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影星温红【25026860[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影星温红

     怀抱着婴R*的美N*J*嗔着示意阿飞收回L*着她柳Y*的D*手,她S*旁还有保姆J*J*跟随着,转过脸来,阿飞才看见这位美N*M*M*的面容,披着长长的秀发,那双黑白分明、S*汪汪的桃H*眼甚为M*R*,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C*膏彩绘X*的樱桃X*Z*显得鲜N*Y*滴。这不是著名影星温红吗?

     “好了,宁静M*M*留步吧!有空到楼X*我那里说话聊T*A*!”

     温红笑道,“这次我做节目还在其次,主要是带着宝贝出来散心的N*!半年多没有出门了,在家里也不安逸的了。”

     言谈间她那一张一合的樱C*令R*真想一Q*芳泽,肌肤雪白细N*,她凹凸玲珑的S*材,被J*J*包裹在一条开了很高岔的黑S*的低X*洋装内,露出D*半雪白的S*X*,浑圆而饱满的R*F*挤出一道R*沟,纤纤柳Y*,Q*X*一双穿着黑S*长丝袜的M*R*、匀称而又修长的xx从Q*子的开岔露了出来,雪白的D*T*G*都依晰可见,脚S*穿着一双漂亮的高跟鞋,洁白圆R*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F*风韵的妩媚,比阿飞想像的还要美几百倍。

     阿飞想去伊宁静那里坐坐说会话,可是从电梯出来就看见温红抱着N*R*在房间门K*徘徊。

     “baby,看看谁来了?勇猛的H*飞鸿来喽!”

     温红J*笑道。

     “张太太,X*宝宝好可A*N*!”

     阿飞感觉温红相比伊宁静更加风S*妩媚一些,笑着夸奖她的N*R*打开话题,任何事Q*都有一个切R*点,xx同样如此,G*Y*N*R*Y*其是G*Y*R*Q*可是一个含量很高的技术活N*!

     “X*宝宝再可A*也不如你刚才在记者会S*可A*A*!”

     温红J*笑着说道,眉目之间流露些许风S*,“真的没有看出来,你昨T*傻呵呵S*眯眯的X*样,居然深藏不露,出手不凡,还是一个勇敢的中国猛N*呢!”

     “张太太过奖了!”

     阿飞S*X*打量了一X*温红,见她脸蛋甜甜的、俏丽M*R*,眼睛左顾右盼,神Q*轻佻风S*,S*材苗条匀称,S*穿一件粉红S*真丝衬Y*,X*穿一条白S*M*你短Q*,手中还抱着粉嘟嘟的N*R*,真是一位成熟、X*感、M*R*的年轻少F*,不J*食指D*动地笑道,“你一会说我傻呵呵,一会说我S*眯眯,一会又说我是中国猛N*,看来我和你做演员一样是百变星君了A*!呵呵!”

     “是不是去找R*家伊宁静去A*?”

     温红J*笑着扭S*J*屋,故作J*嗔地说道,“那就赶K*去吧!就不要在我们M*俩这里耽误时间了!”

     说着还不忘有意无意地眉目含Q*地飞了阿飞一眼。

     “哪里A*?我就是专门来找张太太的A*!”

     阿飞顺竿爬地跟随J*来笑道,不枉自己中学时候看着温红的电影《风Q*万种》的J*动Q*结。

     “找我G*什么A*?我又不会唱歌,不会写博客的!”

     温红J*笑道。

     “找张太太要张签名照A*!”

     阿飞笑道,“您会演戏已经足以倾倒众生了!”

     “D*英雄,K*请坐,既然您赏脸光临,我去给你倒杯S*来。”

     温红把N*R*放在沙发S*,转S*端了杯S*袅袅婷婷地走过来。这时,坐在沙发S*的阿飞才好整以暇地S*X*打量温红的美丽,Y*其是她那异常丰满T*拔的X*部,因为衬Y*J*裹着她的S*T*令曲线一目了然,当她每走动一步时两个丰满浑圆的R*F*都会微微地S*X*颤动。

     温红长着一张鹅蛋脸,两道细细弯弯的蛾眉X*一双眼角略微S*翘的D*眼睛宛若秋S*、Q*意绵绵,高高端正的鼻梁X*两P*樱C*厚薄适中、莹R*鲜红。曾经当过平面广告模特的她S*高一米六七,T*形匀称,不胖也不瘦,S*材姣美得无与L*比,咯咯作响的白S*高跟凉鞋、白皙修长的双T*、R*S*透明S*晶长筒丝袜、J*束的粉红S*洋装短Q*以及短Q*内三角K*的痕迹和丰满翘T*的美T*令R*艳羡不已。

     阿飞赶J*接过S*杯,一G*如兰似麝的香S*W*立即飘R*阿飞的鼻中。阿飞被这G*香S*W*熏得晕T*转向,两R*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些“无关T*X*”的话。

     “张太太,张先生怎么不在呀?”

     阿飞问道。

     “唉!别提他啦,刚才从记者会一回来就被鲁军和卢重庆J*走了,说是有事Q*商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温红嗔怪道,“谁知道是出去H*T*酒地还是C*喝P*赌去了?”

     “不会吧?”

     阿飞诧异道,“我看张先生应该是很老实内向的职业商R*,不是H*H*G*子那种类型A*!”

     “他倒是专心经商,心无旁骛的。”

     温红叹息一声Y*Y*说道,“本来他陪我来到这里就想顺便考察一X*华东市场的,我就是担心他被鲁军和卢重庆教唆H*了!”

     知F*莫若Q*,丈F*张已达在商业S*面很J*明,只是为R*太过于执着事业,生活S*F*而缺少了Q*Q*,对于温红这样曾经风光无限风Q*万种倾倒众生的美N*明星来说,丈F*张已达在物质S*给予她的可以说应有尽有,可是在生活Q*Q*S*却是索然无趣W*同嚼蜡。

     “N*R*总有自己的J*际圈的!”

     阿飞说道,“那您一个R*怪冷清的。N*,对了,我忘了您还有个X*宝宝陪伴呢!”

     “唉,有个N*R*更烦,她动不动就哭了。”

     温红唉声叹Q*地埋怨道,“那个保姆出去买东西怎么还不回来?总是喜欢偷懒!”

     话刚说到这R*,温红怀中的X*宝宝果真哇哇地哭了起来,L*得X*少F*赶J*抱起来哄她、D*她。特别是那对异常丰满高耸的R*F*,在她抱起宝宝时总是不停地微微颤动,M*R*极了!

     她披散着乌黑飘逸的垂肩秀发,略施粉黛,格外清秀艳丽,楚楚可R*;一条粉红S*真丝衬Y*,一条白S*M*你短Q*把她那魔鬼般的S*材包裹得玲珑有致、婀娜多姿,令N*X*惹火的曲线S*展流畅、优美M*R*;一双白S*的细脚高跟凉鞋令她的J*躯更加高挑匀称、亭亭Y*立!Y*其让阿飞着M*的是她怀抱宝宝的样子,她的X*脯好丰T*好突出哟,那道R*沟比先前更加明晰、更加深邃,xx的轮廓也被G*勒了出来。

     阿飞假装喜欢X*孩子,向温红笑道:“张太太,我可以抱抱您的宝宝吗?”

     “当然可以呀!”

     温红J*笑道,“不过,X*心她N*你S*S*N*!”

     “呵呵!那样S*S*也有意思A*!”

     阿飞笑道。

     就在阿飞伸手抱X*宝宝的时候,温红不知道有意无意地把一边丰满浑圆的xx贴在他的手臂S*。阿飞心中暗笑,万事不可急躁,Y*速则不达,F*而事与愿违,L*巧成拙。他抱着X*宝宝摇了两X*,X*宝宝居然不哭了。

     这时,X*宝宝的脚正好挨着阿飞的K*部。温红D*着宝宝说道:“叔叔抱baby,baby笑一个给叔叔看看。”

     说着,她随意地伸出芊芊Y*手去M*着N*R*的脚,葱细J*N*的手指尖竟然有意无意地碰触到了阿飞的X*S*。那G*庞然D*物经她的Y*手一碰,立刻敏感地揭竿而起,迅速膨胀起来,真是C*J*J*张又有K*感!

     →第423章-挑D*少F*←

     阿飞先是一愣,然后试探X*地T*了T*X*F*,温红的Y*手与庞然D*物接触得更J*了。X*少F*先是一撒手,似笑非笑地羞涩地低X*T*,接着芊芊Y*手趁机M*了M*N*R*的K*裆,感到里面有一团东西Y*Y*地隆起,好像还在蠕动跳跃,心底里立刻产生一种冲动,那只Y*手不由自主地就在那个位置S*F*M*,舍不得离开。阿飞顿时心中有数了:看来面前的这个美N*明星温红是一个xx饥K*的少F*,张已达没有给她充分的满足和滋R*,自己今T*走桃H*运了,可以K*K*乐乐地和她D*G*一回。

     “baby乖,让M*M*来抱。”

     温红贴S*过来做出抱N*R*的姿态,一对丰满浑圆的xx重重地撞在阿飞的手背S*。哇噻,既R*绵绵的又富有弹X*,触感甚佳。

     S*了C*J*的阿飞恨不得马S*撕开少F*明星温红的Y*F*,玩一玩里面的那对丰R*。

     温红抱过N*R*,眉目含Q*地看了阿飞一眼,一边轻轻摇着N*R*一边说道:“是谢先生吧?你别管我J*张太太了,听起来怪生分的,J*我红J*吧。”

     “那好,你也别J*我谢先生,J*我阿龙吧。”

     阿飞笑道,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温红,见她明眸皓齿,P*肤红R*有光泽,Q*质高雅,神Q*媚H*,心中暗想:“难怪很多R*都说三十多岁的少F*最M*R*、最有W*道,此言的确有些道理,眼前这个温红就是比那些故作清纯可A*的N*明星强多了,不仅保养的好,而且成熟X*感风韵M*R*。只是不知道她的C*S*功F*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像电影《风Q*万种》中的那样xx旺盛、R*Q*似火呢?”

     这时,阿飞看见婴R*的一只X*手正好搭在温红高耸的X*K*S*,心想:“刚才这个X*Y*F*M*我的宝贝挑D*我,我不妨也依葫芦画瓢,以彼之道还施彼S*,调戏调戏她,挑D*挑D*她。”

     于是他故作随意地伸手抓住婴R*的X*手轻轻地摇晃,还笑着说:“叔叔买玩具给baby,好不好呀?”

     “A*——”

     温红若有所悟地低J*了一声,因为阿飞的手已经有意无意地按在了她丰满浑圆的S*X*S*面。她瞟了瞟那只不规矩的禄山之爪,又瞥了一眼阿飞,故作镇定,若无其事,没有任何F*应。

     阿飞借着婴R*的X*手慢慢地摩C*温红丰满高耸的xx部位,轻言浅笑中开始充满了挑D*意W*和xxQ*氛。

     “妞妞的手好J*N*哟!和M*M*的肌肤一样雪白细腻!”

     阿飞拿宝宝做幌子调笑道。

     “N*……唷……嗯……嗯……妞妞,阿龙叔叔不是好R*哟……”

     温红也拿宝宝做幌子J*嗔道。

     “妞妞,和M*M*一样美,将来长D*了也是个如H*似Y*的D*美R*哟!”

     阿飞见温红没有翻脸拒绝,禄山之爪更加频繁有L*地摩C*着她丰满浑圆的S*X*。

     “W*……A*……阿龙……”

     温红被M*得J*喘连连,内心犹如X*鹿L*撞一般。

     阿飞见温红如此兴奋,心中更加有底了。他的手也不再抓婴R*的X*手了,G*脆直接按在了温红丰满高耸的S*X*S*F*M*R*捏起来。

     “噢……你G*什么?”

     温红媚眼如丝,只知道J*喘嘤N*,半推半就,没有其他任何表示,就连闪一闪、躲一躲以示抗拒的意思都没有,任由阿飞F*L*她丰满浑圆的S*X*。

     “红J*,你怎么啦?脸怎么这么红呀?”

     阿飞故作关心地问道。

     “是……是吗?没……没什么……没什么……”

     温红J*羞妩媚地呢喃道。

     “N*,真的没什么吗?脸红的好像C*多了胭脂一样A*?”

     阿飞S*眯眯地盯着温红妖媚多Q*的美目问道。

     “真的……真的没什么……”

     温红美目流转,J*羞妩媚地敷衍着。

     “红J*,不对吧……红J*,你哪里难S*的话一定要告诉我N*!”

     阿飞顺势靠近温红,另一只手悄悄地溜到她丰腴翘T*的美T*S*左M*M*、右M*M*,M*得她J*躯发颤,春心荡漾。温红的手本来还客客Q*Q*、含羞带怯地摩C*着阿飞的庞然D*物,现在也变得放肆起来,隔着K*子W*住阿飞的那G*东西用L*R*捏起来了。

     此时此刻,熊熊Y*火已经在两R*心中点燃,而且越烧越旺,无法熄灭。

     “妞妞好乖呀!”

     温红故意Q*W*N*R*,顺势把脸蛋凑过来贴近N*R*。阿飞不老实地W*起了她雪白的N*颊,那只原本在她美T*S*活动的S*手一X*子钻J*了她的M*你Q*内,直捣她xx之间,真丝内K*包裹着的沟壑Y*谷。

     温红顿时觉得有一G*又X*又麻的电流从xx的最深C*闪出,迅速地传遍全S*,而且愈来愈强,愈来愈不好S*。她轻轻地柳Y*款摆,J*喘Y*Y*,嘤N*声声,J*滴滴地D*N*R*,含羞带怨地J*嗔道:“嗯……A*……唷……妞妞,叔叔不是好R*……叔叔H*A*……”

     “妞妞,M*M*太美太美啦!叔叔喜欢M*M*!”

     阿飞也D*着N*孩回应道。

     “嗯……嗯……妞妞,Q*Q*M*M*……”

     温红眉目含Q*地一扭T*,正好把樱C*送到了阿飞的Z*边。阿飞见势飞K*地W*S*了温红香艳的樱C*,阿飞的S*T*好象泥鳅一般与她的N*S*J*缠搅和在一起。她的鼻息开始C*重,手掌J*J*地靠在他火R*的X*膛S*,纤N*的手指J*J*地陷R*阿飞宽阔健壮的X*膛,鲜N*的S*尖主动与他的S*T*纠缠,并从喉间不断发出贪婪的吞咽着K*S*的声音,S*经百战的明星温红已经完全陶醉在阿飞J*Q*的蜜W*之中。

     阿飞趁机深深W*住她的樱C*,S*T*如灵蛇般探J*去,在她X*Z*内翻滚着,探索着,品尝着。“唔……”

     轻轻的一声嘤N*,发自温红的K*中,她突然感到浑S*发R*,芳心如同鹿撞,跳得砰砰直响,阿飞贫婪的S*T*,深深地J*R*她K*腔,正R*烈而需K*地探取她K*中的甜蜜,温红的S*尖娴熟地闪躲着、R*Q*地回应着……

     这个W*既R*Q*且xx,阿飞R*Q*地W*着她,这个W*越来越趋J*切,令温红更加沙哑低Y*,越教阿飞M*醉。温红一阵意L*Q*M*,只感S*子就要融化了一般。

     阿飞的W*极富融化L*,他将所有的L*量和感Q*都投R*到Z*C*和S*T*间,用Q*地Y*吸与吞吐,灵巧地转动与伸缩,温红好久没有尝到如此娴熟而J*Q*的S*W*了。

     “哇——”

     就在这时,孩子被两R*挤在当中很难S*,D*声哭闹起来。这一哭闹又减缓了J*张而又C*J*的Q*氛。

     “妞妞不哭,妞妞不哭,都是阿龙叔叔太H*了,吓着网民妞妞了A*!”

     温红抱起N*R*在怀中慢慢地摇着,可N*R*还是一个劲R*地哭,阿飞嬉P*笑脸地在一旁赔笑。

     “妞妞是不是饿了?来,M*M*喂N*,M*M*喂N*。”

     她坐在沙发S*,丝毫不在意阿飞在旁边虎视眈眈,她径直解开衬Y*的纽扣,挑开R*罩X*前的鈎扣,剥开左边的罩杯,媚眼如丝地瞪了阿飞一眼,从里面掏出雪白饱满的xx,把嫣红的xxS*R*N*R*的X*Z*里,很满足地哺着T*X*最好的食物给自己的心肝宝贝。

     X*N*孩整个含住xx,D*K*D*K*地吸Y*,闭着双目享S*世S*其他R*没有的特权,不一会R*她就不哭了。

     这种既充满温馨又极富Y*H*的场面怎能不G*起阿飞的xx?他注视着温红的一举一动,心中的Y*火急窜而起。特别是温红那个露出来的xx,哇噻,又白又N*,又肥又D*,颤颤巍巍,柔R*丰满,弹L*十足,太Y*R*啦!他看得K*S*都K*流出来了,真恨不得立马抓住它,像X*N*孩一样D*K*D*K*地吸Y*。

     温红一手抱着N*R*在怀中,一手为N*R*抹汗,不时又哼起摇篮曲,轻轻晃动着双臂,彷佛在劝N*R*:不要着急,慢慢地C*,你要多少M*M*都会给你。有时,她还用手把N*R*吐出的xxS*回N*R*的X*Z*,T*T*雪白的X*部,捏捏丰满的xx,确保N*R*不会断食。渐渐的,X*N*孩C*N*的速度慢了X*来,温红眼睛眯眯地咬J*牙关,Z*C*微微张开,发出唔唔的低呤声,不时还捏一捏、R*一R*雪白饱满的xx,Y*肢T*直了一X*,还时不时故作J*羞妩媚地瞥阿飞一眼。

     阿飞静静地J*靠在温红的S*旁,D*Q*不敢出,眼睛直G*G*地盯着温红雪白丰满的X*部,饱餐秀S*,D*K*朵颐,两只手X*X*地在自己的D*T*S*搓个不停,J*不住食指D*动,内心忍不住砰砰砰地跳动个不停,K*X*的“X*弟弟”更是蠢蠢Y*动跃跃Y*试。

     就在他看得意L*Q*M*之际,温红忽然抬起T*冲着阿飞笑了笑,发觉他正在凝视自己雪白丰满的S*X*,连忙佯装羞涩的样子,嗲声嗲Q*地J*嗔道:“嗯,阿龙,R*家在给孩子喂N*,别靠得这么近盯着R*家看嘛,看的R*家多不好意思A*!”

     “没关系,没关系,让我看一看嘛。”

     “嗯,阿龙,这样不好吧。”

     温红显得更不好意思了,站起S*来走J*N*R*的卧室,把已经熟S*的N*R*放到了婴R*C*里,用手指抹了抹N*R*Z*边的N*渍,然后捧着雪白饱满的xxS*回R*罩的罩杯里,将R*罩X*前的鈎扣扣好。她刚一转S*,还没有来得及整理衬Y*,J*随其后的阿飞一把就L*住了她。

     “你……你G*什么呀?不要这样A*!”

     温红故作又羞又急地J*嗔道。

     “红J*,从我中学第一次看你演的电影《风Q*万种》之后,我就深深地被你M*住了……”

     阿飞J*J*L*住了温红纤细绵R*的柳Y*,深Q*款款地说道,“好红J*,你就成全我一次吧!不枉我十几年来对你的A*慕之心A*!”

     “A*……阿龙……不可以的!”

     温红还在装模作样地推搪着。

     →第424章-风Q*万种(S*)←

     “说实话,我G*本没有想来舞林D*会做什么舞蹈指导老师的,可是昨T*无意中遇S*了你……我相信……这是S*帝安排给你我的缘份……这种冥冥之中的缘份,就是要我可以一Q*芳泽,得偿夙愿A*!”

     阿飞J*J*地L*住温红绵R*的柳Y*,在她白皙柔N*的耳边深Q*款款地低语着。

     “我是有丈F*的……我们不可以……”

     温红说话吞吞吐吐,显得有些J*羞而慌张,不时J*张地看一眼房门。

     “不要说话,红J*,听我说……我A*你!我A*你……现在我已经神H*颠倒,无法控制自己了……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阿飞对着温红故意Q*喘喘的,一只手在她丰满浑圆的美T*S*游走F*L*,一只手扒扯着她的衬Y*,“红J*,我初中第一次看了你的电影《风Q*万种》当T*Y*里就第一次忍不住打手Q*了,满脑子都是你在电影里面xxL*的xx和J*喘呻Y*声,实在是让N*R*S*不了A*!”

     “你好H*A*……初中就那么S*A*!……不……阿龙,不要这样嘛……”

     温红J*喘Y*Y*,半推半就,嘤N*呻Y*。

     “来吧!来吧……红J*,感S*一X*我对你的R*Q*……对你的A*幕……对你的痴狂……对你的J*Q*!我对你炽R*的A*……由鲜X*传遍我的全S*……我全S*的每个部位……每个细胞……因为有了你……我A*的L*量才可以释放出来……

     红J*,我们……“阿飞急不可待地捧着她的脸蛋,撅起Z*巴想和温红接W*。

     “不要嘛……不要嘛……”

     温红J*嗔呢喃道,J*躯微微地挣扎着。其实她明明想要,却偏偏又装作害羞的样子,她深知N*R*一般就喜欢N*R*这种含蓄J*羞的表Q*。

     “红J*,从你的眼神……我已经看到了退出影坛之后你的内心是多么空虚……多么孤独……多么寂寞……你从来没有尝到过真正的A*恋……也从来没有在张已达那里得到过X*的满足……只有我的风流才能把你的真空填满S*彩……

     只有我的狂Y*才能W*藉你的灵H*……只有我的彪悍才能满足你的需要……“阿飞真是个油Z*H*S*H*言巧语的xx高手,每一个词、每一个句子都直R*N*R*的心坎。听着N*R*连续不断的H*言巧语,温红心里又S*坦又兴奋,已经很久没有R*对她说这种很R*麻、很N*漫的Q*话了。她心底对xx的K*望在迅速膨胀,觉得全S*在发R*,特别是xx深C*又R*又X*,Q*不自J*S*R*起来。

     “阿龙……阿龙……唔……噢……嗯……这房间里怎么……怎么这么R*呀?

     N*……好R*呀……“温红故意掩饰着自己的心慌意L*和心猿意马。

     “美R*R*,你觉得很R*是不是?把Y*F*T*了吧,T*了就不R*了……来吧,我帮你……”

     阿飞开始一粒粒地解温红衬Y*S*的钮扣。

     “哇……不……不要……阿龙……别……别……不要嘛……不要嘛……”

     温红Z*里不断地J*羞呢喃着,却毫无实质S*的抗拒F*应,而是眉目含春地看着阿飞动作。

     阿飞褪去温红S*S*的衬Y*,用Z*咬住她左肩S*的R*罩H*边丝带,顺着肩部的曲线急切地往X*扯。温红相当配合地一缩左肩,右手捏着那G*丝带往斜X*方一拉,丝带一X*子T*离了肩膀。接着,阿飞又咬住了右边的丝带,温红同样配合着使之T*离了肩膀。最后,阿飞低T*用Z*利索地咬开R*罩X*前的鈎扣,叼起R*罩的一角,猛地一甩T*,那块薄薄的遮羞布飞落在地S*,少F*S*S*最具Y*H*L*的“制高点”B*露在他的眼前。

     那对俏生生的xx洁白J*N*,圆鼓鼓颤巍巍的,丰满浑圆,活T*T*的像两座巍峨秀拔的山F*一般。两颗S*R*的xx前面尖后面圆,形似樱桃,从环形的棕红S*R*晕中奔突而起,虽然S*泽比陶芸袁明明的略微深一些,毕竟她生过孩子,陶芸袁明明还没有生育过,但光鲜饱和的S*泽却另有一番成熟美F*风韵。

     “哇噻,红J*,你太美啦!”

     阿飞由衷地赞美道,毕竟年近四十的N*明星能够保养的这么肌肤J*N*,S*材曼妙,已经为数不多了。

     “真的美吗?”

     温红满心欢喜地F*问道,她向来担心自己生育过后自己S*材发生变化,影响自己的美丽,此时听见阿飞的赞美,她的心里自然十分开心。

     “美!美!绝世美R*!曼妙S*材!”

     阿飞赞叹道。

     “是吗?那和你的陶芸J*J*相比,我们俩哪个R*的更美呢?”

     温红以为谢家龙是碧海金沙经理陶芸的X*白脸S*R*秘书呢!

     “嗯……这……这不好比……”

     阿飞故意卖关子说道。

     “为什么呢?”

     温红不依地追问道。

     “因为……因为你们两R*的xx是不同类型的嘛……嗯……这么说吧,你的xx就像熟透了的S*蜜桃一样……饱满而多Y*……而陶芸J*J*毕竟还没有生育过,就像刚刚成熟的S*蜜桃一样……鲜N*而芬芳……W*……呵……你和她的我都喜欢……我都想要!我都想要……”

     阿飞J*J*L*抱着温红丰满X*感的xx,青梅煮N*论美X*。

     就在阿飞说话的时候,温红姿势优雅地低X*T*来,两只手捧起自己xx的底部,手指K*速地拨L*晃动起两个实T*,令它们瑟瑟发抖,活蹦L*跳。她抬眼一笑,风Q*万种,X*感风S*之势无R*可以抗拒。

     阿飞怎么S*得了这样的Y*H*,立刻捧起那对雪白饱满的xx,双手一抓,“A*—”

     顿时温红J*喘呻Y*,两手J*J*地G*住N*R*的脖子,“阿龙……阿龙……““R*生得意须尽欢,莫使xx空对月……N*……好R*和呀……好有弹X*呀……好S*F*呀……红J*,你的R*F*太美啦……”

     阿飞手法娴熟地F*M*R*捏着那两团丰满温暖S*H*细腻的柔R*。

     “哇……阿龙,你的手好R*A*!好会R*捏A*……”

     温红J*羞妩媚地扭捏着S*子,闭S*眼睛,昂起T*来,发出亢奋的Y*N*声。她感觉两腮R*了起来,心T*的一把火渐渐向X*S*烧去,沟壑Y*谷开始S*X*起来。

     阿飞弯X*Y*,把T*埋J*N*R*F*峦叠嶂崇山峻岭的xx间,连Q*带W*,边掐边R*,J*动得好像要把那对雪白饱满的xx揪X*来一样。

     “红J*,你知不知道……世界S*有两种N*R*是N*R*最喜欢的……一种是N*R*一见了就想要强B*的N*R*……另外一种是想要强B*N*R*的N*R*……红J*,你就是前一种N*R*……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特别想强B*你……”

     阿飞调笑道。

     “那你就K*来吧……我……我……我愿意被你强B*……K*来吧……”

     温红J*喘Y*Y*,Z*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暗道,我其实是想要强B*N*R*的N*R*N*!

     阿飞Q*W*住温红X*感红R*的樱桃X*K*,将她甜美H*腻的香S*一吸一吐,一吐一吸,两R*S*T*J*缠J*出于双方Z*里。阿飞饥K*的吸Y*着温红柔R*的X*C*,S*T*往她牙齿探去。温红的春Q*渐渐荡漾开来,K*里分泌出D*量唾Y*,甜美H*腻的香S*Q*不自J*的深R*阿飞K*中,任他吸Y*,自己的唾Y*也渡了过去,又迫不亟待的迎接阿飞探R*自己K*中的S*R*S*T*。两R*颈项J*缠的R*烈S*W*起来。

     阿飞一边和温红打啵Q*Z*,然后毫不客Q*地把一只手伸J*温红的M*你短Q*内,目标明确地直奔她的双T*之间,旋即便M*到了一丛芳C*。

     “哇噻……美R*R*,你原来穿真丝透明内K*呀!”

     阿飞惊J*道。

     “这……R*家本来是想方便已达的,现在还不是便宜你这个X*H*蛋D*S*狼了吗?你的手指……A*……”

     温红J*嗔着,已经不由自主的C*X*呻Y*起来,Q*不自J*地J*J*L*住他的Y*S*,却主动分开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着的xx,任凭他的S*手更加方便更加深R*更加随心所Y*更加为所Y*为。

     “哇噻,好S*呀!好敏感,好多S*呀!”

     阿飞从温红的Q*子里把手C*出来定睛一看,只见一泡亮汪汪、R*得T*手的晶莹剔透的春S*沾满了整个手掌。他低T*嗅了嗅、T*了T*,又S*又H*,令他更加J*张J*动,K*X*的“X*弟弟”在不断地充X*膨胀。

     “阿龙……你好H*……A*……”

     温红双手捧着自己雪白饱满的xx,一边扭动着J*躯,一边发出Y*荡的声音,发嗲撒J*道,“R*家的咪咪好X*呀……好胀呀……你K*给R*家搓一搓……给R*家T*一T*……吸一吸嘛……”

     “红J*……”

     听见这个N*明星如此放N*地主动求A*的讯息,阿飞好不开心,连忙低T*狂W*温红雪白丰满的X*部。

     “……哇……阿龙……A*……”

     温红星眼Y*醉,J*靥泛红,双手在N*R*的T*发S*胡L*F*M*,并不时地把N*R*的T*往自己的X*前摁。

     阿飞捧着温红雪白饱满的xx又R*又M*又T*又W*,像个X*孩子得到了一件心A*的玩具一样不停地赏玩:“W*……红J*的这对xx好D*好柔R*呀……从这里可以听到红J*的心……在砰砰L*跳……”

     “A*……A*……阿龙……”

     温红J*喘Y*Y*,嘤N*声声。

     “红J*,你的xx太美啦!太D*啦!……里面的N*S*一定很足、很多……”

     阿飞笑道。

     “没错,……R*家的xx每T*都胀胀的、鼓鼓的……N*S*多得妞妞都C*不完……”

     温红媚眼如丝地看着阿飞,期待着他接X*来的要求。

     →第425章-风Q*万种(中)←

     “那就给我呀!我最喜欢C*N*啦……我好想C*N*,好想C*N*哟……Y*其是你的N*,我从初中的时候就想尝一尝……”

     阿飞H*笑道。

     “羞不羞呀?这么D*个R*了还想C*N*……”

     温红眉目含春地J*嗔道。

     “这有什么嘛!刚才妞妞C*N*的时候我都馋S*啦。美R*R*,你就让我尝一K*酸酸甜甜的感觉嘛……”

     阿飞H*笑道。

     “你想C*我的N*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的N*可不是随便给R*C*的,你要付出一定的代价N*……”

     温红风S*妩媚地J*嗔道。

     “多D*的代价都可以,你要我做什么呢?”

     阿飞H*笑着等待她的要求。

     “R*家满足了你,你该怎么谢R*家呢?”

     温红用手M*了M*阿飞的高高搭起的帐篷。

     “美R*R*,我喝你的N*,自然也让你喝我的N*喽!不过,我的N*很浓稠滚T*的N*!我喝你的N*只是酸酸甜甜,你喝我的N*会Y*仙Y*S*N*!”

     阿飞Y*笑道,按着温红的双手让她J*靠在墙壁S*,然后和她来了一段长时间的法国式S*W*。

     阿飞狂Y*地Q*W*着她的微启的樱桃X*K*,她吐出香甜X*S*,任由他含住Y*吸。温红也被阿飞挑D*撩拨C*J*得春心B*发,她一K*含住阿飞的S*T*如饥似K*地吸Y*起来,并如饮甘泉美Y*般吞食着阿飞S*T*S*及Z*中的津Y*。阿飞被她吸Y*得心跳X*涌,心旌摇荡,Y*火高涨,分S*更为充X*Y*T*,胀Y*得Y*爆裂开来。

     在接W*之际,他伸手拉开了温红M*你短Q*的拉链。接X*来,他的Z*C*离开了温红的Z*C*,顺着S*T*的曲线往X*W*,一直W*到雪白光H*的X*F*。他的手捏着温红的M*你短Q*和真丝透明内K*一点点地往X*扯动,慢慢的温红F*G*的末端C*露了出来,S*面有一簇乌黑R*泽的芳C*覆盖着,M*发浓密而细长,尖端齐齐指向D*T*中间的X*缝。

     “A*——”

     温红突然轻声J*唤道。原来,阿飞正伸手在她的K*X*F*M*着。

     老T*爷呀!像撒了一泡N*一般,阿飞满手都蘸染着黏黏H*H*的春S*,温红的沟壑Y*谷R*得T*手,两P*N*R*一张一闭地开合着,K*望着N*R*的W*藉。

     阿飞格外J*动,正准备去Q*一Q*温红的沟壑Y*谷。谁知温红忽然一扭S*,不作一声地跑出了她N*R*的卧室,阿飞赶J*起S*追她。在客厅里,两R*就像一对初恋的Q*R*一样玩起了N*跑N*追的恋A*游戏。

     “红J*,你跑什么呀?”

     阿飞笑道。

     “R*家是怕吵着妞妞S*觉,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在这R*更好吗?”

     温红J*羞妩媚地J*嗔道。

     “对,对,这里更好……红J*,K*点到我怀里来吧!”

     阿飞敞开了双臂笑道。

     “阿龙,你来抓我呀,来抓我呀。呵呵……”

     温红仿佛在春光明媚的郊外Y*游一样开心不已。

     “呵呵!想要抓住你这个美R*鱼还不是易如F*掌?……”

     阿飞不时追到温红S*后,探手在她丰满翘T*的美T*S*面拍打一巴掌调笑道。

     “我就是要跑,我就是要跑。只要你能抓到我,今T*我就是你的。”

     温红边跑边向阿飞抛了一个媚眼,细长高跟清脆的蹬蹬声,柳Y*款摆,美T*扭动,R*波荡漾,更是X*感Y*R*。

     “你这个D*美R*,看我待会R*怎么收拾你……”

     阿飞故意追赶到温红S*后在她丰满翘T*的T*瓣S*F*M*R*捏一把H*笑道。

     客厅里充斥着Y*言秽语,打Q*骂俏、嬉戏N*笑之声不绝于耳。你追我跑了一X*会R*后,这对Y*火中烧、Y*X*发作的N*N*再次J*J*地拥抱在一起,C*S*互缠不休,香W*淋漓,唾Y*仿佛有生命似的互相溜R*对方T*内,好像在彼此告诉对方想成为一T*。阿飞在忙着接W*的同时,手也不空闲着,M*了M*温红丰满翘T*的美T*后又沿着她R*透明S*晶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D*T*往S*移……

     “嗯……阿龙……阿龙……不要嘛……”

     温红故作J*羞妩媚,半推半就,其实她的芊芊Y*手行动起来更有目的X*,老早就如蛇一般爬到了阿飞的K*裆S*。

     久经房事的她熟练地解开了阿飞K*子的拉链,掏了出来,然后低眼一瞧,这不看还好,一看之X*顿时惊讶不已:“哇……这么D*呀!翘得这么高、这么厉害!”

     原来她面前竖着两条肌R*结实的D*T*,J*在中间的是一条白S*的三角内K*,那是一条像游泳比赛时N*运动员所穿的那种窄X*得仅能包容它要遮挡的东西的K*衩。但是现在它已经发挥不了作用,因为本来要包裹的那G*东西早已发难,极L*想破茧而出,不过给橡P*筋K*T*勒阻探不出T*来,只好J*J*地挤作一团,将三角内K*撑得鼓鼓胀胀的,像座X*山包一样。

     “红J*,喜欢吗?”

     阿飞笑道。

     “怎么会……会这么D*呀?”

     温红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不J*感叹阿龙的硕D*无朋无与L*比。

     “那还不是因为你才这样的。”

     阿飞笑道,在温红丰硕饱满的xxS*R*捏一把,“你拍《风Q*万种》的时候,华哥的有没有这么D*A*?”

     “去你的!我们那些电影可是做足了保护工作的,你们看着xxL*的,其实X*面关键部位都有保护的,G*本不会走光的,就是让你们展开联想罢了!”

     温红像触了电一般地微张着G*H*的媚眼,含羞咬C*地望了一眼阿飞,然后又盯着N*R*的庞然D*物,她的手略微颤抖地在S*面F*L*。很K*,她的呼吸停顿了,一G*莫名的冲动涌S*心T*,她Q*不自J*地蹲X*S*子,低X*T*,伸出丁香X*S*,像猫R*舐X*崽般在S*面轻轻地T*,一X*一X*的津津有W*。

     阿飞的“X*弟弟”被T*得Y*Y*的犹如铁B*,好像随时会把X*布P*撑得爆裂开来。三角内K*被温红的唾沫浸S*了,变成了半透明状,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一G*又C*又壮的庞然D*物红得发紫,龙T*的S*泽比庞然D*物更深,由于没有地方伸展,已经向Y*间斜斜地直T*S*去;包着两颗睾丸的Y*囊像熟透了的荔枝一般又圆又红,被压迫得几乎要从T*缝两边挤出来。

     望着如此健硕的庞然D*物,温红如何能S*得了,双手终于按捺住掰着三角K*使劲往X*一拉,强壮得令R*难以置信的庞然D*物“唰”地一声跳了出来,像在感谢她帮助自己获得了彻底解放似的,在她鼻子前不断地叩T*。

     温红细眯双眼,露出饥K*的眼光。她二话不说,一手W*着庞然D*物就往Z*里S*,好像饿久了的乞丐忽然见到美食当前,来个D*K*朵颐;另一手托住Y*囊,把两颗睾丸玩L*在五指之间。

     阿飞的庞然D*物被她温暖的X*Z*J*J*地衔着,吞吐之间令到她雪白J*N*的脸P*一凹一鼓地像鼓风机般起伏不停。间或她又把庞然D*物C*出来,用S*尖在龙T*的棱R*边T*撩,或者用S*T*顺着凸起的C*筋从龙T*往G*部轻扫而X*,指尖又改变在Y*囊S*轻搔,直把那G*庞然D*物L*得好似怒目金刚,S*X*难忍。阿飞让明星温红摆布得仰着T*一昧地喘着C*Q*,K*中喃喃地发出叹息声:“A*……”

     他两T*不停发抖,兴奋得不知自己究竟C*在T*堂还是R*间。

     “好D*呀……好Y*呀……阿龙,你真是伟D*A*……嗯……”

     因为太C*太D*令R*呼吸不畅的缘故,Y*吸了一X*会R*后温红就将阿飞的庞然D*物吐了出来,但S*T*仍不停地T*吸着。

     “W*……真要命,红J*,你的C*S*好B*N*!”

     阿飞沉重地C*X*赞叹道。

     此时,温红又用Y*指把玩着阿飞的睾丸,而且不停地Q*W*着他的庞然D*物,J*喘Y*Y*赞美道:“A*……太D*啦!太好啦!我……我真羡慕陶芸呀……居然能够享S*你这样雄伟威猛的X*弟弟,难怪她总是那么K*乐幸福、那么神采飞扬,那么风采照R*呢……”

     “好红J*,你现在不是也得到了我的庞然D*物吗?K*,抓J*时间好好享S*吧……”

     阿飞用手按住温红的T*,示意要她继续吹箫。

     温红再一次将庞然D*物S*到自己的Z*里,J*红着脸,微侧着T*,轻启双眼,Y*媚地吸食着,阿飞的庞然D*物在她不停的吞吐Y*吸中变得越来越C*、越来越D*,X*脉B*张,面目狰狞起来。

     “嗷,好S*!好S*!嗷,美R*R*好红J*……你吸得我好S*呀!”

     阿飞闷哼道。

     “嗯……”

     温红J*喘连连、津津有W*地Y*玩着阿飞的庞然D*物,一会R*吸Y*、一会R*S*T*、一会R*吞噬、一会R*C*磨,L*得阿飞Q*喘嘘嘘S*得摇T*晃脑。

     “N*吔……阿龙,你太伟D*啦!太B*啦……”

     温红吸Y*了一X*会R*后,又因为呼吸困难不得不把N*R*的庞然D*物吐出来。

     在温红的眼中,阿飞的庞然D*物就是一G*充满了无穷L*量和无限魅L*的神器。她伸出手指比量了一X*,发觉阿飞的庞然D*物足足比她丈F*的那G*东西长了十G*分以S*,龙T*也比她丈F*的更D*更圆更红亮,包P*S*的X*管凸高隆起,像无数的青紫S*X*树G*包围着整G*黑黝黝的庞然D*物。它已经生长到二十多G*分了,而且还在不断地膨胀壮D*,似乎没有止境一样。

     “L*C*丛中一个贼,单Q*匹马挂双锤,不晒太Y*它也黑,不C*五谷它也肥。”

     阿飞K*中念着打油诗,“红J*,你猜猜……这是个什么东西?”

     “还……还不是你的弟弟……”

     温红媚眼如丝地J*嗔道,“哇……真是太C*啦……太足啦!太巨啦!太壮啦!太D*啦!比……比……比我老G*的C*壮多啦!”

     “那我做你的老G*,怎么样?”

     阿飞调笑道。

     “好呀!好呀……”

     温红异常开心J*羞妩媚地呢喃道,“A*……好弟弟好老G*,今T*……今T*要你好好陪我……好好A*我……”

     “好的!好的,美R*R*,我站久了有点累,让我先坐X*来……”

     阿飞J*动地T*去针织衫,xx着X*T*地走到客厅的沙发旁一P*G*坐X*去,半躺半坐着接S*温红狂R*Y*X*的A*F*和Q*W*。

     →第426章-风Q*万种(X*)←

     “太好啦!太好啦……我要!我要!我要……”

     C*在极度欣喜兴奋之中,温红Y*荡风S*的本X*表露无遗,双手Q*难自控地捧着自己的那对xx把阿飞的庞然D*物J*在中间,挤压成一个R*狗状,开心地套L*起来。不单单这样,每当龙T*从R*缝中露出来时,她还伸出S*T*毒蛇吐信般地在龙T*S*连点几X*。哇噻!铁铸的罗汉也会被她的熊熊Y*火烧熔的!温红抓起N*R*的庞然D*物子,两P*樱C*不太用L*地含住它,T*颅旋转着做绕圈运动,一会R*顺时针一会R*逆时针。同时她还不时地发出几声S*R*庞然D*物子的啧啧声。就这样,那G*庞然D*物子在她的K*中左右翻转,触及着她K*中的不同部位。

     “红J*,W*道如何?”

     阿飞笑道。

     “嗯……太香啦!太可K*啦!对我们N*R*来说……呵……是绝对的……绝对的美W*佳肴N*!”

     温红J*喘Y*Y*呢喃道。

     “是吗?那你就好好含着它、吸着它……尽Q*Y*吸品尝吧!”

     阿飞背靠着沙发,轻F*着温红的秀发,任她嘬吸自己的庞然D*物,“只要不C*X*去就好,噢!”

     别看平时温红做明星时举手投足间显得温良娴淑,其时骨子里她是S*X*十足,相当xx。多少年经历了风月阵仗的她,对于xx技术很有一套。在做了一X*会R*绕圈K*技后,她用手举起阿飞的庞然D*物现出他的Y*囊,S*尖从Y*囊的底部径直向S*T*到龙T*顶部,接着又从龙T*顶部T*到Y*囊底部,就像R*时T*B*B*糖一样S*X*F*复了好多次。然后,她收缩K*腔造成真空,向阿飞的庞然D*物发出吸L*,强劲的吸L*将之缓缓导R*自己的K*中。她的双C*J*J*咬住肿D*的龙T*和茎部,S*尖轻轻挑动龙T*的尖端,Z*C*同时开始做S*X*摆动。一两分钟后,她再次营造真空吸Y*,重复动作。虽然阿飞拥有无数N*R*,可是如此富有美感的xx技术他还是第一次感S*到,一时间被G*得失H*落魄、兴奋不已。

     “噢!好红J*,你的X*Z*真是太B*了!”

     阿飞C*重地C*X*道。

     “X*H*蛋,我要……我要让你K*乐得不得了……”

     温红抬T*睨了N*R*一眼,露出狡黠的笑容。为了延迟N*R*的B*S*,更D*程度地C*J*他的K*感,增强他xx的能量,她S*S*地含着他的庞然D*物,继续努L*Y*吸着。她的S*T*盖住龙T*的一侧,双C*包围着靠近龙T*的茎部,X*手抓住底X*的两个睾丸。对于D*多数N*R*而言,生殖器S*最敏感的地带位于龙T*最外缘与包P*和茎T*相连的结合部。

     温红一边旋转着盘L*手中的睾丸,一边左右扭动T*颅,让S*R*的S*尖不断地来回T*舐、轻击最敏感的部位。阿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好暂时制止温红J*一步的C*S*F*务。

     “噢!好了,该J*R*正轨了!”

     阿飞Y*火升腾到极点,弯S*把一丝不挂的温红抱起提到Y*间,Z*巴凑到她的双C*S*,含着她的丁香X*S*Y*啜不停。温红L*着N*R*的膀子,闭S*眼睛温柔地与之对W*。X*与X*的碰撞,Q*与Q*的J*汇,心与心的呼应,这对J*F*Y*F*一心想着如何做才能获得K*乐和C*J*,早已将L*理道德抛至九霄云外。

     阿飞慢慢地转动着T*,W*着N*R*的樱桃X*Z*,Y*有她、Y*玩她、与她媾合的想法充斥于脑海里。他的双手在N*R*的xxS*前后F*动、S*X*求索,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他都要染指、触M*。温红坐在阿飞的双T*S*,醉眼如丝,T*起S*X*,像蛇一样地扭捏着J*躯,任凭N*R*揩油玩耍。最有意思的是,温红一直引以为傲的两个D*N*房此时顶在了阿飞的X*K*S*。随着她的S*首L*姿,这对R*球便不可必免地在阿飞的X*K*S*磨C*蹭动,那份S*适与畅K*N*R*又如何感S*不到呢?又如何不会挑D*起N*R*的xx与冲动呢?

     “好红J*,我J*来了A*!”

     阿飞猛烈C*R*温红J*美的xx。

     “好深A*!好D*A*!”

     温红长长地呻Y*一声,两条雪白修长的xx高高举起J*J*缠绕住他的Y*T*,柳Y*款摆,丰T*扭动,动Q*逢迎,纵T*承欢。

     “红J*,你的xx现在是我的啦哇A*雪白雪白的饱满坚T*就像就像两个S*蜜桃一样xx尖尖的、翘翘的就像两枚樱桃一样呵红J*,你拥有一对这么漂亮的xx真不知道要G*起多少N*R*的羡慕和妒忌!惹起多少N*R*的遐想和xxA*!”

     阿飞赞美道。

     “A*!”

     温红听到阿飞对自己xx的赞美,脸S*露出了灿烂的笑容,J*喘Y*Y*,呻Y*连连,“A*,Q*A*的……它们真有那么美吗?A*……好S*呀!好S*呀……噢我的咪咪胀胀的……X*X*的……你可以吸吸它们嘛……用L*吸……吔……吔……”

     温红非但不阻拦,F*而鼓励N*R*吸Y*自己的xx。

     阿飞自然是巴不得这样,一K*咬着xx使劲地嘬动起来。又麻又S*的K*感从xx急速传遍N*R*的全S*,传遍每一个S*T*细胞,温红K*乐兴奋地xx着:“哇……S*帝呀……太S*F*啦……你吸得我太S*F*啦!”

     听到明星温红的Y*J*声,阿飞也格外J*动,猛烈耸动着她的沟壑Y*谷,他一边T*吸着xx,一边抓动掐R*着R*球,一边欣赏着它们的美:两个实T*圆R*、肥实、丰盈,白皙得犹如新鲜豆腐一样。两颗xxJ*俏尖T*,S*N*得让R*好想Y*食一番。

     “红J*,你的xx真是太M*R*啦!你的老G*和你xx时,肯定特别喜欢F*M*Q*W*它们……”

     阿飞调笑道。

     “是的……可是……A*……他没有你这么温柔……这么痴M*……唔……唔……阿龙,我的好老G*……你M*我的咪咪M*得好S*F*呀……呵……Q*也Q*得好S*F*呀……我们N*R*……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知Q*识趣……懂得风Q*的N*R*……”

     温红开心地N*言道。胡言L*语之X*,她觉得X*前有两G*暖流在聚集J*汇,并且点燃了自己心T*的一把火,而心T*的那把火渐渐向X*S*烧去,使得沟壑Y*谷之中更加S*X*无比。

     阿飞xx得X*起,G*脆把温红的双T*架在自己的肩膀S*,让自己的庞然D*物可以C*得更深R*、C*得更S*K*。温红心有灵犀,两手放在T*弯C*,把D*T*拉向X*前,以便让X*T*可以T*得更高,让两R*的X*器官可以贴得更J*密。果然,阿飞每一X*冲击,都把她的D*T*压得更低,像X*孩玩跷跷板一样,一端压低另一端便跷高,她的P*G*随着他X*S*的高低起伏而S*X*迎送,配合得T*Y*无缝。

     一时间,卧室里声响D*作,除了X*器官碰撞的“噼哩啪啦”的声音,还有xx“吱唧吱唧”的伴奏。听到这些声响,任你是忠贞烈N*还是坐怀不L*的君子,都会变得Y*火焚心、狂放不羁,一心想跟异X*xx。

     “好D*A*……好R*A*……好美A*……”

     阿飞一边赞叹着一边挤压那对哺R*工具。他的手指深深地陷R*其中,R*绵绵的实T*从指缝里绽出肌R*。樱桃般的xx直直的耸立着,通红通红的,阿飞曲指捏起了它们,忽轻忽重,A*不释手。

     在N*R*“魔爪”的挤压X*,不知不觉中,H*白S*的、晶莹的、圆滚滚的Y*Y*从温红的xx里不断分泌出来,这就是被誉为“生命之泉”、“青春之源”的R*Y*。

     “瞧,红J*,你的N*T*流出的是什么东西呀?”

     阿飞心里明白,却故意询问。

     “X*H*蛋,明知故问……这……这是R*Y*……”

     温红J*喘Y*Y*,呻Y*J*嗔道。

     “哇,R*Y*!这么多呀!”

     没多久,从温红的xx里分泌的Y*S*越来越多,越来越浓,R*晕几乎被掩盖住了。由于她的xx过分的活跃,好些Y*S*顺着曲线向X*淌,流到了N*R*的手S*;好些Y*S*向四周飞溅,溅到了N*R*的脸S*。

     “唷……唷……这可是好东西呀!别N*费了,来,让我帮你T*G*净!”

     阿飞两手捕捉住R*F*,低X*T*,伸出S*尖,将R*Y*卷R*K*中细细品尝。只一会R*功F*,他就将溢出的蜜Y*T*得一点R*不剩。

     也许有R*会问,温红为什么在xx时会分泌R*Y*呢?其实,这就是温红超凡T*俗、与众不同之C*。温红T*内的C*R*素含量比正常N*X*高出好几倍,且R*腺细胞特别丰富、发达,所以她的xx才那么丰腴俏美。在J*行J*烈亢奋的xx时,K*感与xx犹如汹涌澎湃的C*S*,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击着她的全S*Y*其是她的D*脑,C*J*脑垂T*分泌出更多的C*R*素,使T*内X*Y*中的C*R*素J*增、过量,再加S*她正值哺R*期,R*腺细胞活跃异常,因而就有源源不断的R*Y*分泌出来。

     温红的R*Y*甘甜醇美,K*感纯正H*S*细腻,营养丰富,还有一G*清淡的芬芳,是滋补的S*乘佳酿。如此珍贵稀罕的R*间极品,阿飞怎会错失?他趁势含住xx,双手使劲一抓R*球,Z*C*奋L*一嘬,一D*G*Y*Y*涌R*K*中。

     “A*——”

     温红猛地一痉脔,浑S*颤抖,呻Y*声声,“A*……哇……哇……“阿飞像一个技术熟练的牧场工R*一样抓捏着两个实T*,挤出的R*Y*就像山中流淌的X*溪一样欢K*地涌R*他的K*中,而且是源源不断,长流不息。温红S*X*里的N*S*特别充足、特别富庶,令他异常开心。他的胃K*太好了,Z*巴加足马L*豪饮无度,似乎永远也添不饱、喂不足。

     此时此刻,温红的脑海中一P*空白,只感觉到有G*强D*的L*量在挤压、吸迫着自己的X*部,有G*火炭般炽R*的Y*B*子往自己的Y*谷里钻着捅着。强烈的K*感、J*Q*的运动已经令她S*Q*不接X*Q*,不能完整地说好一句话了,她只能劳神费L*地呻Y*着。

     “美R*R*,你J*吧!J*吧……D*声点……我喜欢听你J*……”

     “N*……A*……噢……咿……咿……唔……嗯……嗯……”

     J*着J*着,温红终于达到了xx,飞翔在xx的云端,S*躯如同触电般地猛烈颤动,眼P*翻S*翻X*的,一D*G*春S*直往N*R*的龙T*S*猛猛地冲去。阿飞见势加D*了X*T*运动的幅度与L*度,H*H*地撞击她的子G*K*。

     “S*帝A*……A*……我……我……我要飞S*T*啦……”

     温红双眼J*闭,咬着牙关,两T*蹬得笔直,L*着阿飞还在不断摆动的Y*部,颤抖连连,香汗和春S*同时直冒。

     “我的M*呀!原来这就是多少年朝思暮想的xxK*求,就是这一刻S*去活来的xx感S*!”

     温红心里思忖着。轰轰烈烈的xx令她S*心畅K*,几T*来的抑郁终于得以彻底释放、解T*。慢慢消化完xx的余韵后,她全S*便像瘫了一样R*得动也不想再动了。

     D*概过了一两分钟吧,阿飞终于松开Z*巴,吐出xx,咽X*最后一K*R*Y*。

     哇,清新甘醇,芳香四溢,令R*回W*无穷!他抹了抹Z*,打了一个饱嗝,心满意足地看了看温红,只见她满脸通红,双眸微闭,Q*喘Y*Y*,典型的N*R*经历了xx后的表Q*神态。

     →第427章-淑惠J*J*←

     “阿龙,你怎么这么厉害的?R*家虽然也经历过一些风月阵仗,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彪悍的!”

     温红媚眼如丝地Q*W*着谢家龙,用K*S*帮他清理G*净庞然D*物S*面的W*秽,一边J*喘Y*Y*地赞叹道,“发威过后还是这么C*D*,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红J*不愧是著名艳星,浑S*十八般武艺,样样J*通A*!不论是X*面的X*Z*还是S*面的樱桃X*K*,都是这么美妙S*K*N*!呵呵!”

     阿飞好整以暇地享S*着明星温红的K*S*F*务,神清Q*S*,怡然自乐。

     突然,“老B*老B*我A*你,阿弥陀佛保佑你”的彩铃声唱响起来。

     “是他的!”

     温红示意是丈F*张已达的电话,“喂,什么?你和鲁军卢重庆都被警方询问了?牵涉什么事Q*了A*?好好,你等着,我马S*和马律师一起过去A*!”

     阿飞知道是钟淑惠盘查鲁军涉嫌绑架周文兴,L*C*打兔子,顺便吓唬吓唬张已达和卢重庆的,索然无趣地整理Y*F*笑道:“红J*既然有事,我正好也要回去,改T*再来享S*红J*的羊脂白Y*吧!呵呵!”

     他可不想惹火烧S*,管他们的闲事,拥W*温红之后T*S*出门,留X*温红依依不舍地看着他的背影,还要赶K*打电话通知马律师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