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摘花采蜜堂姐妹伯母【25026650[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A*——”一声尖J*从三楼X*传来,好象Y*智J*的声音,因为她的嗓音特别得清脆甜美,非常有特S*。

     Y*智J*回来了?一定又是在看恐怖P*吧!

     好!就让我先采了她这朵鲜H*,免得她被复杂的娱乐界W*了J*我后悔,正所谓肥S*不流外R*田。

     不过,Y*智J*房间的隔音效果和其它的房间一样,应该传不出这么D*的声音吧!难道是我的耳L*D*D*提高了?

     嗯!好象是的,X*芹、X*茹关着的房门传来轻微的哼哼叽叽声,哈!原来她们在……

     “Y*智J*!G*嘛这么迟开门?”我抱以怨言道:“让我敲了这么久?”

     “对不起嘛!啵——”穿着时尚亮丽内Y*的Y*智J*低T*在我脸S*香了一X*,笑靥如H*道:“我在看鬼P*,好吓R*W*——”醉R*的芳香让我心跳加速。

     “什么P*A*?”我经过Y*智J*S*边,趁机在她S*X*S*捏了两把,刚想调戏几句,却讶道:“金娣J*、盼娣J*你们也在这A*?!”原来金娣、盼娣、银娣、来娣、瑷娣都在这,此时正抱挤在一起,又惊又怕的看光碟,而她们S*S*全穿着若隐若现的X*内Y*,真是M*S*R*了。

     Y*智J*J*羞地扭了几扭,关S*门,J*道:“你好H*……是《今Y*鬼门开》啦!”

     N*生真是的,又害怕看鬼P*却又A*看鬼P*,真G*不懂她们。

     “睿龙,你也来啦?”金娣J*招呼道。

     “睿龙,让开啦!别挡着屏幕,现在正J*张、J*彩呢!”来娣J*J*嗔道。

     “W*!不好意思!”我趁机扑到她们面前,往她们T*S*一躺,这么好Q*近香艳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就让我一箭六雕吧!她们一个个正值青春H*季,谁知道她们中还有谁是C*子之S*。

     “好不好看?”我心里想的却是如何向她们推荐我兜里的光碟。

     “还好啦!嘛C*J*的!”瑷娣J*脆声道。

     我装模作样看了一会,嗤鼻道:“不怎么样嘛!还不如我这P*呢!”我掏出兜里光碟,在她们眼前一晃。其实也确实如此,《今Y*鬼门开》描述的无非是些形形S*S*的鬼H*如何从Y*间出来吓R*、害R*的老一套,没什么创意,也不怎么恐怖。

     “是什么A*?”银娣J*抢了过去观看。

     “《R*鬼艳Q*》!”我得意道,相信她们一定没看过,也没看过AP*。

     “A*!是AP*!”金娣J*看过光碟S*S*Q*的封面有点不好意思。而来娣J*则好奇地凑过来细瞧。

     “睿龙好H*!竟拿这种P*来给我们看……”银娣J*嗔道。

     “看看也没关系啦!”来娣J*帮腔道,看来她T*好奇的。

     “到底要不要看这P*嘛?”我假装生Q*道。

     “看!看!谁敢不给睿龙你面子嘛!”盼娣J*作和事佬道:“等这P*看完了就看,这P*K*看完了”。

     我莞尔道:“好象是我在B*你们看似的,我好心地拿P*来……”

     站在沙发后的Y*智J*打断我道:“好啦!我们承你的Q*啦!”然后话题一转道:“对了!明T*中午我要到国立故G*博物馆去拍MTV外景,你们来不来给我捧场、壮胆A*?”

     “我明T*有事!”金娣J*率先举手道。

     “明T*我要买书,还有……”盼娣J*为难道。

     “明T*我是有空,可是N*N*、伯M*要我带M*M*她们去参观植物园!不好意思……”瑷娣J*道。

     “我可以去,不过你可要管饭W*!”来娣J*非常可A*的样子。

     银娣J*道:“明T*我不知道有没有空,同学约好了去逛街,嗯……对了!我可以带她们去看你拍MTV,她们也是你的歌M*耶,我和她们一说她们保证也都会去捧场的,哈哈!到时就怕故G*博物馆挤满了R*C*……”

     众J*齐向我望来。

     我笑笑道:“明T*我也有事……”确实,明T*要去挑选应聘者,采购一些必要的东西,还有……对了!十二姑说的黑龙会,我可要为她们的安全考虑!我该不该告诉她们?这…………算了,还是等长辈们商量好再说吧,先瞒瞒她们,免得让她们担惊S*怕的。我是不是该向十二姑建议加聃一些保镖?看她们奇怪地看着我,陪笑道:“可能会有空W*!如果没空的话我可以让我的同学去捧场,到时只怕你签名都会签到手累……”我还是应该去关心关心Y*智J*的发展,看看她是否S*R*欺负(其实我才是最欺负她的R*,嘻嘻!),看看是否有必要建议十二姑H*氏企业也该向娱乐界发展。

     “呵,谢谢!说定哪!不来是X*狗!哈哈……”Y*智J*愉K*地甜笑着,她还真懂得打蛇随棍S*和故装糊涂A*。

     N*孩子们也真奇怪!扮演的假鬼也会让她们怕成这种程度,她们一个个现在吓得不是抱在一起,就是J*J*地抓着我的手,要不是我最近T*能突飞猛J*的变化,我一定T*S*了,她们抓捏得还真J*A*。可现在我却是D*Y*便宜,一边嗅着她们S*S*少N*的T*香,一边在她们S*S*M*索揩油。

     其实我和她们单独时这样做也没感到怎么尴尬,可现在场的R*这么多,我还竟敢G*开地对她们施以S*手,怎不J*她们难为Q*,就好象我前两T*生R*时在洗澡一样,Y*智J*羞得无地自容。好在现在她们的心神全在X*淋淋的恐怖画面S*,呈又惊又怕又好可A*的模样,真J*我心R*X*X*,手R*H*H*的……

     待全剧终时,除了站在沙发后的Y*智一个个都被我G*得面红耳赤。

     “Y*智J*,去换P*!”我指挥着Y*智J*,毕竟我忙,走不开嘛。

     Y*智J*应声S*前换P*,可从她弯Y*翘T*的姿态来看,一D*P*雪白的肌肤从内Y*里绽现出来,她的T*形太完美了!也太Y*R*了!

     我感觉自己的宝贝正在站起来,似乎也想看个究竟。可我不想这么K*揭开M*底,那太没趣了。我侧S*斜躺,算是遮掩丑态。

     《R*鬼艳Q*》昨晚我就看了。里面讲的是N*主R*G*在已S*的鬼N*友的帮助X*,经历种种磨难,最终事业成功,财S*兼收的D*圆满结局。故事是没多D*新意,制作也C*糙,但其中C*有D*量火辣的xx镜T*和xx戏,H*样还算层出不穷,满D*胆和T*有创意的。比如有一场戏:N*主R*G*乘坐在G*车S*,和“假装”不被R*看到的“N*鬼”就那么当着那么多R*的面在座位S*xx,还咿咿呀呀地Y*J*不已,而那些“看不见听不到”的群众演员一个个镇定自若地扮演着各种乘客角S*,其中不泛有穿着校F*的漂亮“N*生”和被“M*Q*”抱在手中玩着玩具的“X*朋友”,G*车就那么地经过R*闹市区,而那N*鬼出众的S*材,Y*光X*溢溢生辉的雪白肌肤,D*胆的Y*行,和投R*的表演都给我留X*非常深刻的印象。Y*其是导演把N*主R*G*想让座位给抱X*朋友的F*N*时却被D*胆放N*、索取无度的N*鬼套压得起不了S*的尴尬窘态、N*X*T*H*的C*J*、且又坐立不安的J*张、那种场合(因为主R*G*不能让座招致四周各种注视的目光与不当N*演员存在的配合)X*的氛围都C*理把W*得非常绝妙、到位,令R*叹为观止。还有最后一场戏:最终发迹的N*主R*G*站在一辆豪华敞篷的汽车S*一边飞驰在海边的G*路S*,一边L*着X*S*和那个全L*的“N*鬼”在D*G*特G*,还有一个美N*——N*主R*G*的新N*友也是xx地半蹲着,抱着N*友的P*G*R*烈地Q*W*着,而前排还有一个美N*司机……这一切引起我极D*的共鸣。所以总的来说这光碟不失为一P*极具观赏和收藏价值的好P*。

     这种P*让她们看岂不是想J*她们学“H*”,哈哈!我正有此意A*!F*Q*的N*R*最M*R*,Y*其是Q*窦初开的纯Q*少N*表现得最B*最出S*。银娣J*、Y*智J*、瑷娣J*三R*都是18岁,金娣J*17岁,来娣J*16岁,而盼娣J*才15岁呢!

     不过,我还是有点J*张,她们是否真的如她们所说的她们从未恋A*过,也没有和N*生接触过,只有等我给她们鉴定一X*再说了。

     “嗯……嗯……A*A*……”画面中的N*主R*G*正Q*在N*鬼S*S*,分着T*狂C*,各种应有的和不应有的声响充斥着整个房间(若不是银娣J*调低音量,说不定又会引来哪个不速观众),正吸引、撩拨着众J*J*驿动的心灵,L*得她们都不知道手该怎么放好了,可表Q*却都还非常镇定。

     但故事J*行到G*车S*N*主角与N*鬼光T*化R*X*众目睽睽地狂C*猛C*时,J*J*们一个个都挟J*双T*,俏脸红得跟什么似的,或呼吸急促,或屏住呼吸,聚J*会神地眼睛都不眨一X*。看来我挑选对了,收到了极好的效果,只等我一触即发了。

     我当然不客Q*了,时间有限嘛。在对她们施以魔手时,心中突然想起,“N*尊Y*功”内的“C*Q*促Y*”功如果练成,那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和意想不到的好C*呢?

     设计这种少薄露透内Y*的R*一定是N*X*,他可真懂得为N*R*的方便和视觉享S*而考虑周详,另一方面美其名曰是为T*现N*X*的美而J*行时尚理念的全释(其实N*R*也很识相的,懂得心照不宣地迎合N*R*的心理和品W*,否则再美的H*朵会有谁去A*惜与呵护)。而现在方便我的S*手流连忘返于各个X*F*间,只恨不得多长几双手好一网打尽。

     好象D*M*曾偷偷说过这么一句话:N*R*的xx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她一定是针对老爸的说。而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没什么嘛!永远不满足就不满足了,满足有什么好?如果R*轻易满足什么,那这个世界会发展得这么K*吗(虽然无节制的太K*发展可能会导致毁灭或倒退,但我也认为该一往无前,因为不J*则退或灭是这个宇宙永恒不变连思考都不用思考的真理)?所以作为我来说,我是不会压抑自己的,有什么理想或xx,就D*胆地去实现它,否则象庄子、孔子似的为R*C*世怎能挡得住象东瀛倭鬼那么深具侵略X*的狼子Y*心?

     所以我认为对付狼子Y*心的魔鬼就要用以其十倍百倍的魔王手段和L*量将其彻底铲除。

     “噢……轻点!嗬……呀……A*……”六位J*J*S*不住我的极尽撩拨,放开声音轻Y*xx。

     我怕她们中任何一个会不好意思,而生惧意,所以我总会很好地G*平对待她们,轮番疼A*,逐一挑D*。

     她们六R*中就有五R*的H*X*不长一M*,这都归功于她们的M*,佩玲、心湄、慧珍三位伯M*便是白虎。

     随着AP*剧Q*的发展和我不断升高的Y*火燃炽她们的内Y*逐渐减少,到她们完全坦露出令R*窒息的曲线和光洁的X*T*时,我也顾不得什么遮遮掩掩了,将K*子猛地往X*一拉,顿时把她们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我惊T*异宝S*。

     “这…这……你……这是你的?”众J*呆了好一会,最后还是银娣J*率先打破沉静道。

     我可能是得意洋洋惯了,摆了个英雄般的姿势,还特意扭扭Y*S*,更突显地炫耀我的N*X*特Y*,哈哈笑道:“不是我的,难道是我偷来的,你们看怎么样?”

     “生R*那晚,你哪有…这……这么……”灵牙利K*的Y*智J*都有点结巴了。

     我呵呵笑道:“这么什么?”

     “这么C*D*……才三T*的时间就……怎么回事?”Y*智J*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就这么两三T*便在我S*S*发生了这么D*的神奇变化。致使她现在全S*xx地B*露在我面前也不再感到羞涩了,她和五N*似乎都忘了自S*的存在,脑子里满是我宝贝的影像。

     我凑近她们,好让她们看得更清楚些,以方便她们Q*手触M*,感觉它的温度、Y*度和长度。

     “噢!好S*……”这么多只手M*将S*来,C*J*得我直喘C*Q*,全S*不住地抖颤、痉挛,我的S*T*是越来越敏感了。

     M*不着宝贝的Y*手只好在我S*S*游走、开垦,直到我的Y*裳鞋袜完全地“被迫”离家出走,练功时非常清楚地感觉空Q*J*出的T*表S*这时传来持续不断、柔腻J*N*的触感,如沐春风般的温暖、S*适,仿佛置S*在如梦似幻的不真实中。

     我的双手也没闲着,以B*F*我的“C*亏”,以渲泄我宝贝得到的过多K*乐。

     从不知是谁第一个用她的腻H*的俏脸和炽R*的双C*表达她Q*不自J*的R*Q*,到我S*S*贴满灵动游移的美R*和针对我手臂、X*T*挟缠厮磨的雪白双T*,我知道她们已完全动Q*了。动Q*的N*R*是最美的,而六个动Q*的美少N*是什么?

     是艳福,很多N*R*都羡慕、梦想的艳福。

     我收回宝贝的主动权,免得它淹没R*山R*海中,正式有计划有步骤地J*行我的“摘H*采蜜工程”!

     应我的要求和指挥,六位J*J*心甘Q*愿、千J*百媚地摆成非常科学合理来自我梦中七仙N*的阵式之一“H*座”,其状用“众香国里”、“意L*Q*M*”、“神为之消”、“魄为之散”、“乐不思蜀”、“牡丹H*X*S*,做鬼也风流”等艳词来形容也不及其一二。

     也许这时真正该做的是闭Z*,停思,凑前,分T*,沉S*,对准,缓J*,细品,然后是到底,研磨,不放,用L*,呼吸,后退,前J*,前J*,后退,再前J*,如果你愿意你能,你可以做一千X*乃至一万X*活S*运动,或者搅拌机式的……

     可为了鉴定她们的真(贞)S*,我冷静,观察,思考最佳角度,调整好呼吸,“N*尊Y*功”无念自启,走向我的第一个“靶子”——Y*智J*,因为她最漂亮、S*材最好、嗓音最美、名Q*最D*、也最吸引我,所以我把她列为第一个Y*F*的对象。

     具有明星容貌、Q*质的Y*智J*此时完全xx、动Q*、任R*采摘的模样更加M*R*。她的容貌不输于时X*R*本最火的青春美少N*组合里最漂亮的里雅鸣子,都是18岁,都有一T*黑亮的披肩秀发,而且出奇的相似两R*都有M*R*的酒窝,不过Y*智J*只有一个,在左边,但这样F*显得Y*智J*与众不同的特S*。明眸D*眼配以匀称恰到好C*的可A*J*俏的鼻子、Z*巴和妩媚的双眉,在甜美悦耳的歌声X*Y*F*了D*批歌M*,据说老爸在D*陆的员工还经常替子N*与Q*友托老爸向Y*智J*索取签名和倩照。虽然有这么个J*J*很是感到骄傲和高兴,但老是被R*说是Y*青鸟的堂弟也是件T*不好S*的事。所幸最近我已逐渐习惯了,而此时她在这种状态X*以这样的姿势倚躺在我面前,任我采摘的样子,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但我的心理感觉还是非常幸运的,有这样的堂J*,我不亦乐乎了,可能如韦的“S*辈子我定是敲破十七、八个木鱼……”

     何况在她周围还有五位同样美丽动R*的少N*,或架或扶,或抬或托,摆成“太师椅”状的造型,只等我来跨Q*、恩宠。

     Y*智J*的S*T*我并不陌生,除了她的桃源D*府和H*T*H*我没J*去光观过外,她的Z*,她的R*沟,还有T*缝都是我喜欢游玩的地方,对于以前的游戏我从没有腻烦过,现在我更兴致B*B*了。

     我扶着宝贝正想细细品尝她光洁无M*的H*X*,可圣洁美丽的H*X*K*实在太M*R*,太鲜艳了,J*不住蹲X*S*埋首其间,一G*奇异的W*道扑鼻而来,虽然有点腥,但并不令R*讨厌,有点S*的同时还有G*香W*,我知道那是国外的一种Y*部沐浴Y*,属于清淡型,与两位X*M*用的浓烈香型不一样。我J*不住伸出S*T*T*了一X*,W*道T*不错的,真有点后悔以前怎么没尝尝。

     这X*惨了,Y*智J*的H*X*被我的手指、S*T*、Z*C*所Y*据,搅得她不成调的Y*唱着,J*躯与T*部摇摆、扭动不已,双T*一曲一伸的开开合合,挟着我的T*,涂得我满Z*满脸xxS*Y*。

     当然,我只好全部转涂抹在她S*S*,抓W*着xx,象婴R*般的吸Y*、T*咬着Y*智J*浅粉的xx,而宝贝漫无目标地L*拱L*蹭。

     一双Y*手将我的宝贝引到H*X*K*,然后就在我睾丸S*M*L*不已,T*R*被吸咬着,满是K*S*。

     强烈的C*J*终让在D*K*徘徊不已的宝贝不X*心顶了J*去,若不是及时的收住去势,G*本不知道我的宝贝T*正被什么东西宛若无物地阻挡着,G*据经验和宝贝T*触感,我确定Y*智确实是C*N*。她在娱乐界混了一年还能洁S*自A*、守S*如Y*,真是难得,也让我感动,我能回报是我的温存和这一生的A*护。

     Y*智J*张地抓着我的手臂,非常用L*,全S*绷得J*J*的,R*壁包裹得我也是J*J*的,好S*!

     我笑道:“Y*智J*,别J*张,放松点!否则T*会不到其中的K*感、妙趣,我会很轻很温柔的……”我边原地踏步,边拨L*着她的xx,以分散她的注意L*稍解她的T*楚。

     得到我温柔鼓励的目光,和多方的C*J*,她终于放松S*心,含Q*脉脉道:“请疼惜我,睿龙……”

     我缓慢地前J*,那层薄膜抵挡不住时终于破裂,不一会就捅到底了,Y*智J*除了皱了会眉T*也终于放X*心来,给我个不太自然的微笑,可惜我够不着她的Z*,不然就给她一个甜蜜、R*烈的W*。

     我已不在意宝贝S*是否沾有她的C*N*落红。

     窗户纸一旦捅开,一切都好说了。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我和Y*智J*她迎我送、我顶她摇地D*战起来。围观五N*也轻松起来,兴致B*B*地观看着,时不时地帮S*一把,推动一X*,或协助调整一X*T*姿,以给我们创造最D*的方便和K*乐。

     R*多L*量D*!这话一点也没有错。

     xx这么多次,我也总结出一些经验和我的喜好。我最喜欢被我S*的马子漂亮妩媚、S*材出众,做起A*时D*胆、Y*荡,xx会舞,P*G*会摇,会xx,最好X*面会吸咬。我最喜欢看自己的宝贝和美眉的无M*xx或Z*连在一起的Q*形,当然D*J*D*出更是令R*兴奋。

     Y*智J*无疑是我和我宝贝最喜A*的,除了她xx没有吕老师甚至慧君教练的D*外,其它方面都是完美的。眼X*她美丽的H*X*被我G*得卷J*翻出,淡淡X*S*伴着xxS*R*着开垦功臣,极D*地满足了我的S*心Y*Y*和N*R*的尊严。

     暗中运行的“N*尊Y*功”真Q*愉K*地在我T*内流动着,只有一X*部分侵R*Y*智J*的T*内,相信此时强烈的K*感不会令她有所察觉。我没有盗取她稀疏的游离真Q*,F*而帮她组织起来,J*行训练,运行在她T*内的各个经脉、X*位和器官,我希望她更健康更J*艳更出众更优秀J*L*更充沛些,也更K*乐,我想我这样的努L*应该有效吧!所以她的X*脯、她的神经系统、内外循环系统都是我着重关注的地方,我可不希望她明T*有黑眼圈,拍起外景来无J*打采的致使她的R*Q*D*降。

     随着Y*智J*桃源D*内的泉S*不断增多,和不辞辛劳的宝贝在努L*的开垦、拓展X*,我J*出其间也不再感到坚涩难行了。我Y*部象装了马达一样,K*速地T*动、C*送、震颤,乐得Y*智J*D*展示她的优势,引喉欢唱,虽然不成调,但还是非常动听,极具美感、特S*,要是她的歌M*、观众听到这样的Y*唱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C*过三百,我便稍微地变一X*姿势,从伏战到撑战到立战,我们的阵势D*致没变动过,而Y*智J*只不过从分战到挟战到举战,现在她的双T*被我找在肩S*,地动山摇地J*行着K*乐的J*响曲。只有傻傻的盼娣J*竟要帮忙分担重量,却不知我正在享S*A*的风xx的畅K*。

     C*D*S*R*的宝贝勤K*地在一览无遗、鲜红漂亮的H*X*J*J*出出的Q*景,不仅吸引我和旁观五N*兴致盎然的全神关注,也让当事R*的Y*智J*又A*又喜又羞,时而抬T*低看,时而又J*闭双目,惹得我G*脆把我们的结合C*推到她面前的最接近……

     飞溅的xx不是地溅在她的脸S*,便落在她X*S*。

     突然,Y*智J*一声好D*的尖J*声中,我把她推S*K*乐的巅F*,X*的xx,Y*智J*除了象D*多数C*N*一样J*J*拥抱、xx泛滥、全S*欢颤等表现外,还有一样,她哭了,是乐极而泣。

     泪S*竟打S*我的脖颈,五N*赶J*围拢S*来安W*,却不知她正在享S*这种感觉(Q*绪),只因她不好意思才J*J*抱着我的脖子,脸都不敢抬一X*。

     “好了,Y*智J*,起来吧!”毕竟还有五个美N*等着,我当然要抓J*时间了。

     “不!”Y*智J*F*而更用L*抱我了,一边连连摇T*。

     不会吧?你要独Y*我?我可是打算一箭六雕的,你……咦?有R*来了。我赶J*收功归T*,顺便帮Y*智J*已经有“组织”的真Q*导至她丹田,同时摇摇Y*智J*道:“Y*智J*,K*起来,有R*来了,好象是慧珍伯M*……”

     “嗯——”Y*智J*摆摆肩,甩开我的手,她的瘾还真D*A*,也真缠R*A*。或者她认为我在戏L*她。

     “叩叩!X*侬(Y*智J*的X*名,现在还在J*这X*名的只有她M*林慧珍伯M*)!你怎么啦?现在已经很晚了,明T*你还有工作呢,别看光碟太迟了,……”果然是Y*智的M*林慧珍伯M*。

     吓得Y*智J*立即清醒过来,手忙脚L*的有点不知所措。我扶她起S*,指指门K*。

     Y*智J*赶J*奔到门边,迅速地轻轻地按S*F*锁。然后后退几步轻轻地,装着困乏慵懒的语Q*道:“M*!有什么事吗?R*家困了,想S*觉了!”

     好险!刚才我们就这样的xx,竟忘了S*锁,如果她M*刚刚不是敲门,而是旋扭推门的话,我们的丑态早就B*露了,虽然我不会有什么D*事,但对众位J*J*来说,那可是关系重D*的D*事。难怪她们现在都轻拍X*脯,暗松K*Q*。

     Y*智J*平时一向都锁门的,所以她M*对她已经养成敲门的习惯了,而刚才之所以Y*智J*没锁门,是以为我很K*就走的,没想到我是别有居心而来,还G*出这么多H*样,并且让她忘了锁门这回事。

     “你不要骗M*了!我还不了解你,你一定又在看恐怖鬼P*,你开门让我J*来……”原来伯M*是被她的一声xx尖J*引来的。

     Y*智J*手足无措地向我S*来求助的目光。

     我用哑语手势简单地比划了几X*。

     Y*智J*立即领会意思,道:“好啦!M*,我是在看恐怖鬼P*,K*演完了,我好不容易坚持看到现在,一会看完我就会去S*觉了,光碟明T*还要还R*家呢,你就让我看完它吧!”这是她对家R*第一次撒这么有S*平的谎。

     至于我们都会哑语手势,这都是因为爷爷的关系。爷爷说,这么D*的家族,总不会一帆风顺的,如果全族的R*共同会一点特别的外R*不懂的信息J*流的技能的话,说不定有哪一T*在特殊的Q*况(据说以前十二姑和爷爷在与别R*做生意谈判时就经常用这种方式J*换意见)X*就会帮S*忙,甚至化险为夷。这种的防范未然的警惕来自他当兵的经历(据说他当兵时,战争需要军R*在特殊的Q*况X*以特殊的方式J*流迅息,这种理念来自于帮助蒋介石打内战的美军顾问、教官的军事知识。现在世界S*许多特种部队都有自己手语),所以爷爷要求从懂事S*学的孩子到他自己都要会经过修改的手语,且严格规矩不许传教外R*,家中的仆R*和嫁出去X*J*的X*一代都属于外R*,如X*芹、X*茹、D*姑二姑的子N*,不过她们都会没经过修改的D*众哑语,这方便家族内的R*与R*J*流。而象迁居香港的七叔和在R*本的十叔便不属外R*,如今跟随十一姑离婚返家归宗的两个堂J*也不算外R*。

     “好吧!早点S*A*!N*R*是经不起熬Y*的,Y*其是象你这样从事演艺事业的R*,S*T*、容貌、嗓音是成败的关键……”慧珍伯M*似乎是不想停X*来,畅谈她的高见。

     可被Y*智J*打断道:“知道了!谢谢M*的关心!”话毕顽P*地向我吐了吐S*T*,其状可A*极了。

     而银娣J*五N*拍拍X*脯,松了K*Q*。

     “那好吧!晚安吧,乖N*R*……”

     “晚安!”Y*智J*手指指窗户,原来四扇窗户中有一扇没关严,我的耳L*果然没一步登T*。

     我T*着更加坚Y*的宝贝帮着她们关窗(其实是贪恋她们S*S*的香W*和美R*,趁机揩揩油罢了),拉S*厚实的窗帘,然后将即将重燃的战场移到Y*智的C*S*。C*J*、K*乐在我们心中和在这种氛围中酝酿。

     现在轮到银娣J*了(基本S*是由D*到X*的游嬉原则)。

     银娣J*容貌虽不如Y*智J*等其她五N*,但她随她M*一样,生得高佻苗条,18岁的H*龄便有一副模特的S*材,四肢S*躯俱长,比她老爸还高呢,179G*分,和她M*还有盼娣J*站在一起就象三个J*M*H*(不过她M*的xx比她们D*多了,这是因为她和我的两个X*M*一样,经过巨D*的加工)。可惜的是X*不够D*,或者说是稍平、X*了点,所以她平时有点自卑,因为许多X*M*M*的都比她的D*、丰满,所以她很少被我M*L*。

     当然也有因为她的高度给我造成压L*的因素。可我现在不会了,我不会无意有意回避她了,因为我是N*R*了,我拥有逐渐强D*改造自S*和别R*的能L*,而且她现在给我只有独具风韵的感觉,我会很D*长D*长高的,而且一定比她还要高。而且我越来越怜香惜Y*了,所以我怎能不给她应该得到的尊重、A*护和疼惜呢。

     乖巧、羞涩还有些害怕的银娣J*J*闭双眸,默默地躺在Y*智J*的C*S*,双手严严地捂着自己荷包蛋似的X*脯,全S*绷得J*J*的,微微颤抖着,就象待宰的羔羊。我知道此刻到了该我表现温柔和xx手段的时候了。

     我温柔地低X*T*,捧着银娣J*清秀的脸庞,轻轻W*S*她薄R*的双C*,没什么障碍就伸S*T*J*去搅她的K*腔,这不是第一次W*她,她的(H*家D*多数N*孩的)初W*就是奉献给我的。我感觉她自然点了,便Q*在她雪白的肚子S*,涨Y*的宝贝一拱一顶得在她肚脐周围“寻找R*K*”。

     “好啦,睿龙弟,别顶啦!你顶得R*家肚子好T*好难S*……”银娣J*终于睁开眼,羞笑哀求着。

     五N*立即在旁推波助澜地取笑起来,嬉闹成一团。

     “呵呵,谁J*你闭着眼睛一点也不R*Q*不给面子的样子……”我强词夺理。

     “你要R*家怎么做嘛……”银娣J*J*羞得越说越X*声,不过S*T*已放松开了。

     “J*!象Y*智J*一样嘛!”来娣J*S*朗道,一副理所当然的表Q*。

     “你看!你M*M*比你X*,都懂得!你……”我迅速后退,一X*子抓住银娣J*的两条T*,向S*推举,分至两边,极D*的突显出她J*巧别致的Y*X*。

     与Y*智J*肥厚美白R*C*不同的是,银娣的两P*xx是薄薄的。不过相同的是都是外白里红、细腻N*H*,这种美感、触感是两位X*M*被刻意追求的效果是不能相比的,就象班S*N*同学的xx一样稚N*、可A*,也M*R*极了。如今,在我面前的就有五位之多这样的美眉,怎不J*心H*怒放、斗志昂扬!

     我二话不说,一T*埋J*去,X*心地用手指分开H*瓣似的xx后,一K*便W*印在鲜艳Y*滴的H*X*S*。

     W*!好B*的感觉,银娣J*的也没有S*、腥的W*道,F*而有象婴R*般的T*W*,加S*她也有用Y*智J*那样的沐浴Y*,所以我非常喜欢她的W*道。

     我津津有W*地咬、吸、啃、T*……而一只只Y*手也纷纷跑到我S*S*揩油……

     顿时一室皆春。

     “求求你……K*……K*……”S*不住我宝贝蓄意挑D*的银娣J*开始哀求着。

     因为我很想看看银娣J*甚至她们全部向我求欢的样子,而故意用宝贝T*在她H*X*K*连连厮磨揩C*,但就是不C*J*去,连在旁边看得着急想帮忙的来娣J*、来娣J*要推动我的T*部以满足银娣J*的需求,被我轻轻一错便不得逞。我意Q*奋发地笑问:“银娣J*,你想要什么A*?”

     听到我这话,再傻的R*也明白我的意思。银娣J*嚅嚅求不出声来时,五N*在我S*S*拍打捏掐着,纷纷笑道:“好你个睿龙弟!你可真H*,竟欺负银娣J*……真是R*X*鬼D*……对A*!他好H*的……我们一起对付他吧……”

     “W*?对付我?谁说的?看我等X*怎么C*烂你!”我当作没听清楚谁说的最后一句话,直起S*来装模作样地寻找“祸从K*出的罪魁祸首”,S*眼一一扫过五N*,立即“吓”得她们鸦雀无声,全都一副“清白无辜”的俏模样。顿时嘻笑起来,便立即招致“众怒”,饱S*一顿温柔粉拳。

     “众怒难F*”,我只好把“Q*”出在银娣J*S*S*,更加极尽地撩拨挑D*她,除了宝贝的卖L*表现外,还拉过在旁鼓噪“烦R*”不已的来娣J*的长发,用发丝来刷扫C*J*她J*J*细腻J*N*、非常敏感的X*R*。

     “A*!不要!求求你,不要A*!停止!K*把弟弟的D*xxC*J*来!A*……”强烈的C*J*L*得银娣“Y*仙Y*S*”,直喘C*Q*,浑S*更剧颤、扭摆不止。

     “呵呵!”得饶R*C*且饶R*,放过她一M*,现在我要带银娣J*J*R*一个R*生极乐的世界,好补偿她“替R*S*过”之“难”。我T*Y*微耸,宝贝就轻易贯R*如H*般正在盛开的H*X*内两分,便立即触到象Y*智J*般薄膜。

     我不J*D*感得意,自己是越来越有经验了,手(应该是“棍”)法也越来越纯熟,知道少N*的C*N*膜在什么位置,和如何控制自己的L*量,以不F*猪八戒C*R*参果的错,好细细品玩开B*的K*乐。无疑,银娣J*也是C*N*。

     可是,以同样用在Y*智J*S*S*的L*量却没捅开C*破银娣J*的C*N*膜,让我D*感意外。看来她的C*N*膜更厚更柔韧些,是慧君教练说的那种稀罕之物。我们H*家真是卧龙藏凤A*!而我就是那龙!

     再坚难也要前J*A*!不然怎么予R*予己都K*乐?

     “W*——”银娣J*秀眉微J*,双手J*J*抓着C*单扭扯,xx猛摇。我的用L*L*T*了她。

     “银娣J*!坚持一X*,一会就好!”我不会半途而废的,长T*不如短T*,否则她今后怎么忍S*生R*育N*的巨T*。我不待得到她的首肯,便继续S*路,用L*前挤。

     “A*——”银娣J*一声惨J*,声音不低于Y*智J*。因为宝贝在被戳穿C*N*膜后失去控制而长驱直R*,一X*就C*到了底,致使银娣J*饱偿双重双倍的T*楚。

     我可不管是否会因为有R*听到,连道:“对不起!”疼惜地放X*她双T*,伸手方够得着为她C*拭急涌而出的泪S*,边轻轻F*M*她脸颊,以给她尽可能的W*藉。可我的宝贝仍停留在至深C*不动。

     Y*智J*五N*除来娣J*吓得脸S*巨变外,都连忙帮着安W*银娣J*,不知是R*多L*量D*的关系,还是至Q*们S*T*L*行的F*W*起的作用,H*容失S*的银娣J*渐渐平复X*来。

     谁知来娣J*不知事务道:“不要了,我不玩了……”

     Q*S*我了,简直是“煸风点火”、“动摇军心”要做逃兵嘛!我怎能放过她。

     不过,这时我当然不会傻得去凶,即使我的权威再D*,在此时也不宜破H*Q*氛做D*刹风景的事。我无辜道:“别怕啦!来娣J*,之所以你J*她会这么T*是因为她的C*N*膜特别的厚,这种Q*况几万个R*中也不会出现一个,你不会也是啦……”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来娣J*嚷道。

     我笑道:“你希望你是?还是不是?”

     来娣J*Z*巴动了几X*,却没说出K*。

     我乘胜追击道:“你看银娣J*,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我望向银娣J*,问道:“银娣J*,现在还疼吗?”

     “好多了,不过刚才真的好T*……”银娣J*勉强地笑了一笑。

     “我才不要象J*J*那样T*呢!”来娣J*倔道。

     “那好A*!”我有点生Q*,道:“F*正你以后都要嫁R*生子的,都要过这一关的,生孩子比这还要T*呢!”

     “A*——呜哇……”来娣J*竟被我吓哭了。

     “龙弟!你G*嘛无缘无故吓唬来娣?”瑷娣J*嗔怪道,又一边劝W*来娣道:“别听他的!来娣,每个N*R*都要过这一关的,其实做这种事还是K*乐的多,不信你问问Y*智J*和你J*。”

     “是的!来娣,做这事是很S*F*很S*的,你看我刚才多S*F*多K*乐A*!”Y*智妩媚地望我一眼后,又道:“疼T*只是短短的一会,真的!那种K*乐、S*畅是值得去偿试的,如果你害怕而不敢,以后肯定会后悔的。”

     她J*银娣也劝道:“是的!Y*智J*没有骗你,你想想看,古往今来有多少恩A*F*Q*、Q*侣为了相A*,为了在一起而愿意付出一切乃至生命的代价,难道仅仅是A*Q*的因素,而没有别的嘛?”说罢,还主动动了动T*部,同时脸露欢喜K*乐的笑容。

     我还真佩F*银娣J*的这番“道理”,和为消除M*M*的X*恐惧心理而强颜欢笑的勇敢行为。

     我当然也不能落后于R*,暗运“N*尊Y*功”于宝贝S*,稍缩X*点宝贝的K*径。真Q*经宝贝流动、振荡于银娣J*xx内,象一支神奇的按摩器一样,以最D*功效地消除她疼T*神经S*的疼T*,然后渐渐扩D*范围和区域,象对Y*智一样,先对她全S*的经脉、X*位、X*管、神经、细腻J*行D*规模的“安W*行动”。

     效果是明显的,我可以很清楚很容易地感觉到她由强颜欢笑变为真心实意、心H*怒放地享S*xx的K*乐和S*畅,而自然地绽露出纯真、S*S*、K*乐、R*Q*、甜蜜的笑容。银娣J*的T*J*J*G*着我的P*G*,好象怕我逃似的,不但极L*迎合我的肆意J*攻,还不住地主动套L*、挟L*我的宝贝,好象不完全消化掉我的宝贝誓不罢休似的,可她的行为就象AP*里演的J*N*极尽Y*荡之表演,令我和五N*不敢相信纯洁可A*的银娣前后怎么会D*不相同的表现。来娣更是看呆了,她可能在想这G*本不是她所熟悉的J*J*吧!

     哈哈!我暗自得意的同时,也在思考自己是怎么L*得她这样超常表现的。

     难道是“N*尊Y*功”的“C*Q*促Y*”吗?在我不知不觉中竟在她S*S*略施展了点,就产生这么D*的效果?

     我一边迅速恢复宝贝的K*径,一边加J*xx。

     她的xx早冲淡了比Y*智还多的C*N*落红。通过真Q*的探视,她H*X*内的伤K*已经愈合。可是D*量的xxL*S*了好D*一P*C*单,令R*G*本不敢相信这Y*T*是出自恬静淡雅、纯真秀美的银娣J*之T*。

     我边和银娣J*向众N*一一演绎A*的J*彩、Q*的烂漫之各种H*招,边得意地向来娣J*炫耀和展示A*的疯狂与K*乐的真谛。

     可刚变化到第四种姿势和xx不到九百X*时,银娣J*S*F*得D*J*一声,便带着满足的笑容以翘着挨C*的雪白T*部B*在C*S*,K*乐得昏过去了。

     五N*J*张不已。

     而我有过这类的经验,不慌不忙道:“没事啦!她是K*乐得晕过去了,别打挠她!就让她好好的S*一觉,不过我们可要给她C*G*净S*子,别让她着凉了(谁J*Y*智J*这房间开着空调冷Q*十足呢)!”同时C*出宝贝,让位于五N*,以方便她们的清理。

     说实话,我吸走她T*内少的可怜的一半真Q*,F*正这一点对她也没什么作用,明T*早S*让她多S*一会就好了,她年青,T*L*很K*就补回来的,何况我还给她的S*T*如对Y*智J*般的清理和改造,相信她的S*T*和J*L*一定比以前好,Y*其对她的xx部位,我是倍加关照了。只要再J*行五六次这样的施为和半个月时间,她的X*部可能会有个明显可观的改变,到时她感谢我都来不及呢!希望我能成功。

     还有,为了X*一个G*来娣J*我特意收缩了些宝贝尺寸。我想把她们的排序重新调整一X*,年龄由X*到D*的,这个临时改变游戏规则的主意出自我发现涨Y*的宝贝由D*变X*是件很不S*F*的事,而由X*变D*是非常容易接S*的。

     当我把我的想法和X*一个目标对手G*布时,立即惊呆了来娣J*,她明显知道我是在“G*报S*仇”她。

     可我把我伸缩自如的能L*告诉她们,并当场表演时,才打消了来娣的疑虑和对我的“成见”,接S*了我的战书。当然众N*都对我的特异能L*表示惊异、兴趣和好奇的时候,便问了D*量的问题,却被我轻易带过。

     来娣J*虽X*她J*J*两岁,但活泼好动的她似乎比她J*J*多了一些运动细胞,所以她比她J*J*的S*材只矮X*一号。而X*部的荷包蛋差不多D*,H*X*一样美。

     我把用在她J*J*S*S*的那一套全用在她S*S*。

     在捅破她C*N*膜时,我已运“N*尊Y*功”于她全S*。D*概是准备工作做得细,她没怎么疼T*就被我一C*到底。

     奇怪中的来娣J*F*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什么错(以为不是C*N*)了,忙拉出我的宝贝观看,当见到比前两N*多得多的C*N*落红时,她倒差点吓晕了。

     S*T*柔韧X*极好的来娣J*竟可以和我做出许多高难度动作的姿势来,时而并蒂J*H*轮流C*,时而观音坐莲主动套L*,时而金J***让我X*猴爬树(这招最D*也最难,不过还好旁边有四N*帮忙)……总之和她的尽Q*酣战让我重温与慧君教练的缠绵,我撤回所有真Q*,可不想让我无意中的“C*Q*促Y*”使得她提前战败。她对我而言,她是个可塑X*极强的美N*,好好栽培,今后定是个十分难得的对手。

     还有,她的xx比Y*智J*和银娣J*的要深,似乎还有点会蠕动,真是非常奇妙。

     可是立场的不同,使得我需要站在全局去考虑,后面还有三个呢,还是抓J*时间吧!

     所以在我一阵密集的狂轰滥炸X*,来娣J*终于也投降求饶了。

     我又生出新的想法来了,因为我觉得一个个来太慢了,而且C*J*感和过瘾度哪比得S*三R*同时S*。

     哈哈!对于我不论是对或错的想法,她们向来是积极响应的份,所以我的这个想法得到瑷娣J*、金娣J*和盼娣J*的一致赞同,原来她们在旁观看得早S*不了了,xx已S*R*她们的xx。

     既然有共同语言,那办起事来就方便、容易多了。

     将三N*摆成一排跪B*翘T*的姿势,一起把D*绽H*X*的P*G*朝向着我,在我的要求X*不住地摇摆扭动起来,向我展示她们优点,如果C*S*尾巴,可算是摇尾求欢了!哈哈!

     我象将军似的阅兵点将,在这T*S*面M*M*,又在那G*S*瞧瞧。

     瑷娣J*的有M*,不过还算嘛有规律地长在三角地带,肥厚的xx特别的D*,令R*胃K*D*开;而金娣J*和盼娣J*是一M*同生的Q*J*M*,两R*长着非常相似不长M*的漂亮xx。引得我立即举Q*便挑!

     我先选S*材最J*X*的盼娣J*,三X*五除二便C*到底了。虽给她带来些许疼T*,但随后的K*乐很K*就让她勇敢起来,连连后迎。

     待得她疯狂时,我却C*Q*另C*,C*R*她J*J*金娣J*的xx,然后用右手指代替位置以解她的空虚。

     宝贝和中指S*的X*Y*证明她J*M*都是C*N*,不过她们的xx都较浅些,露出我一D*截的宝贝在外。而我左手在瑷娣J*的X*K*徘徊不已,L*得她的H*X*想咬我手指似的连连跟随、频频出击。

     C*L*金娣J*一百X*后才贯R*瑷娣J*的肥X*,瑷娣J*的C*N*X*也没让我失望。当然我也不会让金娣J*虚度时光的。

     最令我得意欢畅的是我站在她们面前时,我的宝贝S*到她们三Z*六手的R*烈欢迎和F*W*,一刻也不得闲地轮番J*出于她们的X*Z*,最奇妙的是宝贝同时承S*三张俏脸的J*击和三条灵S*的洗礼,S*得我差点一泄如注。

     然后又跑到她们S*后C*她们的xx。

     就这样,我时前时后的忙个不停,象勤劳的工蜂穿梭于鲜H*丛中采蜜忙,惹得Y*智J*xx又动,再次加R*战场,并驾齐躯,把A*的游戏推向xx。

     四R*玩的游戏又多又C*J*,K*乐与J*Q*不断J*行着,升华着。

     我们变化着可以想到、做到的所有方法,只差“N*尊Y*功”Y*面最后两行十四招了。

     最终还是Y*智J*第一个不支出局,谁J*我最喜欢她光顾她最多呢,第二个是盼娣,第三个是金娣J*,然后心满意足的我才S*了一点点J*华在瑷娣J*的X*肥X*内。

     极度的欢娱后的是极度疲乏,五N*有的连清理都来不及便先后甜蜜地赴银娣J*之后J*R*梦乡。

     消耗最多的我F*而特别有J*神,在她们S*边躺了一会,便为她们分别盖好薄被,取出AP*开门去了。时间是子Y*0点35分,已经是5月12R*了,今T*要做的事还T*多的。

     唯一担心的是她们这些刚开B*的C*N*便经历过刚才那么疯狂剧烈的挞伐,是否会给她们明T*行动造成不便?

     久久难以从极度的K*乐、J*Q*中平静X*来的我,怎么也S*不着,只M*玩了几把便放过不知何时已熟S*在我C*S*的两位X*M*(她们可能已习惯和我S*在一起了),便习惯X*地来到T*台S*,迎着Y*风倾听蝉鸣蛙J*。

     默运“N*尊Y*功”静功,便又发现自己的真Q*又有J*步,“N*尊Y*功”真是很不可思议A*!

     思感任意展开,无远弗界。

     这感觉好象是灵H*飘出了S*T*,可我知道我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这只是假象。

     不过周遭的各种声音倒是象又被放D*了些,如N*佣间和闲聊、打鼾呼吸声、咬牙梦呓、钟秒针的响声……

     “碰!”“胡啦!呵呵呵……”副楼传来最D*声响是打麻将牌声。

     G*据声音判断,是十一姑H*雪龄、金娣盼娣的M*佩玲伯M*、银娣来娣的M*心湄伯M*和Y*智J*的M*慧珍伯M*,正一边堆砌着麻将,一边议论着什么。怎么会这么巧,我刚刚G*过她们三R*的五个N*R*,她们……

     副楼的麻将室多数是伯M*们在玩,而主楼的麻将室通常是N*N*们的T*地。

     “……”

     “是A*!这个家怎么得了W*,N*R*们老是不在家,整R*里在外面风流K*活,把我们扔在家里,太不象话了……”是慧珍伯M*的怨声。她刚才不是J*N*R*S*觉,自己却跑去打麻将了,她不怕S*眠不足影响容貌吗?

     “是A*!现在整个H*家就一个N*R*睿龙在家……”佩玲伯M*的感叹。

     “希望睿龙长D*后不会象他们的伯伯们一样风流……”心湄伯M*的声音。

     “呵呵!我看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你们没看到睿龙X*X*年纪便会掀N*生的Q*子……碰!”慧珍伯M*道。

     “赌神保佑!让我自M*一张A*——”佩玲伯M*道。

     “我看你是自W*一个……呵呵……”心湄伯M*打趣道。

     “你才自W*呢!你C*T*柜内放的是什么?你当我不知道A*……哈哈……不要!A*……”佩玲伯M*和心湄伯M*玩闹成一团。

     接X*来都是她们N*R*间的一些荤话和怨言,多数是对她们老G*的抱怨,而十一姑很少发表评论,似乎对N*R*已经没有兴趣了。

     在这刻,我终明白锦Y*Y*食、荣华富贵X*的她们内心的寂寞和悠怨是如何伴随她们度过这样的虎狼之年,H*家的N*R*对不起她们。还好Q*M*没往这火坑里跳,不然再美丽的风华也经不起寂寞的煎熬。

     M*!你和M*M*过得好么?

     心Q*转黯的我不由地喝起闷酒来,那瓶只剩少许的“三鞭D*补酒”。

     酒劲很厉害,我打着酒嗝,醉意汹汹地竟莫明其妙来到伯M*们打麻将的房门前。

     N*——我又打了个酒嗝,推开没锁的门。

     “睿龙!你怎么来了?这么迟还不S*?”里面的R*立即惊讶道。

     “竟还喝着酒……”

     “……”

     十一姑和几位伯M*把我围在中间,你一言我一语善意的教训着我。

     我用朦胧惺忪的醉眼,一一扫过诸位风姿绰约、H*容不减的成熟N*X*们,在我眼中她们现在比平时更美更M*R*些。这些N*R*都有过和我单独S*在一起的经历,那时我还不懂事,但她们让我为她们F*L*的记忆仍历历在目。

     她们是饥K*的,今T*我已经懂事了,也有能L*了,应替伯父们还债好好地W*藉她们,让她们K*乐!而她们有权利得到K*乐。

     我来了!呵呵呵……

     我Y*笑着双手连M*,在她们每个R*的丰满硕D*的X*脯S*M*了几把,好R*好D*还好有弹X*W*!真的不错!我喜欢!

     “你G*什么?”慧珍伯M*推拒着尖J*着,可音量并不D*,不足以传得很远。

     “你……别……别这样……A*……”心湄伯M*也装模作样地抗拒着。

     “睿龙!别这样!你喝醉了……”十一姑也罗嗦着。

     “别——X*龙,我们是你伯M*A*……W*……”佩玲伯M*虽也在抗拒,可我明显的感觉出她并不是很真心地在拒绝。

     我T*虽有些昏沉沉的,但我的Y*念非常清晰,也非常强烈,我就是需要,需要她们的xx,和我所能给她们带来愉悦的挞伐。所以我更加C*鲁有劲地撕剥她们的假面具,一边劝降道:“我在外面听到你们的谈话,知道你们很饥K*,所以我想替伯父们赎罪!”唰的一X*,我就把K*子拉X*,向她们展现、证明我的本钱和有W*藉她们的能L*,非我在说醉话。

     她们和她们一样,立即被我的真材实料所震憾,不是惊呆了回不过神来,就是Z*巴结结巴巴地表达不清什么。时间宝贵,xx苦短,我不想陪她们这样傻站着,便继续撕剥她们的Y*Q*。

     台湾是炎R*的,R*们是怕R*的,Y*F*是薄少的,解T*是方便的。怕她们清醒回神过来时,她们的外Y*Q*都被我T*X*来扔在一边了。

     “别这样!我们是家R*,不能这样的,这样是xx……”十一姑竟正义凌然的想制止我。

     我Y*笑着F*驳道:“不知是谁在今年初,还有去年、前年都让我M*她X*面的……”我伸手比划着,以帮助她恢复记忆。接着又转向又羞又愧的三位伯M*道:“你们有什么话说?现在R*多是不是不好意思?”在R*多的时候摧毁她们的羞耻心是件兴奋得意的事,对我收F*她们今后可任意蹂躏她们也有很D*的帮助。

     “你……”十一姑羞愧地J*捂着脸,嚅道:“那时你还不懂事,我只是……”

     “呵呵!那你现在也把我当作不懂事好了,我现在是醉酒,有什么事明T*能否记得我也不敢保证,不过我现在只想和你们K*活一X*,如果不行,我们就J*N*N*来评评理好了!”我好整以暇。

     “不要!”十一姑差点尖J*起来,不过及时地捂住了自己的Z*,手足无措了一会,才认命道:“好了,我……我们只好听你的摆布了,你……”说着脸刷的通红。

     我当然明白,笑道:“放心吧!我可以G*定你们全部的,明T*的事就让明T*去解决,T*塌X*来由我来委曲和伤害,慧珍伯M*!你去关…咦?你都关好门啦,呵呵!比我还着急嘛——”便D*笑起来。

     没想到慧珍伯M*竟象少N*一般J*羞发嗲着:“瞎说!谁着急了?哼!哈……别搔我!A*——好X*……好了,不来了……我……”说着便捂着脸想开门逃跑。

     我怎能让她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的想走就走掉?!一把就伸手从她G*后抄过,抓在她肥肥的xxS*,隔着层薄透的X*内K*,R*L*起来。

     “嗯……N*……”慧珍伯M*按着我的手全S*S*R*地要站不稳步。

     刷!我听到窗帘拉S*的声音,G*本最接近窗户的R*和其动作、呼吸声来判断,她是心湄伯M*。

     然后,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自然,我们就象久经X*生活的正常F*Q*一样,T*内Y*内K*,F*M*,Q*W*,xx,嬉戏,说笑……

     因为四N*中十一姑和我的Q*Q*关系最近,所以我优先选择她作为我的第一个目标,这可以起个带T*示范的作用,也可完全消除其她三N*脑中还有仅存的xx念T*。

     十一姑名J*H*雪龄,36岁,嫁R*后生X*三个N*R*,一年前与丈F*离婚后返回H*家,并带回两个N*R*,长N*与二N*。D*N*R*陈慧月13岁,现在已改姓H*,S*国中二年级,与已改姓为H*慧星的11岁M*M*同住在这楼S*,慧星比我高一年级,是六年级。现在十一姑管理H*家的销售业——台北H*氏超市和百货D*厦。

     岁月并没有在她脸S*留X*多少痕迹,依然美丽风华的她怎么会与丈F*闹到离婚的地步?她没有告诉我原因,连她M*——二N*N*都不知道原因。

     不过生过三个孩子的她,X*T*的Y*X*显得雍容D*度了点,我的整只手都可以S*J*去,这G*什么G*嘛,我的宝贝再厉害也涨D*不到手的规模A*!不过陈慧君教练说过,N*R*怕长不怕C*,N*R*真正最敏感S*C*J*的地方是Y*蒂和H*芯,也就是所谓的G点。

     打定主意,我便在十一姑S*S*继续探L*起来,研究她的X*感带和喜好。十一姑的S*材也保持得不错,S*S*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脂肪,柔N*光H*的雪肤显示着优良的H*家品质。细R*的Y*M*象T*发似的覆盖掩藏着腥红的丹豆S*方,轻轻的抠挖探索引来地动山摇的F*应和xx潺潺,显示她久旷的Y*井仍有活L*。

     十一姑被我的手指整得S*去活来,Y*火焚S*、不胜撩拨、J*婉求欢不已时,我才将涨D*到极限的宝贝在旁观者R*烈羡慕妒忌的目光注视X*瞬间就C*J*十一姑的R*X*内,一杆到底,姿态之优美,动作之娴熟,令R*叹为观止,虽难度不D*,当稳拿个满分!耶!^_^

     我现在规模的宝贝如用在Y*智J*她们S*S*,她们一定承S*不起!可十一姑非常满足得J*J*L*着我,雪T*连摇,T*耸不已,仿佛要把我的D*宝贝磨光榨净。十一姑的R*X*又D*又深,S*分又多,若没有我这样规模的家伙还真不能让她满意。

     因此我和十一姑旗鼓相当地你摇我顶在三鞭D*补酒酒劲的C*发X*D*战起来,把麻将室内唯一的贵妃(沙发)椅L*得直动,不住地后退,在一阵十一姑的“A*A*嗯嗯”声中移到了墙边,再也不会后退了。若不是我长得这么高D*有劲,并练有武功,10岁的我怎能S*得住十一姑的“xxG*魄脚”的威L*。

     不仅如此,S*S*、T*后还有数双保养得凝H*如脂的Y*手在不住地M*索、推摇,G*得我Y*火高炽,兴奋异常,捣得十一姑连连J*好。而她两团肥D*的xx弹跳舞L*得我眼H*缭L*,只有J*J*抓住才免得S*其C*眠,可一会后又被她们逃T*……

     坚Y*的宝贝T*X*X*有L*地撞击在十一姑的最深C*,X*X*带动着她的Y*T*颤摇晃动,声声满足欢K*的Y*J*声抒发着云Q*雨意,震憾着每位怨F*的心灵,将暗藏的无尽xx全然G*起……

     “嗯嗯……A*A*……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我……要……飞……S*T*了……A*……”十一姑在一阵引喉高歌中xxB*涨,雪G*连筛,J*R*xx。

     强烈的C*J*使我不得不采取降温的手段,我将宝贝“啵”的一声拔出,带xxN*Y*,迅速爬到她面前,对准她S*F*得直喘的Z*,一X*子捅J*去,不管她是否S*得了,连连耸动。

     G*得十一姑连翻白眼,经S*后伯M*的提醒制止,我才拔出“G*净”的宝贝,扫向X*一个目标。

     三位伯M*你推我让得在矜持着,可看得出来现在她们谁都恨不到想先被我G*。

     我Y*笑着指指慧珍伯M*,立即让她又惊又喜地冲S*前来,J*J*地L*着我不住地Q*起来。我选她是因为她是Y*智J*的M*,虽然她年纪最D*,已经40岁了,但她是最漂亮的,外表G*本看不出来她已经40岁了,而且还生有两个N*R*。富裕的生活只使她显得丰满富态,两只硕D*的肥R*格外醒目,配以少得可怜的耻M*,美艳极了,若让她拍AP*一定会红的,因为她象她的N*R*一样很S*镜。

     我让她扶着椅子翘起雪G*来,她却有些不Q*愿,似乎是L*抱着我,我“啪”的一声打了T*部一巴掌,她“哎哟”一声捂着泛起红S*手印的P*G*连连搓R*。我佯作又举起手,她才乖乖地扶着椅子,高高地翘起雪白肥美的P*G*。

     我用L*在她P*G*蛋S*一掰,顿时非常清晰地露出非常Y*荡的xx来,S*S*的xx顺着D*T*内侧正潺潺X*流。我举起宝贝在她X*K*一阵磨动,正想C*R*时,慧珍伯M*转T*过来,春Q*荡漾、妩媚地望着我笑,眼中满是求欢乞怜的似S*柔Q*,看得我心T*一R*,正想应她的请求给她个“宝贝棍X*S*、做鬼也风流”的K*乐时。

     “叩叩!!!太太,宵Y*做好了。”N*佣送宵Y*来了。

     顿时,四N*J*张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起来,向我望来,以Y*询我的意见。

     幸好让慧珍伯M*F*锁好门了,不然N*佣就推J*来了,N*佣现在一定很奇怪“为何一向不F*锁的麻将室今Y*F*锁了”。我暗叹运Q*好,要是她早来一步,我正G*十一姑呢,十一姑那么震T*动地的Y*声N*语一定会被她听到。那三鞭D*补酒真是害S*R*,害得我听L*X*降,R*到了门K*我也不知道。不过想想也释然了,也许是C*J*的K*乐让我分心了。我镇定地打了个手语:让她把宵Y*放在外面,一会自己会去拿的。暗地里却猛地一顶,宝贝一贯而R*C*到底。

     正惊吓得慧珍伯M*赶忙捂住自己的Z*,不然真的会J*出声来,她J*嗔地白了我一眼,眼中却更加妩媚多Q*。

     心湄伯M*明白我的意思后,也跟着白了我一眼,不过R*已经镇定X*来,清声道:“X*月!你先把宵Y*放在外面,一会我们自己来拿,你可以先去S*觉了,这里不用你侍候了,明T*你再来收拾好了!”

     “是!太太,我把宵Y*放在几S*。”X*月放完东西就走了。

     踩着M*毯的脚步声果然很X*,不过我注意一X*还是能听到她的呼吸、心跳的不正常,她确实有所怀疑了。

     十一姑和伯M*们嘘了一K*Q*,放X*心来。不过异样的感觉让我们更加兴奋,C*J*异常。

     我不管心湄伯M*贴在门边听了一会才去开门取宵Y*,只顾着狂C*猛G*,谁J*她们都是春闺怨F*呢。

     慧珍伯M*的Y*X*和她N*R*一样都较浅,所以我好D*一截宝贝还留在T*外,不过这不影响她追求幸福享S*xxK*乐。而且她似乎比十一姑还要S*,不过她是闷S*。她Z*S*虽没十一姑J*得D*声,但P*G*摇筛迎送得比谁都剧烈,H*蜜分泌得也比谁都多,她站的地方都已经有点S*了。

     一声欢J*后,慧珍伯M*R*B*在椅背S*,不住地D*喘Q*着,X*S*的红晕真是M*S*R*了。我才知道慧珍伯M*是个早R*易满足的xx,这样的N*R*其实很容易喂饱的,也很容易得到幸福的,伯父怎么却让她悠怨愤恨不已呢?

     然后是心湄伯M*和佩玲伯M*一起S*,她们已经不能再等待了。

     休息够的十一姑让出位置给我们,脚步不稳地坐在麻将桌前,呆呆地望着没打完的白Y*麻将,不知道她心里究竟想些什么。

     我把两位都是36岁伯M*叠躺在一起,两张都是光R*无M*的肥X*J*J*靠在一起,象两朵绽放正盛的鲜H*,J*艳Y*滴得吐蕊含香。我不管谁在S*面谁在X*,闷T*便是一棍,顶C*到底便是D*起D*落,D*J*D*出,又K*又H*……

     等适应了又换个S*D*C*……

     其乐融融……

     酒劲愈发S*T*,我已经分不清哪个G*D*哪个S*D*了,只一W*地狂C*猛C*,一X*S*,一X*X*,一X*G*的,一X*又S*的,一X*J*的,一X*又宽松的,G*得我好S*,G*本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在运“N*尊Y*功”,还是……只知道周围一切是R*绵绵、白H*H*的,象T*堂里的白云,象梦中的仙子……

     玩了一通,三姑和慧珍伯M*也加R*J*来。

     我们从贵妃椅S*玩到地毯S*,又从地毯S*G*到墙壁边,最后在满室内边做边走动起来,什么“周游列国”、“老汉推车”、“树S*开H*”、“旋转D*家乐”……真是无奇不有,无式不怪,乐趣盎然,美妙融融……

     待诸N*乐S*了一遍,她们的赌瘾又S*来了,竟不管我依然斗志昂扬的宝贝是否尽了兴,就光L*着S*子又围着麻将桌打起了麻将来。我当然不依,横加G*扰,多方制造麻烦,G*得她们没办法,最后妥协达成了协议。

     她们依然打她们的麻将,只是不是坐在椅子S*,而是站着,准确的说是B*伏着,高翘着美T*,任我在后面对着她们的美X*D*xx起来,随意转换,肆意钻控,直把她们的八个D*D*S*了一遍。

     我刚想在心湄伯M*S*S*J*行第二遍时,门突然开了,Y*智、银娣、瑷娣、金娣、来娣、盼娣六位J*J*嘻嘻哈哈地也都闯了J*来,把我从她们的M*Q*S*S*抢了过去,就地群玩众乐起来。

     三姑和伯M*们自然不依,争风C*醋起来,和N*R*晚辈们争夺起我来。

     心里虽然得意、高兴的我但在这种无序的“战场中”D*S*其苦,便把她们组织起来,排定、编组了各个搭挡组合,基本S*原则是M*N*同组,D*xx一起C*……

     同时玩L*M*N*俩或M*N*仨的S*X*、Y*R*,特别得C*J*,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