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部长女儿夏春雪【25026981[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部长N*R*夏春雪

     xx广场西北方向那一P*看S*去并不显眼的房子基本居住着海里的官员。如果单以市场的价格来看的话,似乎几十万的房款与眼X*居高不X*的楼市格格不R*。这正是作为官员的好C*了。照开发商的话来说,这算得S*是成本价了。

     享S*着副部级待遇的夏菡就住在这里。一百六十多个平方的房子与她的S*份并不相称,但是经常一个R*居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却显得有些空旷了许多。多余的空间仿佛将夏菡内心的寂寞扩D*了几十倍,每当她一个R*躺在C*S*或是蜷缩在沙发里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感觉到无比的空虚与寂寞。多数Q*形X*,她的眼睛虽然盯着等离子电视的屏幕,但她的心却早就跑到了齐心远的S*S*去了,她细细品W*着与齐心远的每一个细节,他的眼神,他的话语,他在她S*S*每一寸肌肤S*的F*M*与Q*W*都能让她来驱赶内心的空虚与寂寞。

     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打发时间的方法。如果不想齐心远,她是绝对做不到的,她会在C*S*翻来覆去的S*不着觉,连别的事Q*都不能安静X*来去思考。

     此时正是周R*的S*午接近十点的时候,明亮的窗子S*S*过来的太Y*光让她觉得有些C*眼,她穿着宽松的纯棉质地的S*Y*走到了窗前,将刚刚拉开没有多时的窗帘再次拉S*,当他的眼睛朝楼X*看的时候,她的心却突然跳了起来。她看见了齐心远那辆银灰S*的车子。她的手X*意识的F*到了自己那近似L*露的X*K*S*。

     他竟然不请自到!她的X*突然间像青春时候恋A*的感觉(当然这一点对于夏菡来说,只不过是一种想像)。

     不等齐心远把车子停好,夏菡就跑到了门K*站在那里等着了,她甚至想听到齐心远敲门时候他的心跳声——她觉得齐心远的心跳应该跟她是一样的。

     夏菡特意看了一X*自己的S*Y*是不是够X*感,能不能点燃齐心远的Y*火。那雪白的R*沟很招摇的露在领K*的外面,两个R*点从那纯棉的料子底X*凸起着,因为是比较短的S*Y*,刚刚没膝,两条洁白的X*T*也露在外面。她想,当齐心远J*到里面的一杀那,他一定会被她眼前的风韵所吸引的,他会J*J*的L*住她,Q*W*她的芳C*,吸咂她的香S*,F*M*并R*捏着她那浑圆的xx,直到她晕……

     这样想着,夏菡不觉脸S*飞S*了红云。她的手W*住了门的把手,只等齐心远的手在她的门S*一敲,她就立即把门打开,给他一个惊喜,同时扑到他的怀里去。她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起来,她抑制不住,呼吸都加K*了许多,她不想在齐心远面前掩饰自己的喜悦与J*动了。她恨不能将心掏出来让齐心远看个明白,虽然她S*居部长之职,但她的心却与他是一样的跳动着的。

     她长长的Y*了一K*Q*,然后静听着她所期待的脚步声。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可楼道里却依然安静得很。她猜,这个家伙一定还带了些礼物,难道他不知道她什么也不缺?她缺的是他给她的那份A*,他的F*M*,他的温存,他对她那N*待一般的疯狂C*扎与R*捏……

     D*约过去了二十几分钟,楼道里依然静得出奇。难道自己看错了?她有些不甘的又回到了窗台S*,撩开窗帘,那辆银灰S*的宝马还停在那R*,R*却不知道哪R*去了。再看那车牌,绝对没错!

     “这个家伙哪R*去了?不会跟自己躲起猫猫来了吧?”夏菡疑H*的想。她赶J*换S*了便装来到了楼道里,并没有齐心远的影子。夏菡的心一X*子凉了!难道这个家伙J*了别的N*R*的家里?她知道,齐心远在她面前是不会有所遮掩的,如果在这一带他有什么N*R*的话,绝对能让她知道的。

     夏菡从来没有被这样打击过,她来到了楼X*,围着齐心远的车子转了一圈R*,她真想朝那车子S*H*H*的踢S*一脚,把这个家伙引出来,可是一想,如果那样的话,别R*一定会认为她是一个神经病,要不,也会知道了她跟齐心远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了。她强忍着怨怒回到了楼S*,Q*急败H*的把门摔得山响。

     但她还是不S*心,她又站到了窗台前。齐心远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视Y*里。可是,他S*了车子,那车子在打了一个旋之后,急驰而去。

     这一次,夏菡彻底绝望了。她差一点R*把那窗帘子撕破了,好像她那用L*的一扯,是在撕扯着齐心远的P*R*,是他的筋骨。

     “齐心远,我再也不会理你了!”夏菡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她回过S*来的时候,那只猫正好在她的脚X*,她抬起脚来朝那只猫踢去,幸亏那只猫机灵,一X*子躲开了,不然非给她踢S*不可。她的脚尖刚刚踢到了那只猫的P*G*S*,“哇”的一声窜出了老远。

     “滚!”夏菡愤怒的朝那只可怜的猫吼道,仿佛那就是齐心远的替S*。她Q*绪很H*的换X*了Y*F*,穿S*了刚才的S*Y*,一X*子摔倒在C*S*,用枕T*蒙住的自己的T*。

     过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夏菡突然听到了一阵特别的敲门声。她一骨碌从C*S*爬了起来。连拖鞋都没有穿,她就窜到了门K*,B*在门镜S*一看,正是齐心远站在那里!

     “这个家伙,他怎么又回来了?”夏菡非常疑H*。

     如果是刚才,她一定在齐心远敲过了第一X*的时候就会把门打开的,可现在她却犹豫了。刚才他既然来过,却没有J*她的家,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门R*。一定是去了别R*的家里了。但夏菡似乎抵御不了齐心远对她的那种Y*H*。她还是打开了房门。但她的脸S*却没有兴奋的表Q*。

     “怎么了宝贝R*?见我来了不高兴了?”齐心远不解的看着夏菡那张有些铁青的脸猜测起来。

     “没什么。”夏菡很不高兴的说。

     “不高兴我来,那我就走了!”说着,齐心远转过了S*子来作出要走的样子。

     “你回来!”夏菡一把将齐心远拽了回来。

     “你这脸S*这么难看,让我怎么J*去呀?还是别惹姑N*N*生Q*了吧。”

     “那你刚才去哪R*了?”

     “原来是为这事R*呀?我还以为是T*塌X*来了呢!”

     “K*说,说不清楚就不让你J*来。”夏菡很坚决的样子。

     “你C*醋了?我去刘副部长那里了!你不会也C*N*R*的醋吧?”

     “H*蛋!你让R*傻等了你半个多X*时!”一听是去了刘副部长那R*,夏菡的Q*一X*子竟消得无影无踪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是去了他那R*呢?

     “是不是老往N*R*那里想了?”齐心远捏着夏菡的脸蛋R*,这次夏菡真的是羞惨了!两腮绯红。

     “那G*嘛又走了再折回来?”夏菡终于变怒为嗔。

     “我当然是怕让这里的R*猜忌嘛,R*家刘部长把我送出来,我总不能直接就奔到你这里来吧?”

     “找我有事R*吗?”

     “没事R*就不能来了?我想你了!”

     “没事R*你不会跑过来单独看我的。我知道。”

     “是有事R*,过两T*我想举行一次聚会,先跟你打声招呼。”

     “是你的美N*后G*吧?”

     齐心远点了点T*。

     “我去……合适吗?”夏菡的眼里现出两道光彩来。

     “怎么不合适呀?你去了这个聚会才会有意义嘛,R*家可都盼着你出场呢。”

     “怎么,你把我这张牌早就亮给她们了?”

     “想让你做我的首席Q*R*,不把你亮出来怎么能行?”两R*相拥着,边说边来到了客厅里坐了X*来。

     当当两声清脆的敲门声之后,门锁那边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我N*R*回来了!”夏菡立即从沙发S*站了起来,她觉得让N*R*看见了有N*客R*在家,她却穿着这么B*露的S*Y*很不合适,可她还没来得及去换Y*F*,一个S*穿一S*运动短Y*的N*孩就背着包走了J*来。

     “M*!”N*孩甜甜的J*了夏菡一声,夏菡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看见家里有一个年轻的N*R*,N*R*夏春雪有些C*惊,微微一愣。

     “这是……你齐叔叔。”夏菡有些不知所措的介绍道,为了证明自己与齐心远是一种纯粹的工作关系,夏菡又补了一句,“美协理事齐心远。R*家可是国画D*师呢,今T*去你刘伯伯那R*路过,顺便过来坐坐。”

     “齐叔叔好。”夏春雪很礼貌的问道,乔丹牌的运动衫将她那饱满的两个xx包裹得相当优美,浑圆的轮廓,尖尖的R*顶,证明着她里面穿的不是那种很T*的X*罩,而是一个X*X*的低领吊带衫,蓝S*的短K*正好显露着那两条修长而匀称的美T*,脚S*一双洁白的运动鞋,手里提了一副乒乓球拍。

     “打球了?”齐心远问道。

     “没有,刚去拿了一副球拍。”

     “去哪R*拿的?明明是买的,却偏偏说是拿的。”夏菡J*嗔道。

     “就是拿的嘛,我一个同学从她父Q*那里得了一副张怡宁签名的球拍,让我给抢来了!”夏春雪得意的说道。

     “很喜欢打乒乓球?”齐心远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然了,我还是我们学校的主L*呢。”夏春雪自豪的说道,“你也会吗?”

     “呵呵。谈不S*会,也喜欢玩。”

     “还谦虚呢,敢不敢跟我比划比划?”春雪眼里露出挑战的神Q*来。

     “跟你学徒也行呀,F*正跟美N*是不C*亏的,呵呵……”齐心远开着玩笑说道。他估计夏菡不会C*N*R*的醋的,“去哪R*?”

     “文化G*吧。我那R*有贵宾卡呢。这一个暑假不用的话可就全N*费了。”夏春雪不是没有对手,而是没有她喜欢的对手,在文化G*里,不是老年R*就是X*P*孩R*,都由家长领着。那些青年R*都忙着复习考研或是疲于找工作去了,偶有几个年轻的,不是二郎八蛋,就是长得寒碜R*的,她瞧都不想多瞧一眼,而今T*一见齐心远却立即眼前一亮,心里立即有了一种“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R*却在灯火阑姗C*”的感觉。

     第162章我想C*馒T*

     “你就这么穿着P*鞋跟我打球呀?也太瞧不起R*了吧?”夏春雪坐在齐心远的车里瞥了齐心远脚S*那双H*H*G*子说道。

     “就跟你打那么一回球还得配S*一双运动鞋吗?那我可太不划算了吧?”齐心远的H*H*G*子松了脚,车子慢慢的开动起来。

     “要是不舍得H*钱的话,本X*J*可是送你一双。”夏春雪好像终于找到了可以送一双运动鞋的主R*似的,有些兴奋。

     “我不F*对。”

     “那先去派克专卖店吧。正好顺路。”

     齐心远真的把车子停在了一家“匹克”专卖店的门前。夏春雪还没等车子停稳,就很敏捷的打开车门X*了车子,R*影倏的J*了店里。

     “你过来嘛,试试你的臭脚!”夏春雪D*声的转过S*来朝门外喊道,齐心远还坐在车S*,“你还想让我到车S*给你试鞋A*?”

     齐心远只得X*了车子,J*了店。

     “坐X*!”夏春雪像是命令道。齐心远在一个长凳子S*坐了X*来,T*了P*鞋,夏春雪早就把那双运动鞋拿在手里准备好了。见齐心远T*了鞋后她也蹲了X*来,像伺候X*孩子似的帮齐心远把鞋穿S*。

     真没想到,四三M*的鞋正合脚。

     “行吗?”夏春雪仰起脸来问道。

     “还行,不错,正合脚呀!”齐心远在地S*踩了两X*。

     夏春雪把另一只也给齐心远穿S*了,并给他系起了鞋带R*。齐心远正好从她的领K*C*看到了她的R*沟,雪白J*N*的肌肤让他怦然心动。虽然看不到她的R*顶,但仅仅是那雪白的R*壁就够要命的了,谈不S*多么丰满,却是那么的Y*R*。当她系完最后一个扣R*抬起脸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齐心远的目光C*J*了她的R*沟里。夏春雪的脸不J*一红,但很K*,那红R*就在她的脸S*消失了。

     “走两步试试看。”夏春雪从地S*站了起来。她的R*沟也就收了起来。齐心远心里怨道:要是多给系一会R*多好呀!

     齐心远在夏春雪的面前来回走了几步,那鞋D*X*肥瘦正S*F*。

     “就是它了!多少钱?”齐心远做出要掏钱的样子来。

     “别掏了,要是真掏出来还不得心疼S*呀!”夏春雪从P*兜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售货员。刷卡之后,售货员又替齐心远把那双P*鞋给包了起来。

     文化G*里打乒乓球的R*很多,有D*厅的,也有单间的。很让齐心远得意的是,夏春雪把他领J*了一个单间,把门一闭,与外面完全隔绝,谁也看不到里面的事Q*,看着那绿S*的球台,齐心远心想,要是能在这球台S*跟这X*丫T*G*一仗那该多S*呀。想着,齐心远不J*偷笑了起来。

     “笑什么?”夏春雪也跟着莫名其妙的笑了。也许她的心里正盘算着什么高兴的事R*呢。

     “是不是经常约帅哥到这里来打球呀?”齐心远看着春雪那张活泼的脸说道。

     “你以为跟你这么帅Q*的N*R*就那么好找吗?我可从来没碰S*一个!都是N*对手!多数Q*况X*我是在D*厅里打的,那里R*多。”春雪从球拍包里C*出了那一副球拍递给齐心远一只,齐心远翻着那球拍看了看,S*面果然有张怡宁的签字,那字还好秀Q*。

     “用这样的球拍太可惜了吧?”

     “不用那不是更可惜了吗?我可是实用主义者。”

     靠!又来了一个主义!

     “那你怎么就知道我很实用的?”齐心远的眼睛不时在春雪的X*脯S*扫动着,对于N*孩的欣赏这是最重要的部位,心理正常的N*孩是不会介意的,相F*,她会把X*脯T*得更高让你看,F*正你也不敢伸手去M*,倒撩得R*心X*X*。

     两R*很随便的练了几个球,齐心远的娴熟与动作的标准让夏春雪C*了一惊,她没想到这么帅Q*的N*R*还能打这么漂亮的球!真她M*太完美了!还是个国画D*师呢!

     “你打几年了?”

     “没几年,却是不到十岁就打球了。”

     “跟谁学过?”

     “王L*勤!”

     “真能吹!”

     “他是前满冠王,又不是总统,我也是世界名R*哪!”齐心远并非吹嘘,他真的S*了世界名R*榜。

     两R*连打了几局之后,都是夏春雪输了,夏春雪很不F*Q*还要开局。她本想在齐心远面前一展S*手的,没想到让这么一个无名之辈治住了。

     “休息一会R*吧。”

     “不行,你陪我再打五局!”夏春雪任X*的又列开了架势,准备迎战,她的领K*C*又露出了那Y*R*的洁白来,齐心远的目光被拉得直直的了。

     刚打了几个球,齐心远故意一板子把那球打飞了。球不偏不倚的打到了夏春雪的领K*,她急忙用手去抓,却把乒乓球蹭J*了自己的R*沟里去了。

     “球也好S*呀!”齐心远忍不住笑了起来。

     “混蛋!”本来已经微红的夏春雪的脸更加红R*了,她没法当着齐心远的面从领K*里把那混蛋球从自己的R*沟里抠出来,只好把S*子转了过去。

     “要我帮忙吗?我可是非常愿意帮助N*士的。Y*其是这种Q*况。”

     “不要你帮!”夏春雪转过S*来的时候,球已经在她的手里了,“你是故意的?”她看出了齐心远那一板子不太地道。

     “明明是你那里吸引L*太D*了嘛,球太轻,要是篮球的话,恐怕就不会吸过去了!呵呵……”

     “你欺负我!”夏春雪嗔怒起来,那一双眼睛更好看了。X*脯也在剧烈的起伏着,这与刚才剧烈的活动也不无关系。

     K*到十一点的时候,夏春雪已经流了一S*的香汗,她的运动衫也S*透了,她的鬓发也贴在了粉腮S*,齐心远能清晰的看到有汗珠顺着她白晰的脖子淌J*了她那浅浅的R*沟里。

     “不玩了,得C*中午饭了吧。”

     “还不到十一点半呢急啥呀!”夏春雪从后P*兜里掏出手机来一看,说道。显然,不论从兴致还是L*Q*S*,夏春雪都意犹未尽。

     “我可是没C*早饭呀。真有些饿了。”

     “那也得陪我练到底!”夏春雪直起S*子来,那两个馒T*更显眼了些,齐心远真想凑到她跟前把那两个馒T*C*到Z*里去,“想C*啥,今T*我请客。”夏春雪好像看出了齐心远的抠门来了。

     “我想C*馒T*。”

     “那还不好说吗?管你饱!”夏春雪又分T*弓S*,用球拍在脸边S*忽闪着,让那很不过瘾的X*风从那J*N*的脸S*拂过。

     “说话算话?”齐心远一脸认真的问道。

     “鞋都给你买了,还差几个馒T*了?自己X*Q*也认为别R*那么X*Q*呀?”夏春雪嗔了他一眼说道。

     “其实R*J*馍更好!”

     “R*J*馍?”不知是夏春雪没有C*过R*J*馍还是没听清齐心远的话。

     “就是在馍里J*S*R*,A*,有的是J*J*一G*火T*肠R*。”

     “你是饿急眼了吧?怎么想起这个来了?要是有卖的我一定给你买!”

     齐心远又陪着夏春雪打了半个X*时,齐心远走到夏春雪的S*边把拍子J*给她的时候,他一把L*住了她,强Y*的把Z*压到了她的芳C*S*,开始夏春雪还J*闭着Z*巴,但很K*就投降了,把那丁香X*S*从贝齿间吐了出来,缠在了齐心远的S*T*S*。她忘记了汗S*还在淌着,与齐心远J*J*的抱在了一起,这个与自己认识不到半T*的N*R*竟这样Y*有了自己的W*,她不是没有被R*W*过,但没有被R*如此强迫着W*过,而且最后自己却是那么的R*烈与疯狂,甚至当齐心远的手试探着爬S*了她的双F*S*的时候,她都浑然不觉,等她有所察觉的时候,他的D*手已经牢牢的W*住了一只,想挣T*都不可能了。

     她的Y*F*S*没有那种被定型的蕾丝X*罩覆盖着的Y*Y*的感觉,很R*很R*的,他的手指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她那微Y*的xx。

     “嗯~~~嗯~~”夏春雪不由的哼哼起来,说不出是在挣扎还是享S*。

     齐心远的D*手开始将那只妙R*R*差了起来。

     夏春雪忽然间清醒了过来似的,她松开了齐心远的Z*。一只手努L*的要推开齐心远的手。

     “不要……”她轻声的,但惊恐的拒绝着他。

     “你说过……要请我C*馒T*的,还有R*J*馍……我只是捏了两X*……还没C*呢。”

     “H*蛋,不要……”她继续X*声的F*抗着,但很没有L*量,当齐心远再低X*T*来W*她的时候,她的脸也没有躲开,而是让齐心远再一次噙住了她的X*Z*R*。

     齐心远不用强L*着她,她的X*Z*R*就已经很喜欢他C*S*那种滋W*了。只是他按在她Y*F*S*的那只手一直让夏春雪恐慌着,她的一只手一只别在两R*的S*T*中间,起着阻碍作用。

     齐心远的手慢慢从她的X*脯S*H*了X*来,夏春雪也随之放松了警惕,将手放了X*来,而齐心远的手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K*速,倏的从衫子的X*面伸J*了她的怀里,一X*子直贴着她那汗涔涔的肌肤攀到了S*面来,直接抓住了那只刚刚被他隔着衫子R*捏过的Y*兔!

     “A*——”夏春雪警觉的吐了齐心远的S*T*,再次挣扎。后面的墙堵住了她的退路,这倒更让齐心远得意起来,他的X*S*也跟着贴了S*来,被夏春雪那光H*的R*壁C*J*起来的雄X*Y*Y*的顶在了夏春雪的X*F*S*。

     夏春雪不再挣扎,她望着齐心远的脸,那棱角分明很有N*R*英Q*的脸正是自己所欣赏的,只是这家伙这张很Y*R*的P*囊之X*的Y*念太邪恶了些,第一次见面,他竟然这样J*F*自己,使得她毫无心理准备。她原以为应该是她来主动的。这家伙的W*与手都是那么的霸道,让你无法也来不及拒绝。

     当夏春雪不再挣扎变得温驯了之后,齐心远的手也随之变得轻柔起来,不再是R*捏,而是轻F*,那细长如N*R*的手指在乔丹牌的运动衫底X*轻轻的F*过她的R*顶,让她那汗涔涔的X*脯S*顿时起了一层疙瘩……

     第163章游龙戏凤

     正当夏春雪被齐心远W*得一塌糊涂的时候,齐心远却突然放开了她,同时把手也C*了出来,从他的手伸J*了她的怀里到结束,齐心远只M*过了她一只R*子,她原以为他不会放过另一只的。这个家伙就是个怪物,正当夏春雪有所期待着的时候,他却把手C*了出来,仿佛什么事R*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带你去洗个澡,顺便把你的Y*F*给洗一洗。这样穿着难S*。”齐心远很认真的用手指捏着她的衫子弹了一X*,那衫子从她的S*S*离开又贴到了她的S*S*。

     这家伙,竟然还能想到别R*的感S*!

     但现在夏春雪感觉到自己好像一切只能听他来摆布了。

     向来都是她来摆布别R*的,而现在……

     夏春雪收拾了球拍跟在齐心远的S*后,像是被他牵了自己的H*R*似的。她连去哪R*都不问一声。

     车子朝着碧云T*方向开去。

     中午的Y*光很强烈的照着Y*化了的马路和那些白S*的建筑,F*S*着C*眼的光芒。

     当夏春雪从车子S*X*来,那粼粼的波光映R*眼际的时候,不觉一阵凉风拂过了自己的脸面。

     “这里真好!”夏春雪拂L*着沾在脸S*的S*发,顿觉换了一个T*地。

     “没来过?”

     “你常带N*孩子来吧?”夏春雪瞥了一眼这个S*魔。看来自己是逃不出他的魔掌了,他的可怕之C*在于,他就让R*不想逃出去。

     “你是第N个!”齐心远笑呵呵的说道,让夏春雪无从判断他的话是真是假,就是真的,好像那些N*孩子与他的风流也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只觉得自己才是他的唯一。

     夏春雪跟在齐心远的S*后朝更Y*室走去,他先打开了一个房间。而他自己却站在门K*没有J*去。

     “J*去吧。现在这个房间暂时是你的了。”

     夏春雪犹豫着走了J*去,正在她犹豫着关不关门的时候,齐心远却主动把门给她带了S*来,将两R*隔在了两个世界里。

     齐心远去了自己的房间。

     夏春雪打开了壁橱,看到了里面整整齐齐的泳装,N*式的。

     这是一个N*R*用过的房间,还有那N*式泳装!

     她从来就不穿别R*的Y*F*,哪怕是外Y*。

     更何况是泳装呢!

     既然没给自己再准备一套,那这一定是这个混蛋的意思了!

     穿这S*泳装的N*R*跟这个混蛋是什么关系?

     她把那S*泳装拿了出来,没敢抖开,只是放到鼻子底了闻了闻,S*面有一种香W*。

     与这个N*R*一起游泳的N*R*应该不会很低档的,至少应该像M*M*那样的N*R*了,难道他与自己的M*M*……

     S*午回家的时候,看到M*M*穿着S*Y*与他坐在那里说话,可见这个N*R*与M*M*不是平常的关系了,从M*M*那J*张的表Q*与解释中,她已经猜到了一切。

     她会陪他来这R*游泳?

     她终于忍不住好奇,把那S*泳装抖开了,还特地检查了一X*里面包裹着N*R*S*C*的地方。

     很G*净。

     但她也知道,细菌是无法用R*眼看到的。

     “换好了吗?”门外响起了齐心远的问话。

     “还没呢。这里哪有我穿的泳装A*?”夏春雪D*声的朝门外喊道。

     “那就是新的!还没有R*穿过,只是洗了一回!”

     这家伙,还有备用品!看来自己是他无意中套住的一只猎物了!今T*就不该约他出来打球!谁让自己偏偏不愿逃T*他的圈套呢与樊笼的呢。其实即使他不强W*她的话,她也早晚会掉J*他的陷阱里来的,他S*S*那种无法抗拒的N*R*魅L*就是最要命的Y*饵,怪不得自己的M*M*这么要强的N*R*都不能例外,除非他不想得到你!

     谁知道这泳装是不是被R*穿过?不过,就是他不说这是一S*新的,她也已经准备穿它了。她检查了一X*门,又不放心的把门的F*锁销子拨了S*去,她可不能就这么糊里糊涂的便宜了他,这最后一道关K*可不是随便可以让R*攻陷的了。

     夏春雪T*了运动衫K*后,迅速的将那泳装套了S*来,这比基尼的泳装相当X*感,能让她S*S*所有的魅L*透露出来。不过,在这样一个N*R*面前展现自己的魅L*是不是太危险了些!

     但没有办法,她只能穿这个了!如果再要一S*全S*保护的,那会让他笑掉D*牙的。更何况他还不至于在S*里就扒了她的K*子把她给强J*了的!如果那样,她一定会控告他,让他用坐牢来作为代价!

     当夏春雪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齐心远还是眼前一亮,尽管对于这个高G*N*R*的S*材他早就想像得出来穿S*泳装之后的Q*形。她的T*形使他想起了秦乐乐来了。看来今T*是不会在这里碰S*她的了。如果碰S*,不知道她会是怎样的F*应。齐心远看夏春雪的眼神有些特别,不再像在文化G*里打球时的眼神,里面多了一些坦然与成熟,更有些居高临X*的W*道,这让夏春雪不由自主的把手遮到了X*前。说实话,她的X*算不S*D*,更谈不S*J*T*。不过,在齐心远看来,同样具有着很强的吸引L*。她那洁白的肌肤与xx极X*感的轮廓是一般N*孩子无法与之匹敌的。她的X*没有半点X*垂的样子,尽管X*些,那位置却恰到好C*,比基尼泳装刚好盖住了她的D*半个xx,而将另一X*半露在外面,起着Y*H*R*的作用。

     “把你的Y*F*拿出来,让F*务员给洗一洗,马S*就甩G*了,走的时候就可以穿了。”

     “我还是回家再洗吧,我的内Y*可不想让别R*动!”夏春雪脸一红说道。

     “N*F*务员怕什么的。”

     夏春雪又回了屋,把那Y*F*装在一个袋子里问?:“在哪R*?”

     “给我吧。”齐心远接了过来,正好遇到一个F*务员。齐心远把夏春雪换X*来的Y*F*J*给了她。

     库里的S*温比前些R*子升高了一些,将X*T*伸J*去的时候,不再让R*发怵。齐心远站在跳台S*纵S*一跃,S*子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砰”的一声钻J*了S*里。夏春雪坐在那里,过了好长时间,才见齐心远从远C*冒了出来。对于夏春雪来说,这一招很震R*了。

     “X*来吧!”齐心远在S*里轻轻的晃动着S*子,并不剧烈。

     “我害怕!”夏春雪的泼辣一X*子无影无踪了。有时候N*孩子的胆怯更会让R*觉得可A*一些。齐心远游了回来,他的健美的xxS*沾满了S*出现在夏春雪面前的时候,夏春雪甚至有些不敢看他了,他S*S*那一块块结实的肌R*还有那X*游泳K*正前方鼓鼓的那一团让她脸红。但她还是把手给了他,让他捏在他的D*手里,他一只手伸过去,揽住了她的细Y*,在这里,这种动作算不S*猥亵。他的搀扶让夏春雪一X*子有了一种安全感。

     这就是N*R*的奥妙所在。

     齐心远牵着夏春雪的手,一步步往深C*走。

     “会S*吗?”

     “会一点R*。”她每走一步都得靠着齐心远的搀扶,脚底X*总是S*不了偶尔碰到的X*石子。那时,她的S*子就会不由自主的向齐心远倾来,可齐心远却偏偏又躲开了。他不是害怕接触她的S*T*,而是像教X*孩子学走路一样,要靠她自己。

     等两R*X*到深S*里的时候,齐心远就放开了手,她再也不用踩在地S*了,但她只能在齐心远的周围游着,不敢到远C*去。

     齐心远引着她慢慢的到了深C*。夏春雪是在不知不觉中游J*来的,当她回S*向岸S*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C*在湖心了。

     “我……游不回去了!”一看那么远的距离,夏春雪一X*子没劲了。她感觉到S*S*的L*Q*一X*子用完了似的。

     “有我呢!”齐心远一个斜C*窜了过来,两臂抄住了她,将她的Y*T*兜在了自己的怀里。他的眼P*往X*一垂就能看见她那白得太不像话的浅浅的R*沟了。而当S*子与她的S*T*接触的一刹那,齐心远的荷尔蒙一X*子涨了S*来,让他的Y*G*陡然Y*了起来。本来就害怕深S*的夏春雪更加J*张了,如果这个时候他要T*X*她的三角泳K*来的话一定非常容易,她没有任何F*抗的胆量与L*Q*。她的X*F*不可回避的被他那Y*Y*的Y*G*顶住了,而且她还能感觉到那Y*Y*的还在一X*一X*的动着,那好像是他在故意挑D*着她。他突然把她的S*子托了起来,她的双T*X*意识的分开要盘在他的Y*S*,一G*Y*Y*的棍子担在了她的K*X*!

     这家伙什么时候竟在S*里T*了!

     “你可不能L*来呀!”夏春雪J*张得要命,眼睛不敢看他,只能X*声的警告着他。

     如果不说话倒还好些,这一句话倒让齐心远更加放肆了起来。

     “你在担心我有隔Y*S*J*的本领吗?我可不是武侠里的怪物!”他Y*Y*的又挑了她一X*。

     “我想回去。”她在威胁他了,但说出来之后,连夏春雪自己都觉得那是在求他。

     “回去吧,不怕有S*蛇呀?”

     “H*S*了!你把R*领到这么深的地方来!”夏春雪抡起粉拳在齐心远的X*膛S*轻轻的擂了起来。齐心远两手H*到了她的Y*部这X*,F*住了她那两瓣翘T*,并用手轻轻的捏了起来。

     “你答应我的馒T*还没给呢,现在可是已经过了中午了,我真的饿H*了!”

     “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理你了!”

     “你不妨D*声喊J*两X*说有R*非礼了,看看有没有R*理你!”

     “你要是敢欺负我,S*了岸我可不饶你!”夏春雪努着Z*说道。她的S*S*极L*后仰着,这更让齐心远方便欣赏她的R*沟了。趁她不防备的时候,齐心远突然低X*T*来,把Z*压在了她那浅浅的R*沟里了。

     “H*蛋!不要……”夏春雪没有想到他动作那么迅速——就是想到了也是白搭。她两手在他的T*S*轻轻的拍打着,S*子在S*里轻轻的晃着,两只X*Y*兔便在齐心远的Z*边甩动起来。齐心远趁着她的慌L*,伸出S*尖来在她那浅浅的R*沟里T*了起来,这更让她惊慌失措了。更要命的是齐心远的S*T*竟然钻J*了她的泳装里T*了起来。

     得逞的齐心远抬起T*来调P*的说道:“我不过是T*了几X*馒T*P*R*,一K*也没C*J*去!”

     第164章更Y*室里

     齐心远与夏春雪两R*的S*子贴在一起在S*里轻轻的荡着,如两朵并蒂莲。现在全靠着齐心远两T*的踩动来保持着两R*的S*T*浮在S*里,而夏春雪则很依赖的靠在了这个正打着H*主意的家伙S*S*了。他的S*T*在S*里运动时,夏春雪就会感觉到两T*间那一G*Y*Y*的在不断的摩C*着她的T*叉了。他权当K*X*Q*着一T*木马,两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S*,现在她对他已经不再那么害怕了。她倒觉得自己是一个站在一门山P*跟前却从来没有经历过战争的X*孩子F*M*着那一G*C*D*的P*筒一样,心里涌起来的,更多的是一种好奇了。

     “你有很多N*朋友吧?”

     “不会想嫁给我吧?”

     “做你的朋友就一定要嫁给你吗?”

     “看来我的魅L*还不够,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要求我离婚的N*友呢。”齐心远的两手托在她的腋X*,D*姆指捏在她的R*G*S*,好柔R*。

     “你有几个N*朋友?”齐心远玩世不恭的看着她那张青春得可以燃烧别R*的脸。

     “你在乎吗?”

     “我希望是你众多N*友中最出S*的一个。”齐心远非常自信的说。

     “追我的R*可有一打!”

     “你是C*级还是副C*级?”齐心远切到了正题S*。

     “我M*是副部,我可早就从C*级升到副厅级了!”夏春雪并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齐心远感觉到了她的狡猾。

     “我刚才还为夺取了你的初W*而自豪呢!”

     “自我感觉良好!”夏春雪不无嘲讽的朝他笑了笑,那两排贝齿F*S*过来的太Y*光直C*齐心远的眼睛。那牙齿好整齐。

     “你用过牙齿美白粉?”

     “我才不用那东西呢,化妆品我都不用,打一次球脸S*都不S*F*。”这话齐心远相信,她是一个非常喜欢运动的N*孩,她S*S*更多的魅L*都是因为运动而散发出来的。跟她打球的时候,简直就是一种享S*。

     “除了打球,还喜欢什么运动?”齐心远的手往前挪了一截,D*姆指压住了更D*一P*柔R*的R*G*。

     “跟N*朋友一起游泳,就这样……”说着,她的脸不J*一红。齐心远感觉出来,她有意在J*他。

     “跟我这样在一起,不怕我把你……”齐心远的眼神里有一G*冷冷的杀Q*。她两T*间那一G*用L*的往S*一挑。挑得她的心一阵狂跳,因为刚才与他说话的过程里,她已经忘掉了他对自己的威胁了。而现在,他似乎又在提醒她了。

     “你喜欢强迫N*孩子?”她显然是在警告他,不要做N*孩子不喜欢的事Q*。

     “我喜欢引Y*N*孩子!”

     “这地方有C*饭的店吧?”夏春雪想把话题引开。而且时间也已经K*过了中午,肚子里真的在J*起来了,“你不是说还没C*早饭吗?”

     “是R*J*馍吗?”他的两手很明显的将她那两只R*子向中间J*了J*,一个D*姆指C*J*了她那一道因为两手的L*量而形成的R*沟里。

     “H*蛋,不理你了!”

     “你一K*Q*能憋多长时间?”

     “G*嘛?”

     “把Z*闭S*,不要呼吸,憋不住了,你就拧我!”齐心远突然一手L*住了她那细细的Y*肢,带着夏春雪的S*子一X*子扎J*了S*里。夏春雪差点R*就呛了S*。齐心远一手划S*,在S*底里向岸边游去。

     夏春雪努L*的憋着Q*,直到感觉自己到了极限的时候,她才在齐心远的Y*S*掐了一把。齐心远把她倏的托出了S*面。当夏春雪刚刚用手在脸S*抹了一把的时候,一个长长的S*柱朝她的脸S*B*了过来,是齐心远在她的S*边冒了出来,他在S*里吸了一D*K*S*B*了出来。

     “H*蛋!”夏春雪奋L*的游着想躲开他,他又朝她游去,她害怕再次被他抓住,这个家伙竟然光着S*子在S*里L*着自己,她像躲避S*蛇一样的躲避着他。

     他没有来追她,倒令她有些失望了。当他从S*里站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的游泳K*还穿在S*S*!难道刚才潜泳的那一X*会R*他又穿S*了?还是刚才是自己的一种错觉?她脸红的看着他K*X*那鼓鼓的一块,不J*疑H*起来。

     “走,C*饭去吧。你的Y*F*差不多已经G*了!”

     夏春雪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运动衫已经J*给F*务员洗去了。

     对,出来C*饭吧。这是躲避这个危险的家伙最好的办法了。

     K*走到更Y*室的时候,齐心远在夏春雪的P*G*S*轻轻的拍了一把道:“回更Y*室里等着,我去给你拿Y*F*。”

     他的话已经不容回绝,她只好朝更Y*室走去,解X*手腕S*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夏春雪有些疲惫的躺在了那张很窄的X*C*S*,闭起了眼睛,等待着她的Y*F*。

     她的脑海里刚刚浮现出两R*在S*里的Q*景,回忆着那G*让她脸红耳R*的怪物的时候,响了两X*敲门声,不等她说J*来,齐心远已经手里托着她的Y*F*推开了房门走了J*来。

     “G*主,请更Y*吧。”他嬉P*笑脸的把Y*F*放在了X*C*的边S*,却到了另一端坐了X*来,他的S*S*还穿着那个短X*得太不像话的游泳K*衩,在S*边的时候,她一点也不觉得显眼,而现在却让她有些不敢看他的X*边了。

     “你不出去我怎么换呀?”夏春雪瞥了他一眼,等着他出去。

     “我不看你还不行吗?”齐心远赖P*的坐在那里不动。

     “你不出去我就不换。”

     “那你就穿着泳装出去吧,呵呵……”

     “你这个赖P*……”夏春雪过来在齐心远的S*S*擂起来,却让齐心远一把L*J*了怀里,W*住了她的X*Z*R*。她用L*的闭J*了自己的双C*,可齐心远却不肯放弃的W*着她,他的Z*巴盖住了她的双C*。她终于坚持不住,把他的S*T*放了J*来,同时伸出她的香S*给了他。他得意的吸着她的S*尖,手从她的Y*间F*了S*来,捏住了她的一只Y*兔R*轻轻的R*了起来。他坚持不懈的W*着她,F*M*她,R*捏她,直到她的神志被他的W*M*醉,他的手又C*J*了她的X*Y*里,那S*H*的R*壁又开始让他M*醉了,他的X*S*登时胀了起来,将短X*的游泳K*顶了起来,抵在了她那平H*的X*F*之S*。

     她彻底的放弃的F*抗,而是完全迎合起他来,把手也伸到了他的X*前在他的X*D*肌S*F*M*着他那坚实的肌R*。她的S*子被他扳得侧了过来,正好让他的D*手很方便的在她那X*X*脯S*放肆起来。D*手将那短X*的X*Y*托了S*去,将两只Y*兔露了出来,他放开了她的X*Z*与那H*H*的香S*,沿着她的Y*颈W*了起来,一直W*到了她的X*Y*S*,一只手W*着那隆起的X*丘,轻轻的R*捏,让那X*丘更加隆起了一些。粉红的R*顶绽开了裂纹,他的S*尖轻轻的T*了S*去,她的浑S*登时一阵S*麻,那是很让R*xx的一T*。继而,她感觉到他的D*Z*张开后把她整个xx都吞了J*去,Y*吸,T*L*……

     “A*……N*……”夏春雪Q*不自J*的呻Y*起来,她的两手L*J*了他的T*,S*子向后仰去,X*脯T*得恰到好C*,两只xx轮流着被他的D*Z*Y*吸着,吞吐着,R*捏着。她有一种要晕眩的感觉。仿佛整个S*子被他抱J*了瑶池里,S*边全是仙境里的云雾缭绕不散。他的D*手在她的X*F*S*H*动起来,一会R*,那只D*手从她的泳被S*面伸了J*去,穿行在那一P*茂密的丛林之中。她的X*F*不J*收了起来。她没有任何F*抗的动作与表示,任他的D*手向着更深C*伸展,灵巧的手指在那两岸之间H*动起来。

     “嗯~~N*……别……”Z*里的呻Y*却更加鼓励了齐心远的Y*荡。他的D*手把她那短X*的泳K*撑到了她的X*F*之X*,将那一P*丛林亮在了外面,他的手继续在她的T*S*转动起来,将那泳K*撑到了T*X*,两只手在她那圆圆的翘T*S*捏了起来。等她的泳装全部褪X*去这后,齐心远再次把她的S*子拥到了自己的怀里,让那坚T*一X*子顶在了她的K*间。

     “别害怕,我只想……”他的Z*再次在她的芳C*S*W*了起来,整个S*子把夏春雪的xx压在了C*S*。

     夏春雪已经预感到了可能发生的危险了,可是她却在放任着剧Q*的发展,让齐心远的C*S*继续在她的X*脯S*爬行着,手在她的xxS*F*M*着。她的Y*兔已经被他吞吐过,也Y*吸过,当齐心远第二次Y*吸着她的时候,她所T*会的只是兴奋与J*动,而不再是害怕,只是齐心远的手指在她的K*间H*动的时候,她还有些害羞,那两条xxQ*不自J*的J*了起来。

     齐心远的S*T*从夏春雪那光H*的S*子S*H*了X*来,S*尖在她那深深的肚脐眼里打着转R*,呼出的Q*息贴着她的X*F*拂到了她那P*茂密的丛林S*,将那卷曲的M*拂动起来。似乎早已有所预感,一条R*R*的S*T*H*J*了她的Y*谷,在那两岸之间以最温柔的速度与L*度H*行着让她的J*躯不J*一颤。

     “A*……”她J*J*着的双T*不J*错了起来,“N*……”

     当齐心远的S*子再次攀S*来压住了她的S*子的时候,她才知道,他在X*面的时候已经T*掉了他的游泳K*,xx着B*在了她的S*S*,而她的泳K*也不知什么时候被褪到了X*面来。那灼R*的一G*正点的抵J*了她的T*叉里,这让她好J*张,又让她好期待。他的手扳着她的T*分向了两边,那灼R*的T*从那两P*R*R*间钻了J*来。他几乎没有任何预备动作,那S*子就压了X*来……

     “A*——”夏春雪突然尖J*一声,脸S*的肌R*立即蹙了起来。一阵撕裂般的疼T*扎J*了她的J*躯,她的两手J*J*的抓住了他的胳膊,尖锐的指甲扎J*了他的P*X*。

     “你这个……”

     那种清晰的C*破C*子的感觉让齐心远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阵愧疚。

     当他支起S*子G*T*往X*看时,那殷红的斑斑点点证明着她此前并没有把S*子J*给别的N*R*!

     第165章R*J*镆

     当齐心远确定她是一个货真价实的C*级时,齐心远的内疚并未敢表现在他的脸S*,却表现在了他那缓慢的动作S*。他将自己的xx慢慢压了X*来,贴在了她那C*子的肌肤S*,两臂从她的腋X*抄了过去,捧着她的脸,轻轻的Q*W*她,S*子慢慢的蠕动起来。每一次轻微的蠕动都会令夏春雪的脸有着几乎同样的表Q*变化,同时伴着一种难忍疼T*的呻Y*。

     “N*……”

     “A*……”

     她的S*子也随之一阵阵的蜷缩与曲动。每当齐心远的S*子往S*蠕动的时候,夏春雪的J*躯各部分就会像被突然扎了一X*子而向中间收缩起来。

     “你不是说已经升到副厅了吗?”齐心远一边温存着她一边戏谑着。

     “A*……H*蛋,我……那是骗……”

     齐心远真的没有想到这个高G*千金如此漂亮和N*漫,J*了D*学竟然还是个C*级……

     “这太不G*平了,我可不是C*了!”

     “过两T*我就让他们排队……A*……”疼T*中夏春雪竟忍不住与这个H*蛋玩笑起来。

     齐心远感觉到越来越顺畅起来,她的S*子渐渐松弛,他的动作有些放D*,不再是蠕动,而是拉锯了,他的幅度可以从她的T*顶拉到她的X*巴S*。很K*,从海底升S*来的暗礁顶在了齐心远的船T*S*,让他的S*子不J*一颤。他感觉到了她的Q*绪的变化,她的全S*都在动了,呼吸也急促起来,好像在求着他更K*更强的J*攻她了。齐心远不想在这样一个X*姑M*面前展现他的特长,只想与她一同J*R*仙境,他T*起P*G*来,一阵K*攻,顿时感觉到自己被一G*暖流所包围,他坚持了不到十秒钟,也谢了最后的Y*火,J*L*住了她颤抖的S*子。

     “嗯~~~~N*~~”夏春雪双臂J*箍住了他那坚实的xx,如嘤嘤的哭泣。

     齐心远一挑一挑的发泄着他的余威……

     她背对着他,把Y*F*穿S*后才发现门还没有关。

     “你怎么没关门?”

     “嘿嘿,我要是一J*来就关门不等于告诉你我要对你有企图了吗?”

     “你早就打我的主意了!”穿好了Y*F*的夏春雪把S*子偎在了齐心远的S*S*,她不是那种付出了贞C*就会抓住N*R*不放的N*孩子,但她从来没有对哪个N*R*像对齐心远这样的依恋过,她仰起脸来向齐心远索W*,齐心远只在她那红红的N*C*S*轻轻的一点。

     “不会明T*就把我忘了吧?”夏春雪温柔得像一条Y*蛇伏在齐心远的怀里。

     “你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怎么会那么容易忘记呢?”齐心远那双眼睛正正的看着仰面朝S*的夏春雪,他的目光给了她足够的自信,“我也请你允许我不忘记别的N*孩,好吗?”

     “你对她们都这样说过?”夏春雪好奇的眨着她的眼睛。

     “如果我能忘了她们的话,也会忘了你的,我可不是个薄幸郎!”

     齐心远与夏春雪在库区的F*务点S*C*了午饭就往回赶了。

     “怎么没跟你M*打个电话?”

     “她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

     “我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N*R*了?”

     “早知道你这么危险我才不跟你来呢!”夏春雪瞥了齐心远一眼,她突然看见了路边S*一家Y*店,“停一X*。”

     齐心远把车子靠到了路边S*停X*来。夏春雪穿过了马路J*了对面的Y*店。

     她买了些事后避Y*Y*揣J*了兜里就出来了。脸S*一P*红R*。

     “买什么Y*?”

     “不告诉你!”

     “其实你没必要买,你M*那里肯定有的。”齐心远猜出了她J*去G*什么了。

     “要是出了事R*,看我不杀了你!”夏春雪突然咬牙切齿起来。

     “还去打球吗?”

     “回家,我想S*觉了!”夏春雪此时想在第一时间把兜里的Y*C*X*去,一种比齐心远压在她S*S*时更D*的恐惧困扰着她。

     齐心远把车子开到了夏菡家的楼X*。齐心远还没X*来,夏春雪就已经S*了楼梯。她一开门就倒了一杯S*J*了她自己的房间里,把门关S*,从兜里掏出那刚买来的Y*送J*了Z*里。

     当那粒Y*C*X*去之后,她的心也一X*子稳定了许多,好像一块巨D*的石T*落了地。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别买到了假Y*。现在的Y*贩子太多,防不胜防。她后悔没跟那店员要一张发票,以备后患。可当时的Q*形,她看都不敢看R*家一眼,如何再去跟R*家索要发票!

     夏春雪知道齐心远是M*M*的Q*R*,她当然不想让M*M*知道自己已经把S*子J*给了这个N*R*。多亏J*来的时候M*M*已经S*了C*,不用面对她了。她X*心的S*了C*准备S*觉。

     齐心远J*来的时候,客厅里空无一R*。他在沙发S*G*坐了一会R*,自己倒了一杯子S*喝X*去,便朝夏菡的房间走去。

     他的手在门S*轻轻的一推,门开了,夏菡正侧着S*子躺在C*S*。S*S*盖了一条M*巾被。优美的曲线依然令R*震颤。他X*心翼翼的把门关了,来到了C*边,夏菡的两条X*T*露在外面,雪白透亮,脚趾S*竟涂了指甲油,有红有绿。一个副部级的高G*竟然也喜欢涂指甲油,不知道这习惯从何时有的。

     他轻轻的掀了一X*她S*S*的M*巾被,短短的S*Q*竟没不过她的D*T*,他的D*手从她那光H*如Y*的T*S*M*了S*去,里面竟然空荡荡的。

     夏菡翻了一个S*R*,“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齐心远的手没有退出来,在她的S*Q*X*面支起了突兀的一块。

     “S*觉去了!”

     “动她了没?”她的话相当简练。

     “你希望动她还是不希望动她?”

     “你不会强迫她吧?”

     “我是那样的N*R*吗?”

     “别以为得到了她M*就能得到N*R*的,她可执拗着呢。”

     “是她B*着我动了她。”

     “我不信。我还不知道你呀!”夏菡拉着齐心远S*了C*,一手掏J*了他的两T*之间。

     “我是百K*莫辩了。”

     “你们C*的啥?”

     “R*J*馍!”

     “就这么简直?”

     “这是我们最喜欢C*的了。你不想尝尝?”齐心远一本正经的说道。

     “敢Q*还带回来了一些?”

     “咱们可以现做嘛。”齐心远一边说着,一边T*掉了S*S*的Y*F*,赤条条的躺在了夏菡的S*边。夏菡终于明白齐心远所说的R*J*馍是什么了。

     “你这个家伙,把我的N*R*给教H*了我可饶不了你!”

     “我还没C*饱呢,先让我C*一K*馍吧。”齐心远掀起她的S*Q*就把Z*压了S*来,噙住了夏菡的一只R*子。

     “你还真C*过我N*R*的?H*蛋!”

     “嘿嘿,X*姑M*的,真好!”

     “她没哭吧?”

     “真有你的,她为什么要哭?你没看她那高兴劲R*!我都让她L*疼了……”齐心远Y*Y*的笑道。

     “看她那么单纯,应该不会……”

     “在我之前,她的确没有跟别R*过……我没有想到她竟会是个C*……”

     “可便宜你了……你没准备那个?”

     “她好像去买了Y*。”

     “你看见了?”

     “没有。我猜的。”

     夏菡嗔了齐心远一眼。她从C*S*X*来,从一个C*屉里拿出了几粒用一个Y*袋装了起来。

     “K*去送给她,别L*出什么事R*来。至少别让她S*那刮G*的罪!那可不是R*S*的!”从夏菡的Z*里听,她不是S*过刮G*的苦就是看过别R*或是听别的N*R*说过。一脸的恐惧。

     “也许……她早就C*过了……”

     “你怎么知道?这事R*可不敢凭相当然!”夏菡突然拿出了她的官腔R*。

     齐心远只好接了那几粒Y*出来。

     夏春雪的房间与M*M*的房间隔了一个门。

     他敲了两X*,很轻。如果她S*了,他就让她S*醒了再C*。他不想惊扰了她。

     门开了。夏春雪穿着短短的白S*S*Q*R*站在门K*,没有打算让他J*来的意思。

     她看见了他手里的X*Y*包。那Y*包跟医生给她的一模一样。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你自己拿的还是……”

     “你C*了吗?”

     夏春雪脸一红,“C*过了。”

     “那就放这R*吧。”她知道,不放这R*,M*会不放心的。

     夏春雪S*子一闪让齐心远J*来。齐心远把Y*放在了写字台S*。

     “我M*怎么知道的?你告诉她的?”夏春雪慵懒的回到了C*S*。

     “她是猜的。”

     “还不是你Z*J*!”夏春雪J*嗔道。

     “还疼吗?”齐心远关切的坐到了她的C*边S*,一只胳膊伸过去,将她揽J*了怀里。

     “不疼了!又不是开刀!”夏春雪仰起了妩媚的脸。

     “想不想再C*一回?”齐心远在她脸S*W*了一X*。

     “你C*了豹子胆了!只许你坐一会R*就走。我可不能留你了。”她享S*着齐心远在她X*脯S*的F*M*,心又砰砰的跳了起来。

     “那好吧,什么时候想叔叔了,就打电话给我!”

     “我才不J*你叔叔呢,你Y*我便宜!”

     “那我去了,你M*还等着我呢。还没审问完呢。”

     “可别把我给出卖了!”

     “别忘了把那东西收起来。”齐心远起来后朝写字台S*努了努Z*。

     门轻轻的带S*来前齐心远朝夏春雪做了个鬼脸。

     “她C*了吗?”齐心远一回到夏菡的屋里就急着问道。

     “C*了。可我还没C*呢。”

     “你要C*啥?”

     “C*你的R*J*镆呀?”

     说着,齐心远扒掉了她的S*Y*,S*子B*了S*来。

     “J*,帮我一把。”他抬起S*子来,夏菡的手伸到了他的Y*S*,解起了Y*带。夏菡有些饥K*的将他的K*子褪了X*去。

     灼R*的G*贴在了她的J*躯S*,有些T*R*。他的S*子往S*C*去,将灼R*铺在了她那雪白的R*谷里。

     夏菡两手挤着自己的X*,两眼动Q*的看着自己X*间那灼R*,雪白中J*J*着一截黑红,是真正的R*J*馍了。

     “你这个怪物,净想着歪H*招R*!”夏菡一边兴奋的G*着T*看着,一边说道。

     齐心远也支起了S*子,像给X*羊羔喂N*的N*羊,同时G*T*朝夏菡的xx间看着,用L*的T*动着他的P*G*。S*H*的R*壁让他一阵阵的K*意……

     “让我给你L*H*一点吧!”夏菡松开了J*挤着自己xx的手,把那灼R*的一G*R*放了出来,齐心远用L*过猛,一X*子顶到了她的X*巴S*。

     “你顶S*我了!不论哪里都那么用L*!”夏菡J*嗔道。

     齐心远支着S*子停稳,让那一G*R*Q*Y*Y*的如狗Q*般朝夏菡的脸T*着,X*红X*红。

     夏菡G*起T*来,两只纤手轻轻的捏了那C*D*,送R*自己的Z*里,吞吐起来。那红红的长Q*在她的Z*里出出J*J*,越来越H*了。

     夏菡好像很享S*Y*吸吞吐那一G*xx,满脸的醉意。

     “好了吧?”齐心远G*T*看着夏菡那兴奋的样子,不忍从她的Z*里薅出来,并随着她的吞吐在她的X*Z*里C*送起来。他试探着向深C*C*了C*,差不多捣J*了她的喉咙里了,他才停X*来。

     “嗯~~~嗯~~~”她将那C*D*吐了出来,只含住了他的T*,让那香S*尖在他的马眼S*灵巧的挑L*了起来,很K*,马眼里流出了粘Y*,她感觉得出来,于是吐出了那一G*J*在了她雪白的R*间涂了起来。她的xx已经被L*得S*H*异常了。她两手挤着自己的妙R*,将那一G*R*Q*J*J*的J*在里面,成了真正的R*J*馍了!

     齐心远来回C*动着……

     “S*F*吗?”夏菡仰起脸来,与齐心远G*T*往这里看的目光相遇,她很兴奋的晃动着S*T*,给齐心远以最佳的享S*,她的两手用L*适度,忽J*忽松,竟比那xxC*更S*K*了不知多少倍!

     齐心远K*速在那里C*送着,当K*乐窜S*来的时候,他忽然急喘了起来。

     一阵急S*将那R*白S*的Y*T*S*在了夏菡的脸S*……

     夏菡伸出香S*在Z*边T*了T*,把那脸S*流X*来的东西T*到了Z*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