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四大美女师娘【25026988[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四D*美N*师M*

     更糟糕的是,师M*貂婵在途中竟然生病了,齐心远猜,一定是伤心过度所致。齐心远是唯一的N*X*,他责无旁贷的担负起了照顾师M*的任务。

     尽管现在他与几个师M*之间还有着那种师徒的阻碍,但现在是N*R*生病了,他没有办法,貂婵的样子看来是连路都不能走了。齐心远只好请求背起她。

     “还是我自己走吧。”貂婵好像很是害羞,毕竟她是师M*,怎么好让N*徒弟背在S*S*呢,S*S*的Y*F*本来就十分单薄,两R*的S*T*贴在一起,那岂不是F*了N*N*授S*不Q*的D*忌了吗?貂婵怎么也不肯S*齐心远的背。

     “你看看,这些N*R*,哪一个能背得动你?她们自己走道都困难着呢。”齐心远有些急了,他倒不是想Y*师M*的便宜,他是想尽徒弟之孝。师傅虽然不在了,可那Q*分还在,总不能把师M*扔在这深山里不管吧。要是那样的话,可真就禽S*不如了。

     齐心远已经蹲X*了S*子,可貂婵却迟迟不肯S*来。

     “M*M*,你就让他背你一段吧,他又不是别R*,咱们这些R*里面,除了他,你还能指望谁?”西施师M*的一句劝说才让貂婵放X*心来,但她S*齐心远的背的时候,却还是有些拘束,只将两只膝盖顶在了齐心远的背S*,两只手很拘谨的搭在齐心远的肩S*,齐心远为了避嫌,只能两手把住了她的膝盖X*面。这种姿势可苦了齐心远了。本来齐心远就累得够呛,现在她又不肯将S*子靠S*来,齐心远又不敢直了S*子,那整个S*T*就成了一张弓。

     貂婵本来就很瘦弱,那两只膝盖实在顶得齐心远S*不了。

     “师M*,您还是把T*伸开吧,我S*不了啦。”

     齐心远的J*苦让西施等N*R*不J*笑了起来。

     “你看你这架势,你不得累S*他呀!”西施看起来还是很心疼这个X*徒弟的。现在没有了师傅,这些N*R*自然就把齐心远当成了依靠,没有他,她们就连去哪R*都不知道了。

     在众目睽睽之X*,貂婵还是不肯把T*伸开。

     “别再讲究那些没用的了。你看他都累成啥样了。”西施心疼的说着,掏出手帕来替齐心远C*汗,齐心远还是顾忌与师M*之间的关系,便拿过了师M*手里的手帕自己C*了起来。

     不出所料,齐心远也被累病了。他们只好搭起了帐篷来休息。好在那些Y*还有一些,还不算过期,他与貂婵两R*都C*了Y*之后便躺在帐篷里。

     齐心远的T*L*好像更好一些,他比貂婵更早一点醒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帐篷里就剩X*了他跟貂婵两个R*了。貂婵平躺在自己的S*边,她那J*T*的双F*竟是那么的Y*R*,那纱Y*这X*,浑圆的轮廓清晰可见,Y*其是她均匀呼吸时整个X*脯都随之起伏,这让齐心远的凡心更加猛烈的跳了起来。他的Y*X*立即不S*控制的昂了起来。

     这么美妙的N*子躺在S*边,而且没有别R*,齐心远怎么会无动于衷?他轻轻的爬了起来,手很不听使唤的F*到了师M*的X*脯S*,但他还没有触到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很不平稳了。他不敢压X*去,不然会L*醒师M*的,要是让她醒来看见自己正对她有什么企图的话,那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个禽S*不如的家伙了吗?可是师傅那J*艳动R*的樱C*却是在一刻不停的Y*H*着自己,他再也控制不住,将自己的双C*压在了貂婵师M*的芳C*S*。

     也许是师M*她发烧得厉害,她并没有意识到有R*在W*她,所以眼睛依然闭着,但齐心远却明显感觉到了师M*的香S*从里面探了出来,与他的S*T*轻轻的缠绕着。她的X*S*的确有一种香甜的W*道,让齐心远的S*T*流连忘返。他一面担心有R*J*来碰见自己S*扰师M*,一面却又被师M*那香S*挽留着,虽然貂婵师M*还是在梦中,但她那种无意识的缠绵却让齐心远H*不守舍了。他的S*X*立即刚Y*的T*在了师M*的D*T*S*,恨不得要穿透师M*的纱Y*,J*R*她那玲珑的T*内。与此同时,齐心远的那只Y*手也控制不住的F*S*了师M*的Y*F*,在那S*面毫不犹豫的抓了起来,仗着师M*还是半S*不醒的样子,齐心远越发D*胆起来,也许是师M*S*S*的R*还没有退去的缘故,他感觉到她整个S*子滚T*滚T*的,好像一团烈火……

     但最终齐心远还是理智的缩回了S*子,这毕竟是自己恩师的N*R*。他强忍着收了手,像原来一样的躺了X*去……

     但他的目光却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师M*那J*T*的R*F*起伏……

     第228章师M*舍S*

     那只探险队给他们的那点可怜的G*粮很就被他们消灭了。在他们就要弹尽粮绝的时候,作为一个N*R*,齐心远当然不能跟N*R*们争C*的,他尽量忍着不C*,或是装C*一点,N*R*们虽然也心疼他,但眼X*的实际Q*况却也让她们束手无策了。齐心远毕竟是齐心远。他凭着自己的经验,在林子里寻找那些能够一时充饥的Y*果子C*。这虽然很危险,因为林子里真正能C*的果子并不是很多,有的果子R*C*了之后很可能一T*之内就送了X*命。

     但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Q*。G*粮袋里的那点G*粮只能留给他的N*R*们C*,还有自己的师M*们。如果在这最关键的时候置她们于不顾的话,将来她们还不知道怎么看自己呢。而他的肚子却一刻不停的闹腾着,那胃就像被R*用刀子刮着一样的疼。

     然而,就是再X*心,C*到毒果子的可能X*也是很D*的,这就像是一个R*在雷区里行走一样,一不X*心就会踩到雷S*去。

     齐心远果然踩雷了。当他C*了果子的第二T*X*午,他就感觉到Q*况不妙,他渐渐的感觉到T*晕目眩而且四肢麻木。很K*,他就走不动了。D*家不得不再次停X*来休息。更让R*担心的是,齐心远竟渐渐的发起烧来。而他自己却喊着“冷冷”的。

     帐篷很K*就搭了起来。这样或许他更暖和一些。但Q*况依然没有好转,退烧Y*又不能C*多了,N*R*们急得团团转,却无计可施。

     “你们都出去吧。我来想办法。”师M*西施终于发话了。现在所有的N*R*都把希望寄托在她的S*S*了,而且一路S*,N*R*全听她的,她早已在D*家的心目中成了领T*R*。现在她提出来让她来解决齐心远的高烧不退,D*家自然也就相信她了。不信又有什么办法!

     众R*全都退出了帐篷,里面只剩X*了师M*西施与齐心远两个R*。一P*肃静。

     师M*慢慢的解开了齐心远的所有Y*F*,把他T*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齐心远那雄健的xx对于一个N*R*来说那无疑是一种挑衅,但师M*毕竟是师M*,她竟然是那样的平静。

     齐心远已经烧得不醒R*事,任R*摆布。

     师M*西施又开始慢慢T*起了自己的Y*F*。一件一件的飘落到了地S*。当她最后一件亵Y*落到地S*之后,她犹豫了一X*,才慢慢的伏X*了S*子,贴到了齐心远的S*S*去。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个师M*西施不同于常R*,她是S*了师傅冰功真传的,她的S*T*完全可以通过她自己的功L*达到零度以X*而不让自己的S*T*S*伤。

     现在,她正想用自己的冰功将齐心远T*内的R*毒给吸出来。她当然不敢肯定这一定就能救了他的命,因为她也很难断定齐心远是不是能够抗过Y*果子里的毒Q*对他的侵袭。这一切就全靠他齐心远的造化了。

     西施师M*不仅让自己的S*T*全方位的与齐心远接触,她还要打通齐心远排泄毒Q*的通道。她不顾师M*与徒R*之间的避嫌,勇敢的分开了双T*。但是,齐心远此时正被T*R*烧着,那一C*正在疲R*的状态之中。

     她只好重新坐了起来。让齐心远坚T*起来的唯一办法只有一个,她是一个N*R*,自然懂得其中的道理。于是,她再次X*了H*心,将脸埋在了齐心远的X*F*之X*,非常X*心的T*起了他。

     齐心远S*T*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那么T*R*,好像一块正在加R*着的金属一样,让她简直不敢直接把S*子贴S*去。师M*一边运起了冰功,一边T*L*着他,她的S*子渐渐变得冰凉起来。而那K*中之物也渐渐有了起S*。西施师M*不J*心喜,她吐出了他重新伏X*了S*子。她一只手伸到了X*面,一手F*M*着他那棱角分明的脸,齐心远的雄T*渐渐的J*R*了她。

     当两R*的S*子合而为一之后,西施师M*的S*子在S*面慢慢蠕动起来。她T*内的凉Q*通过她那细腻而R*H*的肌肤传到了齐心远的S*S*。看着他那英俊的面庞,她X*意识的伏X*了脸,两P*樱C*印在了他的双C*S*。

     她那灵巧的香S*拨开了齐心远的双C*,穿过了他的牙齿,G*到了他的S*尖。她的香津从她的香S*之尖流J*了他的Z*里,她的清凉让他的灼R*得到了缓解,虽然齐心远是在昏M*之中,但朦朦胧胧中,他仍然能做梦一样感觉到了美R*W*他的滋W*,于是,齐心远竟能在M*糊之中配合起了师M*的Y*吸与Q*W*,两R*的香S*开始一来一往的迂回起来。师M*的冰功越来越强烈起来,她的W*与Y*吸也渐渐变得有些忘Q*,两R*的油腻肌肤在不停的摩C*着,师M*的两手开始在齐心远的S*S*有些慌L*的F*M*着,齐心远的两手也不由自主的L*住了师M*的J*躯,他的L*Q*让师M*有些喘不过Q*来。

     “嗯~~~W*~~”师M*的C*X*越来越不平稳,她的S*子被齐心远两条胳膊J*J*的箍着,那丰满的双F*被挤压在齐心远的X*膛S*,齐心远竟然似乎有了意识一样的T*动起了S*子,去撞师M*的J*躯了,与师M*那不断蠕动的节奏相和相合,他的C*壮有L*让师M*不J*渐渐面红耳赤,J*喘微微。

     师M*的冰功开始在齐心远的S*S*明显起了作用,这让原本灼R*难S*的S*T*渐渐变得S*F*起来,师M*虽然J*羞难当,却不敢松懈,生怕前功尽弃,而且这冰功要想彻底的起到给齐心远降温的作用,她也不能急于求成,虽然S*X*的齐心远渐渐J*Q*起来,但她还必须保持着均匀的节奏。

     师M*把她的冰功提到了八成的功L*之后,齐心远的T*温彻底降了X*来,但他依然有着内R*,不过,这已经不会有什么D*碍了,至少不会让T*内的R*量烧H*了他的器官。她继续蠕动着S*子,向齐心远的T*内发着她的冰L*,齐心远终于清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L*着自己的师M*在那里忘Q*的T*动着。

     “师M*……”齐心远D*C*一惊。

     “别说话。”师M*轻喝了一声,不再去看齐心远的脸,而她的粉面却是更加红R*了,因为她G*本就无法面对弟子。

     但她却并没有从齐心远的S*S*X*来,因为她的任务还没有真正完成,现在齐心远只是表面S*降了温,但T*内的温度还是很高。

     这时候,齐心远已经明显感觉到了师M*那S*T*的冰凉。他立即明白了师M*是在G*什么了。一种感J*之Q*油然而生。这越发让齐心远来了J*Q*,他不顾师M*J*羞难当,竟然猛的翻起了S*子,将师M*压在了S*X*,凭着他的勇猛,在师M*的S*S*发泄起了S*Y*。

     再矜持的N*R*也J*不住如此的J*Q*撞击,师M*终于控制不住的呻Y*了起来。

     “N*~~~W*~~~A*~~~”她高一声低一声的呻Y*着,同时微微扭动着她那蛇一样的J*躯,齐心远G*T*看着师M*那曼妙无比的xx,几乎要晕眩,呼吸也越加急促了。

     随着他的J*Q*撞击,师M*的双F*在那雪白的X*脯S*不住的摇摆起来,那鲜红的R*顶正如两颗熟透了的樱桃,艳丽无比,G*R*H*魄……

     就在齐心远就要发S*的关键时刻,师M*也准备收起她的冰功了,那是她将齐心远的R*毒全部吸出来的时候了。就是在自己最陶醉的时候,她也没有忘记了自己的任务是什么,齐心远只感觉到S*X*好像C*J*了一堆冰块之中,整个S*子都开始冰凉。那一秒钟里,他突然感觉到师M*门户D*开,自己也终于撑持不住,泄了出来……

     不等齐心远X*来,师M*就已经从齐心远的S*X*C*出了S*子,并赶J*穿起了Y*F*。

     但她的俊脸依然如桃H*一样的红艳着。

     “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把你的R*毒吸出来。”师M*目光躲闪的瞥了齐心远的xx最后一眼,赶J*走出了帐篷。

     其他七个N*R*都坐在帐篷的不远C*,她们一直关心着齐心远的S*T*,Y*其是齐心语跟思思两个至Q*。其实别的N*R*也是一样,她们的心都是悬着的。

     看到西施师M*从帐篷里走出来,她的手还在扣着最后一枚扣子,脸S*红C*正浓。

     “怎么样了?”D*家焦急的问道。有R*虽然没有开K*,但在心里却是同样的问题。

     “没事R*了,他已经醒了。”

     江映月与林羽Y*几乎同时看了看表,时间过去了近两个X*时。不是她们要看一看这个师M*的耐L*,而是她们一直都在关心着齐心远的病Q*。每一秒对她们来说都是煎熬。

     听到师M*说齐心远已经醒过来了,D*家不由的一齐松了一K*Q*,但她们同时也看到了师M*西施那红C*之X*的一脸倦容。虽然她们没有直接看到师M*在这近两个X*时的时间里具T*做了些什么,但能够想像得到那应该是一项非常辛苦的工作。

     “您歇会R*吧。”齐心语主动S*前扶着她让她坐了X*来。

     “我没事R*。”疲倦之中,她也有着更D*的满足,这不仅仅是看到了齐心远能从S*亡线S*又爬了回来,更让她在内心里感到愉悦的是刚才那一阵J*Q*,这是她多少年来未曾T*验过的感觉。如果单从N*R*这个角度来说,得到一次N*R*如此的A*,也不枉为N*R*了。可是,聪明的她却不会把这个写在脸S*,她的脸S*所表现出来的,只是对齐心远转危为安的欣W*与喜悦。

     “他真行!”她不由的感叹起来,D*家以为她是在夸赞齐心远的xx之功呢,可马S*又听到了X*面的话,不J*让D*家有些捻,“那么厉害的R*毒都没奈何得了他!”

     齐心语跟思思最早冲J*了帐篷,她们想Q*眼看一看齐心远的S*T*是不是真的好了。

     当她们两R*一齐冲J*去的时候,却发现齐心远还是赤着S*子躺在那里,正美美的回W*着刚才那让他xx的一幕。

     “还不K*穿S*Y*F*,你还想展览呀?”齐心语J*嗔的瞪了弟弟一眼,拿起Y*F*来给他穿S*。

     “爸,你真的好了吗?你可吓S*我了!”憋了半T*的思思终于放声哭了出来。

     第229章师M*亏S*

     虽然齐心远知道师M*西施与他xx完全是为了救他的X*命,不然,一个当师M*的怎么好与自己丈F*的弟子J*J*的扣在了一起。好在所有的N*R*都不但十分的理解她,而且万分的敬佩她了,除了她会冰功之外,谁也救不了齐心远的了。

     但西施师M*因为发功给齐心远治病,而消耗了D*量的T*L*,S*子不免显得虚弱起来,后面走路的时候,便不如从前了。

     “师M*,让我来背你吧。”齐心远主动的跑到了师M*的前面蹲X*S*来。虽然师M*很希望自己的徒R*能背自己一程,但还是担心别R*会说什么,于是便扭捏起来。

     “J*,不是还笑话过我吗?怎么现在自己却又扭捏起来了?”貂婵不J*笑话起西施来了。

     “我可不是扭捏,我是担心他S*T*刚刚恢复,自己走路都困难得很,我怎么好意思再让他来背我?”说完,她不再计较N*R*的羞涩,乖乖的伏到了齐心远的背S*,不过她不像S*次貂婵那样支楞着S*子,而是很伏贴的B*在了他的背S*,尽管让两座J*T*的Y*S*抵在齐心远那宽阔的背S*。随着一步一摇的摆动,师M*那J*T*而丰满的双F*在齐心远的背S*滚来滚去。那滋W*让齐心远即使在疲惫之中也不J*昂了起来。

     齐心语偷偷的瞅了齐心远一眼,只是忍不住的笑,却不敢让齐心远跟西施师M*看见。齐心远的两手把住了师M*那丰满的翘T*,那柔R*的D*T*让齐心远不J*有些心猿意马了。而师M*却是什么感觉也没有一样,尽管把S*子J*贴在齐心远的S*S*。如果现在她有R*Y*的话,齐心远的背就一定是S*的了。

     师M*西施心安理得的B*在齐心远的后背S*,他不再担心齐心远的S*T*,因为她知道,在林子里只要是C*了某些果子然后出现了发烧的现象,而最终于抗住了它的Y*L*的话,R*都会非常自然的增加一些能量。

     “师M*的S*子真R*。”齐心远背着师M*往前走着,但实际S*他很相找个地方休息一X*了。只是师M*那柔R*的S*子在J*励着他,让他不至于停X*来。

     T*黑X*来之后,他们又支起了帐篷,准备度过这个不太平常的Y*晚。齐心远主动的躺在了师M*西施的S*边。而她也觉得徒R*肯跟自己S*在一起,也更加多了一份对齐心远的喜A*。如果说以前觉得齐心远有些玩世不恭的话,那么现在他却是对师傅师M*都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他更放肆的是,他竟然把两条T*搭到了师M*的S*S*!

     当S*到半Y*的时候,齐心远竟忍不住翻S*Q*在了师M*西施的S*S*。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师M*除了亵Y*,她的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穿,齐心远将S*子压S*去之后,立即R*X*B*涌起来。在九个R*的帐篷里,齐心远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勇敢蠕动起了那重重的S*子,几次撞击之后,两R*的运动便更加默契起来……

     “N*~~~~A*~~~~”师M*Q*不自J*的呻Y*了起来。而齐心远却还在陶醉之中,H*不能一X*子就让师M*兴奋起来。

     第230章强攻师M*

     帐篷里静悄悄的,除了师M*西施与齐心远两个R*醒着,别R*都在沉S*之中。

     但是,师M*西施还是不愿意在这里跟齐心远L*来的,他毕竟是自己丈F*的关门弟子,自己是齐心远的师M*,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而两R*竟然在帐篷里趁着别R*熟S*的机会偷起Q*来,成何T*统。而且她早就警告了齐心远的,她与他的那一次xx完全是为了救他的X*命,而不沾半个Q*字。要说Q*的话,那也不过是师徒之Q*罢了。而现在齐心远竟然误以为是她看S*了他这个徒弟,这不免让她有些心慌和无奈。刚才齐心远爬到了她的S*S*,她并不知道,因为自己已经疲倦得不得了,如果说是S*觉的时候齐心远不经意的把手搭到了她的S*S*来,那也是很正常的事Q*,毕竟是九个R*挤在一个帐篷里面,要想谁也碰不到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Q*。可现在他却是已经压到了自己的S*S*来,自己真是困得不行了,就是他刚刚J*R*自己的时候她还是没有知觉呢。可当她感觉出来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他已经B*在她的S*S*动了起来,而且已经把她蠕动得有些那个了。

     虽说是师徒有别,可这N*N*之事却越是这样就越容易让R*C*J*,她只所以没有拒绝跟齐心远挨在一起S*,是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D*胆到当着这么多的面爬到她这个师M*的S*S*来。

     让齐心远意外的是,他没想到师M*自己说是一D*把年纪了,可她不仅是容貌如此秀丽,她的某个部位也是那样的J*凑,在他的感觉中,师M*与任何一个N*孩没有什么两样。她的双F*是那样的J*T*,她的P*肤是那样的白净而且富有弹X*,就是她的……都是那么的有L*量,那么S*H*……

     她两手推着齐心远的S*子,而自己的双T*却已经劈了开来,很配合的跟着齐心远的S*子动着。她甚至Z*里都微微发出了那种撩R*的呻Y*来。这让齐心远更加J*Q*起来,他的两只D*手牢牢的按在了她那两座J*T*的Y*F*S*,L*道恰到好C*的R*捏着,她的亵Y*已经被解开散到了两边。整个雪白的X*脯都L*露在齐心远的视Y*里,冲击着他的视觉神经,让他S*X*骤然猛胀了起来。

     不知是师M*忽然间醒来,意识到了自己这种行为的龌龊,还是她不想让别的N*R*知道她与齐心远之间的S*Q*,她最后还是拼了最D*的L*Q*,从齐心远的S*子底X*挣了出来,只披了一件外Y*便出了帐篷。

     这是她的F*抗还是害羞?齐心远毕竟与师M*还不够熟悉,他还M*不透师M*到底是什么心理,师傅刚刚过世不久,她对于师傅的思念之Q*当然不会很K*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自己竟然在集T*S*觉的帐篷里与她共赴xx,这怎么能让她接S*呢?

     齐心远怀着一种内疚走出了帐篷,不远C*,一块巨D*的石坪S*,正站着一个亭亭Y*立的S*影,不用猜,那一定是师M*了。

     齐心远悄悄的走了过去,她已经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但是没有回T*,除了他,不会再有别R*在这个时候向她靠近了。而此刻,她的心里也正矛盾着,说心里话,她还是不讨厌这个弟子的,只是,她觉得他太不看时候了,现在师傅还没有离开多久,即使两R*有可能发展那种Q*感,现在也是很不应该的。

     瑟瑟的Y*风中,她感觉到了他那宽D*而温暖的X*怀从后面包裹了自己,一阵暖流淌J*了她的心里,她没有挣T*他。她觉得那样也许太虚伪。她正需要这样一种关怀,而且她断定这时候帐篷里的R*一定正在沉S*之中,G*本不会关心这里发生的一切的。

     “为什么要这样?”师M*微启朱C*,美妙的声音传到了齐心远的耳朵里。

     “我……喜欢你,这个,你还看不出来吗?”齐心远的两手轻L*着这位绝世佳R*,在这吹着寒风的Y*里,让美R*多少有了一些温暖的感觉。

     “可我……已经是你的师M*……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如果我与你再有什么苟且之事,岂不是让世R*笑话?”

     “师傅已去,难道师M*要一个R*孤守一生吗?”

     “我没随你师傅而去,已经过意不去。哪能再许S*于你?”

     “可我知道,如果没有N*R*的呵护,N*R*活在世S*是最苦的事Q*了。我不忍心让师M*的后半生有什么遗憾。如果师M*在我的面前S*了半点委屈的话,那是对我最D*的折磨了。难道师M*就忍心看着弟子遭S*如此的折磨吗?既然我们遇到了一起,就是前世修定的缘分,我相信师M*不仅是为了师傅而生,也是为了我而生的。”

     “那些N*R*除了你J*跟你的N*R*,都算是你的N*R*了吧?”师M*微微偏过了一点S*子来问道。

     齐心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只好点了点T*。现在,他还无法把事实的真相对她说出来。

     “可据我所知,外面是不允许一个N*R*有几个N*R*的。”

     齐心远相信,师傅一定对她说过这些事Q*的,也许这正是他们隐居在这D*山里的最重要的原因了。

     “A*一个R*,并不一定要到政府里去领一张结婚证书,A*是心灵的相通,是相互的依恋。如果师M*舍得心远,那我自然不会再缠着师M*,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放弃的。”

     “你也太自恋了,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舍不得你,我与你不过是数十R*的了解,更谈不S*深知,也许离开了这里,我就会把你给忘了的。当然,我不否认你也会忘了我的。”

     “你S*S*的W*道,你的音容笑貌都会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我怎么会忘了你的,如果你不是舍不得我,又怎么会xx而救我呢?你要是说不喜欢我,我相信你一定是在欺骗自己。”说着,齐心远的两手又开始在师M*的S*X*S*轻轻的F*M*了起来。

     “心远,别这样……”师M*其实早已被齐心远的拥抱所温暖,她的心里也在漾起了一层层的涟漪,她那有些不平稳的呼吸更传递给了齐心远一种信息,她在他的怀抱中还是相当有感觉的。

     “你可以守护着你对师傅的心,但你不应该折磨自己的S*子,刚才在帐篷里的时候,你分明已经J*唤了,难道你还想欺骗自己吗?现在这里没有R*,帐篷里的R*是不会知道的。就让我完成对你的A*吧。”话音刚落,还不等师M*说什么,齐心远就已经用双C*堵住了师M*的X*Z*R*,将她的J*躯扳了过来,师M*那柔R*的S*子哪能F*抗得了齐心远如此的L*量,她的整个S*子都被齐心远抱了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L*Q*比原来D*了许多,抱着师M*的S*子竟然哪抱着一个枕T*一般的轻盈。难道是自己C*了什么果子长了神通?

     齐心远此时顾不得考虑许多,拥着师M*的S*子慢慢向着那块巨D*的石坪S*躺去。

     他疯狂的Y*吸着她的香S*,手伸J*了她的亵Y*,F*M*着她那光H*而富有弹X*的xx,她的S*X*已经xx的了,那与刚才在帐篷里的一段J*Q*不无关系,当然刚才齐心远的拥抱也起了相当的作用。

     师M*并不主动的迎合他的Y*吸,只是S*子在动,那像是在F*抗,但齐心远却还是解开了她的亵Y*,将自己的雄X*触须植R*了她的T*内。

     齐心远将带出来的Y*F*铺在了师M*的S*X*,可他的Z*却一刻也没有离开师M*的C*,他并不担心她会J*出来,他只想用自己的J*Q*来感化师M*,让她一同融R*到这种xx的J*Q*之中。

     将师M*压在S*X*的感觉像是在强B*,但那已经是Q*虎难X*了。如果此时不能Y*F*她,也许会给了她C*X*的机会。这是一个美妙的Y*晚,皎洁的月光之X*,L*着绝世佳R*在这石坪之S*尽Q*的xx那是何等的K*意呀!

     有了这个念T*,齐心远两臂J*箍着师M*的S*子,让她再也动弹不得,他想,只要J*R*到某一阶段,她就不会再F*抗的了,更何况,他也感觉出来,师M*的F*抗是出于那种传统的思想对她的束缚,R*一旦到了那种境界,什么束缚也会烟消云散的。

     于是,他不假思索的在师M*的S*子S*动了起来。那洁白的亵Y*被扯到了两边,呈现在他眼前的是那一副让N*R*R*X*B*涌的柔弱的xx。

     当师M*给自己祛R*毒的时候,他感觉到师M*的S*子是那样的冰凉,可现在,尽管是在帐篷之外,却让他感觉到师M*的S*子是那般的滚T*,简直像一块烙铁。

     齐心远的C*从师M*的C*S*H*X*来,埋J*了她那细长的Y*颈之中,那细H*的Y*肌更让R*兴奋。

     “你这个H*蛋,你让师M*毁了自己的贞节呀!”师M*在齐心远的S*X*不由的骂了起来,她真的有些生Q*了。要知道,在几个N*R*当中,她只所以坐稳了她的霸主地位,无疑是因为她一切都是率先垂范的。样样她都是表率。而一旦让其他N*R*知道她与自己的丈F*的弟子偷Q*,她们会以怎样的眼光来看她?

     齐心远并不顾师M*的责骂,一W*的将他的W*H*到了师M*那深深的R*谷里,两手同时R*捏着那丰满的J*T*,P*G*不断的T*动着……

     随着齐心远S*子的X*H*,那一G*雄X*的R*棍也从她的T*内H*了出来,但作为N*R*,她知道齐心远这时候不可能放过她的,他一定有着更加猥琐的动作要在她的X*S*开始了。果然,他两手F*M*着她的两条xx,将脸埋J*了她的那P*丛林之X*,S*T*伸出来,在她那已经S*R*的S*C*T*L*着了。他的S*尖是那么的有L*,每一次挑动着她那个X*R*球的时候,都会让她的S*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一X*,这让她无法掩饰自己的春心荡漾了。她觉得在一个S*为自己丈F*弟子的N*R*面前如此的表现是一种耻辱,她J*羞难当的别过了脸去,因为她知道,现在J*唤F*抗都无济于事的,那只能招来帐篷里的N*R*们出来围观他们。

     这当然更是她不愿意发生的。

     齐心远的双C*直接盖住了师M*的xx,这并不妨碍他的D*S*T*在那一条R*缝里来回T*L*,那S*面S*似乎有一种X*疙瘩,磨得她里面好X*又S*,但这种滋W*却让她难以启齿。

     更要命的是,他的C*S*似乎在一齐用L*的在她那很少被触到的地方H*劲的扫着,每扫一X*,都会让她整个S*子疯狂的一颤。

     “A*——”她的S*子不由的在那块石坪S*扭了起来,虽然S*X*的Y*物很单薄,不足以让她的脊背感到S*F*一些,可这已经不算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S*不由己的被齐心远带到了那种N*R*最想要的美妙境界之中去了。琼浆一阵阵的从那蜜道里B*出来,齐心远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他全部吸J*了Z*里,在他看来,这是N*R*的J*华,不能N*费了,或许有着滋补S*T*的作用呢。

     他H*H*的在师M*那鼓起来的X*R*球S*轻轻的咬了一X*,这更让她H*不附T*了。她很少T*验到如此的K*感,齐心远的高超Z*技对她的承S*L*来说是一个挑战,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喊出声来,那会惊动了帐篷里的R*的。但那种滋W*实在是太强烈了,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在控制呻Y*这方面有些L*不从心了,于是,她低低的J*了一声:“A*——W*——”她同时使劲S*T*着P*G*,让那xx更加J*密的贴住了齐心远的Z*,希望齐心远能给她一次更强烈的Y*吸。

     果然齐心远又H*劲的吸了一次,那感觉好像肚子里的东西都要被他吸出来似的。

     “A*——”她J*咬着牙关,呻Y*是从她的牙缝里挤出来的。她的P*G*T*动的更加剧烈起来,那节奏让齐心远都有些招架不住。

     “A*————你害S*师M*了——”

     齐心远不想理会师M*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他只感觉到师M*已经到了K*乐了的顶F*了,因为他的Z*已经感觉到她C*吹了好几次,T*X*已经是一P*沼泽了。那两P*N*C*也在不停的开合着,像要吞X*什么似的。

     齐心远赶J*爬起来,与师M*的S*子重叠在一起,重新W*了她的X*Z*,将那一G*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的金Q*C*J*了师M*那泥泞的R*X*之中,S*X*挑动起来。

     齐心远Q*Q*挑在师M*的H*心S*,直顶得师M*脸型都要变了。她有些J*喘不迭了,勉强的往里吸着Q*,同时两手J*J*的扣J*了齐心远的R*里。

     齐心远S*子往X*使劲一压,那一G*金Q*一X*子扎了J*去,只听师M*“嗷”的一声,S*子直抛到了幸福的云雾之中。

     许久之后,师M*才慢慢的从那石坪S*爬了起来:“别以为你得了我的S*子就能得了我的心。今T*你算是乘R*之危,R*后可不准你随便在我面前动手动脚的。我是你的师M*。咱们还是都放尊重一些为好。”

     刚才师M*那一阵的疯狂与现在冷冰冰的样子简直判若两R*。但齐心远能够理解,要想让她立即转过这个弯R*的话实在有些难度,齐心远自认为有这个耐心来等她。

     有时候N*R*越是矜持,N*R*往往越是J*追不舍。如果N*R*主动的送S*门来的话,N*R*倒觉得没了兴趣。而师M*西施显然不是做秀,她真的是被那种贞节思想给害了,她几N*跟着丈F*在这D*山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几乎不S*外界的半点浸染,有了今T*这样的表现与顾虑也就并不奇怪了。

     齐心远坐在那里,看着师M*穿着那一S*洁白的亵Y*离他而去,一闪S*J*了帐篷。

     但这个Y*晚对于齐心远来说,是最美好的。

     他想,对于她来说,也应该是K*乐的。

     在海淀区离开齐心远的住C*D*约不到两华里的地方有一个福园X*区,在18栋207号楼房里住着四个深居简出的N*R*,她们就是齐心远的四位师M*。

     齐心远与齐心语J*弟两R*负责她们的生活,而这四个N*R*却极少在楼外露面。

     虽然齐心远常来,却并没有像R*们想像的那样跟这四个N*R*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即使齐心远的首席师M*西施,除了在怒江那边两R*曾经有过那一回之外,来到这里,他们也没有过第二次。

     齐心远来到这里除了送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之外,就在坐在那R*面对着墙S*那四张美R*图临摹,而四个美R*却从不近前。

     这样过了近一个月之后,齐心远突然提出来要搬过来跟她们一起住,但四个R*却没有一个表示愿意。

     “为什么要这么绝Q*,我师傅已经仙逝,只有我才能了解你们的心。难道你们想这样孤独的生活一辈子吗?”齐心远对西施单独J*行说F*。

     “如果你真的想照顾我们的话,你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把你师傅教你的咒语倒着念S*三遍。”

     “为什么?”

     “你师傅生前并没有办法来解除对我们四个R*的咒语,他也不想解除,他在临S*的前一T*曾经跟我说过,你只有在画我们四个R*的时候,把那咒语倒念三遍,我们才能从他的咒语里面解放出来。不然的话,你能得到我们的S*子却无法得到我们的心。只是对我们xx的Y*有只能让我们更加T*苦的。”西施看着齐心远,表Q*十分为难。

     “为什么不早说?”

     “我们到现在为止,都在深深的A*着你的师傅,我们都无法从他的Y*影里走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你们都很讨厌我了?”

     “说不S*讨厌,但我们无法心甘Q*愿的把自己的xx与灵H*分割开来单独给你。除非你有本事把我们的心也同时Y*有。”

     “原来是这样?”

     “默念咒语的时候不能差一个字,一字不对就不会起到丝毫作用,这是你师傅临终前一T*J*待过我的话。”

     “师傅早就知道了他的T*命?”

     “好像是吧。你也许还能记得,当时他曾单独带了我出去采Y*。其实,那时候就是为了向我J*待一些事Q*的。”

     “师傅还告诉了你什么?”

     “你是唯一能给我们K*乐的N*R*。他希望我们能继续活X*去。”

     “难道说现在你们生活的不K*乐吗?”

     “Y*其是我,自从那次为了救你而xx之后,我每T*都生活在一种难以承S*的自责之中,始终觉得对不起你的师傅。”

     “那当时你为什么还要用那样的方式救我?”

     “你师傅生前也曾经J*待过,在森林之中你很可能会因为误食了那里的Y*果而中毒,你师傅本来是给我画了一幅图的,那S*面表明了各种不能食用的Y*果子。”

     “为什么没有送给我看?”

     “那时候我并不想救你。不,我没有想到你会C*那些东西。”

     齐心远的心一X*子有些冰凉。这些N*R*真够毒的,竟然希望自己S*在林子里!

     “请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想害你,只是那时候对你漠不关心而已。”

     “是不是除了我师傅,别的任何N*R*都不会让你放在心S*?”

     西施师M*点了点T*:“是的。”

     齐心远现在对自己对师M*们的一P*痴心越来越觉得荒唐了。自己怎么竟然对这样一群冷X*动物倾心相A*呢。

     但当齐心远再看着西施那楚楚动R*的俊俏模样时,心里不J*又起了Y*火。她X*K*C*高耸的两座X*山中间那一道充满着极度Y*H*的深沟更让齐心远无法放弃。齐心远抬起手来想触M*一X*那一P*洁白如雪的Y*肌。可那手指还没有触到,西施便连忙站起了S*子闪到了一边。

     “对不起,等你什么时候给我们解了咒再说吧。”她羞红着脸低着T*,不看齐心远一眼。

     齐心远的手停在了半空里,有些尴尬。

     “X*午我再过来。美R*R*,好好S*个午觉,别影响了容颜。”

     齐心远没趣的站了起来,走出了他H*了钱买X*来却不属于他的这座房子。

     X*午三点,齐心远S*醒之后便驱车又来到了师M*的住C*。

     是西施主动打开了门。她还穿着S*Y*,四个R*都正在S*午觉。那如长Q*一般的S*Y*里面空荡荡的,隔着那如纱一样的面料,齐心远可以直接看到里面所有的内容。那玲珑的俏R*,那平H*的曲线,那如雪的珠肌都让齐心远无比动容。

     “穿这么露感,是想引Y*我的吧?”

     “别想得太美,不过,我们对你有信心,早就为你准备好了,没问题吧?”

     “你知道吗?为了倒背如流,今T*中午我就没S*。”齐心远笑着把新买来的画板放到了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位首席美N*。

     “看来你是志在必得了?”师M*J*笑着。

     “不能得到师M*的芳心,我难以成眠A*!”齐心远把Z*俯到了她那透明的耳垂间动Q*的说。

     “我们都穿得很少,你不会半个字都念不了却对我们来Y*的吧?”西施只是因为心中那强烈的自责而T*苦,但她不可能不记得齐心远这个X*子那要命的功F*跟那超出师傅许多的器物。作为一个N*R*,她怎能不留恋那种享S*,但一时的享S*只能给她带来更长时间更严重程度的心灵的折磨。所以,几次想与齐心远重温一X*林中的美事,却都因为害怕那种无休止的折磨而不得不放弃。

     “如果我真的来Y*的话,那……你们会J*喊吗?”

     “要是你能早一些给我们

     解了咒的话,岂不是两全齐美吗?”

     “让她们三个都出来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齐心远的S*T*已经抗不住Y*H*而过早的T*了起来。师M*早就看到了他S*X*支起来的X*伞。

     “你不会对我们四个R*一起动C*吧?”

     “嘿嘿,要是来细的,师M*怕是不过瘾呀。”

     师M*J*嗔的瞪了齐心远一眼,“没正经。”说着,西施师M*就要去另外三个房间里去J*另外三位师M*。

     “师M*,免了,还是我自己J*去请安吧。”

     西施师M*于是又退了回来。

     齐心远首先走J*了Y*环的房间里。

     Y*环并不像传说的那么丰腴,只是更加饱满了一些,这一点也不影响她的魅L*。甚至齐心远见到她的时候格外动Q*。

     齐心远J*去的时候,她正侧躺在C*S*听着外面的谈话,而且早在S*午齐心远离开的时候,西施就跟另外三个谈过今后的生活以及师傅生前的J*待。她们都已经同意让齐心远来破解咒语了。因为她们都相信齐心远是师傅的弟子,他有这个能L*的。所以,今T*也算是豁出去了。今后是T*苦一生还是幸福一辈子,都在此一举了。

     Y*环师M*的穿着与外面西施师M*的一样,那S*Y*也是半透明的,里面的一切都让齐心远看得清清楚楚,看到齐心远J*来,师M*不免有些害羞,她立即从C*S*坐了起来,并将S*T*的关键部位移出了齐心远的视线,她想K*些X*C*,好到外面来,跟别R*一起,那样也许她会更从容一些。可是,她刚要移X*两只脚来X*C*的时候,齐心远却S*前扶住了她的两脚,同时手也G*住了她那极其让R*引起联想来的美T*。

     “今T*就不劳师M*X*C*了,咱们在C*S*说话不一样吗?”齐心远的手一直没有移开,F*而把脸贴在了她的X*K*S*。

     “别……别这样……”她扭捏着,后退着,但这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齐心远也跟着爬到了C*S*。

     “我有一个最D*的愿望,就是与师M*同C*共枕,不知道师M*能不能圆了弟子的这个梦想?”齐心远的手已经F*到了她X*前那两座J*T*之S*。

     她更加J*张了起来,再退的时候,却让齐心远迫到了C*边,而且S*子也后仰着,完全是一副Y*拒还迎的样子了。

     “师M*,别怕,只有过了这一关,我才能J*行X*一步呀。不然,你们怎么能从这苦海里挣T*出来!”说着,齐心远的贼手已经抓住了一只Y*兔并R*搓起来。

     “别……我……”

     齐心远没想到这个Y*环师M*却是经不起吓唬,只那一X*就要晕过去了。齐心远得寸J*尺,突然一把将她L*J*了怀里,让她那R*乎乎的香背J*J*的靠在了自己的怀里。她还想挣扎,却无奈齐心远L*D*过R*,更不是她一个X*N*R*可以抗衡的。一X*会R*她就没有了L*Q*,而像一只X*兔子一样乖乖的躺在了齐心远的怀中。

     “我有那么可怕吗?相F*,我会给你K*乐和幸福的。只要你不J*,咱们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她何尝不是在等着那一T*,不过,她们看到西施J*J*每T*那种自责T*苦的样子时都在替她难S*。而齐心远却一直不知道这一层,只想有时间后再给师M*们画像,解咒,F*正现在也跑不了。正是因为西施师M*S*不了那种T*苦她才急着要求齐心远来给她解咒,因为她的S*子已经被齐心远所Y*有,而她的心却一直在那R*遭S*着折磨。J*M*们决定一起来让齐心远解咒,然后陪着她一起来完成先F*的遗愿。

     齐心远慢慢放松了手S*的L*道,因为师M*已经不再挣扎,这时候,他可以非常从容的两手按在了师M*那无比T*拔的F*顶S*,轻轻的R*动着,那两团洁白细N*在那薄纱X*面也在不断的滚动着,齐心远S*X*某个部位很不客Q*的顶着师M*那浑圆的T*。

     “师M*,这样S*F*吗?”齐心远把脸贴J*了师M*J*N*的脸颊,与之耳鬓厮磨起来。而他的两只D*手却一直没有停止动作。

     “她们都在外面吧?”师M*很担心的问。

     “一会R*我还要过去给她们念咒语呢,师M*放心,师傅教我的咒语我现在已经倒背如流了,只要给师M*念了咒语,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齐心远用手支开师M*S*Q*的领K*,从S*面往里吹了一K*Q*,那Q*息顺着那道深深的沟壑一直窜到了她的X*F*之S*,并贴着她的Y*肌,拂动了X*F*X*那一P*荒原……

     第242章如此解咒

     “心远……不要这样A*……”师M*R*已经醉在了齐心远的怀里,但Z*里却还在坚持着她的贞洁。

     “为什么?”齐心远的Z*在师M*的脖颈里拱动着,让师M*全S*都跟着S*麻起来。

     “这样,我可就对不起你的师傅了……”N*R*知道自己坚持不住了,迟早要崩溃在这个徒R*的手里。

     “我不会怎么着的,我不过是在给师M*解咒之前必须要这样做的,没事R*,我只会把师M*L*在怀里,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师傅的禽S*之事来的。”

     Z*S*这样说着,可齐心远的手却没有停止动作,虽是隔着那层纱Q*,可什么都阻挡不了,倒增加了几分暧昧意W*R*。他的D*手在师M*那X*F*X*面来回H*动着。

     “那……你就K*念咒着,要是这样……师M*可S*不了了。”齐心远的手给了师M*奇怪的感S*,她竟慢慢的自觉分开了双T*,并在齐心远的S*S*来回搓了起来。

     “这样S*F*吗师M*?”齐心远见师M*已经醉了,却明知故问。

     “A*呀……嗯~~~”师M*闭了一双美目,S*子完全贴在了齐心远的S*S*,整个芳心也都沉浸在了齐心远那让R*无法J*S*的撩拨之中。

     “我是不想让师M*为难的,不过,T*K*之C*,该J*的,师M*尽管J*好了。这里没有外R*,只是我的三个师M*在外面,她们也都要经过这一关的。师M*,您准备好了吗?”

     “准……准备好了。”师M*轻咬着Z*C*R*,S*子极L*的贴在齐心远的怀里,齐心远D*手所到之C*,都让师M*无比K*乐,但她还是强忍着不J*出声来,强烈的羞耻感压抑着她。

     齐心远手S*一边动作着,而J*神也跟着高度集中起来,默默的回忆着师傅所传授的咒语。直到他感觉到倒背如流的时候,他才倒着慢慢的,X*心翼翼的念了出来。

     当齐心远第三遍咒语念的时候,师M*的S*子也K*乐到了极点,整个S*子在齐心远的怀里扭了起来。

     “好了。终于完成了!”齐心远吐出了一K*Q*。

     而师M*却依然沉浸在K*乐之中,咒语早已将她从J*锢之中解救了出来,而她也因为齐心远的F*动而被抛到了幸福的云端。

     “这就行了吗?”师M*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那脸S*全是红R*。

     “行了,你已经是一个自由的R*了。”齐心远拍了拍她的P*G*,让她起来。

     “可是……”师M*Y*言又止。

     齐心远知道师M*要说什么了,因为他早就感觉到自己的T*S*有了S*漉漉的东西。

     “师M*,我那三位师M*还在等着我呢。我得趁今T*好不容易背熟了咒语,可不敢松懈呀。”

     “师M*知道,可,你刚才一定累H*了吧?让师M*犒劳你一X*也好。”说着,师M*竟然凑S*X*Z*R*来在齐心远的C*S*Q*了起来。齐心远当然巴不得享S*这美妙的滋W*,于是顺顺溜溜的接S*了师M*的香W*,在她那香甜的S*T*S*T*了起来。那丰腴的X*脯也J*J*的贴在了齐心远的X*前,她一边Q*W*着齐心远,一边转动起了S*S*,两只兔子在齐心远的X*膛S*滚得好不K*活。

     两R*R*W*了一阵之后,齐心远还是松开了Z*C*,笑道:“师M*不急,过后我一定会让师M*满意的。”

     师M*很留恋的从齐心远的S*S*X*来,走出了房间。

     其实那是她自己的房间。

     “你们K*J*去吧,心远正等着你们呢。”Y*环师M*J*羞的对几个J*M*说。

     “你们先来吧,我最后就是了。”说着,西施师M*就把貂婵师M*推了J*去。

     看到齐心远S*S*有些异样的突起,貂婵师M*更是害羞,可刚才西施那一把一X*子就把她推到了齐心远的跟前,她又不好再退回去,竟让齐心远一把揽到了怀里。

     “师M*,为了效果好一些,你还是把Y*F*除X*来吧。不然,旧G*不净,很难得到完全解T*的。”

     “这……”貂婵师M*犹豫着。

     “要不我来帮师M*。”齐心远刚想伸手,貂婵师M*却羞得扭了S*子,自己除了X*来,齐心远再次把她揽R*了怀中。

     与刚才的Y*环师M*比起来,貂婵更加苗条而且饱满,真正的凹凸有致。

     齐心远的D*手在师M*S*S*从S*到X*的来了一遍,对她的每一个部位熟悉了一次,这便于他在念咒语的时候不至于分神。

     当齐心远的手F*S*去的时候,貂婵师M*J*躯微颤,但她知道这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过程,于是也微闭了美目,任齐心远摆布起来。齐心远先从她的F*顶S*R*起来,又来到了谷底,然后是那平原地带,最后才是深深的沟壑。每到一C*,齐心远都是那么用心,那么细致,那手感那L*度都是最最恰当的分寸。

     “师M*,这T*也太R*了,你能不能帮弟子把这Y*也给宽了吧。”

     貂婵师M*已经到了这个份R*S*,已经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她G*脆从齐心远S*S*X*来,慢慢的替齐心远宽了Y*。只是她没有去看齐心远的S*子,一边除着齐心远的Y*F*,一边闭着眼睛。而这时候齐心远却可以更加从容的欣赏起师M*的俊俏容貌来了。特别是她在S*面,伏着S*子替齐心远宽Y*的时候,X*前两只宝物悬着,更加可R*,引得齐心远两眼直G*G*的。

     “师M*真好看!”齐心远由衷的夸赞着,貂婵师M*却早已羞得满脸通红,不敢言语了,只是X*脯剧烈的起伏起来。

     齐心远S*T*那突出的部分让貂婵师M*是那样的神H*颠倒,一触到齐心远S*子的时候,她的心就狂跳了起来。现在齐心远不再让师M*坐在自己的怀里,而是与师M*面对着面,让师M*两T*分开,Q*在了自己的S*S*,而他的脸正好贴在了师M*的X*前。

     “师M*,我想跟你说,我这绝对不是猥亵你,的确是念咒所需,你一定要好好的配合我呀。”

     “我会的。”貂婵的声音也是那么的美妙动听。齐心远先张Z*噙住了一颗樱桃,轻轻的吸咂了了阵,又伸出那长长的S*T*在师M*的X*K*S*T*了一阵,这才让师M*微微抬起了S*子,将两R*的S*T*合二为一。

     师M*顺从的慢慢坐了X*来,齐心远两手L*住了貂婵的杨柳细Y*,默默的念起了解咒来。

     齐心远真是厉害,在这种状况之X*竟然还是能够一字不差。这全靠了他能全神贯注,毫不分神。

     齐心远偶尔也会动一X*S*子,他每动一X*,都会让师M*貂婵明显感觉到他的L*量。

     “心远,你要是累了,就动一动S*子吧,别老在那R*僵着,会C*不消的。”貂婵师M*仰着那洁白的香颈,任齐心远在她的X*前Q*W*,任他两手在自己的细Y*与翘T*S*F*动,她已经难以自控,只希望齐心远能幅度再D*一点R*,让她真正享S*一X*做N*R*的滋W*,因为她知道,再过几分钟,她就再也不用遭S*心灵的折磨之苦了。现在她完全可以放纵一X*自己,也给齐心远一个K*活。

     “师M*,我何尝不想呀,可是我不敢呀,动作一旦剧烈就会忘了咒语,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就是前功尽弃又有何妨?咱们不妨从T*再来嘛。”

     听着师M*那急切的话,齐心远知道,师M*已经到了兴奋的境界了。可齐心远偏不让她得逞,而只是微微晃一X*S*子,让师M*貂婵既馋又X*。

     当齐心远一Q*念完了三遍咒语之后,貂婵师M*突然间感觉到心Q*豁然开朗起来,如果不是这咒语起了作用的话,而同时S*T*却经S*着齐心远的挑动,那她会S*不了的,那是一种非常T*苦的滋W*,这种滋W*,西施师M*早就品尝过了的。

     “师M*,这就好了,X*去吧,让昭君师M*J*来吧。”齐心远F*着师M*貂婵的曼妙S*子说。

     “这?这就行了?”貂婵显然是意犹未尽。但徒弟都说话了,她还能再赖在R*家S*S*,那也太不识趣了。

     可当她S*子起来,两R*分离之时,却是那么的不舍。貂婵忍不住突然L*住了齐心远的脖子在他的Z*S*Q*了起来。她Q*得他是那么的R*烈,那么深R*,让没有防备的齐心远一X*子竟有些喘不过Q*来了。

     两R*一Q*就W*了长达两分多钟的时间。

     “再Q*Q*师M*吧。”貂婵T*着那洁白如Y*的X*脯送到了齐心远的Z*边。齐心远A*不释手的F*L*着,又在S*面吸咂了一阵子之后,貂婵师M*才依依不舍的从S*S*X*来。临出门R*的时候,她还回眸一望是那么的深Q*,那么G*R*H*魄。

     齐心远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这些师M*们不但R*长得漂亮,还是那么多Q*。自己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竟有缘来享S*如此的美W*!

     昭君长得哀怨动R*,一J*来齐心远就抱着Q*W*起来。

     “心远……不是要给师M*解咒吗?你这是G*嘛?”昭君J*羞得不敢去看齐心远,微微的挣扎了两X*。

     “不这样怎么给师M*解咒呀?”

     昭君也想,刚才怪不得两个J*M*都是跟刚刚X*了蛋的M*J*似的,看来在这房间里,两R*一定是做过那事R*了。所以当齐心远动手去解她的Y*F*的时候,昭君却把齐心远的手推开,自己去解。

     昭君的肤S*更是晶莹剔透,完美无缺。S*S*连一个黑点R*都没有。齐心远S*X*F*M*着,甚是光洁。

     “师M*这肚P*保养得可真好呀,要是去给某个化妆品作广告的话,一定很有效果的。”齐心远啧啧称赞起来。

     “心远呀,你要是晚一分钟给师M*解咒,师M*就会多一分钟T*苦,能不能K*一点呀?”

     “想不到师M*还是个急X*子呢。好,咱们这就开始!”齐心远两只D*手按在了师M*的X*脯S*心尽Q*的R*了起来。他一边R*动着,一面K*念念有词,而昭君师M*却一个字R*都听不清楚,R*早已经醉在了齐心远的怀里了。

     “师M*,你是不是S*着了呀?”

     “没,我没S*着,就是S*S*R*……”昭君的S*子在那里左右翻滚起来,那X*Z*R*好几次忍不住转过来凑向了齐心远的C*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