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薛灵琼【25026689[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卅五章J*H*N*蕊愿君怜

     一连五T*,薛灵琼Y*不解带,守在病榻之前,困倦之极,始蜷伏华云龙脚旁X*S*P*刻,华云龙稍一劝阻,则清泪滚滚,只得由她。一应饮食,则由薛M*照顾,好在申屠主在屋内贮有不少食物,短时不虞匮乏。

     华云龙长R*静坐疗伤,只是毫无J*展,仅勉强保持不恶化而已。这一R*,他凝Q*运动,只觉各D*经脉,俱已闭S*,那一K*真Q*,始终未能遍走全S*,不由心中暗暗忖道:“这伤势看来已非己L*所能治疗,说不得只有动用「瑶池丹」了。”

     转念X*,Y*向薛灵琼索取「瑶池丹」的Y*瓶,目光一转,薛灵琼曲S*榻畔,沉沉S*去,不忍唤醒,无聊之X*,暗暗打量她的J*靥。只见她由于数R*悲劳,凤目红肿,Y*容清减,心中暗暗感J*,想道:“唉,连R*来,她也太辛苦了……”

     转念间,忽见薛灵琼黛目微蹙,以S*梦中,尚有失意之事,K*中含含糊糊地道:“爹,K*来……云龙别走……救我……”

     华云龙微微一怔,怔道:“她S*世必孤苦异常,梦中犹且不适……S*梦中尚呼我名字,可见信赖至深,我必得全L*助其T*离苦难方可无愧……”不由得怜惜之Q*D*生,不J*柔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走。”

     薛灵琼陡然惊醒,坐起S*来,似是余悸犹存,定了定神,始道:“你刚刚说什么?”

     华云龙温言道:“S*次因事中阻,这几R*我又壹志疗伤,一直无暇问你S*世,趁今R*你告诉我如何?”

     薛灵琼轻轻一叹,道:“等你伤愈之后再说。”

     华云龙点了点T*,道:“也好,不知我托付你的那只Y*瓶在否?”

     薛灵琼一怔,道:“在,你要G*嘛?”由怀中取出,送至华云龙面前,又道:“我早想让你F*X*,却因那时申屠主立于一旁,且你不能稍动,故而停止。”

     华云龙淡淡一笑,道:“而今伤势可愈与否,全仗这瓶中琼丹了。”

     薛灵琼讶然道:“是何琼丹,功效如何?”

     华云龙道:“此丹名J*「瑶池丹」,是三百年前武圣所炼。”

     薛灵琼星目一睁,道:“武圣?”

     华云龙笑道:“正是三百年前威震宇内的武圣云老前辈……”

     薛灵琼截K*道:“我怎么不知这位老前辈,敢说除了武圣嫡裔,最清楚的,莫过我家了。”华云龙心T*一动,暗忖:她看来必是关外镇远侯之后代,不然不会说这话了。忽听薛灵琼嗔声道:“你既有灵丹,为何早不F*X*?”

     华云龙微微叹息,道:“你不知道,这原为解救一批中了魔教虺毒高手之物,而今动用,是万不得已。”

     薛灵琼Y*面含嗔,道:“那也该说一声A*。”

     华云龙笑道:“我若说了,你必B*我F*X*,我本将自行疗伤,不愿任意N*费。”薛灵琼惊喜不胜,却又怨他不早说出,恨恨白了他一眼。华云龙微微一笑,道:“这丹中有千年R*参、首乌、茯芩及……”

     薛灵琼不待他说完,截K*道:“既是武圣Q*炼,由三百年流传迄今,其珍贵可知,你的伤十九不成问题了。”突然,芳心之中,一种深深怅惘,莫名其妙升起,一时间,竟感华云龙似是疏远了许多。

     原来薛灵琼孤僻冷傲,淡视N*N*之Q*,但像她这种N*子,动Q*则是生S*不计,她数度与华云龙相逢,已逐渐为他那英雄Q*概所倾倒,加S*华云龙这一次S*创,俱因她之原故,芳心之中,早存誓S*M*他之意,故忘去了冷傲矜持,不避嫌疑的侍候华云龙,言语之间,也毫不掩饰Q*意,只待华云龙一S*,她也挥剑追随地X*。

     但当华云龙忽然可以不S*之时,她固欢欣无已,却又觉得此Q*虽然不渝,而终必别离,与华云龙之间,F*不若同S*为佳,竟是D*感惘然,只是这种心Q*,十分微妙,连她自己也不了然。突然,薛灵琼霍然惊觉,低声道:“我去拿S*,G*子请早F*X*,贵T*也好早愈。”转S*向厨房走去。

     华云龙听她忽改K*称之为「G*子」,不由一怔,暗道:“她突然对我生份起来,是何缘故?”转念间,薛灵琼已一手端茶,一手W*瓶,走了回来,将茶杯搁在桌S*,拔开瓶S*,顿时清香满室,沁R*心脾,闻之令R*灵府空明,神清Q*S*。

     华云龙一指C*沿,正S*道:“这丹早一刻,晚一刻F*皆可,你且坐X*,我与你详细一谈。”薛灵琼闻言,木然坐X*,盖S*瓶S*。华云龙默然须臾,道:“我得罪了你?”薛灵琼螓首一摇,却未开K*。

     华云龙道:“那是你对我不满?”

     薛灵琼顿了一顿,淡淡的道:“你对我只有恩德,我再不满,那就禽S*不如了。”

     华云龙剑眉微耸,道:“那我就不明白了……”

     薛灵琼截K*道:“你不必明白。”放X*Y*瓶,转S*疾奔出户。她只觉心T*郁悒,极Y*T*哭一场,奔出竹林,来至一C*,再也忍不住,匍S*地S*,哀哀D*哭。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X*怀稍畅,哭声渐止,忽听薛M*的声音J*道:“X*J*。”薛灵琼回眸一顾,见薛M*不知何时,已立于S*后,连忙抹去眼泪,站起S*来。

     薛M*叹息一声,道:“他既无X*命之优,咱们就离去也罢。”

     薛灵琼螓首一摇,毅然道:“不,待他伤势痊愈再走。”

     薛M*K*齿一启,未及说话。薛灵琼又道:“我以往S*心太重,如今也想通了。只是仍须一尽心L*,不为什么,姓薛的决不求R*。”她J*动之X*,不由语无L*次了。

     薛M*戚然道:“一切都由X*J*吧。”语音微微一顿道:“我看姓华的倒也不错,机智技艺,没有话说,虽嫌放N*不羁,但也无伤D*雅……”

     薛灵琼截K*道:“我想明白了,你F*未想通。”顿了一顿,苦笑道:“不错,我A*他,他如何对我,我都不能也不愿过问,现在……这事不谈,咱们去。”

     薛M*H*然道:“现在姑M*又如何了?”

     薛灵琼嫣然一笑,道:“刚才我太失态,现在该回去道歉了。”薛M*见她笑容中,隐有无穷苦涩怔了一怔,薛灵琼已莲步款移,向前走去,急忙追S*。忽听薛灵琼悠悠叹道:“薛M*,你为我家牺牲了一切,而我家却对你没有半分报答。”

     薛M*急道:“姑M*怎么说出这种话了?就算为了老主R*与你S*S*一百次,也是应该的。”

     薛灵琼黯然一笑,疾步走向那茅屋。薛M*惆然跟着,暗忖:X*J*个X*坚毅,有何苦难,都默然承S*,看她神Q*,似是有所决定,不要出了什么不幸,那我九泉X*也无颜见主R*之面了。思前想后,但觉无能为L*,不由恨S*了华云龙,暗暗咒道:臭X*子,姑M*有事,老M*不跟你拼命才怪。

     须臾,回到茅屋之前,薛灵琼一迳奔R*,只见华云龙半坐榻S*,并未取丹,Y*瓶犹在原C*,见她J*来,微微一笑道:“我以为你不再回来了。”

     薛灵琼怔了一怔,朱C*启动,但觉喉T*哽S*,说不出话,忽然J*躯一扑,投R*华云龙怀中,哭道:“从没有R*关切我……”

     华云龙轻F*着她的如云秀发,温言道:“我知你有很多委屈。”

     薛灵琼边哭边诉,道:“当我五岁之时,M*Q*逝去,父Q*又雄心B*B*,Y*创一番霸业,无暇与我多聚……”

     华云龙暗暗想道:“她Y*年丧M*,父Q*又疏于照顾,父M*慈A*,两皆未尝,也算够悲惨的了。”

     只听薛灵琼哽声继道道:“及我十岁那年,忽然来了那玄冥教主九曲神君,一番J*谈,如石投S*,相契无间,于是联手Y*共霸T*X*。”言语及此,Y*面一仰,道:“你知我父Q*……”

     华云龙截K*笑道:“讳成德,是三百年前与武圣有姻Q*的「镇远侯」后R*。”

     薛灵琼讶然道:“你知道?”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我外G*告诉我的,他老R*家是当年神旗得主,还说令尊被制……”顿了一顿,又道:“听你说,令尊与那自封神君的谷世表,J*若针芥,这又是怎么回事?”

     薛灵琼凄声说道:“引鬼S*门,如此而已。”

     华云龙道:“你讲详细一点。”

     薛灵琼点点T*,道:“事Q*发作,距今也不过两年,当时不知那谷世表如何买通了我家一个名J*薛通的仆R*,在我父Q*饮食中,X*了慢X*的散功毒物,待家父察觉时,已来不及了,仅手毙叛仆,命薛M*携我K*逃。”突然银牙一挫,恨声道:“薛M*之脸,就是毁在姓谷的狗那贼手X*。”

     华云龙双眉竖起,道:“谷世表好毒的心肠,好辣的手段,嘿嘿,看他还能横行几时?”

     薛灵琼美眸含泪,道:“这笔X*债,必须讨回。”

     华云龙略一沉Y*,道:“其后二年,你们怎样渡过?”

     薛灵琼道:“起初东逃西窜,好在谷世表不太重视我与薛M*,同时玄冥教X*,倒有近半数R*,是家父手X*,在家父S*制后,S*胁而从,其中虽有甘心从贼,但D*部忠贞,因家父在谷世表手中,不得不听命行事,他也不敢B*得太急,后来……”说到此C*,霍然住K*。

     华云龙追问道:“后来怎样?”

     薛灵琼J*靥一红,道:“那谷世表遣R*传语,说是我若能除去T*子剑任一子N*,就释放家父。”

     华云龙暗忖:原来如此,难怪她们主仆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必Y*杀我,转念之X*,放声一笑,道:“我S*了不打J*,谷世表肯遵守诺言么?”

     薛灵琼忸怩道:“R*家懊悔S*了,你还说。”顿了一顿,却道:“不过,我想他是肯依诺释放的。”

     华云龙笑道:“N*,你是何所据而言?”

     薛灵琼道:“家父武功已失,无异废R*,释之不足以成D*害,加之,我若侥幸得逞,与你们华家已成S*仇,也不虑靠向你家,泄漏机密,他Y*称霸江湖,也须维持威信,若违约言,谁肯为他卖命?”

     华云龙暗道:“她心思缜密,倒非易欺冲动。”微微一笑,道:“令尊功L*尽散,你若救出,又待如何?”

     薛灵琼黯然道:“若蒙S*T*恩赐,得以父N*相聚,薛灵琼奉父归隐,F*复何求?家父虽失武功,得保T*年,未始不是不幸中之D*幸。”

     华云龙对她孝心,暗存钦佩,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司马家命案,凶手究是何R*?”

     薛灵琼微微一怔,道:“不是那Y*氏,仇华X*手,谷世表、九明教主谋?”

     华云龙沉Y*道:“谷世表与九Y*教是决T*不了G*系,不过可能还有内幕。”语音微顿,朗声说道:“灵琼,你的事,歼灭之冥教,也就连带解决,前程艰巨,你先别闹别扭,眼X*我F*丹疗伤了。”

     这是他第一次唤薛灵琼名字,薛灵琼芳心一甜,连连点T*,起S*拔开瓶S*,倾出两粒D*如龙眼,灿若明珠,通T*透明,奇香四溢的丹丸于掌中,递到华云龙面前道:“这类灵丹,R*K*即化,拿S*真是多余,你K*吞X*。”

     华云龙见她那纤掌,洁白晶莹,有赛美Y*,与「瑶池丹」相映,实是美极,T*K*道:“灵丹虽妙,岂及灵琼手腻,让我M*M*。”

     薛灵琼Y*面一红,嗔道:“你再胡说,我回S*就走,管你是S*是活。”

     华云龙Y*Y*一笑,道:“仅须一粒,另一颗请放回Y*瓶。”

     薛灵琼J*唤道:“你伤重如斯,两位犹恐不足,那批中毒高手,理他G*嘛?何况Y*祛虺毒,不必定需此丹。”

     华云龙面容一整,正容道:“灵琼,为R*不可因S*Q*忘G*义,K*收起。”薛灵琼听他正容以言,不敢不从,委委曲曲藏好一颗,另一颗华云龙才一K*吞X*。

     F*X*「瑶池丹」,华云龙立即垂帘内视,静坐运功。薛灵琼则坐在他S*旁,妙目凝光,J*张的注视着华云龙面庞,芳心内的喜悦,压抑不住,H*容往昔那种Y*怒凄凉,一扫而尽。

     这是F*X*「瑶池丹」后的第五T*,华云龙已经完全恢复了,这些T*来,薛灵琼陪着华云龙疗伤,两R*感Q*也K*速滋长。

     深Y*,皓月当空,冰轮流辉,将沉沉D*地浸在一P*溶溶的柔和月S*X*。晚风吹来,带来一丝丝的沁肤凉意,丝毫没有白T*那G*炙肤如火的炎威,是那么的平和柔顺,就像是Q*R*的眼波那样令R*心醉神M*,忍不住就要展开双臂,拥抱那无形有感的晚风。

     松涛阵阵,H*香可闻,华云龙与薛灵琼漫步山脚,两R*都只是静静地享S*这凝心静神的美景,不愿开K*说话,以免破H*了这宁静的辰光。好一会R*,风声渐响,松梢摆动,薛灵琼才首先打破沉寂,忽然开K*道:“龙哥哥,你明T*就要走了吗?”

     华云龙嗯了一声,道:“不错,我明T*就得走了,我已经在这里养了十几T*的伤,我必须查明司马师叔的X*案,而且玄冥教、九Y*教等,也在酝酿着新的行动……”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静肃无语。

     薛灵琼睫M*抖动,眼P*略抬,Y*Y*地接X*去道:“然后你就会回到「落霞山庄」,对吗?”

     好半晌,华云龙才道:“不错。”

     薛灵琼心中没来由的一酸,Y*怨地道:“那你会来看我吗?”

     华云龙将薛灵琼轻L*怀中,温柔地捧住她那美绝R*寰的芙蓉Y*面,眼中所见的是一双略带雾Q*的翦S*双瞳,闪亮如T*S*的星星,轻轻地用手F*M*着薛灵琼乌黑光亮的秀发,双目凝视着薛灵琼的双眼,坚定地道:“会的,我一定会来看你的。”

     薛灵琼痴痴地凝视着他,脸S*微红,眼神却坚定之极地道:“我等你。”两R*四目J*投,Q*感J*流。只是不超过一刻间的深Q*对望彷佛两R*已经相A*相恋了有千年之久,一切尽在不言中。

     华云龙环着薛灵琼X*蛮Y*的健臂一J*,令两R*的S*T*J*密相贴,眼中深Q*化为一把烈火,熊熊燃烧,目光灼灼地凝视薛灵琼道:“我要你。”

     薛灵琼只是脸S*微红,J*羞的神Q*一闪而逝,不但不抗拒,F*而迎了S*去,将她那可令T*X*N*R*疯狂的Y*T*贴S*华云龙壮硕的S*T*,同时Y*臂轻展,环住华云龙的脖子,鲜红X*感的朱C*微张道:“我也要你。”语音虽柔,语意却是简洁有L*,深Q*款款中流露出坚定X*格。

     华云龙再不迟疑,一把将薛灵琼抱起,令她双T*分开,缠卷住自己的Y*,两R*Y*部相磨C*,彼此都感到对方发出的R*L*正飞K*地蔓延全S*,如Y*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薛灵琼呻Y*了一声,Y*颊蒙S*了一层红晕,一双灵眸却是发出R*切的神S*,眼波流动,Q*丝万缕,J*J*将华云龙抱住,生怕有R*会随时将华云龙抢走似的。

     华云龙怀抱薛灵琼发T*的丰腴xx,也感到一xx的R*L*向自己侵袭而来,K*X*宝贝隔着Y*K*J*J*顶着薛灵琼,只一走动,两R*的X*S*便会磨C*,更是涨得难以忍S*,几乎就要当场将薛灵琼的Y*裳撕的粉碎,T*K*地在C*S*将她彻底Y*F*。

     好不容易两R*跌跌撞撞地走回薛灵琼的寝室,薛灵琼已经是红C*满面,全S*R*的发T*,几乎要将Y*F*都烧起来了,X*S*也因与华云龙的宝贝隔着Y*K*磨C*而流出了Y*Y*,S*了底K*,只是薛灵琼还不自知而已。华云龙一把将薛灵琼抱到C*S*,三两X*就将薛灵琼剥的J*光,自己也一丝不挂的钻J*了棉被中,将薛灵琼那丰腴X*感的火R*J*躯L*在怀中,享S*那Y*雪光H*的J*N*xx与自己S*T*相互磨C*的K*感。

     薛灵琼被华云龙抱个满怀,一双高T*xxJ*J*地抵住华云龙的X*膛,呼吸略显急促,那美绝R*寰的芙蓉Y*面则泛起了一层红晕,看在华云龙眼中更是J*羞的令R*想加以怜惜。呜的一声,华云龙毫无预警的低T*R*W*薛灵琼,薛灵琼遭他突袭,只是象徵X*地蠕动一X*S*T*,Y*手先在华云龙强壮光H*的X*肌S*F*M*,随即R*Q*地将一双Y*臂J*J*环住华云龙,与他打起S*战来了。

     华云龙S*子一翻,将薛灵琼整个R*压在S*X*,右T*故意放在薛灵琼两T*之间,令她双T*不能合拢,还用膝盖轻抵磨C*薛灵琼的xx,以便引起她的xx。右手则毫不客Q*地一把抓住薛灵琼那从未被R*F*M*过的美R*,恣意地搓R*捏F*,食中两指更在她那如风中N*蕊的突起xxS*轻捻。

     薛灵琼从未与N*R*J*合过,面对华云龙的攻击丝毫没有抵抗L*,S*子火R*,一阵微抖,显然她的Y*焰已经被华云龙全面点燃。好不容易两R*四C*分离,薛灵琼已经羞红了双颊,连耳G*都红通通地发T*。华云龙则继续J*攻,遍W*她的额T*、双颊、美目、粉颈,最后则在她的耳后Q*W*,同时在她耳边呵Q*道:“灵琼,今晚我要让你Y*仙Y*S*,Y*罢不能。”

     薛灵琼的脸羞的无可再红,只有J*J*抱住华云龙蚊声低道:“今晚我就随你了,你要怎么样都行。”

     华云龙轻笑一声,咬着她的耳垂道:“我会给你一个永远难忘的温存Y*晚。”

     再度W*的薛灵琼的柔N*肌肤,顺着耳垂而X*到肩□,X*脯,一张K*就将薛灵琼的xx含在K*中,还刻意用自己的脸颊与薛灵琼的美R*相磨C*,右手也毫不客Q*的D*L*搓R*她的高耸xx,薛灵琼哪曾经历过这种阵仗?双手整个C*R*华云龙的T*发中,J*J*地按住华云龙的T*,一颗螓首左右摇幌,额T*冒出晶莹汗珠滚X*,表Q*似T*苦又欢乐。

     薛灵琼J*Y*道:“龙……龙哥……哥……不……不……不行A*……不……不要……再……再W*了……我……我S*不……不了……A*……”华云龙轻轻分开她J*按自己的双手,不理她的J*Y*C*X*,继续由X*脯美R*往X*W*,直到X*F*,Y*部。

     最后,华云龙半跪在仰躺的薛灵琼面前,分开她的双T*,露出了两T*之间的一条R*缝,以及R*缝周围浓密而乌黑的Y*M*,白晰的如同羊脂美Y*雕塑而成的雪白D*T*,与R*缝鲜红充X*的S*R*xx相映照,配合著R*缝外围的亮黑Y*M*,此种美影看得薛灵琼羞不可抑,极L*想合起双T*,却被华云龙双手按在D*T*G*部,动弹不得,只有央求道:“龙……龙哥……哥……不……不……要看……了……羞S*R*了……”

     华云龙听若未闻,叹道:“真美。”K*X*宝贝一阵鼓动,更是威猛的连跳数X*。薛灵琼见华云龙的K*X*宝贝居然威猛如斯,不J*又羞又怕。羞的的是长得这么D*这还是第一次看见N*R*的东西,怕的是华云龙的宝贝如此硕D*C*长,不知自己那芳径未曾缘客扫的密道是否能容的X*这位贵客。

     就在这又羞又怕的当R*,华云龙已经忍不住了,手指轻移,在薛灵琼的xxS*X*搅动,左右F*R*,不时还D*拇指,食指两指并用,轻捻着薛灵琼xx中的一颗Y*珠。这时平常连自己都不感碰的机密要地居然被华云龙任意把玩,而且是将那Y*珠轻捻指间,一阵阵瘫痪K*感转瞬间传遍了全S*,薛灵琼已经无L*J*J*双T*。

     华云龙则是乘胜追击,双手磨C*薛灵琼那丰满白Y*的双T*,T*一低,把Z*凑近薛灵琼的xx,伸出S*T*轻T*徐刮,这一来把薛灵琼L*得兴奋万分,J*Y*C*X*道:“不……不……要A*……那……我……我S*……S*不了A*……好……好X*……龙……龙哥哥……K*……K*给……我……我……A*A*……又……又J*去了……A*A*A*……xx……好……好……好哥哥……不……不要折……磨我……K*……K*G*我A*……A*A*A*A*……”

     华云龙耳听薛灵琼Y*J*,R*也兴奋了起来,D*宝贝不停跳动,似要寻X*而R*,好好的翻江倒海一番。微微一笑,华云龙抬起T*来,薛灵琼的xx已经是S*透,肥美的雪T*轻扭徐摇,似乎早已难耐X*中S*X*,同时X*前xx急速起伏,媚眼如丝,又Y*怨又饥K*,半埋怨的C*X*道:“你就只会折磨我,这是R*家的第一次,难道你就不能对R*家好一点?”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好,那我就来了。”S*子贴S*薛灵琼,D*宝贝的xx顶端在薛灵琼的xxS*沾了一些xx,再慢慢地钻J*薛灵琼的xx中。

     薛灵琼只觉一向保护的很好的xx突然被一G*又C*又长又火R*的东西S*R*,密实充满的感觉传遍全S*,S*C*一阵发涨,偷偷一看,华云龙的宝贝居然只J*了三分之一。正值脸红心跳,手足无措之际,华云龙P*G*猛一用L*,D*宝贝藉xxR*H*,滋的一声,冲破廉幕,宝贝整个没R*薛灵琼的xx之中,直抵H*心。这一X*子T*得薛灵琼全S*肌R*J*绷,R*泪直流,双T*G*住华云龙虎Y*,不许他抖动宝贝。

     华云龙也知道N*R*这时最T*,若强行C*L*,只会把她L*得苦不堪言,当X*T*贴地J*抱薛灵琼,一手在她的xx捏R*以引起xx,一边W*住薛灵琼的双C*给她温存。好一会R*,两R*四C*分开,华云龙一手F*M*薛灵琼的乌黑秀发,一边怜惜地W*着她美目流X*的泪滴,温柔的问道:“还T*吗?”薛灵琼点点T*,脸S*T*的发白,更增华云龙的怜惜之Q*。

     又过了一会,薛灵琼感觉华云龙S*在自己xx里的D*宝贝正在散发着R*L*,知道华云龙此时必定涨得难S*,不忍华云龙强忍Y*火,当X*低声对华云龙道:“龙哥哥……你……你可以动……动看……不……不要忍……”她说这话时羞态Y*R*,脸S*又红R*了起来。

     华云龙得到薛灵琼的允许,心中D*喜,但也不忍将自己的K*乐建立在薛灵琼的T*苦S*,当X*轻C*徐动,细腻且缓缓地将D*宝贝在秦紫焉的xx来回C*动。这种缓C*慢送的技术对此时的薛灵琼而言虽然仍感到些许疼T*,但比起方才华云龙宝贝B*R*的威猛之势所带来的破瓜之T*已经减少了许多。

     过了好一会R*,薛灵琼已经不感觉T*了,代之而起的是一G*S*麻S*X*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正在强烈的增长中,xx也因此xx洋溢,更利于华云龙宝贝C*动。薛灵琼被华云龙这一阵缓C*慢C*L*得全S*难过,Y*其是xxS*X*难当,不自J*的摇起雪T*,耸动蛇Y*,迎合华云龙的攻势。全S*肌肤微微泛红出汗,J*喘Y*Y*。

     此时的薛灵琼可说是Y*火全面点燃,春Q*汤漾,双目媚眼如丝,彷佛能放电,洒出一重又一重的Y*网Q*丝将华云龙牢牢套住。抱住他的一双Y*臂也不知什么时候移到华云龙的T*S*两G*,用L*将华云龙的P*G*往自己的S*T*S*压,同时X*K*急速起伏,双目眼波流转,媚态J*R*,再加S*那蠕动缠S*华云龙S*子的雪Y*xx,以及薛灵琼的等不及咬着华云龙的耳朵,在他耳边吐着R*Q*道:“龙哥哥……G*……G*我……我……我……我要你……”华云龙得到了攻击令,心中D*喜。

     华云龙已经忍了许久,X*T*宝贝早就涨得紫红发T*,若非顾虑薛灵琼新B*初开,不得强渡关山,他早就K*马驰骋,D*杀一阵了。此时耳中听得薛灵琼首肯,当X*再不客Q*,S*S*T*起,分开薛灵琼那Y*R*之极,雪白的发出暖Y*N*光的美T*,看见自己的C*红D*宝贝没R*薛灵琼那鲜红的xx中,彷佛一张X*Z*含着一G*C*长的红甘蔗。

     华云龙忍不住双手由两Y*外侧伸到薛灵琼的T*R*X*,手掌J*贴薛灵琼那肥N*柔腻的雪T*,X*S*用L*,P*G*如帮浦般急速抖动,如矿工采炭,一X*比一X*深,一次比一次急,有时宝贝G*R*C*出之际还会带得xx飞起,滋滋动R*的S*声,加S*薛灵琼哎呀J*Y*的xx声,眼中看着自己S*R*光泽的鲜红宝贝在薛灵琼的xx中J*J*出出,如此视觉听觉与触觉的三重享S*如层层D*N*涌来,几Y*要将华云龙淹没。

     而薛灵琼此时则已经抛去了矜持,雪T*连扭,xxxx壁内的肌R*J*J*将华云龙的D*宝贝包住,J*得没有一丝空隙,那种密实的感觉令华云龙通T*S*畅,再加S*薛灵琼有时雪T*旋圆甩动,那种宝贝旋扭的K*感比起唐云真又是另一番滋W*。

     华云龙知道薛灵琼Y*Q*已起,可以D*杀一阵了。不再怜惜,D*宝贝抖动如狂,噗滋噗滋的S*声连响,啪啪的xx相击声打听来清脆悦耳,更有种振奋的作用,薛灵琼则xx狂Y*道:“A*……A*……好……好哥哥……再……再K*……K*一点……你……你打……打到我……我……我的H*……心了……我……我好……美……A*A*A*A*……哥……K*……重……重一点……我……好……好S*F*A*……就……就这样……我……A*……我要……飞……飞S*T*……T*了……”

     华云龙一边H*G*薛灵琼,一边双手已经转移阵地在薛灵琼那鼓涨高耸的D*N*S*恣意M*R*,享S*那掌W*肥美xx的温R*触感。薛灵琼X*前两个鼓起的R*球xx在华云龙技巧X*的捏R*X*,L*得薛灵琼难以自持。螓首左右摇摆,秀发飞散,脸S*汗珠滚滚而X*,脸S*春Q*浓冽的化不开,一双星眸似开未开,似闭未闭,秋波流动,如烈火燎原,眼R*媚,脸R*俏,烈火红C*鲜艳Y*滴,令R*忍不住要S*前采摘。

     Y*T*陈于华云龙K*X*蠕动迎合,红C*开合间Y*声不断,J*息喘喘,跳动着X*前弹L*十足的美R*双球。冰肌Y*骨的细N*P*肤如要滴出S*来,闪出一阵又一阵的雪泽柔光,那么的光H*白晰,晶莹剔透。薛灵琼这时又J*了道:“哥……轻……轻些……我……A*A*……哥……你……你好……强……我……我K*不……不行了……”

     华云龙则C*X*道:“灵琼,撑X*去,我们还没完A*。”

     薛灵琼的雪T*摇得像波N*般起伏,剧烈无比,偶而宝贝会T*离xx,还可见到那内藏的鲜红R*瓣可A*地向华云龙的宝贝闪着Y*光。猛然之间,华云龙抖然将薛灵琼的xx扛在肩S*,宝贝暂时退出xx。薛灵琼正值xx,突然间失去了止X*停S*的T*R*D*宝贝,那种难熬滋W*说有多难熬就有多难熬。不J*蛇Y*狂扭,P*G*连摇,顾不得矜持,伸手就抓向华云龙的宝贝往自己的xx里T*S*,脸S*已经红的好像苹果。

     华云龙微微一笑,知道薛灵琼已经J*R*Q*况,不那么害羞了。当X*也不在客Q*,R*如百战沙场的长Y*勇士,猛如狮虎地向薛灵琼做一连串毫无保留的连环J*击,宝贝xx如风,噗滋噗滋的S*声不绝,偶尔还来个回马Q*,xx在薛灵琼R*T*的J*密xx内轻旋斯磨,藉xxR*棱轻刮薛灵琼的xx壁,L*得薛灵琼全S*发X*,xx肌R*J*缩,如此一来,两R*宝贝Y*X*的磨C*L*D*C*,华云龙每次宝贝G*R*都感到被薛灵琼的xxJ*J*包围困住,又R*又T*,柔N*弹L*兼具,忍不住露出了陶醉的神S*。

     薛灵琼则越J*越凶,C*X*着呓语道:“哥……哥……我……我……K*……我……里面……好……好X*……对……对……就……就是这……这样……”

     陡然N*声倏高,只听薛灵琼喘着道:“A*A*……哥……A*A*A*……哥……你……你好……会G*……G*,我……我……我……K*……K*……S*T*……原……原来……J*……J*合这……这么……K*乐……”

     华云龙一边T*动着P*G*让宝贝尽Q*地深R*薛灵琼的xx中,一边也C*X*道:“琼M*,你……你现在见识到J*合之美了吧?以……以后你……你还愿不愿意给我?”

     薛灵琼X*K*起伏K*喘道:“M*……M*现在……已……已经是你的R*……R*了……你……你要怎……怎么G*……就……就怎么……G*……”话犹未完,一波又一波的K*感Y*N*如怒C*卷来,薛灵琼再也撑不住,尖J*一声,四肢锁J*华云龙S*躯,一道R*滚T*辣的Y*J*由子G*K*奔流而出。

     华云龙唔的一声,xxS*此冲J*,Y*Y*一T*,全S*骨T*彷佛S*了,J*关震动,Y*J*怒洒而出。Y*Y*J*泰,N*N*合T*,两R*先后达到xx的至高境界。J*互相拥而眠,沉沉S*去。

     华云龙怀拥Y*R*,S*的正甜,突然被一G*风雨突至的沙沙声吵醒,R*了R*眼睛,T*边略明,虽是风雨如晦,却也还能辨视已是隔R*清晨了。屋外风雨陡然D*作,而且越X*越D*,滂沱之势,直如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来,又似战鼓频传,短兵相接,杀的不可开J*。

     华云龙只觉抱在自己怀中的薛灵琼一动,低T*一看,薛灵琼正好醒来,两R*四目相接,薛灵琼的双颊没来由的又红了起来,羞态可掬。假意恶H*H*的道:“看什么看,还没看够吗?”话一出K*,便知说错话了。

     华云龙哈哈一笑,一个龙翻虎跃,红帐翻N*,整个R*压在她S*S*,鼻子相抵,笑道:“我是还没看够,今T*可得看的仔细些。”

     不等她有所F*应,立刻将被子掀起,S*子坐高,分开了薛灵琼雪白Y*N*双T*,双手压在她的R*C*细缝S*缓缓用L*R*L*,K*X*的D*宝贝也不甘寂寞,沾了一些xx中未乾的黏Y*xx,xx前抵xx,徐徐旋动,其时华云龙运Q*宝贝,xx火R*,这触及薛灵琼xx殷红贝R*的D*宝贝一转,薛灵琼立刻J*Y*出声,佣懒无L*,柔若无骨的冰肌雪肤立刻泛起一阵红光,圆T*不由自主的T*动迎合,J*羞万状,看的华云龙痴了。

     薛灵琼则面红如滴X*,想用被子蒙住T*脸,却被华云龙一把将被子掀起,见他痴痴地瞧着自己的X*S*xx,蜜D*更是充X*发红,火R*T*辣。那K*X*的D*东西,C*D*Y*长,偶尔跳动几X*,看的自己春Q*荡漾,恨不得那D*宝贝立时H*H*的攻R*自己那S*R*之极的xx蜜D*,偏生华云龙不知道是中了邪还是存心吊她胃K*,D*宝贝明明已经J*R*了xx半个xx,却突然顿住,只是痴痴地瞧着自己。

     心中又羞又喜,X*中又S*又X*,想开K*J*他行动,却又怕他觉得自己Y*荡,不敢出声,难过之极。Q*急之X*,H*H*地在华云龙臂S*捏了一把,佯嗔道:“你元神出窍啦?”华云龙C*T*,Y*间用L*,D*宝贝噗滋一声,尽谤而没,全数被薛灵琼的xx吞R*。

     华云龙藉前扑一顶之势,S*子贴S*,抵住薛灵琼xxN*R*的xx急转倏旋,xx用L*,钻的薛灵琼浑S*S*酸,张K*直J*:“哥……K*……再……再……用……用L*……M*……M*……那里好……好酸……”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还有更酸的呢?你要不要尝尝?”虽是问话,不待薛灵琼回答,突然P*G*S*X*抖动,D*宝贝如波N*卷来,一重重,一N*N*,S*C*H*,X*C*H*,记记结实招招准,全数打在那H*心N*R*S*。

     薛灵琼哪里S*得了这奇招?樱C*直喘xx道:“哥……哥……K*……K*来……我……我要……再……再来……”

     华云龙笑道:“这可是你说的。”P*G*陡然加速,又K*又H*,如狂风B*雨摧H*蕊,又急又切压海棠。

     薛灵琼此时已被Y*念淹没,K*中直J*道:“哥……你……你的……宝贝……好D*……的宝贝……捣的我……好……好S*F*……唔……唔……妙……妙极……哥……你……你好会……会G*……我……我要……飞……飞了……你……你……要C*……C*S*……我……我了……我……我……我K*……K*……S*……S*了……哼……唔……A*……不……不行……A*A*A*……太……太酸……酸了……我……我K*……撑……撑不……住……住了……”

     华云龙不理她求饶,D*宝贝仍然苦G*实G*,H*样百出,把刚初开B*不久的xxL*的火T*R*J*,又磨又抵,看着自己的D*宝贝在薛灵琼的xx出R*裕如,将xxN*R*xxL*的S*透,翻J*又翻出,还可见到白浓浓先前所留X*来的J*Y*在宝贝xx中,一将宝贝C*出再送,就由xx中流出,顺着雪白N*R*的G*沟沾S*了C*单,混着C*N*贞X*,看的华云龙又是C*J*,又是兴奋。

     D*宝贝猛然一送,只听薛灵琼闷哼一声,S*子J*J*华云龙,再慢慢放松,秀发S*T*,全是汗珠,差一点就R*瘫了。华云龙微闭双目,享S*D*宝贝被薛灵琼xxJ*J*的温暖K*感。过了好一会R*,才将宝贝从薛灵琼的xxC*出,将薛灵琼整个翻转过来,背对自己,露出光H*晶莹的Y*背,肥美的圆T*高高鼓起,又翘又T*,华云龙惊喜万分,心道:“这么翘的雪T*,G*起来一定很S*F*。”

     双手分开两G*,D*宝贝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T*红的xx,薛灵琼才回过T*来问道:“哥……你要G*……”「什么」两字还没说出K*,华云龙的D*宝贝已经中G*直R*,挤开护卫xx的两边R*C*,滋的一声清脆S*声,宝贝已R*H*心重地。

     华云龙整个R*也已贴S*了薛灵琼后背,双手自腋X*穿过,J*W*薛灵琼高耸的圆滚xx又M*又R*,又捏又搓,在她耳边吐Q*悄悄道:“灵琼,你已经是我的R*了,今T*我要好好让你S*翻T*,你学着了,这招J*老汉推车,实用的很。”

     不等薛灵琼回话,P*G*一阵风狂雨骤的急顶,薛灵琼的雪T*又翘又T*,被华云龙的D*宝贝H*命xx,L*得她S*S*的摇扭P*G*止X*,迎合华云龙。

     华云龙Y*部与薛灵琼圆T*相击,K*疾的xx,势若烈火,不时还可听到两R*肌肤相撞的R*J*声,啪啪啪啪,又密又响,声若连珠,又似烈火焚木,劈哩啪啦,火星飞溅。不同的是,飞溅的是蒙胧闪光的Y*Y*N*S*,而非燎原星火。

     华云龙一连串急攻猛打,Y*部H*撞薛灵琼雪T*,L*道结实,把薛灵琼的T*部撞的都红了,白Y*似的T*R*肌肤泛出S*淋淋的J*艳红光,又鲜又N*,令R*忍不住想咬一K*。

     两R*这阵子R*烈的合T*A*F*,耗L*不少,华云龙唔的一声,J*关松动,背脊一麻,在H*C*了数百X*之后也挡不住如C*K*感,真Y*倾泻,与薛灵琼的元Y*混合J*流,同时R*瘫在C*,B*压在薛灵琼背S*,轻F*她乌光晶亮的秀发,W*的她细腻柔致的耳垂,宝贝仍J*J*S*在薛灵琼的xx里,享S*那合T*J*欢后的温柔S*适,N*R*温R*,久久不愿起来。

     就这样,华云龙又在陪薛灵琼多待了几T*,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眼眶含泪,楚楚可怜的薛灵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