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清晨功课两位伯母【25026648[L]】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渐渐的,我明白了一向不被我看得起的太极拳的J*义了。其实太极拳是代表了中国R*刚柔相济的特点与哲学。看来我很有必要好好地学一学太极拳,请个好老师。

     当我全S*R*X*融融,真Q*充盈得遍及各个经脉、X*位时。

     “睿龙君,你在打什么拳A*?”一声非常J*美的声音,但国语说得并不是很标准。

     不是我不能感觉到她的接近和旁观,而是全S*心地陶醉在研究、领悟、发现、融合、创造的K*乐中去。

     “圣子伯M*A*!今T*怎么有空来A*?我在打太极拳……”我一个回旋,便见四伯的第四老B*松田圣子。

     她S*X*穿着R*本的白S*空手道F*,俏立在屏风前,没有刻意打扮的丽质本S*,显得特别M*R*,Y*其白S*袍F*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不可X*觑的双F*T*立于X*前,把X*前涨得鼓鼓的,好不Y*R*,即使我早已见识过她的神秘之C*,但此刻我仍百看不厌,何况我还没真正的乘风破N*、直捣H*龙过呢。

     “呀——你……”她盯着我雄伟壮观的X*T*,脸S*满是惊奇,象D*多数N*R*看到我时一样的表Q*。她结结巴巴道:“你……这……怎么……W*——你这不是太极拳……”终回神过来,尽L*恢复自己的神Q*。

     “呵呵!是咏春拳、跆拳道、空手道的混合T*啦——怎么样?”我有点得意洋洋。

     “这怎么可以?跆拳道就是跆拳道,空手道就是空手道,怎么能混为一T*L*练呢?睿龙君,你也太R*戏了吧?”圣子一本正经的认真样,还真是典型的R*本R*作风A*!

     我F*驳道:“怎么不可以?融合是中国R*的特点,也是这个世界的趋向。象R*本空手道便是融合了中国的狗拳和唐手发展而来的,难道我就不可以吗?”

     圣子伯M*急得有点脸红,结巴道:“这……这…怎么一样呢……空手道、跆拳道、咏春拳法都是非常**完美的拳法,它们的风格、特点都不一样,融合在一样会不L*不类的……你这是……”

     我举手打断她,道:“这样吧!Z*巴S*说都没有用,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谁对谁错吧!”

     “怎么证明?”圣子伯M*不F*道,但其样子非常得可A*M*R*。

     “比试比试!”

     “呵呵!你可不要X*看我是N*R*N*——”圣子J*道。

     “哈哈!当然,你也不要X*瞧我是X*N*生,比你X*,比你矮,我可不会对你手X*留Q*的N*……”

     “那好吧!比就比,只是你是我们家最D*的宝贝,我可不敢伤你N*……”

     “没事的!我们对自己对对方都心里有数的。”

     “那好吧!我会让你明白我的厉害……”圣子伯M*束了束Y*带。

     咦——我没看错吧?她Y*间束的竟是黑Y*带?记得半月前她回R*本时可还是红Y*带N*,短短的半个月竟J*步得这么K*?

     以前她可不会空手道的,自从我喜欢空手道起,她便积极努L*学习了,所以一直以来我们的S*手差不多。

     我一边暗暗嘀咕着,一边道:“不过,是不是该有什么彩T*?不然赢了半T*却白忙。”

     “彩T*?赌什么?”

     “输的R*答应赢的R*任何一个要求!怎么样?”

     圣子迟疑、思考了一X*,终X*定决心道:“好吧!”

     我与圣子伯M*击了一掌,赌约开始。

     不论她的黑Y*带是真是假,眼前的圣子伯M*的架式与Q*势与之前D*不一样了,果然有几分高手的模样。她缓慢地围着我打转,寻找着战机。

     而我以一太极拳的架式,似模似样地,成然一副高手的派T*,静静地以不变应万变。

     终于她忍不住跨步近前,一掌当T*劈砍过来(她当然了解我的实L*),被我轻轻让开,还以一记直拳,直取她的心窝,其实是冲着她X*脯而去的。我不会因为她是美R*兼家R*而手X*留Q*的,且我相信她的黑Y*带不是还没有手X*留Q*的资格,所以我要全L*以赴,以维护N*R*的尊严,和争取胜利的果实。

     她早已预料到我的出手,已先一步格挡开去。

     就这样,我和圣子伯M*你来我往的较量起来,双方都使出全L*。

     渐渐地,我才慢慢Y*S*风,与她L*拼的结果是我更有L*量,圣子伯M*无法与我Y*拼,我两年的功可不是白练的。

     在她不住后退抵挡时,我突然抢到她S*前,一把拽解掉她Y*间的黑Y*带。圣子本能得后缩,双手J*掩护道F*。

     我声东击西地绕到她S*后,抓住K*带Y*撕扯,待她移手护K*带时,被我迅速拉X*她的道F*至Y*间,立即露出完美M*R*S*S*曲线。圣子伯M*不住地挣扎,想拉S*道F*时,我一G*脚,就把她绊倒在R*垫S*。

     我按住她,刚想Q*坐在她的丰X*S*,作J*一步动作时,只见贤姬伯M*从屏风后转出来,拍掌道:“J*彩!太J*彩了!”

     圣子伯M*挣扎着想起S*,可被我坐着动弹不得。

     我不惊讶,也毫不在意,望着我三伯的第二老B*金贤姬伯M*,笑道:“贤姬伯M*,你今T*怎么也有空来A*?”是的,她们俩一起出现的Q*况非常少见,因为我不需要在短短的一个半X*时内出现两个武术教练,所以她们总是很有默契的和陈慧君教练轮流来陪练。

     贤姬温柔笑道:“后T*我要回韩国,所以我来陪你呀!圣子,昨晚你喝醉了,所以我以为你今T*不会来,所以……”

     圣子伯M*尴尬得无言以对,而且还无法用手遮掩自己羞愧的脸,只能J*闭美眸。

     “那你一切都看到了?”我暗感自己麻痹,D*清早的明目张胆地调戏伯M*,还D*敞门户,也不知道有R*接近,还好伯父们很少S*来(更何况好S*的伯父们也很少这么早起得来)。

     “是A*!只是不清楚你们为什么这么认真搏击……你们……”

     “N*!是这样的……”我把和圣子打赌比赛的因缘告诉了贤姬。

     “是吗?”贤姬伯M*望向圣子,在得到圣子不甘的点T*表示后,又道:“N*!这样A*,恭喜你!圣子,你得到了黑Y*带……睿龙君,介意吗?我想和你比试一X*,看看你实L*是否真有那么厉害。”

     贤姬伯M*老早就是跆拳道黑带了,刚才她不是看到我和圣子伯M*的比试了么?还不眼见为实,难道是她有和圣子一较高低的想法,基于她们S*份,所以想通过我作一番比较?好!我虽知她的实L*,但没有真实比较过,现在赢过圣子伯M*后,我有完全信心了。

     “好A*!不过你可要T*光了才能和我比试!”我把圣子伯M*翻过S*,在遭遇到没什么效果的抵抗后,就把她T*个J*光了,然后把道F*扔出窗外,楼X*是H*圃。

     贤姬伯M*扭扭捏捏地抓J*道F*,还没T*。

     “伯M*!你的S*子我又不是没看过,G*嘛扭扭捏捏的?”

     “这……这不一样……你……我……你还是打赢了我再说!”

     “不行!你这样子,会让圣子伯M*很尴尬的,K*点!我数一二三,否则我要生Q*啦!”

     “好好!我T*…我T*!”吓得她赶J*T*Y*解带。

     这时,我才恍然D*悟,她们会如此殷勤、R*心地陪我练功,一方面当然是为她自己在H*家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奉了几位伯父的意思。

     当贤姬T*X*道F*,我看到她X*T*还穿着条X*感透薄的X*内K*,正X*手的遮捂X*若隐若现,更显得她X*感M*R*的S*子Y*R*无限,全不象已S*为两个孩子的M*Q*,比圣子伯M*不遑多让。Y*其羞涩扭捏的表Q*就象怀春的少N*,美艳可A*无方,立J*我因刚才搏斗而缩R*的宝贝又

     展雄风。

     “K*T*光啦!发什么呆?”瞧着贤姬伯M*也惊讶地盯着我的宝贝,我知道刚才宝贝的雄威她没看到,呵呵!我很喜欢(得意)她们的这种表Q*。

     到她终完全T*光,不时地回望屏风后敞开的门时,她的另一种美呈现于我眼前。

     “来吧!别扭扭捏捏的,如不放开手脚,你要是输了,也象圣子伯M*一样欠我一个要求N*……”我微笑侧望向躲在D*沙袋后xx的圣子伯M*S*S*,得意之Q*无以言表。

     “好!呀——”贤姬伯M*冲了S*来,可惜她的战意、实L*一半也没发挥出来。这当然都是我这得T*独厚的家伙的先见之明,或者说是无心C*柳的功劳。

     我在她的拳掌K*及我S*子时,突然闪开,K*如T*兔地一记扫蹚T*扫向贤姬伯M*。这当然难不倒她,不是等闲之辈的贤姬伯M*腾空跃起,恰恰地避过我的扫蹚T*。

     可我后续跟S*的抱抓T*轻松地抱抓住贤姬的双脚,一拉一带,便将她扑按到在R*垫S*,怕她用柔道那一套,我J*J*压住她的Y*S*。所以我就这样轻松地赢了贤姬伯M*,可惜没有更多地欣赏到她的劈T*、挥拳、出掌而带来剧烈的美妙春光。现实跟想象就是有距离,还好她们R*在砧板S*,随我什么时候和用什么样的方式享用。

     贤姬和圣子伯M*俩R*跪在我面前,共同扶着我的宝贝,一起T*吸着我的宝贝。作为输者,她们必须付出她们的代价,不过看她们的样子还是T*享S*、T*投R*的,对我的宝贝不时地J*T*接耳、品T*论足一番,更是捧在手里(不会摔)、含在Z*里(哪会化)得疼A*不已。

     我时而抓着她们的T*发,不住地耸动着我的宝贝,时而把玩捏L*眼前四只美丽丰满的Y*R*,红红的不一般xxT*显得特别可A*、Y*R*,捻L*过后才知道那是一种R*晕膏,心里只有暗暗叹息伯父、老爸们可真会玩(享S*)A*!

     看着宝贝被她们的R*沟J*J*地挟裹着C*动,S*S*的感觉让我全S*的神经C*搐不已,Y*其脑后的筋肌,使我有种到了T*堂的感觉。更何况宝贝T*还不时地被她们没收于K*中,不舍得放开。

     到我发现她们如饥似K*争抢我的宝贝时,我才明白她们有多苦,芳心有多寂寞,伯父他们是不行了?还是因移Q*别恋、另觅新欢而闲置她们太久了?使她们现在如此的饥K*,象两个怨F*彻底地从贤良淑德外表X*解放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嘛?究竟是谁玩谁?谁满足谁嘛?

     我被她们Q*在S*S*,宝贝被深深地套裹她们的H*X*里。H*X*里虽显得有些宽松,但非常适合她们K*速地S*X*运动着,而且她们也显得很有经验,竟会不时地挟J*她们的T*部,折磨、蹂躏我的宝贝,似乎不让它彻底的遍T*鳞伤便誓不摆休。

     我赶J*运行“N*尊Y*功”,一边抵抗,一边吸纳她们T*内的J*华。可在两个S*手都不错的美N*面前,宝贝就象波涛汹涌D*海中的一叶孤舟,作垂S*挣扎。

     我算是真正领教到什么是真正的虎狼之年(其实贤姬比圣子D*11岁,所以25岁的圣子还算是个妙龄N*郎)的可怕,也意识到自己“N*尊Y*功”的火候不足,更总结出这样一个道理:千万不要轻易招惹两个以S*的春闺怨F*(X*M*G*本没法跟她们比)。

     当然了,S*为N*R*,为了尊严,我是不能畏缩后退的,苦苦支撑一番后,才慢慢适应过来,我知道,这是“N*尊Y*功”越来越表现出它巨D*的威L*来。我的宝贝是愈战愈强、愈来愈猛。

     当把“N*尊Y*功”发挥到极致,我再也不感觉她们的xx是宽敞的。我们从这边玩到那边,从被她们压在X*面到我抱着她们的双T*满房内“行走”起来,从她们积极主动的疯狂动作到她们委婉J*嗲的求饶,从旗逢对手到边边追杀……我的心腾飞了,但还不满足!

     心Q*愉悦之余,我慢慢欣赏她们J*媚的S*姿。

     贤姬伯M*M*很多,又长又蜜,象个刷子,D*又深又S*,还很会蠕动挟击。而圣子伯M*X*面寸C*不生,xx既浅又N*,粉红H*瓣非常醒目好看,说实话,我更喜欢C*这样的X*。而她们比饭岛A*有过之的丰R*都弹X*俱佳地狂荡不已,仿佛在说话,在引Y*我的霸Y*。

     我游刃有余地来回穿梭于她们xx、美R*沟和X*Z*之间,本想G*她们的J*H*门,可我没套可戴。

     我很喜欢把她们当作两匹并排奔驰的马车来驾驶,驰骋在自由的T*地中。

     咦?有R*偷看!

     有了前车之鉴,我对门K*更多的注意了。原来是X*芹、X*茹她们。她们发现在J*战不已的我们,先只是在门外探T*探脑,后来才慢慢的不知不觉地躲到屏风后面。我的感知能L*越来越强了。

     我没有介意她们的旁观,还更加卖L*地表现着。

     直把两位伯M*L*J*Y*xx不止。

     “叮咚——”墙S*的报时钟突然响了起来。

     立即惊醒了X*芹、X*茹,在她们想转S*离开时,我对着屏风后面的她们微微一笑,并招手致意。使她们逃似的跑出去了。

     X*M*一定是更累了,不然怎么她俩现在还没起来!想想昨晚在她们S*S*的表现和她们的R*Q*,不由得心中Y*火燃烧更旺,于是疯狂、J*烈地发泄在S*X*这两位伯M*S*S*。

     我这是加深中R*韩的关系A*!

     “卟卟……”一阵急跑声响来。

     是X*芹,只见她一脸慌张地出现在我面前,X*声急道:“少爷!不好了!三老爷S*来了,已到楼梯K*了,X*茹正拖着他呢……”

     哇噻!不会吧?这急要关T*给我来这种事!我忽拉地“卟”声拔出我的宝贝,惊恐地环顾四周,寻找一个藏S*之所,我可不是怕三伯,而是我不想驳他的面子。

     穿Y*和躲藏是来不及了,因为圣子伯M*的道F*被我扔到楼X*去了,而且我们这D*汗淋漓、满面春Q*的样子也G*本不可能在一时半会恢复至无事的状态。

     怎么办?

     对!还是赶J*藏起来,我迅速抱拖起两位全S*S*R*的伯M*,放在我平时放杂物的柜子后,让她们倚靠着,收藏好她们的手脚,因为柜子并不是很D*。

     我恰恰立定(于柜后,柜子挡住我的X*半S*,所以从门K*方向望只能看到S*半S*L*露的我)时,三伯便闯J*来,劈K*便问道:“睿龙A*!锻炼哪?”后面跟着X*茹。

     我表面镇定道:“是A*!有什么事吗?三伯!你怎么有空来这,还这么D*早的?”心里却暗暗着急、担心,他不会是来找老B*贤姬伯M*的吧?只要他到我S*边来,一切就都B*露。汗S*从我脸S*H*落。

     “N*!我找你伯M*贤姬的,她在这吗?”三伯顾环四周,Y*走近前来,眼看就要H*事了。

     “N*!她刚才在,现在在哪一间洗澡吧!”我汗更D*滴了。不过我这谎话还是T*有道理的,H*家虽有许多R*,但房间也多,Y*其这层空的更多,所以说有许多的洗漱间,三伯他想找R*,那可有的找了,我可不相信他是那种会Q*自一间间去找R*的R*。

     “W*——没事!我顺便来看看你,你看!你练得全S*D*汗的,可得多担心S*T*,别感冒了!”三伯说着便拿旁边的M*巾想走S*前来。

     “我S*T*很好A*!锻炼S*T*哪会轻易得病!Y*其在这季节里。对了!三伯,今T*你有什么安排A*?我可不可以跟你去玩A*?”我在找话题尽L*岔开他的注意L*。

     果然,三伯停X*脚步,扔过M*巾给我,道:“N*!今T*事T*多的,有要参加剪彩、两个会议、一个商贸谈判和巡视六个工厂……”其实我很了解他,他是不想我这电灯泡跟在旁边,破H*他的好事,毕竟我在家中是很有份量的R*物。

     “我们H*氏企业是不是在考虑载……”这时,我X*面的宝贝被三只Y*手捧M*着,然后是被吞J*K*中,依K*型D*X*来判断,是贤姬伯M*,想不到她竟敢在这时候她老G*我三伯在场(虽然看不到)的Q*况X*含吸我的宝贝,也不怕她老G*会看到会打S*她。不过,说实话,现在我真的好C*J*好S*,比刚才还要……“……员?我们……N*(非常轻声的,好S*!)……”。

     “是有这个意向,算了!这种事还是让D*R*去C*心,你今T*还是自己好好玩吧!我没空陪你了,对了!要不,今T*让你伯M*贤姬陪你去玩,她后T*要回汉城……”

     “好吧!”我故作扫兴的样子,其实现在我非常尽兴,贤姬伯M*的K*技真是太B*了,我脚一步也不能移动,不“高兴”道:“我只好一会和贤姬伯M*、圣子伯M*,还有堂J*M*她们一起出去玩了。”

     我又和三伯海阔T*空地聊了些家常,到三伯离开后,X*芹、X*茹立即瘫R*在地,而我和两位伯M*也嘘了K*Q*,真是好险A*!

     当然,同样的C*J*感也是百倍千倍的充满我们心间。让我又当着X*芹、X*茹的面又继续和R*韩伯M*纠缠、欢好起来。

     当7点55分时,我S*出少量的J*Y*在圣子与贤姬伯M*的脸S*、K*中。

     她们为我T*吸清除G*净后,我才单独回房洗澡,因为我不想太早让她们知道X*M*已和我,全不顾圣子伯M*的道F*在楼X*呢(我想X*芹、X*茹会C*理好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