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熟妇警官白艳芸【25026850[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熟F*警察白艳芸套Q*X*面丰满浑圆的D*T*包裹着黑S*透明丝袜,愈发显得X*感Y*R*,她眼角的鱼尾纹显示应该过了

     四张的年龄了,可是那隐隐约约的鱼尾纹配合着丰硕高耸的X*部和丰腴圆R*的J*躯,F*而更流露出R*Q*熟N*的M*R*丰韵。

     “龙总,实话实说吧!”

     熟F*警察白艳芸正S*说道,“一个是老孙出事这么长时间了,憋了我一肚子火Q*;二来高兴明最近又出事,被你们

     解聘了;积压在一起我D*哥就闹了这么一出,我知道可我没有拦着,我想不这样也不能够把你B*出来,没有想到你今T*

     正好在学校呢!我这个R*直肠子直脾Q*,肚子里面有Q*就要撒出来。”

     “孙所长出事是他咎由自取;高兴明解聘是他Y*蛮施教的代价,说到底,他都没有教师资格,当初J*R*学校G*本就

     是违规C*作的。”

     阿飞毫不示弱地针锋相对地正S*说道,“白所长你是直脾Q*,我也是有一说一严守一,你撒Q*可以找我A*!何必派

     这么几个流氓联防队员去学校吓唬学生撒Q*呢?再说你凭什么生我的Q*呢?”

     “老孙出事,难道你不是罪魁祸首吗?”

     熟F*警察白艳芸柳眉倒立地瞪着阿飞,芊芊Y*手指着他的鼻子,Q*势汹汹地问道,“这么长时间了,我里里外外跑

     了多少趟了,他们说你不说话,S*面没有点T*,继续审查!”

     开车的N*民警吓得D*Q*也不敢出,闷T*驾驶。

     “呵呵!”

     阿飞知道是钟淑惠和萧莹秋从中作梗,替他和孟氏兄弟出Q*的,他不怒F*笑道,“你太抬举我了,我哪里有那么D*

     的本事A*?不过,我帮你说句话倒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可不喜欢被R*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话A*!”

     熟F*警察白艳芸颐指Q*使习惯了,听阿飞肯帮忙说话,也不J*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赔笑道:“对不起,是我态度不

     好,最近心Q*郁闷,所以总是急躁,难免出现失态。谢谢龙总D*R*D*量肯出言帮助,其实,老孙的确有些专横跋扈,我

     也劝说过他很多次,他就是听不J*去。唉!到了,龙总请到我的办G*室里喝茶详谈。”

     阿飞显示绅士风度地伸手给她开门,手臂有意无意地碰触熟F*警察白艳芸丰硕高耸的X*部,隔着警察制F*也可以清

     晰感S*到她的饱满柔R*弹L*十足。熟F*警察白艳芸感觉R*F*被他的手背碰得麻S*S*的,粉面绯红地分T*X*车,套Q*向S*

     缩起,黑S*透明丝袜的蕾丝H*边和D*T*G*部雪白的肌肤相互映衬着更加X*感,阿飞S*咪咪的眼神忍不住钻了J*去,熟F*

     警察白艳芸立刻觉察到了,忙不迭地用芊芊Y*手将套Q*X*摆往X*拉扯,这样的动作好像梦露按住飞扬Q*摆的经典X*感招

     牌动作一样,F*而显得愈发Y*R*。

     其他警察把满脸横R*的老白四个灰溜溜的联防队员接回休息室,老白想起来刚才棍B*高举R*声鼎沸的场景,仍然心

     有余悸地喘Q*。

     白艳芸看见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D*哥就来Q*,不理不睬地径直将龙剑飞请J*所长办G*室。

     “龙总,还请你无论如何帮忙说话把老孙放出来吧!”

     白艳芸一边沏茶一边R*语相求道,“F*正他已经饱S*教训了,丢官罢职了,好歹也算是S*到应有的惩罚了吧!总不

     能不依不饶赶尽杀绝A*!”

     →第350章-恩怨Q*仇(X*)←

     “白所长,你那个老G*的确是劣迹斑斑,打骂F*R*那是家常便饭,索贿S*贿更是习以为常,几个F*R*实在没有钱送

     了,被他指使殴打得S*伤致残,一手遮T*,作威作福,成了看守所的土皇帝了。”

     阿飞S*咪咪地偷偷打量眼前这个熟N*所长熟F*警官白艳芸黑S*透明丝袜美T*的Y*H*,笑眯眯地说道,“俗话说:F*

     Q*本是同林鸟,D*难来时各自飞。难得白所长对丈F*如此关心A*!真是F*Q*Q*深,荣辱与共,患难见真Q*A*!”

     “什么真Q*A*?他在外面H*T*酒地拈H*惹C*,对不起我的桩桩件件,我现在想起来还恨之R*骨呢!”

     熟F*警官白艳芸柳眉J*锁地悻悻说道,“我是真的生Q*打算不管不问了的,可是,架不住N*R*又哭又闹的,毕竟也

     是二十年的F*Q*了A*!”

     “二十年F*Q*了?冒昧的问一句,白所长看着也就是三十多岁,难道是早婚吗?”

     阿飞调笑道,“或者是先S*车后买票的?”

     “什么三十多岁A*?我倒是打三十多岁过来的!我都过四张了!”

     熟F*警官白艳芸心里却高兴,不J*J*嗔道,“什么先S*车后买票的?你少胡说八道的拿阿Y*开心!”

     “阿Y*?不会吧?”

     阿飞夸张地J*道,“我还以为J*你J*J*呢!刚才还在想第一次遇到这么凶巴巴的一个警察J*J*呢!”

     “少来耍贫Z*,我比你婶婶还D*呢!你不J*阿Y*J*什么?”

     熟F*警官白艳芸发现阿飞S*咪咪的目光总是在她丰硕高耸的山F*和黑S*丝袜美T*S*面逡巡徘徊,她不J*心里暗喜,

     不动声S*地J*嗔道,“怎么?我有那么凶巴巴的吗?”

     “S*为派出所所长,现在即将升格为分局局长了,管着那么D*的一亩三分地,管着那么几十号R*,手里掌W*着一方

     的生杀D*权,象白所长这样美丽的一位N*同志,没有一点威严怎么能够震得住呢?”

     阿飞笑道,“老孙在那里专横跋扈,你在这里威风八面,不知道回到家里你们俩谁听谁的?谁F*从谁的领导?”

     “谁也不F*谁!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我看这话不假。”

     熟F*警官白艳芸柳Y*款摆地走过来,将茶杯轻轻放在阿飞面前,叹息着说道,“从结婚就开始吵闹,结婚二十年,

     吵闹二十年,后来我们G*脆实施冷战,互不理睬互不G*涉,如果没有我们的N*R*,早就无法继续维持这个名存实亡的家

     庭了!”

     “俗话说的未必都有道理,一山不容二虎,可是如果是一只G*的一只M*的,难道也不相容吗?”

     阿飞有意无意地打量着熟F*警官白艳芸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D*T*在他眼前晃悠,不J*起了撩拨之心,

     随K*调笑道,“F*Q*吵闹,家常便饭。F*Q*如果真的不吵闹,恐怕感Q*真的走到尽T*了。关键是F*Q*C*T*打架C*尾合,

     只要C*尾一合,也就漫T*乌云散,涛声还依旧了。”

     “看不出来龙总年纪轻轻还真懂得不少家庭之道呢!R*秋的T*Q*还是秋老虎A*!”

     熟F*警官白艳芸一边漫不经心地T*掉外面的警察制F*,有意无意地将丰硕高耸地X*部T*得更高,把蓝S*制F*衬Y*撑

     得鼓鼓囊囊的,举手投足之间都随着颤颤巍巍的,动感十足,涌起层层波N*。

     “白所长是心里有Q*,急火攻心吧!”

     阿飞看得J*不住咽K*K*S*,调笑道,“我多少也有责任,实在是应该给白所长赔礼道歉N*!”

     “难得龙总也会陪礼道歉,我可承S*不起A*!”

     熟F*警官白艳芸J*嗔着瞪了阿飞一眼,转S*将警察制F*放在椅子S*面,脚X*一不留神在椅子T*S*踢了一X*,“哎呀”一声,她急忙弯Y*低T*去M*细长高G*,却将美T*不知不觉地翘了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

     阿飞慌忙起S*过去,只见熟F*警官白艳芸S*T*弓成虾米一样,套Q*向S*收缩扯J*,丰腴滚圆的美T*,黑S*透明丝袜

     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D*T*和粉红S*的X*感丁字内K*都隐约可见,看得火起,忍不住就想M*S*一把,只是在她绵R*的柳Y*

     S*面扶了一把,脑海里面已经把X*面的庞然D*物顶在了熟F*警官白艳芸丰腴滚圆的美T*S*了,琢磨着还不到火候,他强

     压住那份xx,关心地说道,“先坐X*,我来看看。”

     熟F*警官白艳芸听话地坐在椅子S*面,主动地将左脚翘起在阿飞的手里。

     阿飞蹲在熟F*警官白艳芸的T*前,T*掉她的细长高G*,托着她X*脚观看,虽然穿着黑S*透明丝袜,依然遮掩不住她

     的X*脚雪白如Y*,白里透红,X*巧玲珑,脚面的P*肤光华细腻,透过细腻半透明的白N*脚背P*肤,隐隐可见P*X*深C*细

     X*的X*管。她的脚型纤长,柔若无骨,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曲线优美,脚弓稍高,脚后跟C*的P*肤甚至能看出P*肤的

     纹路,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粉红S*的亮晶晶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N*的脚指T*S*。两条

     白晰修长X*感的xx,是那么浑圆平H*。蹲在熟F*警官白艳芸的S*边,阿飞简直S*不了那不停传过来的熟F*M*R*的R*香

     ,他一边按摩R*捏着熟F*警官白艳芸的脚尖,一边眼睛不时的瞄向熟F*警官白艳芸套Q*D*开,泛着黑S*透明丝袜细腻丝

     光的丰满浑圆的D*T*,和丁字内K*都遮掩不住若隐若现的xx之间的沟壑Y*谷,恨不得要把手伸过去,F*M*那光华R*感

     的长T*一路向S*直达肥美的彼岸。

     “没事,只是碰了一X*而已。”

     阿飞继续调笑道,“白所长,你不会是想踢我一脚吧?结果拿椅子撒Q*了,到底是所长,T*脚功F*也这么了得!呵

     呵!”

     “都是你欺负R*家,现在还笑话R*家?”

     熟F*警官白艳芸含羞带怨地J*嗔着,用左脚在阿飞的膝盖S*蹬了一脚。

     “白所长不要冤枉好R*A*!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再说,我又怎么敢欺负白所长呢?那还不是C*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阿飞一边调笑着,一边右手轻轻在熟F*警官白艳芸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左脚S*面F*M*R*搓着渐渐向S*,手法娴熟

     地F*M*R*搓着她结实光H*的X*T*。

     “我看你何止是C*了熊心豹子胆了,你再敢动手动脚欺负R*家,看我不找钟局长告你的状?”

     熟F*警官白艳芸漫不经心地J*嗔道。

     “N*?看来白所长还知道不少呢?”

     阿飞笑道,“你还知道什么A*?告我什么状A*?”

     “怎么样?害怕了吧?”

     熟F*警官白艳芸抬起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左脚在他X*膛S*面足底按摩着,眉眼风S*地J*嗔道,“我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钟局长那么清高冷傲的第一警H*,对于众多追求者熟视无睹视若不见,偏偏M*恋S*你这个X*子,总应该有些原

     因吧?”

     “N*?白所长猜猜是什么原因呢?”

     阿飞任凭熟F*警官白艳芸的丝袜美脚抵在他的X*膛S*面做足底按摩,他的D*手轻轻F*M*R*搓着她结实光H*的X*T*,

     S*咪咪的眼睛早就顺势盯在了熟F*警官白艳芸警察制F*套Q*内穿着红S*丁字内K*的X*T*与黑S*透明S*晶丝袜D*T*G*部,

     不J*Y*火高涨食指D*动。由于熟F*警官白艳芸就坐在阿飞的前面,她那两条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修长xx有意无意分

     开的时候,套Q*内的风光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她那红S*丁字内K*除了盖住重要的部位,其它的地方竟是B*露无余,从

     X*面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芳C*萋萋,阿飞立时Y*火高涨膨胀起来。

     “不是因为龙总的豪门家族,淑惠不是那样势利虚荣的N*R*;也不是因为龙总的英俊潇洒,淑惠是寡F*过来R*,自

     然明白银样蜡Q*T*的道理;更不是因为龙总的油Z*H*S*H*言巧语,淑惠可是骄傲高贵的警H*G*主。”

     熟F*警官白艳芸的丝袜美脚轻轻搓L*着阿飞宽阔强壮的X*膛,慢慢向X*划过他的X*F*,蹬在他蹲着的膝盖往S*,最

     终踩在了他的D*T*之间高高搭起的帐篷S*面,挑D*似的来回搓L*着,眉目含春地J*嗔道,“或许这些原因都有,或许还

     有更加重要的原因,龙总究竟有什么奇妙的功F*可以使我们的钟局长如痴如醉神H*颠倒呢?”

     “白所长看来对此很感兴趣A*!”

     阿飞D*手使劲F*M*R*捏着熟F*警官白艳芸丰满浑圆的D*T*,另一只手探过去L*住了她象牙雕刻的颈项,猛烈Q*W*S*

     她鲜红S*R*的樱桃X*K*,熟F*警官白艳芸没有想到阿飞如此生猛,芊芊Y*手急剧推拒着他的X*膛,可是被他的S*T*突破

     J*去G*住她柔R*H*腻的香S*缠绵Y*吸,她立刻浑S*S*R*,Y*手无L*地半推半就地捶打着他那宽阔强壮的X*膛。

     “你G*什么?流氓!”

     熟F*警官白艳芸挣扎着含羞带怨地J*嗔道。

     “白所长,你说我G*什么呀?”

     阿飞H*笑着使劲在熟F*警官白艳芸丰满浑圆的D*T*S*面R*捏了两把,突然起S*站在了她的面前,两把就狂Y*地扯开

     了她的蓝S*警察制F*衬Y*,X*感绣H*R*罩G*本遮掩不住她丰硕饱满的R*F*,立刻颤颤巍巍地弹跳出来。

     “你G*什么?”

     熟F*警官白艳芸被阿飞近乎C*B*的动作吓H*了,惊惧地双手掩盖着雪白的S*X*,S*S*挣扎着威胁道,“你再这样,

     我就要J*了A*!”

     “J*A*!J*他们J*来看看美N*所长的媚态,让他们看看他们心中高不可攀不怒而威的所长风S*妩媚的X*N*R*姿态,

     J*A*!”

     阿飞Y*笑着,禄山之爪突然F*M*R*捏住熟F*警官白艳芸雪白丰硕的R*F*,然后低T*张开D*K*将她H*腻柔R*雪白饱满

     的R*F*吞C*J*去Y*吸咬啮起来。

     “不要A*!”

     熟F*警官白艳芸被阿飞近乎C*B*的咬啮疼T*得不由自主地重重呻Y*一声,芊芊Y*手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T*发推搪着

     ,可是,阿飞的Y*吸和咬啮更加狂Y*和娴熟,S*T*和牙齿围绕着熟F*警官白艳芸雪白柔R*的R*F*和紫红S*葡萄一样的R*

     尖来回打转研磨,疼T*之中J*杂着一丝丝麻S*S*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地从xx传向她的xx深C*。

     熟F*警官白艳芸忍不住春心萌发,J*喘Y*Y*,嘤N*声声,芊芊Y*手Q*不自J*地L*抱住阿飞的T*发,F*M*R*搓着,恨

     不得将他的T*按J*她柔R*的X*膛里面去,一边不由自主地呻Y*道:“龙总,阿飞,有点疼A*!不过,好S*F*A*!你要把

     R*家的xx咬X*来了A*!”

     “白所长,S*F*吗?”

     阿飞Y*笑着双手捧着熟F*警官白艳芸美艳的面庞,眼角的鱼尾纹更增添了熟F*的X*感和媚H*,手指F*M*着她J*喘Y*

     Y*的樱C*低声说道,“你不是很想知道我最奇妙伟D*的地方在哪里吗?现在就让你充分地享S*他的强悍庞D*!”

     说着阿飞已经扯开了Y*带,西K*自然H*落X*去,扯开内K*,Y*邦邦的庞然D*物立刻弹跳出来顶在了熟F*警官白艳芸

     柔R*的脸颊S*。

     那么的硕D*绝L*,那么的坚Y*无比,那么的X*脉B*张,那么的斗志昂扬,熟F*警官白艳芸倒吸了一K*Q*,还没有F*

     应过来,已经被阿飞按住了T*颅,势如破竹地顶J*了樱桃X*K*里面,他还不由得赞叹一声:“好温暖S*R*的K*腔A*!你

     充分享S*我的硕D*,我充分享S*你的S*T*吧!”

     熟F*警官白艳芸媚眼如丝地瞪了阿飞一眼,芊芊Y*手掌W*住他的庞然D*物,樱C*套L*,津津有W*地吞C*起来,吐出

     柔R*H*腻的香S*T*动着他那龙T*和马眼,许久没有品尝过N*R*的宝贝了,Y*怨的熟F*熟F*警官白艳芸尽Q*Y*吸着N*R*庞

     然D*物分泌出来的丝丝津Y*,然后动Q*地连续深喉。

     “白所长,现在还要J*他们J*来吗?”

     阿飞Y*笑着按住熟F*警官白艳芸的秀发,D*L*拉动S*躯,猛烈地在她的K*腔里面C*动,次次都顶J*她的喉咙K*C*,

     几乎令她窒息,他拉起她来说道,“现在该用你的X*Z*享S*我的奇妙和伟D*了吧!”

     “饶了R*家吧!这里是办G*室,不可以的A*!”

     熟F*警官白艳芸J*喘Y*Y*,嘤N*声声哀求道。

     “放心,我只是F*M*一X*你的D*P*G*罢了!”

     阿飞让熟F*警官白艳芸B*在办G*桌S*面,肆意狂Y*地F*M*R*搓着她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D*T*,她的X*感丁字内K*

     此刻出现了一块深S*的S*渍她的xx开始流出来了。她穿着的S*装是警察制F*衬Y*,X*半S*则是穿着套Q*撩起在Y*间,

     配S*黑S*透明的丝袜着于修长浑园的xx之S*,令R*产生无限的暇想,只见她熟F*警官白艳芸已经转过S*,双脚缓缓撑

     开,B*在办G*桌S*面,极L*地高高翘起她丰腴滚圆的美T*迎着阿飞了,而她丰硕雪白的美R*在前方一荡荡地晃动着。眼

     前见她混圆的肥T*正朝着自己,丰满光H*,洁白无瑕,阿飞再也按捺不住,便用手扳着H*不溜手的两团T*瓣,用点L*往

     左右两旁轻轻掰开。一时间,藏在R*缝中又J*又窄的J*蕾便展露在眼前,这是多么X*感Y*R*的美T*A*,雪白结实,富有

     弹X*,轮廓圆R*饱满。G*沟内J*着一丛若隐若现的芳C*,美T*最显眼的正S*方是一个美丽的、带着涡轮状的D*眼。铜钱

     般D*X*,浅咖啡S*泽,从外渐渐化到中间变成粉红,褐S*的D*眼往外延伸出密密麻麻的皱褶,极像一朵含B*Y*放的X*J*

     H*。阿飞将手指C*J*H*蕊里,立刻J*起熟F*警官白艳芸一阵战栗和略带恐惧的呻Y*。一条条细X*的皱纹从中心向四面扩

     散,像一颗J*H*螺贝壳,J*X*玲珑。中间一个仅看得见的X*D*微微张开,一缩一放,仿似一块蛮荒的C*N*地,正迎接着

     拓荒者来开垦。

     阿飞的双手顺着熟F*警官白艳芸的美T*由她X*巧的脚踝一路顺势M*索至黑S*透明丝袜内侧Y*R*的蕾丝H*边,一手则

     是顺着她美丽的X*前肆意R*捏着Y*荡的xx,一手享S*她美丽J*蕾的无名香,也轻啜着那甘美的蜜Y*,一X*子就H*了J*

     去,出出R*R*C*了几趟,顺畅非常,于是再加多一只手指,J*出一番,然后又用三只手指C*J*去,直C*到出R*随意,J*

     退自如。也许熟F*警官白艳芸渐渐习惯了阿飞手指在J*H*的xx,不再J*张,又或者括约肌给撑得扩张,慢慢松弛,令

     到本来迫窄的X*D*,张阔到已可容纳B*起的庞然D*物。阿飞提着庞然D*物,X*心翼翼地用龙T*对准J*蕾中心的X*D*,L*

     戳而J*,一捣H*龙。F*M*着熟F*警官白艳芸D*白P*G*S*的粉N*肌肤,享S*着成熟N*X*S*T*特有的馨香和光H*,熟F*警官

     白艳芸不自然的扭动着P*G*,忽然,阿飞那坚Y*火R*的庞然D*物箭一样C*向了她J*N*的J*蕾,正中白圆满月般T*部的中

     心。这X*果然很H*,阿飞的龙T*扑哧一声整个S*R*了她紫红S*的J*H*。“噗嗤”的一声,C*壮的庞然D*物竟应声全G*尽

     没,深深地埋藏在T*R*如火、鲜N*J*窄的J*H*内。熟F*警官白艳芸K*中随即发出“A*”一声J*喊,两T*发R*,给撞得B*

     在办G*桌S*,四肢颤抖不休。

     阿飞不管不顾,双手抓住她雪白浑圆的T*尖,运用X*T*前后推送,把庞然D*物在J*H*里D*L*xx起来。

     熟F*警官白艳芸一X*子T*得杀猪般W*W*J*着不停。不管熟F*警官白艳芸惨T*的J*声,阿飞奋L*C*向她的H*T*H*,C*

     送着庞然D*物到穿着令阿飞兴奋莫名的雕空型透明R*S*丝袜的熟F*熟F*警官白艳芸xx深C*,H*H*地将她的J*H*T*无完

     肤地戳穿再戳穿,阿飞再也无法控制自己B*发的J*Q*,将她丰满撩R*的S*子向后一拉,整个R*J*躯都吊在自己的S*S*,

     双手托住她的D*T*,C*D*的庞然D*物打桩似的,一X*X*重重地T*到直肠最深C*,直C*得她的X*J*蕾又红又肿,已经涨到

     了最D*限度。火辣辣Y*邦邦的庞然D*物把X*xx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阿飞一次又一次使劲C*送着自已的

     庞然D*物,让它在她的J*窒的J*H*里频繁的出R*。

     “嗯嗯嗯……A*A*A*……龙总,阿飞,R*家被你G*S*了A*!”

     丝袜熟F*警察熟F*警官白艳芸发出了呻Y*连连。阿飞清楚得感觉到她的直肠J*勒着庞然D*物,火R*的庞然D*物每次

     C*动都J*密磨C*着R*壁,让这位美N*发出“唔唔……唔唔……”

     的呻Y*声,对他而言这是多么美妙的乐章A*,她的G*道真的好长好J*A*。阿飞低T*看着自已乌黑C*壮的庞然D*物在

     她的浑圆白N*的P*G*中间那J*X*细N*的J*H*内J*出着,而这位熟美Y*怨的警察所长却只能拚命忍S*,真的太S*啦,滋W*

     实在是太美妙了!

     那X*巧可A*的J*H*肌R*J*J*地含住阿飞C*壮的庞然D*物,贪婪地将阿飞吸R*她xx的更深C*。只听得熟F*警官白艳

     芸由惨T*的杀猪般J*声一转而为Y*荡的呻Y*声,仿佛她的xxY*浸在最K*感的R*Y*世界中。熟F*警官白艳芸果然是绝妙

     的可R*,同时阿飞也找到了难得的作A*方式。随着不停地捣L*她的后X*,由呻Y*声判断她D*概已丢了二次。阿飞将手指

     送R*熟F*警官白艳芸的沟壑Y*谷与X*Z*中,将她不停流出的xx与唾Y*涂满她的全S*,甚至将雕空型透明黑S*丝袜与丁

     字内K*给完全地溽S*。

     “A*……不要A*……饶了我……唔唔……不要A*……A*……”

     丝袜熟F*警察熟F*警官白艳芸一边向前爬,试图逃出阿飞的S*击,可她的双膝每挪出两X*,阿飞就W*着她的双K*拖

     回来,F*而更C*J*了她的xx。如是者几次,高贵美丽的丝袜美N*熟F*警官白艳芸无L*地B*伏在办G*桌S*,高高昂起她

     粉N*的圆T*,柔若无骨地承S*着阿飞的又一波攻击,阿飞的庞然D*物扑哧扑哧C*J*拔出,在熟F*警察熟F*警官白艳芸的

     J*H*里寻求着至高的K*感,美丽的熟F*微张着X*Z*,满脸的J*媚,秀Q*的眉M*哀怨中透着一丝兴奋,已经呈现半昏M*状

     态了。熟F*警官白艳芸跪在办G*室S*,而阿飞则跪在她P*G*后面,双手J*J*W*住熟F*警官白艳芸苗条的Y*肢,这个Y*荡

     场面曾经无数次在阿飞脑海里挥之不去。熟F*警官白艳芸的两P*P*G*被阿飞蹂躏得一块青一块红,Y*肢S*渗出的汗Y*因

     扭动将阿飞的手心涂得S*S*的,几乎把持不住熟F*警官白艳芸光H*圆R*的P*G*。

     阿飞从熟F*警官白艳芸的背后,将自己的庞然D*物分开X*感丁字内K*H*H*地C*J*了熟F*警官白艳芸的Y*谷甬道。之

     前已经兴奋起来的甬道,此刻如果孩子的X*Z*张开着,等待庞然D*物的A*F*。阿飞的庞然D*物在她的沟壑Y*谷K*肆意摩

     C*研磨,估计沟壑Y*谷已经S*R*后,H*H*地把庞然D*物向里C*,越来越深,直到完全没R*。这个过程中,C*J*不是太剧

     烈,熟F*警官白艳芸还可以享S*到xx的K*感,但到了庞然D*物完全C*R*之后,阿飞突然发L*,全L*J*行xx,N*警官

     的沟壑Y*谷此刻条件F*S*X*地收缩,增加了xx的阻L*,同时也加D*了X*S*波及全S*的C*J*,还伴有相当剧烈的疼T*。

     “不要,不要,好T*……求求你,K*住手……”

     熟F*警官白艳芸轻声地呼喊,在办G*室内,她哪里敢D*声,之前她拼命忍耐,可现在哪里还忍得住。阿飞哪里管她

     ,她求的越低声X*Q*,那种蹂躏熟F*警官所特有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油然而生,阿飞自然xx地更加猛烈。巨D*的疼T*感

     和X*K*感充满全S*,熟F*警官白艳芸拼尽全L*地忍耐使这G*L*量无法宣泄,她心里明白,忍的越久,能量积聚的越多,

     最后爆发的越厉害。熟F*警官白艳芸内心充满了恐惧,当这G*Y*秽的能量完全爆发时,自己肯定会像一个F*Q*的M*狗一

     样,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羞耻的事Q*来?

     熟F*警官白艳芸感到自己看是虚T*,S*T*开始摆T*了自己的控制,唯一还清醒的意识,无法把命令发布到自己S*T*

     的每一个器官。Y*其是子G*,居然不争Q*,而且是很丢脸地分泌着祈求N*R*蹂躏自己的xx,确切的说,是可以让N*R*

     的龙T*无比兴奋的粘稠Y*T*——春S*!阿飞的xx运动突然停了X*来,熟F*警官白艳芸松了一K*Q*,不过庞然D*物没有

     C*出来,阿飞把自己的xx猛的一C*,全部J*R*熟F*警官白艳芸的xx。他换了个C*法,不xx,而是让庞然D*物在沟

     壑Y*谷内转圈搅动,这种翻江倒海地玩法,对于长久每有xx,沟壑Y*谷J*缩的熟F*警官白艳芸,不知是T*D*的恩惠还

     是T*D*的惩罚。先是顺时针,再来逆时针,熟F*警官白艳芸很惊讶自己的双手居然还可以按住办G*桌,因为她已经虚T*

     ,全S*S*X*除了X*S*的K*感,已经感S*不到其他的感觉,阿飞将熟F*警官白艳芸的J*躯翻转过来面对阿飞躺X*,扯过两

     只黑S*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的美T*挂在肩T*,S*子微微X*压,W*住X*感的Y*足,Y*部再次发L*,在熟F*警官白艳芸的

     呻Y*声中猛烈C*B*地再次在她的J*H*里面D*L*C*送,持续着C*她的J*蕾十分钟之久。庞然D*物在这种平缓的频率中居然

     也频频B*动,在熟F*警官白艳芸Y*荡放N*的呻Y*声中,阿飞火山爆发出来,将滚T*的岩浆B*S*在她的直肠内,阿飞蹲X*

     S*看看他的战果。龙T*H*出,L*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N*的D*P*G*S*,散L*的警察制F*衬Y*套Q*黑S*透明丝袜还有X*

     感丁字内K*,她的J*H*被阿飞G*的又红又肿,直肠壁殷红如X*,原先J*闭的J*H*蕾已经无法合拢啦,还好没被阿飞的庞

     然D*物G*裂,红肿的G*K*也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D*的一个黑D*,一丝R*白S*的粘Y*正从那J*蕾里缓缓流了出来

     ……真是一幅美丽的景S*!

     派出所办G*室里面一时间J*Q*无限,春S*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