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县长周洁【25026787[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周县长,您们谈话,我出去了,有什么吩咐您J*我就可以了。”

     孟颖说着,美目闪动冲D*宝点点T*便袅袅婷婷地出去了,在县委机关里混的R*,自然是对X*道消息十分敏感,不要说D*宝的传奇经历,单单是他和杨书记的关系,甚至还有中原市贾市长的关系,都足以使他们这些在D*院厮混的一秘二秘们另眼相看,就是那些S*台面的领导官员们也要掂量掂量,不敢X*觑这个D*N*孩。

     “到底是D*县长了,自己一个D*办G*室,还有专门的秘书听候吩咐,手W*生杀财政D*权,和割据一方的封建诸侯有什么区别呢?”

     D*宝笑道,S*眯眯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周洁的丝袜美T*,她X*S*的粉红窄Q*因为坐X*的关系被拉的更短,露出了D*半截雪白圆R*的D*T*,只要稍不X*心,就能由D*T*缝中看到T*G*部M*R*的方寸之地,难怪她有意无意地用手放在D*T*S*防着他看到Q*内春光。

     不过光是看到她蹬着高跟鞋的修长X*T*,也给R*无限暇思,想到前T*在轿车里与她D*G*的Q*景,想到她层层圈圈N*R*吸Y*J*磨他的巨龙的S*S*感觉,D*宝K*裆里的巨龙早就按耐不住蠢蠢Y*动一柱擎T*了。

     D*宝一边坐在沙发S*喝茶,一边肆无忌惮地打量周洁的丝袜美T*。那只及膝S*近二十G*分的粉红S*短Q*,使他心跳加K*,在她丰R*健美的俏T*X*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D*T*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M*R*的T*S*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R*S*透明S*晶丝袜,使D*T*至X*T*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H*匀称,她足X*那双白S*三寸细跟高跟凉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R*命!

     D*宝看到周洁那浑圆雪白的好D*T*在短Q*X*游移两X*,立即X*流加速,脑门充X*,目不转睛地看她短Q*内的K*间,哇!没想到她穿的是两截式的R*S*透明S*晶丝袜,由D*T*G*部的丝袜蕾丝H*边尽T*可以清楚的看见K*间N*白细致的肌肤,更让他K*X*庞然D*物呼之Y*出蠢蠢Y*动的是她粉K*间如细丝绳般的黑S*丁字K*,一条细缎由她N*白的两G*束过,向前包住了她贲起的xx,由于丁字K*过于窄X*,清楚的看到她浓黑芳C*渗出了K*缘,D*宝熟悉她的芳C*不似其他苏芳菲等N*R*的卷曲,而是少见的又黑又浓的长直芳C*。

     周洁好像感觉到D*宝火辣辣的目光在窥视她的丝袜美T*一样,不J*J*J*J*住了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浑圆的xx,还伸出芊芊Y*手有意无意地把粉红S*短Q*往X*拽了拽,虽然G*本无法遮掩什么,在D*宝眼里却更加Y*R*。

     “什么D*县长?还不是一个副的吗?还不是你的功劳呀?”

     周洁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怎么能是我的功劳呢?”

     D*宝正R*八经地说道,“都是你平时工作勤勤恳恳认认真真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功劳A*!就算是贾市长杨书记赏识,也是你自己的能L*和努L*是第一位的A*!内因是决定X*的因素,我不过说了一句话,外因推动了内因,不过是成R*之美锦S*添H*罢了!”

     “不愧是名牌D*学生的坯子,话了,什么话说出来都那么让R*心里熨帖S*F*。”

     周洁见D*宝毫不居功自傲,还如此善解R*意,字字句句都顾及到周洁的面子,更说到了她的心窝里,芳心不由得愈发喜欢这个D*N*孩了,“听说你又救了书记G*子一条命,又认了书记F*R*做G*M*,真是混得风生S*起,威风八面了A*!”

     “我混得再好,到T*来还不是要听周D*县长的命令吗?”

     D*宝调笑道,打量周洁真是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S*材,雪藕般的柔R*Y*臂,优美浑圆的修长xx,细削光H*的X*T*,如此近距离地观赏着美F*县长周洁丰硕饱满的R*F*,透过R*白丝质衬Y*依稀可以看见红S*R*罩的痕迹和浑圆的圣N*F*的轮廓,看着她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xxF*,阿飞不J*S*心D*起食指D*动起来。

     “我哪里敢命令你A*?再说我也支使不动你A*!”

     周洁发现D*宝S*眯眯的目光在她丰满浑圆的S*X*S*闪烁不停,不J*羞赧妩媚地J*嗔道。

     “阿Y*怎么会支使不动我呢?S*里S*里去,火里火里去,S*刀山X*火海,阿Y*只要一句话,我什么时候含糊过?阿Y*让我陪着S*炎都池我舍命相陪,阿Y*让我开车我也是乖乖听话开车回来的A*!阿Y*别忘了可是我的老师呢!”

     D*宝一边调笑着,一边伸手去M*周洁白皙柔N*的芊芊Y*手。

     “油Z*H*S*!”

     周洁本来听他说得动听,后来却扯出来S*山和开车的事Q*,想起来在电缆车和轿车里面的缱绻缠绵J*Q*J*合,少F*不由得心慌意L*J*羞无比,抬起芊芊Y*手在他手背S*F*打一X*,粉面绯红地J*嗔道,“这里是办G*室,不许胡说八道,更不许M*手M*脚的。X*H*蛋,老老实实的!阿Y*不会再让你胡来了!”

     “阿Y*怎么还记得我是油Z*H*S*的?阿Y*也应该记得我可不是M*手M*脚的N*!我的手S*脚S*G*本没有M*A*!我又怎么胡来了呢?”

     D*宝顺势抓住了周洁的芊芊Y*手,轻轻地W*在手里继续调笑道。

     “阿Y*是有F*之F*的,这些不着调的话了!否则,阿Y*不理你了!”

     周洁自然记得他的油Z*H*S*,也自然记得他哪里的M*最茂盛最扎R*,不J*羞赧妩媚地啐骂道,越是守着贤Q*良M*的L*理道德,即使是R*弱无L*半推半就的抵抗挣扎,也显得格外C*J*。

     “那我们就说些着调的吧!你们到底打算要我G*什么呢?什么使者到底是G*什么的呢?”

     D*宝不依不舍地固执地L*着周洁的柳Y*,S*T*依偎在一起,感S*着她xx的丰腴R*感,居高临X*正好可以看见白S*衬Y*低领K*C*,雪白深邃的R*沟,丰满浑圆的xx包裹在红S*半透明的蕾丝R*罩里,依然L*露出来多半白N*柔R*的R*R*,两条修长浑圆的美T*包裹着R*S*透明S*晶丝袜,更加显得雪白丰满,充满Y*H*。

     “我们都看见了那个鬼脸恶魔的破H*L*,听说那个家伙还有屠城的邪恶计划呢!可是面对这么一个刀Q*不R*的恶魔,除了你还有谁可以抵抗他呢?”

     周洁说道,在D*宝怀里略微象Y*X*地挣扎两X*就任由他L*着她的J*躯,毕竟S*心被他Y*F*之后,她的心里对他也有着一种不同于丈F*的依恋感,虽然是在办G*室,只要不过分,只是L*L*抱抱还不是不可接S*的。

     “屠城?”

     D*宝惊诧道,“你们从哪里听说的?”

     “具T*的也不知道谁说的,F*正官员里面有好多R*在传说什么炎都县注定要有一场浩劫,好像县志S*也有诸如此类的预言呢!”

     周洁Y*Y*说道,“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看了那个鬼脸恶魔破H*的现场,谁还会怀疑这样的说法呢?不过,我们暂时控制住了舆论,严J*传播谣言,别看现在暂时恢复了安定和谐的社会氛围,可是D*院官员S*X*里R*心惶惶A*!谁知道那个鬼脸恶魔什么时候再来呢?谁知道谁可以逃过这场灾难呢?有些官员趁机请求出差甚至还有调走的打算呢!中原市已经X*令严查造谣者,严J*炎都县官员调动呢!”

     “这么厉害A*!”

     D*宝摇T*叹息道,“表面S*看着风平N*静和谐太平,原来底X*暗C*涌动汹涌澎湃呢!阿Y*这个时候升任副县长,据说很K*又要提升政法委书记,看来重任在肩责任重D*A*!”

     “我这个时候接这个政法委书记,真是风险后果不堪设想A*!”

     周洁苦笑道,“我只是哑巴C*H*连有苦说不出罢了!”

     D*宝自然听出来周洁的弦外之音,她暗示杨宏宇有拿她做挡箭牌替S*鬼的险恶用心,他自然温柔而J*J*地L*了L*周洁的柳Y*,柔声安W*道:“有我在,没事的,保证你稳坐钓鱼台国宾馆,化险为夷,逢凶化吉,官运亨通,青云直S*!”

     D*手忍不住在她粉红S*套Q*包裹X*的丰腴滚圆的美T*S*F*M*一把。

     “也除了你敢说这个D*话,不过,我听了你的这句话,就是再胆怯心里也多少有点底了。”

     周洁J*躯轻颤,轻轻推开了他在她美T*S*S*扰的S*手,羞涩温柔地说道,“昨T*听说你和那个鬼脸恶魔D*战,我都吓H*了,看过那个家伙破H*的现场,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真的为你担心呢!”

     “有阿Y*的关心喜欢,我就是战S*了也值得了!”

     D*宝H*笑着将D*手按在周洁丰满浑圆的D*T*S*,隔着薄如蝉翼的R*S*透明S*晶丝袜,手感愈发柔H*细腻。

     “胡说八道什么A*?谁关心谁喜欢你了?再说这样的话,阿Y*真的不理你了!”

     周洁J*羞地啐骂道,故作生Q*地要推开他的L*抱,“我是有F*之F*,不可以不忠于他的!我们不可以再F*错误了!”

     D*宝猛然抓住她的肩,将她拉向自己,嬉P*笑脸地说道:“好阿Y*,如果你不是真的讨厌我,那你就是对我心动了,所以你会心慌,你会意L*,你告诉自己要忠于他,可是你骗得了别R*骗不了我的N*!”

     周洁羞羞怯怯地看了一眼办G*室的门,想要挣T*他的手腕,J*羞地挣扎道:“D*宝,我们不可以再F*错误了,不要A*……”

     D*宝知道食髓知W*的少F*,Z*里越是说不要,其实S*T*F*映和粉面绯红已经背叛了她自己的内心。

     第214章美F*周洁(二)

     “我不相信你不想我的W*我的C*我的拥抱我的温柔我的疼A*我的强悍吗?”

     D*宝楼抱住周洁的J*躯不放。

     周洁如此36岁的少F*也有这样J*羞的时候,平添多少妩媚,D*宝趁机S*X*打量着周洁的美貌,肆无忌惮的由她那光H*圆R*的额T*开始扫瞄而X*,经由两道斜飞的修眉,长而微翘的的睫M*,冷澈的凤眼,秀美T*直的鼻梁,微翘丰美的柔C*,J*巧的X*X*巴,白皙如Y*的颈部一路看X*去,R*白S*丝质衬衫X*面红S*的R*罩隐约可见,两个纽扣的敞开低领C*,雪白深深的R*沟更是清晰Y*R*,饱满的R*F*颤颤巍巍,高耸动R*,粉红S*套Q*X*,修长浑圆的xx包裹着R*S*S*晶透明丝袜,泛着M*R*的光泽,愈发Y*R*F*罪,D*宝感觉K*X*对这个平R*里高高在S*的端庄高贵的白领少F*越来越有F*映。

     “你说什么鬼话……”

     周洁的话来不及说完,便被D*宝H*H*地W*住……

     周洁羞涩地犹豫着,被D*宝在她丰腴滚圆的T*瓣S*用L*R*捏了两把,她微闭美目,C*X*Y*Y*地慢慢吐出香艳甜美的X*S*来。她感S*到D*宝以自己的S*T*,Q*W*T*L*着她J*N*的S*尖,并划了一个又一个圆。周洁闭着美目,柳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C*发出嘤N*之声。她感觉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S*尖的一点,散布到S*T*以及K*腔,各部位也都觉得R*呼呼的,S*F*惬意,她的芊芊Y*手J*张而温柔地F*M*R*搓着他的X*F*。

     突然,她的香S*被D*宝咬啮住狂R*地Y*吸咂M*起来,他娴熟而近乎狂Y*的动作,立刻使得她K*腔中的X*感带被触动J*发,K*腔全T*也已点燃了xx之火,好像全S*的X*感带都集中到S*T*S*似的。而在这个时候,D*宝的另外一只S*手则向她的S*X*H*S*,隔着R*白丝质衬Y*掌W*住她那已涨得发T*的xx。

     “嗯……”

     周洁J*喘Y*Y*,旧嘤N*呢喃着,不只是S*T*被点燃,她丰腴柔R*的Y*T*以及那对饱满浑圆的R*F*,饱涨得像要撑爆开R*白丝质衬Y*的束缚,充盈的xx顶起薄薄的R*白丝质衬Y*,露出丰硕的轮廓。

     她整个R*瘫在他的怀中,无L*再F*抗,只想沉沦在他的W*中,她多么想告诉他,自从经历了S*次的红杏出墙J*Q*缠绵之后,她的S*T*里芳心中生命中已经完全被他Y*F*了,但她不可以背叛丈F*家庭的法理L*理,还有副县长S*份的约束,她的内心充满着绯闻满T*飞黯然X*台的恐惧,周洁想要F*抗D*宝,可是内心深C*的K*望让她准许自己再放任一次,因为今后她将不得不和他分开了,此时此刻,她只能R*切地回W*着他。

     周洁的F*应令他欣喜若狂地笑道:“好阿Y*,你想了吗?”

     周洁的眼中有着J*Q*、K*望,也有淡淡的悲伤和忧虑,J*羞无比地呢喃道:“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可是我知道我们这样X*去是不对的,你早晚会后悔的。”

     “不!我不后悔。”

     D*宝低X*T*再次W*着她,这一次却是温柔深Q*的。在他将她柔R*的S*躯L*在怀中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他知道周洁就该是属于他的,而且以后都要属于他!

     越是面临凶险,他越是需要N*R*的温柔来释放他的压L*;他不知道鬼脸恶魔和屠城的谣言意W*着什么,但是他现在只知道要把自己所有的压L*在周洁丰腴圆R*的xxS*J*Q*发泄出来。

     “你是我的,我要你!永远!”

     他的C*抵着她的颈项前哺说着,他解开她的R*白S*丝质衬Y*,双手急切而执着的在她的X*K*R*捏着,周洁的xx雪白而Y*R*,丰满而弹L*十足,在他手掌X*变得异常敏感,一声J*Y*从她的K*中逸出。

     “D*宝,不要A*!”

     “跟我说你要的R*是我,没有别R*,你跟他分手,我会好好疼A*你的。”

     他霸Q*地说着,好像她会乖乖听他的话一样。周洁没有说话,只是主动W*着他,她告诉自己只要再一次感S*被他拥有的感觉就足够了。

     “D*宝,Y*吸我的xx吧!”

     她发出沙哑的声音,她简直不相信那是从自己的K*说出的,可是听在D*宝的耳中却是如此xxY*R*。

     D*宝却越来越喜欢周洁这个美F*了,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美F*特有的高雅端庄的Q*质,Y*着打扮更是格外优雅M*R*,那只及膝S*近二十G*分的粉红S*套Q*,使D*宝心跳加K*,J*裹着曼妙美好的xx,隐约可见的红S*X*感内Y*也遮掩不住X*前的丰硕高耸,弹X*十足,R*S*透明S*晶丝袜衬出丰满浑圆的xx和丰腴R*感的美T*,在她丰R*健美的俏T*X*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D*T*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M*R*的T*S*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R*S*透明S*晶丝袜,使D*T*至X*T*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H*匀称,她足X*那双红S*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Y*其是她眉目之间的贤Q*良M*美F*丰韵,还有食髓知W*Y*拒还迎的少F*风Q*,更是撩R*心魄,令R*鼻X*狂B*。

     D*宝炽R*的眼光开始燃烧周洁的全S*,他把丰腴圆R*的周洁完全包裹着,他一手J*L*着意L*Q*M*、xx高涨、香N*Y*R*、美艳成熟让R*忍不住要S*J*的美F*县长的xx,另一手忍不住切R*他俩J*贴着的巨龙与沟壑Y*谷中间,由粉红S*套Q*的开叉C*伸了J*去,他的手指触M*到她D*T*G*部与X*三角K*间柔腻的肌肤,她的黑S*丁字K*又被Y*谷甬道内流出的蜜Y*春S*S*透了,生理的亢奋使D*宝的心跳立即加K*,他食中两指由她黑S*丁字K*J*出一X*撮浓黑的芳C*,周洁突然轻哼一声,J*喘Y*Y*,嘤N*一声,伸手J*抓住他的手,Y*把他的手拉出来。

     D*宝顺着她的意思缓缓C*出在她K*X*的手,却同时拉X*了他西K*的拉链,D*胆的将坚T*的巨龙C*R*她开叉的粉红S*套Q*Q*摆C*,C*壮的巨龙贴着她柔腻的D*T*肌肤顶在她透明X*内K*S*凸起的沟壑Y*谷部位。她透明的丁字内K*柔R*有弹X*又细如薄纱,D*宝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D*龙T*隔着已经被春S*蜜Y*浸透的薄纱顶在她微凹的Y*谷甬道K*S*,龙T*S*也沾满了她渗出的S*H*春S*。D*宝将另一手伸到周洁丰美微翘的T*后,用L*将她压向自己的巨龙,如此J*密的接触,美艳Y*R*的周洁与他同时亢奋起来,他俩静默着T*动彼此的生殖器强烈的磨C*着。她那两条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美T*与他的D*T*再度纠缠J*磨着。

     J*艳如H*的周洁似乎尚存一丝理智,她突然推开D*宝,J*喘Y*Y*着嗔怪道:“你疯了吗?这R*是办G*室,R*来R*往,外面的工作R*员随时会J*来的……”

     但是,D*宝K*速将香B*B*的周洁L*得更J*,一面轻W*着她雪白细H*的粉颈、耳垂、脸颊一面喘着Q*轻声说:“好阿Y*,这R*是你的办G*室,没有你的吩咐谁也J*不来的,谁会打扰我俩呢?”

     “X*H*蛋,不要在这里A*!”

     周洁J*喘Y*Y*,嘤N*声声道。

     D*宝一直往S*W*一面柔声说:“好阿Y*,求你答应我,我现在忍不住了!”

     D*宝不等周洁回答随即W*S*她红艳艳的香C*,他W*得饥K*又强烈。周洁Y*F*抗也来不及,一分钟又一分钟的过去了,明艳照R*的周洁慢慢从挣扎中R*弱X*来,她的粉N*Y*臂由抗拒至任由他J*L*着自己J*躯。D*宝的S*T*趁机突R*她K*腔内肆意L*搅,并吸Y*着周洁Z*里的香津甘Y*相柔H*香S*。

     “唔……嗯……唔……”

     周洁已被挑D*至Y*火焚S*,不知R*间何世了,S*R*的X*Z*吐出尽是xx蚀骨的呻Y*声。周洁从来没有被N*R*在办G*室这样的G*共场所Q*W*过,D*宝很K*的将手伸R*她Y*内W*住了她的xxS*X*的F*M*R*捏,而周洁只是感到一阵晕眩与呼吸困难:但是在他不断挑D*的C*J*X*,再加S*D*宝真的很有技巧的A*F*,她的xx愈发膨胀坚T*起来;此时周洁的也再有F*应,D*宝顺着她的xx往X*F*M*经过X*F*来到了她的神密Y*谷,顺手一M*发现她的又再S*透了,蜜Y*还不断地从她粉红S*的X*缝流出来。

     “X*H*蛋,阿Y*让你害S*了!”

     周洁被那从敏感的xxC*传来的异样感觉L*得浑S*如遭虫噬,一颗心给提到了X*K*,脸S*无限风Q*,秀眉微蹙,媚眼M*离,发出一声声令R*xx的嗯唔呻Y*,全S*J*R*无L*,全赖他L*个结实,才不致瘫R*地S*。脑中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S*麻K*感,迅速扩散到整个,周洁饥K*的Y*念强烈F*扑,仰起T*来,J*喘Y*Y*,嘤N*声声,再也忍不住高涨的xx,眼神里充满了狂炽的Y*焰,J*靥绋红、妩媚含羞……

     “好阿Y*,自从在电缆车和轿车里面品尝了阿Y*的美W*之后,这几T*都想S*我了!今T*无论如何要C*个T*K*!”

     D*宝低X*T*,Z*C*W*合在周洁温R*红R*的香C*S*,来回磨C*着她的香C*,并伸出S*T*轻轻地T*舐。

     周洁被他L*得心R*X*X*的,春Q*萌发,香C*微张,微微Q*喘。D*宝不失时机的将S*T*伸R*周洁香Q*袭R*S*R*的樱K*中,恍如游鱼似的在樱K*中四C*活动。这时,周洁春心一荡,Y*火沸腾,Q*不自J*地将细N*的丁香妙S*迎了S*去,T*舐着他的S*T*。就这样他们相互T*舐着,最后如胶似漆地绞合在了一起。D*宝的S*T*在忙着,手也没歇息。左手W*住周洁饱满柔R*而弹X*十足的xx用L*R*按着,右手则在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丰满浑圆的D*T*和凝脂般雪白的玲珑浮凸的xxS*四X*活动。

     第215章美F*周洁(三)

     “好洁洁,好阿Y*,巴不得T*T*C*你的xx呢!”

     D*宝内心得意万分,美艳高贵D*方的美F*县长周洁竟然在县长办G*室里在自己高超的xxxx手法X*投降了。

     他双手轻轻地F*M*在那如丝绸般的雪肌Y*肤S*,在周洁这绝S*Y*物S*S*,D*宝真是A*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那J*N*柔H*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那美妙xx中散发出来的淡淡成熟少F*的T*香之中。他Q*不可抑地一把W*住那曼妙无比、柔R*坚T*的右R*,用L*地R*搓F*摩,食指、姆指J*捏起X*巧微翘的R*珠,R*捻旋转,同时低T*轻咬另一边,像婴R*索食一样,D*L*的Y*吸着。

     “嗯唔,D*宝,你Y*吸的R*家好S*F*A*!”

     周洁J*贵的给D*宝Y*吸得又是酸R*又是畅K*,她黛眉微皱,Y*靥羞红,X*感的红C*似闭微张,随着如C*的K*感,鼻息沉重哼出M*R*的低Y*。

     在D*宝的恣意玩L*、挑D*C*J*X*,周洁柔若无骨的Y*肢无意识的扭动着,美艳的脸S*充满Q*思难J*的万种风Q*,神态Y*R*至极。

     D*宝的右手万般不舍地离开充满弹X*的高T*xx,在N*H*的肌肤S*四C*游移,舍不得放过任何一个角落,H*过丝绸般光H*的丰腴X*F*,直趋芳C*萋萋的桃源胜地,她的美T*显得那么漂亮、那么Y*R*,接近于透明的R*S*的S*晶丝光长袜包裹着几乎完全B*露在外的双T*,那双裹在透明丝袜X*的xx,是D*宝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T*,雪白圆R*而修长,丰满圆R*的D*T*准T*汹涌,纤细的X*T*结实笔直,扣着鞋带的脚腕很美,高跟凉鞋只有脚尖着地,更突出X*T*部的线条。粉红S*超短Q*的Q*摆连丝袜连顶端的蕾丝H*边R*都不能完全遮住,炎都县县委D*院第一美N*粉红S*套Q*X*修长的双T*几乎全都B*露在外,D*T*和X*T*S*的肌R*都是如此均匀,真是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Y*R*遐思,G*R*H*魄。

     本来已渐渐陶醉在D*宝温柔触M*X*的周洁F*向X*的躬起S*子,两T*J*J*,J*声呢喃道:“别、别在办G*室……”

     万一被R*发现了,她这个刚刚走马S*任的副县长可怎么有脸见R*呢?

     可惜偏偏此时,D*宝C*D*的手掌已经迅速拉掉她的X*内K*,并且覆盖在她最圣洁柔R*的xxS*,不肯C*离半步,手指更在H*瓣S*熟练的律动着,蜜Y*春S*从粉红S*的裂缝里涔涔涌出,沾S*了R*侵的手指“Y*说不要,这里已经春S*潺潺了A*!”

     D*宝的中指缓缓剥开J*J*诸合在一起的两P*H*瓣,C*R*了藏在萋萋芳C*X*的秘D*,甫一C*R*,周洁整个崩溃,F*应J*烈的甩动皓首、扭动J*躯,Q*不自J*的呻Y*声从樱K*中传出:“A*……不要N*……”

     美艳少F*xx的Y*香连同那两团绵R*的柔美,不住轻颤的xxJ*J*的J*裹着D*宝的脸、C*、鼻、S*、眼,R*X*不断的冲击着他的心房。

     他只是本能的用Z*轻含着柔H*甜美的R*F*,贪婪的张开Z*,一X*一X*的吞吐着R*团,长S*不停地搅动着充X*变Y*的R*珠。她C*D*的手指不停的继续J*出周洁油腻腻的沟壑Y*谷,食指和中指合在一起,指尖微G*,轻C*猛C*的在她G*缝的中央忙个不休。

     周洁丰满的J*躯一阵轻微地颤抖,一阵红C*涌S*粉脸,她J*喘Y*Y*,美目M*离,Z*里J*嗔,却已经不由自主地分开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xx,任凭Q*郞的S*手更加深R*更加方便更加随心所Y*更加为所Y*为,看着J*闭的办G*室房门,时刻担心有R*敲响,自己却在办G*室里被这个D*N*孩S*扰挑D*,她感觉这份暧昧J*忌愈发J*张C*J*。

     这时,D*宝的手指直达周洁那已经S*透的Y*谷甬道,拨开两P*柔R*的H*瓣,他搓L*她的珍珠,更用双指在里G*动,把本已S*透的Y*谷L*至流S*潺潺。满脸绯红的周洁M*R*的J*躯不停抖动,X*Z*J*呼连连,神Q*既妩媚动R*又xx蚀骨:“哎……X*H*蛋,不可以A*!唔……”

     “第一眼看见阿Y*这S*粉红S*套装套Q*,我就忍不住想要G*你了,阿Y*,你不觉得在办G*室分阶段xx更加C*J*吗?Y*其还是在县长办G*室里,真是不亚于克林顿和莱温斯基在白G*里面偷Q*A*!”

     D*宝H*笑着,深知是时候享S*这位美艳少F*的了,他先分开周洁一双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美T*,W*住自己的巨龙对准她S*漉漉的D*K*,用龙T*在D*K*S*X*刮L*肆意研磨。

     周洁又是J*张又是羞涩,又是C*J*,又是K*望,春心B*发,春Q*荡漾,食髓知W*,Y*罢不能,见他迟迟不C*J*来,不J*有些着急地抱怨J*嗔怪道:“讨厌嘛!你真H*……”

     “好阿Y*,你的X*Z*再吸吸我,是不是等不及了呢?堂堂副县长,我的好洁洁,我的好阿Y*,我C*J*来了A*!”

     D*宝双手不由会说地拉着周洁的X*蛮Y*,举起已高高扬起,一柱擎T*,腾腾的冒着R*Q*的巨龙“噗哧”一声分开了她的H*瓣,他Y*邦邦的D*龙T*势如破竹地钻J*了J*J*合拢的沟壑Y*谷甬道里。

     周洁J*躯颤抖,轻咬银牙J*哼呻Y*了一声:“A*……好D*A*……好深A*……”

     D*宝把巨龙缓缓C*R*她的Y*谷甬道,周洁从巨龙C*R*之初,开始“N*……N*……”

     地张K*倒吸Q*,到整条巨龙C*R*后才吐出D*Q*,M*R*、Y*荡的表Q*,险些令他把持不住,到底后,D*宝抵着子G*K*研磨着,一会R*,一阵R*C*涌挤而出他龙T*如有X*虫L*窜,麻X*S*畅,等敏感度过后,D*宝才慢慢xx着巨龙,她也晃着粉N*的T*部,S*X*T*动迎合他的xx。

     “X*H*蛋,阿Y*又衩你欺负了A*!”

     周洁嘶声不断,虽非D*声xx,但Y*荡W*已十足,突然D*宝又感觉Y*谷通道在J*收,一阵颤栗和K*速套动,她又泄出春S*。

     他开始不C*动,再磨着她的子G*K*,分余钟后,周洁终于“A*……”

     的一声猛吐冷Q*,顶着D*宝,两手J*勒他的Y*部,xx令她H*开H*谢连续泻S*……

     D*宝略事停顿之后,再T*动他年轻健壮的巨龙H*H*地冲击着这信美艳Y*R*少F*的Y*谷甬道丝毫不留余地在L*xx猛烈撞击。

     由于毕竟是在县长办G*室,所以他今次的xx要速战速决,xx得特别猛烈,每次的冲撞都会让龙T*C*到周洁的H*心。R*白S*的春S*随着“噗哧……噗哧……”

     的xx被从周洁的Y*谷通道内挤出来,溅理美F*县长的萋萋芳C*S*到C*都是白H*H*的斑点。

     “A*……A*哟……好D*宝……阿Y*被你G*S*了,A*,A*,A*……”

     周洁黑S*丁字内K*掩映的丰腴滚圆的粉T*高高的翘起来,任由D*宝的巨龙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两团不住摇摆的香H*xx也随着她xx的抖动幌起来,但她没有感到任何T*苦,xx带来的K*感不断的袭击着周洁脆弱的神经,xx接踵而至,春S*泻得全S*都是,美艳Y*R*的少F*今T*再度了解了xx的魔L*。她粉T*这时已经不停地配合他的冲击前全S*X*摆着,和巨龙J*烈地撞击W*合又分开。

     “A*……哎哟……R*家S*不了啦……好R*A*……求求你饶了我吧……A*哎哟……”

     周洁J*喘Y*Y*,嘤N*声声,呻Y*连连,她的鼻息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C*重,“唔……好R*……把你的种子再次S*J*我的子G*深C*吧……”

     周洁在D*宝的巨龙的C*动和磨蹭过程中,Y*谷甬道壁S*面感到前所未有的X*S*K*,她用双手L*住他的P*G*,拼命地往自己的施压,而她自己也尽量将丰腴滚圆的靖T*向S*迎合,希望X*S*的C*送能够加剧!

     “啪!啪!啪!……”

     D*宝的C*送撞击加S*周洁爆发出的春S*声真的Y*糜地令R*觉得难以忍S*!

     T*态成熟Y*R*F*罪的周洁终于又尝到了xx蚀贩的鱼S*之允,J*不住沟壑Y*谷里传来的阵阵酸X*S*麻的K*感,鼻息咻咻,美妙的呻Y*着:“A*……好S*F*……A*……好美妙……A*……我又要S*了A*!”

     “好阿Y*,好洁洁,我要G*S*你,什么副县长什么有F*之F*,都是我的N*!”

     D*宝玩得X*起,G*脆把周洁美艳高贵的xx抱起来放在自己S*S*,看着被他的巨龙鞭打得J*啼婉转、抵S*逢迎的绝S*少F*,正任由他羞H*折蕊,D*块朵颐,S*心充满着无比的Y*F*K*感,让他更起劲地冲C*着。

     既T*苦又S*畅的美妙K*感让J*媚的周洁檀K*不住的发出不知所以的J*Y*N*哼,柳眉不时轻蹙:“求求你轻点……A*……D*L*点……W*……”

     D*宝瞧着平R*里端庄优雅高贵的周洁被挑起xx后,竟然变得这般的S*N*,比起来那T*在轿车里面第一次红杏出墙更加Y*荡,他的巨龙更是全L*地xx着,百年不遇的H*园十分的J*窄S*R*,每一X*xx都把他的巨龙J*磨得十分S*F*,加S*那一声声的呻Y*、一声声的求饶,更加使D*宝无比兴奋。

     D*宝D*约C*送了一百几十X*,两R*都已经是汗S*淋漓,他轻轻放X*意识M*蒙的周洁,只抬起她一条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xx,再挥动他的巨龙H*H*C*动,不费吹灰之L*就已经抵达她的H*心了。

     “噗滋!”

     “噗滋!噗滋”动Q*的周洁又再度释放D*量的蜜Y*春S*,使得两R*的J*合C*再度发出剧烈奔腾的声音,周洁S*X*摇摆着T*忍不住地D*J*:“N*!我要S*了A*……嗯……A*!”

     “好洁洁,K*点J*我老G*!”

     D*宝被她的J*艳妩媚治Y*的神态M*住了,他一手J*W*着她的细Y*,加一手抬高她的一条美T*,然后主动将T*部向S*T*,原本已J*喘不已的周洁又再度xx沸腾:“A*!好老G*……W*……好S*F*……”

     第216章美F*周洁(四)

     D*宝卖命似的T*动巨龙,每一次都深深地C*R*周洁J*N*的H*蕊深C*。

     而周洁J*喘Y*Y*,嘤N*声声,呻Y*连连,xx随着剧烈的起伏而S*X*摆动,真是映起P*P*银光,N*香扑鼻。

     周洁感觉他的龙T*有时在她充X*的X*R*芽不断磨C*,一xxK*感瞬间像D*N*一样席卷而来。

     “哎,唔……真要……我的命……A*……”

     周洁乐极忘形的几乎是狼籍的呻Y*,一种似曾相识经历过的xx一xx袭击着她,周洁G*本S*分不清是从T*沟或是Y*谷甬道传来的麻痹感,她已经又来了一次xx。

     她双眸J*闭,贝齿咬着X*C*,J*声轻轻地呢喃呻Y*道:“不要……不……要……求……你……放……放过我吧!”

     D*宝开始猛烈的xx时,连续不间断的xxK*感,一波比一波还强烈,S*不了这样的袭击,周洁开始求饶。

     她开始T*会到原来N*R*的xx是可以一波接着一波,一次比一次还强烈。周洁全S*无L*的任由D*定摆布,只知道这样的K*乐似乎无穷无尽,永远都没有停止的时候。D*宝再度抱起周洁,将她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双T*抬起来围在Y*间S*,用他巨D*的巨龙对准她两P*粉红S*的R*P*中心,开始D*起D*落地C*送。

     “W*!……太……太S*F*了……A*……”

     周洁的脸庞兴奋地左右摇摆,D*宝见状有如得到鼓励般更加卖命地C*送。

     两R*S*S*的汗S*相互J*溶,周洁的T*香绕鼻而来,D*宝疯狂耸动他的P*G*。

     “噗哧……噗哧……”

     之声不绝于耳。

     “呜!……A*……嗯……用L*……再用L*……A*……”

     “不行了!……我要……升T*……啦……”

     D*宝见状放慢了C*送的速度,改用旋转Y*部的方式在周洁多Y*易S*的蜜D*里划圆圈搅L*。周洁被他如此的挑D*C*J*,兴奋地抬起T*来伸出她的S*T*R*W*着D*宝,好像是难舍难离的xx瞬间发泄一般,经过一翻搅L*后D*宝双再度恢复D*起D*落D*开D*合地C*送,只是C*送的速度更K*L*道更重。

     周洁J*喘Y*Y*,呻Y*连连,此时已经极尽疯狂,檀K*猛着轻呼:“A*……不行了……要出来了……A*!”

     最后他将周洁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xx高搭在肩膀S*猛烈D*L*地C*动着。周洁J*媚少F*的春心B*发出来,Y*怨少F*的春Q*荡漾起来,绝S*J*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呻Y*越来越Y*荡,J*声越来越放N*。J*靥晕红,美眸羞合,Y*颊生春,J*羞无限地忍不住又开始在他K*X*J*啼婉转,含羞呻Y*双颊晕红,芳心Y*醉,沉浸在被他挑起来的熊熊Y*焰Q*炽中。高举着两条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雪白浑圆的xxJ*J*缠绕在D*宝的Y*T*S*面,柳Y*款摆,美T*T*动,粉K*N*摇,纵T*承欢,主动逢迎。

     那一瞬间恄洁不瞅不睬的解放了,她的Y*谷甬道J*J*包住他的巨龙已经达到最D*程度,而一G*R*白S*透明的Y*T*也要从周洁的子G*狂B*出来,而D*宝也深知在办G*室里xx不能拖太久,于是再高锋C*送几X*以后,当周洁再次xx深C*痉挛、收缩、J*J*、Y*吸着D*宝的庞然D*物,他狂吼一声,剧烈地抖动,火山爆发,滚T*的岩浆酣畅淋漓地狂B*而出。一G*滚T*黏浊的岩浆狂S*到周洁的子G*深C*,X*至涓滴不剩,周洁被他的滚T*的岩浆一J*,Y*T*一阵J*S*麻R*,全S*汗M*Y*立般S*S*万分。

     “A*……”

     在J*媚少F*县长周洁一声悠扬艳媚的J*啼声中,N*欢N*A*终于云消雨歇。从J*媾xx中慢慢H*落X*来的R*Q*少F*J*靥晕红,J*羞无限,香汗淋漓,J*喘Y*Y*。

     “N*R*只要剥开她的Y*F*,也就剥X*她的面具。越是端庄娴淑,在春C*泛滥时的xx媚态越是令R*怦然心动。”

     这真是至理名言!

     久旷寂寞的J*媚少F*县长周洁哪堪如此C*J*折腾,烧红的脸蛋依埋在D*宝的宽阔强壮的脸K*,张中喘Q*,香S*微露。阵阵颤抖,X*壁C*搐,全S*滚T*,挑起的Y*火L*得全S*J*R*无L*。J*媚少F*县长周洁肌肤H*腻柔N*,显见平常养尊C*优,保养得当,真是动R*Y*物。而神秘一被D*N*孩侵袭,贤Q*良M*的贞洁被D*N*孩攻破,早就食髓知W*Y*罢不能,F*应敏感无比,防线马S*溃堤,急速的春心荡漾,Y*火难耐,显见礼教的L*理,官员的道德,无法压制少F*R*Q*Y*求不满极端K*望鱼S*之欢的xxY*求。

     望着S*X*这个千J*百媚丰腴熟美的美貌Y*物周洁那J*羞晕红的美丽J*靥,D*宝S*M*M*地问道:“怎么样?好阿Y*,S*F*吗?”

     问得周洁貌美如H*的绝S*丽靥喧红如火,J*羞万分。

     K*意的Y*F*感C*J*着D*宝,A*F*着周洁雪白丰硕的R*F*,依然不依不饶地问道:“好洁洁,怎么样?比那T*在轿车里面怎么样?”

     周洁媚眼如丝地J*嗔道:“你好H*!在办G*室里这样欺负R*家!X*H*蛋!”

     D*宝Y*笑道:“好阿Y*,不感觉在办G*室里更加S*F*更加C*J*更加过瘾吗?”

     周洁J*羞无奈声如蚊鸣地喃喃道“好D*宝,说实话R*家真的很S*F*,赶K*整理Y*F*吧!万一有R*来就麻烦了!”

     说完,J*羞无限地低垂X*雪白优美的粉颈,在粉红S*套Q*散L*掩映X*雪白美丽丰满圆R*的成熟Y*T*羞羞答答地埋J*D*宝的怀中。

     “好阿Y*,我们奉杨书记命令在这里商谈关系到炎都县S*百万生命安全的D*事,谁敢冒昧打扰呢?”

     D*宝意犹未尽地用略微萎缩的X*龙在酸R*无L*的周洁的樱桃X*K*和xxxxS*打着转,然后在她R*S*透明S*晶丝袜包裹的D*T*G*C*蕾丝H*边里磨C*着,一弯Y*将瘫R*若泥的少F*打横抱起,将她抱到桌S*,然后,他张K*含住周洁的红S*xx,周洁敏感的全S*又感到如被电流过一样地发颤,再次感到火焰燃烧着她的S*子。

     “好洁洁,你喜欢我这样子碰你对不对?这样敏感……”

     他用牙齿轻啮那敏感点,“那么强烈的F*应……”

     “你不要这样说……羞S*R*了!”

     她J*喘Y*Y*,嘤N*声声,羞赧地呻Y*道。

     “我不想要放开你,从一见到你我就想没R*没Y*地要你。”

     D*宝Y*笑道。

     “不要了……你还不够吗?”

     她J*羞妩媚地呢喃道。

     “在办G*室里是不是比在轿车里面更加C*J*过瘾A*?”

     他Y*笑着,一只手往X*移,拨开少F*xx的Y*谷甬道H*瓣。

     “不要了……”

     她想要J*J*T*,却被他用S*子给阻止了。

     “不要吗?”

     D*宝H*笑道。

     “不要了!”

     她的S*子猛L*抖了一X*,“A*!D*宝!我累了……”

     她只能咬住X*C*抱住他的肩膀承S*着他那充满神奇却又磨R*的L*作。

     “你还想再次要我,对吗?”

     D*宝捻动着周洁T*立的xx。

     她点点T*,G*本说不出话来,她觉得羞涩,却又无法控制自己,她像朵初沾露S*的H*朵般在他面前J*媚的盛开着。

     他的目光无法离开她M*R*的Y*T*,她J*喘Y*Y*的妩媚风Q*令她此时就像个Y*骗D*N*孩献出S*心的N*妖。

     他猛地将自己推向她J*密的T*内,她J*咬X*C*,手指甲深深地陷R*他的手臂中,他将自己完全拉出她的S*T*,再次猛烈地J*R*她的T*内,她说不出任何话,感觉到T*内重新充满了他的巨龙,两R*合而为一的感觉是那么不可思议。

     D*宝再次按捺不住地开始在她的T*内律动起来。

     她的T*内流窜着无法控制的欢愉电流,她只能不自觉地从她的K*中逸出xx的轻Y*声——她此刻只能发出声声J*Y*。

     “D*宝,我不行了……”

     “你这个M*R*的美N*县长!”

     她的R*切将两推向xx的高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