,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了。

     原来,由T*付宁宁分开了两条结实均称而丰满修长的D*T*以后,周梦龙就看到,那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Q*子,就退到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D*T*的G*部了。

     而到了现在,周梦龙才发现,付宁宁的那Q*子,竟然只有一个巴掌宽,而就是因为这样,那Q*子的X*摆,也就只打到了付宁宁的D*T*的G*部了,而刚刚由于周梦龙的目光正被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风光所深深的吸引着,竟然没有发现这一个事实。

     那Q*子只有一个巴掌宽,也就使得那Q*子只盖住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了。

     而即便是这样子,如果付宁宁只要微微的一抬T*,或者是动作的幅度稍微D*一点,那Q*底的风光,就会不经意的展现在别R*的面前了,而付宁宁的这样的装鉓,却使得付宁宁本来就X*感而充满了少F*的成熟风韵的S*T*,显得更加的Y*R*了起来了。

     正在周梦龙潜心的研究着巴掌D*X*的Q*子要如何的才能保护住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不至于让自己的两T*J*叉C*的让N*R*看了以后会为之疯狂,会为之冲动的春光B*露出来的时候,付宁宁的声音又一次的在周梦龙的耳边响了起来了。

     “周县长,你知道么,自从那以后,我,我就要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起,想起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来的,但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虽然很想尝尝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在我的S*T*深C*J*J*出出给我带来的C*J*的滋W*来。”

     周梦龙听到付宁宁这么一说,就几乎要忍不住的从C*S*跳起来,将付宁宁的一个香R*的而充满了少F*的万种风Q*的S*T*给J*J*的L*到怀里,将手伸R*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好好的T*会一X*付宁宁的S*T*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来了。

     但是,凭着周梦龙对N*X*的了解,周梦龙知道,自己这个时候不适宜醒过来的,所以,周梦龙只好静静的躺在了C*S*,听着付宁宁的述说起来了。

     周梦龙知道,虽然付宁宁是这么说着的,但是,出于N*X*的J*羞,在自己爬起来了以后,付宁宁肯定会拒绝自己的,甚至离开自己的房间都有可能的。

     付宁宁可不知道周梦龙的心中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竟然转过了这么多的念T*起来了,在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以后,付宁宁不由的又Y*Y*的自言自语了起来:“周县长,我知道,你S*着了,我的这些话你肯定是听不到的,可是我却忍不住的想要跟你说,因为除了你,我就找不到一个可以说的R*了,好了,现在我说完了,可以跳舞给你看了,周县长,我舞跳得不好,你可不能笑话我呀。”

     随着付宁宁说话的声音,周梦龙感觉到眼前一亮,原来却是付宁宁将灯打开了。

     待得周梦龙的眼睛渐渐的适应了眼前的亮光以后,周梦龙不由的用眼睛打量起了站在面前的付宁宁来了,今T*的付宁宁显然是经过了房间的装扮的。

     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M*,使得王惠的一双S*汪汪的D*眼睛看起来份外的G*H*夺魄,而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也因为不胜酒L*,而泛起了一P*嫣红,使得是若英看起来是那么的妩媚动R*,灯光X*付宁宁的俏脸,就像是一个红透了的苹果一样的,让周梦龙几乎恨不得扑S*去咬S*一K*似的。

     而此刻的付宁宁,X*前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山F*,正在黑S*的X*罩的J*J*的包裹之X*,正在向着周梦龙散发着Y*H*的Q*息。

     而黑S*的X*罩外面,则只披了一件几乎是透明了起来的轻纱,而且,那轻纱还只有短短的,X*X*的一块,也就刚刚能够包裹住付宁宁的山F*了。

     在轻纱的包裹之X*,黑S*的X*罩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山F*,看来来若隐若现的,更增加了几分Y*H*的W*道。

     而雪白的肚P*,纤细的Y*肢,这些,周梦龙刚刚已经欣赏了一遍了,所以,周梦龙的目光只是在付宁宁的那里微微的停留了一X*以后,便又将目光向着付宁宁的X*半S*移动了起来。

     果然不出所料,这一次,周梦龙看清楚了,那Q*子,只有巴掌D*X*的一块,只包裹住了付宁宁的跨部以X*到两T*J*叉C*的D*T*的G*部以S*的肌肤,而其他的地方,则完全的露在了周梦龙的面前,看到这里,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三百三十五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一

     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黑S*短Q*,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做成的,在灯光的照S*之X*,使得有一丝的光亮从黑S*的短Q*之间透了出来,使得周梦龙知道,那透过光亮的地方,却正好是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M*R*的地方,而这样的装饰,使得付宁宁的两T*J*叉的地方,更加的Y*R*了起来。

     付宁宁的一双结实均称而充满了弹X*的D*T*,则被黑S*的网袜J*J*的包裹着,那结实而雪白的肌肤仿佛不甘心S*到网袜的包裹一样的,正在那里努L*的向外突出着,使得雪白的肌肤在网眼之间突出了出来,使得付宁宁的D*T*,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充满了弹X*,那种Y*H*的W*道,让周梦龙在暗暗的吞了一K*K*S*以后,心中不由的隐隐的有些冲动了起来了。

     显然的,付宁宁很会打扮自己的,一S*光H*如雪的肌肤,在付宁宁的一S*黑S*的Y*F*的打扮之X*,显得份外的M*R*了起来。

     而雪白的肌肤在黑S*的Y*F*的衬托之X*,也显得更加的Y*R*,而这种几乎是xx着的装扮,却使得付宁宁的一个美妙的充满了成熟少F*的风韵的S*T*,显得更加的Y*R*了起来,那纤纤的细Y*,那如突出饱满而坚T*的山F*,正被短Q*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都让N*R*在看到以后,会由衷的从心中发出一声称赞:“Y*物,绝世的Y*物。”

     周梦龙看着付宁宁的香R*而充满了成熟少F*的风韵的S*T*,一双眼睛中,也不由的S*出了炽R*的目光,而由于周梦龙的眼睛是微微的闭着的,只露出了一丝的缝隙看着付宁宁。

     所以,付宁宁并不知道周梦龙不但醒着,还将自己所说的话,自己的S*T*,都看了个清清楚楚的,而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S*T*充满了一种惊R*的Y*H*L*,使得旧习惯的心中不由的想要去F*M*,去挑D*,去享S*付宁宁的这美妙的S*T*来了。

     在将灯打开了以后,付宁宁不由的C*C*的笑了起来:“周县长,你看到了么,我又一次的将S*T*展现在了你的面前了,你觉得我的S*T*美么,Y*R*么,如果觉得我的S*T*好的话,那你怎么不睁开眼睛看一看我的S*T*呀,来吧,周县长,你看看我的S*T*吧,我会让我的S*T*充满的展现在你的面前,你想M*哪里就M*哪里,想怎么M*就怎么M*,你要是愿意将你的坚Y*而火R*的S*T*的某个部位,C*到我的S*T*深C*,我也是不会F*对的。”

     周梦龙看到,随着付宁宁说的话,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S*,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的荡意,而这样的神S*,使得付宁宁看起来,就像是一亿圣N*和神N*的结合T*一样的,那么的M*R*,那么的充满了Y*H*。而付宁宁又接着Y*Y*的说了起来了:“周县长,你知道么,这S*Y*F*,就是专门为了你而买的呀,你看看,我穿的这S*Y*F*漂亮么。”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轻灵的转了一个S*,将自己的美妙的S*材尽Q*的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

     而周梦龙看到,随着付宁宁在自己的面前轻灵的转动起了S*T*,本来是刚刚好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黑S*短Q*,却微微的向S*退去了一点,而就是退去的这一点,却使得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了,因为周梦龙看到,随着短Q*向S*退了过去,付宁宁的两T*J*叉C*的风光,就尽Q*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了。

     而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虽然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但周梦龙仍然看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地方还是黑黑的一P*,和D*T*的G*部的雪白的肌肤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知道,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底K*,也是黑S*的确了,而这样的装饰,使得周梦龙不由的K*G*S*躁了起来了。

     正在周梦龙K*G*S*躁的时候,付宁宁却不停的在周梦龙的面前扭动起了Y*肢来了,一边扭动着Y*肢,付宁宁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你感觉到了么,我的短Q*是那么的短,我的那里,是不是也被你看到了呀,你觉得Y*H*不Y*H*呀,怎么样,我都能感觉到,你的眼睛,正在那里盯着我的那里呢,你的眼光好R*呀,我,我感觉到我的那里都S*了起来了,周县长,你感觉到了么,我的那里都S*了起来了,A*。”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又转过了S*来,使得自己的一个正在黑S*的短Q*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S*T*的要J*的部位展现在了周梦龙的眼前以后,又扭动起了Y*肢来了。

     一边做出了用自己的一个S*T*的要J*的部位在周梦龙的S*T*S*磨C*的Y*R*的样子,付宁宁一边道:“周县长,我,我现在,我现在,正在用我的S*T*的要J*的部位,部位挑D*,挑D*起了你的,你的坚Y*而火R*的东西了,你,你感觉到了么,你,你F*应了么。”

     周梦龙看到,在黑S*的短Q*的J*J*的包裹之X*,付宁宁的一个S*T*的要J*的部位,显得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浑圆而T*翘,那么的Y*R*。

     而现在,周梦龙几乎可以感觉得到,付宁宁的两P*T*,R*S*的肌肤,都在随着付宁宁的姿势而跳动了起来,那中间的香艳的感觉同,也许只有周梦龙自己能够T*会得到了,而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S*T*的某个部位,在付宁宁的这种姿势之X*,都已经是Y*得有些难S*了起来了。

     而付宁宁仿佛也找到了用自己的一个正在黑S*的短Q*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S*T*的要J*的部位在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S*T*S*磨C*的感觉了,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一边轻轻的F*M*着自己的脸,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我感觉到了,我感觉到了,你的S*T*的某个部位,正靠在了我的S*T*的要J*部位之S*,好D*呀,好Y*呀,好S*F*呀,周县长,宁宁感觉到了你的C*D*了,A*,A*。”

     撩R*的姿势,X*感的动作,媚都让R*骨T*里都要以S*了起来的声音,给了周梦龙视觉感觉S*的无比的C*J*,到了现在,周梦龙感觉到自己T*内涌动着的J*Q*,已经渐渐的有些不可控制了起来了,付宁宁到了这个时候,却[-突然间姿势又是一变,转过了S*来,将一只脚架在了C*缘之S*,开始在周梦龙的面前扭动起了S*T*来了,而这样的姿势,C*J*得周梦龙几乎连鼻X*都要流出来了。

     因为付宁宁这一将脚架到C*缘之S*以后,就无形中使得自己的一双雪白丰满结实均称的D*T*就D*D*有张了开来了,而这样的动作,就使得付宁宁的正被黑S*的底K*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就全部都B*露在了周梦龙的面前了。

     而看到这让任何的N*R*都会为之R*X*沸腾的风景,周梦龙又怎么会不感觉到在这种C*J*之X*,连鼻X*都要流出来了呢。

     两T*J*叉C*的D*T*G*部的雪白的肌肤,和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黑S*底K*成了形明的对比,而偏生的,在黑S*底K*的包裹之X*,周梦龙感觉到自己仿佛看到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全部的风景,却好像又什么都看不到一样的,那种Y*R*,C*J*而让R*心生瑕想的感觉,让周梦龙几乎都要抓狂了起来了,而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呼吸不由的更加的C*重了起来,而为了掩饰自己的越来越C*重的呼吸之声,以防止付宁宁在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以后发现自己还清醒着,周梦龙只好发出了鼾声,借以掩饰着自己的C*重的呼吸声来了。

     在灯光的照S*之X*,周梦龙这一次是清楚的看到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正[被黑S*的底K*包裹着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风景来了,周梦龙看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风景,在黑S*的底K*的包裹之X*,看起来是那么的饱满,那么的充满了弹X*,还那么的柔R*,而几G*黑黑的M*发,也玩P*的从底K*之X*探出了T*来,正在向着周梦龙散发着Y*H*的Q*息了。

     看着付宁宁的两T*J*叉C*的让任何的N*R*看到了以后都会心神荡漾,都会升起一丝F*罪的冲动的美妙的风景,周梦龙突然间K*望看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美妙的风景的全全貌了起来了。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在心中喃喃的道:“宁宁,你,你Y*H*S*我了,Y*H*S*我了,我,我太兴奋了,太兴奋了,你,你的那里,你的那里实在是太美了,太美了,太Y*R*了,太Y*R*了,我,我都感觉到,感觉到有些S*不了了,S*不了了。”

     “我,我都闻到了,闻到了从宁宁的,宁宁的那里散发出来的,散发出来的Y*香了,Y*香了,宁宁,你闻到了,你闻到了没有呀,你闻到了没有呀,宁宁,你,你行行好吧,你行行好吧,将,将你的,你的底K*给扒开吧,将你的底K*给扒开吧,让我看一看,让我看一看你的,你的那里,你的那里的真实的,真实的风景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哪怕,哪怕只看一眼,只看一眼,周县长,周县长也会,也会心满意足的,也会心满意足的。”

     付宁宁一边扭动着S*T*,使得自己的正在黑S*的底K*的J*J*的包裹之X*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在周梦龙的面前不停的摆出着各种Y*H*的姿势。

     而一边仿佛听到了周梦龙发自内心的呼喊一样的,一只纤纤Y*手不由的价了出来,轻轻的在自己的两T*J*叉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轻轻的F*M*了起来了,一边F*M*着自己,付宁宁一边充满了荡意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周县长,想不想看看,看看宁宁T*X*底K*的样子呀。”

     听到付宁宁这么一说,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狂跳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几乎忘记了自己在付宁宁的眼里应该是S*着了的,而在听到了付宁宁的话以后,周梦龙X*意识的点了点T*。

     等到周梦龙F*应过来自己这么做等于是告诉付宁宁自己并没有S*着的时候,周梦龙才后悔了起来,但到了这个时候,却已经是来不及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怦着一颗怦怦直跳的心R*,静静的S*在了那里,等待着付宁宁的F*应来了。

     三百三十六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二

     付宁宁又怎么会知道周梦龙是没有S*着呢,在看到自己说出了那么一句话以后,周梦龙竟然点起了T*来了,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S*的荡意不由的更浓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一X*周梦龙的脸蛋,Z*里也喃喃的道:“周县长呀周县长,我看得出来,你就是一个十足的X*争狼呀,你看看你、G*王惠的样子,不是一个十足的S*狼又是什么呀。”

     “怎么的,在S*觉的时候,也能感觉到宁宁那里的Y*H*了,也能听到宁宁的话了么,行,周县长,我本来就是打算什么都给你看的呀,来吧,既然你有这样的要求,宁宁今T*就满足你一X*,不过,你可不要笑话你宁宁呀,因为,因为宁宁感觉到,感觉到,好像,好像我的底K*都已经S*了,都已经S*了起来了。”

     一边说着,付宁宁的一只正放到了自己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S*的手R*,熟练的一撩,就将自己的底K*给扒到了一边了。

     周梦龙本来以为自己的举动,会引起付宁宁的怀疑的,但没有想到,付宁宁竟然一点也不怀疑自己S*着了这个事实,而且还跟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呼喊一样的,对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来。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又一次的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打量起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风景来了,而这一睁开眼睛,却正好看到了刘基英正伸出了手来,慢慢的将自己的底K*给扒向了一边,而露出了自己的两T*J*叉C*的美妙的风景的样子来了。

     随着付宁宁将正J*J*的包裹在了自己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S*T*最重要的部位的黑S*底K*给扒到了一边,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如同要跳出X*腔一样的,在那里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了而于此同时,周梦龙不由的抓住了这难得的机会,目不转睛的打量起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那种让任何的N*R*看到以后,都会R*X*沸腾的风景来了。

     周梦龙看到,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到了现在已经是泥泞一P*了。

     那种Y*R*的样子,让周梦龙的呼吸更加的急促了起来,而周梦龙又偏生的无法控制自己在S*到了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的风景的C*J*而引得C*重起来了的呼吸,只好发出了更D*的鼾声,不掩饰着自己的越来越C*重的呼吸之声了。

     而到了现在,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T*内的冲动也变得越来越冲动了起来,如果自己再任由付宁宁这么挑D*着的话,自己也许真的会因为忍不住付宁宁的S*T*的巨D*的Y*H*而使得自己做出什么吓跑了付宁宁的举动来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决定主动的出击,来G*Y*付宁宁了。

     在做出了这样的一个决定以后,周梦龙不由的装出了一个S*觉的姿势不S*F*的样子,在伸了一个懒Y*以后,便将自己的被子给撑了开来。

     而一个R*,也平躺在了C*了,因为周梦龙S*觉的时候穿着的都是短K*,所以,周梦龙这一撑开盖在了自己的S*S*的被子,就等于是将自己的S*T*展现在了付宁宁的面前了。

     做好了这些动作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起了付宁宁在看到自己的S*T*以后的F*应起来了,周梦龙有信心,在自己展露出来了S*T*以后,以付宁宁刚刚在自己的面前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兴奋,应该是很容易就会S*自己的G*的。

     付宁宁正沉浸在自己将正J*J*的包裹着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给周梦龙视J*着给自己带来的K*乐之中了,而在这种C*J*之X*,付宁宁感觉到自己的S*T*深C*流出来的xx更加的多了,而且还有越流越多的迹象,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也感觉到更加的兴奋了起来,而S*T*深C*也变得更加的S*X*而空虚了起来。

     于是,付宁宁不由的就想要将自己的手指伸R*到自己的两T*之间的X*X*里面去了,去享S*一X*自己的手指C*R*到自己的X*X*里面给自己带来的K*乐的感觉。

     但是,突然间,付宁宁却感觉到,周梦龙的S*子动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还以为周梦龙是S*醒了过来了,一个S*T*不由的绷在了那里,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也不由的露出了H*容失S*的样子来了,而那手指,也停在了自己的X*X*的R*K*R*,J*也不敢J*,出也不敢出。

     但随后,付宁宁看到,周梦龙在翻过了S*来以后,只是将盖在了自己的S*S*的被子给撑了开来,脸S*又露出了S*梦中的甜美的微笑,而鼻子里又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了起来了。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C*C*的笑了起来:“S*周县长,臭周县长,S*觉也那么不老实,将宁宁给吓了一D*跳呢,要是你真的醒过来了,宁宁还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呢,周县长,还好你没有真正的醒过来,不然,宁宁真的恨不得有个地D*钻J*去呢。”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看着周梦龙的S*T*,喃喃的道:“周县长,你S*觉怎么这么不老实呀,你看看,被子都给你撑到了一边去了,要是着凉了怎么办呀。”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将自己放到了C*缘的脚R*给拿了X*来,而伏X*了S*T*,就要将给周梦龙撑到了一边的被子给盖到周梦龙的S*S*.但是,当付宁宁的一双S*汪汪的D*眼睛,在看到了周梦龙的S*T*的某个部位以后,竟然S*T*就跟S*到了极D*的C*J*一样的定在了那里。

     原来,付宁宁正要给周梦龙盖S*被子的时候,无意间看了周梦龙的跨部一眼,这一看之X*,付宁宁的眼睛就被周梦龙的一G*已经将内K*给撑得高高的鼓了起来的坚Y*而火R*的D*xx给深深的吸引住了,而S*到这种C*J*,付宁宁不由的微微的愣在了那里,就边自己的一边正在黑S*的R*罩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贴到了周梦龙的X*F*之S*都没有察觉了起来。

     付宁宁看到,在内K*的包裹之X*,周梦龙的D*xx看起来是那么的Y*R*,那么的威风凛凛,看到了周梦龙的D*xx以后,付宁宁不由的看了看周梦龙,在感觉到周梦龙S*得正熟了以后,付宁宁才一边看着周梦龙跨部的高高的鼓起,一边C*C*的笑着喃喃的道:“周县长,你真的要S*了,竟然,竟然将D*xx露在了宁宁的面前Y*H*着宁宁,你让宁宁怎么办呀,宁宁,宁宁真的有点S*不了你的D*xx的Y*H*呢。”

     而周梦龙也感觉到,随着付宁宁给自己盖被子的动做,付宁宁的一对正在黑S*的R*罩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就微微的贴到了自己的X*F*之S*.而那种柔R*而弹X*的,又带着一丝的温R*的感觉,也透过正包裹着付宁宁的xx的X*罩,而清楚的传到了自己的S*T*之S*了,而Y*Y*的R*罩和柔R*的xx,在周梦龙的心中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使得周梦龙不由的有些意L*Q*M*了起来。

     同时,付宁宁的话而也传到了周梦龙的耳朵里,使得周梦龙知道,刘若Y*在看到了自己将内K*高高的撑了起来的D*xx以后,虽然被自己的坚Y*而火R*的D*xx给深深的吸引着,但是却一来由于N*X*的S*T*的特有的J*羞,二来,也许是因为害怕在挑D*了自己的D*xx以后,会惊醒自己,所以付宁宁在那里犹豫了起来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决定再点一把火,让付宁宁在自己的D*xxS*主动的挑D*起来。

     于是,周梦龙装着还在S*熟了的样子,将自己的P*G*T*动了起来,而Z*里也发出了喃喃的呻Y*声,一副在S*梦中做着春梦的样子.而这样的动作,却使得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便开始在付宁宁的面前T*动了起来,更加的C*J*着付宁宁的神经,而同时,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T*动着P*G*的姿势,使得自己的X*F*和付宁宁的一对正在黑S*R*罩的J*J*的包裹之X*的xx房更加J*密的接触了起来,而带给自己的K*感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了。

     付宁宁一开始给周梦龙T*动起了P*G*,使得坚Y*而火R*的D*xx在自己的面前晃动了起来的姿势给吓了一D*跳,而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J*张的看了看周梦龙,在感觉到周梦龙做出了这样的动作只不过是做起了春梦以后,付宁宁不由的放X*了心来.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将T*凑到了周梦龙的D*xx边S*,在那里近距离的观察起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起来了。

     付宁宁感觉到,随着自己的T*R*凑到了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的边S*以后,一阵阵的N*X*的腥S*的W*道就从周梦龙的D*xxS*散发了出来,C*J*着自己的神经。

     而在这种C*J*之X*,付宁宁不由的微微的呻Y*了起来:“周县长,周县长,我的D*xx,你的D*xx好香呀,我,我好久都,都没有闻到过,闻到过D*xx的香W*了,香W*了,宁宁,宁宁闻到了这G*香W*以后,竟然,竟然有些兴奋了起来了,兴奋了起来了呢。”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T*动着P*G*的姿势,使得自己的X*F*,就在付宁宁的一对正在黑S*的X*罩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山F*S*顶撞了起来,透过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山F*的黑S*X*罩,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山F*是那么的柔R*,那么的充满了弹X*。

     Y*其是从山F*S*散发出来的那种温R*的Q*息,更是让周梦龙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C*J*了,而在这种C*J*之X*,周梦龙不由的恶做剧心起,于是,周梦龙不由的猛的抬了一X*P*G*,使得自己的S*T*直直的撞向了付宁宁的一张正凑到了自己的S*T*S*观察着自己的S*T*的弹指中破的俏脸。

     付宁宁正沉浸在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给自己带来的强烈的视觉感S*之中,又怎么会知道周梦龙在S*梦中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动作呢,在看到周梦龙的D*xx直直的向着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顶了过来以后,付宁宁的Z*里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呼,而X*意识的想到躲开周梦龙撞过来的坚Y*而火R*的D*xx,但却哪里还来得及,付宁宁还没有来得及F*应,自己的脸而就被周梦龙的D*xx给撞了一X*。

     三百三十七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三

     虽然隔着一怯内K*,但是从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S*散发出来的R*L*,付宁宁还是清楚的感觉到了,S*到这种C*J*,付宁宁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一边M*着自己的弹指可破的俏脸,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周县长,你看看,宁宁说得没有错吧,你就是个十足的、S*狼的,你看看,在S*梦中,还要用你的D*xx挑D*宁宁一X*,好,你既然敢挑D*宁宁,那宁宁也不客Q*了。”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抓到了C*S*,来到了周梦龙的S*边,而将自己的脸R*慢慢的凑到了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S*,隔着脸在周梦龙的D*xxS*磨C*了起来,那一张弹弹可破的俏脸S*,也不由的露出了妩媚之极的神S*来了,但马S*的,付宁宁就感觉到,在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的磨C*之X*,周梦龙的一G*D*xx就左右的摇摆了起来R*,使得自己感觉到有些意Y*末尽了起来了。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伸出了一只手来了,隔着内K*,扶住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将D*xx固定了以后,再一次的开始用自己的弹指可破的俏脸,在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S*磨C*了起来,而一边感S*着周梦龙的D*xx的坚Y*和火R*,付宁宁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周县长,你的D*xx,你的D*xx好Y*,好,Y*呀,好R*呀,还,还那么的C*,那么的C*,比我,比你叔叔的,叔叔的D*多了。”

     “为什么一样的种,但是D*xx,D*xx的差别却是这么的,这么的D*呢,周县长,你看看,你看看,不用你的D*xxC*R*到我的X*X*里面,不用的,我,我就感觉到,感觉到无比的兴奋了,真的,周县长,你感觉到了么,感觉到了么,我的X*X*里面,里面已经S*X*了,S*X*起来了,周县长,周县长,我好喜欢你的D*xx呀,周县长,从第一次见到你的D*xx,我就喜欢S*他了,而现在,而现在,我终于,终于可以Q*S*的感S*到他了。”

     一边喃喃的说着话,发泄着自己心中对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的向往之Q*,付宁宁仿佛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在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的C*J*之X*真的发X*了起来一样的,在那里轻轻的摇摆了起来。

     而周梦龙也感觉到了,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随着S*T*摇摆的姿势,竟然慢慢的向着自己的T*边靠了过来了。

     感觉到了这一切以后,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R*,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以付宁宁察觉不了的动作,开始轻轻的移动起了自己的T*来,向着付宁宁的D*P*G*的方向移动着。

     等到自己移非常到了距离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甚至都感觉到了从付宁宁的D*P*G*S*散发出来的那种让自己心动的温R*的Q*息的时候,才将T*停了X*来,静静的等待着付宁宁主动的将D*P*G*贴到自己的脸S*。

     付宁宁正在那里T*会着自己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贴在了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S*不停的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之中的,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周梦龙S*底X*的行动。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将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给贴以了周梦龙的脸S*了,而那种从周梦龙的鼻子嚅呼出来的充满了N*X*的R*L*的Q*息,打在了自己的D*P*G*S*的感觉,使得付宁宁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一边温柔的,像是怕将周梦龙给L*醒一样的用自己的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在周梦龙的脸S*磨C*了起来,一边喃喃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你感觉到了没有呀,宁宁的,宁宁的D*P*G*,D*P*G*已经贴在了,贴在了你的脸S*了,你,你感觉到了么,你感觉到了么,宁宁倒是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你的X*脸已经,已经发T*了起来了。”

     “宁宁感觉到,感觉到,你的火R*的呼吸,火R*的呼吸,正透过了,透过了宁宁的D*P*G*,D*P*G*,来到了宁宁的心中,来到了宁宁的心中,宁宁,宁宁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你的,你的R*L*了,A*,周县长,这样的感觉真的,真的让我,让我好S*F*呀,好S*F*呀,周县长,周县长,你的D*xx,D*xx好像,好像更D*了一些了,更D*了一些了,宁宁感觉到了,宁宁感觉到了。”

     “周县长,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想要,想要宁宁,宁宁看一看,看一看你的,你的D*xx,D*xx的样子呀,你,你想的话,你想的话就明说呀,明说呀,其实,其实,我,我也很想要,很想要看看,看看你的D*xx,D*xx到了现在,现在,有没有,有没有和G*王惠的时候,王惠的时候那么,那么,那么C*D*,那么C*D*和坚Y*,和坚Y*呢。”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底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S*T*的要J*的部位贴到了自己的脸S*以后,自己的脸S*就像是贴在了一块温暖的海绵S*一样的。

     那种感觉,使得周梦龙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S*F*,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闭起了眼睛,开始享S*起付宁宁的S*T*的要J*的部位在自己的脸S*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起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正在黑S*的底K*的J*J*的包裹之X*的付宁宁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S*T*的要J*的部位是那么的柔R*,那么的温R*,那么的充满了弹X*,那么的Y*R*。

     而这种感觉,使得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一只手,也不由的在付宁宁的S*T*的要J*的部位的Y*H*之X*,慢慢的移动了起来了。

     付宁宁在说出了要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给拿出来以后,便伸出了手来,轻轻的温柔的帮着周梦龙将内K*给T*了X*来。

     顿时,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不由的欢呼了一声,就从内K*的包裹之X*跳跃了起来了,而刘叵英仿佛给这Y*荡的一刻给深深的吸引住了一样的,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轻轻的抓住了周梦龙的一G*D*xx在手里捏了一X*,然后一脸媚笑的对着D*xx道“D*xx呀D*xx,你看你高兴得,是不是得到解放了,还是因为感觉到我正在这里等着你呀,真是一个懂事的D*xx呀,看你的样子,还真的很威风,很威猛呢,宁宁,来,让宁宁好好的,好好的看看,D*xx和S*次我见到过的,有什么不一样呢,来,听话,别动了,让宁宁好好的看一看你好不好呀,D*xx呀D*xx,我可想S*你了,隔了这么多T*,我才真正的看到你了。”

     随着付宁宁的说话的声音,从付宁宁的Z*里B*出来的R*Q*,正一阵阵的扑打在了周梦龙的一要有坚Y*而火R*的D*xx之S*了,而从D*xxS*传来的感觉,周梦龙T*会到了W*住了自己的一G*坚Y*而火R*的D*xx的付宁宁的纤纤Y*手,竟然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细腻。

     而S*到这样的C*J*,周梦龙的D*xx不由的在付宁宁的手里又涨D*了少许了,正在那里散发着淡淡的Y*H*的W*道,C*J*着付宁宁的神经。

     周梦龙的D*xxS*的细微的变化,付宁宁马S*就感觉到了,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呻Y*了一声,那只正W*住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的手R*,也不由的J*了一J*,一边看着D*鬼T*,付宁宁一边喃喃的道:“怎么了,D*xx,感觉到了S*F*了,还是看到了我的S*T*以后,S*不了Y*H*了,竟然又D*了一些了,现在看起来,你比那T*还要D*呢,真是一个好xx,宁宁,宁宁突然好想Q*你呢。”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伸出了灵活而香R*的S*T*,用S*尖,在周梦龙的露在了自己的手R*之外的D*鬼T*S*轻轻的T*了一X*,一种N*X*的腥S*混合着D*xx的火R*的Q*息,从周梦龙的D*xxS*传到了付宁宁的心中,使得付宁宁不由的呻Y*了起来了:“周县长,D*xx,D*xx好香,好香呀,好,好R*呀,周县长,你的D*xx真的太B*了,太B*了,真的,周县长,宁宁太喜欢你的D*xx了。”

     一边说着,付宁宁仿佛有些S*不了D*xx给自己带来的Y*H*一样的,不由的伸出了S*T*,开始在周梦龙的D*xxS*T*动了起来了.一开始,付宁宁还能控制住自己的Q*绪,只是用S*尖温柔的对着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T*动着,撩拨着周梦龙的D*xx,但是,从S*尖S*流淌着的K*乐,却使得付宁宁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了自己起来了,S*T*S*的动作也渐渐的变得C*Y*而疯狂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一会R*用自己的一G*香R*而灵活的S*T*,在自己的鬼T*S*温柔的T*动着,撩拨着自己,而一会R*却用自己的坚Y*的牙齿,在自己的D*鬼T*S*磨C*了起来,使得自己的D*xx又感S*到了一种异样的C*J*,而一会R*,付宁宁却又会一X*子将自己的D*xx深深的含R*到Z*里去,使得自己的D*xxT*会到了一种将D*xxC*R*到了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一样的感觉来了。

     周梦龙又怎么S*得了这样的C*J*呢,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本来是偷偷的移动着的手R*,也不由的加K*了速度,而放到了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之S*,在那里感S*起付宁宁的D*P*G*S*的温R*而柔R*的感觉来了,而一个T*R*,也不由的在付宁宁的一个D*P*G*S*划动了起来,仿佛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的。

     付宁宁感觉到了周梦龙的意图,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在周梦龙的脸S*磨C*的动作变得更加的剧烈了起来了.而一边享S*着自己的D*P*G*在周梦龙的脸S*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的感觉,付宁宁一边将周梦龙的D*xx给吐了出来,而是微微的带着一丝的C*X*着对周梦龙道:“周县长,怎么样,宁宁的S*T*还是Y*R*的吧,你看看,你还在S*梦之中,竟然,竟然就会迎合宁宁了。”

     “周县长,周县长,宁宁,宁宁知道你在找什么,宁宁知道你在找什么,你是不是在找宁宁的两T*之间的X*X*呀,行,你来找吧,宁宁给你就行了,你是不是想要尝尝宁宁的X*X*呀,你想尝就尝吧,宁宁也正在尝你的D*xx呢,没有理由,没有理由不让你,不让你来尝一尝尝一尝宁宁的X*X*的,你看看,你的D*xx,你的D*xx都给宁宁,宁宁的K*S*都S*透了,S*透了,真的,真的看起来好Y*荡呀。”

     三百三十八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四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又将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给含R*到了Z*巴里面了,而用自己的香R*而灵活的S*T*,在周梦龙的D*xxS*挑D*了起来,而随着付宁宁的Y*S*的扭动,付宁宁将自己的两条雪白结实而修长的D*T*,也跨在了周梦龙的T*的两边了。

     这样的姿势,就等于是付宁宁将自己的两T*之间的正被黑S*的内K*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主动的送到了周梦龙的Z*边了,而到了这个时候,周梦龙因为一个T*R*已经给付宁宁的S*T*挡了起来了,所以可以放心D*胆的欣赏起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美妙的杀风景来了,周梦龙看到,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美妙风景的黑S*的内K*,到了现在,已经是完全的给付宁宁的X*X*里流出来的xx给打S*了,使得付宁宁的黑S*内K*几乎是变得透明了起来了。

     而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的黑S*内K*变得透明了起来以后,周梦龙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刘项右英的两T*之间的风景了,周梦龙看到,付宁宁的两P*柔R*的xx已经是微微的充X*肿胀了起来,而在那里微微的分了开来,使得付宁宁的X*X*里的C*红S*的N*R*,在那里B*露了出来,正Y*H*着自己的神经,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K*K*S*。

     而到了现在,周梦龙也感觉到,从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那C*正被黑S*的内K*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散发出来的N*X*S*T*深C*特有的Y*香的W*道也更加的浓烈了起来,正飘R*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C*J*着自己的神经。

     看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让R*R*X*沸腾的风景,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几乎要停顿了X*来了,而那种C*J*的感觉,使得周梦龙感觉到自己全S*都跟要爆炸了起来一样的。

     本来按照以往的Q*景,周梦龙在看到了付宁宁的正被黑S*的内K*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的无限的风景以后,肯定是要伸出S*T*来,尽Q*的挑D*起付宁宁来的,可是今T*,周梦龙却因为害怕自己的举动惊走了付宁宁,所以才强忍住了自己内心的冲非常,而在那里只看不M*了起来,而这种患得患失的心Q*,使得周梦龙不由的有些抓狂了起来了。

     付宁宁在又是挑D*了一会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以后,才抬起了T*来,一边将自己的Y*S*扭动了起来,使得自己的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在周梦龙的面前晃动了起来,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周县长,你,你看到了么,宁宁的X*X*,X*X*都X*得S*不了了,S*不了了,可是,可是你,你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一动不动的,宁宁,宁宁难S*S*了呀。”

     “这一点,这一点,你可就比不S*,比不S*我的那S*鬼老G*了,S*鬼老G*了,我,我记得,记得,有一次,有一次,我老G*也是喝多了,S*得很熟的时候,可是,可是当我,当我用我的X*X*挑D*挑D*我老G*的时候,挑D*我老G*的时候,我我老G*却会,却会无意识的,无意识的将S*T*,将S*T*伸R*到我的,我的X*X*里面来挑D*我呢,我还以为,以为周县长也会这样子,这样子呢,看来,看来我错了。”

     周梦龙正在给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散发出来的无限的风景给L*得心慌意L*的,可是偏生又害怕付宁宁知道了自己是醒着的而不敢L*动。

     而现在,周梦龙却听到了付宁宁那么一说,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狂喜了起来,因为付宁宁的话,使得周梦龙知道了,付宁宁和自己的丈F*已经有过了一次类似的经历了,自己现在就自是尽Q*的享S*起了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鲜美的X*X*来了,付宁宁也是不会起疑心的。

     听到付宁宁这么一说以后,周梦龙哪里还忍得住呢,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一把就揍住了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底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一边在付宁宁的D*P*G*S*F*M*了起来,将付宁宁的一个D*P*G*给固定了以后,便伸出了S*T*,向着付宁宁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C*伸了过去。

     一阵阵的火R*的Q*息,从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传到了自己的S*T*之S*,使得周梦龙知道了,付宁宁到了现在,S*T*已经是滚T*一P*了,而这样火R*的S*T*,也证明着刘匿名英已经是兴奋到了极点了。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S*T*,不由的就开始隔着黑S*的底K*,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重要的部位T*动了起来,主动的挑D*起了付宁宁来了。

     周梦龙虽然压制了自己这么久,但是伸出S*T*来挑D*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的动作,却还是那么的缓慢,那么的温柔,因为周梦龙知道,要挑D*一个F*R*,将F*R*的全S*的xx给看挑D*起来,光靠急是没有用的,还得靠慢工出细活,所以,只见周梦龙的一个S*T*隔着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S*T*最重要的部位,从这一T*T*到了那一T*。

     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敏感的X*X*S*留X*了自己火R*的印迹以后,周梦龙又将自己的S*尖缩成了一个尖R*,向着付宁宁的正被黑S*的内K*J*J*的包裹着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的R*K*C*顶了过去,在将内K*给深深的顶得陷了X*去以后,周梦龙才缩回了S*T*,而又重复起了刚刚的动作了,而一双放到了刘匿英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S*的手R*,也不由的渐渐的加D*了L*度,从开始的温暖的F*M*着付宁宁的D*P*G*,变成了现在的H*H*的R*捏起了付宁宁的D*P*G*来了。

     一阵阵的N*X*的S*T*深C*特有的Y*香,混合着从付宁宁的X*X*里流出来的xx的W*道,冲R*到了皆知周县长的鼻子里,C*J*着周梦龙的神经,使得周梦龙不由的一边贪婪的呼吸着这让自己J*神为之一振的Y*香,一边更加的疯狂的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挑D*了起来。

     而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的手R*D*L*的R*捏着付宁宁的一个D*P*G*,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D*P*G*的T*Q*,也缩了起来了。

     而随着正包裹着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S*T*的要J*的部位的黑S*短Q*缩成了一团,从而就从事我得付宁宁的一个S*T*的要J*的部位早只剩X*了一条底K*而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了,而D*半个雪白的S*T*的要J*的部位,都B*露在了自己的面前起来了。

     由于离得很近,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一个S*T*的要J*的部位S*的肌肤是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R*,那么的充满了弹X*,而现在,就边付宁宁的S*T*要J*的部位S*的雪白肌肤S*有M*孔,都在自己的面前变得清晰可见了起来了,这样的Y*H*,使得周梦龙的H*R*,都仿佛要跟着飞了起来一样的。

     付宁宁显然已经感觉到了周梦龙的一个火R*而灵活的S*T*正在那里T*起了自己的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来了。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一边扭动着S*T*,迎合着周梦龙在自己的两T*之间的挑D*,一边Z*里也发出了腻声的呻Y*:“A*,周县长,A*,周县长,你,你这H*蛋,连。连在做梦的时候,在做梦的时候,也不,也不放过宁宁么,也不放过宁宁么。”

     “你,你怎么把,把S*T*,S*T*都伸R*到了,伸R*到了我的,我的X*X*S*了,T*得,T*得我,我的X*X*好X*,好X*呀,A*,A*,周县长,你这个S*鬼呀,L*得,L*得宁宁宁宁S*F*S*了,S*F*S*了,宁宁,宁宁的X*X*里,X*X*里,又,又开始,开始流出,流出了S*来了,S*来了,周县长,周县长,你看到了么,看到了么,宁宁的,宁宁的X*X*里面,X*X*里面又一次的,又一次的流出了,流出了S*来了,A*,A*。”

     一边呻Y*着,付宁宁一边将自己的一个正在黑S*的内K*的J*J*的包裹之X*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在周梦龙的脸S*磨C*了起来,而那种S*哄哄的Q*息,也变得更加的浓烈了起来,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在周梦龙的灵活的S*T*的挑D*之X*,已经泛起了一P*的红R*,使得付宁宁看起来更加的J*艳了起来,而这一点,周梦龙因为一张脸给付宁宁的一张脸给压着,什么也看不到而已了。

     闻着从付宁宁的X*X*里散发出来的那种N*X*的S*T*里特有的Y*香,感觉着付宁宁的X*X*在自己的S*T*之X*颤抖着的样子,听着付宁宁的Z*里发出来的腻R*的呻Y*声,周梦龙感觉到,自己有些兴奋得无以复加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用S*T*,将正J*J*的包裹着付宁宁的X*X*的黑S*的内K*,给扒到了一边,露出了付宁宁的粉红S*的N*X*来了,而后,周梦龙的S*T*,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的,向着付宁宁的X*X*里钻了过去。

     “周县长,周县长,你的,你的S*T*好灵活,好灵活呀,我,我都感觉到了,我都感觉到了,你的,你的S*T*,S*T*将我的,将我的内K*,内K*给扒开了,给扒开了,A*,A*,我的X*X*,我的X*X*都露在了,露在了你的面前了,面前了吧,周县长,A*,A*,宁宁的,宁宁的X*X*美么,美么,漂亮么,漂亮么,宁宁,宁宁都要给你L*S*了,S*周县长,S*周县长,宁宁,宁宁的X*X*,X*X*都给你L*得飞起来了的呀。”

     一边呻Y*着,付宁宁一边几乎是B*到了周梦龙的S*S*,而一个S*T*,也不由的开始在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之S*又T*又吸了起来,而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正被内K*J*J*的包裹着的X*X*里面流出来的xx,更加的多了起来了。

     而那流出来的xx,一边使得付宁宁的两T*之间更加的R*S*了起来,而一边将周梦龙的脸而打S*了起来,使得周梦龙的脸看起来显得份外的Y*荡。

     两R*又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挑D*了对方一X*,付宁宁不由的D*J*了起来:“周县长,周县长,宁宁,宁宁给你,给你L*得,L*得不行了,不行了,不管那么多了,不管那么多了,我,我就算是抒你L*醒了,我,我也要,也要用我的X*X*来套你的,你的X*X*了,宁宁顾不得那么多了,宁宁,宁宁要用自己的X*X*来套你的D*xx了,你醒了,醒了就醒了吧,这样,这样,也许,也许会给宁宁带来更D*的K*乐,K*乐吧。”

     三百三十九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五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从周梦龙的S*S*爬了起来,转过了S*T*,一只手W*住了周梦龙的一G*坚Y*而火R*的D*xx,而自己则Q*在了周梦龙的S*S*,在将周梦龙的坚Y*而火R*R*D*代表xx对准了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以后,付宁宁便开始用自己的X*X*在周梦龙的D*鬼T*S*磨C*了起来,想等着周梦龙的D*鬼T*在沾满了自己的X*X*里流出来的xx,足够R*H*C*R*自己的S*T*后,再一举将周梦龙的D*xx吸R*到自己的X*X*中。

     周梦龙本来也正给月若英的X*X*在自己的脸S*不停的磨C*着给挑D*得有些Y*火焚S*了起来了,现在听到付宁宁月么一说,又感觉到自己的D*xx给付宁宁W*住了顶到了付宁宁的X*X*S*以后,从付宁宁的X*X*里竟然发出了一种隐隐的吸L*,正在慢慢的将自己的D*xx向里吸着。

     而同时,付宁宁的X*X*里的温暖而S*R*的感觉,也深深的吸引着周梦龙,感S*到这一切以后,周梦龙终于忍不住的B*发了起来。

     只见周梦龙猛的一T*S*T*,就听到滋的一声轻响,而接着付宁宁A*的欢K*的呻Y*了一声,就将自己的一个D*xx给C*R*到了付宁宁的X*X*里面去了。

     而在这个时候,周梦龙也故意的睁开了眼睛来,一边T*会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里最柔R*最神秘的地方给自己的D*xx带来的J*窄而R*S*的感觉,一边装着茫然的对付宁宁道:“宁宁,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A*,A*,宁宁,宁宁,我,我的D*xx竟然C*到了,C*到了你的X*X*里呀。”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装出了一脸的惊慌的样子,而一个S*T*也开始在刘基英的S*X*挣扎了起来,而一个D*xx也慢慢的向外拨着。

     那样子,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D*xxC*到了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以后,心中知道自己做错了事Q*,从而想急于的将自己的D*xx从付宁宁的S*T*里C*出来一样的,一边做着这样的举动,周梦龙一边观察着付宁宁的F*应起来了。

     周梦龙看到,付宁宁在对自己睁开了眼睛,突然间醒了过来并不感觉到十G*的惊慌一样的,而是在感觉到了周梦龙的S*T*的某个部位正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外C*离着自己的S*T*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却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S*来了。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妩媚的微笑,一边睁D*了一双S*汪汪的D*眼睛,媚眼如丝的看着周梦龙,一边微微的有些C*X*着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害怕,宁宁,宁宁自己要求这样子做的,你不要,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好不好,好不好宁宁,宁宁今T*晚S*只是想过来看看你的,并没有恶意的,并没有的。”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将自己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向X*沉了X*去,又将周梦龙的一点一点的C*离了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的坚Y*而火R*的D*xx给一点一点的吞了回去,而一边享S*着周梦龙的D*鬼T*在自己的粉红S*的R*缝里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的感觉,付宁宁一边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不要J*的,宁宁,宁宁就是喜欢你的D*xx,喜欢你的D*xx来G*我的,你就,你就好好的,好好的用你的坚Y*而火R*的D*xx,D*xx来G*,G*宁宁,G*宁宁的X*X*吧。”

     “宁宁,宁宁知道,宁宁知道,知道你行的,知道你行的,你行的,宁宁,宁宁,好喜欢,好喜欢给你的D*xxG*,G*的感觉,宁宁,宁宁的X*X*里已经完全的完全的S*透了,你,你如果不G*,不G*宁宁的话,宁宁,宁宁也许,也许就要,就要X*S*了,X*S*了,周县长,周县长,乖孩子,宁宁,宁宁知道,知道,你,你听得懂宁宁的,宁宁的话的,K*来吧,K*来用你的D*xx来G*宁宁吧。”

     一阵阵的J*窄而温暖的感觉,从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传到了周梦龙的心里,使得周梦龙的Y*火不由的高涨了起来。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静静的躺在了那里,任由着付宁宁抬起了P*G*,将她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在自己的D*xxS*套动了起来,一边也微微有些C*X*着对付宁宁道:“宁宁,你,你要是不怪我的话,你就尽Q*的享S*,享S*我的D*xx吧。”

     “今T*宁宁。宁宁自己送S*了门来了,我,我也不会去管宁宁怎么想了,我,我只想要,只想要用自己的D*xx,D*xx好好的,好好的G*宁宁,宁宁的X*X*的,X*X*的,宁宁,宁宁,你,你想要,想要的享S*我的D*xx的话,D*xx的话,就好好的,好好的享S*一X*吧,我,我的D*xx,D*xx却是绝对的,不会,不会让你失望的,失望的,来吧,宁宁,宁宁,用你的X*X*套动我的D*xx吧。”

     付宁宁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的妩媚的神S*更加的浓烈了起来了,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渐渐的加D*了用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对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套动着的迅速,一边呻Y*着道:“周县长,周县长,你,你要是早一点,早一点在我的面前做出,做出暗示的话,也许,也许宁宁的,宁宁的X*X*早就是你的了,还怎么会,怎么会让你等到,等到现在呀。”

     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Q*在了自己的S*S*,而这样的动作,却使得自己的坚Y*而火R*的D*xx能更好的C*R*到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R*缝里面去了,而这样的姿势,也是周梦龙第一次T*会的,那种C*J*的感觉,使得周梦龙的心R*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而S*到这样的C*J*,周梦龙不由的伸出了两只手来,开始托住了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雪白的P*G*,一边用手在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S*R*捏着,T*会着付宁宁的D*P*G*柔R*而弹X*的感觉,周梦龙一边手S*微微的用起了劲来了、托起了付宁宁的D*P*G*,使得付宁宁用两T*之间的xx横流的X*X*套动起自己坚Y*而火R*的D*xx的行动变得轻易了起来了,而付宁宁得到了周梦龙的帮助以后,更加的加K*了用自己的X*X*对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的套动的节奏了。

     仿佛两R*心照不宣一样的,都在尽Q*的T*会着对方的X*器官在自己的X*器官S*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的同时,发泄着自己内心越来越强烈的K*望和冲动。

     而付宁宁的一个雪白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撞击到周梦龙的跨部所发出来的啪啪的声音,也渐渐的强烈了起来,再加S*D*xx在X*X*里xx时的滋滋的S*声,以及两R*越来越C*重,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之声,使得这个房间渐渐的变得Y*荡了起来了。

     而付宁宁在连续的用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在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xxS*套动了数十X*以后,感觉到,D*xx在自己J*N*的膛R*里磨C*给自己带来的K*感更加的强烈了起来,而那种C*J*的感觉R*,使得付宁宁感觉到,自己的一个香R*而充满了成熟的少F*的风韵的S*T*渐渐的有些发R*了起来,有心更加疯狂的用自己的X*X*在周梦龙的D*xxS*套动起来,但是却感觉到有些L*不从心。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慢慢的将自己的S*T*压到了周梦龙的X*脯之S*,Z*里也微微的C*X*着对周梦龙道:“周县长,宁宁宁宁太S*F*了,太S*F*了,S*T*,S*T*有些支持,支持不住了,来,来,你来动几X*,动几X*,宁宁,宁宁休息一X*,休息一X*。”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付宁宁因为S*不了自己给她带来的剧烈的K*感,而支持不住自己的S*T*,将自己的香R*而充满了成熟的少F*的风韵的S*T*贴到了自己的X*脯S*以后,就合独付宁宁的一对正在黑S*的X*罩的J*J*的包裹之X*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山F*,挤压到了自己的X*膛之S*了。

     而到了现在,周梦龙已经不满足于隔着X*罩来T*会付宁宁的一对饱满而坚T*的山F*S*散发出来的那种柔R*而弹X*的温R*的感觉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伸出了手来,将付宁宁的X*罩给解了X*来,丢到了一边,而使得自己的X*膛和付宁宁的J*N*的X*脯零距离的接触了起来了。

     这种零距离的接触,使得周梦龙感觉到了,付宁宁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坚Y*而温R*的xx,是那么的柔R*,那么的弹X*,那么的让自己着M*,而S*到了这种C*J*以后,周梦龙不由的一边用自己的X*脯在付宁宁的J*N*的xxS*磨C*了起来,一边T*会着自己的X*膛在付宁宁的J*N*的xxS*磨C*给自己带来的K*乐的感觉,而一边用手托起了付宁宁的D*P*G*来了,而一双眼睛中,也不由的露出了H*H*的笑容了。

     看到了周梦龙的一双眼睛中露出来的H*H*的笑容,又感觉到周梦龙将一双手托到了自己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雪白的D*P*G*之S*,付宁宁感觉到,周梦龙这是忍不住自己的S*S*的Y*H*,而要对自己J*攻起来了,想到这里,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急切而期待的神S*来了,而一张X*感而微薄的X*Z*里,也不由的发出了腻到了骨子里的C*X*之声了。

     周梦龙将自己的D*T*微微的弯了起来,使得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D*P*G*在自己的D*T*S*固定了以后,再用双手撑到了付宁宁的纤纤细Y*之S*,然后,周梦龙深深奥吸了一K*Q*,开始T*起了自己的Y*S*,开始用自己的坚Y*而火R*的D*xx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正在向着自己散发着Y*H*的Q*息,还流着xx的X*X*里xx了起来了。

     由于这样的姿势,使得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X*X*和周梦龙的跨部形成了D*约三分之二个D*xx长的距离。

     而这样的距离,就使得周梦龙的D*xx很轻易的就在付宁宁的X*X*里J*J*出出起来了,这样的距离,使得和周县长的D*xx每一次C*R*到付宁宁的S*T*深C*,都会因为惯X*的作用,而差不多顶到付宁宁的子G*K*了,而每一次拨出,却几乎是只留X*了一个D*鬼T*在付宁宁的X*X*里面了。

     D*起D*伏的D*xx在刘若项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的xx,使得付宁宁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兴奋,D*鬼T*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粉红S*的R*缝里xx给付宁宁带来的那种如C*S*一样的K*感,也让付宁宁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静静有躺在了那里,任由着周梦龙的D*xx对着自己的X*X*展开了一阵狂风B*雨一样的袭击,一边Z*里也胡言L*语了起来了

     三百四十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六

     “A*,A*,周县长,周县长,D*xx,D*xx好B*呀,好B*呀,真的,我感觉到,D*xx都C*R*到了,C*R*到了我的,我的X*X*深C*了,碰到了,碰到了我的,我的子G*了,好B*的D*xx呀,宁宁,宁宁给D*xxG*得,G*得S*F*S*了,X*X*,X*X*感觉到都要,都要飞T*了,飞T*了,A*,A*D*xx,D*xx,我,我要飞T*了,X*X*,X*X*要飞T*了,周县长,周县长A*S*你了,A*S*你了,周县长的D*xx,D*xx,A*,A*,A*。”

     仿佛周梦龙的坚Y*而火R*的D*鬼T*在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重要的粉红S*的R*缝里xx给自己带来的K*感无C*宣泄一样的,付宁宁不由的疯狂的用自己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在周梦龙的X*脯S*磨C*了起来,而随后,付宁宁感觉到,自己这样的举动,也不能使得自己的X*X*外传不的K*感稍稍的减退一些,于是,付宁宁不由的将一只xx抓了起来,就向着周梦龙的Z*巴里S*了过去。

     一边将自己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向着周梦龙的Z*巴S*里S*了过去,付宁宁一边急着对周梦龙道:“周县长,周县长,你,你的D*xxC*得,C*得我的,我的X*X*好S*F*呀,好S*F*呀,为了为了奖励你,奖励你的D*xx,D*xx,我,我决定,我决定,将我的,将我的xx,xx给你C*,给你C*,你,你觉得,觉得怎么样,怎么样呀,A*,A*,想不想,想不想要C*后,要C*宁宁,宁宁的xx呀。”

     周梦龙也感觉到,自己的D*鬼T*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磨C*着给自己带来的K*感也越来越强烈了起来了。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又看到付宁宁主动的将一个丰满雪白而充满了弹X*的xx房给送到了自己的Z*边,到了这个时候,周梦龙哪里还忍耐得住呀,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一X*子就抬起了T*来,含住了付宁宁的一个xx房,在Z*里Y*吸了起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xx房,是那么的香甜,那么的柔R*,那么的富有弹X*,还那么的硕D*,自己几乎将Z*巴张到了最D*,而且还发出了巨D*D*的Y*吸的L*量,却只能将付宁宁的X*半个xx给含R*到Z*里,而其他的,自己怎么努L*,也因为Z*巴的容量的问题,使得付宁宁的xx再也吞不到自己的Z*里半分了,那种样子,实在是让周梦龙感觉到了一种无与L*比的K*乐了。

     而S*到这种C*J*之后,周梦龙不由的如同和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有仇D*恨一样的,开始用自己的坚Y*而火R*的D*xx更加疯狂的在付宁宁的X*X*里xx了起来,而周梦龙几乎都感觉到了,从付宁宁的X*X*里流出来的xx,已经在完全的浸S*了自己的坚Y*而火R*的D*xx以后,又顺着自己的D*xx,流到了自己的X*F*之S*,使得自己的X*F*也变得S*R*了起来了而付宁宁在将自己的一个丰满而雪白充满了弹X*的xx给S*到了周梦龙的Z*巴里以后,便在那里看着周梦龙怎么样的挑D*起自己的xx来了。

     看到周梦龙贪婪的Y*吸着自己的xx,仿佛恨不得能将自己的xx给吸出N*来的样子以后,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S*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S*,而Z*里也喃喃的道:“周县长,喜欢,喜欢宁宁,宁宁的xx房么,喜欢的话,就多含一会R*吧,不过,你不要着急,慢慢的含着,不要J*的宁宁,宁宁有的是时间的,你慢慢的含着,慢慢的玩着吧,宁宁看到你玩L*宁宁的xx,宁宁就感觉到,感觉到无比的兴奋了起来了。”

     而付宁宁感觉到周梦龙在贪婪的Y*吸着自己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的同时,用D*xx对着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的xx的动作也更加的剧烈了起来,而S*到这种如C*S*一样的K*感的冲\击,付宁宁感觉到,自己的S*T*一X*子变得轻飘飘了起来了,而S*T*里的某个敏感的神经,在周梦龙的D*xx的xx之X*,也仿佛给F*撩动了起来一样的。

     “A*,D*xx,D*xx,周县长的D*xx,D*xx真B*呀,真B*呀,宁宁宁宁的H*R*,H*R*,都给,都给D*xx给C*飞了,C*飞了呀,X*X*,X*X*要飞T*了,要飞T*了,A*,A*,宁宁,宁宁有些S*不了了,S*不了了,A*,A*,周县长,A*,你怎么,怎么又R*起了R*起了我的,我的D*P*G*起来了,你这个X*H*蛋,X*H*蛋呀,宁宁,宁宁真的S*不了,S*不了了呀,A*,周县长,你太B*了,太B*了,宁宁宁宁喜欢S*,喜欢S*你了。”

     原来,周梦龙一边贪婪的Y*吸着付宁宁的一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T*会着S*面的柔R*而温R*的感觉,一边用自己的D*xx撞击着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隆隆起的X*X*,T*会着D*鬼T*在付宁宁的粉红S*的R*缝里磨C*给自己带来的K*感,一边听着付宁宁的Y*声N*语,在这样的Q*况之X*,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xx也高涨了起来了,于是,一双手不由的再次的M*S*了付宁宁的一个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雪白而充满了Y*H*的D*P*G*,在S*面H*H*的R*捏了起来了。

     而刘右英的S*T*最敏感的三C*地方,都S*到了周梦龙的S*T*不同的部位的挑D*,本来就敏感的付宁宁又怎么会S*得了呢。

     在这种C*J*之X*,付宁宁的呻Y*声自然而然的就D*了起来,而同时,在巨D*的K*感的C*J*之X*,付宁宁的T*R*不由的剧烈的显动了起来使得付宁宁的如云的秀发在空Q*中飘散了起来,而配合着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S*泛起的红艳的表Q*,使得付宁宁的全S*都散发起了一种惊R*的Y*H*L*。

     “A*,A*,周县长,周县长,我,我S*不了,S*不了了,X*X*,X*X*都有些,有些S*不了,S*不了了,来吧,周县长,让你的D*xxC*得,C*得更加的猛烈一些吧,更加的猛烈一些吧,宁宁,宁宁高兴,高兴呀,来吧,来吧周县长,好好的,好好的C*我吧,我,我想这一T*,想要你的,想要你的D*xx来G*我,G*我,我都想了,想了有半个多月了,今T*,今T*,D*xx终于,终于肯G*我了,肯G*我了,宁宁,宁宁好兴奋呀。”

     一边说着,付宁宁也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L*Q*,而扭动起了自己的S*T*来了,在周梦龙用坚Y*而火R*的D*xx来C*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X*X*的同时,也用自己的粉红S*的R*缝开始磨C*起了周梦龙的D*xx来了。

     而同时,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S*也露出了一丝意L*Q*M*的神S*,而一副雪白的牙齿,也J*J*的咬住了自己的Z*C*,那样子,显然是在周梦龙的D*xx的xx之X*,已经到了K*乐的了。

     而周梦龙凭着自己对F*R*的了解,在看到了付宁宁的俏脸S*的神S*以及S*T*S*的变化以后,周梦龙知道,在自己的D*xx的H*H*的xx之X*,付宁宁应该是K*要到达xx的边缘了,而周梦龙自己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D*鬼T*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重要的粉红S*的R*缝里的磨C*,一阵阵的K*感正在自己的T*内积蓄了起来,使得自己也K*要到达B*发的边缘了。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更加的疯狂的用自己的D*xx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X*X*里xx了起来,将付宁宁的两T*之韹充X*肿胀了起来的xx,C*得都翻了起来了,而那种Y*荡的C*J*的感觉,使得付宁宁的一双S*汪汪的D*眼睛中,也开始像是要滴出S*来了一样的:“周县长,周县长,我,我感觉到,我感觉到,我,我不行了,不行了,D*xx,D*xxK*要,K*要将我送S*,送S*xx了。”

     “A*,A*,周县长,周县长,你的D*xx,你的D*xx,要将我,要将我送S*xx了,A*,A*,Q*Q*的,Q*Q*的老G*,老G*,你,你的D*xx,周县长,我的Q*Q*的老G*,你的D*xx,D*xx,G*S*了我了,G*S*了我了,周县长,周县长不行了,不行了,我,我要xx了,xx了,周县长,周县长,周县长,来G*我,G*我,G*S*我吧,G*S*我吧,我S*不了了,我S*不了这种C*J*了,周县长,D*xx来G*S*我吧。”

     S*到付宁宁的Y*荡的表现的C*J*,周梦龙也不由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将正含在了自己的Z*里的付宁宁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给吐了出来,而是将双手固定住了付宁宁的S*T*,用自己的D*xx对着刘项右英的丰满成熟而充满了少F*的风韵的S*T*发动起了最后的攻击起来了,而Z*里也H*H*的道:“G*S*你,G*S*你,你这个S*宁宁,S*宁宁,我要G*S*你,G*S*你。”

     每说一声,周梦龙就要用D*xxH*H*的C*一X*付宁宁,在C*到了四十多X*的时候,周梦龙感觉到,付宁宁的S*T*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膛R*也跟着收缩了起来,随着付宁宁发出的一声A*的欢K*的呻Y*声,一D*G*Y*J*从付宁宁的S*T*深C*B*了出来,而全都浇在了自己的坚Y*而火R*R*的D*鬼T*之S*,而自己S*到这G*Y*J*的C*J*,也终于颤抖着在付宁宁的S*T*深C*一泄如注了。

     在剧烈的C*X*过后,周梦龙和付宁宁两R*J*J*的L*在了一起,周梦龙一边用两个手指捏住了付宁宁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山F*S*突起的嫣红的一点,轻轻的玩L*着,一边喃喃的对正一脸的幸福的依偎在了自己的怀里的付宁宁道:“宁宁,美不美呀。”

     付宁宁Y*Y*的叹息了一声:“周县长,美,实在是太美了,我感觉到,感觉到,刚刚,刚刚我的S*T*,我的S*T*都不是自己的了,我都怀疑,怀疑,刚刚我差一点在K*乐中幸福的S*去了,周县长,真的谢谢你,让宁宁,宁宁T*会到了T*会到了这样的K*乐了,宁宁宁宁真的好高兴呀。”

     说到这里,付宁宁不由的扭动了一X*S*T*,但这一扭动S*T*,付宁宁就不由的发出了一声轻呼:“A*,周县长,周县长,你的,你的D*xx怎么,怎么还C*在,C*在了我的X*X*里面了,C*在了我的X*X*里面了,让我,让我感觉到,感觉到你的D*xx好像,好像还没有完全的R*X*去,完全的R*X*去呢,周县长,你,你真的太历害了,太历害了,看来,刚刚我察觉到了你醒了以后,没有离去,是对的,不然,又怎么会T*会到你的D*xx的坚Y*给我带来的K*乐呢。”

     说话之间,付宁宁看到周梦龙正用一双古怪之极的眼神看着自己,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感觉到自己说漏了Z*了,无意间说出了只属于自己的神秘了。

     在这种Q*况之S*,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羞得满脸通红了起来,而一个T*,也不由的深深的埋R*到了周梦龙的怀里,几乎看都不敢看周梦龙起来了,而付宁宁的这个样子,却使得周梦龙并没有放过付宁宁,而是在付宁宁的xxS*捏了一X*,惹得付宁宁颤抖了一X*以后,才一脸的H*笑的对付宁宁道:“宁宁,你刚刚说什么呀,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发现了我醒了呀。”

     听到周梦龙这么问自己付宁宁的一个香R*的而充满了成熟的少F*的万种风Q*的S*T*不由的微微的颤抖了一X*:“哪里有了,周县长,没有了,宁宁又怎么会知道你是什么时候醒的呢,你不要L*想了,来,好好的L*着宁宁,宁宁好久没有享S*到这么C*J*的xx了。”

     三百四十一轮番S*阵之王惠和宁宁十七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主动的将自己的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贴到了周梦龙的S*S*,想要靠着自己的xx的Y*H*转移周梦龙的注意L*,以免得周梦龙再追问自己。

     可是周梦龙又怎么会因为付宁宁的这样的G*Y*的动作而放弃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呢,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重重的在付宁宁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肥T*之S*拍了一记,而不依不饶的对付宁宁:“宁宁,不,你在说谎,我听得出来的,宁宁,K*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醒了的呀,K*点说,不然,以后周县长真的不会再理你了,因为你欺骗了周县长的。”

     付宁宁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知道自己心中的X*秘密在周梦龙的面前已经是保不住了,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咬了咬牙,抬起T*来一脸J*羞的看着周梦龙:“周县长,说给你听吧,宁宁在你将脸贴到了我的P*G*S*的时候,宁宁就发现你已经是醒了的,至于你是什么时候醒的,我却是不知道了,当时,宁宁吓了一D*跳,几乎都要从你的S*S*跳X*来了。”

     说到这里,付宁宁不由的又回忆起了刚刚的Q*景来了“可是,宁宁感觉到,你只是用脸在宁宁的P*G*S*磨C*着,并没有拒绝宁宁的意思,宁宁的心R*也就定了X*来了,再者,宁宁也实在是舍不得你的D*xx对我的Y*H*,所所以,所以,宁宁才会状着不知道你醒了过来的样子,而继续的挑D*起了你的D*xx来了,周县长,你是不是以为宁宁很H*呀,可是,宁宁真的好久没有碰过N*R*了,好不容易看到了你的D*xx,宁宁在没有得到完全的K*乐之前,又怎么会离开你的D*xx呢。”

     一边说着,付宁宁一边有意无意的用双T*J*了一X*周梦龙的还留在了自己的X*X*里的D*xx,而这一J*之X*,付宁宁不由的媚眼如丝的看了看周梦龙:“周县长,你真的是个H*蛋呀,听到宁宁这么一说,你又兴奋了起来是不是呀,怎么你的D*xx比刚刚又Y*了一些了。”

     付宁宁的话虽然是这么说着的,但对周梦龙的D*久巴在刚刚S*过一次J*以后,马S*又Y*了起来的举动欣喜了起来,而在这种C*J*之X*,付宁宁感觉到,自己的X*X*又一次的开始S*R*了起来了。

     “你说说,刚刚你将你的X*X*放到了我的Z*巴S*,也是故意的说出那些话来,D*我的,以便于我放心的用S*T*来T*你的X*X*的对不对。”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想到了怀里的宁宁竟然是些的风S*N*荡,使得自己在不知不觉之中S*了她的当R*,不由的火从心起。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又开始用D*xxH*H*的在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X*X*里顶了一X*,自然,又惹得付宁宁微微的颤抖了一X*。

     感觉到了周梦龙在自己的X*X*里的举动以后,付宁宁不由的呻Y*了一声,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颤抖的对周梦龙道:“周县长,你说得对,说得对,我就是像你Z*里说的那样子,让你放X*心来,好T*我的X*X*,让我感觉到更D*的K*乐的,周县长,我错了,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欺骗你了,今T*,今T*,你就原谅宁宁一次,原谅宁宁一次好不好,好不好,宁宁以后,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到付宁宁在说那话的时候,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一荡,在这种C*J*之X*,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D*xx在付宁宁的X*X*里又迅速的涨D*了起来。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慢慢的用自己的D*xx在付宁宁的X*X*里C*动了起来,Z*里也H*H*的对付宁宁道:“行呀,宁宁,要我原谅你也可以呀,不过,你要再让我G*一次,你看怎么样呀。”

     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付宁宁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害怕的神S*:“周县长,周县长,你刚刚都G*得宁宁宁宁全S*都酸疼了起来了,你要是再G*我,再G*我一次的话,宁宁,宁宁还不得给你G*S*呀。”

     付宁宁的话虽然这么说着,但T*却张了开来,同时手也J*J*的L*住了周梦龙的Y*R*,那样子,显然的是对周梦龙要G*自己的事Q*一千个一万个愿意起来了的。

     感觉到付宁宁主动的的将自己的两条雪白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双T*给张了开来,使得付宁宁的两T*J*叉C*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S*T*最重要的部位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而一双手也正J*J*的L*住了自己。

     而随着付宁宁在自己的S*S*的动作,使得付宁宁的本来就贴到了自己的X*膛之S*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雪白的山F*,在自己的X*脯S*磨C*了起来,而付宁宁的微微有些急促的C*X*之声,以及一双S*汪汪的D*眼睛中,闪烁出来的那种火R*的目光,却使得周梦龙知道,付宁宁的心中是多么的希望,自己能再G*她一次呀。

     虽然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一G*C*R*到了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X*X*里的D*xx,在付宁宁的一个香R*的而充满了成熟的少F*的风韵的S*T*的Y*H*之X*,又变得坚Y*而火R*了起来了,但周梦龙却没有急着在付宁宁的X*X*里xx起来,而是一脸的H*笑的看着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是不是呀,宁宁,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些呢,对不起了,那你就休息一X*吧,我,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将自己的D*xx猛的从付宁宁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C*了出来了。

     而付宁宁本来以为,周梦龙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肯定是会不顾自己的F*对,而会用D*xx来xx自己的,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微微的闭起了一双S*汪汪的D*眼睛,等待着周梦龙用坚Y*而火R*的D*xx来xx自己的S*T*。

     但是让付宁宁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了自己的话以后,周梦龙竟然信以为真了,真的将坚Y*而火R*的D*xx从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C*了出来了,一阵巨D*的失落的感觉从付宁宁的心中升了起来,使得付宁宁再也顾不得的D*J*了一声不要。

     然后,就J*J*的L*住了周梦龙的S*T*,而一对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房,更是在周梦龙的X*膛之S*疯狂的磨C*了起来。

     付宁宁的F*应,周梦龙显然是在意料之中的,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在刘匿英的S*T*S*推了一把,仿佛想要将付宁宁的S*T*推出自己的怀抱一样的,Z*里也喃喃的道:“宁宁,我的S*T*S*不了的,你,你还是离开我吧,不然,不然,我,我怕我忍不住你的Y*H*,从而,从而又要用我的D*xx不C*我了,那样,我不是要难S*S*了么,我,K*离开我吧,我可不想看到那样的Q*况出现呢。”

     付宁宁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才知道周梦龙是抓住了自己刚刚的知里的把柄,所以才会用语言挑D*起自己来了,在这种Q*况之X*,付宁宁不由的一边用自己的丰满而充满了弹X*的xx在周梦龙的X*膛S*磨C*着,挑D*着周梦龙的xx,一边喃喃的道:“周县长,求求你了,你不要D*我了,不要再D*我了好不好,好不好呀,宁宁,宁宁已经给你D*得兴奋了,兴奋了起来了,你,你却不用D*xx来C*我,来C*我,你,你这不是故意的,故意的让宁宁,宁宁难S*的么。”

     其实,付宁宁又何偿不知道,周梦龙在自己的香R*而充满了弹X*的S*T*的Y*H*之X*,D*xx那么K*的就重振了雄风,这就证明了周梦龙也很想再一次的用D*xx来G*自己的的两T*之间的X*X*的,而周梦龙之所以这样子做,无非就是想让自己求求他,让他的心里得到满足罢了。

     付宁宁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伸了出来,W*住了周梦龙的已经是坚Y*而火R*的D*xx,就向着自己的两T*之间的N*X*的S*T*最柔R*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X*X*里S*了过去,Z*里也喃喃的道:“周县长,K*用你的D*xx来G*我,来G*我吧,我,我S*不了了,你看看,你看看,宁宁的xx,xx将C*单C*单都打S*了呀,周县长,来吧,宁宁S*不了了,K*点用你的D*xx来G*我吧,来G*我的X*X*吧。”

     周梦龙从刘匿名英的不停的在自己的S*T*S*磨C*着的丰满坚T*而充满了弹X*的xx房S*,以及那渐渐的Y*了起来的xxS*深深的T*会到了付宁宁的心中涌动着的K*望和冲动。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感觉到自己也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了,于是,周梦龙一边慢慢的将D*xx在付宁宁的X*手的引导之X*,靠近了付宁宁的X*X*,一边喃喃的道:“宁宁,宁宁,这可是你说的呀,你说说,你是不是很需要,需要我的D*xx来G*,G*你的X*X*呀。”

     付宁宁只一心的想着让周梦龙的一个坚Y*而火R*的D*xxH*H*的xx着自己的X*X*,而其他的,则什么都抛在了脑后了,听到周梦龙这么问自己以后,付宁宁再也忍不住的D*声的呻Y*了起来:“是的,是的,宁宁很希望周县长的D*xx来G*宁宁的X*X*,恨不得周县长的D*xx能将宁宁的X*X*给G*翻呢,周县长,求求你了,K*点将D*xxC*J*来吧,求求你了。”

     周梦龙在付宁宁的风S*的Y*H*之X*,也感觉到自己的D*xx涨得难S*了起来,又看到付宁宁在自己的挑D*之X*不顾J*羞的衷求起了自己。

     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的心中自然是得到了极D*的满足了,在这种Q*况之X*,周梦龙不由的将D*xx又一次的齐G*的C*R*到了付宁宁的X*X*里面了。

     而那一晚,周梦龙和付宁宁两R*极尽缠绵之能事,不停的疯狂的做着A*,而付宁宁到了后来,给周梦龙的D*xxG*得M*M*糊糊的起来了,也记不清自己在周梦龙的D*xx的xx之X*,达到了多少次的xx了,直到T*S*微明,付宁宁才分开着双T*,离开了周梦龙的房间。

     看着王惠昏了过去,周梦龙穿好了Y*F*,走出了王惠的房间,才一出门,这时隔壁房门打开来,走出了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少F*R*。

     这位少F*R*饱满的X*部、细细的蛇Y*、丰腴的T*部、曲线玲珑窈窕。她粉脸如H*,J*得像要滴出S*来似的。她的J*躯全S*S*X*散发出一种熟透了的N*R*W*,让N*R*垂涎Y*滴。此时这位美貌N*R*,穿着一件D*圆领的白S*运动衫,里而没有戴R*罩,两粒如葡萄似的J*T*R*,浮印在白S*运动衫S*,X*X*圆圆的,真是好看极了。

     她X*S*穿着一件白S*的M*你Q*,这件M*你Q*短得不能再短,如果坐了X*来,一定会把Q*内春光外泄。因为她的M*你Q*太短了,把她一双修长的xx完全B*露出来,让N*R*看了Y*H*的心动。

     周梦龙这个S*鬼,被这美貌熟透的少F*,一S*引R*遐思Y*H*的打扮,不知不觉中,他那G*D*xx已冲动得把K*裆T*得高高地。他的一双眼睛,也S*眯眯的直盯着她那S*M*R*Y*H*的J*躯,此R*正是付宁宁。

     看到周梦龙,付宁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一红,低着T*走回了房间,周梦龙邪邪的一笑,跟在了美艳少F*的S*后。

     周梦龙跟着美貌少F*,他走在她的後而。他闻到一阵阵M*R*的芳香,把他薰得周S*神经起了振奋。他的眼光在往她那丰满圆T*的P*G*瞧去,瞧见一件短X*的三角K*,被J*S*的M*你Q*,很显明地映了出来。她走路时一扭一扭的,把那丰满圆T*的P*G*,摆动得很厉害,真是Y*R*极了,把周梦龙的心房,跟着她猛烈的跳动,跳动得那G*D*xx又不听使唤地T*立着,把他的短运助K*T*得高高的。

     周梦龙被自己的D*xx丑态,一时害羞得满脸通红,真不知如何是好。看着周梦龙跨X*Y*了起来的D*xx,美貌少F*看得不J*心房「碰!碰!巾!」

     的急速地在跳动着。她此时脑海中幻想着,那G*巨D*的xx,不知xx她的xx地滋W*如何?所以在她双眼无神的迟地走着,不注意的踢到椅子,整个R*跌倒在地。

     周梦龙见美貌少F*跌倒在地,马S*K*步的走过去,准备去扶她起来。当周梦龙走到她S*旁,蹲X*来要扶她之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美貌少F*B*着让那D*圆领垂落X*,露出那对xxL*雪白的xx。他第二眼所看到的是,她那双xx张了开来,把M*你Q*里面白S*的X*三角K*,整个都露了出来。

     他看到X*三角K*里很明显的映出一X*堆稀松蓬的Y*M*,因为她的Y*M*稀少,使得一条红R*R*的Y*沟,也很明显的映在X*三角K*之S*。

     周梦龙看得如醉如痴,看得忘了扶她起来。Y*其是她S*S*散发出一G*M*R*芳香,更令他陶醉,更C*J*着他的周S*神经,使他X*意识的双臂抱住J*躯,温香暖Y*的抱个满怀。

     五百四十八再战宁宁一

     美貌少F*把脸微扭,满面通红媚角含春的在他怀里贴伏着,但是这种贴伏的象徵X*,也可以说是带有挑D*X*。阵阵M*R*Y*香传R*鼻中,透R*心神,丰满柔R*H*腻的xx,使他的灵H*飘荡,茫然失措。一G*原始的S*X*,像H*沙决堤一般,奔腾澎湃,他心中猛然的跳动,呼吸更是急促起来。?美貌少F*仍在Y*H*地挣扎,J*羞的微微睁着那双媚眼,S*出了饥饿的Y*火,熊熊的在沸腾着。

     周梦龙被她Y*H*得难以克制,不顾一切後果,像只饥饿的Y*S*,将Z*C*在她美艳秀丽的容面S*,以炙R*T*R*的双C*,Q*W*着她的脸颊、眼眉、鼻子和耳鬓,密挤的像雨点一样,疯狂的W*着。

     她J*闭一双媚眼,任他在自己面S*Q*W*不停,心里也感到K*W*无比,但为了要维持N*R*的尊严,F*N*特有的羞态,她仍故意的闪躲挣扎着,双手微推着他的S*T*,一面从鼻孔里哼喊着∶「不┅┅不要嘛┅┅不要┅┅」突然之间,她不再哼喊了,火T*的C*被封盖住了,她的X*巧感R*的樱C*,一阵阵的K*感传来,温暖了她的心,席卷了她的灵H*,在这短短的刹那间,四周所有的一切,好似是毁灭了。包括她自己在内,浑陶陶的┅┅R*勋勋的┅┅不知所以然┅┅的┅┅忘了一切的一切┅┅渐渐地,她也Q*不自J*的,不顾尊严与矜持,主动的伸出双臂,挽住了他的颈部,与周梦龙R*W*起来。周梦龙疯狂地J*L*着她,她那柔R*丰R*的xx及那高耸的R*F*,J*贴其X*,让他感到满怀的温馨。坚实给了他另一种更加疯狂的C*J*,艳丽J*媚之姿态荡漾在其心神中,两R*心跳剧烈,似要跳出腔K*,Q*息急促。

     周梦龙此时已疯狂的将美艳少F*S*Y*、M*你Q*、X*三角K*,全部剥了X*来,并且也把自己的背心及短运动K*T*了X*来。周梦龙将俩R*T*得xxL*之後,再度的R*烈着拥W*着她。

     他的双手按在那令R*M*H*,R*间最美的高耸R*F*S*,像雪白香N*。她的N*T*像葡萄般D*,殷红S*尖尖的突起,H*腻不溜手。他意外的获得R*间异宝,触手便感到柔R*如棉,柔里带刚,弹X*特强,真是丰满,真是Y*T*。

     她xxY*实的T*立着,他轻轻的捏、慢慢的一R*R*、R*L*着那粒N*尖R*,时轻时重,用L*搓R*,R*捏着。她被周梦龙挑D*得心跳加剧,X*Y*急循,Y*火熊熊烧S*,像一T*绵羊,在S*T*X*颤抖着。

     周梦龙Z*C*由她的脸往X*移,面埋她X*中,去Y*吸着xx,一手R*捏着另一个xx,还有右一只手在其周S*移动,直到肥涨饱满的xx,xxxx早已泄满了,xx的L*得一手都S*了。很显然,这时美艳少F*被春Q*R*火烧得周S*都R*C*C*的,Y*火难J*,J*躯抖颤,张着X*Z*R*,不住的猛吸Q*,那神Q*好不J*张,难过得不断地扭幌呻Y*。周梦龙想不到今T*会有这丰肥美满的Y*物,随自己任意F*M*,玩L*。

     她这时已被周梦龙玩L*得忍不住的低声呻Y*着∶「哎┅┅喂┅┅X*鬼┅┅不要┅┅再玩我了┅┅哎┅┅唷┅┅我被你┅┅玩得X*S*了┅┅哎┅┅哟┅┅呀┅┅好难S*┅┅K*嘛┅┅K*C*C*我吧┅┅K*嘛┅┅W*┅┅W*┅┅」周梦龙见她那美艳Y*荡的S*态,把他一座Y*的火山,引爆B*出了火焰,J*Q*的把她抱在乒乓桌旁的沙发S*。他把她的一双xx分开来,右手去W*住他的D*xx,左手中指二指分了她的xx门户,将D*xx对准xx囗後,P*G*慢慢的往X*沈去。

     由於xx早流满了xx,D*xx缓缓地顺利的J*R*xx里。周梦龙见D*xx已R*xx中,他扭动着P*G*,那D*xx在xx中,一阵旋转划了几个D*圈,然後周梦龙运用所有L*量,再也不顾美艳少F*的S*活,藉着她流出来的xx,冲了S*去,「滋」的一声,整G*D*xx都冲R*了她的xx中。

     「哎┅┅呀┅┅G*S*我了┅┅C*穿我了┅┅真T*S*我了┅┅A*┅┅喂┅┅真┅┅T*K*┅┅W*┅┅」美艳少F*这一声不L*不类的Y*J*,是T*K*或是T*苦,分不出来。周梦龙在J*要关T*,也顾不了那麽多,继续行动,以观後果,看她X*一回的F*应後,再作道理。

     周梦龙已开始的D*L*xx起来,不停的C*了七、八十X*,又听到美艳少F*Y*解的呻Y*着∶「哇┅┅T*呀┅┅我从来没有这样过┅┅哎┅┅唷┅┅可G*S*┅┅R*家┅┅这怎麽得了┅┅哎┅┅呀┅┅顶H*┅┅我了┅┅撑裂我了┅┅涨S*┅┅我了┅┅嗯┅┅嗯┅┅我活不┅┅成了┅┅妙S*我了┅┅美S*我了┅┅T*苦得我S*F*┅┅S*┅┅Q*R*┅┅好Q*R*┅┅慢慢的R*罢┅┅R*家┅┅S*不了┅┅W*┅┅」美艳少F*的喊J*真J*R*奇怪,到底她是T*苦呢或是T*K*?其实二者都有,原来不论N*N*,在X*的要求S*就是C*J*,越是T*苦,越是觉得美妙无穷。N*R*是T*生的J*R*,非有又C*又长的D*xx,不能达到她的颠F*,非使她感到T*苦才能得到无S*的满足。

     此刻美艳少F*所发出来的T*苦,也就是T*苦而又极S*F*的呻Y*。周梦龙听了她又T*苦又S*畅的Y*J*声,兴奋得忍不住地将她那双X*T*,扛在他的肩膀S*,一X*一X*地用L*xx着。

     周梦龙这种C*X*的架势,是又深又密。又是C*其终极之C*的动作,每动作一X*都能达到N*R*要害之C*。他每T*动一X*,美艳少F*的混S*N*R*,就没有一C*不抖,虽然是涨T*兴顶碰的利害,她仍然感觉到是美满异常,一方面不住的N*喊xx着∶「A*┅┅哎┅┅唷┅┅哎┅┅哟┅┅」「要了┅┅我的┅┅命了┅┅哎┅┅哟┅┅Q*A*的┅┅D*xx┅┅哥哥┅┅W*┅┅喂┅┅」「我的心┅┅碎了┅┅被你┅┅捣碎了┅┅我的┅┅心啦┅┅我的爹┅┅哎┅┅呀┅┅」「哎┅┅唷┅┅喂┅┅呀┅┅我不行了┅┅我C*┅┅不消┅┅哎┅┅W*┅┅我C*不消了┅┅哎┅┅唷┅┅不要停┅┅N*┅┅再来几X*┅┅H*H*的试试看┅┅A*┅┅喂┅┅Q*A*的┅┅我的┅┅D*xx┅┅爷爷┅┅再来几X*┅┅N*┅┅」周梦龙见她如此的喊J*,柳Y*扭着,P*G*似风车打转,xx幌动着,浑S*充满了荡Q*,囗中哼J*不停的Y*N*G*调,看S*去她没有一C*不Y*N*的出奇,急忙双手L*住了她的X*Y*,往X*前拥了拥,按了按她的P*G*,自己的P*G*也扭了一阵之後,所以能接触在一起的地方,都J*凑的非常密切,之後,用足了平生之L*,用外不动而内顶的办法,猛顶了三顶。

     「哎┅┅哟┅┅喂┅┅呀┅┅顶碎了我的心了┅┅」美艳少F*浑S*一阵收缩,咬J*了牙关忍S*着这美妙的T*苦,由鼻孔里发出了这美妙悦耳的「哼」J*声。周梦龙并不就此罢休,他的P*G*像风车样的急转了一阵,那在xx内顶J*了子G*的D*xx猛绞了起来。

     「A*┅┅呀┅┅哎┅┅唷┅┅喂┅┅呀┅┅我的┅┅肠子┅┅都被┅┅你的┅┅D*xx┅┅顶┅┅翻了┅┅」「W*W*┅┅哎┅┅哟┅┅哇┅┅被你的┅┅D*xx┅┅爷爷┅┅C*穿了┅┅N*┅┅喂┅┅呀┅┅」美艳少F*T*苦而美感的哼J*着,周梦龙见仍然没有将她制F*,连绞了一阵之後又猛L*的冲击,H*H*的C*了几X*。周梦龙这连续三个动作,把美艳少F*连声地「A*┅┅A*┅┅A*┅┅」之外,整个J*躯埋地周梦龙X*前再也动不得,更是喊不出声音,只有X*心被冲得跳跃不停,Y*D*内的壁R*颤抖着,包J*了他的D*xx,不停的收缩起来。

     周梦龙怕她把持不住泄了出来,失去了C*X*的Q*Q*,忙伸手到Y*门关旁,用中指着L*的按住了她的输J*管,使她不至於泄J*。他此刻一动也不动地,静静的享S*着被xxJ*挟住,而又被X*心一张一合的Y*W*着D*xx,那种K*感真是美妙极了。

     美艳少F*虽然没有泄出Y*J*来,但周梦龙这几X*确实过瘾,够C*J*的,如果不是周梦龙及时的制止,早已经D*泄如注了。

     休息了很久,美艳少F*才抬起T*来,朝周梦龙投S*了一瞬感J*的眼光,他抱J*她Q*W*了一阵,D*xxC*在xx里面,仍然坚Y*C*D*,利用她的xx,滋R*着它,感S*着美妙的J*挟。

     美艳少F*也觉得xx里面涨得S*F*,忍不住的扭转着P*G*,使D*xx磨着她的X*心,磨得她一阵阵妙感,哼哼连声,扭Y*摆T*了一阵,才静静的安份X*来,X*Z*喘呼呼吐出畅K*之Q*。

     周梦龙附在美艳少F*的耳朵S*,低问她够了没有,是否可以跟他S*C*玩个T*K*?美艳少F*点T*应允。周梦龙高兴的左手L*J*她的X*Y*肢,右手扳住她的那双xx,将她像只X*M*狗似的B*着放在C*S*,两手撑扶着C*面,两条xx跪伏着。周梦龙跪在她的xx後面,两T*放在她的xx二侧,手R*抱J*了她的跨S*X*F*中,肚脐眼的底X*,成了虎跃的架式,他的P*G*向前T*,两手往後勒,慢慢地xx起来。

     他xx愈来愈K*,L*量愈用愈D*,每次冲到底,顶得美艳少F*直哼直J*,浑S*不住的颤抖,两只xx更不住的朝着C*面?圈圈R*,Z*里不停的J*着∶「A*┅┅哎┅┅唷┅┅Q*哥┅┅哥┅┅R*R*┅┅Q*Q*┅┅的哥哥┅┅你可将我G*的T*K*极了┅┅S*F*┅┅S*了┅┅T*K*┅┅S*了┅┅Q*┅┅A*┅┅你H*C*吧┅┅G*S*了我都Q*愿┅┅哼┅┅哟┅┅喂┅┅呀┅┅我好T*K*┅┅」「┅┅哎┅┅呀┅┅我的哥呀┅┅M*M*┅┅乐疯了┅┅K*活S*了┅┅你T*K*吗?┅┅」「嗯┅┅可A*的宝贝┅┅现在我S*F*S*了┅┅K*活如登仙境呢┅┅心肝┅┅乖乖┅┅你的C*功┅┅真好┅┅哥哥┅┅A*极了你┅┅」「A*┅┅喂┅┅Q*达令┅┅Q*丈F*┅┅Q*哥哥┅┅我同你感S*一样┅┅真是我的知心R*┅┅哥┅┅嗯┅┅嗯┅┅用劲呀┅┅C*S*我罢┅┅捣烂我这xx┅┅M*M*┅┅急需要┅┅你的R*A*┅┅R*R*┅┅的A*┅┅温暖我的空虚芳心┅┅哎呀┅┅哟┅┅饥饿┅┅K*┅┅的我┅┅总算才满足呀┅┅可R*R*┅┅心心┅┅希望永久投R*你的怀抱┅┅时时在你有L*的臂中┅┅享S*R*间伟D*的┅┅A*Q*┅┅」「X*心肝┅┅好M*M*┅┅我一定使你满足┅┅今後我会时常来C*┅┅你那美妙的xx的┅┅让你的xx┅┅得到饱和的灌溉┅┅寂寞空虚的生活┅┅得到K*乐┅┅」「哎┅┅Q*哥哥┅┅谢谢你┅┅我衷心的感谢你┅┅我K*乐┅┅了解R*生┅┅奥秘┅┅」「好Q*Q*┅┅你现在还没满足吗┅┅我┅┅R*家┅┅S*不了了┅┅K*用L*罢┅┅Q*哥哥┅┅A*┅┅唷┅┅嗯┅┅N*┅┅我K*活得要疯了┅┅我的Y*呀┅┅C*得我散了┅┅好心的R*R*┅┅饶饶我罢┅┅你使我太满足了┅┅我┅┅唔┅┅嗯嗯┅┅我要┅┅升T*了┅┅」周梦龙看到美艳少F*S*得出奇,如果不她几X*H*H*的xx,实在难以平熄她的Y*火。他本来尚有怜香惜Y*,并没有连G*到底的将D*xxC*尽,生怕她C*不消,现在见她N*得厉害,就没有什麽值得再考虑的。

     五百四十九再战宁宁二

     周梦龙忙用左手按住了她的T*部以S*蛮Y*以X*,右手F*L*J*了她的X*F*,猛往後勒,同时自己也T*直了Y*,T*部往後坐,立刻往前猛冲,R*与R*接触在一起时「拍!」

     、「拍!」

     、「拍!」

     连连发出R*S*之声。

     他每次冲到底C*个尽G*,D*xx在xx里面深C*连跳数跳,连顶数顶,内外双管齐X*,顶撞得美艳少F*一S*N*R*索索L*跳,咬J*了牙关,拚命抵S*着。她被顶得光是从鼻子里发出哼哼被顶出C*Q*的声音,再也喊不出声,张不了K*了。

     周梦龙连C*了几X*以後见美艳少F*不再喊J*,光是从鼻子里出C*Q*,就停了猛勒猛冲的行动,改变成了轻J*慢出,这时美艳少F*才又得着喊J*的机会∶「A*┅┅唷┅┅呀┅┅你好H*的┅┅心呀┅┅我活┅┅不成了┅┅你可┅┅杀了┅┅我啦┅┅我的心┅┅都被你┅┅捣碎了┅┅肠子┅┅也被你┅┅绞断了┅┅你要┅┅我的命┅┅就拿去罢┅┅R*家┅┅Q*愿┅┅被你G*┅┅G*S*┅┅也甘心┅┅哎┅┅呀┅┅Q*R*┅┅只要你┅┅能使得出来┅┅你就统统┅┅使出来罢┅┅哎┅┅唷┅┅喂┅┅呀┅┅我Q*愿┅┅S*啦┅┅」周梦龙听了她的N*喊之後,立刻聚集了所有的内外功L*,冲、摇、撞、顶、幌,通通一起来,连接地xx了七、八十X*後,美艳少F*「A*!」

     、「A*!」

     、「A*!」

     的A*了几声之後,便再也抬不起P*G*来迎接他的xx了。

     她全S*伏在C*S*,呼呼的在喘C*Q*,李世也就顺着她的行动,伏在她的背S*,圆鼓似两G*X*P*G*R*,被他压在X*面非常S*F*。周梦龙附在她的背S*动也不动,使她C*X*过来之後再采取行动,等了很久,美艳少F*经过D*创之後,才休息过来,S*子先扭动了几X*,歪在C*S*的T*翻动着,换了一个方向。

     周梦龙见她动了,就将D*xx往xx内深深地C*了二C*,再伸手往她的前Y*去,美艳少F*已知道X*一步的行动是什麽,就微微的抬起了P*G*,使周梦龙的手伸到前Y*去,M*住了她那涨D*的Y*核,去不住的R*、磨、捏、扣、轮迥的使用,由慢变K*,由轻变重,越来越K*,越来越重。美艳少F*S*F*得混S*扭动,囗中发出∶「W*┅┅W*┅┅W*┅┅」「哎┅┅唷┅┅R*家┅┅S*F*┅┅S*了┅┅M*M*┅┅溶化了┅┅R*家┅┅升T*了┅┅」「W*┅┅唷┅┅Q*A*的┅┅你真好┅┅我永远忘不了┅┅你┅┅D*xx┅┅哥哥┅┅给我的┅┅好C*┅┅好T*K*┅┅S*┅┅S*S*R*了┅┅N*┅┅喂┅┅」?「哎┅┅唷┅┅M*姝┅┅真的┅┅不行了┅┅S*不了了┅┅哎┅┅哟┅┅喂┅┅呀┅┅已经┅┅忍不住了┅┅W*┅┅W*┅┅T*呀┅┅R*家┅┅丢了┅┅丢了┅┅A*┅┅哎┅┅唷┅┅R*家┅┅这次┅┅丢┅┅S*┅┅了┅┅N*┅┅喂┅┅」美艳少F*一G*G*的Y*J*直往他的D*xxB*着,把周梦龙B*得周S*R*N*N*的,并且她的X*心也随着B*出Y*J*,在一张一合的Y*吸着D*xx,把周梦龙Y*吸得全S*趐趐麻麻,忍不住的喊着∶「W*┅┅喂┅┅好M*M*┅┅哥哥┅┅也S*S*了┅┅哎┅┅呀┅┅你那┅┅Y*J*┅┅R*N*N*┅┅B*得┅┅哥哥┅┅好美┅┅N*┅┅N*┅┅喂┅┅你的┅┅X*心┅┅W*着┅┅我的┅┅D*xx┅┅好趐┅┅好麻┅┅好S*┅┅哎┅┅呀┅┅哥哥┅┅被X*心┅┅W*S*了┅┅W*丢了┅┅W*┅┅W*┅┅丢了┅┅丢S*了┅┅」周梦龙也被美艳少F*泄出的R*滚Y*J*B*得周S*美妙极了,被X*心一张一合地W*着D*xx,W*得全S*趐麻S*K*S*了,忍不住的J*关一松,也B*出了D*量Y*J*,直冲着她的X*心。

     美艳少F*被冲击得三H*七魄在半空中飘荡着,一时S*歪歪的昏了过去,整个R*昏S*在C*S*。周梦龙也D*量的泄着Y*J*,劳累得抱住美艳少F*渐惭地J*R*了梦乡。

     将近中午之时,美艳少F*先转醒过来,一看S*旁的X*伙子,仍在梦S*中,她看到那G*曾使她Y*生Y*S*K*乐无比的D*xx,此刻R*弱的伏在两T*之间,真是可A*极了。那G*D*xx,又使她回忆刚才那种S*畅的滋W*,忍不住的伸出Y*手,W*住了那G*R*弱的xx,慢慢地套动着。

     周梦龙的D*xx这一C*,已把她C*出了滋W*,C*出她R*间至高无S*的享S*,所以她此刻在把W*着这难得的机会,好好的去享S*一番。她一直在回W*刚才那xx甜美的滋W*,心中已渐渐S*X*着,不由自主的D*L*套动着xx,希望它能早点T*立起来。

     这时在甜S*中的周梦龙,已被美艳少F*的D*L*套动,惊醒过来了。他睁眼一看,S*旁那位美R*R*,又在Y*荡的玩L*着他的D*xx。

     此刻美艳少F*坐在C*S*,一S*雪白的粉躯,及两颗坚T*的xx,圆圆T*翘的P*G*,细细的Y*肢,真是美丽极了,X*感已极。

     周梦龙看见这副如同N*神的J*躯,忍不住的把她压在S*X*,右手抱着她的纤Y*,左手L*着她的粉颈,Z*C*压在她那S*R*而微微分开的二P*樱C*S*,疯狂的W*着,同时用X*部磨C*她的两个坚T*粉R*,两条T*不断的伸缩、蠕动。

     周梦龙的S*T*J*J*的压着她那R*H*白N*的J*躯,并用两只脚去磨C*她那两只玲珑的X*脚。他越W*L*得越J*,一边W*着她的X*Z*,一边用T*磨C*她那白N*滚圆的X*T*,用xx磨C*她那光H*柔R*的X*F*与xx四周,然後用手R*C*她的R*F*。

     美艳少F*渐渐地也用两手环抱着那个压在他S*S*的周梦龙,并将自己的香S*伸到周梦龙的Z*里,她的S*T*扭动着,两个R*互相J*J*的L*抱着在那粉红S*的C*毯S*滚来滚去。

     良久之後,周梦龙又用两只手抓住美艳少F*的二只xx,轻轻的在M*L*、R*C*,接着又将T*伸到美艳少F*的两条D*T*之间,去W*Y*她的xx,舐L*她的D*xx,X*xx,Y*W*着她的Y*核,并用S*Y*吸她的xx。

     美艳少F*被Y*吸得xxxx直流,她仰卧的J*躯像舞狮般的不断扭动着,不停地颤抖着,脸蛋R*红红的,不断地J*喘,并不时发出K*感的「嗯」、「嗯」、「哼」、「哼」、「N*」、「喂」┅┅呻Y*声来。

     此时的周梦龙,已将那G*坚Y*的D*xx,全部C*J*了那xx的xx中,涨得两P*xx已成平扁的形状,xxJ*窄得将D*xxJ*J*包住密不通风,使周梦龙感到好似一只D*脚穿S*了一双J*窄的新鞋一样,他开始渐渐地缓缓的xx起xx来。

     周梦龙现在已懂得如何的xx,才能使N*R*K*乐。此时他xx技术很好,像是S*过训练似的,每向外一C*,必将D*xx拔到xxD*K*,然後沈S*向内一C*,又C*撞到她的xx深C*的X*心S*,直C*得美艳少F*xx的xx直流,发出了一连串的「卜滋┅┅卜滋┅┅」美艳少F*的xx四周,及两个R*的D*T*G*部份已都被xxS*遍,她S*F*的周S*发了抖,Z*里「W*┅┅W*┅┅W*┅┅」的呻Y*着。每当周梦龙的D*xx往里C*时,美艳少F*都本能地抬起了P*G*往S*一T*,并且收缩一X*,使xx内的壁R*,将xx用L*的挟一X*,C*得越深,她越感觉S*F*,她真希望周梦龙能够连睾丸也一起S*J*去。

     周梦龙经过一阵轻C*慢送之後,突然渐渐地加K*起来,T*动着D*xx,越C*越K*的xx着。此时周梦龙G*得更是起劲了,他越发加K*了xx的速度,D*xx在xx中K*速的J*出,搅动得xx「滋┅┅咕滋┅┅」的向个不止。

     美艳少F*继续涌S*出来的D*量xx,对周梦龙产生了一种特异的C*J*,周梦龙已被C*J*得抓住了她两条粉T*,往肩S*一扛,一X*比一X*H*H*的C*X*去。这样一来,美艳少F*这N*货可惨了,因为她的白P*G*R*悬了空,xxT*得高高的,毫无办法招架,C*不几X*,美艳少F*只感到一阵昏M*,昏S*过去。

     不久,又被几X*子猛C*,C*醒了过来,美艳少F*颤声的J*道∶「哎┅┅唷┅┅哥呀┅┅W*┅┅喂┅┅D*xx┅┅哥哥┅┅M*M*┅┅K*S*了┅┅哎┅┅哟┅┅喂┅┅呀┅┅D*xx┅┅你K*K*丢吧┅┅K*呀┅┅K*嘛┅┅N*┅┅N*┅┅」周梦龙却将C*Y*的xx顶J*了xxX*心,得意的说道∶「嘿!嘿!N*货,你是不是S*不了啦?」

     他说着又用L*的顶了几X*。

     美艳少F*被顶得有Q*无L*的说着∶「哎┅┅呀┅┅是┅┅是呀┅┅D*xx┅┅哥哥┅┅哎┅┅唷┅┅喂┅┅呀┅┅M*M*已经S*不了啦┅┅D*xx┅┅爷爷┅┅饶了┅┅xx┅┅M*M*吧┅┅W*W*┅┅喂┅┅」「哼!D*xx还没有出J*,是不会饶了你这X*Y*F*!X*N*货!你告诉哥哥,我会不会C*X*呀?」

     「会,会,xx又D*,又会C*,C*S*R*了。」

     「C*得好不好?K*说!」

     「Q*哥哥┅┅好丈F*┅┅你C*得好好N*┅┅」「那麽、xx!你就好好地N*N*的给哥哥J*着,哄出哥哥的J*来,D*xx就能饶了你。」

     「Q*爷爷┅┅M*M*给你J*┅┅你A*听什麽,M*M*就J*什麽┅┅可是┅┅哥呀┅┅你轻一点C*┅┅把M*M*的T*放X*来┅┅M*M*S*不了啦┅┅求求你┅┅我的D*┅┅D*xx┅┅哥哥┅┅N*┅┅」「乖乖!我想轻一点C*是可以的,哥哥喜欢听你D*声点N*N*的J*,要你从心眼里J*出来。」

     周梦龙说着,果然轻C*慢送起来,美艳少F*感到xx里很S*F*,xx又在流着,正在享S*的时候,周梦龙的手已经「拍!」

     的一声,打在她那雪白圆T*的P*G*S*。

     美艳少F*不由得T*得D*声Y*J*着∶「哎┅┅唷┅┅我的D*xx┅┅Q*哥哥呀┅┅哎┅┅唷┅┅唷┅┅M*M*可S*不了┅┅D*xx┅┅要C*S*M*M*了┅┅哎┅┅哟┅┅哎┅┅哟┅┅D*xx可顶S*┅┅R*家了┅┅Q*哥哥┅┅你好H*呀┅┅哎┅┅哎唷┅┅轻一点┅┅打N*P*G*吧┅┅哥┅┅Q*┅┅哎┅┅唷┅┅我的┅┅Q*A*的┅┅M*M*┅┅可真F*了你┅┅哎┅┅呀┅┅N*货是又T*又美┅┅哎┅┅唷┅┅N*P*G*┅┅被你打得又麻又辣┅┅哎┅┅唷┅┅喂┅┅呀┅┅Q*哥哥┅┅Q*丈F*┅┅我的D*xx┅┅爷爷呀┅┅哎┅┅唷┅┅好哥哥┅┅你可丢了┅┅W*┅┅W*W*┅┅W*┅┅好丈F*┅┅你的J*可真多┅┅哎┅┅唷┅┅喂┅┅呀┅┅W*┅┅xx┅┅X*心R*┅┅可T*S*了┅┅N*N*┅┅N*┅┅」她扭动P*G*,动着P*G*,自己T*动得xx不停的流出,流得P*G*底X*C*褥xx一D*P*,她也畅K*Y*J*起来∶「唉┅┅唷┅┅X*S*鬼┅┅N*┅┅不┅┅不┅┅我的┅┅好哥┅┅哎┅┅哟┅┅我的┅┅D*xx┅┅爷爷┅┅C*吧┅┅D*L*C*吧┅┅D*xx┅┅哥哥┅┅哎┅┅哟┅┅喂┅┅呀┅┅M*M*┅┅不怕S*┅┅你H*H*的C*吧┅┅C*S*┅┅M*M*吧┅┅哎┅┅呀┅┅W*┅┅喂┅┅M*M*┅┅就给你┅┅C*S*算了┅┅N*┅┅哎┅┅唷┅┅M*M*┅┅甘愿给你C*S*┅┅W*┅┅W*┅┅」周梦龙的D*xxC*R*xx中,感到非常的J*J*,像是一个C*N*X*,D*概是付宁宁饥饿太久,xx流得太多,才会不觉得疼T*,D*L*扭动P*G*。

     五百五十再战宁宁三

     周梦龙被付宁宁的美艳,条雪白柔N*的J*躯,J*J*的xx,Y*荡的神态,把他周S*神经C*J*到了极点,一G*凶勇的G*劲,如同海N*般的一波又一波的袭击在心T*,使他也如同海N*般地一波又一波的凶勇猛L*的xx起付宁宁的xx来,连连用劲的C*了五、六十X*。

     付宁宁长得这麽D*,也未曾被这样D*的xx,如此凶勇猛L*的C*过,此刻是被周梦龙的D*xx,xx得飘飘Y*仙,三H*七魄在空中飘荡,飘得什麽Y*言Y*语都喊得出来∶「哎┅┅哎┅┅哎唷┅┅T*呀┅┅D*xx┅┅爷爷┅┅Q*哥哥┅┅哎┅┅哟┅┅喂┅┅呀┅┅我的┅┅老祖宗┅┅C*S*┅┅M*M*了┅┅哎┅┅呀┅┅你C*吧┅┅让D*xx┅┅C*S*好了┅┅C*S*算了┅┅哎┅┅呀┅┅唷┅┅呀┅┅」「哎┅┅哟┅┅D*xx┅┅哥哥┅┅对了┅┅对了┅┅就这样┅┅哎┅┅呀┅┅M*M*┅┅A*S*你了┅┅M*M*┅┅S*S*了┅┅哎┅┅唷┅┅喂┅┅呀┅┅M*M*┅┅美S*了┅┅好哥哥┅┅好丈F*┅┅W*┅┅W*┅┅C*对了┅┅N*┅┅」「哎┅┅哎┅┅唷┅┅D*xx┅┅爷爷┅┅顶得┅┅R*家的┅┅X*心┅┅K*S*不了了┅┅哎┅┅唷┅┅喂┅┅呀┅┅K*了┅┅K*了┅┅M*M*┅┅就K*忍不住了┅┅W*┅┅W*┅┅D*xx┅┅哥哥┅┅M*M*┅┅K*被你┅┅G*S*了┅┅N*┅┅喂┅┅呀┅┅M*M*┅┅K*S*给你了┅┅哎┅┅唷┅┅Q*爸爸┅┅Q*哥哥┅┅M*M*┅┅忍不住了┅┅哎┅┅哎┅┅呀┅┅M*M*┅┅要丢出来了┅┅哎┅┅唷┅┅M*M*┅┅丢了┅┅W*┅┅丢了┅┅N*┅┅」付宁宁一G*浓浓的Y*J*B*S*着周梦龙的D*xx,可是周梦龙此刻好像被C*J*得麻木一般,还在埋T*苦G*着。正在出J*的付宁宁,被周梦龙C*得猛泄Y*J*,泄得整个xx四周的Y*M*及D*xx整个白糊糊地,P*G*底X*的C*褥也白糊糊一D*P*。

     周梦龙此时已被Y*荡毕露美艳佳R*的付宁宁,C*J*得周S*神经麻木不仁,只知道猛L*xx,才能把心X*那把火R*R*的Y*火扑灭。

     他这样不停的凶猛xx,又把付宁宁C*得S*X*起来,又见她开始微微T*着P*G*、扭着P*G*,去迎战周梦龙凶猛的xx,渐渐地,她又S*得汪汪的Y*J*着∶「哎┅┅唷┅┅好哥哥┅┅D*xx┅┅爷爷┅┅W*┅┅W*┅┅这麽凶┅┅想真的┅┅C*S*┅┅M*M*┅┅哎┅┅唷┅┅喂┅┅呀┅┅D*xx┅┅祖宗┅┅不想┅┅M*M*┅┅活了┅┅哎┅┅哟┅┅哎┅┅呀┅┅好丈F*┅┅M*M*┅┅美┅┅美S*了┅┅」此时俩R*全S*汗S*淋淋,像是在摔J*一样,俩R*互不认输,一个是在猛L*的xx,一个是在用L*T*扭着,双方J*J*的抱住。

     「哎┅┅呀┅┅D*xx┅┅哥哥┅┅哎┅┅哎哟┅┅M*M*┅┅从来┅┅没有┅┅这麽┅┅S*F*过┅┅哎┅┅唷┅┅喂┅┅呀┅┅Q*哥哥┅┅M*M*┅┅K*活S*了┅┅哎┅┅呀┅┅Q*爷爷┅┅M*M*┅┅又要被你┅┅C*S*了┅┅W*┅┅W*┅┅喂┅┅呀┅┅S*┅┅S*S*┅┅R*家了┅┅N*┅┅N*┅┅」「哎┅┅哟┅┅哥哥呀┅┅我的┅┅老祖宗┅┅哎┅┅唷┅┅M*M*┅┅A*S*你了┅┅M*M*┅┅不能┅┅没有你┅┅哎┅┅呀┅┅W*┅┅喂┅┅M*M*┅┅F*了你┅┅Q*哥哥┅┅好丈F*┅┅W*┅┅呀┅┅A*我┅好好A*我┅┅哎┅┅喂┅┅」周梦龙此时正在C*J*的时候,又听到付宁宁J*声的Y*言Y*语,也跟畅K*的喊了出来∶「N*┅┅N*N*┅┅好M*M*┅┅哥哥┅┅好美┅┅好S*┅┅哥哥┅┅从来没有┅┅这麽K*活┅┅哥哥┅┅A*S*┅┅M*M*了┅┅哥哥┅┅K*了┅┅W*┅┅W*┅┅K*要┅┅S*了┅┅哎┅┅呀┅┅哥哥┅┅K*要┅┅S*在┅┅M*M*┅┅的xx┅┅W*┅┅呀┅┅K*┅┅M*M*┅┅让我们┅┅一起S*吧┅┅K*呀┅┅好M*M*┅┅」付宁宁一听周梦龙也要丢J*,她赶J*集中J*神,猛L*地去扭动P*G*,T*高着P*G*,来配合周梦龙的xx,想和周梦龙一起丢出J*来,她自己摇得畅K*的喊了出来∶「哎┅┅哎┅┅唷┅┅呀┅┅D*xx┅┅哥哥┅┅怎麽┅┅又D*起来了┅┅W*┅┅W*┅┅C*得┅┅M*M*┅┅真S*┅┅哎┅┅唷┅┅喂┅┅呀┅┅M*姝┅┅美┅┅S*┅┅美S*了┅┅哎┅┅W*┅┅M*┅┅K*了┅┅K*了┅┅哎┅┅唷┅┅喂┅┅呀┅┅M*M*┅┅又┅┅又忍不住了┅┅哎┅┅哎┅┅呀┅┅M*M*┅┅出来了┅┅W*┅┅呀┅┅M*M*┅┅又丢了┅┅M*M*┅┅丢了┅┅W*┅┅W*W*┅┅丢┅┅S*┅┅了┅┅N*┅┅」付宁宁又是一G*浓浓的Y*J*,B*在周梦龙的D*xxS*,xx中的内xx,也在一张一合的Y*吸着D*xx。周梦龙被付宁宁的Y*J*一冲,被xx中的内xx一J*一J*的Y*吸着,周S*趐趐麻麻,一时S*畅的背脊一凉,Y*关一松,一G*强劲的Y*J*,D*量有L*的S*击在付宁宁的X*心,把正出完Y*J*的付宁宁,S*得S*S*K*K*的晕S*过去,周梦龙也D*量的泄了Y*J*,疲倦的B*在付宁宁的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