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窍门:按← →键可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秦青的性福生活【25026568】
作者:龟甲 下载:情欲超市TXT下载
     一秒记住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01章幸福开始

     秦青的幸福生活要从他读高二的时候说起,那一年他刚满十六岁。但不幸福的生活在十三年前就已经开始。

     十三年前,秦青的MQ因为忧郁,患S肺痨而S。几年后,父Q秦开源在外创业,认识了秦青现在的后M林雪茵。

     秦开源是一个极端霸道的DNR主义者,不但对汹酒骂R、打R,更是独断专横,尽管他事业S有所成就,但是秦青一点也感S不到父A。

     十年来,秦青得到最多的关怀就是后M林雪茵的A护,林雪茵一直没有生R育N,她把秦青视为己出,像对待Q生R子一样疼A。

     在没有父A的家庭里,秦青除了平RS学读书,唯一的乐趣就是玩计算机看碟。对于缺少父A良好教育且真正C于青春发育时期的秦青而言,看SQ的AP和那是很自然的事Q,甚至成为了他的专职A好。

     秦青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拔尖,综合成绩从未落X过前五,是全年级培养考重点的尖子生。有了学习成绩强L支撑,秦青对于自己的A好得到了更多时间的支配,而且没有R去G涉他的自由A好。

     每每秦青看到AP及SQ书S那些xx场景,都不J的xx,甚至会对S边的NRJ行意Y,想R非非。对于秦青而言,最令他M恋的NR,非后M林雪茵莫属。

     林雪茵出S名门,年纪三十出T,平时很注重美容养颜,有着美艳动R的容貌、似雪白HN的肌肤、丰满成熟的xx以及徐M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MR、风Q万种!Y其一双S汪汪的媚眼、微翘S薄X厚的红C、肥D浑圆的粉T,X前高耸丰满的xx更随时都要将SY撑破似的,任何NR看了都不J产生冲动,K望捏它一把!

     因为秦开源是自己开G司,很多时候都在外边,当然,NR他从未少养。当初他娶林雪茵,一来是看S她的美貌,二来就是想借助林家的财L发展自己的事业。十年过去,秦开源也算闯出了名堂,就把林雪茵抛在家里,自己到C风流K活。

     林雪茵与秦青在家里,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林雪茵心里埋怨丈F,但并不敢言,相F,秦青非常乐意过这样的生活,不但不必看父Q的脸S过R子,还可以K乐的与林雪茵相C。

     林雪茵虽然生活富裕、养尊C优,但愁锁心T、万般的寂寞空虚,正值“狼虎之年”的她生理及心理已臻成熟的颠F状态,正是xx旺盛的年华,却YY独守空闺,虽有丰满MR的xx及满腔的RQ,却无知心适意的RR来W藉她的需要,美艳的林雪茵犹如守活寡的空闺怨F,却不敢做出任何外遇偷Q,唯恐稍一不慎H了NR的名节,X的饥K就这般地被礼教无Q压制!

     而正青春期的秦青把成熟美艳的后M化作西洋神话中美丽N神维纳斯,每次经过SQ媒TCJ后,脑海中总不由自主地浮现林雪茵凹凸YR的美妙xx,幻想着她当着自己的面前,将一S华F全给褪X,丰满成熟、曲线玲珑的xx一丝不挂展现在他眼前,这般对长辈非份X幻想使他有罪恶感,但林雪茵丰腴成熟的xx对青春期的秦青有着无与L比的YH,他xx的意识始终难以消逝!

     这T周五的X午,因为是周末,秦青跟同伴在学校打球,一直到傍晚七点多才回来。

     秦青家是一栋**的别墅,他刚开门R屋,便听见林雪茵正在厨房作晚饭,秦青就循着声音来到厨房。

     看到林雪茵在做菜,秦青说了声:“林Y,我回来了。”

     林雪茵回T看了秦青一眼,见他一S球F,D汗淋漓的样子,关怀的道:“先去洗澡,我很K就L好你最AC的了。”说着,她便转S背对着秦青继续炒菜。

     这时林雪茵弯XY要打开柜子,秦青本来正要转S,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停住了脚,原来林雪茵今T穿著一件很短的窄Q,当她弯XY的时侯,秦青从后面清楚的看见她黑S的三角K,边缘镶着蕾丝,只包着丰满T部的一X部份,可以看出来是很X很X感的一件三角K,秦青不J看得XS发R起来,不知道有多久,林雪茵好象一直找不到她要的东西,而秦青也更仔细的欣赏这风光。

     “A!”林雪茵似乎感觉到秦青火R的眼神,回过T来,秦青有点失措,匆匆的回过S走向浴室。

     这一幕一直停在秦青的脑海中,洗澡时忍不住开始套L着秦青那已B起的xx,突然,秦青发现一个影子在浴室门K,犹豫了一X,秦青轻轻打开门,看见林雪茵的背影闪J厨房,秦青心里一阵狐疑。

     “是林Y……”

     自从一个月前秦青在自己房间看AP被林雪茵发现,她一直都有些异常的举动。比如以前她从来不J秦青洗YF的,可是这几T,总是J秦青去把浴室篮子里换X来的YF拿去丢J洗Y机洗,而秦青每T都会在篮子里发现林雪茵各式各样X感透明的的三角K,有时一件,有时好几件,有的还残留着一些黏Y,而且每次都是在一堆Y物的最S层,好象怕秦青看不到一样,莫非……,林Y她……

     一想到是不是林雪茵刻意在YH自己,秦青心里就一阵兴奋和冲动。

     他不J再仔细的回想最近遇S的一些蛛丝马迹,突然想到有一次早S,自己刚S醒,睁开眼睛发现林雪茵两眼直看着秦青B起的X面,并没有发现秦青已经醒过来,只看见她似乎在犹豫一件事,突然,林雪茵伸出手慢慢靠近秦青已K撑裂内K的部位,就K接触到的时候,她的眼神跟秦青对个正着,林雪茵F应强烈的马S把手缩回去。

     “X青……怎么不把被子盖好。”林雪茵避开秦青的眼睛,回S出去。

     想到这里秦青更肯定了。

     是的,林雪茵对自己有想法。

     得到答案,秦青心里一阵莫明的兴奋,因为他自己一直也K望着有那么一T,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荒谬,同时也违FL理道德,但是想到林雪茵只是比自己D十来岁,又不是自己的Q生MQ,而且一想到自己父Q的经常不在家,对林雪茵的冷淡,他就觉得对林雪茵不G,甚至替她感到委屈。

     在秦青的脑子里,长期这样X去,林雪茵总有一T会忍S不住的要红杏出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T,他秦青宁愿自己去担任那个角S,总比便宜了外R强,肥S不留外R田,更何况是这么D的一顶绿帽子。

     这时秦青匆匆换好YF离开浴室,林雪茵还在厨房,秦青走了J去,发现林雪茵好象在想什么,并没在做菜,只是看着炉S的锅子发呆。

     秦青轻轻走过去,拍了她一X,她好象触电一样,DJ一声。

     “”A!“林雪茵惊J一声,接着道:”X青,你要吓SMA?“

     秦青微笑的道:“林Y,你在想什么A?”

     林雪茵一阵迟疑,支吾的道:“没……没什么……该……C饭了!”说着,J羞无限,整个J媚的Q态刹是动R。

     秦青一直都觉得林雪茵很美,现在这个样子更让秦青动心不已,秦青伸出手拉着她的手,道:“好,一起C吧!”

     林雪茵似乎被秦青的举动L得不所措,但是并没有拒绝。

     饭桌S秦青一直注视着林雪茵的眼睛,林雪茵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X青……,你G嘛一直盯着M看A!”

     秦青得意微笑的道:“W……林Y!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T好美。”

     林雪茵J羞的轻啐道:“X鬼!连M的豆腐都要CA!”

     秦青一脸认真的道:“是真的,林Y,其实……其实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世S最漂亮的NR!”

     林雪茵心中一动,全S轻微的颤抖,道:“我老了。”

     秦青却认真的道:“才不会呢!如果……如果不是我父Q,我……我一定……”

     “一定怎样?”林雪茵似乎很急迫的追问。

     秦青坚定的道:“一定……一定会疯狂的AS你!”

     “A!?”林雪茵一阵惊讶,J羞无限。接着喃喃的道:“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青伸出手JW着林雪茵的手,林雪茵顿了一X,但是并没有拒绝,也F手JW了秦青,用拇指捏了一X秦青的手心,然后就把手松开来。

     “唉……”林雪茵一阵长叹。

     “林Y,怎么了?”秦青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X青,或许这十年来,你一直把我当做你的Q生MQ。所以你才会感动如此的Q切,X青,看着你一TT长D,我……我真是太高兴了……”M说着,掉X了眼泪。

     秦青被林雪茵莫明的泪S惊住了,“林Y,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吗?”说着,秦青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林雪茵S后,用L的抱住她,双手刚好压在她丰满的xxS面,不过林雪茵并没有拒绝,也站起来转过S“X青,你长D了。”林雪茵伸出手轻F着秦青的脸。

     “林Y,我……我A你……”

     “我也A你,孩子。”林雪茵J动的用L抱着秦青,两手环着秦青的X膛。

     秦青真实的感觉到林雪茵的xx在秦青SS挤压,秦青更用L的L着她,这种真实的触感,不由的秦青的X面已经发涨,正好顶在林雪茵的XFS面,林雪茵似乎也感觉到了,低XT,轻轻把秦青推开,转过S去,秦青发现林雪茵的脸S已是一阵红霞。

     “孩子……你真的长D了……我……”林雪茵话没说完就拿起碗筷往厨房方向走去。

     “的是真的吗?”林雪茵低声的问道。

     秦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道:“什……什么是真的?”

     “你说……你说你……A我。”

     秦青一阵J动,几乎欢呼的说道:“当然是真的,我秦青发誓……从我懂事的第一T……我就……”

     林雪茵一阵甜蜜的微笑,道:“傻孩子,发什么誓,我相信你就是了。”说着就走J厨房。

     不一会R,林雪茵从厨房走出来,对秦青道:“我J房去了。”

     秦青楞了一X“W!”的应了一声。

     秦青在想,现在才傍晚而已,而且一直以来,几乎每TC完饭后,林雪茵都会坐X来陪秦青看电视,今T怎……,莫非……,秦青做了一个D胆的假设,好,不管有没有猜错,相信林Y也不会责怪自己的,有了决定以后,秦青轻轻走向林雪茵的房间。

     房门轻掩着,并没有关S。

     秦青轻轻推开,眼前的景像不由得又让秦青一阵冲动,原来林雪茵背对着房门正开始要换YF,只看见林雪茵轻轻TXSS的T恤。秦青看到林雪茵L露光H的背部,S面一件黑SX罩,跟刚才在厨房看到林雪茵的三角K一样,是成套的。

     慢慢的,林雪茵似乎刻意要T给秦青看一样,轻轻的解开窄QS的扣子,再慢慢的拉X拉链。

     TA!这种挑D,已让秦青K撑破的K档,更撑得难S。

     那件黑S蕾丝三角K终于呈现在秦青的面前,又窄又X的网状镂空三角K,这时候穿在林雪茵SS的感觉,跟在洗Y篮里看到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慢慢的,林雪茵解开SX罩,秦青从后面仍可以看见那蹦出的xx,是那么的坚T,然后林雪茵又轻轻地,很优雅的拉X三角K。秦青完全的看见了,林雪茵全L的ST,好美,好美,几乎K让秦青忍不住要冲过去抱住林雪茵。但是秦青还是忍了X来,这么久了她还感觉不出来秦青在后面吗?不,一定是故意的。

     林雪茵弯XS,拉开橱柜,拿出另一套内YK,TA!秦青已经X脉B张了,就在林雪茵弯XS的时候,秦青看见了,从后面清楚的看见林雪茵顺着T沟往X,一条细缝,旁边杂着许多细细的YM,那是林雪茵的xx,林雪茵的xx。

     随即,林雪茵穿S刚才拿出来的新内K,一样是一套X感透明的S蓝S蕾丝三角K,然后套S一件秦青从没看过的粉红S薄纱SY。

     秦青还是提不起勇Q走S前去,于是赶J退了出来。

     “唉……”只听见背后林雪茵传来一声叹息。

     (本书来自Marketiva书屋)

     第02章林雪茵

     秦青没有听到林雪茵的一声叹息。

     随后,林雪茵走了出来,秦青假装在看电视,林雪茵轻轻走到秦青的S边,秦青转过T,哇!在灯光X,林雪茵的这一S,简直是令R无法忍S,透明的SY里面,清楚的可以看见S蓝S的X罩和X得不能再X的三角K,透过两层薄纱,浓密的黑SYM,若隐若现,太美了。

     秦青真想趋前把林雪茵抱住,将那丰腴的YT好好AF把玩一番,看得全S发R,KX的xx微微翘起,他Q不自J向前迈J,边说道:“A……好香……”

     林雪茵问道:“什么呢?”

     秦青整颗心跳动得像X鹿L窜,他以赞美为掩覆趋步前去靠近林雪茵的背后,X部J贴着林雪茵的背部:“林Y…我是说你ST真香……”

     秦青以平常一贯的作风对林雪茵赞美,他轻微翘起的xx也趁机贴近林雪茵浑圆的美T,隔着KQ碰触了一X,秦青不曾如此贴近过林雪茵的S子,但觉阵阵脂粉Y香扑鼻而来,感觉真好!

     林雪茵微微一动,道:“好久没X厨了,今TL得有点累!”

     秦青一听林雪茵说累了,马S接K说要帮她按摩,林雪茵自然乐得接S秦青的献殷勤。

     “X青……”林雪茵一边享S秦青的按摩,一边开K说着。“你……还不懂林Y吗?”

     “林Y。”这时秦青再也忍不住了,他青站了起来,用LL住林雪茵。

     “我懂……林Y,我早就懂了。”秦青托起林雪茵的X巴,秦青W了S去。

     “嗯……”林雪茵不但没有拒绝,更是把她的STHJ的的K中,又把秦青的ST吸J她的Z里翻搅,秦青一手隔着透明SYW住了林雪茵丰满的xx,不断的搓R。

     “孩子……,停一X,我K不能呼吸了!”

     秦青离开林雪茵SR的ZC,但是仍在她的脸S到CQW着,吸Y着她的脖子,耳朵。

     “嗯……,嗯……X青……你……好H……嗯……”林雪茵轻声在秦青耳边J喘着。

     秦青把手往X移动,FM着林雪茵的T部,隔着SY触感有点不足,于是秦青偷偷解开林雪茵SY的丝带,SY随即H落。秦青又把手往前移动,终于来到了林雪茵的J地。隔着内K,秦青的手整个盖在林雪茵的xxS面,来回的FL。

     “A……嗯……X青……”

     秦青低XT,解开X罩,含住林雪茵高T的xx,左右来回的吸Y。

     “A……你H……你好H……”林雪茵的Y声N语,更是让秦青兴奋。

     秦青让林雪茵躺在沙发S,在灯光X,凝视着这美丽的ST。

     “青……你在看什么A……羞SR了……”林雪茵J羞的呻Y。

     秦青一阵阵痴M的道:“林Y,你真的好美,我AS你了。”

     “你还说,都不晓得我这这些R子来,S了多少煎熬,你这个木T。”林雪茵敞开心扉坦然的道。

     “林Y,我不是没有感觉,只是……碍于父Q……我实在不敢往这方面想。”

     “唉!我也很矛盾,可是你父Q现在在外边风流K活,你我相依为命。虽然我是你后M,可是……的对你的感Q……已经……超出了一般的M子之Q了,你知道吗?……可是……我又不敢……都是你啦……木T……”林雪茵无法表达自己J动的心Q。

     林雪茵感觉自己已经S够了秦开源,她不敢出轨,但是看着秦青一TT的长D,她的心中渐渐多了一份K望,“你知道吗?我这些内YK,都是为你买的……每一件,都想穿给你看。”

     “林Y,望去知道,这些R子你S苦了!”秦青轻W了一X林雪茵的额T。

     秦青拉着林雪茵的手,隔着长K贴在秦青的xxS,林雪茵随即用整个手掌W着,FL着。

     “青……你的……好D……”林雪茵J羞的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秦青面前表现如此迫不及待,或许她真的是G枯了很久。

     “林Y喜欢吗?”秦青刁钻的问道。

     “你……讨厌……”林雪茵举起手假装要打秦青的样子,J嗔的模样,像个Q窦初开的XN生,更让秦青A极了。

     “X青,林Y都被你T成这样了,你呢?”林雪茵看着秦青道。

     秦青飞K的T去YF,只剩一条内K,兴奋的道:“这样G平了吧!”

     林雪茵主动伸出手隔着内KW住秦青的xx。

     “X青,秦青好几次都想MM它,可是……”

     “我了解,林Y。”

     林雪茵轻轻的拉X秦青的内K,已经布满青筋的xx,蹦的跳了出来。

     “A!”林雪茵睁D眼睛,惊呼的J道:“好D……比我想象的还要……”

     秦青微笑的道:“林Y,已后它就J你了。”

     “X青……”林雪茵突然张开Z,把秦青秦青xx含了J去,用Z来回的套动秦青的xx,K中发出嗯嗯的满足声音。

     秦青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次,竟然就可以享S无比消H的xx。

     “嗯……林Y……好……你好B……”秦青由衷的赞道。

     “孩子,你的真的好D,林Y的Z都KS不J去了,”林雪茵说完又含了J去,彷佛要把它吞J肚子似的。

     这种感觉实在太SF了,秦青把林雪茵的ST转了过来,让秦青的Z可以Q到她的xx。林雪茵很柔顺的任秦青摆布,Z一直没离开的的xx,好象怕它跑走一样。

     隔着薄纱透明的S蓝S蕾丝三角K,秦青FM着林雪茵已经SR的部位,因兴奋而流出的xx,已经渗S了中间那条裂缝。原本已经从三角K边缘露出的些许YM,现在更是整P显现出来。

     秦青把Z贴J林雪茵的xx,用STT着那条细缝。

     “嗯……嗯……”林雪茵一边含着秦青的xx,一边SF的轻哼着。

     “林Y,你SF吗?”秦青轻轻拉开她三角K盖着xx的部份说。

     “嗯……,你好H,……N!……好R子……林Y……喜欢。”林雪茵J声的说。

     终于,秦青看到了林雪茵的xx,细缝中泛出的黏稠xx,S透了那件三角K,也S透了浓密的YM。

     “林Y,你这里好美。”秦青赞叹的说着。

     “青……嗯……它以后……也都是属于你一个R的了。”

     秦青得意的道:“我父Q也不给了吗?”说着,他T着林雪茵的xx,用ST撑开那条细缝,T着Y核。

     “不给。A……A……青……好R子……你L得我……好……好SF……”

     林Y忍不住转过S来,疯狂的W秦青,一手仍不停的套L着秦青的xx。

     “好青R……我要……”

     “林Y,你要什么?”秦青故意装作不知的问道。

     “你……H……明知故问。”林雪茵J羞的道。

     秦青一阵得意,道:“我要你说嘛!”

     “不要,R家……说不出K啦……”

     秦青开解林雪茵道:“林Y……我们之间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了,是不是?想什么就说吧!”

     “可是……哎呀……说不出来……羞SR了……”林雪茵S活不依。

     “说嘛!秦青要听。”秦青也是铁了心。

     “我……我要……”

     秦青D声的喝道:“要什么?”

     林雪茵心中一颤,道:“我要你……G我……”

     秦青不依不饶的问道:“G你什么?”

     “你HS了啦!欺负我。”林雪茵轻轻的搥打秦青的XK。

     “林Y,你要说出来,这样我们之间才可以完全的享SNN之间的乐趣,别怕羞,来,告诉秦青,你想要什么全都说出来。”

     “的是有道理……我。”林雪茵没有说完,秦青轻W她的ZC。

     “青……A……我不管了……我要你用你的Dxx,……CJ我的xx……G我……用你CD的xx……CJ后M的xx……”林雪茵一KQ说完,已经J羞得把脸埋在秦青的X膛。

     秦青马S褪X林雪茵的三角K,哇!整个xx已经完全的呈现在秦青面前。

     秦青抬起林雪茵的双T,将它张开,现在看得更清楚了,黑S的YMX面,xx已经微微翻开,xx正汩汩的流出,秦青W着饱涨的xx,用xx抵住林雪茵的xx,来回拨L,仍舍不得马SCR。

     “好R子……不要再D林Y了,K……CJ来……G我……”

     秦青再也忍不住,顶开林雪茵的xx,推了J去。

     “A……轻……轻点……你的太D了……要轻点……”

     秦青顺着xx的RH,推J了一个xx。

     “A……”林雪茵的全S绷得JJ。

     终于,秦青用L一推,把xx全部CJ林雪茵的xx里面。

     好B,林雪茵的xx好J,温暖的R壁,JJ的包住秦青的xx。

     “A……好……好美……青R……终于给你了……你终于G我了……我想要你……G我……想了好久……A……林Y永远是你的R……xx……永远只给你……只给我的青RG……A……好R子……我A你……我喜欢你G我……G吧!……”

     林雪茵整个解放了,已经没有了L常的顾忌,彻底的解放了。

     秦青更加卖L的C动着。

     “嗯……W……QA的……你GS我了……好……SF……再来……K……”秦青索X把林雪茵的双T架在秦青的肩S,把她的xx抬高,时深时浅,时K时慢的C送。

     “W……X青……你好会CX……我要投降了……A……G我……再G我……Q丈F……好R子……我要……我每T都要……都要你G我……我是你的……A……”

     林雪茵的Y声N语更CJ着秦青,十分钟过去,他们SS都已经被汗SS透了。

     “好R子……我K不行了……你好厉害……好会GX……林YK被你……GS了……A……K……K……林YK泄出来了……”林雪茵只有呻Y,不断的呻Y。

     秦青已经决心让林雪茵完全对秦青S心塌地,所以一直忍着,不让自己SJ,一定要先让林雪茵泄出来,秦青K速的冲C。

     “A……K……K……我要……A……A……”

     一高呼后,林雪茵终于泄出来了。

     “呼……好R子……我好S……好SF……给你CS了。”林雪茵T虚一样的呻YQ喘道。

     秦青低XTW她,林雪茵疯狂的L着秦青又W又Q。

     “青……你好厉害……怎么还不泄S?”

     “林Y,我要留着多给你几次。”秦青骄傲的道,平R里看那些D房宝典、xxxx可不是纸S谈兵。

     林雪茵一阵J羞,“你H……不过……我好喜欢……”

     秦青温柔的道:“林Y,说真的,S不SF?”

     “还用说吗,你看,林Y的xx都被你G翻了。”林雪茵满意的道。

     秦青低T看看林雪茵的xx,果然整个xx都翻了出来,粉红S的XR掺着白S的xx。

     “林Y,对不起,T吗?”秦青疼惜的问道。

     林雪茵微笑道:“傻瓜,林Y很SF,被你C得我都飞ST了。我从来没有今T这样K乐。”

     “林Y,秦青好A你。”秦青动Q的道。

     “我也好A你,我整个ST都给你了,你以后要怎么对林Y呢?”林雪茵问道。

     秦青有点J动,兴奋的道:“我……要让你K乐,只要你愿意,我……每T都要G你。”

     “好R子,林Y好高兴,可是不要把STLH了。”林雪茵心中一阵荡漾。

     “林Y,我是你养D的,是属于你的,只要能给你幸福,怎样秦青都愿意。”

     林雪茵一阵感动,咽哽的道:“林Y好感动,林Y什么都不管了,你是我的R子,也是我的丈F。”

     “林Y,秦青抱你去洗个澡。”

     “嗯!”林Y双手环绕着秦青的脖子。

     抱起林雪茵的时候,才发现整个沙发一DP都是林雪茵流出来的xx。

     “林Y,你看!”

     “都是你啦!还看!”林Y一手伸出来W着秦青那依然坚T,沾满林雪茵xx的xx。

     “青……还要吗?”林雪茵动Q的问道。

     “林Y,这就要看你了。”秦青道。

     “好,我们M子两今T好好的相聚,你要林Y怎样都可以。”

     在浴室里秦青帮林雪茵冲洗着xx,林雪茵帮秦青搓洗xx,搓着搓着,林雪茵突然低XS子,一K把它含JK中。

     “林Y,你用Z帮我洗……好B!”

     林雪茵A不释手的又含又T,秦青有些忍不住了。

     “林Y,来,秦青想从后面C你,好不好?”秦青提出自己的心中所想。

     “林Y整个R都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我都给你。”林雪茵说着转过S子,弯XYT起T部。

     “宝贝,来吧,从后面G我,今T就让我们G个TK。”

     说着,秦青拨开林雪茵的xx,T起xx抵住林雪茵的xx。

     “林Y,我要CJ去了。”

     “好……来吧!G我青……林Y的xx是你的……随时可以给你G。”

     秦青TY一C。

     “A!”

     整Gxx顺利的从后面CJ了林雪茵的xx。

     “W……好R子……这个姿势好B……好S……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嗯……嗯……俊……好丈F……G我……用LG我……我要你每TG我……好不好?”林雪茵荡漾的呻Y。

     “林Y……我会……我会每TG你的……我要你每T为我穿S不同的三角K……用我的Dxx翻开你的三角K来G你……好不好?”秦青边说着,边努L的C送着。

     “当然好……A……那些三角K……本来就是为你买的……A……嗯……我要每T为你穿……我要翻开……它……A……让你……CJ我的xx……W……好B……青……你好会GX……我……ST……心……都给你了……K……我要你SJ来……SJ我的xx……我的子G……A……你的好长……好C……我好S……A……顶到H心了……G到子G了……”

     “林Y,你的xx好B……好温暖……J得我好J……好S……”

     “嗯……不是林Y的XJ……是你的xx太……C了……林Y喜欢……A……”

     秦青把X膛贴在林雪茵的背S,双手W着她垂X的xx房,一边C送,一边R着。

     “A……QR子……好哥哥……我要疯了……林Y是你的R……我太SF……我要J你好哥哥……好哥哥……你好会G……G得我好S……A……不行了……K……KSJ来……SJ我的xx……SJ我的子G……我们一起……A……”

     秦青一阵狂C,终于,将JYSJ了林雪茵xx里面。

     林雪茵也泄了,可以从她不停收缩的xx感觉出来,一会R,秦青拔出C在林雪茵xx里的xx,林雪茵仍维持着弯Y的姿势。

     “A……青……”只看见一Gxx从林雪茵的XK流出,顺着DT流向地板。

     “W……好丈F……我被你GS了……脚都麻了……xx也麻了……”

     秦青从后面L着林雪茵,扶她起S,“林Y,辛苦你了!”

     林Y转过S抱着秦青直W,“青……好R子……我好幸福……G得我……SS了……”

     “林Y,你也好B,我也很SF。”

     “来,我走不动了,抱我回房间去。”林雪茵撒J的依偎在秦青怀中道。

     秦青双手将林雪茵从浴室抱出来,林雪茵像X棉羊一样的偎在秦青的怀里,不由得秦青的xx又B起了,刚好顶在林Y的PGS。

     “A……青……你……又……不行了……林Y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林Y,你刚刚才说,随时都可以让我G的,怎么忘了?”秦青一阵得意的卖L道。

     “不来了啦……你就会欺负林Y……先回房再说吧!我们先休息一X,好不好?休息过以后,林Y会换S你喜欢的三角K,再让你好好G,你知不知道?刚才在厨房,林Y故意让你看林Y的三角K,然后偷看你洗澡,看到你那CD的xx,确定林Y让你动心以后我才X定决心把ST给你。所以,在房间换YF引Y你,等你J来抱我,可是……你这个木T……就是非要让林Y主动不可。”林雪茵终于道出心中压抑许久的想法。

     秦青一阵感动,最难销就是美R恩。

     林雪茵道:“林Y已经完全是你的R了,你随时都可以G我,但是,要保重ST,别LH了,好吗?”

     “林Y,我知道了,不过,刚刚在C你的时候,你J我什么,我没听清楚,可不可以再J我一次?”

     “你好H……林Y把ST都给你了,你还要欺负我。”

     “好嘛!J啦,我要听。”秦青也撒赖P的道。

     “唉!真是,冤家,你这着Q了秦青一X,然后在秦青耳边轻轻的说。

     “哥……哥……我的好哥哥……你G得XM好S,你是我的好R子,也是我的好哥哥、好丈F,我是你的林雪茵,也是你的好Q子,你好会GX,林Y被你G得好S……这样满意了吧?”

     听到林雪茵这一番Y荡的告白,秦青秦青xx不由得更涨了几许,顶了林雪茵的PG一X。“满意,我的Xxx老B。”秦青W了林Y的C一X,走向卧室。

     第03章缠绵

     不知道S了多久,秦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Y一点了,怀里的林雪茵已经不在,秦青xx着STXC,听到厨房里有声音,秦青来到厨房,林雪茵已经换S了YF,是另一件秦青没见过的蕾丝SY,依然可以看见SY里面另一件窄X的粉红S三角K,林雪茵转过S来。

     “青,你醒了,C点Y宵吧!”

     “林Y,你真的好美A!”秦青一手接过她的三明治,一手L着她的Y说。

     “嗯……只给你看W!”林雪茵像个顽P的。

     秦青掀起林雪茵的SY,想仔细看看这件粉红S的半透明三角K,好X的一件,两边只是用一G丝带系着,中间的部份只盖住了重要的部位,浓密的YM从三角K的边缘蔓延出来,秦青不J伸出手轻轻的FM它。

     “喜欢吗?”林雪茵问道。

     “林Y,我很喜欢,好漂亮,好X感。”说着的的手伸J了三角K里面,整个手掌贴着林雪茵的xx,FL着YM。

     “林Y,你的M好柔R,M起来好SF。”秦青用中指顺着林雪茵的裂缝来回搓R。

     “嗯……A……青……先C吧……C饱了……林Y……再给你……给你G……我今晚……要让你完全的享S林Y的ST……嗯……”

     “林Y,那你呢?C饱了没有?”秦青关切的问。

     “林YC过了,不过……林Y还想C……”林雪茵诡异我微笑道。

     秦青把C了几K的三明治递给林雪茵。

     “不要,我不要C这个,我要……我要C……你的……”林Y细声的说着,然后伸手W着秦青又B起的Dxx。

     “林Y……好,让我先TT你的xx。”秦青放X三明治抱起林雪茵,让她坐在流理台S。

     秦青低XT靠近林雪茵的xx,那里已经又是xx泛滥了,秦青没有TX三角K,就隔着这薄薄的一层,秦青开始TLxx的部位。

     “W……嗯……Q……QA的……好……”

     秦青翻开粉红S的三角K,将ST伸J的林雪茵的xx。

     “A……嗯……哥哥……X丈F……我好幸福……好SF……再J去……再J去一点……”一G白S的xx汩汩地流出,秦青把它吸JK中,吞了去。

     秦青品尝得津津有W的道:“林Y,你xx的S好香,好好C。”

     “C吧……QA的宝贝……C林Y的xx……”林YSF的仰起T双手抱着秦青的T,FL秦青的T发,一副忘我的样子。

     “乖R子……我要……我要你……G我……用你的Dxx……GJ我的Xxx……不……不要再T了……我KS不了……”林雪茵又发N的呻Y。

     “林Y不是还要C我的Dxx吗?”

     “要……我要……我要用xx……C你的……Dxx……”

     秦青马S将林雪茵的双T架在肩S,W着xx,抵着林雪茵的xx,但是并没有马SCJ去,只是在DK不断的磨C。

     “X鬼……你好H……又要D林Y了……K……KCJ来吧……”林雪茵一阵搔X。

     秦青轻轻一T,CD的xx就全部顶J了林雪茵的xx里面。

     “A……好C……好B……好丈F……好老G……林Y的xx……好满足……”

     秦青先慢慢的C送,C得林雪茵不停的Y声xx。

     “青青……R子……你好会G……X……A……我A你……嗯……”

     一会R秦青抱起林雪茵,xx仍然C在林雪茵的xx里面。

     “好R子……你要……带林Y去那里……?……A……这样……好S……”

     秦青让林雪茵整个攀在秦青SS,一边走向卧室,一边C送。

     “好R子……Q哥哥……你那里学来的……这一招……好B……”

     林雪茵一路Sxx不停。

     来到卧室后,秦青放X林雪茵,C出xx。

     “不要……你H……怎么不C了……林Y正SF呢……”

     “林Y,我们换个姿势,你在S面,好不好?”

     “HS了!”林雪茵说着翻S跨坐在秦青SS,一手扶着秦青的xx抵住XK,迫不急待的用L一坐。

     “嗯……美……美S了……”林雪茵随着C的摆荡,一S一X的套L,不时的闭S眼睛,享S这种主动的K感。

     “林Y,我要来了……”秦青也顺着C的摆动,SX的配合林雪茵的套L,只听见弹簧C和xxC动xx的唧唧声。

     “唧……唧……唧……”林雪茵的xx流得好多,秦青的DT都沾满了。

     “A……A……好B……我飞ST了……X丈F……QR子……你好B……我K……K不行了……没L了……”

     秦青随即一个翻S,把林雪茵压在X面,抬起她的双T,几乎将她的ST弯成了一百八十度,xx在xx里一阵狂C猛送。

     “唧……噗……唧……唧……噗……唧……唧……噗……唧……”

     “乖R子……林Y的xx……美……不美……你喜不喜欢……?……A……林YA你……xx……XxxA你……的Dxx……G我……G你的Q我……GS我了……林Y的xx……永远……只给我QR子G……A……”

     突然一阵S麻,秦青忍不住S出了JY,林Y同时也泄了。整个STJ抱着秦青,双TJ着秦青的Y不肯松开。

     一会R。

     “林Y,雪茵。”秦青轻唤仍在陶醉中的林雪茵,CD的xx仍然满满的S在林雪茵的xx里面。

     “嗯……其……林Y好幸福,给你GS了,你怎么这么厉害?”

     “林Y,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从我懂事以来,我就把你当作X的对象,幻想着跟你作A,你跟我幻想中的仙子样子一样美丽,不,更美丽,所以几年来,我就比较能控制自已SJ的时机。”

     “原来如此,难怪这么久都不泄S,唉!我D概注定是你的R了……哎呀……你又涨起来了。”林雪茵一阵感叹,心中却是无比满足。

     “林Y,如果你ST还撑得住,就让我们G到T亮,我要把这十年来对你的xx,全部发泄出来。”

     “嗯……乖R子……我也要把十年来亏欠你的,全部都给你……G吧……我的xx……今T……以后……都属于你的……”

     就这样秦青和林雪茵不断的变换各种姿势,疯狂的xx,林雪茵不停的xx着,不知道泄了多少次,一直到T亮秦青们才相拥着沉沉S去。

     第04章周末生活

     这一S直到次RTD亮,秦青才悠然醒来。

     秦青看见伏压在SX春梦中的林雪茵,和自己xxL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昨Y那xx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林雪茵粉妆Y琢柔肌H肤的xx,一丝不挂的压在SX,JX的xx仍噙含住自己R缩如绵的宝贝,秦青真不敢相信他梦寐以求的事Q,竟然变成了现实。

     秦青星目含Q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林雪茵,她羊脂白Y般的香腮艳红MR,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S,并且林雪茵此刻在S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J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S林雪茵妩媚撩R的Y靥,实是令R心旌摇荡,难以自持。

     秦青Y火腾升,xxB发。他那在林雪茵xxxx中休息了一Y的宝贝,又恢复了BB生机,一X就xx地将林雪茵犹SR的xxS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C没被贴到。

     秦青立刻急不可待地xx起来,被他C醒的林雪茵,睁开亮丽的美眸J媚地一看秦青,柔声道:“宝贝,L了一Y还没够A。”

     秦青边xx边道:“L一Y怎么够,就是L一辈子我也不够。”

     林雪茵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J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Q地L吧。”

     俩R休息了一Y,现在是JL充沛,G劲十足。

     秦青是奋L挥舞着他又C又壮又长又T的宝贝,在林雪茵温暖柔R的RX中恣意地横冲直撞。一G接一G美妙甜美的xxK感,自宝贝与NX四壁的摩C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S俩NN的心T,涌遍浑S。

     林雪茵SS得晶莹如Y的香腮绯红一P,春S撩R,媚眼微启,樱桃XZ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T只扭,YY只扭,纵T承欢。

     秦青俊面涨红,微微Q喘地更为用L地狂C猛C着。

     两RXTYYJ合C,林雪茵肥厚艳红的Dxx,及RXK绯红柔N的Xxx,被宝贝xx得一X张开一X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R白S的xx好象蜗牛吐沫,自RX中滴滴只X。

     两R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林雪茵平坦光H的YF忽地向S一T,白腻浑圆的肥T急摇,红CD张“A”地xx一声,一G滚T的YJ自RX深C涌出,她畅K地达到了xx。

     秦青xx在这YJ的冲击X,Y背一酸,心T一X,YJ直S而出。

     泄了S的两R微微Q喘地缠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R,林雪茵看见外面太Y已经老高,立刻道:“青R,K起来,太Y都老高了。”

     秦青道:“不,我才不起来,茵R。”

     林雪茵一愣,道:“茵R?”

     秦青抱住她道:“对,你就是我的茵R,我的M子。”

     林雪茵心中一甜,道:“好,林Y依你。K点起来。”

     秦青嘟起Z道:“我不是说过不起C的嘛!”

     林雪茵道:“你怎么不起来?”

     秦青初尝这R间美妙无比的RW,食髓知W,Y兴丝毫不减。他手仍然W着林雪茵SXS,那一对肥D白N的R球道:“茵R,我们今T不XC了,一T都呆在CS好吗?”

     林雪茵杏眼关切地看着道:“宝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CS休息,都怪我不好。”

     秦青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他手伸到林雪茵桃H胜境,轻轻地AF,俊脸邪笑望着林雪茵。

     林雪茵隐隐知道他的用意,她J躯扭了扭,粉面微红道:“又LM,不XC,G什么?”

     秦青笑道:“我们在CS行鱼S之欢呀。”

     林雪茵想到要在CSJ欢一整T,不由春心一荡,白腻的Y颊泛起红C,剪S双眸J羞地一看秦青道:“那怎么行,待会你父Q回来怎么办?再说你明T还要S学。”

     秦青道:“就是明T要S学,才要好好把W今T,我父Q他还把这里当家吗?茵R,这就是我们的A巢。”

     林雪茵柔声道:“好,好,我答应你。”就在此时秦青F中传来饥饿的“咕咕”的J声,林雪茵道:“青R,是不是饿了。”

     林雪茵道:“A,青RK起来,我去煮饭给你C。”

     秦青道:“不,我不C饭。”

     “那你要C什么?”

     秦青微笑道:“我要CN。”他一K噙含住林雪茵珠圆X巧腥红的xx吸Y起来。

     林雪茵道:“傻孩子,我现在这哪有N给你CA,乖,宝贝让我去做饭。”林雪茵R言温语劝导好一会R,秦青仍是我行我素吸Y着林雪茵的R珠,就是不依。

     林雪茵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青R你不是说要呆在CS一T吗,若不C饭,等一X哪来的LQ……”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秦青最喜欢看林雪茵醉R的羞态,他故意问道:“等一X哪来的LQ做什么,茵R你怎么不说了。”

     林雪茵J腻地道:“你知道还问我。”

     秦青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吗,你说呀。”

     林雪茵又轻又K地道:“你不C饭,哪有LQ来C茵R,满意了吧,XH家伙。”林雪茵明眸J媚地白了眼秦青,白腻的芙蓉N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J艳如H。

     秦青星目陶醉地凝视着林雪茵,衷心地赞叹道:“我的好M子,你真美。”

     林雪茵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X该让我起来了吧。”

     秦青道:“茵R,你要K点。”

     “嗯。”林雪茵秀T一着地,刚站起,XT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哟”J嘀一声,J躯又坐到了CS。

     秦青J张地问道:“茵R,你怎么了。”

     林雪茵J容微红道:“没什么,可能是太久没L了,有点疼。”

     “那我去给你L早餐吧。”

     “不,还是我去,你等一X就好了。”林雪茵低T一看XT,只见XT黑长的YMxx的胡L散贴在R阜S,肥厚艳红的DxxDD的向两边翻出,嫣红细薄的Xxx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手指DX的圆孔。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破瓜也没有这样A。”她细细一想道:“是A,自己从未被青R这么D的宝贝C过,又从未L过如此久,从昨Y到现在共L了五次,也难怪会L成这样。”她坐了一会R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S穿Y出去,不一会R就回来了,端回来了一碗营养桂圆参汤道:“青R,是参圆,K来C。”

     秦青道:“我不想C了。”

     林雪茵道:“说好了的,怎么又不C了,来,乖宝贝,要不我喂你。”

     秦青道:“你喂我,好,我C。”

     林雪茵端着参汤背靠着CT坐在CS,秦青T压着林雪茵温暖柔R的DT,让林雪茵喂他C。

     林雪茵用调羹L起R参、桂圆、莲子等放在Z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X不T了,才喂给秦青C。秦青C了粒后,林雪茵又L起一粒正待喂给他C,秦青道:“茵R,你C吧。”

     林雪茵道:“我不饿,你C了我再C。”

     秦青道:“不吗,你不C,我也不C了。”

     林雪茵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我C。”就这样两R你一K我一K,俩Q融洽地C完了三碗参汤。

     C了汤圆,秦青就Y翻S而S,林雪茵阻止道:“青R,现在不行。”

     秦青道:“为什么?”

     林雪茵道:“刚C了饭就L,会有伤ST的。”秦青只得做罢。

     过了一会R,秦青等不急地道:“茵R,可以了吧。”

     林雪茵道:“才过了一会,还不行。”

     秦青道:“那还要多久?”

     林雪茵道:“至少还要半个X时。”

     “A,还要半个X时。”秦青噘起Z道:“这么久。”

     林雪茵捧起他的脸,嫣红温R的香C在秦青ZCS极其缠绵地一W,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Q意绵绵地望着秦青道:“宝贝,不要急,到时茵R随你怎么L都行。”

     这一WW去了秦青心中的怨Q,他道:“那我先玩玩你的xx总可以吧。”

     林雪茵J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L我这,就要LS面,一点都不放过茵R。”

     秦青笑道:“谁J茵R你长得这么美。”他解开林雪茵纯白的SY,傲然T翘在羊脂白Y般SXS,丰硕圆R的xx,温RH腻胜似SSS。

     秦青一K饥饿地将雪白温R的xx含了个满K,然后他含住xxNH的柔肌,边吸Y边向外退。直到Z中仅有莲子DX的R珠,秦青遂噙含住xx如饥似K地吸Y起来,不时他还用STT着环绕在R珠周围粉红的R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RS恣意地R按玩L着。

     林雪茵被他L得心旌摇荡,xx麻X不已,呼吸不平。秦青愈LY兴愈增,他将ST抵压住xx在S面打圈似的T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R珠轻轻地磨咬几X。他R按另一xx的手在更为用LR按的同时,还用手指J住xxRC着。

     秦青吸YT舐RCX,林雪茵珠圆X巧的R珠渐渐地T胀起来,变得xx的了。他遂又换一R珠吸YT舐。L得林雪茵浑S恍如置S于熊熊D火中躁R不安,自椒R升起的异X遍及全S,内心深C的xx被J起。她凹凸有致的J躯在CS慢慢地蠕动着,芳K浅呻底Y道:“W……XS了……青R别吸了……我好X……”

     XQ正旺的秦青听到这J语春声,目睹林雪茵千J百媚,隐含春意的Y颊,他Y火高涨,宝贝忽地YT起来,xx地顶压在林雪茵柔R温R的YFS,他J动地愈加用L地吸YT舐着NR。林雪茵本已是春心D动,SX附T了,现再被秦青灼RY实的宝贝一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S麻X难当,Y其是XT那桃源DX感到无比的空虚和SX。

     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xx,在经过秦青的这番吸YCJ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R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X巧的R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S转变成鲜红S。林雪茵呼吸急促地CX着,樱K低声JX不已:“青R,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我KXS了,A,好X,KJ来。”异X附T的J躯在榻S蠕动得更为厉害。

     吸YT舐NR的秦青此刻也是Y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S,T起超愈常R的宝贝,对准林雪茵春C泛滥的桃源DX,PG一T,直CRX。林雪茵只觉这一C,RX中的SX顿无,一G甜美的K感直S心T。林雪茵S得雪白细腻的SX一T,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K半张,“A”地愉悦地JY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秦青,将C壮的宝贝在林雪茵SR温暖的xxxx中xx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K感冲击X,林雪茵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经验全苏醒过来。她微微J喘着,T起丰R白腻的肥T来配合秦青的xx。可能是太久没L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秦青宝贝向XCR时,她粉T却X沉,RX又未对准秦青的宝贝。

     秦青C出时,她xx一阵L摇。如此L得秦青的宝贝不时C了个空,不是C在林雪茵的XFS,就是C在林雪茵DTG部的G沟S或R阜S,有时还从美妙的RX中H了出来。秦青急了,双手按住林雪茵H腻富有弹X的粉T道:“茵R,你别动。”

     林雪茵道:“青R,你等一X就知道我动的好C了。”她纤纤Y手拔开秦青的手,继续T动着丰T。

     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林雪茵配合得较为成功了。秦青宝贝向X一C,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净圆R的xx对准宝贝迎合S去,让秦青的宝贝C了个结结实实。宝贝C出时,她美T向后一退,使NX四壁更为有L地摩C着宝贝及xx。

     如此秦青只觉省L不少,XT不要像以前那样压X去,就能将宝贝CR到林雪茵xx的深C,并且宝贝与NX四壁的摩CL度也增强了,K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K感直涌心T。秦青欢愉地道:“茵R……你……你动得……真好……真S……A……”

     林雪茵何尝也不是更S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J容绯红,C边含笑道:“宝贝,茵R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L就是了。”

     秦青PG在S一高一底地动着,林雪茵T翘白腻的肥T,在X频频起伏全L迎合秦青的xx。俩NN皆SS不已,渐R佳境。终于在一GGY仙YS的K感席卷X,这两R又畅K地泄S了。秦青想起林雪茵方才疼T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茵R,刚才我CR时,你怎么会疼?”

     林雪茵闻言白皙的J颜霞烧,J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秦青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林雪茵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L懂。”

     秦青道:“好茵R,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L动了。”秦青T起仍是坚Y似铁、C在林雪茵xxxx中的宝贝,就Y动起来。

     林雪茵忙道:“你别动,我告诉你。”秦青脸S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林雪茵。

     林雪茵含S双眸一看秦青,J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林雪茵NH皓白的Y颊羞红,心R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C又壮,我的xx本来就X,从未被你这D的宝贝C过,又这么久没L了,你CJ来茵R自然是有些疼。”

     秦青一听,兴奋的道:“那茵R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

     林雪茵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秦青,道:“傻孩子,林雪茵怎么会不喜欢。要知道林雪茵虽然有些疼,但是林雪茵获得的K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NR不喜欢被特D号的宝贝C呢?想不到青R居然有这么D的本钱,我好高兴。”这番话林雪茵说的是极轻极K。

     道完此言,林雪茵心中涌起一G强D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J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秦青。秦青见林雪茵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他见林雪茵这媚若JH,使R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XT,附耳在林雪茵樱桃XZ边问道:“好茵R,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林雪茵J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SR了,我可不说了。”

     秦青求道:“好茵R,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林雪茵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林雪茵说完后,美眸瞥见秦青脸S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S当了。顿时,她J劲D发,粉拳捶打着秦青J嗔道:“青R,你好H,我……。”此时此刻的林雪茵哪里还像是秦青的林雪茵,简直就恍如一Q窦初开的J纵少N。

     秦青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林雪茵Y雕般的瑶鼻一翘,红C一撇,J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秦青笑道:“那就罚我让茵R再尝尝我的D宝贝。”秦青T起宝贝又开始了xx。

     这已是陷Rxxxx中的两R的第六次,这次林雪茵迎合得比S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秦青C空和让秦青的宝贝从RX中H出。两R的K感从未间断过,xx蚀骨妙趣横生的K感,源源不断地袭S俩NN的心T。秦青被这K感CJ得很是兴奋,Y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L挥舞着他Y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林雪茵的xxxx中D起D落地狂C猛C。

     他C时宝贝直C到林雪茵NX最深C方才C出,C时宝贝直C到仅有X半截xx在RX中才CR,而在经过这么多次秦青也变得较为娴熟了,C出时宝贝再没有H出xx,在刚好仅有X半截xx在RX中时,他就把W时机地用L向NX深C一C。如此一来,妙C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N的K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N的RX四壁的JN敏感的YR,从最深C到最浅C都S到了环绕在xx四周凸起R棱子强有L地刮磨。

     林雪茵S得媚眼如丝,眉目间N态隐现,美丽柔媚的H容红霞弥漫,春S撩R,宛如三月桃H绽开,红腻细薄的樱C启张不已,吐Q如兰,J喘YY,Y声N语,不绝于耳:“青R……A……W……N……你……你C得我……好S……宝贝……用L……”

     林雪茵xx在X更为用L更为急切地向S频频T动,修长白腻的xx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秦青D宝贝的深R,她桃源DX中的蜜Y,更是恰似X溪般潺潺而流。

     秦青眼见林雪茵这令R心醉神M的J媚万分的含春J容,耳听让R意L神M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J动,xx亢奋,Q喘嘘嘘地T起他又C又壮又长又T的宝贝,在林雪茵暖暖的SHH的R绵绵的xxxx中,肆无忌惮地疯狂xx不已。

     环绕在xx四周凸起R棱子,更为有L的刮磨着林雪茵JN敏感的xx四壁,而xx四壁的NR,也更为有L地摩C着宝贝及Dxx,翕然畅美的K感自也更为强烈了。两Rxx叠起,屡R佳境,飘飘Y仙的感觉在两R的心中和T脑中油然而生。

     两R全S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LT动着PG去迎合对方。林雪茵红R的Y靥及高耸饱满的xx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Sxx的秦青更是累得汗流浃背,SQ不接XQ地CX着。

     然而,纵是如此两R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G酣畅之极的K感冲击X,两R这才双双泄泄S,两个R都H游太虚去了,这是两RL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两RJ疲L尽地瘫R在CS,四肢酸R无L昏昏YS,谁也没有LQ说一句话。好半T俩NN才缓过Q来。

     林雪茵感觉浑S骨T宛如被C去了似的,全S酸疼使不出丝毫LQ,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林雪茵看见秦青额T遍是汗珠,黑发xx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L举起乏L的素手,揩去秦青额T的汗珠,杏眼柔Q无限,无比怜A地注视着秦青,温柔地道:“青R,以后不要再用这么D的L了,看把你累的。”

     秦青懒洋洋地笑道:“不用L,哪能这么S。”

     林雪茵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来是贪。”两R互拥着X憩了一会R,林雪茵感觉粉T、DT里侧及Y部,被YY浸R得S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青R,起来。”

     秦青道:“起来,G什么?”

     林雪茵桃腮微红道:“我SS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

     林雪茵这一说,秦青也感到浑S汗SS的很是不SF,他道:“我也要洗澡。”

     第05章鸳鸯浴

     秦青跳XC,道:“走,我们一起去洗鸳鸯浴。”

     林雪茵整理一XC铺,J羞的说:“你先去,我随后到。”

     秦青很KT个光,说声:“我先去了。”

     林雪茵一X子见到秦青那GT起的D家伙,心怦怦跳,转过脸去。

     秦青H笑道:“茵R,我等你了,你要不去,我会Q手抓过去。”

     林雪茵J羞笑骂道:“你要S了,K去吧。”

     秦青这才走J浴室。

     秦青闭了眼睛用BT淋了一阵,还不见林雪茵来,就J:“茵R茵R……”

     林雪茵说:“别喊,别喊,我K来了。”

     又过一会R,还没见影,秦青把T伸出浴室,见林雪茵正站在门外,伸手把自己SS那袭白S半透明的SYQ轻轻TX,露出白N、光洁、绵R的xx。她丰腴的RX微微起伏着,两条浑圆、白晰的DT中间隆起浓黑、稠密的YM遮掩着xx潺潺的Y谷。Xxx如盛开的H瓣般鲜艳,那YD桃源C,如H蕊般般J艳。她略显羞答答的站着,美好的S材完全展露出来。

     秦青一把拉过来,笑道:“茵R,KJ来一起洗鸳鸯浴。”

     林雪茵J嗔的道:“XH蛋,还想玩什么H样?”

     秦青L过了她,抬起她的T,林雪茵笑道:“看什么看,不认识吗?”

     秦青说:“茵R,你这样子真好看。”说着,低TW她的C。林雪茵闭S眼,带着J张的心Q,接S秦青的疼A。

     她的C很R,很R,秦青轻轻地碰着,T着,生怕LH似的。

     秦青说:“宝贝R,张开Z好吗?”

     林雪茵乖乖的张开,秦青把ST伸J去,攻击着她的香S。林雪茵把ST迎S去,任君品尝,两条ST缠在一块R,偶尔便传出轻微的唧唧声,接W带来的K乐使她Y火渐渐抬T。

     她的呼吸慢慢地C重了,秦青的手也不失时机地活动起来,左手攀S高F,温柔地按摩着;右手在PGS磨蹭着,手指不时地在T沟S按着。按得很准确,是NRSS最神密也最具杀伤L的双孔,按得林雪茵不住地抖动J躯。

     随着温度的S升,秦青解开了林雪茵的X罩,两个动R的Y物,象一对明月般照着秦青。她的xx不但丰T,而且很尖,很秀Q,NT好N好红。

     秦青M了几把,Q不自J地矮XS,用ZCQ着一个,手玩着另一个,把xxQ得沾满KS。林雪茵S子扭动,CX着,呻Y着,双手按着秦青的T,好象让他努LX去似的。

     Q着Q着,秦青的ZX移,两手抓住内K,向X褪。

     林雪茵很知趣的抬T,内K很K没了,林雪茵想并ST,秦青不让,他双手放在她的PGS抓着,捏着……

     一张Z抵在她的xxSR火朝T地W了起来,因为姿势不好,秦青让她坐在浴缸S,两TD开,用手指拨动XY蒂,把它拨得Y了起来,又把手指CR了XD,时K时慢地C动着,D得林雪茵春S流了不知多少,XZ也一张一合地xx起来:“好哥哥………你……害S我了……再这样X去……茵R……会S掉的……K……K点……来吧……”秦青问:“来什么呀?”

     林雪茵不答,在他的耳朵S使劲拧一把,以示不满。

     秦青认为时机成熟,让林雪茵站起来,手扶浴缸,翘起PG。

     林雪茵嫌这姿势羞R,有点为难。

     秦青说:“这么G可SF了。”

     林雪茵这才不Q愿地那样做了,秦青见她做得不标准,S前指点,使其翘得更高些,T分得更D些。

     从后边一看,结实的xx,圆圆的白PG,茂盛的YM,流S的红X,JH般的XP眼,都在最佳的位置S,构建着这完美的艺术。

     秦青的xx弹跳着,想必J动极了,他手持xx,用xx在她的腚沟里磨C一阵,才在林雪茵的xx声里慢慢TR,xx很J,xx很C,好在NS不少,林雪茵没C多点苦,xx顶到底了。

     xx把xx包得严严实实的,J得秦青好S,秦青深吸一KQ,感S成熟少Fxx的滋W,xxXX的,暖暖的,比泡在温泉里还SF。

     秦青双手在她的PGSM着,xx动起来,林雪茵的Xxx,随着动作,里边的NR不时翻R翻出,煞是好看。

     林雪茵哼着,J着,无比的K乐。

     秦青越C越K,两只手不太温柔地攻击她的xx,林雪茵的声音也加D了,“好宝贝……你好……好厉害……茵R……A你……A你……永远S你……”

     秦青得意地笑了,xx把xxC得哧哧响,自己的YM把林雪茵的P眼C得直缩,林雪茵摇着PG直躲。

     秦青一见,C得更K,浴室之中,充斥着C喘声,xx声,J哼声,啪啪地碰R声。

     秦青暗夸,林雪茵的X真B,CJ去真S,使RK活的总想S出来。

     因为动作K,PGR颤着,xx晃着,那风景妙不可言。秦青打开所有的感官T会着,他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神仙。

     当林雪茵xx时,秦青没S,他让林雪茵L住他脖子,双T盘在他YS,自己站立着,抱着她的NPG,T起xx,一X一X猛G着。

     xx一缕缕的溢出来,缓缓地落地,林雪茵闭S眼,享S着xx的美好。

     林雪茵也不时T着XS,用X边的XZ与秦青较量着。

     秦青一边C着,一边向卧室走去,到了C前,让林雪茵SS着C,自己抱着她的PG,又是一阵T击。

     “好哥哥……Q丈F…你真B……你真是……我的克星……茵R这辈子……都不离开……你……”

     秦青望着那对美丽的xx,象风中的百荷不停地抖着,实是R间一D美景。

     C了几百X,才S了出去,SJxx。

     林雪茵SJY冲击不由J道:“RS了……好哥哥……”

     秦青问:“哥哥G得怎么样?”

     林雪茵说:“我……我……KS了……”

     林雪茵xx了,一阵狂泄,L得一塌糊涂。

     秦青一鼓作Q,又是一百多X,才把NX的J华奉献出来。

     秦青抱住林雪茵,享S风雨后的余韵。

     林雪茵伸出XZR,在他脸SQ着,象在W劳英雄。

     第06章家庭风波

     秦青休息的时候,林雪茵又J了浴室再次清洗。

     当林雪茵从浴室出来,到卧室一看自己和秦青疯狂在S面G了一T一Y,洁净雪白的C单此刻是狼籍不堪,一P凌L,到C是一滩滩H白相间混合着YY和YJ的秽Y,并且C单S还散落着数G黑长微卷的YM。

     林雪茵心中羞意油然而生,皎洁的J颜飞红,芳心轻跳。

     这时,秦青看见林雪茵洁白如Y的J容,由于刚洗了澡而变得红RMR,容光明艳。她婀娜多姿的S姿SX柔肌H肤晶莹如Y毫无瑕疵,欺霜S雪凝脂般H腻的SXS,傲T的一对xx结实饱满洁白,T翘在xx顶S的R珠红玛瑙般鲜红YR,YY纤细,粉T圆R而丰T,一双xx匀称而修长,她两只DT之间毫无一点空隙,JJ的合并在一起。

     平H如Y无一分赘R的XFX,是那令R心荡神驰的神秘的三角地区。此刻,覆盖着隆起如丘丰满的xx郁郁葱葱漆黑的YMxx的散贴在xx四边,肥厚腥红的Dxx犹半张开着,平时隐藏在DxxX红腻细薄的Xxx及珠圆殷红的Y蒂皆一一可见。

     林雪茵见秦青的星目SMM地SX看着自己,她心中羞意油然而生,俏脸飞红,纤纤Y手一伸遮掩住芳C萋萋鹦鹉洲,难为Q地J羞道:“青R,不许你这样看我。”

     秦青虽然已和林雪茵xxL的翻云覆雨多次,但是从未及这样细看欣赏。此刻,看来只令他心猿意马,Y念萌发,K间的宝贝渐渐地充X胀Y,P刻就金Q高举雄纠纠的竖立起来,T翘在KX。秦青翻S而起,T起昂首TX的宝贝笑道:“我不但要看,还要C。”

     林雪茵媚眼看见那G眼怒张赤红的宝贝,春心荡漾,Y兴也起。但她却道:“青R,现在不行。”

     秦青道:“我不管。”他抱着林雪茵肤如凝脂晶莹剔透的YT就向C而去,他T如火碳坚Y似铁的宝贝一T一T地,顶撞着林雪茵平坦光H的YF、H腻白N的DT和肥腻多R敏感的xx。

     L得林雪茵顶撞芳心如秋千般摇荡,Y火攻心,浑SSX,她曲线玲珑粉妆Y琢的xx主动向CS一倒,珠圆YR颀长的NT向两边一张,妙态毕呈,春光尽泻。林雪茵美艳J丽的Y靥春意流动,杏眼含春看着秦青,媚声道:“XH家伙,还不K来。”

     面对这活S生香的美妙J躯,秦青哪还忍得住,一跃SC,他跪在林雪茵敞开的粉T间,涨红滚圆的Dxx对准桃源DXPG一T,由于已L过八次林雪茵JX的NX,已较能适应秦青超愈常R的D宝贝了。故而,秦青Dxx直顶开肥厚柔R的Dxx,及RXK柔N的Xxx,“噗滋”一声,Dxx一路摩C着RX四壁的YR,直C顺利地到底。

     林雪茵嫣红的香C一张,“A”地J唤出声,J靥浮现出甜美的笑容,SS地接纳了宝贝的CR,两R又第七次赴巫山行云布雨了,久久方才无比畅美地云收雨歇。

     两RC过饭,秦青C着林雪茵K点SC。林雪茵莹白的Y颊一红,媚眼J羞地一看秦青,J腻地道:“XS鬼,L了这么多次还嫌不够A。”

     秦青笑道:“我和茵R永生永世在一起,自然就要时时刻刻C着你呀。”

     两R自是一Yxx,尽Q承欢,直到次R凌晨,两R方才疲倦地沉沉RS。

     次R清晨,星期一。

     秦青依依不舍离开了林雪茵的怀抱S学去。

     自从与林雪茵发生了关系,他的心思全部都集中到了林雪茵的SS。S课如S过鸭背,G本听不J去,终R昏昏呆呆的想着回家。

     一放学,秦青第一个冲出教室往家里面赶。

     刚J门,就听到家里一阵吵闹。

     声音是从林雪茵房间传出来的。

     “你G什么?放开我。”林雪茵D声挣扎喊道。

     “G什么?XYF,老子今T要C你。”是秦开源的声音。

     秦青心里一阵荒L,是父Q回来了,难道他发现了自己与林雪茵的关系。

     林雪茵哭泣的道:“走开,我今T不SF。”

     “啪!”一个耳光响亮!

     秦开源凶H的骂道:“不SF,老子照C不误,谁J你是我老B。”

     秦青的心里在滴X,他悄悄的走近林雪茵的房间,只见秦开源把林雪茵压在CS,正拼命的撕扯林雪茵SS的YQ。

     “唔……你……放、放开我,你无……耻!”林雪茵还在奋L挣扎。

     秦开源闻着林雪茵那独有的Y雅T香,看着她清秀T俗的面容,姿S绝美、T态婀娜、苗条匀称的YT,白皙温R的肌肤,纤长柔美的手指,以及被C去Y钗后散落X来的如云如瀑的秀发,一切都J起NR高亢的SY。

     秦开源不顾抵抗,双手侵向林雪茵玲珑浮凸的美妙xx,沿着那YR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突然,秦开源的一双D手顺着林雪茵的粉颈伸J了Y内,在林雪茵那Y香暗溢的Y衫内肆意R搓起来,触手C那一寸寸JN细H的Y肌雪肤如丝绸般H腻JR。隔着轻薄的抹X,他Y亵地袭S林雪茵那一双JT柔N的RF,肆意FL着、R搓着……

     林雪茵又羞又怕,双眸J闭,JR的YT拼SF抗……

     秦开源一阵得意,Y笑道:“S蹄子,几个月不C你,越来越有W道了。”

     林雪茵在秦开源的FMR搓X,羞得粉面通红,被那双肆意蹂躏的Y爪玩L得一阵阵酸R。

     秦开源SMM地睃视着这林雪茵J柔的YT:乌黑柔顺的长发散在S后,苗条修长的S段鲜N而柔R,冰清Y洁的肌肤温R光H莹泽。

     只见林雪茵的绝丽容颜含怒带怕,犹如带露桃H、愈发J艳。秦开源J不住心醉神摇,伸出魔爪一把攥住林雪茵的两只细N的皓腕,把一双Y臂强扭到S后,林雪茵的ST立时被迫成F弓型,美丽的SX羞辱地向前T立,象两座高耸的雪F,愈发显得丰满T拔,X感YR。那深深的R沟在亵Y的束缚X深不见底,风光绮丽。

     秦开源的Y手按在林雪茵高耸的RFS,轻薄地FL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YR的绵R。突然,魔爪探出,抓向林雪茵X前雪白的掩T薄纱。

     林雪茵拼命F抗,可是NR疯狂起来的L量,又岂是这柔弱的林雪茵所能抗拒的。

     只听“咝、咝”几声,这林雪茵SS的YQ连同亵K被一同CB地撕剥X来,仅剩X一件粉红的X罩还在勉强遮蔽着林雪茵粉N的xx。

     秦开源一声狞笑,双臂制住林雪茵的ST,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X的H扣。一声轻响,H扣T开,少NSS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X来,只见一具粉雕Y琢、晶莹YR的xx彻底L裎在眼前。挣T了束缚的xx更加坚T地向前伸展着,如同汉白Y雕成的巧夺T工的艺术品,灯光X映像X着蒙胧的YS光泽。冰肌Y骨JH柔N,成熟T拔的雪白RXS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W、纤HJR的如织细Y,平H雪白的柔美XF,优美修长的雪Hxx,真是无一C不美,无一C不YR。Y其是那一对柔N的丰TRF俏然耸立,JX玲珑、美丽可A的xx嫣红YR、艳光四S,与周围那一圈粉红YR、J媚至极的淡淡R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BY放、J羞初绽的稚NH蕾,楚楚含羞。林雪茵冰清傲绝的xx完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R采撷。

     被秦开源C鲁而残忍地剥光了JT,林雪茵终于绝望。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抗拒,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秦青。

     和秦青在一起,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尽管她是秦开源的Q子。从感QS,她更加认可秦青。

     “青R,你在哪里?”林雪茵打心底里默默呼喊。

     “M!我回来了,K给我做C。”秦青在D喊。

     林雪茵一听秦青在喊,惊讶的道:“是青R,他放学回来了。”

     秦开源一阵不S,骂道:“臭X子,回来就回来,J什么?家里没有C的,自己出去C。”

     秦青道:“爸,你也在家,太好了。我正要找你呢?”

     秦开源看R子不肯走,心中有Q,跑出房间,道:“臭X子,有什么事Q?”

     秦青支吾道:“我们班主任让我通知你去学校一趟。”

     秦开源一听,道:“J我去学校,你X子又惹什么事Q了?”

     秦青低垂着T,道:“跟同学打架。”

     “啪!”一个耳光扇过,秦青一阵剧T。

     秦开源Q愤的道:“跟R打架,你不去S,岂有岂理!我打S你。”说着又要举手T打秦青。

     这时,林雪茵穿了YF跑出来,拦住秦开源,道:“别打青R,X孩子不懂事,是我这个当后M的没教导好。”

     秦开源Q愤的道:“他还X,我像他这个年纪,已经在外边创业打TX了。要不我这几亿S家从哪里来,白养了这臭X子。”

     林雪茵道:“你当父Q的不肯教,我去学校跟老师说好了。”

     秦开源Q道:“去吧。我不想看见你们。”说着,转S离开。

     林雪茵问道:“你去哪里?”

     秦开源愤恨道:“这个家没有我要的K乐,我还不会到有K乐的地方去吗?”

     “砰!”秦开源把D门恨恨一甩,开车走了。

     第07章合谋

     秦青FM着林雪茵把打红的脸庞,心疼的道:“T吗?”

     林雪茵温柔的AF同样被打的秦青,道:“我不T。你又跟R家打架了?”

     秦青微笑道:“我骗他的,我不允许任何R再碰你,因为茵R是我的。”

     林雪茵动Q的扑在他的怀里,道:“青R……”

     秦青道:“茵R,我们走吧!”

     林雪茵一愣,道:“走?!去哪里。”

     秦青坚定的道:“去一个秦开源找不到的地方。”

     林雪茵安W道:“青R,现在不是古代剑侠隐客,怎么可能说走就走。”

     秦青急道:“难道要留X来任他折磨我们吗?”

     林雪茵微笑的道:“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办法?”

     秦青高兴的道:“有办法?”

     林雪茵道:“我已经J我MM替我L了一份假病历,是子G癌和乙肝。”

     秦青愣道:“这行吗?”

     林雪茵微笑道:“秦开源我最了解他,他最怕S,如果我得了乙肝,他不但不敢碰我,只怕这个家他都不J。想当年你的Q生MQ患S肺痨,他竟然H心的把她关在一个X房间隔离开来,最终让你MQ郁郁而终,其实早期的肺痨是完全可以治愈的。”

     秦青眼睛充满愤怒的道:“可恨。茵R,那刚才你为什么不这么说呢?”

     林雪茵微笑道:“那不是还没有拿到病历吗?”

     秦青微笑的道:“只要他不再碰你,我就放心了。”

     刚才林雪茵为了救我,匆匆之间,只穿了一件SY,连内YX罩都没有来得及穿S。只见她那两座T拔的RF也半隐半露,随着呼吸一起一伏,xx尖T高D,白N光洁而富有弹X,看S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H,随着她微微J喘的X脯轻轻起伏。N红的R晕、鲜红的xx,看S去J艳动R,让RQ不自J地想M个过瘾。

     柔R平H的XFX面,浑圆粉N的两T之间,蓬门微张,YM丛生,又黑又多,长满了XFX及YK间,几乎把她那肥N的xx全遮盖住,YX沟X,也欣欣向荣地长了一P乌溜溜的YM。她的xx高高隆起,柔若无骨,丰满JN红R光泽的两Pxx中间,现出一条细细的红R缝,在蓬L的YM的掩映X,若隐若现地泛着缤纷的晶莹YY,好不MR。

     当秦青目不转睛地流览林雪茵的全S时,林雪茵J声JQ地说:“青R,你好H,怎么这样看R?”看着这个丰满JN的xx,秦青的心T狂跳,Y火D盛,一GR流直冲XT,D宝贝B起发胀,YT起来,还不住地微微颤动着,似乎在向她打招呼。

     “茵R,你好美!”说着,秦青再也忍耐不住,扑在她那MR的躯TS,低XT,W着她那RQ似火的香C,林雪茵也R烈地拥抱着他,全S起了一阵颤抖,将ST伸J他的K中,彼此吸Y着。

     慢慢地,秦青的T向XH去,H过她那雪白的粉颈,来到高高耸起的一对F峦S,那柔R又富有弹X的xx,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一S一X地起伏着。

     秦青含住一个红R的xxY吸着,又用手抓住另一只xx,轻轻地R捏着。林雪茵被他L得好不SF,K中发出YR的呻Y声,Q不自J地将xx用L向ST起,丰满的xx不停地扭动着。

     这时,秦青感到她的xx,含在K中慢慢发Y,变得更D更结实了,硕D的xx也渐渐膨胀加D起来。秦青的T继续向XH,ST一路TX来,像给林雪茵洗澡似地,L得她仰STY,奇X难忍。秦青的手经过F部平原,穿过茂盛的YM丛林,来到她隆起的R丘S,轻柔地FM着那早已SR的xx,xx中xx横流。

     秦青轻轻拨开两Pxx,露出了MR的景S:红玛瑙似的XY蒂早已充份B起,看S去凸涨饱满,红通通的R缝若隐若现,YR极了。秦青张K含住她的Y蒂,吸Y着,又用S尖轻挑着,轻拨着,轻T着,L得林雪茵的xx似海边的N,一波又一波,xx两侧S了一DP。

     “嗯……嗯……俊……好C……嗯……它好象一T比一T更D了……嗯……”林雪茵躺在沙发S像只温顺的X猫,很熟练的用牙齿轻轻拉X秦青的内K,开K就把秦青的xx含JZ里。而秦青则双手R捏着林雪茵的xx。

     这时突然S旁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是贞R吗。”林雪茵接过电话。

     “是A!J。”电话那T传来林雪茵MM林雪贞的声音。

     “嗯,你来了!”林雪茵在秦青在搔LX,喘CQ的道。

     “明T就到,这趟我可能要在你哪里常住一段时间。”林雪贞道。

     “求之不得,嗯,你就来吧!”林雪茵道,秦青这时重重的扭了她丰满的xx。

     “J,你怎么了?生病了吗?”林雪贞发现林雪茵的声音不对。

     “没事……就这么说了,明T等你来!拜拜。”林雪茵说着,把电话挂了。

     秦青道:“怎么?贞R要来常住?”

     林雪贞扭了秦青的脸颊,道:“不错,所以过了今晚,你就不可以在D厅和我xx了。”

     “Xxx林雪茵,看我今晚怎么C你。”秦青一手探J林雪茵的三角地带,R着她那xx沾S的xx。

     “……嗯……青R……我要你……先……G我……好不好……C完了茵R的xx再去……XR……嗯……Rxx想要哥……好哥哥……QR子的Dxx……”林雪茵Y荡的用xx在秦青SS摩C。

     秦青用行动代替回答,马ST光SS的YF把林雪茵扶了起来。然后让她靠在客厅的墙边,抬起她的左T。

     “青R宝贝……你想站着G……可以吗……”林雪茵一阵惊呼。

     “试试看吧。”说着秦青弯XY来配合林雪茵的S高,W着xx抵住林雪茵的xx。

     “滋……”秦青一TY顶J去了一半。

     “A……青……不行……我不够高……C不到里面……嗯……”林雪茵一阵惊呼。

     秦青索X将林雪茵的右T也抬起来,让她背靠着墙双脚腾空。

     “滋……”已经全部J去了,秦青随即开始C送着。

     “A……好R子……这姿势……好……你好B……我……xx好S……G我……GS我了……嗯……滋……滋……”林雪茵双手环抱着秦青的颈子开始xx。

     “茵R……我们到镜子前面……我要你看看……茵R的xx吞J我xx的样子。”

     秦青边C送边抱着林雪茵来到客厅的落地镜前面。

     “A……我看到了……X青……你的xx……好D……我的xx……A……都S满了……”

     从镜子里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林雪茵的xx随着秦青的C送,不断的翻J翻出,这景像更添了许多xx的QQ。

     “A……Q哥哥……R我的……xx……被你G翻了……”

     秦青听了林雪茵的呻Y,更加意Q风发,得意非常,xx飞K,xx的声音也更K,连成一P。像急促的洗Y声。

     C了几百X,林雪茵全S狂摆着,xx收缩,原来她被推S高F了。秦青强自忍耐着,把她翻过来,令其平平的BX,分T露X,自己扑S去,把家伙重新SR。

     这招比翼双飞,是秦青以前在录相S看到的。T一回实践。这招虽贴得近,却不适合K攻。秦青耐着X子,C了一会R,又让林雪茵把PG翘起来,还是这招过瘾,xx跳舞,J躯抖动,PG一晃一晃,两手可以随便M。秦青奋起神威,又是K如风雨。

     林雪茵忘Q地xx道:“QA的……你真能C……C吧……CS……X……Xxx……我……好A你……K给我……我……A……”

     这J声令秦青J动起来,他只觉后背一麻,xx一跳,一GS箭S向美R的XD。林雪茵J呼道:“好R呀……好TK……要SFS了……”

     秦青把林雪茵抱在怀里,两R慢慢地使呼吸与Q绪平稳X来。

     Y,就在一P春S中来临……

     第08章林雪贞

     这T放学,秦青照往常一样踢完球搭S回家的G车,这个时段搭车的R特别多,一S车就S不由己地被R流拥R车厢。后续的R群不断挤J,当秦青站稳的时候发现右手边站着位打扮妩媚的少F,她穿著粉红JS的超短连YQ,前面低X的叉开得很低,前面两条布带延着xx往S到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而背部露出了一D块,而更令秦青BX的是,她YFS并没有X罩的条纹痕迹,而那两颗硕D坚T的xx看S去有E罩杯了吧!!秦青忍不住瞄向她那亮丽卷发X的俏脸……。

     A!眼前的这个R不是林雪贞XY吗?秦青差点J了出来。

     秦青在心里暗自思捋着:她现在怎么会在这里?N。对了,林雪茵昨T还说她今T来,没有想到她跟自己同个站S的车A。

     林雪贞年仅二十四岁,秦青X的时候,一直把她当作是JJ看待。秦开源没有什么Q戚朋友,就是有,也因为他看不起R家,而跟以前那些Q戚断绝来往,说白了就是嫌弃那些Q戚穷。

     林雪贞是秦青唯一的R童玩伴,尽管她比秦青D了八岁。林雪贞家里没有N孩,只有她跟JJ林雪茵,林雪茵嫁给了秦开源,她就常常到秦青家玩。

     林雪贞也是个标准的美R,有着跟JJ一样美好的S段,或者是遗传因素的原因。

     如果说林雪茵比较传统典雅一些,那么林雪贞就显得开放RQ,时尚。

     林雪贞X的时候就是美R胚子,她十六岁的时候,就丰姿绰越得MS万千众生。D学的时候,追求她的N生可以组成一个团。

     林雪贞T生叛逆的X格,让她CC跟家里作对,她J往的那些N友,不是更是让家里RQ得发抖。这次她来秦青家投靠林雪茵,就是因为跟自己那个G艺术创作的N朋友闹翻。

     林雪贞又不想回家,免得父M唠叨,自己在外边住,又感觉有点空虚寂寞。正好JJ林雪茵打电话求助,林雪贞是医生,G一张病历证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Q。但是她很好奇JJ为什么要这么做,追问之X,林雪茵就袒露婚姻出现了问题。

     林雪贞敏感的觉得,JJ可能有外遇了,但又不想离开这个家。否则婚姻再有问题,也不致于不想跟老G同C,要老G远离自己。她可以选择离婚,但是林雪茵却没有。

     林雪贞在电话一再追问,林雪茵才说,说秦青的原因。

     林雪贞觉得不可思议,于是接到JJ的电话,连Y收拾行李,今T一D早就从省会赶往秦青住的B市。谁料再车S被秦青遇S。

     秦青看见林雪贞J微张着魅眼,雪白的牙齿轻咬着SR的XZC,一副T苦的模样,秦青刚想开K,发现在她后面一个比她矮S半个T的民工打扮的D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着林雪贞J那浑圆的PG,而她扭动着PG往,脸S浮现着T苦的神S,这一幕看得秦青X脉沸腾,球K里的家伙不安分地翘了起来。

     秦青心想:不能便宜了那个傻蛋民工。便随着R流一挤将民工挤开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秦青,而刚接触到秦青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开了。

     秦青渐挪站到林雪贞J的背后,车内沙丁鱼似的R流拥着,将秦青和她JJ地挤着贴在了一块,林雪贞J象棉H一样柔R的ST立刻压在秦青SS,前面的R挤的已经没有一丝缝隙,后面的R还在拚命的往前拥,借着拥挤,秦青努L的享S着林雪贞JST的触感。

     林雪贞的S高跟秦青差不多,她的T部刚好C在秦青XF的三角部位,借着车S的摇晃摆动Y部,早已xx的xx贴在林雪贞JPG中间的裂缝S摩C,隔着薄薄的YF,可以感觉到她STR乎乎的R感。

     秦青逐渐加DL度,双T分开向前靠拢,J住林雪贞J的DT,Y部也用L向前压迫丰满柔R的PG,xx的xx开始挤在PG沟里SX左右的蠕动,可以感觉到林雪贞JPGS的NR被秦青L的左右分开。而她竟然主动地将PG向秦青的xxT来,似乎对秦青的非礼十分享S。

     秦青逐渐放D胆量,索X松开吊环,双手从R缝里向前探,缓缓的放在Y间,借着拥挤轻轻的抱住她的Y,哇!感觉比想象中还要细!秦青随即晃动Y部,XFJJ贴在她PGS,秦青逐渐放肆起来的FM,可以感觉到她ST在微微的颤抖,秦青一步步的加DL度,伸J短Q里的双手贴在林雪贞J完全L露在T字K外面丰满的PGS,挑D似的FM那里HN的肌肤……

     薄薄的超短QX,丰盈雪白的DT和TF正被秦青的D手在恣Q地猥亵。浑圆光H的T瓣被轻F、被缓R、被L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J,一XX来回R搓,林雪贞J的N面绯红,呼吸开始急促……

     秦青探JT字内K的边缘,FS林雪贞J光洁细N的XF,探向她隐秘的C地。发现这里早已泛滥成灾,秦青拨开S漉漉的内K,M向了林雪贞J神秘的H园…

     “A!不要……”林雪贞终于忍不住低声的呼唤。

     “雪贞J,是我,秦青……”秦青吐着深深的Q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W…秦青……怎么会是你…。W…嗯……”林雪贞J转过半个T来YY地望着秦青。

     “雪贞J,我刚放学,不巧在这遇S你。刚才有几个民工对你动手动脚,我打发了他们。”秦青贴在林雪贞J的耳边很到,D手却依旧在林雪贞的SC停留。“雪贞J,你的PG好有弹X…J得秦青好SFW……”

     “我…怎么是你…不…不要…嗯…W……”林雪贞J说着边X幅度地随着秦青手不断扭着PG。

     “雪贞J…我可是你的救命恩R…”秦青用手指H挖她的xx,不断伸J伸出的搅L她的xx,伸出右手J贴在她两P肥而T翘的PG缝之间,中指不断撮L她早已被YY浸S的P眼。

     “A…不要…W…秦青……我是你XY呀……W……我JJ是你我A……”林雪贞JK中说着翘T却越发J凑地向秦青扣着P眼的手挤来。

     “不行…谁J雪贞J你这么YR……我一直来都好喜欢你……”秦青YY高涨,索X在球K边掏出了早已X脉贲张的老二,抵住了林雪贞J的JH蕾,那里早已被YYH得一塌糊涂,秦青Y一沉,稍一用L,挤开了DK的NR,直TT地C了J去。

     “A……竟然当着这么多R的面让秦青CP眼……”林雪贞J发出细微的哼声,洁白的牙齿咬着X感的红C,苗条玲珑的ST轻轻扭动着。

     秦青感觉到她壁内的NR包围着秦青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秦青开始了开始很X幅度的有节奏的xx,并用右手的中指HH地抵住按摩B往内按,食指在林雪贞那粉N而敏感的Y蒂S划动,一X,两X,三X……。

     “W……W……嗯……”随着那X幅度的运动,那xx又更为深RT内,而林雪贞J喉咙深C的闷绝J声也愈J愈压抑不住。

     秦青开始袭S她的XR肆N,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JT的NR,好象林雪贞J苗条纤细的S段S翘起着两个饱满的X丘,和T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秦青CD的五指,由X往S抄起那两个R球尽Q地RL着。

     xx里的电动B搅L着YY来回地旋转着,秦青感到C在P眼里的xx被电动B旋转而顶起的臂R不断FL着xx。

     “雪贞J…你好漂亮…好Y荡W…”秦青硕D的火B在她的xx中贯穿,C壮的蘑菇T不断刮L着X壁S的R粒。

     “你HS了……怪不得JJ会MS你……W…”林雪贞J扭动着S躯,充满弹X的翘T挨着秦青的XF使劲地旋转。

     “那你呢?喜不喜欢我不…”丰满雪N的RF秦青的魔掌中扭曲变形,R面球似的被R搓的一PC红。

     “喜欢…我让你C……”林雪贞从来没有尝试这么提心吊胆的xx,秦青的D胆作风让她心如狂C,她的美目微张,肢T发生很D的扭动,喉咙深C还发出好象在C泣的声音,那是因为X感带被R蹂躏J发而B出来的缘故。

     “雪贞J。…你的P眼好J…里面好HA……”秦青运用那巧妙的手指,从XF一直到DT间的底部,并从X侧以中指来玩L那个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C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往xx最深CS命地S,C壮的xx一C一C不断摩C她P眼里的NR。

     “不…不要…说这么Y的话…我S不了……”林雪贞的HT蜜D不自主地收缩JJ秦青的xx,而前面的H芯也由于秦青手指的扭动不断地从深C渗出H蜜。

     “但是你的PG好翘好有弹X…我好想用LCW…”秦青说着边捧起她的柳Y,T起xx往她P眼深C一记强顶。

     “A……不行…这里好多R……”她的T靠在秦青的肩S,两颊绯红地在秦青耳边低喘。

     “在这么多R面前C你P眼…你好有K感吧……”秦青CD的xx不断挤J又C出,中指和着YY压在她肿涨的Y核S使劲地R搓。

     “呜……好CJ…好C…你的东西好CA…”林雪贞的PGS命向后挤着秦青的xx,丰满的xx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C。

     “雪贞J…J我C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K…”

     “说A…雪贞J……”秦青将CD而坚T的xx猛地全GCR“A……我说…我说…C…C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么…雪贞J……”秦青灼R的xxJ顶住柔N的JHK,CD的xx在林雪贞J窄的蜜D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C出。

     “别…A…我说。……”

     “来…贴在耳边说……”

     “G…G我……用L地G我……”

     “继续说……。”

     “C…C我……我好喜欢你C我……CS我……”

     林雪贞耳边传来秦青C重的呼吸,Z里的RQ几乎直接BJ了她的耳朵。秦青巧妙地利用ST隔断周围R们的视线,开始Y吸雪贞的耳垂和Y颈。

     “我的什么在C你A?”

     “你…A……你的xx。”

     “Jxx!”

     “xx…A…xx……”

     “我的xx怎么样A…雪贞J”

     “Dxx…你的DCxx……JJ好喜欢你的DCxx……。”

     “我的xx……比你N朋友的怎么样?雪贞J……”

     “你……A……你的xx更D……更C……你C得我更S……A……”

     秦青再也S不了这样的CJ,将灼R的岩浆恣Q地B灌J林雪贞J的直肠,,林雪贞JS颤抖着发出了竭L掩饰的呻Y声,秦青明显感觉到她的P眼也在阵阵收缩,几乎要J断秦青xx的感觉,秦青把STJJ压在她背后,享S着这种无与L比的K感……

     接着秦青C出xx,还没有完全变R的xx离开她xx的时候,秦青感到好象拔掉瓶S似的,随着ST结合部位的T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P眼又似当初般J闭。秦青扶着TL的林雪贞J走X了G车……

     第09章陶醉(S)

     当林雪茵看见秦青扶着JR不堪的林雪贞回家的时候,不J惊讶的问:“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秦青得意的道:“我是在车S遇S雪贞J的,她ST有点虚,所以我就扶着她回来了。”

     林雪茵一听,关心的道:“雪贞,你没有事吧?”

     林雪贞喘着Q,道:“没什么?你忙你的吧,我休息一X就好了。没有想到一年多不见秦青,他长得这么帅Q了。”

     秦青微笑道:“那都是你JJ的功劳,她TT的L好C的给我。”

     一会R,林雪茵从厨房出来,端出切好的S果。道:“好M子,先C点S果,我先去给你们L好C的。”

     林雪贞看着JJ比一年前更加的风韵美丽动R,整个R都是SR剔透,JN如S一样,就知道她S了秦青的滋R。想到自己在车S被秦青荒唐YB的一幕,不J俏脸一红,心中一荡,xx不J又从xx内流出。

     “JJ……我赶了一T的路,S子有点腻,我先回房间洗个澡。”说完就转S走回房间。

     秦青家里的别墅分三层,一楼除了两个客房,只是空旷的D厅;三楼则是健S房和书房;二楼有三个房间,都是自己R住的,平常秦开源回来就S林雪茵的房间,秦青自己住一间,还有一间就是长期空给林雪贞的,因为她经常会到这里“避难”,她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另外一个家。

     一会R,林雪贞从房出来手SJW着一团东西,往林雪茵的房间走去道:“J,我用一X你的沐浴露。”说着,走向林雪茵的浴室拿了一瓶沐浴露。

     尽管林雪贞刻意把手S的三角K藏着,但是经过和林雪茵丰富的xx验以后,秦青一眼就从她指缝中看到那件淡HS的丝质三角K,而且能够用她细X的手W着,一定跟林雪茵一样,喜欢那种又细又窄,连xx都包不住的X感三角K。

     为了更证实自己的看法,又为了证实林雪贞也是个xx强烈的NR,秦青趁她JR浴室后,J了她的房间。拉开橱柜,凭经验秦青一X就能判断出NR的内K是放在那一个C屉。

     果然……哇……林雪贞的三角K比林雪茵的还要H俏,还要X感,秦青拿起几件看了一X,一G淡淡的Y香扑鼻而来,秦青不JXT撑了起来。H样繁多的三角K和X罩推里,有的甚至只有几条丝绳连着一XP比手掌还要X的布块,有的透明得穿了跟没穿一样。

     秦青从林雪茵那里学会了从内YK来判断NR的xx。太好了,原来林雪贞也是如此Y火焚S的NR。

     “JJ……X青……”从浴室传来林雪贞J秦青的声音。

     林雪茵在楼X做菜,自然不是听得很清楚。

     “什么事?雪贞J。”秦青轻轻关S厨柜自告奋勇的来到浴室门K。

     “X青……我忘了拿YF了……请你帮我到房间柜子里最X面的C屉……帮我……拿那一件……淡HS的……内……Y……和挂在左边那一套同颜S的SY……麻烦你了。”

     “好的,林雪贞。”秦青心里不J暗笑,林雪贞跟林雪茵一样,要用X感的内YK来YH自己,已经相当明显了。因为刚才林雪贞手S还拿着一件内K,怎么可能会忘记带内Y去浴室,这分明就是引Y,一定是刚才在车S撩起了她的xx,但现在她还回W无穷。

     “雪贞,秦青只找到X罩,翻遍了都没看到内K,怎么办?”秦青变成光明正D的去翻她最隐密的内Y柜了。

     “W……不要J……内K……我已经拿了……谢谢……A!……”她从浴室探出半个S子来,原本用一手W着浴巾摭住X前,一只手在门后面,但是又要伸手拿秦青递给她的X罩和SY,正不知该怎么伸出手的时候,突然SS的浴巾往XH落,她急着用手去抓,却因为太J张而H了一跤。

     “雪贞J……”秦青立刻冲S前去扶她,这时门整个推开了,林雪贞xxL的ST整个倒在秦青的SS。哇……秦青眼前的景像让秦青看呆了,她坚T如少N般的xx,粉红S的xx,还有DTGC碧C如茵的YM,肌肤结实又光H,太美……太美了。而秦青的一只手正搭在她的XFS。

     “A……X青……别……别……看……我……”她已经满脸差红了。她D概没想到原本简单的YH会变成这么直接。

     “A……雪贞J……对不起……你有没有摔伤了?”秦青的手仍然没放开。

     “X青……我没事……你先出去……我……换YF……”林雪贞掩不住脸S又羞又J张的神Q。

     “雪贞J……我想要你……”秦青说着一把LJ她的S躯,ZC猛地WS她的香C。

     “嗯……嗯……A……X青……”她略微F抗,很K就放弃了。

     “雪贞J,我会像疼雪茵一样疼你?”秦青温柔的道。

     “你H……R家……又不是你QR……”林雪贞一副少N的J羞模样。

     秦青一把抱起她轻盈的ST走向卧房。

     浴室内,林雪贞的YT在SY底X毕露无遗,秦青把她轻放在CS静静的欣赏。

     “X青……你……K别看了……我……羞S了……”林雪贞羞怯的双手掩住重要部位。

     秦青必须像林雪茵一样的先打开她的心防才行,于是温柔的FM着她的脸颊。

     “雪贞,你好美,知不知道?”

     “唉……NR都是喜欢怨旧……嗯……有一T我老了……你还喜不喜欢我……”

     NR都喜欢问这样的问题,越是美丽的NR,越是要问。

     “喜欢,永远都喜欢。雪贞……我喜欢你……不,秦青A你。”秦青WS她的C说。

     “……嗯……嗯……X青……你骗我……要是真的,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因为以前我还X,记得你有一次把N友带来这里玩,我生Q了好几T,压抑S了,你能明白吗?”

     秦青说的是真心话,在秦青开始懂得NN之事以后,第一个引起秦青注意的NR,当然是朝夕相C又美艳动R的林雪茵。J接着,就是常来家中的林雪贞了。

     “是……是真的……”林雪贞问。

     “我发誓……”

     “难怪那次之后,好久一段时间你都没有理睬我。X青……对不起……不是我不喜欢你,故意对你冷淡,只是因为……你还X,所以……直到最近……秦青才突然发觉……你长D了……Y其是这几个月不见,我才发现你长D了许多,而且……不太一样……”

     “刚才在车S,我实在是忍不住才做的,我对你的A,压抑了太久。”秦青再度W了她不让她继续说X去。并且伸出手潜R她的X脯,结实的W着她坚T的xx。

     “……A……X青……嗯……”

     秦青FL她的双F,太完美了,xx和R晕竟然都是像少N一样粉红S的,秦青一K含了S去,左右来回的吸Y,R捏,一会R已经把她的Y兴挑了起来。

     “……A……X青……我……好SF……你好B……我……好……”

     秦青再一手探R她X面那件淡HS的透明三角K里面,轻轻地来回FL她如茵的YM,慢慢的往X探RYMX的细缝。她的xx似乎比林雪茵的还要J,还要X,D概是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吧!

     “……A……X青……你……秦青……羞SR了……嗯……你……”林雪贞开始呻Y并D胆的将手伸向秦青的K裆,FL着秦青那涨得难S的xx。

     “……A……X青……你……好D……怎么可能……”

     林雪贞尽管很开放,但并不代表她烂J,其实她接触过的NR没几个,所以相当惊讶。

     秦青迅速的T光SS的Y物,只留X内K,让里面的xx继续撑着,秦青明白NR其实跟NR一样,若隐若现的视觉挑D比完全的L露还更CJ。

     “……X青……我……怕……我怕我会S不了……”她将脸靠近秦青的XT,一副要把它吞X去的饥K模样。

     秦青拉着她的手FL着秦青的xx。“雪贞,你喜欢的话,就把它拿出来,现在它是你的了。”

     “嗯……嗯……嗯……”林雪贞并没有马STX秦青的内K。而把她的脸贴在的的xxS磨C,一副陶醉的神Q。

     秦青的手没有闲着,在她的xxS不断FM,然后用指TCR她的xx里。

     “……A……T……X青……轻……轻点……我会T……”

     她的X真的很窄X,秦青只用中指J去,就可以感觉到那种被包围JJ的K感。

     “A……TA……”她终于忍不住拉X秦青的内K,随即被秦青弹跳而出的xx吓了一跳。

     “……青……我一定S会不了的……”她战战竞竞的说着,但马S就用Z把它含了J去,但是她的Z实在太X了,也D概很少做,只含J了一个xx就几乎S满了她的Z。

     “可以的,刚才在车S不是试过了吗?”秦青微笑的道。

     “……嗯……嗯……滋……滋……嗯……”秦青的xx在她的K中发现xx的声音。

     “雪贞,来”秦青将她扶卧躺X,并拉X她的三角K,将xx抵向她的xx。

     “……A……T……TS了……轻……轻点……A……青……好弟弟……我的……X……太X了,承S不了。”

     “雪贞J,你忍耐一X,你D概太久没做了,很K你就不疼了。”秦青再将xx用L一顶。

     “……滋……A!”几乎全部C了J去,但是林雪贞也同时发出一声哀号。

     为了让她适应,秦青开始很缓慢的C送。

     “……嗯……好……X青……好SF……你……将我的……S得好满……好充实……嗯……”

     “雪贞J,你说我的什么将你的什么……我没听清楚。”秦青故意D她。并且加KC送。

     “……A……你……H……明明知道……A……好……”

     “好雪贞,你说嘛!你不说我就不玩了。”说着秦青就停了X来。

     “哎呀……你好H……R家……好嘛……我说……我说……你的……X弟弟……好C……把我的……xx……C得满满的……我好SF……你不要停……我要你……C……我……我的xx……好X……”

     “A……嗯……好弟弟……好美……我这几年……白活了……为什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东西……A……你C得我……xx……好B……好S……C……用LC……CS秦青……也不在乎……”

     秦青听到林雪贞的呻Y,更提起J神开始卖L的C送着。

     “雪贞J……我要你说……G我……G我的xx……G我的xx……好吗?”秦青要求道。

     “……好……我什么都给……你……K……G我……G我……G我的xx……用你的……Dxx……GJ我的xx……我要你……要你G我……”林雪贞N荡呻Y。

     秦青把她的YY整个挖掘了出来,林雪贞失神似地xx不停。更增加了秦青的K感,更卖L的C送,只要第一次满足了她,让她Y仙YS,以后就可以像她JJ林雪茵一样,随时都可以拉X她的三角K,随时都可以C她的xx。

     不过G林雪贞的xx和G林雪茵的是完全不同的K感,林雪茵的虽然没有林雪贞的J,但是用xxCJ自己后M林雪茵的RX,那种xxxx的K感是任何NR的xx所没办法相比的。

     而G林雪贞的K感虽然没有GQ生林雪茵来得CJ,但是她那窄X如少N般的xx,和美艳无比的容貌,却也是TXNR所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

     “……A……滋……滋……滋……嗯……A……乖弟弟……Q弟弟……好……我好SF……G我……G我……用LG我……K……K……我要泄了……K……C我……xx……xx……出来了……A……出来了……”

     在秦青一阵的疯狂C送之后,林雪贞B出了她的第一道YJ。而秦青仍然屹立不摇的涨满着她那被自己C得通红的xx。

     “好……弟弟……QA的……你把我C疯了,你好厉害……A……不要动……A……”她泄J后RX还一缩一涨的吸Y着X里的xx。

     “雪贞J,不,老B,我从来没有这样J过你,我,以后我要J你老B,好不好?”

     “好,当然好,我K望你J我一声老B,K望了好久好久,我好高兴……可是……我们……已经……这样了……你不J我老B……行吗?”

     “太好了,老B!”秦青J动的J道。

     “好老G,嗯……你……还没出来……我……不……我……我想……再……再……”

     “再让我C一C,G老B的Xxx,是不是?”

     “……你……好H,得了便宜还……取笑我”

     “我,我QA的老B茵,只有毫无J忌的xx,才是最自然,最K乐的xx,所以你必须完全的拋开那些令你会害羞的念T,我们才能尽Q的xx,尽Q的狂欢,享SR间最美的K乐。把你心中所想要的,所想说的最Y荡的话说出来,那种自然的QQ是非常美妙的。来,我,说出来,把你所想说的最J忌,最Y荡的话说给老G听。”秦青把TJQ林雪茵的那一套完全的用在林雪贞的SS。

     “你……懂好多……你是从那里知道的?”

     “我,暂时不告诉你,以后你会知道的。”秦青心里已经在盘算着要如何让这两个跟自己有密切关系的NR同时和自己一起xx,同时张开xx,期待秦青秦青选择。

     “嗯……好吧……我……要说了……D……D……Dxx哥哥……我最A的老G……我的xx……好喜欢你的xx……CJ来……G你的老B……每TG我的Xxx……G我的Xxx……”

     “好!我们去洗澡。”秦青抱起林雪贞,她自然的用双TJ着秦青的Y,xx仍C在她的X里。

     “……A……A……A……”秦青边走边C的来到浴室。

     就这样秦青在浴室里CR她的xx,用各种姿势让她泄了三次。最后一次的时候,“……老G……xxK破掉了……C……C破了……你好会G……我要出来了……你……SJ来……SJ我的xx……我要怀你的孩子……让我怀Y……K……SJ来……A……我去了……”

     不D一会R,林雪贞就完全支持不住了,浑S一阵L颤泄了S,一GG的YJ涌出子G外面,B在秦青的xxS,她一X子就R了。

     过了一会R,林雪贞恢复了TL,说:“好老G,你累了吧?来,换雪贞在S面,咱们接着来。”说着抱着秦青转了一XS,两RSXJ换了位置,林雪贞就在S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

     秦青躺在CS休息,欣赏林雪贞那MR的跳跃着的双F,一低T就能看到宝贝在xx中一出一J的Q景,秦青又伸出手玩L那两粒红NR胀的NT。

     林雪贞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C,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S一X、忽浅忽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套L着,全S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R。

     “好老G,这样G,你SF吗?”

     “SF极了,雪贞,你呢?”

     “雪贞也SF呀,你知道,雪贞从来没有这样SF了。”林雪贞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L着,速度渐渐加K了,又猛J了几X,就一泄如注了。

     xx里的NS像泉S似地汹涌而出,BS在秦青的xxS,又随着秦青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秦青XFS,两R的YM都S完了,又顺着秦青的DT、PG流到CS,C单都S了一DP。泄过之后,林雪贞瘫R地伏在秦青SS不动了,秦青也被她的YJCJ得泄了J,一G一G滚T的YJ,一xx地SJ林雪贞的子G中,那灼R的JY强有L地BS在她的子G壁S,每S一X,她就被L得颤抖一X,汹涌的浓J滋R了林雪贞那久枯的H心,她美得都K要ST了。

     “雪贞J,我还是这么Y,怎么办?”秦青翻S把她压在了SX。

     “不行了,雪贞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么还是这么Y?”林雪贞有Q无L地说。

     秦青把脸伏在她两R中间,向她撒J说:“R家Y得难S嘛,好雪贞,就让好老G再来一次吧。”说着,秦青就要开展攻势,却冷不防被不知何时J来的林雪茵拉住了。

     第10章戏凤(S)

     “雪贞,青R!”林雪茵却不知道何时J来,一手冷不防拉住了秦青。

     林雪茵也已T光了YF,她说:“青R,雪贞已泄得太多了,再GX去,你真会要了她的命的。傻孩子,别着急,茵R会让你R的。”

     林雪贞一听林雪茵说话,睁开媚眼害羞地说:“JJ,你什么时候J来的?”

     “就在你Q在我青子SSG我‘R子’时J来的。”林雪茵羞着MM林雪贞。

     林雪贞也不示弱,FC相讥:“还不是让你骗我来的,为自己‘R子’拉P条,不顾MM感S。再说,我还不是步你的后尘,跟你学的?”

     “你不是也享S了?说真的,好MM,你的JS还是这么多,还是这么容易出来,五年了,你也没变。”林雪茵YY地说。

     “是呀,咱JM俩都没有遇S过真正心动的NR,不巧青R做了我们满意F君,也该让我们的好老G给咱们灌溉灌溉了。”林雪贞也感慨万千。

     秦青急了,T着D宝贝说:“两位M子,你们别只顾说话,别忘了你们的老G正胀得难S呢。”

     “去你的,臭X子,我会不管你吗?要不然我T光G什么?”林雪茵J嗔着。

     秦青一听,就要扑S去,林雪茵又拉了秦青:“急什么?你出了一S汗,也累了,先洗洗S子,等你雪贞恢复过来,我们要JM齐S阵,来个二凤戏龙打发你。”

     “想不到我们JM齐S阵,唉,真是缘份。”林雪贞YY地说。

     “是A,咱们JM好象T生就是为了他而生的,等了这么多年,不到三T之内,我们就一起给了他。”林雪茵也发起了感慨。

     “谁说一起给了他?你可比我先,老实说,你们‘M子’俩什么时候开始L这事的?”林雪贞开始探G问底了。

     “去你的,MM,说的真难听,什么J”L“?!对你说实话,我们是在S周五的那T晚S开始好的,到现在还不到五T。”

     “那你就比我早美了四T,你可真是近S楼台先得月呀。青R好老G,你可真偏心,为什么先和你茵R好,想不到雪贞?X时候雪贞对你不好吗?你不A雪贞吗?到底是QJJ比雪贞要近得多呀。要不是今T雪贞自己送S门来,还不知要等到哪一T,你才会想起你还有个雪贞在等着你施舍甘露呢,说不定你永远也不会想起来。”林雪贞莫名其妙地嫉妒起林雪茵来,又转而向秦青发起了无名火。

     “好雪贞,我怎么会想不起来你呢?我怎么会不A你呢?你在省会,我们在B市,今T已经是最K的速度了。”秦青忙辩解起来,心里也很委屈:“谁知道你想不想和我SC?谁知道你愿不愿意让好老G我G?”不过,事已至此,很明显她是愿意的,她也是A秦青的,那么秦青就只好怪自己了。

     林雪茵忙着替秦青解围:“就是,你跑那么远去住,谁J得到你。我和青RTT在一起。而去我在秦家整整H费了十年的青春,你却一直在外边风流K活着……”

     林雪贞听了林雪茵这一番话,知道这十年来,自己的JJ的确S了秦开源不少的苦、委屈,的确付出很多,再加S秦青刚才已经用那雄伟的D宝贝和过R的雄风彻底YF了她,她刚才的话也只不过是别有用心地半开玩笑半认真,现在也就不再责怪他们了,可她又开起了玩笑:“好吧,那我就不怪你们了。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是沾了JJ的光,才有幸遇S青R。不过JJ应该更早点告诉MM才对,这样我起M可以提前三T来的。”

     “好好,JJ错了,那怎么办呢?”林雪茵已经觉察到林雪贞的意图,可她就是不说破,偏要让林雪贞自己说。

     林雪贞无奈,只好自己说出来了:“怎么办?谁让你是JJ呢?MM只好让着你,就不惩罚你了。只不过青R就没有那么好放过了,以后要让我们的好老G青R多来陪陪我,多和我G几次,把三T失去的补S来好了。”

     秦青这才恍然D悟,怪不得林雪贞刚才向自己莫名其妙地“发火”,原来她兜了半T圈子,说了半T,其实就只有一个目的:让自己以后多G她。其实只有一个出发点:她深深地A着自己。这从一定程度S充份说明了林雪贞是多么的A秦青。

     一旁的林雪茵微笑的道:“雪贞,你的这个主意可真好,遇S你这样的又美丽又多Q、又风S、又Y火旺盛的NR,这个XS狼正求之不得多你呢。那好,好老G,你以后就多陪陪你雪贞吧,多G她几次,用L地她,好好地”补偿补偿“她。唉,早知道你这么需要好老GG你,刚才我就不拦着他了,让他继续G你,让我看看你们两个谁更能G,谁能坚持到最后?”

     “去你的,没一句好话。”林雪贞对林雪茵J嗔着。

     “那好吧,以后好老G就多陪雪贞好了,不过,现在……”秦青抖了抖那仍然坚Y高T的D宝贝:“它可正难S呢。”

     “好了,不要多说了,K去洗澡吧。”林雪茵发话了。

     “我要你们两个陪我洗。”秦青又耍起赖了。

     “好吧,又不是没给你洗过。”林雪贞SK地答应了。

     ※※※※※※※※※※※※※※※※※※※※※※※秦青和林雪贞xx着J了浴室,放好S后,林雪茵也T去SY,她俩让秦青坐J浴池,她们就坐在池沿S,一边一个为秦青洗S,秦青坐X就刚好看到两双xx,顺手就把玩起来,起先她们还扭动两X,后来G脆T了S来,任秦青玩L,K中还笑骂:“臭X子,你真的好顽P,这时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着呢。”由于正坐在池沿S,两个R的xx完完全全地B露在秦青的眼前,于是,秦青两只手又分别去玩L两个xx,红R丰满的xx,加S乌溜溜的YM,衬托着Y蒂的突出美,令秦青A不释手,捏着两粒红宝石,R、搓、捏、拈、按、拉,她们两R的xx又开始流出xx了。

     “你们两个怎么流”KS“了?”秦青故意调戏她们。

     “去你的,你才流KS呢,你这X子,真H。”林雪贞笑骂秦青。

     她们两个的莺声燕语,让秦青心旷神逸,两只手更是不停地在她们两RSS四C游击。不D一会R,林雪贞由于刚让秦青L泄过三次,所以有些S不了了,对林雪茵说:“我们老G还T不了孩子Q,可真顽P,你还记得他X时候我们给他洗澡的Q景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他就很S,每次给他洗澡,非要R家也T光了坐在池里,他站在面前让我们给他洗,他的手有时候MX脯,有时候Mxx,还L捏一Q,真可Q。”林雪茵恨声说道。

     “谁说不是,我替你给他洗澡,也要在我SSLM,有时他的X手竟伸到我的X面,L得我浑S麻SS的,难SS了,不让M,他就哭闹,真QSR了。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T意,怪不得那时他就要和我们玩,原来命中注定我们最终是要和他玩的。”林雪贞也“揭发”秦青Y时的“不轨”行为。

     “我那时M过你的”J区“?你指的是哪里?”秦青故意D林雪贞,在她xxS玩L的手也加D了L度。

     “你现在在M什么?就是那里,你三、四岁时就玩过我那里,明知故问。”林雪贞恨恨地说。

     “三四岁?那当时贞J你多DA?”秦青邪笑的问道。

     林雪贞想了一X,道:“当时我才十一、二岁。”

     “那时你就懂这NN之事了吗?你不让我M,我就哭闹?那你怎么办呢?”秦青D感兴趣,追问不舍。

     “还好意思问,雪贞只好顺着你呗,只好让你那X流的X手去耍流氓,F正每次给你洗澡,JJ不在,没R知道。有时被你M得兴起,就玩你那比同龄孩子D得多的X宝贝,搓搓RR捋捋,L得我浑S难S,恨得我用L敲你的X宝贝,D得你也哇哇直J。说起来,我的第一次也算是给了你。”雪贞得意洋洋地说。

     “好A,雪贞欺负好老G,你还敲好老G的宝贝,怪不得我的宝贝现在这么D,原来是被你敲肿的。”秦青故意J起冤来。

     “去你的,雪贞M子对你那么好,更何况你的宝贝怎么会是被你雪贞L成这么D?那是因为你T生就是个风流种、X流胚,所以ST才给你了个D宝贝,让R一看就知道你AG什么。”林雪茵出来“抱打不平”了。

     “哟,茵R,你怎么这么说老G?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要说你了,你说我的D宝贝不是让雪贞LD的,那也对,而是因为X时候你TT对R子”非礼、引Y“,每T晚S按摩它,它才会长这么D的。”秦青转而向林雪茵开火了。

     “对,这X你才说对了,想不到XS鬼还能蒙对一次。不错,那时我对你每T的按摩确实能起到一些增D的作用。这才是真正的原因,说其它都是开玩笑。不过,就算你的宝贝是被你雪贞L肿了才变得这么D,那你也该感谢她还来不及,怎么能怪雪贞呢?”林雪茵开玩笑的说道。

     “对,臭X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报恩,还要怎样?”林雪贞也笑骂秦青。

     “不来了,你们俩JM同心的欺负我一个,看我怎么对付你们。”说着,秦青更放肆地把手指伸J她们的xx深C,抠L起来,L得她们美得直哼哼。

     她们也不示弱,为秦青打S沐浴露,就在秦青SSFM起来,藉帮秦青洗澡之名,行“非礼”之实,不停地拨L秦青那一直都没RX来的D宝贝,L得它越来越胀,像冲TP似的“直指青T”。林雪茵一把抓住:“怎么比”破S“时更CD了?等会R你准会把我们两个GS的。”

     “还不是在你那SS中泡D了。”林雪贞取笑林雪茵。

     “去你的,要说是泡D了也只能是刚才在你的SS中泡D的,要不然,怎么会说比破S时更CD?那说明是刚刚才泡D的,要是在我的SR中泡D的,都泡了好几T了,早就该D了,会等到现在?”林雪茵也奋起F击。

     林雪贞另找突破K:“是你给你R子”破S“的?你这个当后M的怎么什么都管呀,连R子破S也Q自C作?怎么破的?用什么破的?让我看看哪里破了?”

     “去你的,雪贞,光懂欺负JJ,我就知道你会看不起我,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来会好老G了,那样你就不会瞧不起好老G了。好心让你享S,救你出苦海,却落了个这X场。”林雪茵忿忿不平。

     “好JJ,MM是和你D着玩呢。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自己救出苦海,这J神让我佩F极了,你得到K乐后,并不独吞,设法让我和青R相会,让我也得到了享S,我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瞧不起你呢?”林雪贞真诚地对林雪茵说。

     “我错怪MM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千万不要再错过了。”林雪茵也真诚地说,两R相对而笑,两双Y手JJ地W在一起。

     林雪贞又转移话题:“你说他的宝贝比破S时更CD了,我看确实是太D了,真怕R。”她们两RK中喊着怕,其实一点也不怕,要不然两R怎么会W着秦青的宝贝一直都不舍得放手?

     “好好老G,雪贞这么疼你,现在也让你G了,你也能喊她一声老B吗?”林雪茵故意D秦青,给秦青出难题。

     秦青说:“这还不容易?本来就J老B嘛,好,我的Q老B……”

     “哎,我的好老G。”林雪贞也心安理得地答应了,三R都笑了起来。

     “好啦,乖R,来G我的X吧,我S不了。”林雪贞说道。

     秦青走出浴池,来到林雪贞S后,她也从池边X来,自动弯XY,双手扶着浴池沿,丰满的xx高高翘起,红彤彤的H瓣毫无保留地B露在秦青眼前。秦青用手拨开林雪贞的H瓣,将D宝贝J在她的两P肥厚的xx中间来回拨动,并用xx在她的Y蒂S轻轻磨C,D得她xx直流,春心D动,PG猛往后顶,K中xx着:“好好老G……别D我了……JJ……K管管咱们的老G……”

     “臭X子,不准D你雪贞。”林雪茵说着,用一只手分开林雪贞的xx,另一只Y手W住秦青的D宝贝,将秦青的xxSJ那MR的YDK,然后再用L一推秦青的PG,“滋”的一声,D宝贝LJ了林雪贞那久候的DX。

     林雪贞立刻长呼了KQ,显得很SF、很畅K,而秦青感到D宝贝在她JJ的xx包容X,更是温暖,TK。秦青开始C送,手也在林雪茵的SS来回FM,林雪茵也帮秦青CJ林雪贞,不停地FM林雪贞那悬垂的xx房。

     林雪贞被秦青和林雪茵CJ得H飞T外,K中Y声N语,呻Y不绝,“好老G”、“好F君”LJ一Q。过了一会R,她的丰T拚命地向后顶,Y壁也JJJ住秦青的宝贝,喊道:“用L……用L……K……要泄了……A……A……A……”

     秦青拚命地用LC送,L得林雪贞J躯一阵剧颤,Y壁猛地剧烈地收缩几X,丰T拚命向后一送,一GR汤似的YJ从她的子G中BS而出,S在秦青的xxS,她随之无L地伏XS子。秦青转过S,对着林雪茵就要开G,林雪茵轻轻地打了秦青的D宝贝一X,笑骂道:“臭X子,先把你这个又是你QR,又是你Q子的雪贞L到CS,当心着凉。”林雪茵是在取笑林雪贞,因为林雪贞在xxK到时L喊一通,“Q哥哥”、“好F君”J了个遍。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着凉。”秦青抱起林雪贞向卧室走去,把她放在CS,林雪茵在秦青S后说:“你也累了吧,青R,躺在CS,让茵R来侍侯你。”

     “谢谢老B的关心。”秦青躺在CS,林雪茵跨在秦青的SS,自己用手分开她那J美如H的xx,J住秦青的xx,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D宝贝吞J了她那“XK”中,开始SX耸动。

     “好S呀……茵R……你真会G……G得我美S了……”

     “好孩子……老G……顶住我的H心了……N……”

     秦青在X面看不到林雪茵平R的矜持,她Y、她N、她荡,那SX耸动的J躯,那蚀骨xx的呻Y,使秦青K疯狂了,秦青配合着林雪茵SX套L的节奏,向ST动着XT,双手FM着她X前那不停SX跳跃的xx,这XCJ得林雪茵更加疯狂,更加兴奋,SX套L得更K更用L了,YD也更J地J着秦青的宝贝,R壁也更加K速地蠕动吸Y着。这时林雪贞也恢复过来了,见他们两个都K要泄了,就用手托着林雪茵的xx,帮助她SX套L着。

     “A……我完了……A……”林雪茵J喘着,高喊一声泄了J。

     “等一等……我也要泄了……”秦青在林雪茵YJ的CJX,同时泄了出去,YYRJ在林雪茵的xx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两个都要ST了。

     林雪茵B在秦青SS,脸伏在秦青的X前,不停地喘着Q,脸S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W着秦青,秦青也L着她,享S这NN灵R相J的至高无尚的绝妙K感。

     林雪茵L着秦青翻了个S,将秦青带到她SS,媚声说道:“乖老G,在茵RSSS吧,茵R的RR不R?”

     “R,太好了。”秦青B在林雪茵SS,林雪茵一S白N的肌肤,如棉的xx,柔若无骨,压在SX妙不可言。

     林雪贞这时也躺了X来,说:“好R子,还有一个雪贞呢。”于是,秦青B在两位美R那柔R的YTS,恬然R梦了。朦胧中,林雪茵和林雪贞在说着什么,把秦青L醒了。

     ※※※※※※※※※※※※※※※※※※※※※※※“咱们老G在NRSS太强了,咱们两R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还不能让他满足。”这是林雪茵那美妙的声音。

     “是A,这还是咱俩一齐S阵才勉强YF他,他注定是风流种子。”林雪贞M着秦青那R绵绵的xx说。

     “别M了,把他M起了X,你能打发得了吗?”林雪茵忙阻止林雪贞。

     “这X子真是T生异秉,真是NR的克星,哪个NR是她对手?得多少NR才能对付得了?对了,你说父M知道我们这么做,会怎么想?”林雪贞提议道。

     林雪茵提出自己的看法道:“我也担心这个问题,我们林家只有你和我两个NR,我嫁给了秦开源,注定是跟青R有份无名,我考虑是不是让你跟青R成Q……”

     林雪贞道:“可是,我比青R整整D八岁,要等青R到了合法的结婚年龄,也要等S六年。NR的青春有多少个六年?一旦青R喜新怨旧,我们怎么办?”

     林雪茵点点T道:“青R再怎么喜新厌旧也不会不要我们,最多是多讨几个NR或者逢场作戏。不会像他父Q那样,他重感Q,完全可以信赖。”

     林雪贞道:“可是,R总会变的,而且现在他还是个孩子。”

     林雪茵道:“我早已经将青R看成是生命中唯一的NR,我不敢别R如何看待我,我都要坚持。我N费了十年,不能再N费后半生。”

     林雪贞坚定的道:“JJ都不怕,难道我会退缩。从SD学到现在,我压G就没有H过家里的一分钱,一直来我都是自己养活自己。父M不同意又有什么用,D不了我们不继承林家产业。”

     秦青听她们这一说,心中感动不已,现在才明白,这就是AQ。她们在A着自己,愿意付出这么D的代价,可以说就是因为喜欢两个字。其实自己又何尝不喜欢她们呢?只是没想到她们JM对自己的A竟然这么的深厚?秦青暗X决心,决不辜负她们的这番Q意。

     “我们JM能和这么强的NR好,也是我们的福Q,我需要随时给青R准备几个‘YW’,我这也是为咱们JM打算,要是让外面的N孩子霸住青R,那咱两个就苦了。”林雪贞打算得倒T周到。

     “好吧,就看哪个N孩有这份福Q吧。”林雪茵叹着Q说。

     “茵R、雪贞;D老B、X老B,我A你们,一生一世。”秦青突然睁开眼睛发话道。

     “臭X子,敢偷听,你怎么醒了?”林雪贞问道。

     “X老B,还不是让你M醒的。”秦青针锋相对。

     “好老G,说的好。”林雪茵给了秦青一个香W,以示鼓励。

     “不来了,你们两个欺负我。”林雪贞J嗔着。

     “X老B原谅好老G,老G在和你开玩笑呢。”秦青伏在林雪贞SS撒着J,连连W着她,FM着她。

     “好了,好了,雪贞不怪你,哪有当老B的责怪老G呢?”林雪贞J声道。

     “这才是我的乖老B!”秦青满意的道。

     “青R,你当真A我们JM一生一世吗?”林雪贞赶J问道。

     “对,既然你都听见了,那茵R问你,你到底A不A我们JM?可要说真心话。”林雪茵追问秦青。

     “A,当然A。D老B对我T贴如M,温柔如Q,X老B对我一如纯真的QR,我哪能不A?”

     “这才是我们的好老G。”两位美R同声说道,并一R给秦青一个香W,送S美妙的xx,任秦青SX其手……

     就这样秦青让她们并排跪在CST起PG,秦青轮流的G两位MM,R生最D幸福不过如此了。

     “……A……A……Q哥哥……好丈F……好R子……我让你GS了……你……好利害……”

     “……滋……嗯……滋……我好SF……G我……G我……我……好老G……我的xx……永远是你的xx……”两个NRxx到T亮仍意犹未尽。

     从此秦青享尽齐R之福,秦开源看到林雪茵的病历单,一来担心自己也被传染乙肝,二来终于可是名正言顺的在外边GNR,于是G脆就搬出住,把原来的别墅留给林雪茵、秦青住。

     这皆D欢喜的结果自然是RR高兴。

     林雪茵、林雪贞在家时随时都会换S各种YR的三角K,等待着秦青的AF,也许是从M子xx关系解放之后的结果,他们之间的关系F而比一般的Q侣更为Q密。

     秦青和她们每T都一起洗澡,在浴室里xx,林雪茵做菜时,秦青偶而会从后面掀起林雪茵的Q子,褪X她的三角K,从背后CR林雪茵的xx。

     而林雪贞看电视的时候,往往被秦青压到沙发S狂C。

     他们无时无刻都在充份的享S到那种拋开L常道德顾忌以后那种无拘无束的xx。

     秦青Y其喜欢林雪茵像Q窦初开XN生的那种T真和顽P,喜欢林雪贞那种D胆奔放的Y声N语,秦青真的好K乐,好幸福。

     第11章美淑

     自从秦青和林雪茵、林雪贞的发生了关系,他就对NR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自己S边的NR。

     秦青的生活除了家里就是学校,很自然的他就开始扫视周围的NX。

     雅玲是秦青班的班H,是个功课、美术一流的N孩,长发披肩,加SD眼睛无法阻挡的放电,让NR都想把目光放在她SS,那次Y外训练课S,她穿泳Y的时候,凹凸美妙的ST尽显无疑,那丰满高T的xx挤成一条R沟,随着她的走动而跳动震荡;X蛮YX的圆T高翘MR,修长的美T实在YR,如果她是秦青N朋友的话,秦青一定TTG着她、享S她,加S她胡涂的个X,更让R怜A。

     而雅玲的S党美淑和思Y也长得不错,思Y外表很可A,除了尖T的xx外就是她翘得很X感的T部,美淑是个活泼有个X的N孩,条件更B,S材凹凸有致。

     班S当然不止只有三个能看的吧!如果是那样班里的N生不是不用过活了?还有两个美N是秋芳和琼怡,她似乎不是好学生类型的,时常到厕所去哈一G,看不S的就找别班的N生来欺负秦青班的N同学或N同学。

     秋芳留着像梁咏琪的短发,S材比起雅玲来说更好,雅玲属于粉N型的,秋芳则是健美型的。留级的她是目前的DJT,而琼怡是个非常酷不喜欢讲话的N孩,是属于冰山美R型,白N的P肤的她如果不发H还真像个好学生,越是如此,越是有一种要YF她们的xx。

     好巧不巧其中考试后,秦青被班主任编跟美淑坐一桌。

     秦青是全校G认的才子帅哥,美淑这么一坐,结果惹来了不少的麻烦。

     因为坐在一起,秦青和美淑渐渐地熟了,J而了解了班S的事Q和雅玲的事。慢慢地跟雅玲和思Y也成为好朋友,才知道原来美淑她们三个要考同一D学,每周二、五都要去补习,而美淑有一个N生追她追得很勤,思Y则是有一个固定的N友,就只有雅玲依旧迟钝地不知道N生们的“哈”。

     这T,有一次美淑去N厕,刚好遇见秋芳在洗手台C烟,她拿出十元要美淑去帮她买饮料,美淑甩也没甩她就走了,放学之后她竟J一群N生围殴美淑。

     “照子放亮点,J你G什么就G什么!不然X次就不只这样了……”美淑被打得无L爬起,眼前发现一个站在那看着NR,那就是酷酷的琼怡,美淑跟她四目相J了几分钟,她的眼神不是杀Q是那G温柔的眼神。

     “你们刚什么?”这时,从校道跑来一个R。

     “以后X心一点……”琼怡见有R来,说完后她就走了。

     美淑抬T望去,看见来R是秦青,心中一喜。

     原来秦青跟美淑回家同路,这T放学美淑独自离开,秦青觉得不妥,就跟了S来,没有想到遇S一则英雄救美的好戏。尽管贼R不是自己Q手打跑,至少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

     秦青扶起美淑,问她是谁G的,美淑摇摇T,说不知道。

     秦青陪美淑回家,美淑怕父M怀疑,就让秦青帮忙说是ST育课摔伤的。

     从此之后,秦青与美淑走得更近了。

     秦青渐渐的对美淑有了想法,但是他没有告诉家里的林雪茵、林雪贞,F正放学后,他就回家陪着她们,在外边,他希望有点自己的空间,他RQ依旧,TL旺盛,F倒是家里的两个美R有点C不消。

     美淑被打事件后,美淑就经常收到威吓信。秦青有时候趁美淑不在,就打开一些来看,发现都是跟自己有关,是让美淑不要太靠近自己。

     秦青没有想到倾慕自己的R竟然那么多,而且竟然把美淑当成了Q敌。

     这TT育课,美淑真的扭到了脚腕。秦青就把她送回家,因为美淑的父M还没有X班,秦青就给她敷Y。

     一切都L好了,秦青把R家寄给美淑几封信递给美淑,道:“美淑,为什么你一直不告诉我这些。”

     美淑一愣,收起那些信,良久,做了很D勇Q才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喜欢你,她们把我当做Q敌,我明白她们的感S,就像当初你跟其她N生坐一桌,我也很妒忌一样。”她害羞地坐在C沿。

     “你不是有一个很喜欢你的N生吗?”秦青回答道。

     “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只是他单相思,我并没有对他认真。”

     “那他……”秦青还没说完,美淑就抱住躺在CS的秦青:“我真得好喜欢你,我可以给你我的全部,甚至……甚至我的ST……”

     秦青想美淑一定是在发春了,如此X感的X黑猫,不S不是很可惜吗?而且就算自己不S,她总有一T也会给其它NRS。

     她没有抗拒秦青T掉她的T恤和RK,她的苗条S材不是秦青说的,真是健美。当她自己把N罩解开时,她的Xxx泛着粉红S的xx,马S就落R秦青的手中,在强W她之后顺着W了X来到她的xx,马S就将她的xx含RK中,用齿S来挑D她。

     她的xx没有林雪茵、林雪贞的D,却也不X,而且别有一番风W。

     “呀呀……嗯嗯……”她敏感地抖动着S子,可以听到她的呻Y声。

     秦青往XT,顺着TX她白SXKK,浓密的YM覆盖着她最MR的YX,就在她的DTJJ秦青的脸颊,秦青品尝了她的YX,ST不时地伸Jxx内挑L,她兴奋地按着秦青的T。

     “N……嗯嗯……你好H!不要这样啦……”

     “美淑,你好美A~~你是第一次吗?”秦青有点兴奋。

     “嗯!”美淑羞涩的点T道。

     “你的xx好多,好好喝!”秦青挑D的道。

     “讨厌啦……”她满脸通红,却不知道秦青已经掏出秦青的Dxx,抓着她的膝盖,曲起她的美T,xx顶住她的YX,用L强Sxx到她T内。

     “AAAAA………………好T……好T……”

     “好BA!美淑,我要开始了W!”秦青强Lxx着她,一X慢一XK,她似乎难以招架……

     秦青第一次替NR破瓜,觉得兴奋异常,在林雪茵和林雪贞的SS,他T会不到这样的J荡和兴奋。

     “AAAA…………K停止!A……A……WW……”美淑不停地抓扯着被单,最后抱住秦青的ST。

     秦青可顾不得许多,全L一T!

     美淑“A”地一声惨J,J呼连连:“A,好T呀,不要动,秦青,我好象裂开了,TS我了。”她那美丽的丹凤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珠。

     秦青这才急忙按兵不动,不住地QW她、FM她、CJ她,终于,她不再推秦青,也不再JT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我的美淑?”

     “H哥哥,现在不太T了,刚才差点没把我给TS!你怎么那H心,要把我给LS呀?”美淑Y怨地望着秦青。

     “怎么会呀?我是那么地A你,怎么舍得LS你?这只不过是CN开B必经的程序罢了,并不是我H心。”

     “去你的,你知道R家第一次,你就不会怜香惜Y?”

     “什么呀,我已经很X心了。J欢xx都是这样的,先苦后甜。”秦青温柔的道。

     “不听不听,不听你这些W言秽语,越说越难听,又是J欢、又是xx,真不要脸。再说这些X流话,我就不和你好了。”美淑被羞得脸红到了脖子G。

     也难怪,一向端庄斯文的美淑被秦青如此调戏,怎么会不生Q?秦青害怕了,连忙求饶:“好,好,我不说了,好不好?”秦青轻轻地C送着,美淑低低地呻Y着。

     “宝贝,SF吗?”

     “嗯,SF。”美淑J羞地说,又白了秦青一眼:“你HS了。”

     “慢慢你会更TK的,那时候你就不说我H了。”秦青知道美淑已经不再疼T了,便发挥雄风,毫无顾忌地C送起来。美淑的xx生的很浅而且角度向S,C送起来并不CL,每次都能顶着她的H心,直至子G,xxY其狭窄,JJ地套着秦青的宝贝,柔R的Y壁R把宝贝摩C得麻趐趐的,有无S的K感。

     “好了吧,秦哥哥,我全S都被你R散了。”美淑J喘YY,吐Q如兰,星眸散发出柔和的光,YJ一次次地泄出,灼T着秦青的xx,传布秦青的全S,使秦青有飘飘Y仙的感觉。xx如C汐起伏,风雨去了又来,来了又去,一阵阵的xx把两个xx融化在一起。

     “好哥哥,行了吧?我真的不行了。”美淑在秦青耳边呢喃着,确实,初开B的她已经被秦青L得D泄了好几次了,确实不行了。

     四PZC又一次胶着在一起,臂R相拥,TR相缠,她的xxJJ地J住秦青的xx,秦青再也忍不住,一GYJ如海C排山而出,SJ她的H心深C,全S都觉得飘了起来,有如一叶浮萍,随波而去,她也一阵痉挛,有一G难以形容的K意。秦青B伏在她SS,JJ地L着她、QW着她,她也回W着秦青,俩R抱在一起,享S着xx过后的那种余温未尽的K感。

     “哥哥,当心S了寒,K起来整理一X再S。”美淑慈A地F着秦青的发际,W着秦青的腮颊。

     秦青懒洋洋地从她的YTSHX来,她坐起S子,用一袭白绢C拭着XS,一PCN红散泄在雪白的C单S,那腥红点点,落英缤纷,使R又A又怜。

     “看这像什么?都是你害的。”美淑J嗔着,她那JN的xx又红又肿,当她C拭时,频频皱着眉T,像是十分疼T,秦青也于心不忍,没想到初开B的美淑会这么柔N而经不起“开采”。

     美淑让秦青起S,她换了一条C单,把那条泄有她CN红的C单和那条她C过XS的白绢仔细地叠好,锁J了她CT的X柜中。秦青惊奇地看着美淑的一举一动,终于忍不住问:“美淑,你在G什么?”

     “G什么?亏你问的出,那可是我保存了近十几年的贞C呀。我要一辈子保留它,作为我们AQ的见证。”美淑J嗔着和秦青并肩躺在CS,秦青万分温柔地抱住她,轻W她的红C,轻F她的xx。

     秦青没想到美淑真的被自己G到,如果能跟雅玲和思Y的话,那就太妙了……

     第12章思Y

     隔T,美淑、雅玲和思Y她们去补习,等到了十点多她们X课之后秦青接到了美淑打给自己的电话,她要求秦青去她补习班的地方,到了补习班那R秦青遇见了她们三个N生,才知道思Y刚才和N朋友吵架。

     思Y的家在城郊,平常都是N朋友接送,现在吵架了没R接送,秦青配有宝马轿车,但是他觉得开宝马S学太招R眼,而且也不方便,他平常都是开摩托车S学,而且带美淑兜过几次风,美淑突然想到,所以要秦青载她一程。

     在雅玲搭她爸爸的车回去之后,美淑也赶SG车回去了,秦青载着思Y也起程了。因为是五十坐位,非常X,秦青和她是JJ相贴的,在制FX的她,xxD概有B,不过却很尖T,柳YXX感的T部最让秦青兴奋,修长美白的BBT蛮YR的。

     思Y家还蛮远的,在三环外的城郊。秦青来到了郊外一座山路S,她说过了这座山就到了,但好S不S偏偏这时候摩托车故障,只好陪她用走的。但好运却没有来临,TSX起了D豪雨,秦青们俩跟本来不及躲雨就被淋S了,此时秦青不管摩托车了,扶着思Y的手T向旁边一间破屋跑去。

     到了屋内,秦青跟思Y早已S得不象话了,思Y的制FS得贴在SS,完全呈现出她的S材,紫S的N罩,想必蓝S短Q内一定是紫S的内K。这时思Y拼命地咳嗽,秦青想她一定冷倒了,秦青就升了一个火堆。

     “思Y……把YF都T掉了,比较不会冷……”

     “这……”

     “你这个X笨蛋~这个节骨眼了,你还在在意NN之间的事!”

     秦青一本正经地T掉了所有YF挂着,她害羞地慢慢T掉了SY,背着秦青TX短Q,解开X罩。这时这可A的N生已经被秦青骗了,难道这是老T给秦青机会吗?秦青看着她不敢看秦青的屈坐在那发抖。

     “思Y,真的不要J吧……”

     “不……要……J啦……”

     “不行啦……你渐渐失温了……来!”秦青抓起她,她的xx白N尖Txx在秦青眼前:“让我的R能在注R你的T内吧~~”

     “不可以……你不要这样啦~”思Y要挣扎。

     她抱在X前的两手被秦青拉开,马S就夺了她的薄C,L住她的Y。秦青的手顺着她的细Y而X穿J她内K之中,搓R她柔N的TR,不时HJ她的神秘地带。这时她慢慢地陷R了这SF的K感之中,不一会R她按住秦青的T吸Y她的xx及xx,很K地她的xxY起来。

     “不行A……我A我的N朋友……我不能背叛他……”

     “真的吗?那他为什么不来送你。你看你xx都FQ了,X面也S得很,你A他吗?嘿嘿……况且我的R能还没给你呢?你会冷着的。”

     “你……!!不要~~~~~~”

     秦青Y扯X她的内K,埋J她的两T之间品尝她的YX,她的YM显得就比起美淑要来的少多了,真美的NXA~~“嗯嗯……DS狼………”她的声音高低起伏不定,好象很S的样子。

     其实她心里也是喜欢秦青,班S有几个N孩不喜欢他呢?只是碍于心里阻碍,觉得自己配不S秦青罢了。

     思Y也是一样,她心里想着D家都想追秦青,自己不如另外找一个好一点的现实一点。但是如果秦青自动献A,那她是决不会拒绝的。

     但毕竟是N孩子,如果没有一些矜持,那会S躺在自己SS的NR如何看待自己。

     秦青这时候有一种强B的YF感,兴奋的道:“很S吧?A!”

     “嗯……S……嗯~~”

     “想我G你吗?说A~~”

     “嗯!”

     “D声一点,我听不见A~~说A!用什么G你?”

     “讨厌啦……用你的Dxx……G……我……”思Y终于忍不住D声宣布的J了出来。

     “我每次打手Q都梦想跟你这个姿势,今T终于实现了!”

     她B在旧木桌S,秦青打开她的T,扶住她的T,从她后面侵Y了她的ST。

     “A~~~~~~~~~~~~~~~~~~~~~~~~~~~~~~”

     “JA~~呼!”秦青一阵SK,尽管她已经非CN,但是她的X跟CN的没有什么区别。

     “呼……好TA!R家不要了!不要了!”

     秦青不理她,开始HG着她,速度可以说是每分钟四十几次。

     “AAA……AAA……A~~~~~~A~~~~~你好……好H……”

     或许是强B的K感过于强烈,不到十分钟秦青就泄J了,一阵一阵的JYSR她的T内。

     “A……呼~~呼~~~~”

     “还没结束!”秦青的xx在她T内再度Y起来,一次之后她的xx就比较好G了。

     “AA……N~~~~~~~W~~W~~A……A……”

     这次秦青一边搓R着她xx,一边G着思Y,这一次她终于达到xx了,不过秦青还没有。

     “我……S不了……好SA……你好B~~”她拔出秦青的xx放R她的K中吹含。

     “N~你真S!XSN~N!BBB……A!!!S了………………”秦青S在她Z里,有的她来不及CX就溢出来了,看她的样子真可A。

     秦青发现思Y那眼神中隐隐的Y火,那双丹凤眼真是越看越美,挑D之心油然而起。于是改用左手伸R了她的双T间,两G手指用L的CJ她的xx里,开始不停的抠挖。

     “A…嗯…”XT传来的那种充实的传来的K感很K就让这个美N开始呻Y起来,双手JJG住了秦青的脖子,XT使劲向S送,主动送S香W,“好哥哥,用LG我…”这句话一说来,她忽然觉得S子也更敏感了,T内那G无名之火也燃烧的更旺了。

     秦青真是D喜过望,立刻就把美R的RS引J了K中,贪婪的吸食她甘美的津Y,L着她肩膀的右手也探了出来,抓住那弹X十足的右R,玩LXY的左手也毫不停顿的工作。

     “嗯…嗯…”思Y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起来了,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不得不用双手将秦青RW自己的T颅移到自己的脖子S,JJ的抱住他,抬起PG,尽量的迎合他的指J,“A…A…好哥哥…不行了…A…要来了……………”

     她忽然睁开了星眸,眼神中带着哀求,“好哥哥…我…我K羞S了…你K…K来吧…S不了…S不了了…我好…好想要……”

     秦青也已经忍到极限了,赶J转为跪姿,“噗哧”一声,就将C长的xx连GxxR了美N的xx,睾丸打在xxS,发出响亮的“啪”声,足见这一XR多么有L。

     “A…”思Y尖J一声,子G被HH的撞了一XR,超强的K感马S传遍全S,差点R没昏过去。

     秦青在心里也是DJ一声,思Y的xx奇J无比,活L十足,xx刚一CR,腔壁立刻就将它JJ的“拥抱”住了,膣R开始不规则的蠕动,在R侵的异物SQR的磨C,子G也如同XZR一般的一吸一放,三种“欢迎”方式各有不同,但都足以让NRxx的了。

     “呼…呼…”秦青喘着CQ,开始xx,极强的SS感就让他停不X来了,一XK过一X,一X重过一X,每次都是只留半个xx在xx中,然后再HH的整支尽没,就像要将睾丸也挤JNR的T内。

     看到思Y只是“A…A…”的呻Y,便把她的左手放到她的xxS,又拉起她的右手,放R她的跨间,NR就不自觉的开始R捏自己的xx和Y蒂。

     这一来,思Y所得到的K感更甚,本来ST就已经像是要被NR巨D的xx贯穿、撕裂了一样,“呀……A……不……不行了……太J烈了……A…好哥哥……慢……慢…A…慢一点R……嗯…太……太J烈了……我……我S不住…S不住了……”

     秦青这才强忍住YS般的xx,放开NR的左T,跨跪S去,将她的ST侧过来,抱住她的右T,把xxG的速度减慢了。NR在这条美TS尽QFM着、QW着,Y邪地说道:“X宝贝,美妙吧。”

     思Y将脸枕在左臂S,右手的食、中二指分开按住自己的Dxx,使xx在每次CRC出时都会在手指S磨C,以此来T会NR的xx的Y度和L量。她已经很满足了,刚刚在NR疯狂xxG时,就已到了一次xx,浑S的L量都像是随着YJ一起S了出去,现在只能以轻声的呻Y来回答秦青的赞美。

     秦青逐渐加K节奏,越顶越重。强烈地CJ着思Y狭窄JX的xx内、J柔温R的敏感腔壁。思Y的xx壁细细的品W那强壮的xx,仿佛都能感觉到它S面B凸的青筋和X管R和自己膣R的强烈接触,那种被强有L的NRY有后所产生的K感是以前都不曾得到过的。

     秦青的D宝贝就像雨点似的,落在思Y的H心S。过了一会R,思Y的xx就被带得“滋滋”地怪响了起来,由xx顺着YS直流到地SS,沾S了地S一DP。

     “W……W……A……好哥哥……我……要……S了……呀……你……G的……太重……了……太……利害……C不消……”

     思Y的xx不时的向ST,这Y荡的动作和呼吸声CJ着秦青,使秦青更是发疯,更是猛烈的xx起来。只见思Y半闭着眼,手臂缠在秦青的SS,那T翘的PG不停的扭摆,全S猛烈地颤抖着,同时xx直流。

     思Y的双TG住秦青的YS,肥D白N的PG直摇,K中则不断地哼着J道:“A……好……好哥哥……MM……S……S了……”思Y似乎尽尝R生美妙的K感与S畅。思Y的一声声xx,一阵阵的摆动,导发了秦青的YC,使秦青J神百倍,CX高昂。秦青一连疯狂的CC,共G了四五百X。

     秦青的D宝贝冲J那JX而温暖的RX内,直抵思YH心的最深C。每当秦青的宝贝和思Y的H心接W的时候,思Y便开始扭转那美妙的T部,很美很恰到的迎着秦青的T送,时S时X,时左时右,时而转运几个圆圈。这使秦青更是发狂,如一T凶猛的狮子一般,LR着思Y的xx。?“A……”一声Y媚R骨的J啼,思YXS深C的子G一阵C搐,本就狭窄JX的xx内,JN温R、Y濡SH的腔壁NR,JJ缠绕着CBJ出的巨D宝贝的BS,一阵不能自抑的S命勒J、收缩。

     秦青突然猛的捏住了她的xx,PG前后摇动的速度又加K了,一次次的使劲地往里C,仿佛要把哪RC穿。

     “A……A……”子G又被K速的撞击,思Y知道一定是要SJ了,就也跟着J了起来,“A…我…嗯…完了…A…”刚一说完,就感到一直在蹂躏自己的那条xx在T内急速的膨胀,J接着就有强L的火焰打在子GS,将它包围、熔化……

     “TA……”思Y一阵呻Y,结束了这漫长的战斗。

     第13章双凤奇缘

     过了差不多两个X时,彼此的YF都差不多G了,秦青他们找到机车后,因为是X坡,秦青载着思Y就HX山去了。

     到了思Y家后,竟发现她N朋友在她家门前,所以秦青就没有过去了,她们X俩K好象和好了。

     第二T是美淑S完课后,说ST不SF,要秦青送她回去。

     秦青当然乐意,心想这时候当然不能放过美淑了。

     回到家,因为美淑今T不SF,她不想来。

     不过为了表现自己A秦青,她提出可以给秦青xx。

     秦青躺在C两脚开开,美淑在那之间吹含L着秦青的xx,这种感觉跟思Y是不同的,她的TSX的愈来愈K,同时秦青也KS了,她一点都不担心会S在Z里。

     “N~美淑~~~~~我……我S了!我S了……”阵阵的JY送J了她的Z里,还有的溢了出来。

     “你好H~你都欺负我!”她撒J地说完,就赶卫生间去……

     放学后秦青还没有C饭,被这样一G真的肚子饿了,于是就跑到美淑楼X对面的X卖部去买泡面来C,正当出来的时候秦青看见一个N生正要过马路时,马路S一台时速非常K的车,好象没看到那个N生似的开过来,当时秦青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推倒那个N生在那Q楼X,双手不知W住了什么,感觉RR的,一看才知道是N生的xx,再猛一看,竟是琼怡。

     她瞪D目光看着秦青,道:“放开你的手!”

     “W……是是……”秦青赶J起S,在那同时又趁机ML了一X。

     她的xx比美淑和思Y还D一点,且像棉H一样柔R,此时秦青又故意跌倒压在她SS,强W了她……不料她一膝盖用L蹬秦青的YC,一阵昏T暗地。

     “这是你自找的!”她起S时站不太稳,正在想会不会W得太厉害,才发现她脚S伤了。

     “哎呀~你S伤了!不如秦青送你回家吧……”秦青在一旁道。

     “这……”

     原来她住在美淑家附近的,送到了门K,秦青就止住了脚步。

     “喂!你要不要J来喝杯S?”美N开K当然没话讲,才J去没多久,电铃就响了,琼怡要秦青马S躲在Y橱内,从门缝一看竟是辣M秋芳,一J来就抱住琼怡的Y,而琼怡似乎是知道秦青在房内,显得很不自在。

     “你怎么啦?是不是不欢迎我来A~~”

     “不是啦……”

     琼怡还没说完,秋芳竟W了她,难道……

     秋芳继续W着她,只见琼怡想要抗拒。

     “不要啦……秋芳……”

     “你今T是怎么了!很不乖W~~”秋芳把琼怡扑在CS,拿了绑带绑了她的双手在C杆S。

     “我今T要跟你玩点不一样的……”秋芳再拿黑布绑着琼怡的眼睛,琼怡的T恤被秋芳拉到xxS面,一X就解开了X罩,琼怡的粉NNT便被秋芳吸Y起来。

     “秋芳!W……呀~K住手A~~”琼怡惊呼道。

     原来她们真是同X恋,难怪老是对N生不好。

     秋芳继续把琼怡的XT也被T个J光……

     秦青从Y橱内很明显看到琼怡的SC,她是个白虎,没有YM,像个X孩般的xx,洁白的肤S带着粉红S的X感xx,秋芳拉开她的T,一T就埋J去品尝了。

     “N~呀~~~不要~~~~”

     秋芳此时起ST光自己的YF,她的DN丰满圆T,xx尖T红R,加S她的细Y显得她的N特别D,T部结实高T,美T修长均匀,是个标准的辣M,那浓密的YMYX十足,秦青的xxS不了……

     “琼怡~你今T是要我的中指,还是中指食指一起来呢?”

     此时S得了的就不是NR了,秦青冲出Y橱,把秋芳压在CS。

     “呃!!!”秋芳一脸惊讶。

     秦青掏出准备已久的xx顶住她的RX,道:“NR,让你知道什么Jxx!”

     “A~……”秋芳瞪D双眼,香C微开,秦青一G脑把xxSJ了她JJ的xx内。

     “哇~SA~~原来你是CNA……”秦青一阵惊呼,DS的J道。

     S子一T,CN的X潺潺流出。

     “秦青……我不会原谅你!!!!”秋芳愤恨的呻Y。

     “怎样?想JR打我A……”秦青B在她SS搓R着她DD地xx,吸Y着她的xx。

     “给我住手呀~~”她按住秦青的T想要阻止秦青,而秦青把xx的速度变K。

     “呀~~~~~~~A!!AAA~~~~~~~不要!不要!!!”她T得ST不断地抖动着。

     “呼呼……那J一句QA的来听听……”秦青停了X来,xx被JJ包着的感觉真好!

     “不可能……”

     “好~那再来!”秦青的C送速再加K。

     “AA~~~我J!A~~~~~~我JA~~~~~~”秋芳一阵撕心裂肺的T楚。

     “JA!呼呼……”秦青得意的J道。

     “QA的……”

     “D声点~”

     “QA的!!!!”秋芳含泪D声的J道。

     “好,原谅你。”秦青C出xx来,埋R了旁边的琼怡SC品尝。

     “我是不会忘了你的,你看你都S成这样了!”秦青挑D着琼怡。

     “嗯~~~~~NN~~~~”琼怡再也忍不住,秦青侵Y了她的秘密基地,CN的压迫害秦青要更DL地J出。

     “A~~~~~~好T!好T!AA~~~~不……不……K住手……”

     “A……”琼怡惨J一声,连声J呼:“好TA,K停X,别再动了,TS我了,好象被你L裂了。”

     秦青看着琼怡,只见她T得眼角流出了泪S,脸S一阵青一阵白,柳眉J皱,樱C轻颤,显得十分T苦。秦青轻W她的耳垂、颈项、香C,用ST去她脸S的泪S,用手轻F她那敏感的xx,过了好一会R,她脸S又恢复了红R,J皱的柳眉也S展开来,秦青感到她的xx似乎向S轻顶了几X。

     “宝贝,现在怎么样?”

     “现在不太T了,你再G一X试试。”琼怡的YC伏在秦青耳边,J羞万状地轻语。她的手也松开了秦青的宝贝,环抱秦青的Y,似乎在暗示秦青可以用L了。

     秦青的宝贝因刚才CJ她的xx时,刚突破了CN膜就被她制止了行动,所以只LJ去了个Dxx,剩X的D部份都露在外面,被她掌W着,她的xxKJJ箍着秦青的xx后面的冠状沟,那种JW的感觉,别有一番意W。现在,她终于放行了,于是,秦青轻轻地把宝贝拉出来,在她的DK磨了两X,又用L一T,又C又长的宝贝连G而没,全部CJ了她的xx中。

     这XL得琼怡又皱起了眉T,频频呼T:“HR,怎么这么T呀?你要LS我呀?是不是你在胡L瞎G呀?”

     “CNT一回都这样。而现在给你开B,刚才刚一J去,你就”缴了我的Q“让我半途而废,所以现在要继续刚才未完工的”工程“,所以才会让你T第二次,这也怪不得弟弟呀。宝贝,你别害怕,我会很温柔的。”从此以后,秦青掌W了一点诀窍,就是CN时,第一X一定要一C到底,也就是长T不如短T,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去你的,说什么”缴了你的Q“,真难听。”琼怡J嗔着:“你再G可要X心点,你答应我会很温柔的,要再让我那么T,我就不让你L了。”

     “好,你就看我的吧,一会就会让你美ST的。”说着,秦青开始行动,先把深C在她H心深C的宝贝轻轻地C出来,再轻柔地、一步一停地、看着她的脸SF应、慢慢地CJ去,终于,好不容易C到了底。这次,琼怡并没有太D的F应,于是秦青就继续这样一来一回地轻动着。如此轻C慢送了一会R,琼怡连眉T都不皱了,秦青知道她的疼T已经过去了,但还是温柔地C送着。

     过了一会R,琼怡开始尝到甜T,领略到K乐了,xx流得更多,呻Y声也SF多了,并开始迎合起来,虽然是那么的笨拙、生Y,却也给了秦青莫D的鼓励。

     看着琼怡的媚态,秦青再也控制不住了,开始DG了,每次都CJ去都全C到底,再转动两X,磨着她的H心;每次C出都全部C出,并在Y蒂S摩C两X,让她的xx有虚虚实实的感觉,让她的xx对X的美感持续不断。

     就这样不停地G了足有半个钟T,直G得琼怡SF不已,荡哼连连,哼得好Y荡、好MR。只见她柳Y款摆,Y足L蹬,J的表Q真美极了,春Q荡漾,满脸酡红,吐Q如丝如兰,美目似睁还闭,令秦青看得X脉贲张,心跳加速,自然更加卖L地G她。

     过了好D一会R,琼怡一边N哼,一边JJ抱住秦青,双T高翘起来缠住秦青的T,T部更用L地向ST送,以配合秦青的C送。

     秦青把她两T跨肩压向她的ST,一边吸着玩着她的NR,一边G着她,还扯掉她的眼罩。

     “S不SA?琼怡~~”“

     “AAA~~~~~”

     “秋芳!过来让我C你的NN~~”

     秋芳坐在琼怡脸的S方,抱住秦青的T往自己的DxxS。

     “N~QA的~~~~N~琼怡!”

     “AAA……AAA……R家……R家K不行了……”

     “A……好美呀……K……用L……我要泄了……A。”琼怡猛顶几X,一阵痉挛,一GG的YJ从子GKB泄而出,B洒在秦青的xxS,她整个R都瘫R了。

     “去吧!我跟着你去!”秦青一阵狂J注在琼怡的xx内,让她达到了R生的xx。

     秋芳她们尝到了甜T,却不因这样而放过秦青,F客为主,他们一直玩到了五个X时才结束,跟秋芳玩了三次才达到一次xx,而琼怡却是每次都达到xx。

     醒来,秦青发现左拥秋芳、右抱琼怡的感觉真好,可是却X午的课迟却到了……

     F正美淑也不去S课,索X三个R就一起洗澡。

     秋芳把洗面N涂在她的xxS,再用xx搓着秦青的脸,琼怡则用沐浴R涂在xxS搓着秦青的xx,一阵过后秦青打开冷S,冲了X来,她们两个跳了起来,xx都尖T了起来,秋芳实在是让RY火S升A!

     “秋芳,我们再来一次!”

     “讨厌啦~R家那里还在T呢~~”秋芳J羞的道。

     “好吧~那琼怡让我J去你的那里!”

     “不要……看招!”

     “W~~~~~~不要A!A~~~呼……”琼怡竟然用手搓着秦青的xx到SJ……

     “看你还行不行!”琼怡得意的道。

     “不行了,不行了……”

     三R乐成了一团。

     秦青回家后,还要对付林雪茵、林淑贞两个成熟少F。

     第14章如狼似虎

     回到家时已经傍晚七点多了,林雪茵一如往常的在厨房做菜,但是林雪贞就不知去了哪里。

     秦青到林雪贞房间一看,原来林雪贞换S了一套鲜红的网状三角K和X罩。

     也许今T中午她等秦青等得S着了,一手仍搭在xxS,秦青轻轻靠近没J醒她,替她盖S被子。她翻了个S又把被掀开,只见她红S三角K的底部早已经S透了。

     秦青叹了KQ暗道,林雪贞真是如狼似虎的Y兴D开了。

     秦青在D享齐R之福之际,还必须另作调养才能喂得饱她们。

     不过,秦青真是AS了YY之A,成熟NR的xx﹑YN的xx声﹑超越J忌的狂L,都不是从一般少NSS所能感S到的。

     本来忙了一T,前后也泄了七八次,想好好休息一X的,但是见到林雪贞这饥K的Y荡模样,不由自主的又B起了。好吧,别辜负了眼前这副xx。于是秦青T光了YF,轻轻拨开林雪贞三角K的边缘,扶着xx抵着林雪贞的xx往前一T。

     “噗……”一声就全G没R林雪贞的xx。

     “……A……老G……你回来了……A……H老G……一回来就……强JR家……嗯……”

     “X老B,难道不喜欢老G强J你吗?”

     “……喜欢……我喜欢……喜欢被了;老G……强J……A……滋……滋……A……G我……用LG我贞……强J我……A……好B……”

     秦青一直G着林雪贞,林雪贞不知道又泄了多少次,秦青也在一X时内S了两次,都是S在林雪贞的xx深C,秦青xx仍然C在林雪贞的xx里面,看看手表表已经K八点了,林雪贞也同时醒来。

     “老G……我好幸福……”林雪贞L着秦青狂W一番。

     “老B……这几个月来,我们RYxx,都没有做避Y的措施,你怕不怕怀了我们的孩子?”

     “傻……我不怕,我A你……老实说……我已经……已经怀Y了……”林雪贞微笑的道。

     秦青屈指算算,自己和林雪贞相C有三个多月了。

     “这……那……我们……打算怎么办?”

     “这就要看你了,我早已经不管什么,说实在的,能怀自己心A的R的孩子,是NR最满足的幸福了。”

     “老B……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至少现在还没有……”

     “我也想过,所以才要问你,如果你想要我为你生个孩子,我不管这些,都听你的,如果你不想……那……我就去拿掉。”林雪贞坚定的说。

     秦青道:“老B,你做检查了吗?”

     林雪贞微笑道:“我本来就是医生,我比谁都清楚,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经期了。”

     秦青想了很久,觉得现在自己到CW劳NR,的确也是够累的,如果林雪贞怀S自己骨R,可以暂时减轻一X自己的负担,而且在家里不一定有谁知道。于是咬牙决定道:“老B,我喜欢你为我秦青生X我们A的结晶,我要当爸爸!”

     “太好了!老G,你知道吗?我真害怕你不同意我生X宝宝。我K望为你生R育N,NR年龄D了再生育,不但S材恢复不了,而且也很伤ST的。现在我的年龄最适合生育,所以我一定要在这个时候为你生宝宝。”林雪贞J动的连医学常识都说了出来。

     秦青安F着她,道:“老B,对不起,害你S苦了。我知道生孩子是NR最T苦的事Q。”

     林雪贞感动的道:“傻瓜,我又没怪你,这是NR在享Sxx的乐趣以后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宝贝……我A你……”秦青R烈的WS林雪贞。

     这时,楼X的林雪茵要秦青和林雪贞X来C饭。

     林雪茵做菜完后就洗澡换了一件YF,沐浴之后,林雪茵更显得亮丽动R。她换S了另一套丝质白S套衫,没有载X罩,XS只穿著一件白S半透明的网状三角K,浓黑的YM毕露无遗。

     “D老B,这么开放,当心被R看见了。”秦青迅速抱起眼前这个绝S美N。

     “我才不怕呢,刚才你跟雪贞在房间做了几次?”林雪茵一边问,一边迫不及待的要T秦青YF。

     其实秦青就算再勇猛,连续如此的xx,也会疲累,但是不知怎的,被林雪茵RQ的ST拥抱之后,xx还是不听使唤的T了起来。

     秦青任由林雪茵T光YF,躺在客厅的少发S让林雪茵含着秦青的xx,贪婪的吸Y着。

     “……嗯……嗯……滋……滋……”林雪茵边吸Y着xx,边把穿著三角K的xx迎向秦青的脸,要秦青也T她的xx,两R互相颠倒着成六九姿势,秦青拨开她已被CS泛滥的三角K,整个脸贴在她的xxST着她的xx,柔细的YM贴在脸S的感觉非常SF。

     “A……嗯……滋……滋……好……K……俊……GM……KCJ我的xx……”林雪茵的Y荡比起林雪贞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怪有R说,矜持的NR发起狂来,就是YF也敌不过。

     “滋……”秦青翻过她的ST,让她跪在沙发S从后面拉X三角K到DT就往xx一C。

     “……A……S……B……我好SF……C我……G我……”林雪茵YJ声音一开始就停不X来。

     秦青抱J林雪茵的J躯,压在她的SS。

     林雪茵的xx中,像X羊羔似地猛吸猛Y着秦青xx,L得D宝贝又酸又麻,SF极了。

     “N……N……好老G……我美S了……用L……”

     “好美A……我……你的真好……青R好SA……”

     “N……好美呀……好R子……G得我美S了……我的xx好SF……”

     “好老B……谢谢你……你的美X让……我的宝贝也好SF……”

     “嗯……嗯……N……好SF……好青R……我……被你L得美S了……A……A……N……N……我要泄了……”

     就这样一顿晚餐的时间秦青又在林雪茵的xx里S了两次J。

     C完晚饭,林雪茵和林雪贞这两个成熟美艳的NR各自穿S极尽挑D的三角K躺在CS等候着秦青。

     “两位老B,秦青真恨不得有两Gxx可以同时CJ你们美丽的xx。”秦青一手L着一个林雪贞,QW着她们。

     “滋……”秦青提起xx,还是先CJ了林雪茵的xx。

     “……A……A……Q哥……好……我A……G我……”

     G了约十分钟林雪茵就泄了,于是秦青C出xx,抬起X柔林雪贞的双T。

     “噗滋……”马S就CJ了Q林雪贞的xx。

     “A……美……GS我……我好……”Q林雪贞也撑不了十分钟。

     就这样秦青让她们并排跪在CST起PG,秦青轮流的G林雪茵、林雪贞JM,R生最D幸福不过如此了。

     第15章学校风波

     话说回来,由于在学校里秋芳和琼怡对秦青实在表现得太Q密了,导致美淑看不过去,去询问秋芳……

     “秋芳,请你放尊重一点!秦青是我N朋友~~”

     “N朋友?哈哈哈……凭你?他可是我的ARA~~”秋芳好不示弱的道。

     美淑理亏,跑回座位,看也没看,一把扯起秦青,哭泣的道:“秦青,你倒地A谁?……你说A!”美淑要秦青给她答案。

     “我……”秦青一时之间也F难了,在众目睽睽之X,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美淑伤心离开教室去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美淑呢?秦青,我开始讨厌你了!”雅玲对秦青说完之后,就跑去安W美淑了。

     被秦青最心A的雅玲误解,秦青心都慌了,这时思Y看了秦青一X也跑去美淑旁。

     “老G,原来你有N朋友了?”秋芳问道。

     “这……”秦青无法回答她们任何一R的任何问题。

     直到X课后秦青跑去X卖部买东西后,思Y找秦青去顶楼谈……

     “你怎么可以对不起美淑呢!我都可以牺牲自己把你让给美淑了,你竟然再J别的N孩!”思Y伤怀的道。

     “把我让给美淑……那你……是不是也喜欢我?”秦青D喜过望的道。

     “秦青,我……”思Y满脸通红。

     “你A我,那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Q感!”秦青L住她Y,伸手K速地J了她内K中AF。

     “不要……”

     “你A我,为什么不敢承认!?”秦青蹲X拉X她的浅蓝S内K,埋J她粉N的DT中间。

     “呀~A……”

     她的xx在秦青的YSFLX不断地涌出,此时秦青也忍不住了,掏出xx,把思Y抱起,打开她的T用L地往S一G,xx完完全全S了J去。

     “A~~~~~~~~~~~~~呀WW……A~~”她T苦地J着,双手L住秦青的脖子。

     没想到思Y还是那么的J,秦青C送起来感觉真是S!

     “你自己也都对不起美淑了,有什么资格说我……”秦青W着她的脖子。

     “我……AAAA……”

     “呼~告诉我,自从那次之后你有自W吗?”

     “讨厌啦~~~~NN……NN……”

     “有吧?”

     “有~AA……R家……R家K要飞了~~”思YNY的道。

     “XSN~我就让你飞吧~~呀!!”

     “A……AA……AAA~N~~~~~~~~呀!讨厌……嗯嗯~~”思Y无L的呻Y着。

     秦青抱住她的右T,左手伸前,R着她的xx,“我要你永远记住我这个Dxx哥哥,你S不S?”

     “S…A…太S了…我从来没…这么SF过…A……我的好……Dxx哥哥……我就是……要你的Dxx……我的xx……好想你的……Dxx……xxJDxx……TK……N……好TK……”思Y双手L着秦青的脖子,一S一X的动作,眯着双眼,嗲声的哼J着;两PxxR壁像XZ般,不断地吸Y着磨C着更加膨胀、坚Y的xx,丰满的xx。

     听了SXNR的xx,秦青更是疯狂的T动,“X美R,Dxx哥哥的xxD不D,C不C?”

     “C…好CA…Dxx哥哥…A…A…A…我又要来了…又要泄了A…”思Y无意识的L喊着,TK的简直发狂了,猛烈的摇Txx,终于再度达到了最xx,一次再一次的泄了,额T和ST都冒着微汗,R像陷R休克了。一G酸麻的强烈K感,也直冲秦青的尾椎X,又拼命的G了几十X,滚T的JY才象子弹一样就SJ了思Y的T内。

     思Y泄了以后,依偎在秦青怀中休息了一会R,将秦青从她SS推了X来,Q了Q秦青,J羞道:“秦青,你的好宝贝,真能G,L得我每次都美S了。”

     “是吗?那我们再来一次!”

     “不要!”

     可是秦青的Z已经WS,思Y很K就“屈F”了,自动将柔S伸J了秦青的K中,任秦青吸Y,手也抱J了秦青,在秦青背S轻轻来回H动。经过一阵QW、FM,双方都再也把持不住了。

     秦青抱J思Y的J躯,压在她的SS,思Y也JJ地偎着秦青,一对xxL的xx纠缠在一起,Y火熊熊地点燃了,思Y用手W着秦青的宝贝,对准她的DK,秦青一用L,已齐G到底。

     思Y的xx中,像X羊羔似地猛吸猛Y着秦青xx,L得D宝贝又酸又麻,SF极了。

     “Q哥哥,你慢慢地,一X一X来,我怕S不了。”思Y柔声道。

     秦青闻言把Dxx缓缓的送J又提出,以适应思Y的要求。

     P刻,思Y感觉RX中愈来愈SX,在RX中xx的xx,已不能像刚开始给她带来一阵阵K感了,F是愈CSX愈厉害,一阵阵奇X钻心。她现在急需秦青用L地重重地xx方可解X。

     她开始摇动雪白丰腴的xx,加Dxx与RX的磨C。谁知由于秦青没用L,她如此摇动xx,宝贝只是蜻蜓点S似的,在RX中左右轻C一X,不但不解XFSX愈甚。

     只X得她芳心恍如千虫万蚁在噬咬似的无比的难S,白腻的J靥也因承S不了那SX而T苦地C搐着,Y齿咬J得咯咯轻响,纤纤Y手在C单S急得只L抓LR,修长光H的粉TJJ地纠缠在一起,J烈地互相摩C着。

     秦青见了还以为自己又L疼了她。他立停止xx,T贴地道:“我将你L疼了?”

     心中的需要及RX的SX,让思Y顾不得那么多了,强抑心中羞意,深邃清亮的媚眼,含羞带怯地微微睁开望着秦青,声如蚊Y的轻声道:“不是疼,是RX中太X了,需要你用Lxx才行。”道完此言,她明艳照R晶莹如Y的鹅蛋脸,羞红得J艳Y滴。

     秦青自己也是宝贝麻X无比,早就想用Lxx,只不过是顾忌着思Y而强忍着。现在听思Y这样一说,马S毫无顾忌地T起xx,在思Y温暖柔NSHJX的美X中横冲直撞,左冲右突地奋Lxx起来。

     思Y只觉那xx滚T的DxxC去了钻心的奇X,带来一GG飘飘Y仙的K感。Y其是那环绕在xx四周凸起R棱子J出RX时刮磨得xx四壁的NR,一G令RY仙YS,心神皆醉,前所未有的K感如海N般排山倒海似的涌R心间,冲ST顶,袭遍全S。

     思YSS得Y首一仰,樱桃XZ张开满足地“A”、“A”地春呻NY。秦青也感觉YRxxxx中的YR那么的柔R,暖和,磨C得宝贝及xxSS不已,满怀通畅,遂更为用L地狂C猛C起来。

     在秦青的xxX,思Y渐R佳境,xx叠起。她纤Y如风中柳絮急舞,丰R白腻的xx,频频翘起去迎合秦青的xx。她珠圆YR丰满的粉T一伸一缩地活动着,千J百媚的Y靥J艳如H,眉目间N态隐现,芳K半张,J喘YY放荡地xx着:“好哥哥,Q哥哥……你C得真好……我……我SS了……A……W……就是这样……K……”

     忽然思Y“A”“地甜美地JY一声,柔R的双手及莹白修长的xx,恍如八爪鱼似的,JJ地纠缠着秦青,RX一阵急速收缩,一G火RR的津Y直S而出,思Y畅K地泄S了。

     秦青却因T生的xx和X能L都奇高奇强,耐L偏又异常持久,宝贝犹坚Y似铁,而且是愈C愈勇,愈C愈猛……S心俱S的思Y此刻媚眼微张,C边浅笑,俏脸含春,XTYY横流,四肢无L地瘫R在CS,任由秦青去xx。

     思Y被秦青F倒在平坦的地S,翻SQ在秦青的KS,双T打开,将秦青的xx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X来,将“它”迎J了那MR的H瓣中,开始有节奏地SX套L起来。一S来必JJ着Dxx向S捋,直到只剩XDxxJ在她的xxK内。一X去又JJ着Dxx向X捋,直到齐G到底,恨不得连秦青的蛋也挤J去,还要再转S几转,让秦青的Dxx在她的H心深C研磨几X。

     思Y的xx实在太好了,这一S一X刮着秦青的Dxx,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Y、颤抖、蠕动,L得秦青SF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xx,有节奏地SXL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xx,随着她的SX运动,也有节奏地SX跳跃着。

     望着思Y这美妙的R波TN,秦青Y火中烧,扶着思Y的细Y,PG就使劲用L向S顶,越顶越K。思Y经过这一阵子的“翻S作主”、主动攻击,已经到了泄S的边缘,哪堪忍S,只觉酸X钻心,再也难以控制,终于洪流再度B涌而出,D泄特泄。不由K中发出一声J呼“W……”然后疯狂的加K速度起伏,拼命用xxJJxx,做那最后的冲C。

     秦青心存保持TL,而xx也被JJ了许久,顿时只觉一阵畅意顺着J管不断地向里深R,完全集中在XFX端,然后一种无法忍耐的SK立刻漫延到了全S,随后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X端,酸X难耐。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J关D开,一泄如注,B礴而出的YJ汹直SR思Y的子G中,对她的H心做最后的致命的“打击”……

     “N……N……好哥哥……MM美S了……”

     两R这一次“D战”,直战了一个多X时,才达到了颠F。

     良久,秦青拔出xx,再帮她穿S内K。

     “回家才能洗N~~”秦青骄傲的道。

     “这样不SF……”

     “这可是我们A的结J,不能N费A~~”

     之后思Y帮秦青跟美淑说好话,美淑和秦青渐渐地也和好了,雅玲也放X对秦青的偏见。

     第16章校H雅玲

     秦青终于X决心对雅玲X手,因为距离放假的R子越来越近了。

     这T,秦青相约雅玲去看电影,说是请她们几个N生一起的。

     在剧院门K,只见雅玲X感的S材远远走来,一脸笑脸,SS紫S排扣衬衫,xx丰满圆饱,随着她的走动而SXX抖动,MR的YSX有紫S套Q,直排的排扣最X两颗没扣。XT修长有R,真是一个绝S美R,从侧面看来,她的X部与她的脖子几乎要呈九十度了。

     雅玲问怎么只有自己一个R到。

     秦青告诉雅玲,说思Y跟她N朋友要去谈事Q,而美淑临时要去机场接机。

     秦青说,美淑她们等一X就来了,要雅玲陪自己先J场。

     雅玲超AC零食,买了很多零食,而且都是秦青去买,秦青把一早准备好的MY放J了零食里。一J到电影院里TG本就没什么R,秦青买的是二楼雅座包厢,可以同时容纳五六R,宽D又SF。时间一直过去……不知道被秦青放了MY的雅玲开始S着了。

     秦青这也是没有办法,对于雅玲,除来xx,他没有更好的主意。

     “雅玲……雅玲……雅玲,你S了吗……”秦青试着轻J着她,并没有F应。

     秦青马S捏起她的xx,不趁此时更待何时A!终于M到她的DN了,她全S都好X感A!不知怎么,前所未有的SX升起,秦青的STKS沾满了她的脸蛋,夺了她的香C。

     解开她X前的扣子,打开X罩,那对xx如解T一般跳了出来,秦青左手从她背后伸过去FL她的xx,M起来真是跟S一样柔R,跟椰子一样D。秦青当然也不会放过她的X樱桃,开始吸Yxx,另一只手伸J她的秘地,L开她Q子的排扣,触L了她的YC,好柔好R的SC秦青忍不住了,秦青起S将她两T跨在座椅旁的椅把手S,TX她的内K放J自己的K袋作纪念,开始T她柔N的DT,一直到她的YMxx。此时刚好换P,灯光明亮,好在没有R站起来,雅玲的美妙ST尽收R秦青眼里,秦青的ST当然不放过她的xx,不时TJxx内。

     雅玲实在是个美R胚子,一T乌黑的秀发,一双J羞的媚眼,樱C像熟透的樱桃,让R想咬S一K,两个XX的洒窝,荡漾着MR的芳香。雪白的凝脂般的YT丰满动R,散发着无尽的青春魅L;xx尖T高D,白N光洁而富有弹X,看S去如两朵盛开的并蒂莲H,随着她微微J喘的X脯轻轻起伏。褐红的R晕、鲜红的xx,看S去J艳动R,让RQ不自J地想M个过瘾。

     柔R平H的XFX面,浑圆粉N的两T之间,蓬门微张,YM丛生,又黑又多,长满了XFX及YK间,几乎把她那肥N的xx全遮盖住,YX沟X,也欣欣向荣地长了一P乌溜溜的YM。她的xx高高隆起,柔若无骨,丰满JN红R光泽的两Pxx中间,现出一条细细的红R缝,在蓬L的YM的掩映X,若隐若现地泛着缤纷的晶莹YY,好不MR。

     “嗯~”雅玲轻微地Y着声。

     秦青再也忍不住了,掏出xx对准她xxK,双手拉住椅背,W住她的XC,用L压X去,有一GQ从她的K中冒出,发现雅玲已经清醒,眼角眼泪流X。

     秦青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迅速的伏在她SS,用L分开她的双T,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P轻薄的xx,并用另一只手将宝贝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Y门关,J在她两Pxx中间,好方便Dxx的JR。

     她那鲜红的Y缝中充满了xx,秦青轻轻一顶,感到xx顶住了CN膜。秦青不敢过份心急,怕这次LT了她,吓H了她,以后不好玩她,就往后C了C,让她将DT用L向两边分开,然后秦青用L向前一顶,这X宝贝尽G而没,雅玲不敢高声,轻轻地呼T:“A……,TS我了。”

     秦青的宝贝泡在她的xx中,觉得SF极了,她的xx暖暖的、JJ的,包裹着秦青的宝贝,秦青缓缓地C送了几十X,她慢慢不再呼T了。

     秦青由轻而重,由慢而K,她双手JL着他的背,双TJ缠着踏的Y,肥圆的T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PY瓣J包着他的宝贝,Y部J顶着他的XS,迎合着他的动作SX抖动着、T送着。

     秦青见初开B的雅玲这么放荡YN,就加K了C送的速度,更加用L地G她,她也更加放荡地迎合着。因为怕隔壁的观众听到他们这神秘的N声,俩R始终在悄悄地J行着,雅玲虽然被秦青L得十分SF,Y仙YS,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xx。

     又经过一阵疾CK送,雅玲的YJ终于一泄如注了,而她却稍事休息就又被秦青CCS了,她不得不T动起来迎接秦青的C送。

     秦青见她这么楚楚动R,就更加用L更K更猛地G她,直G得她的YJ一阵阵地不知泄了多少次,直泄得她双目J闭,Q喘YY,不住地轻呼讨饶,最后竟JR了半昏M状态,四肢瘫R地躺在那里,任他恣意玩L。

     秦青又疯狂地C送了一百多X,才打了一个寒噤,把一GRJ直SR她H心深C,美得她J躯狂颤,又苏醒过来,看S去真是SF极了。

     雅玲拿出自己的手帕C轻轻地C着她那红红的Y缝和她的CNX。

     只见她的两PDxx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xxK被C成了一个圆D,DK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俩R的混合JY,她泄得实在太多了,座位已S得一塌糊涂,而xx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

     秦青取笑她:“雅玲,你的NS可真多,这要流到什么时候呀?”

     雅玲悲恨的看了秦青一眼,转过T去。

     秦青觉得她也太冷傲了,于是秦青一扎T,伏在她的X前,一只手掬着她的左R,使她那红N的xx向S突出,秦青伸K含住这只xx,拚命地吸Y着,另一只手在她的右RS不停地RL起来,然后两只xxJ换,Q右RM左R。

     就这样玩了一会R,L得她全S颤抖,双手不由自主地抱J了秦青的T,向她自己的X前用L按,使秦青对她的xx的CJ更加直接,K中J喘不已:“A……A……”

     SF的K感遍布雅玲全S,但是她不能说出来,自己被强B,怎么可以K乐的呢?除非自己是Y荡的NR。

     但是K感得确是不可阻挡。

     秦青不急不燥地继续着,继续挑D着她的xx。终于,她忍S不住这种强烈的S心CJ,浑S扭曲着、呻Y着,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抓住了秦青正在RL她xx的右手,CR了她的内K,然后微闭杏眼,等待着那既K望又可怕的一瞬。

     秦青并不急于行事,看着她已是春C泛滥、NS四溢了。

     只见那光闪闪、亮晶晶的YY,已经将整个的三角地带L得一P黏糊了,HS而弯曲的YMS,闪烁着点点的露珠,高耸凸起的X丘S,好象X了一场春雨,温暖而CS。两P肥D而外翻的xx,丰满鲜N,Y蒂饱满圆实地整个地显露在Y缝中。一G少N的T香J杂着xx的W道,丝丝缕缕地扑J秦青的鼻孔中。还有那粉白的xx、丰腴的T部,无一不在挑D着秦青,GY着秦青,使秦青神H颠倒,S不由己地伸出双手,张开十指按住两Pxx,缓缓地向两侧掰开,露出了里面鲜红的NR,浸满了汪汪的xx。

     秦青的冲动难以抑制,低T伸出ST,轻轻地刮L着那又凸又涨的Y蒂,每刮一次,雅玲的全S便抖动一X,随着缓慢的动作,她的J躯不停地C搐着:“A……我的心……直打颤……浑S……X得钻心……”

     “秦青……我求求您……别再折磨我了……又麻又X……难SS了……K……K救救雅玲吧……”她扭动着肥白的PG,Xxx里充满了xx,一G一G地涌出,顺着X沟、G门,不住地向X流淌着,把座位都LS了一D团。

     秦青抬T看她,只见她红霞满面,J喘YY,NY不已,YTL舞,知道时机已经成熟,W住早已胀得红中发紫的D宝贝,在她的xx中SXH动了几X,使它蘸满了xx,充当RH剂,然后对准她的DK,全S向X一压,随着“滋”的一声轻响,D宝贝一X子CR了她的xx中,J去了三分之二,这X子L得雅玲“A”地一声惨呼,流出了眼泪。

     秦青感觉宝贝CR后,她的xx挟得很J很J,而且X壁急剧收缩,好象一X子要把宝贝挤压出去,秦青知道这是剧烈的疼T引起的肌R收缩,只好停X,使她的疼T减轻,才能开始xx。

     雅玲只是刚刚破瓜,G本无法承S这第二次的攻击。

     “好些了吗?别J张,一会R就过去了。”说着,秦青开始了缓缓的C送,同时用左手RM她的xx,用右手L住她的脖子,不断地QW她,这一套同时J行的动作,从S中X三个方面攻击她,不D一会就平息了她的疼T,她开始SF了,脸S的T苦表Q也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淡淡的微笑。

     秦青从她的表QS知道她的疼T已经过去,便开始了猛烈的袭击,在她的粉脸S用L地QW着,左手捏着涨满的xx,不停地拈动着,X边的D宝贝更是用L地K速C动着,越C越猛、越C越K、越C越深,秦青知道,只要让她的初Y满意,她将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消H的一刻。

     雅玲被秦青这一阵的xx,L得Y火D增,扭动着PG,用L向S迎合着秦青,又用T圈着秦青的PG拼命向X压,让秦青的宝贝更深地LJ她的xx深C,让秦青的宝贝和她的xxJJ地结合在一起,不留一点空隙,好止住她心T的那高涨无比的Y火。

     “好B!……真好……我美S了……”

     “SF吧?过瘾不过瘾?”秦青终于听到她美妙的呻Y,得意的J道。

     “SF……极了……过瘾……极了……雅玲真AS你了……想不到这种事……是这么SF……早知道……就早让你感了……A……好SW……你的那个东西……好长……好D……好Y……C得雅玲SFS了……唔……顶得好深A……A……W……唷……美S了……”

     雅玲的Y声N语不断,她真N,不停地J着春。她已经香汗淋淋,Q喘YY了,但仍不停地向ST送着,仍不断地呻Y着:“A……好哥哥……往里面C点……里面又X了……对……就是那R……好……好准呀……雅玲SS了……”

     秦青用L地、HH地xx着,不停地向她发动着攻击。就这样不停地G了几百X,她已经四肢无L、周S瘫R了,无L地躺在秦青SX,任由秦青在她SS肆意驰骋,但K中的Y语仍不断涌出:“A……雅玲不行了……K断Q了……A……A……”

     终于,她再也支持不住了,浑SC搐了几X,YJ如B泉似的再度从子G中汹涌而出,迸溅在秦青的xxS,秦青W着她,问道:“怎么样,美不美?”

     雅玲才发现自己的Y荡,Q愤的道:“你怎么可以……你好卑鄙……呜……”

     “我一直是喜欢你的……”秦青开始C送起来。

     “呜……秦青,我恨你!!”她HH地打了秦青一巴掌。

     “你永远是秦青的~~去吧……”xx实在是太J了,CJ得秦青也控制不住,猛烈地C送了几X,就也一泄如注,S在她的xx内。

     “你走开A你!”她把秦青推开,冲J了化妆室内。

     “唉~~”秦青只好拿着她的内K闻一闻了。

     雅玲走出化妆室,伤心的出了电影院……

     ※※※※※※※※※※※※※※※※※※※※暑假前的一T,秦青被美淑她们J到T台S。

     美淑、思YQ冲冲地带着雅玲站在那R;一会R又来了秋芳和琼怡,也是一脸严肃,原来是美淑J她们来的。

     “没想到我那么A你,你竟连我最好的朋友也……”美淑Q愤地说着。

     “我们都知道你的行为了!”思Y说着。

     “你太过份了!”秋芳说着。

     “嗯。”琼怡答道。

     “秦青永远也不原谅你~~”雅玲很Q愤说着。

     秦青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摆摆手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给我们一个J代。”美淑说着。

     秦青道:“怎样的J代?”

     “我们之中选一个,其它R则答应一个要求……”秋芳说道。

     秦青微笑道:“我选择你们全部,虽然你们不可以同时拥有我的名份,但是可以分享我带给你们的K乐!”

     秋芳道:“不行,必须选一个。”

     秦青道:“要我做出选择的站出来。”

     五个N孩,竟然毫不例外的站了出来,美淑道:“说出你的选择吧,你只有一个机会。”

     秦青道:“这是你们B我的,好,那我选……雅玲!”

     “不要!”雅玲不愿地说着。

     “没想到……你会选……”美淑不敢相信地说着。

     “好~~我的要求是要好好A雅玲……”美淑说完,含着眼泪跑了出去。

     “我没有……”琼怡走了出去。

     “算了,请照顾雅玲~~”思Y也出去了,雅玲也跟着出去。

     “不错嘛~~我的要求就先放着吧,等想到再J你做!”秋芳也出去了。

     雅玲也伤心的掩泪而去,一连串的打击让秦青不知所措。

     暑假期间,秦青没有跟五N中任何一个R来往。后来得知雅玲转学了,美淑跟父Q出国了,思Y则跟N朋友和好如初,秋芳则继续当DJD,在学校横行,听说她比以前更恨N生了,唯一变好的是琼怡,她没有跟秋芳混在一起,而是发奋读书,变成了全校有名的J步生。

     至于秦青,他也离开原来的学校,那块留X回忆和伤心的地方,转学到B市最出名的重点中学,准备开始他的高考。

     在新的学校里,秦青又开始了一段新的幸福生活。

     第17章肖云韵

     暑假终于来临。

     秦青这些R子除了在家陪林雪茵和林雪贞,还是在家陪林雪茵和林雪贞。

     R子一复一R的过着。

     二N在秦青的滋RX更加艳丽动R,她们D方MR,对秦青又百依百顺。实在让秦青挑不出什么M病,其实秦青过得也顺心,除来偶尔感觉缺乏一点新鲜CJ感之外。三R的生活过得是红红火火,完美无缺。

     秦开源每个月都给十万八万的生活费,林雪茵本R也是秦氏企业的G东,按参G比例,林雪茵每个月的收R不会低于百万。加S林雪茵和林雪贞是林氏集团唯一继承R,家产达十几亿,G本不会为了C饭发愁。

     这种R子最让R安逸。

     林雪茵为了保持好S材,坚持家务自己做,其实她除了种H、做饭,基本连扫地都不用,家里虽然没有请保姆,但是请有钟点家政工R,她们都很准时到秦家J行打扫,包括林雪茵写的菜单,也是由她们购买。为了不碍时间,林雪茵一次请10个钟点工,她们每T只需1个X时即可做好全部工作。

     林雪贞更是清闲,除了安心养胎之外,就是调理营养,除此什么也不做,当然,xx就例外。

     秦青每T除了满足二NYY和使自己得到发泄之外,唯一的A好就是玩玩计算机游戏的。

     她们不时的也会开车到风景区旅游。

     这样的生活,的确很满足。

     平R无事,也会有邻居串门。

     因为住的是高档别墅社区,距离最近的邻居,也要走S十多分钟的路程。

     距离秦青家最近的邻居郭英,他原本是一个退伍军R,曾在林雪茵家当过保安。后来年纪D了,想自己闯荡一X,林雪茵见他可怜,就让自己父Q借给他一笔启动资金。郭英本S有不错的生意T脑,加S在部队留XC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在前年一次赌命似的生意波澜中成了胜者,S家过了亿。

     张郭英是个重义Q的R,或许部队回来的前辈们D都这样。他非常感J林雪茵以前的帮助,所以特意买X了秦青家隔壁的套房,跟林雪茵做起了邻居。他对林雪茵感恩不已,并对秦青疼A有加,经常J秦青去他家玩,只要是秦青提出的要求,他基本都满足。

     郭英STS欠缺了些东西,他在当年打越战的时候被子弹打中了肾脏,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差,他被强行摘掉了一个肾,这使他现在的X能LDDX降。至今仍然膝X仍无一RN,所以他将秦青像R子一般地看待,对秦青疼A有加,而似乎老T是G平的,郭英拥有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Q子,J肖韵云,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D眼睛,柔R饱满的红C,J俏玲珑的X瑶鼻,再加S她那线条优美细H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一米七窕窈的好S材,优美浑圆的修长xx,丰满圆R的翘T,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xx房,配S细腻柔H的肌肤,活TT一位火辣Y物。

     郭英前Q早年因病去世,肖云韵是郭英继室,前年才娶J门的,当时肖云韵仅有二十一岁。她只D秦青七岁,加S两家窜门比较频繁,所以她跟林雪茵、林雪贞、秦青走得很近,经常J林雪茵、秦青去郭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计算机游戏。

     韵云J穿YF很开放,她喜欢穿尼龙透Q布料的连YQ跟有带子的高G鞋,而且D都低X,因为她觉得这才能衬出她的好S材,而在家喜欢穿JS的韵律K跟宽松的T-xx,而且她穿韵律K时一般都不穿内K,每次看到她那晃来晃去饱满高翘的PG秦青那18MM的xx都青筋B涨地在K子S撑起帐篷。

     肖云韵为什么会看S郭英,明眼R一看都知道,就是为了郭英的钱。肖云韵是R长得不错,S材更是十分出众,当年不知道吸引了多少QX之臣。按理条件这么好,应该嫁得个好R家,为什么要嫁个五十多岁的肾亏老T,秦青有时候都替她感到不值。

     秦青哪里知道,肖云韵X嫁郭英那年,正是郭英一YB富,S家过亿的那年,这肖云韵一Y之间就由别R的SRX秘变了郭英董事长的正牌FR。

     肖云韵美艳动R,可是也染S了少NN的M病,闲着无事,整T想着M丽的生活。她跟林雪茵、林雪贞不同,林家JM是富家千金,有修养,有学识,而肖云韵顶多也只是一个B发户。俗话说,三代出贵族。

     Q质,高贵这东西,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最近肖云韵MS了少NN的玩艺:麻雀,三T两T来找林雪茵、林雪贞开台。而且她虽然喜欢秦青,不过只把秦青看成X孩,老是跟秦青玩一些Y稚的游戏,秦青已十六岁,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终于决定整她一次D的。

     这T她又来找林雪茵打麻雀,刚巧林雪茵陪林雪贞去医院做胎R的健康检查。

     肖云韵见林雪茵不在,转S要走,秦青确想着整她一次,现在正是机会难逢,忙骗她说林雪茵不久就回来,又半撒J地J她陪自己玩,把她留了X来。

     今T肖云韵穿著一件连YQ外面套着一件MY,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S材,秦青看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R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Q甚么。

     秦青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雀,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S叹道可惜R不齐,玩不了,秦青跟她说可以玩二R麻雀,她又说她不会玩,秦青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

     秦青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肖云韵正玩得RM,哪肯放秦青走。秦青便要求赌钱,肖云韵见自己SS有不少钱,又认为秦青是X孩子,玩钱不会有多高明,就先批评道X孩子不应该玩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X不为例。

     秦青暗地里笑破肚,表面却无动于衷。好象秦青陪她玩一样。

     玩不到几圈,肖云韵已输了了D半钱,这R一赌输了都会眼红,肖云韵更加脸都红了,这时秦青刚好接了个电话,同学J秦青出去打球,秦青故意D声和同学讲电话,让她知道秦青就要出门了。

     果然她一见秦青要走,就着急起来,她知道秦青是牛脾Q,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要求加D赌注。当然正中秦青的X怀。秦青欣然同意,又要求玩二十一点,说这样K点,因为秦青着出门,她输起钱来还真T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秦青见她失H落魄的样子,暗暗好笑。她好象还想耍赖,要秦青把钱还她,说那是她今晚买菜的钱,如果被郭英知道把钱赌输了,非被臭骂一顿不可。

     秦青当然不肯。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秦青知道机会来了,便说你可以拿首饰和YF当钱,每样当二千块,她还有点迟疑,秦青又装着要走,她连忙扑过来拉着秦青的手,又连声同意,她拉着秦青的时候,弯XS来,PG摇得高高的,像个YF似的,秦青的老二一X子醒了。

     秦青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机M她几XPG和X脯,她也没注意那么多。见到D秦青七、八岁的肖云韵被秦青玩L在手中,秦青心里得意极了。

     其实做庄怎么可能输钱呢,于是又玩了几铺,肖云韵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丝袜和MY都输给秦青了。秦青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X去,便说YF可以当五千块计,她一X子答应了,还怕秦青F悔,秦青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YF,她以为走之前秦青一定会把YF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秦青S了她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肖云韵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TYF,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YQ和束Y输了给秦青,SS很K就T得剩XN罩和底K了,她还没发觉,一个劲要秦青派牌,秦青见春光无限,当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T才过瘾,而且T太K秦青也怕她会起疑,见到她竟为了钱在比她X的秦青面前TYF,秦青高兴之余又有些叹息,然而这场TY舞太CJ了。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肖云韵又开始迟疑了,再TX去自己便光着S子了,一见如此,秦青决定开始办正事了。秦青对她说秦青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Y物,赌她的N罩和内K,又说F她说输了最多让秦青看见她的ST,赢了她便可以走R,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把秦青当对NXST有好奇的XM孩,她竟然同意了,秦青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表面仍然装着因为时间而让步。

     不用说,会出千的秦青怎么可能会输呢?不过肖云韵却惨了,起初她不肯T,还企图以长辈的名义要秦青把东西还她,不过秦青Y是把她的N罩和内K剥了X来,一来她不够秦青DL,二来她又不好意思和X孩子耍赖P,于是一丝不挂的她拚命缩成一团,尝试遮掩自己的ST,老是露出YM和xx,她害羞得脸也红了,看到她那呼之Y出的S材,秦青的老二K要破K而出了。秦青看过不少NR的ST,而肖云韵的绝对是一个极品,跟林雪茵、林雪贞JM相比,有着另外一种妖娆妩媚的风韵。特别是那对xx和PG,MS去肯定特弹手。

     接着秦青又J行X一步的计划,秦青D笑着捧着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肖云韵急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秦青这所谓的X孩面前掉眼泪,这时她也顾不S遮掩自己的ST了,忙拉着秦青的手不让秦青走,这时一屋春S一瞰无遗,高起坚T的RF,稀疏的YM,浑圆的PG,修长雪白的DT,秦青看得直吞KS。而秦青仍不动声S,打算彻底玩L她,秦青说你什么都没了,还想拿甚么玩,肖云韵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让秦青走,秦青顾意和她多拉扯几X,她的xx和ST免不得碰到秦青,她的脸更红了,但其时她也顾不S那么多。

     秦青看时机到了,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一铺定胜负,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输了只要陪秦青玩一个游戏便行了,H不了多少时间。而东西照样还她,她一听眼睛又亮了,D概她以为X孩子想不出什么危险东西吧,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她马S同意了。

     看到她S了钓,秦青高兴极了,而她也因为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

     结果当然是她输。不过她也不D担心,只C秦青K玩游戏,好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在秦青耳里,就好象J秦青K点她一样。秦青自然当仁不让。秦青J她打开双手,SS贴在餐桌SB着。这时肖云韵又S都不肯了,因为一BX,后面的xx就正对着秦青,这道理秦青一早知道,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T转向,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

     秦青一个劲地问她为什么,她又不好意思开K,只是J秦青先还她YF再玩,到了这地步,她还为了保持一点点的淑N样子,S也不肯BX。

     终于讨价还价之X,秦青把内K还她,让她遮一X羞,秦青看着她把内K穿S,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TX来。你要不肯,就由秦青来帮你扒X。

     于是她穿S内K,伏在桌S,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那姿势和一个等待NR的荡F一模一样,秦青看到这里,几乎要失控了,不过秦青勉L克制住自己,要她数一百X,之后便来找秦青。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X。

     肖云韵笑了,她本来以为又要G什么令她羞耻的事,她的戒心一X子没了D半,本来她对秦青开始有防备,现在秦青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X孩子。于是她开始数数,秦青也开始躲J房里TYF,也许是迫不及待想C她吧,秦青YFT得特K。也许是高兴吧,肖云韵数得特D声,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在秦青耳里,这些就是悦耳的xx声。

     肖云韵没数完三十X秦青已经T光YF,悄悄来到她背后。肖云韵还一个劲地在数数,于是秦青蹲X来慢慢欣赏她的xx,可能是刚才和秦青几X拉扯,她的内K已经有点SR,秦青决定来一次CB的。好好给她一个惊喜。在肖云韵数到五十X时,秦青突然一X子把肖云韵的内K一X扯到膝盖X来,肖云韵惊J一声,想爬起S来,但秦青飞K地按住她双手,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这时肖云韵的秘X已清楚地摆在秦青面前,等待秦青的CR,肖云韵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Y的D字形,秦青想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么Y荡的姿势吧,秦青把Dxx对准她的xx,HH地C了J去。

     于是她还来不及起S便惨J一声,秦青的Dxx已经CJ了她的xx中。

     肖云韵长这么D,除了自己老G外,别的NR的ST都不多见,哪里试过给别R过,不J手足无措,她一慌张,LQ也没了D半,Z里直J道:“不要!求求你!!K拔出来!!A!!!!好T!!A~~呀!救命A!!!A~~TS了!K拔出来A!!A呀~~~~!!”

     她虽然拚命想转过S来,但两只打开的手被秦青按着,只能拚命摇动PG,想摆T秦青的xx,她老G的玩意明显比秦青X多了,因此她的xx还很X,把秦青的xx包得JJ的。G起来感觉特好。秦青兴奋极了,拚命xx,肖云韵也不断惨J,后来她渐渐镇定X来,知道秦青H那么多时间Y她S钩,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她想用林雪茵来威胁秦青,一边哼J一边说她跟林雪茵是朋友,比秦青D一辈,秦青和她xx是xx,要是林雪茵现在回来非打S秦青不可。

     秦青笑道:“是吗?你跟我后M说说看,我后M肯定会说你这Xxx引Y我秦青而已。”

     肖云韵又说强J是有罪的,秦青这样做要坐牢,秦青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秦青说:“YF也是你自己T的,要是秦青Y扯X来的,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怎能说是强JA,不明摆着你Y秦青嘛?说强J,谁信A?”

     肖云韵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为xx给秦青C得疼T不堪,只能连连惨J,不过她继续挣扎,只是LQ越来越X,而她SS也被秦青按住,只能L摇PG而已。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只是象YX摇着PG,嚎哭也变成C泣,秦青看她的xx越来越S,xx都顺着脚流到地S,知道她想要了,就把她转过S来,把她的脚叉开抬起来,面对面地xx。

     肖云韵虽然不DF抗,但仍是闭着眼睛C泣。

     刚才好一阵子,她都背着秦青,没有M到她的xx,现在还不M个够,秦青抓着她的xx,一面有节奏地xx,到后来肖云韵的PG也开始一S一X配合秦青,秦青D笑道:“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么好?看看你那xx,xx都流地S了。”

     肖云韵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J,只是PG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因为K感的确遍布了她的全S,这是以前xx她从未享S过的K感。

     第18章邻家少F

     “A……A……恩………嗯!”

     肖云韵终于忍不住J出声来!

     一开始,肖云韵还象YX地挣扎了几X,很K,K感就让她“屈F”了,自动将柔S伸J了秦青的K中,任秦青吸Y,手也抱J了秦青,在秦青背S轻轻来回H动。

     “N……N……好弟弟……我美S了……用L……”

     “好美A……我……你的真好……我好SA……”

     “N……好美呀……好哥哥……G得我美S了……我的xx好SF……”

     “嗯……嗯……N……好SF……好哥哥……你……L得我美S了……A……A……N……N……我要泄了……”

     平R视NR如无物的肖云韵,今T竟如此放肆地“xx”,Y声艳语CJ得秦青更加兴奋,xx更用L了,也更迅猛,肖云韵一会R就被秦青L得D泄特泄了。

     秦青这些T在家没事就跟林雪茵、林雪贞研究xx技巧,已经掌W了一整套真正的xx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泄J的地步还远着呢。

     秦青高兴的道:“美不美?”

     肖云韵消H的道:“美ST了!”

     秦青道:“那还要不要?”

     肖云韵呻Y道:“要!”

     秦青道:“想要就J我老G。”

     肖云韵JX的S躯突然T起在秦青的SX象条蛇般扭动着,CX道:“老G……你一定要让我……S个够……才对得起我A。

     秦青听了XY更是沸腾了,贪婪的Q着她的粉R,将X巧红N的xx含在Z里使劲吸允,CY的xx准备再度闯JY门关。

     肖云韵CX着呻Y着J笑着,J柔婉转的承S着秦青近乎BL的AF,XFX稀疏的M发将秦青撩拨的XX的。

     秦青抬起她的双T就向她XS压去,决定直接用最猛烈的方式让她达到xx。肖云韵柔N的肢T似乎很习惯这样的姿式,没有象别的NR那样露出难S的神态,她红R的R缝在眼前跃动着媚H的吸引L,秦青亢奋的CX着,这MR的少NST将他XY里最狂L的xx彻底引燃了。

     跪在肖云韵的K间,秦青T起XF,猛烈的往前冲去,肖云韵不J发出一声哀J:“好T”。虽然她对xx的CD早有了心理准备,但xx的CD还是出乎她的意料。随着CDxx突R她的R缝,腔道里开始剧烈的收缩,让秦青的STJJCR一半就无法JR了。

     看着肖云韵疼T的表Q,秦青心里充满了YF的K感和NX的骄傲,用L的压着她的T,她JX的NR被压得微微变型,T部翘得翻了过来,秦青很轻易就能直接攻击她的腔道,xx象钉子般戳R她ST的深最C,开始疯狂的C送。

     肖云韵被C得N起来了,HHL住秦青N道:“这……是什么……GX……顶得……要命……又麻得……要命……H一点才好……”

     秦青见她如此之N,就改成三X重重的C到X心S、两X短短的只顶到XK,这样重三到底轻两X在XK。这样,肖云韵虽然很SF,却总没有抓到最X的地方。秦青故意要D她的Y火D发,总是又重几X又轻几X。

     肖云韵实在是忍不住了,哀求道:“好哥哥……使劲A……MM……XS了……”

     “哈哈,保证你xx蚀骨,Y仙YS。”秦青L住肖云韵的J躯,由浅而深、深R浅出C送了几十X,然后用九浅一深,耸动PG一起一落,轻灵巧K的如蜻蜓点S,似狂蜂戏蕊一样一沾即起。直到第十X才PG一沉,重重的撞击H心,一直冲到底直抵子GK,这种战术是最容易引发NRxx,Y其Y荡NR最为有效。

     秦青抱住肖云韵F复C送数百X,把她C得YY如注HR异常,他又轻怜蜜A的在她耳边说道:“宝贝,这样玩你TK吗?够不够CJ?”

     肖云韵这时尝出美W了,她点点TJ声道:“嗯……嗯……有一点……点……嗯……还早呢……可以重……重一点……用L……”

     秦青立即猛一提劲,一G丈八蛇矛猛C猛戮HC猛C,他像一T疯狂的YS一W的奔驰纵跃,驰过了平原跃S了高山。肖云韵这时也KW无比的J滴滴地主动得扭Y摆T用L迎凑,看她一脸的沉醉和知足,笑得好J好媚,那媚笑几乎使他疯狂。

     “N……N……N……老G……我……太美了……美得……KST了……今T……真的没有白来……W……XS了……再用L噢……唔……嗯……”

     秦青的动作越来越疯狂越J烈,像饥饿的猛S发狂的撕裂着食物。提起又Y又涨的xx猛烈C送,一X比一X重,一X比一X深,每一X都撞着JN的H心。

     肖云韵的J躯轻颤不已,像蛇一样扭动纠缠,以前从没有这么兴奋过,XY在T内狂奔J流,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兴奋的几乎昏过去,嘘嘘J喘着,同时发出撩R心弦的呻Y,在半昏M状态X,她J躯抖得厉害,原始的需要像蛇一样的扭动。她的灵HR像漂浮在太空中,飘A飘A,Y仙YS,如历仙境,她颤抖着声声J哼:“A……要ST了……不行……A……要S了……A……A……又丢了……丢了……唔……”

     秦青确真正兴TS,展开浑S风流解数。xx运动越来越K,每次都深RH心,鲜红的XR被CD的宝贝C挤得翻出陷R不已。R绵绵的H心更是被D宝贝已撞得颤抖不停。

     “A……A呀……顶……顶S我了……A……好老G……唔……唔……你又顶……顶到X心了……A……”肖云韵脑中一P混L,整个R就像被抛J云层,随着他ST的起伏而起伏,K感也越来越强。

     秦青依然速度不减,窄X的xx仍然S到他的HC猛G,xxK的xx不停的流出。肖云韵首次尝到NR这么疯狂多Q的对待,竭尽S心所有L量去逢迎和表示自己的愿意和K乐。不停的运用自己的YL和xx壁的括约肌,加KNR的T送L度和摩CL度。

     “哎唷……嗯……好老G……用L……再用LC……A……美S我了……N……好酸A……嗯……K活S了……”

     秦青听到肖云韵S适的Y荡的J呼声,抬T看她美目半闭,Z角带春的含笑着,那陶醉的N荡模样实在MR,他Q不自J的,仰起TQW着她。而肖云韵也两条粉臂J缠住他的脖子,RQ的F应着,那张艳红的XZD张,让秦青的ST恣意地在她的K中狂卷。

     突然,秦青的PG不再C动,两手分W着肖云韵的两只坚T肥翘的xx,轻R的F捏着。D宝贝C在S汪汪的XNX里,xx深抵着H心,便是一阵的旋转,磨C。

     肖云韵被他SX的挑D,xx更是的高涨。Y其YP深C的子G颈,被Dxx转磨得,整个xx有说不出的搔X。

     “嗯……老G……云韵的xx好X……K……K用你的D宝贝……给我……K……哼……K……要你的特D号宝贝……”肖云韵浑S酸X不已,K中随着春心的荡漾,J喊得很不象话。

     秦青听在耳中,却是很D的鼓舞。露出得意之S,Q贯丹田,那G涨得发红的宝贝,更T着直直的。他双手再次抱起肖云韵丰满的PG,开始直起直落狂C了起来,每一X都直顶着H心。

     肖云韵JJL住秦青的虎背,J窄的xx内含着GD宝贝,配合着他CX的起落,摇晃着纤Y,DPG也款款的迎送着。

     “嗯……嗯……美S了……好……真好……老G……W……你的D宝贝……使我……嗯……美极了……唔……”

     秦青感到他的心在狂跳,肖云韵的xx声,使他浑S发R。他抱着她的PG,双手不停的用L,DxxJ出的更K了。肖云韵全SS畅极了,xx内D宝贝的CC,使她无比充实SF。她秀发散L,双手J抱着他,满脸涨红,银牙J咬,柳Y猛扭,PG高高的抛送,使得S潺潺的xx更加的凸出。

     xxDK的SS就如泉S般,一GG的涌了出来。秦青xx的更加疯狂,Dxx在xx内左右狂C,撞来撞去,肖云韵的H心,被Dxx磨C得S麻R骨。

     “哎唷……A……我全SS……SR了……W……N……麻麻的……哎呀……S流出来了……唔……老G……你的D宝贝……真会……CX……SFS了……A……A……”

     秦青见她的SS愈流愈多,xx里更加的SR温暖。于是,他毫无忌惮的一起一落,Dxx如R无R之地似的GJ她的xx。“X美R……你的X……xx……真美……又J凑……又SR……D宝贝G起来……真SF……”

     肖云韵已达xx的xx颠F,XZ轻喘着:“嗯……嗯……真TK……美S了……再用L……唔……爷……我AS你的……D宝贝……嗯……美SXxx了……”

     秦青也到了最后关T,Dxx不停的狂捣着肖云韵多Y的xx。肖云韵两手JJ的L着他的脖子,PG款款的向S迎凑。xx里直流着xx,Dxx一J一出,“滋”、“滋”作响。他们两R尽Q的缠绵,宝贝和xx密切的摇摆,起落。

     “哎……哎……嗯……K……xx……SFS了……唔……我K要美ST了……嗯……爷……KC穿我……CSxx……K……”

     秦青听到肖云韵的N声荡J,不由得Y火更加爆涨。把她按在旁边的沙发S,双手将她的两条粉T扛在肩S,两手J按着肥涨无比的xx,不停的重R狂捏,吸KQ,宝贝奋L的C送,HH的C在肖云韵的xx中。

     肖云韵似乎丝毫不感觉到T,双手抱着他的PG,用L的往X按。双T举得很高不停的L踢着,丰肥的PG用L往S迎凑,动作十分J烈,粉脸已呈现出飘飘Y仙的xx,K里J哼着:“A……爷……你的D……D宝贝……好BA……唔……GSxx了……唔……美……美S了……唔……”

     “哎呀……R家……从没……这么SF……的滋W……N……N……我要S了……我K忍……忍不住……了……”肖云韵拼命的摇荡着T部,H心J不住SS,YJ自子G狂B而出。

     最后这阵要命的挣扎,使得秦青有种难以形容的K感。Dxx好象被xxJJ的吸住,H心似张XZ在xxS轻咬,轻吸着。秦青终于也忍不住一阵K感传遍全S,把宝贝再用L地xx几X……“W……W……W……”狂猛的秦青一阵战栗,一GR流冲R了肖云韵T内,二R同时达到了xx………

     肖云韵终于从S心到灵H都被秦青所YF,成为了秦青BX的又一个Q密老B。

     秦青告诉肖云韵一个更D胆的设想,让肖云韵怀S孩子,继承郭英的产业。

     肖云韵自然高兴这样,她这些R子正为没有怀SR子而发愁,如果郭英这个时候离去,他那家R非要跑来争夺她的财产不可。而秦青同时也是秦家和林家几十亿S家的继承R,就算R后郭英发现R子不是他的,她肖云韵也不致于走投无路,或者M凭子贵。再说秦青的xx技巧,那是她最M恋的。

     经过这场J战,肖云韵感觉以前二十三年都白活了。

     第19章班主任夏纯

     暑假结束,秦青正式由贵族学校调到B市重点实验高中S高三。

     按秦青的学校成绩,他被编到了重点班。秦青是选择理科班,班里的N同学没有几个,而且也不漂亮。比起文科班那些才N,简直是不堪R目。

     但是班里的几个N老师确让秦青充满了幻想。

     班主任是夏纯,教语文,她第一次J教室时,D家一P哗然。

     夏纯位年约二十六,有少F般妩媚的美N,一T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D眼,微翘的瑶鼻,微厚而X感的ZC,S高D约165G分左右,穿的是学校老师统一的制F,深蓝的高旗袍领,短袖剪裁贴切的连S窄Q,称出颈部及Y臂雪白的肌肤及出她D约34D不算X的xx,可能不到22的细Y,XSQ摆约在膝S十五二十G分,露出匀称的美T,足X穿的也是学校统一配置的与制F同S的近三寸高跟如果没有见过林雪茵、林雪贞、肖云韵那样等级的美N,夏纯算是漂亮的,T很长,面容清新略带一点严肃,一看就是D学教师的那种Q质,她很苗条,Y又细,所以显得T部有一点D,当然最醒目的就是她的双F,的确比较D,没想到这么瘦的R也有如此丰硕的xx,而且没有X垂的感觉,不像隆出来的那样不正常和令R作呕,一切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自然。所有R说她S材好,学校还盛传,她是学校“四朵金H”之一。

     秦青确有自己的看法,见多美N的R就是不一样。秦青并不认为R瘦,T长,XD,就是S材好。

     但是秦青也没有否认夏是个美R。

     夏纯教课S平一般,所以秦青祗有在她背对D家在黑板S写字时,看一看她的xx(因为真的很D,所以“背后见R”),当然她转过S时,秦青更要细细品W了。不过好几次,当秦青的目光从她的双F移到她的眼睛时,才发现她正用不满的目光看着秦青,起初秦青并不在意,但当秦青突然想起她是班主任,有可能让自己C苦T时,秦青就决定收敛一X了,以后时间一长,当然就没兴趣看了。

     学校另外三朵金H,还有一个是S秦青班课的。英语老师何芯颖,G认的校H。

     何芯颖第一T一J教室,比夏纯更得R心,一X子就G住了几十支饥K的眼睛。

     何芯颖那双如梦似幻的猫眼似乎能深注班S的每一个R,深邃而神秘的剪S双瞳内似浩无际的海洋,给R深不可测的感觉…,淡然浅笑中使她粉N的两颊那双酒窝衬的如此醉R,她穿的是一S墨黑的SY及M你窄Q,将她一S雪白的P肤及修长圆R的xx衬得更加雪白无瑕,T直的鼻梁X是一张丰RMR的XZ,红R削薄的柔C轻抿,让R有想咬她一K的冲动,白S的及膝的长Q只能看到她QX骨R均称的一双洁白XT,白S的高跟鞋衬出她不惶多让我S段。S高在170左右,24岁,丰T的X脯显趁出35E才有的xx房,细YD约22~23之间,声音温柔(不像夏纯的声音有点尖),和夏纯比她显得更高挑丰腴,自然也好看得多,就是林雪茵、林雪贞、肖云韵三N也无法将她比X去。总之,秦青的第一印象就是她当老师太可惜了,很想Y有她。

     尽管秦青在林雪茵、林雪贞、肖云韵三NJ艳的STS有享S不尽的A,但是他的确垂涎何芯颖那JN洁白的ST,想着该如何才能与她共度巫山,享S她那成熟的ST,让自己坚T的DxxHH的在她香BB的YX内J出。

     据说何芯颖已经有了未婚F,而且还是在国外,过不久,等美国签证一发X来,她就可以飞去美国跟未婚F双宿双飞。

     秦青在课堂S总是陶醉于两X之间的邂逅,幻想着何芯颖老师那MR的S段,原本拔尖的成绩,一X子就H落了很多。

     这引起了班主任夏纯的主意。

     这T放学后,夏纯把秦青J到自己的办G室。

     重点办G室就是不一样,每个老师都有着自己的**办G室,还有计算机等自动化系统,卫生间等一应俱全。

     秦青J了夏纯的办G室,夏纯示意他关S门,秦青照办,夏纯示意他坐X。

     秦青问夏纯有什么事Q?

     夏纯说,你成绩最近X降很厉害?是什么原因?

     秦青这时打量了夏纯,还是那副冷冰傲R的表Q,但已经换S那种很凉S的像SY似的R棉的YF和K子,或许是打算准备X班的缘故。她穿的这种YF显不出长T,却使T部更有曲线感,xx更加丰硕,由于YF和X罩都是浅S的,所以红S的xx隐约可见,她穿著一双塑料拖鞋,雪白的脚同样很瘦……

     要不是夏纯对秦青说话,秦青几乎忘了是来G什么的了。

     秦青支吾了半T,说不出什么原因来。

     夏纯搬出一堆D道理,什么S课要做笔记,要专心,课后要复习;不懂就要请教老师或同学,回家不要玩计算机,要好好学习,考SD学就可以尽Q的放松,累只是暂时之类的话。

     本来秦青就是心不在焉,但是秦青却发现夏纯在说到最后时X部起伏的厉害,两支Y兔几乎要跳了出来,双TJ摒着,声音也好象有点哽咽,秦青XT一R,差一点秦青的xx就要起立发言。

     秦青赶J起S说明白了,多谢老师教训,以后会好好学习,便要告辞以免出丑,夏纯也同时站起,不料这X使他们靠得更近,秦青看着她的眼睛,异样中似乎还有K望,她的xx离秦青可能不到一厘米,因为秦青感到空Q在这中间挤过而产生的间歇的压L,或者是她起伏的xx到了敏感的秦青,NR房间里原来的那种温馨的Q氛也变成了一种奇异的QW,难道是面前这个NR的W道?

     她用愤怒的眼神看着秦青时,秦青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已放在她的Y间,但她却没有责怪和F抗,秦青心跳加速,也无暇考虑,用双臂迅速将她从Y间抱住,把Z印在她的CS,她无L的双手似乎祗是想表达她不是一个随便的NR和维护一X老师的尊严,所以祗是无L的一推就JJ抓住秦青的双肩,好象怕失去什么似的。

     夏纯张开Z,让秦青尽Q品尝她细H的ST,然后将秦青的唾Y和ST一起吸JZ里,秦青的左手FM她的背部,原来并不像秦青想象的那样祗有骨T,而是NR的柔R,而秦青右手在她T部S的动作也由FM变成了抓捏和RC,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祗会发“嗯”和“A”的音。

     夏纯呼吸急促,起伏的xx压着秦青的X部,秦青抱着她的感觉由清S变成炙R,这GR流直达XT,使秦青的xx肿胀着抵到她的XF,秦青右手中指挤J她两T的缝,用L摩C她G门的外延,她也随之扭动T部,XF摩C秦青的xx,当秦青用L将她的K子顶JG门时,她“嗯”的一声,全S颤抖。

     秦青知道这时应该趁R打铁,左手一边感S光H的肌肤,一边顺势将她的SY除去,右手则MJ内K,H腻而有弹X的T部让R想将其全部掌W,但秦青的手可能连半个也抓不住,祗好在它们S面来回的R抓,当秦青要将右手绕到前面时S到了F抗,但秦青早有准备,用QW她耳垂的Z在她耳朵里轻轻一吹,祗觉得她一颤,R也好象窒息了,早已不能F抗,秦青也终于抓到了她那块神秘的NR,H腻的xx,细R的YM,动R的Y蒂,颤动的温R。

     幸福的K感从秦青的五指间传遍全S,秦青让五指尽QFM她珍A的密C,中指压在Xxx之间,用五指分隔四PDXxx和DT,慢慢的按压,移动,最后秦青让中指停留在xxK轻轻的摩C,掌G也FL着Y蒂,秦青从她的脖子W到XK,然后将ST伸JR沟,品尝未知的区域,呼吸的声音很D,却盖不住她的Y声:“……嗯……嗯……嗯……A……嗯……”。

     YX在升温,中指也开始SR了,夏纯在还能保持站立姿势之前,她把秦青的SY也T了,秦青将她平放在CS,扒掉她所有的K子,S漉漉的YMXxx冲刷着秦青的手指她J闭双眼,享S着现在和将要发生的一切。

     秦青扯掉她SS最后的X罩,两支雪白的丰R在眼前一跳,D而白N的xx呈半球型高耸着,紫黑的R晕不D,S面嵌着红枣般的R核,这是无法抵御的YH,秦青T掉外K,用膝盖抵住SR的YX,继续玩L着Y蒂,腾出双手扑到双F之间,秦青将T埋JR沟,闻着那里的QW,T着xx的底部,细N的xx摩C着脸颊,双手攀着两F颤抖的R抓。

     秦青W遍整个xx,最后一K噙住右边的xx,ST卷L着R核,唾YSR着R晕,右手搓着左边的那支,然后换到左边噙住已被搓的发Y的R核,又再换回右边,就这样尽Q的Y吸xx,轻咬R晕,仔细品尝这两个奇异的东西,就是因为它们秦青才来到这里。

     “……嗯……A……A……嗯……嗯……A……嗯……嗯……”

     夏纯想说话,但她一张Z就祗能发出这两个音,但是她T去秦青内K的手已经表达了她想说的话,她柔R的双手W着秦青早已CY的xx向她XT拉去,她一定想更好的了解秦青的xx,平R严肃的夏纯已经变成了秦青X面这块xx的xx,秦青知道不应让这个饥K的NR再等X去了,离开肥硕的xx之前,秦青再次咬住她的xx,用手捏着另一个,彷佛要从里面挤出RY,可能是秦青用LD了一些,“A……”她发出疼T的欢J。

     秦青很兴奋,他想知道她那块芳C地有没有被别R践踏过,于是从R沟慢慢W到肚脐,平HF部S的这个XD充满了秦青的唾Y,继续向XW到Y睪,也许秦青还没有YF她,因为她双T是摒拢的,这是秦青和她都不能容忍的。

     秦青用左手食指轻CY蒂的S端,感到她的颤动,右手从右面D褪的内侧开始,FM过YX来到左面DT内侧,再M回右面,光HSR的肌肤使五指充满了xx,随着FMR捏频率,L度的加D,白N的DT向两面慢慢分开,一GNR的TW扑而来,xx泉涌,这一定是xx和子G因为嫉妒xx和Y蒂在垂涎,稀松的YM掩盖不住密C,扒开H腻的Dxx,里面是红R的Xxx,再里面是SR的xxK显得格外鲜N,就在那里秦青看到了神秘的CN膜,一GR流使秦青的xx胀的更C更D。

     “嗯……嗯……嗯……嗯嗯……”饥K让她难耐,双手又伸向秦青的xx,但秦青想按自己的步骤来,所以将她双手按在办G桌S,用ST压住她的xx,把ST伸JZ里让她Y吸又将她的ST吸JZ里品尝,再移到侧面W她的耳垂,xx在Y蒂和xxK来回摩C,不时的撞击两边的不出话,手也动不了,祗有哽咽而使xx和XT开始振动,这使秦青更加兴奋,摩C了一会R,秦青把xx停在xxK,看见X面的夏纯因饥K而T苦的表Q,眼前就是一个年轻的CN,D学教师,极度的自豪和xx使秦青用L向X一顶,xx撑破CN膜,钻J了狭窄RH的xx,X染红了他们的结合部。

     “A……”T苦的J声之后,夏纯睁开眼睛,眼里含着泪,虽然秦青压着165米的xx,但这时秦青觉得她十分JX,令RA怜,于是秦青放开她的手,QW她的眉、、C……当秦青向S拔起xx时,她突然用手按住秦青的PG,生怕秦青离开,秦青怎么会离开呢?这时离开这个xx的NR,可能比杀了她还难S,秦青xx向S拔起接着向更深C用L一C,半Gxx陷了J去。

     “嗯……”

     幸福的J声过后,她放心的用手L着秦青的背,使秦青JJ的压着她坚T的xx,秦青FM她的脸颊W着她,她也会心的Q着秦青,xx当然不能停X,缓缓C出,再深深CR,xx里SR温暖,JJ包裹着xx,C动时xx内壁和xx的摩C,使秦青的xx隐隐作X,C出时秦青ST向S送,好让xx露在外面的部分可以摩C她的Y蒂,对她xx的挤压也更DL了,C出、CR,再C出、再CR,xx每次CR都更深、更DL。

     “嗯……嗯……A……嗯……嗯……嗯……嗯……A……A……嗯……嗯……

     A……“她的呻Y鼓舞着秦青更DL的向xx更深CC去,她屈膝将两T分得更开,好让秦青可以C的更深,秦青用L一顶,xx撞S了另一G管道,以秦青将近一尺长的xx,秦青知道那就是子G颈,于是奋L一顶,将整个xxCRYX,子G颈包裹着xx,一阵奇X传遍整Gxx。

     “A……”欢J声中,她严守26年的J地引来了第一位访客,并被秦青彻底的Y有了。为了止X,秦青开始在YXS蠕动,她的xx使秦青觉得他们之间还有距离,所以秦青用L挤压她的xx,感S那里的CJ,她的Y声也越来越D,秦青用手在她R肋一捏。

     “A……”又是一声欢J,她不JPG一扭,这使秦青感觉xx也跟着转动了一X,K感传遍了全S,也传到了她T内,因为她开始扭动她的PG,这使他们都十分兴奋。

     秦青开始挤压她的YX,xx在她T内横冲直撞,但她的Y声似乎听不见了,她高举双T,然后JJ的缠着秦青的Y,手臂从后面SS的抱着秦青的背,原本狭窄的xx也开始收J,她彷佛已经窒息,ST祗有J缩和颤动秦青知道她开始JRxx了,J包的感觉使秦青的xx炙R无比。

     秦青感觉自己就K要S了,但如果秦青现在SJ收兵,她的xx也将很K退去,这对让秦青S得KS的NR太不G平了,于是秦青继续有节奏的挤压她的YX,虽然xx在她T内祗是艰难的挪动,但却将她不断推向xx,这样如胶似漆了约十分钟,在她K要退C之前,秦青使出全LXF向前一T,xx一挑,S了出去。

     “A……”尖细的J声为秦青的xx推波助澜,xx一次次的挑动着她的xx和子G,JY不断冲刷着秦青的殖民地。

     “A……A……A……A……A……A……A……A……A……A……A……A…………”

     在秦青S出最后一注JY时,他们都JR了极乐。

     秦青躺在会客的沙发S,让夏纯B在秦青SS,xx留在她的ST里,秦青们全都汗S了,不,也许是JSYS了,秦青拉X她的T饰,让她的长发散在肩S,长发NR的感觉真好,秦青隔着长发FM她的背部、R她的PG,她微闭双目,呼吸微弱,Z角挂着幸福的微笑,静静的享S着最后的AF,ST颤抖着,Y其是J着秦青xx的那美丽的NR,在秦青的XFS哽咽般的颤动着。

     秦青是夏纯的第一个NR,秦青让她的xx得到最D的利用,让她的NR感S重未有过的CJ,让她的xx不断S升,S升。

     夏纯的呼吸平和了,睁开眼睛,留在T内的xx让她想起就是现在这个柔R的东西刚刚C破她的CN膜,摩C她的xx,扎J她的子G,浇灌她的G腔,Y有了她整个生殖器,摘走她26年培育成熟的果R。想到自己饥K的呻Y,兴奋的尖J,夏纯把羞红的脸藏J秦青怀里。

     “好B……A……”

     她的声音依然尖细,但很温柔,当秦青用L一顶,X溅YX的时候,秦青就知道自己完全YF了她。

     秦青将她放平,拔出xx,好让她的xx恢复原状,这样她的xx才不会过早的松弛,秦青FM她的xx,由于刚刚J战了一场,xx非常柔R,xx也格外YN,这对SR,真是A不释手。

     “夏老师,刚才感觉SF吗?”秦青轻声问她。

     夏纯突然白眼生Q道:“R家都被你L成这样了,你还JR家老师?R家还有做老师的威严吗?”

     秦青心领神会,微笑的道:“是心肝宝贝,我的好老B,SF吗?”

     “嗯,SF。”夏纯满意的柔声道,她真的就像一个温柔的Q子,其实秦青又何尝知道,这是她夏纯谋划已久的行动。

     因为她第一次看见秦青,就被他那双MR的眼睛M住,最后是Q质,谈吐,学识,无一不让夏纯倾倒,当冲动不可抑止,JQ爆发的时候,最终导致了今T事Q的发生。

     对秦青而言,又Y领了一块CN地,何乐而不为。

     除了高兴,就是自豪。

     注: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再发一次。前两次(《秦青的幸福生活》与《美丽的R生》)都被X架了,G据作者的经验,这次估计也不会坚持很久。所有,老朋友们想分享,就要趁早。

     第20章夏纯之妙

     “我想知道NR在做的时候ST有什么感觉?”秦青一脸T真的样子,继续在她SSFM,让她得到S心的恢复。

     夏纯L着秦青,满面绯红。道:“我感觉X面好X,想去搔它,当你M我XT的时候,彷佛有电一样,全SS麻,好SF,也不X了,我希望你永远都这么MX去,但后来你动作加K,又M又R,我感到xx里好X好X,原先那种还祗是瘙X,xx里却是奇X,我想找东西SJ去,摩C止X,但你就是不CJ来,我想说话,但怎么也说不出来,我里面X的K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你才CJ来,虽然开始很疼,但真的好SF,你向S拔的时候,又更X了,再C时也感觉更SF,那D概就是S吧?后来我也分不清是X还是S了,祗想JJ抱住你,让我更X更S,你SJ时,LQ好DA,我感觉自己就K要被分成两半似的,你顶的我K要S了。”

     夏纯不愧为老师,语文老师,解释东西的时候,就像镜T重演一样的透彻明白,她的声音也变的Y荡起来。

     “我CJ去的时候,你是不是哭了?”秦青问。

     “嗯,我不是很随便的,我以为会等到新婚时才做这种事,我很珍惜它的,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你就CJ来了,不过我不后悔。以前听说xx很S还不以为然,今T才知道其中的乐趣,当NR真幸福,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她显得更加JS了,真想立刻再CJ去“我当时的样子是不是很Y荡?”

     秦青微笑的道:“不,当时你很美。”

     “你不会以后再也不到我这来了吧?”她J声道。

     不来?秦青怎么能舍得这么S的NR呢?秦青一阵微笑道:“不会的,我会经常来疼A你的,再说,秦青还没说要走呢,等你恢复过来后,我们再做一次,我会让你更S的。”

     “那你等X要好好疼A我W。”她Y声道,“俗话把这种事J什么呀?”

     “J”G“。”

     “G……A……这字说出来好YA!”她的声音的确很Y,“我听说R家都是KC猛G,好吓R噢,你怎么不这样?但却G得我好SF。”

     “KC慢G,各有千秋,我觉得慢慢品W才能让我们细细感S其中的K感,达到xx的最高境界。但总是慢节奏的,也难尽其乐,时间一长也会乏W的,所以xx的方法要有变化,等会R我们就来个猛的让你感S一X,好不好?”秦青在xx方面又F过来给夏纯当了一回老师。

     “我的X面早就是你的了,你A怎样都随你,祗要用LC我就行了……”

     秦青不再听她Y言N语,准备实现秦青的承诺,秦青让她平躺着,拿起她的手W着,Y吸细长的手指,FMY臂,当眼睛看到鲜活的xx时,秦青不J扑S去,W、R、吸、咬,她也自豪的笑着,彷佛秦青已败在她的xx之X,这是不能允许的,秦青离开她的xx,将她翻过来,心中暗想等会R让你求秦青C你的YX,看你还笑不笑!

     秦青的C在她平H的背S移到T部、DT,秦青再将她翻回来,抓起她的右T抱在怀里,用膝盖抵住她的YX摩C着,秦青开始品尝她的xx,R搓着细长光H的ST,从DT到XT,再从XTM回DT,秦青将她的T向S提起,JJ抱在SS,让秦青的前X和XF感S她xx的柔N、细腻,肿胀的xx触着她的DT内侧,秦青W着她白瘦的脚,坚Y的脚骨和S面细N的P肤让秦青的xx不断S升,当秦青W她脚心时,她的T忽的向回一C,细H的xx在秦青SS游走,摩着秦青的xx,秦青抱J她的xx以免它再H走,然后T着她的脚心,她的xx就拚命挣扎着,光H的肌肤摩着秦青的ST和xx,Y蒂也随着ST的扭动在秦青的膝盖S摩着。

     “A……A……A……嗯……A……嗯……嗯……A……AA……”

     xx有L的摆动着,YX里也有YT流了出来。

     “XA……X……别……别……嗯……别L了A……嗯……嗯……A……KA……KCA……J来A……嗯……A……XA……”不知她是脚X还是XX,总之她已败在秦青的KX。秦青分开她的T,用LC了J去。

     “A……”

     从她内心发出无比畅K的欢J,也鼓舞秦青不断深R,秦青现在已是Q车熟路,秦青抓着她的两T弯曲C在她X前向两边分去,一X比一X更深更猛的C着她的YX,那里涌出的YTSR了秦青们的DT,雪白的xx在秦青的动作XSX翻腾着。

     “A……A……A……嗯……嗯……嗯……A嗯……A……嗯……”

     xx里的空间越来越X,她开始JRxx了,但秦青想带她JR更高境界,秦青将她翻向一边,使她侧S躺着,把她的一条T推向XK,xx不停的摩Cxx内壁,xx冲C着子G,兴奋的xx被秦青顶的在CS来回振动。

     “A……A……A……嗯A……A……AA……”

     她再次JRxx,秦青再去翻她,xx在xx里翻转。

     “A……嗯……嗯……A……A……”

     秦青让她背对秦青跪在秦青前面,抓起她的手臂向后拉,使她的ST悬空,这样秦青可以C的更着L,秦青用T将她的ST分得更开,XFS她光H的PGJ起秦青无比的斗志,秦青向前奋L冲撞她的YX。

     “嗯……嗯……A……嗯A……”

     Y声在耳边Y绕,她不J在秦青前面扭动着PG,长发随着秦青一次次的全L顶R前后摆动着,炙RJ缩的YX使秦青们都JR了xx,秦青把她按在CS,使她的T部撅得更高,秦青伏在她SS,双手伸到前面JJ抓着她的xx。

     “A……A……A……A……A……A……A……A……”尖J声中秦青猛挑她的子G将炙R的YT一注注的充满NT,他们JJ相拥。

     第21章幸福H房

     回到家里,秦青满足了林雪茵和林雪贞,就回房看书。

     这个时候,林雪茵端着牛N面包J来,对秦青道:“青R,今T老师打电话来,说你学习成绩X降了,是不是……我们的关系,影响了你的学习?”

     秦青安W林雪茵道:“茵R,你想得太多了,我承认最近学习成绩有所XH,但那只是转学到新的环境造成的,并不是你说的那原因。”

     林雪茵知道秦青是在安W自己,于是担心道:“可是你的成绩的确一TT在X降,我不能当作不知道,总要想想办法的。”

     秦青突然脑子闪光道:“这样吧,最近我英语X降最多,你帮我把英语老师何芯颖请来做我的家庭教师,如果成绩真S去,我们再请其它课的老师来。”

     林雪茵一听,高兴的道:“是个好办法,就这样吧。”说着W了秦青一K。

     秦青闻着林雪茵那动R的T香,感S着xx的接触,顿时D手忍不住在她丰腴的背肌搓MR捏起来,当然更不会放过她T起的圆T。

     林雪茵闭目享S着他的AF,梦呓般道:“青R,我是不是很Y荡,要不然为什么我TT都想要你,我们刚才在X面D厅才要完,现在我又想要了。”

     秦青心中一荡,笑道:“这是因为我们彼此相A相吸的缘故,知道吗?我最喜欢你们对我发N的样子,总能让我享S最D的K乐!”

     林雪茵芳心不J又羞又Q,Y靥S丽S羞红J晕如火,难以自抑,突然她感觉他的D手已移往自己YHS漉的XS,林雪茵不由更是得羞红双颊,星眸J闭,优美修长的雪Nxx含羞JJ。

     秦青盯着林雪茵那羞不可抑的晕红丽靥,暗叹真是R间Y物。

     荡F的贞洁和贞F的放荡一样,都是让NR疯狂着M。双手张开,把林雪茵JJ的L在怀里,把两P火辣辣的ZC,贴在她的香CS。只见他如饿狼吞羊般,把林雪茵的J艳xx猛压在CS。

     林雪茵如饥似K,像久旷的怨FR烈的F应着,她用X香S缠着秦青的ST,RQ又贪婪的猛吸着。同时,秦青的双手也展开猛烈的攻击,瞬间撕开那单薄的罗裳,左手JW着林雪茵那又坚又T的xx,且不时地用着手指轻R、轻捏着那两粒如熟透葡萄般的xx,并且右手沿着白N浑圆的xx向S直探。林雪茵修长的粉T开始颤抖着,纤Y如S蛇般的扭动着。

     刹那间,林雪茵已J喘嘘嘘,全S酸X,一双T成D字般的分开。秦青更得寸J尺地,对饱满的xx不停的挑D着。对于NR最敏感的Y核,特别的R捏一阵。L得她xxSX难挨,xx直冒不已。

     林雪茵忍不住地伸出手来,急忙地解开他的K子,W住那GCD的xx,在DxxSH劲的捏R着。她满脸通红,有Q无L的J哼xx着:“老G……我……我S不了……xx又X……又酸……茵R要NS了……哼……”

     秦青见时机成熟了,忙用手拨开她的两T,跪在林雪茵的XT中间。右手分开她密密的YM,左手轻分那两P饱满肥突的xx,手触在香XS面SHH的。

     “N……”林雪茵咬J银牙,瞪着那双GH的媚眼望着他,SX急剧的起伏,两只xx不住的N摆着:“哼……老G……你好H……我……我要你嘛……我要你的Dxx……唔……嗯……xxX的……好难过……”

     秦青见林雪茵已Y荡得xx出声,GD得他神H飘飘,Dxx忘形的B跳几X。他立刻满足她的需求,展开要命的攻势。PG开始一起一伏的T动,Dxx对准JN的春X就直驱而R,随后便是狂C猛C不断。两手各W住一只丰满的xx,使劲的R着、搓着。

     这阵H劲的CC,正中林雪茵的X怀。Dxx在xx里CxxC,使得XNX涨的满满地,美的浑SSK,一阵既充实又S麻的K感却S心T,使得她忘Q的xx着:“哎唷……喂……老G……好……好……N……再C……A……xxSFS了……哼……哼……”

     林雪茵的xx被R得X到心底,PG拼命S抵,还不时的前后左右磨转,秦青也把Y使劲的往X顶撞,xx内H心S到Dxx的撞击,既S麻又K感,只乐得林雪茵连连喘着道:“好老G……N……唔……Dxx老G……我好……SF……唔……哎唷……顶到R家H心……哎……好酸……”

     秦青听她JSF的J声连T,忙托起她粉白的肥T,T着xx猛L的D起D落xx着。林雪茵JX的xx含着DxxJ出收缩,XR不停的翻吐着,每当Dxx往X压时,一G白S的YY就被挤得溢出XNX,顶着TR沟,流S了整个C单。

     “A……老G……A……茵R可……可让你……玩S了……N……要命的Dxx……”

     秦青见她N劲十足,忙T起S子,把林雪茵的YT翻转过来。此时的林雪茵就B在CS,望着她那肥白丰满的粉T,惹得秦青更是一阵的RJ万分。他又迅速的伏X去,贴着林雪茵HN的背部,伸手分开两P肥饱的TR,Dxx找到了Y户K,忙又PG一T,xx“卜滋”一声,尽G没R。

     正当SS的Y仙YS时,秦青却要命的把Dxx从xx拉出,使得林雪茵顿觉xx非常的空虚,使她无法忍耐。但是S躯被他翻转过来,当秦青又再次的压X来后,她又重拾那种涨、满的充实的K感。一G又C又长的特D号xx,深深抵住林雪茵的敏感H心,她立即感到全S一阵S麻,不由得急急往后T扭着香T。随着PG的扭动,Dxx一XX的磨C着X心,磨得她突突L跳的H心好不TK。

     JS不住这心底阵阵传出的SX,林雪茵YN得N哼咻咻着:“哎唷……W……要命A……哼……唔……真是SF透了……SS了……哎唷……茵R……S不了啦……呵K……我要丢……A……丢……丢……了……”

     林雪茵K里不绝的N哼,随着秦青xx的CC,极度狂N,神态Y荡的,乐极H飞,Y仙YS。林雪茵粉脸赤扛,星眼含媚,不停的xx,xx颤抖的收缩,一G滚T的YJ,浇淋得xxS麻,全S遍T的S畅。

     秦青双手按住她两条浑圆的DT,猛L的CC三X,一GRR的YJ,直泄R她张开的H心里,使得林雪茵YT一阵哆嗦,K中呻Y着:“唔……老G……泄S我了……”两Rxx的忘QJJ纠缠着,沉醉在美妙境界之中。

     休息P刻,秦青就意Y重振旗鼓,林雪茵J声求饶道:“老G,实在不行了,你饶了茵R吧?”

     秦青嘻嘻一笑,道:“我还没C饱呢?”

     林雪茵掩ZJ笑道:“你就像条饿狼,永远也喂不饱似的。”

     秦青笑道:“那我就再做回饿狼……”说着又压到林雪茵的SS,又是一阵QW、FM,双管齐X。把林雪茵L得J喘呼呼的呻Y着,一xx房不停的抖荡着。一会便使得她春心荡漾,全S发抖,J声xx:“老G……别L茵R了……S不了了……雪贞,K来救JJ。”

     秦青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她两条T分开,只见林雪茵的YM浓密鸟黑又C又长,将整个xx包得满满的,X面一条若隐若现的R缝,R缝Sxx的挂满S渍,两PXxx,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XZ一样。

     秦青不由T一低,用ZC按住XK就是TW一番,再用S尖舐吸她的DXxx,S尖伸了J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Y核。

     “A……A……哎呀……老G……你要LS茵R了……哎呀……”林雪茵被T得XR心底,PG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秦青的T发,PG不断的往ST,向左右扭摆。“A……哎呀……老GA……茵RS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SSXS了……我要……了……”

     秦青用S功一阵吸Y咬舐,她的一GR滚滚的YY,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她全S一阵颤抖,弯起双T,把PG抬T得更高,把整个xx更高凸起来。

     秦青看她已经很需要了,就翻SS马,手WDxx,先用那Dxx,在她的xxS研磨一阵,磨得林雪茵SX难当的J道:“好老G……别在磨了……里面XS了……K……K把你的DxxCX去……给茵R止止X……求求你……K嘛……”

     秦青故意道:“你不是不行了?”

     “HR……茵R都KXS……你还在捉L我……K点CJ来A……真急SR了……K……K点嘛……”

     秦青不再犹豫了,立刻把Dxx对准XD猛的CX去。“滋”的一声,一捣到底,Dxx顶住了她的H心深C。秦青开始轻C慢C,林雪茵也扭动PG配合他的xx:“嗯……好美呀……好哥哥……茵R的xx……被你的Dxx……G得好SF……再K一点……”

     “哎呀……老G……你的Dxx碰到R家的H心了……呀……茵R被你的Dxx……GS了……茵R又要给你了……N……好SF呀……”一G滚T的xx直冲而出。

     秦青感到xx被R滚滚的xx一T,SF透顶,CJ得他的原始X也B发出来了,改用猛攻H打的战术,猛Lxx,研磨H心,三浅一深,左右CH,把所有的招式,都使出来。林雪茵则双手双脚JJ的掳抱着他,DxxC出CR的xx声,“噗滋”、“噗滋”之声不绝于耳。

     “哎呀……好老G哥……茵R……可让你……你……CS了……好哥哥……哎呀……我TKS了……A……”林雪茵这时感到有一G不可言喻的K感,SF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秦青掳得SJ,把PG猛扭猛摇。

     “哎呀……好哥哥……TKS茵R了……A……我SF得要……要飞了……老G……茵R不行了……又……又要了……呀……”秦青是猛L猛顶她的H心,林雪茵这时已无L再J抱秦青了,全SR棉棉的躺在CS,那种模样分外MR。

     秦青xx停正无比S畅时,见她突然停止不动了,使他难以忍S,双手分开她的两条T,抬放在肩S,拿过个枕T来,垫在她DPG的X面,T动Dxx毫不留Q的猛C猛C。

     林雪茵被秦青这一阵猛G、粉T东摇西摆,秀发L飞,浑S颤抖,Y声xx:“哎呀……好哥哥……不行呀……K把茵R的T放X来……A……我的子G要……要被你的Dxx顶穿了……老G……我S不了啦……哎呀……我会被你GS的……会S的呀……”

     “林雪茵……再忍耐一X……我就K要S了……你K动呀……”

     林雪茵闻言,知道秦青也要达到xx了,提起余L,拼命的扭动肥T,并且使出Y壁功,一J一放的吸Y着Dxx。秦青只觉KXxx被周围NR强L的收缩绞J,真有说不出的SF,xx一阵阵S酸麻X,忍不住那GS麻K感,急忙抱起林雪茵粉T,在一阵急速的xxX,将一道R滚滚的JY直SR林雪茵的秘D深C……

     “A……老G……茵R……又丢了……A……”xx过后,两个xxL的NN在J欢合T的极度K感的余波中相拥相缠地瘫RX来。林雪茵JR无L地YT横陈在CS,香汗淋漓,吐Q如兰,J喘细细,绝S秀靥晕红如火,桃腮嫣红,J羞万般的道:“青R,你太强了!”

     秦青从她SS得到RY的满足,心中充满了YF这难GNR的成就感。

     林雪茵已经xx四溢,浑S轻颤,一阵阵的RJ泄了出来,可秦青S完之后,仍然宝贝高举。

     “老B,老G我还是憋得好难S呀。”

     “A!?老G,你怎么还xx的?真拿你没办法。”林雪茵对着他那坚Y如初的D宝贝也无可奈何了:“要不这样吧,我去把你雪贞也给你找来。”说完林雪茵就披YX了C。

     过了一会R,林雪茵和T着六个月D肚P的林雪贞一齐J来了,林雪贞一J门就自动地T去YF,刚爬SC,就被秦青一把抓住,压在SX,宝贝对准xxK,用L一顶,“叱”的一声,全G尽没,接着,我就鼓动Y肢,猛C不停。

     “老G,急个什么劲呀?会伤及我们的孩子的,也不先给我来点前奏,让我兴奋点,流点SR先自己SRSR,就这么G绷绷地就给YL了J去,把我都LT了。”林雪贞J嗔了一句,接着也T动美T,配合着秦青的xx。那MR的R波TN,DR发狂,秦青再也控制不住Y火的沸腾,没命地猛烈地xx着。

     经过一阵猛C狂顶,林雪贞的xx达到了,J抱着秦青,一双粉T圈着他的PG,J凑的xx用LJJ宝贝,X感的xx拚命向S顶,春Q荡漾,媚态MR,更加J起秦青的Y火。秦青知道她K要丢了,就加J用LG着她。

     “噢……G……用L的G……好青哥……K……用L的G雪贞吧……A……雪贞……被你G的好S……好S……雪贞……永远都属于你……A……嗯……好美……嗯……A……”

     林雪茵在一旁听着林雪贞的xx声,脸R都羞红了。

     林雪贞T着那肥N的DPG,迎着秦青的D宝贝,秦青更加像狂风B雨地HG着林雪贞的XNX。秦青发出SK的哼声,开始有节奏的前后TJ着。

     秦青一边T着D宝贝CG着林雪贞的xx,一边用手去搓R着林雪贞的xx,并用Z吸着NT,用ST去拨L着那因xx而坚T的xx,SX的K感相互冲J着,使得林雪贞陷R疯狂的状态。

     “好老G……Q哥哥……你GS我了……嗯……好SW……用L的G吧……我愿意为你而S……唷……好哥哥……D宝贝哥哥……用LG我吧……雪贞的xx……好SFW……嗯……我K去了……”秦青听到林雪贞Y荡的xx声,更加的努L的CG着。

     “W……对……就是这……样……A……老G……A……哥哥……深一点……W……用LG我……G……G……嗯……G我的xx……就这……样……G我……ST……吧……A……嗯……”

     “噗……滋……噗……滋……”加SC摇动的声音,他们两认STJ缠着,林雪贞的xx被秦青深Q的GL着,来回的JJ出出,C出的时候,只留着xx前端,CJ去的时候,整G到底,当两R的K骨撞击时,秦青只觉得DT酸酸麻麻的,但是T内的Y火让他忘记了疼T,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T内高涨的xx。

     “嗯……雪贞……这样G你……S不S……老G的……宝贝……D不D……G你的xx……美不美……A……雪贞的xx……好J……好美W……哥哥的宝贝……被J的好……S……”

     “嗯……嗯……老G好B……好厉害……A……A……你的……D宝贝……G的雪贞……骨T都S……S了……你是我的好老G……好哥哥……D宝贝哥哥……嗯……好S……好美A……C到MM……H心了……A……A……”秦青将林雪贞的PG抬高,把枕T放于林雪贞的T部,使林雪贞的xx更加的突出。并抬起林雪贞的左T架于肩膀S,让林雪贞能看到他们的XT连结在一起。

     “A……雪贞老B……你看……我的宝贝……在你的xx里……JJ出出的……看你的……A……A……xx……正在吞吞吐吐……的……我的D宝贝……嗯……嗯……G的你……S不S……美不美……A……”

     “嗯……嗯……A……S……我的xx……S歪歪……了……哎呀……好美W……D宝贝哥哥……好会GW……嗯……”林雪贞媚眼如丝,这时她的xx有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S畅的感觉从xx流出,秦青也满SD汗了。

     “W……W……阿咯嘎……A……我又要来了……A……你也跟……雪贞一起吧……我们……一起来吧……雪贞K给你……了……A……”秦青也到达爆炸的边缘,于是加K速度的CG着xx,深深的C到底,秦青用手FM着林雪贞和自己宝贝和RX的J合C,用手指去玩L林雪贞的Y蒂。

     “A……A……雪贞老B……我要来了……”秦青K支持不住,要做最后的冲C。

     “来吧……嗯……嗯……S给……雪贞……吧……A……A……我也来了……我来了……A……”林雪贞的xx一J,一阵暖流自T内涌向秦青的xx,她泄了,第三次xx了。

     秦青也支持不住,Y骨一麻,出K道:“A……雪贞老B……我也S了……A……”秦青用L一顶,将宝贝全G没R林雪贞的xx,让xx顶住林雪贞的子GK,阵阵的YJ倾巢而出,把自己滚T的YJ全部望林雪贞的xxSR。

     “A……好T……好SFA……美……美的ST了……嗯……老G……A……”秦青S完J后,压在林雪贞的SS,再耸动几X,就B在林雪贞的SSCX着。两个R都汗S淋漓,呼吸急促,之后相拥一起,互相FM着ST。不久秦青的Dxx又在林雪贞的xx内坚T起来。

     “好老G,你又来了。JJ,K来接B!”林雪贞有Q无L地呻Y着。一旁还没得休息的林雪茵只有Y着TP又顶S了。

     第22章何芯颖

     第二T,林雪茵就带着礼物去拜访何芯颖。林雪茵第一眼看见何芯颖的时候,就知道秦青为什么指定要她做自己的家庭老师,就是作为NR的林雪茵,见到何芯颖的时候,都免不了一阵心动。

     何芯颖换做平常一定会拒绝林雪茵的邀请,可是自从她未婚F何新伟到美国之后,对方的问候越来越少。之前她未婚F是每T都通电话,后面是每周两三次,每月一两次,到最近更是一个电话都没有。除非何芯颖自己打电话过去,但是一个当老师的,一个月两千多块钱,除了C喝拉撒装行,一个月还剩多少钱打国际长途。

     何芯颖的生活越来越艰难,她是聪明R,从对话中,她就敏感的意识到自己的未婚F对自己的感Q变了。

     她不敢跟任何R提起,毕竟她很好强,再怎么也不能拉X这个脸去丢R。

     但是当秦青的家教并不会让她丢R,因为秦青出S富贵D家,而且又是自己的学生。

     林雪茵开出的条件也让何芯颖无法拒绝,月薪竟然是自己工资的150%,就算辞职不当老师,也给以轻松生活,这对于暂时生活拮据的何芯颖而言,是无法拒绝的YH。三个月了,她都没有能好好的去逛商场买自己喜欢的YF,就是因为没有钱。

     另外一个让何芯颖答应的原因,是林雪茵的修养和真诚,她万万没有想到秦青的继M是这样丰姿绰越的美R,让她不忍心拒绝这个请求。

     家教一个月后,秦青的英语成绩果然提高很多,在班S数一数二。期间,何芯颖的预感也成为了现实,她的未婚F果然在美国另结新欢。

     何芯颖感觉一切都没有了意义,这段时间来,何芯颖跟林雪茵、林雪贞结成了很好的朋友,林家JM也知道她的事Q,不住的安W她。

     何芯颖万念俱灰,她说,等这个学期结束,就不再做老师。再说现在秦青的英语成绩已经提升了,到月底就不好再教秦青什么了,她也可以安心的辞去家教一职。

     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又开始了新的恋Q,这是秦青不久前才发觉的。

     何芯颖最后给秦青当家教的那一T,正巧赶S林雪茵和林雪贞回省城林家。

     那是周六的早S,秦青刚洗澡完。何芯颖就提早来了。

     秦青一愣,道:“老师,现在离原定的S课时间还有两个X时呢?今T怎么这么早?”

     何芯颖勉强微笑道:“晚S我想早点回去。”

     秦青看她的样子,好象有了新的AQ滋R一样,于是问道:“是晚S有约会吗?”

     何芯颖被秦青这么一问,俏脸一红,道:“怎么不见雪茵J和雪贞J。”

     秦青道:“N,她们一早回省城了。”

     秦青请老师坐在沙发S,自己去冲咖啡。

     何芯颖这时候,道:“秦同学,过完今T,我就不再来给你辅导了。”

     秦青一呆,手中的咖啡杯顿时飞溅倒地。

     “X心!”何芯颖惊道。

     秦青见自己失态,立即道:“对不起,我失态了。”

     说着,秦青蹲跪在地S捡杯子,正好何芯颖露出粉蓝短Q的那双美T近在咫尺。

     因为她坐着,本来已是接近膝S二十G分左右的短Q又往S缩了最少十G分,露出她三分之二的雪白DT,真没想到这何芯颖的DT是如此的浑圆细N,圆R的膝TX是修长而匀称的XT。穿著高跟鞋的脚背又细又白,N鼓鼓的,虽然穿著透明的薄丝袜,也能感觉得出如果FS她的P肤是如何的细N光H。加S成熟的NXSS散发出来的自然妙T清香灌R鼻中,秦青KX那GDxx又悄然抬T了。

     “秦青同学,你T着了吗……”何芯颖关心的问。

     “没有!”秦青连忙回答道。

     秦青故意在C地板,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何芯颖的双T,她那双让R目眩神M的匀称美T让秦青M醉不已。

     使秦青在抹地之时,手腕C不时碰触到她的XT,触感柔N光H,令秦青KX已经巍然耸立的DxxY邦邦的卡在那套JX的长KK裆里,这是最残酷的折磨。

     这时,何芯颖那N藕般的Y臂又伸R桌台X,何芯颖歪着脑袋探了半边她J俏的X瓜子脸,眯眯眼晶莹的,响起清脆稚N的声音。“这里也有,杯子没有打碎吧?X心C到手………”

     秦青又往她指的那角落爬过去C地,只见她光R膝TX的匀称XT自然的微张,虽然秦青窝在柜X的光线不良,可秦青也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浑圆DTG部的K间,老T爷!这位何芯颖穿的是……R丝透明的内K!穿的感觉就跟没穿一样,只见DTG部K间的透明K袜隐约间有一团黑影,那是她的YM。

     T哪!秦青虽然阅美N无数,但是这样的美N,秦青还是首次见到。刹时间秦青脑门充X似的全S发胀,T内的XY流速D概增K了一倍。偏在这时她圆R的膝T又自然摇摆的张得更开,修长匀称的XT贴在秦青的手腕C,这种CJ秦青生平未有,J绷在K裆里的YTxx肿胀Y裂。

     要命何芯颖这时似有意似无意的摆动着她MR的XT在秦青的手腕C轻轻的厮磨,秦青再也忍不住如此xx的YH,伸手FS了她的NH的XT。

     她白腻细N的XT肚在秦青的手掌轻R的AFX起了轻微的颤抖,秦青的手掌顺着她的XT往S,经过了圆R的膝T,伸R了她浑圆DT的内侧,她的丝袜细如薄纱,秦青的手掌清晰的感觉得到她DT内侧的肌腱随着秦青的FLX轻轻的C搐着。秦青伸出另一手轻拨她的膝T,她立即顺势将DT张开,还将座椅往前H动,将两条浑圆的DT全部HR桌子X。

     A!在薄纱透明丝KX,她K间贲起的xx浓黑就在秦青眼前,数G卷曲的YM不甘寂寞的由丝袜孔D中穿出。这时秦青的心已经K要跳出K腔了,在她DT内侧的轻F再也无法满足秦青的YY,秦青直接探手伸R她窄Q内的DTG,当手指尖触到她K间贲起的xx时,感觉到轻微的SR及NR的T香。

     “A!秦青同学,你在做什么?”

     “我不着,秦青的中指点在她K间粉NH瓣S的N红XR芽轻轻RL,她H瓣中流出的蜜Y已经渗过了细薄的K袜,丝丝粘腻的YY沾满了秦青的手指。

     “嗯!你……”何芯颖一阵轻哼,两颊红馥馥的,那张如画的XZ轻启,发出丝丝的喘Q声,那对像洋娃娃般的D眼中有着盈盈S光。

     “出来!K点。”何芯颖命令的道。

     “好的……呃~”秦青应声道。

     桌底X的秦青,已经戳破了她K间的K袜,中指最S面一节CR了她已经泛滥成灾SH无比的xx,立时感S到她细N无比的xx壁强烈的收缩,JJ的吸住了秦青的中指。

     “A……─”何芯颖终于忍不住DJ一声。

     秦青这才X意识的抬T,这时的美N已经转S瞪D眼睛看着秦青,檀K张得开开的好象准备帮NR吹喇叭。

     突来的震惊使她忘了Q摆还掀在Y际,就让秦青饱览了她平坦光H的XF,那一粒如Y豆般的肚脐眼,透明丁字K遮掩不住两K间高高贲起的xx及浓密卷曲的YM,再往X那两条令RX脉贲张细长匀称美T就更别提了。

     “何老师,你好美!”秦青忍不住的坦白道。

     傲Q美N这时才发现自己XT春光无限,立即将Q摆往X一拉,转SDJ着往门外跑。

     “走开,你这S狼……TG狂……唔唔唔~!”

     秦青一阵惊慌,心想:何芯颖说自己是S狼TG狂!要是让她跑出去鬼J连T,就算包青T再世,也洗不清自己的冤枉了。

     秦青一个箭步冲过去,在她到达门K前由背后抱住她,同时伸手捂住她的Z,她甩手踢足DL的挣扎。

     “老师,我不是S狼!你别LJ好吗?……”

     傲Q美N何芯颖这时那有心Q听秦青解释,心想着,“这个NR从背后抱住自己,一手捂自己的Z,另外一只手抱在R家35C的咪咪S,R得R家脸红心跳,还说他不是S狼。虽然这是N孩子经常X幻想的Q节,可是在学生家里发生以后她就难做R了。”

     “哎呀~!”

     她居然咬秦青捂住她Z的手,秦青CT之XFSX的将手松开。

     “救命……唔……”

     “咬了我还J救命,这要让我秦青罪加一等。”秦青心想赶J又捂住她Z。她S高D约有一米七,T重最多不超过五十二G斤,秦青由她S后环抱着她,另一手不X心压在她35D的DxxS,轻松的就把她抱起,她双足悬空的踢动中秦青已经将她抱回沙发前,附在她耳边说。

     “老师,我不是有意的………”

     何芯颖这时瞪D眼睛由对面的镜中看到由S后抱J她与她F背相贴的秦青,高傲的眼神流露出来的是极度的惊慌,不断的摇着T,长发在秦青脸S刮来刮去,发际的Y香不停的往秦青鼻子里钻。扭动的纤细Y肢使她俏N富有弹X的美T不停的在秦青已经胀鼓鼓的xxS磨C,L得秦青本已经抬T的Dxx更加的CY。

     “哎呃~这个SNR,他顶在G沟里的那G东西怎么那么D,磨得R家全S发麻。何芯颖满面羞红的想着……这个R真的是自己的学生吗?还T帅的!不行!咪咪都让这个RM了,要是自己就这么放过他,他会以为自己是T生Y荡呢!”何芯颖心里打翻酱油瓶一样。

     “我不是故意要Y你的便宜,我现在放开你,你别DJ好不好?”秦青说完轻轻的松开捂在她Z的手。

     “我才不相信你的话……你在桌底就是非礼我……救命……唔!”

     “这个NR怎么回事,我都说这么清楚了,她怎么还不理解,如果我真的是S狼xx,会跟她解释这么多吗?”秦青心里一阵焦急。

     秦青赶J又捂住她Z,压在她那对D咪咪S的手掌往X移,抱J了她动的美T,可是由于她不断扭动挣扎,秦青的手掌不X心抱住了她KX的DTG部。

     N~长筒丝袜与DTG的J接C,她KX的T肌细腻而富有弹X,触手柔H,使R心跳加速。

     “呃哼~这SNR怎么可以抱住R家DT的内侧,R家那里最敏感,哎呀!他X面那G东西好象更Y了,他难道真的要强B我?如果他强B我,我要不要J?”何芯颖心里一阵惊慌,不知所措。

     谢T谢地!何芯颖被秦青这么一抱,不再L踢L动。可是怎么全S又变得R绵绵了?

     秦青看着这位让自己心仪已久的D美R,现在与自己F背相贴,白皙微瘦的两腮因J羞而抹S了艳红,冲淡了她的傲Q,现在才像个NR了。

     “哎呃~不能……千万不能……这个时候要是流出S来,这SX孩怎么有怎么D号的xx,一定把我当成荡Fxx!他一定会强B我份,如果他不是我学生,是我同事就好了。”何芯颖心里矛盾之极。

     “放开我!放开!”何芯颖又挣动DT挣扎。

     由于挣动间DT的开合,使得秦青抱在她KXDTG部的手掌不由自主的跟着H动,将她YK前端窄X如绳的布条拨了开来。

     A!这是什么?秦青的手盖在她浓密卷曲细柔的YMS,食中二指触到两P已经沾满了蜜YYY的H瓣,xx,H腻腻的。

     何芯颖这时脸红Q喘,只剩X轻微的挣扎,轻甩着T部。她贴在秦青颈侧如凝脂般的脸颊有点TT的。秦青忘了什么时候松开了捂着她Z的手。她微张的柔NXZ吐着R呼呼的Q息,闻在鼻中让秦青X行加速,KXYT的Dxx本能的抵J了她的N白的G沟。

     “A!他那GC东西真不老实,我绝不让他C我的J门。NR为什么都放着正门不走偏想走后门,我不G!”何芯颖心中想道。

     秦青与傲Q何芯颖这时都陷RJQ的M惘中,她已经落地的两T分了开来,垫起高跟鞋尖,虽然秦青跟她还是F背相贴,但秦青感觉到她俏美而有弹X的T部羞涩的朝后翘起,将她KX的xx部位与秦青在K内凸起的xx抵得JJ的。

     呃~覆在她两PH瓣S的食中二指感觉到她多M的美X中又涌出一GH腻的YY。

     秦青这时再也按耐不住,空出的那只手立刻解开了自己的P带,拉X拉链,K连着内K一直往X扯到膝盖位置。

     秦青盖在她xxS的手扯开她窄X的YQ,当秦青那GRTYT的xxxxL的由后面贴S她着几近xx的白NG沟时,R与R的厮磨,像触电一样,令她呻Y出声,俏T不由自主的向后摆动,让她xx的H瓣与秦青如J蛋Cxx的Dxx磨C,xx敏感的R冠与她SH细NH瓣前后厮磨的K感,秦青全S的汗M孔好象都张开了。

     “呃!他那一G好D好T,贴得我好SF,新伟的那一G好象没有这么D,A!我不能让他得逞,这样会对不起新伟!可是……新伟已经在美国,抛弃了我,他是我第一个NR,也是至今为止的一个,难道眼前的这个学生要成为我的第二个NR,不……”

     “呃哼~你……你不能L来……我何芯颖不是随便的NR……哎A!”

     秦青这时候已经不管她是不是随便的NR,用L扯开了她K间如绳般的YQ带,一手扶着Y得火R的Dxx拨开她SH无比的H瓣,PG用L往前一顶,“滋~!”一声,CD的xx已经撑开她柔N的H瓣,借着xx中充满的蜜YYY的RH,整G近一尺长的C壮xx已经全部CR了她的窄X的xx。

     “A~~~~~~~~~~~~~~~~~~!”何芯颖一阵惨J,担心最终变成了现实。

     “哎呃~我的XDD被撑得好胀,呃!新伟从来没有C得那么深过,A!秦青的xx好D,子G被他撑开了,H蕊被他的xx撞得好麻好X!”

     “哎呀~你不可以这样……呃哼……不要那么深,我会T……”

     她不是CN,H径却很少有客扫,但经由整Gxx被她xx内一圈圈的NR箍得很J的滋W,秦青就知道她打P的经验不多。这就跟强BCN的感觉一样,但是其中的成熟CJ,远非哪些十七八岁的CN可以比拟。

     秦青心中充满了成就和自豪的满足感,xx不断升腾!

     “哎呃~H蕊好胀好XW~他为什么不动一X,我S不了了~”何芯颖D美N咬着牙关嘶嘶的吐着Q,高傲的眼神变得如梦似幻,微瘦但姣好的脸蛋赤红如火,雪白圆R的T部想往后顶迎合秦青那GJC在她JX美X中的Dxx,但又害羞矜持,一时不知所措,S子轻微的颤抖着。

     秦青扶在她纤纤细致柳YS的手,感觉到她白皙圆R的美T肌肤突然绷J,她SH柔R的xxR壁像XZ一样不停的蠕动收缩吸Y着秦青的xx。

     没想到在这最后一T的家教中,最终能尝到如此美X!

     秦青将顶在她子G最深CH蕊S的Dxx往外C出,再轻轻向里顶R。

     何芯颖D美N这时全S麻R,忍不住伸出两手扶着沙发,高跟鞋柱在D理石地S,两条浑圆匀称的美T自然的叉开,再也顾不得羞耻,本能的将俏美的T部向后微翘,让KX鲜N的H径道路更方便秦青的冲C。

     秦青那G被她NXJJ包住的Dxx加K速度T动,她T部不停的向后T耸迎合着秦青的xx,丝丝的YY由秦青两生殖器J蜜J合的地方流了出来。

     突然她层层NR的xx壁痉挛似的J缩,子G深C的H蕊B出了一GR流,浇在秦青xx的马眼S,这位傲Q美N的xx怎么来的这么K?

     强烈的xx,使她穿著细高跟鞋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美TC筋似的不停颤抖着,要不是秦青两手抱住她的美T,只怕她当场就要R倒在H溜溜的D理石地S。

     秦青开始加J的T动,C长的xx像活S似的在她的xx内JJ出出,看到她KX那两P粉N的H瓣随着Dxx的xx翻J翻出,如此悸动的画面,使秦青在她J窄的美X内J出的xx更形壮D。

     “呃~本来以为帅哥都是绣H枕T,没想到秦青他年纪这么X,xx却那么D,平常新伟很难L出我的xx,而他的xx不到五分钟就把我的xxL出来了,呃~好D!如果不是我的NS够多,只怕我的XNX都被C破P了。”

     “呃~他又把我的TP又发麻了,我么又要来了?太美了,这种感觉,我从未尝试,如果能一直这样X去,就是S我也心甘Q愿。”

     “N哼~你的好D……K一点,有R会来的……”何芯颖终于忍不住兴奋的高兴呼喊出来,这是发自内心的最强烈的呼唤。

     秦青由对面的D镜子中看到过度JQ的何芯颖美N表QM醉,微向S挑的高傲俏目中泛着盈盈S光,YY已经到达了极点。

     秦青兴奋的道:“这家里没有别R来,今T就是你跟我的舞台了。”

     秦青抱J她弹X十足的俏T,Dxx加速的在她粉NSH又JX的美X中xx。她白N的俏T被秦青的XF撞击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与生殖器J合的“噗哧!噗哧!噗哧!”之声,J织成一篇JQ的乐章。

     “S不SF?”秦青贴在她耳边问。

     “嗯哼~B!”

     秦青再DL一T,将CD的xx深R到子G最深C,与她的蕊心J抵在一起。

     “有多B?”

     “呃哼……就这样,不要动……你了,A……,不要动!B……”

     何芯颖呻Y着将俏美的T部用L向后与秦青xxG部的耻骨J蜜相抵,使秦青与她的生殖器蜜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而秦青则伸手由后面环住她H腻却毫无一丝赘R的XF,将她两条雪白光H的DT与秦青的DTJ蜜的相贴,R贴R的厮磨,秦青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X的DT肌R在C搐着,接着她本已将秦青C壮的xxJJ箍住的xx,又开始急剧的收缩,xx壁一圈圈的NR强猛的蠕动J磨秦青的xx茎部,而子G深C却像XZ一样含着秦青的Dxx不停的吸Y,她C重的呻Y一声,一GR流再度由她的蕊心B出,她二度xx了,秦青的xxS的马眼被她RT的YJ浇得又麻又X,J关再也把持不住,一G浓烈的YJ由马眼S出,灌满了她的H心,她SF得全S抖动,H心接着又S出一波R呼呼的YJ,与秦青S出的xx溶合。

     “呃A~你S得好多……T得秦青好SF……”

     秦青Y待C出xx,她突然伸手向后抓住秦青的T部,不让秦青们J蜜J合的XT分开。

     “不要动!我好酸……你S不SF”

     傲Q美N边说边向后T着俏T与秦青的耻骨厮磨着。

     “嗯……SF……你也很B……唔……”

     秦青才开K说话,傲Q美N已经仰起SS,把脸转过来,将她柔腻的ZC堵住了秦青的Z,同时将灵巧的柔S伸R秦青K中绞动,一GGYY香津由她K中灌R了秦青的K中,秦青们生殖器J合得那么久,直到现在才有了KC的接触,却是另外一种新鲜的亢奋,秦青也含住她的柔N的S尖吸Y,两SJ缠,与她香甘的津YJ流,彼此享S着xx过后的余韵。

     沉醉在无边Y海中的NN除了Y声N语之外,就是不停的J苟着,G着,C着。

     谁想到秦青竟然与全校第一美R,最高傲,平常对NR不假以辞S的CN座美N何芯颖现在Y荡的躺在秦青的怀中享S着甘露。

     看到镜中FS出这对NNxxL的XT前后贴的那么蜜实,S面KCW得那么J蜜,不但不会让R感到Y秽,F而觉得好动R。

     何芯颖看到秦青充满NX魅L的健美雄Y,就知道他一定很能“G”!可是没想到秦青的威L竟然那么D,只怕任何NR让他的DxxC过之后,都会S瘾的……如果一辈子像现在这样C着多好A?……不行!秦青只是一个学生,我不能这样做。

     A!我里面好X,怎么流了这么多S……。

     何芯颖想到这里,DTG一阵酸麻,两T重新并拢,JR梦幻般的Y荡思绪。

     第23章A的升华

     何芯颖已经狂泄而出,但屋里的xx却没有逐渐冷却,傲Q十足的何芯颖D美N想甩开与秦青J蜜接合的柔C,由于秦青的手还抱扶着她圆R美的俏T,她轻微的扭了一XT部,示意秦青那还整GJC在她JX的NX里,尚未完全萎缩的xx拔出来,秦青DL着用手在她白NH腻的T部轻轻捏了一X,她低垂的臻首微抬,两颊红的瞪秦青一眼。

     “你强迫的还不够吗?”何芯颖羞红着脸问道。

     嘿~说我秦青强迫她,刚才她F手抱J秦青的PG,好象也强迫秦青将那GC壮的xx尽GC在她的NH的美X里顶A顶的……。

     秦青微微一笑,当他缓缓的将xx由她的NX往外拔出的时候,她的表Q出现一丝莫名的M茫失落。当秦青的DxxC出她的xxK,离开沾满了秦青俩粘糊糊的YY蜜Y的细NH瓣瞬间,看到她N红的H瓣中心有一丝晶亮的浓稠粘Y,似乎依依不舍的还连系着他们彼此的生殖器官。

     何芯颖正要低T转S迅速的拉S了她的短YQ,她还没有来得及转S,秦青又抱住了她。

     何芯颖一阵惊慌,不知所措的T苦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秦青放开她,一阵失意的道:“我真有那么的令你讨厌吗?”

     何芯颖见秦青有悔过的意思,突地J动地站了起来,说道:“你这魔鬼……怎么可以对老师做出如此……之事。”

     秦青从未见过何芯颖这样的愤怒和生Q,有点惊恐的倒退了二三步。

     何芯颖顿时却走前了二、三步,愤怒地说:“你害了我……害我后半生……该怎么办?”秦青也有些慌L,何芯颖的一举一动太F常,太J动了,他真担心她会做傻事,G不好连自己也被连累S,眼前最后不要J怒她,让她平息X来。

     良久。

     何芯颖愤怒的道:“恶魔,你说话A!怎么不说话?”

     秦青道:“老师,我知道是我不好。可是我实在忍S不了你带给我的YH。你知道吗?其实我被你害得更惨?害得我一T到晚……都在想你……想你这个的一举一动,一笑一语。甚至我跟别Rxx的时候,都会把其它的对象当成是你。”

     何芯颖突然一愣,良久说不出话来。

     秦青见机不可失,道:“老师,本来我跟后M和XY可以过得平平静静……自从你的出现,我们的平静生活就被你打破了……你应该知道,后M和XY其实都是我的Q子,可是因为你,她们被Q走了。”秦青巧妙的把林雪茵、林雪贞回省城说成是因为何芯颖的缘故造成的。

     何芯颖一个多月来,自然目睹了秦青与林雪茵、林雪贞的一些Q密举动,事实S,秦青不但没有避讳,甚至在何芯颖的面前,故意的和林雪茵、林雪贞QR,目的只有一个,彻底打开何芯颖的心里防线。

     “是因为我,你才Q走了她们?”何芯颖有点不敢相信的喃喃道。

     秦青道:“因为我要求娶你J门。”

     “A?!”何芯颖震惊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秦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秦青温柔的道:“我可以给你世S最美的幸福,可以给你最D的K乐。你开始不肯接S我,是因为你美国的未婚F。现在他抛弃了你,你还有什么好担心?难道就因为你是我老师,我是你学生吗?”

     何芯颖有点无奈的点点T。

     秦青道:“《神雕侠侣》X龙N跟杨过的故事你不会不看过吧!X龙N是杨过的姑姑和师傅,可是这并不能防碍他们成为FQ,相F他们的AQ得到了TXR的祝福。你就是我心目中的X龙N,知道吗?”

     何芯颖从原来的愤怒,到平静,到逐渐的被秦青的话说得有些不知所措。

     秦青越说越J动,何芯颖愈往后听,愈是听懂了他的意思,何况何芯颖并非C木无Q,只是一直在自我克制而已,当秦青一再表白的时候,她真的就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Q感了。

     何芯颖没有经历太多的AQ,她唯一全S心投R的一次AQ就是与未婚F的恋A,可是无果而终。就在她在感Q和生活都S到挫折的时候,是林雪茵和秦青拉了她一把。

     她喜欢秦青,开始是出于对学生的A护,后来J往中,被秦青SS散发的魅L所折F,但是鉴于自己和秦青是师生关系,她一直强压自己的感Q。

     秦青除了年纪X,一切条件都附和当初她选择N朋友的条件,高D英俊,温柔T贴,善解R意,有风流倜傥,有良好的家庭背景,聪明,有朝Q、活L。

     秦青表现太完美了,可是何芯颖不敢太过奢望。因为他才十七岁,正因为秦青还是她学生,何芯颖又不忍心伤害他,因为她能感觉到他的那一P真Q。

     秦青是真的A自己,她不忍心让他S到打击,可是她又不能说F自己。直到秦青这一番话,林雪茵、林雪贞都心甘Q愿的背负xx的罪名做秦青背后的NR,自己难道比她们更优秀吗?秦青说得没有错,X龙N都可以跟杨过结成FQ,那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做秦青的NR。

     秦青似乎看穿了她的心底变化,温柔的道:“老师,让我们抛开一切的束缚,坦诚相A吧,我要给你这世S最幸福的AQ。”说着,S前把她JJ地拥着,QQ的W着她的额,鼻子,脸颊,颈部,然后WS了她的香S。

     何芯颖再没有拒绝,也J烈地W着秦青,双眼却滴X眼泪,秦青于心不忍地W着她的泪S,把她的泪S吞X去。

     “老师,你还伤心?”秦青X心翼翼的问。

     何芯颖突然脸S一沈,白了秦青一眼,生Q的道:“你还说AR家,现在……我们都成这样了……你还JR家老师?”

     秦青狂喜,感觉全S轻飘飘的,从未有过的K乐,想不到一世冷傲绝美的冰山美R何芯颖也向自己臣F,向自己发嗲。

     秦青JJ的抱着何芯颖,欣喜的道:“好老B,我的宝贝芯颖,我A你。”

     何芯颖J羞无限的依偎在他的怀中,J嗔的道:“我有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秦青微笑的道:“在我梦里,我们已经千百次的成婚了,你一早就是我的Q子,我不J你老B,J什么?”

     “你H!”何芯颖发嗲的J嗔道。

     秦青抱住何芯颖,深深的做一个呼吸,他感觉在她的SS,总有一G淡淡的Y香。

     秦青被这GY香,熏得X面的D宝贝,猛地又Y又翘了起来,正好抵触了何芯颖的xx,她YY道:“你总是想到那种事。”

     秦青当然知道她所指的,就是他X面D宝贝的事,尴尬且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会那样。”

     秦青道:“老BDR,你的ST很香,我闻到那G香W,X面的……的就会这样,不是故意的。”

     何芯颖白了秦青一眼,道:“你真的是NR的克星,一X子说R家美丽啦,MR啦,现在变了H样,说R家香啦,还有什么?”

     秦青一愣,道:“还有什么?”

     何芯颖道:“除了ST香,还有什么?”

     秦青微笑的道:“还有Q质动R,一举一动都带着MR的风韵,看得令RH飘飘的,S不了嘛。”

     “你这X恶魔……”何芯颖嗔怪的道。

     秦青一脸无辜的道:“我不是什么X恶魔。”

     何芯颖道:“还敢说不是,为什么老是说那些令R飘飘然的话,你知道NR就是最喜欢这一套奉承的话,在你的K中说出来,又偏偏像是真的。将来不知道有多少NRS在你手S。”

     秦青一脸认真的道:“冤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说谎。”

     “哼……T晓得……”何芯颖的两个xx,随着她的举动,在秦青的X前贴来压去,惹得秦青的Y火高涨,很想伸手去MM她的xx或xx,但一时之间又不敢。

     何芯颖突然脸朝着秦青的脸凑S去,J滴滴问道:“X老G,我知道你又在想什么了。”

     “想什么?”秦青对于她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中,莫不清T脑,生怕惹她再生Q。

     何芯颖诡异的一笑,道:“你不是一心一意只想那个吗?”

     “这……”秦青不敢说谎,只好默认。

     何芯颖见秦青尴尬羞涩的样子十分MR,得意的微笑道:“从今T起,我何芯颖只想做你的我想做什么?”

     “太B了,我的XJQ,让老G现在就好好的疼A你!”秦青说着,G脆就何芯颖抱起来,走向卧室。

     何芯颖扭动的J躯,微微挣扎着说:“X老G……我又有点怕……”

     秦青把她抱到了卧室,才把她放X来,温柔的问道:“你害怕什么?告诉老G。”说着JJ地抱在怀中,R烈地W着她,W着她差点R喘不过Q来。

     何芯颖J羞怯怯的说:“X老G……我怕雪茵J、雪贞她们不接S我……”

     秦青会心的哈哈一笑,一手改变JL着她的PG,使她的xx,JJ贴在自己的D宝贝S,然后轻W着她的脸,说:“告诉你个秘密,其实她们一早盼着你加R我们这个D家庭,她们是怒我不争Q才回的省城,说给我两T的自由空间时间,如果还迎娶不到美R归,就把我扫出家门去!”

     “A!原来你们是一早就算计着我了!……嗯……”何芯颖K里虽然不满,但是她的双手,也SJ的拥抱着秦青的Y,扭动着,让他的xx与秦青的D宝贝磨C。秦青知道一切没问题了,他用CW着何芯颖的脸,C,颈部,慢慢往X移,同时自已也缓缓地往X蹲,以配合T何芯颖的YF。

     “好老B,这是真A陷阱,难道你不愿意吗?”秦青看着何芯颖一xx房像两个粉团似的R球,心中狂喜。

     “嗯……我……愿意……嗯……”何芯颖一阵呻Y。

     秦青看那荡RH魄的xx,绯红的R晕,N红的xx,Q不自J的用K去含着,去吸,去Y。

     “嗯……我的X老G……我好X……我又不是你MM,你怎么可以咬我咪咪A……好SF……不要……”秦青终于把她的YF全部TX,何芯颖的双手一自由,JJ抱着秦青的T不放。

     秦青沉住Q,一K含着一个xx,一手RL着另一个xx。突然他猛地抱起何芯颖,抱她放在CS。

     何芯颖躺在CS,J躯蜷缩着,用MM糊糊的鼻音,低Y着:“X老G……嗯……我好想要……”秦青很K地把自己的YFT得J光,才躺在何芯颖的S边。

     秦青看着T仙的美R如此动Q,心中一阵得意的道:“我的好老B,你现在到底想要到什么程度?”

     何芯颖顿时脸颊一阵红晕,感到非常窝心,更增添了几分妩媚动R的修太,J嗔道:“好A!你欺负我,R家都给完你了。你还要羞辱R家,R家不依。”说完,两只X粉拳在秦青的X膛S捶打,撒J的依偎在秦青的怀中。

     何芯颖的粉脸含春,J躯微微发抖,羞怯之Q,表露无遗四目相现,传着春Q与Y火。

     秦青被Y火燃烧,将S子凑S去,双眼看着何芯颖潺潺流S的Y门D,动Q的道:“对!我就要欺负JJ你,我要带给你TX最幸福的K乐!”说着猛地将何芯颖拥抱在一起,WS她的香C。

     秦青只觉得自己xx,压着一对丰满的xx,很是S用。他的手,也在何芯颖的xx间RL着。何芯颖被RL得全S伸缩不已,说不出的麻、X、CJ,只感到他的手,像火似的在自己的SS游动着,不由得呻Y出声来:“X老G……轻点呀……”

     秦青的手并未因此满足,在xx间一阵的RL后,他的手竟顺着XF往XH,然后钻J去。他只感到她的YM如丝如绒,M起来很是好S,他的手也找到了桃园DK。秦青的手指已伸R那xx里,xx内已春C如涌般的流出来了。何芯颖像触电般的,张开那双钩H的双眼,凝视着秦青。

     “老B,你的xx好美。”说着两R又拥作一堆,秦青听到何芯颖沉重的鼻音,剧烈的心跳,他翻SS马,把她压着。充足的光线,把她那光洁细N,毫无斑点的雪白,照得耀眼生辉,那柔丽的曲线,几乎无一C不美,由T到F部雪白一P,两个饱满丰T的xx,美得难于形容,秦青贪婪的欣赏着。

     “X老G……要看呀……羞S我了……”秦青的Y火,已熊熊的燃烧着他的全S:“A……X老G……”当她的媚眼,看到了秦青那近一尺长的D宝贝时,真是又惊,又喜,她竟然羞得闭S了眼。

     秦青压着她,J拥着,雨点似的W,落在她的脸S,颤抖在她的心底。

     “老G……我好难S……不要再L了……求求你……J来……嗯……”何芯颖不安的扭动着XT,那GD宝贝,在她的xxK密W着。

     “宝贝,你美S了。”秦青D宝贝抵住了xx,xx向xx内微T,她已蹙着眉T。秦青的T部,猛地往X沉。

     “A……X老G……好美呀……”何芯颖梦呓般的呻Y着,由xx里的一阵阵K感,冲击着她全S的每个细胞,S畅极了,她的两条粉臂,像蛇般的JJ缠着秦青的YS。

     秦青仍然扭动着,旋转着,Dxx渐渐地好S起来,Y其那一J一J的,像吸又像Y,K乐得他的灵H都己出了窍。

     “嗯……X老G……正好顶在H心S……好美……呀……好SF……哎哟……你L吧……LS……就S吧……呀……”

     “宝贝,看我的表演不错吧?”

     “嗯……”何芯颖粉脸绯红,J羞怯怯的像个少N。

     “宝贝,喜欢吗?”

     “嗯……羞R嘛……”她闭S眼睛,不敢再看秦青了。这种妖娆的J态,看得秦青的H飞T外,像在云中飘浮般的SF:“宝贝,我要动了。”

     “慢一点嘛……再等等吗。”

     “等什么?”

     “嗯……”

     “嗯什么……”

     “你的那么D,又长,我C不消。”

     “C不消,就不要C了。”秦青说着,故意将D宝贝慢慢的C出来。

     何芯颖D惊的J抱着秦青,她实在无法忍SD宝贝C出去的空虚:“X老G……我要……我要……”秦青再用L一C。

     “哎哟……CSR了……”秦青不想折磨她,又开始扭动着PG,旋转着,一边磨,一边用L往内C。

     “哎唷……好SF……你这魔鬼……害R的魔鬼……害得R家又X又SF……。”秦青的宝贝,像钻子般的,边磨边钻。何芯颖感到xx里的D宝贝,像火B似的,向她芳心钻,灼烧着她,她呻Y着L哼。

     “嗯……呀……你真会LR……玩R……哎唷……太美了……太SF了……”她J躯扭动着,发抖着,这是她毕生从未享S过的K感,太SF,太畅美了。

     “X老G……魔鬼……我就给你玩S了……嗯……给你LS了……也心愿……早知你……你这么厉害……早就给你玩……N……美S了……”秦青只感到,自己的宝贝愈钻愈深,猛地用L一C。

     “哎唷喂……我给你LS了……我美ST了……A……完了……”何芯颖又J抱着秦青,J躯不断地C搐,樱桃XK的Y牙打战不已,然后全S瘫痪在CSS了。

     秦青很高兴,因为总算把他的D宝贝,全G尽没R何芯颖的xx里了。秦青突觉得她的xx内,像有一张XZ在Y吸着他的xx似的,Y吸得他S畅极了,美极了,不自主的,他也呻Y了:“A……宝贝……你的xx跟别R的不一样……美……美极了……”那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S,好象HR渐渐的升空,再升空,飘然然地,往S升,他抱着何芯颖在颤抖。何芯颖也在颤抖,J躯在扭动,在伸缩。

     秦青顿时两T一缩,将她向前一推,把何芯颖推倒仰卧,把她两条白生生的xx挂在自己的肩S,“霸王举鼎”式,HH的冲击何芯颖xx的xx。

     何芯颖S到如此重的攻击,双手JJ抓住C单,D声的哀求呻Y起来:“呀……X老G……美极了……你的D宝贝……真厉害……哎唷……。”

     秦青一手揽住何芯颖的细Y,一手扣在她丰满JN洁白坚T的xxS,用手指去捏她的xx,S捏XC。直L得何芯颖是S去活来,Y仙YS。

     “X老G……嗯……嗯……你是魔鬼……呀……我要丢了……”何芯颖一面呻Y,一面疯狂扭转美T,极L迎合。秦青知道何芯颖正在兴TS,马S就要狂泄,于是DL的R搓她的xx,Dxx更加猛烈的撞击H蕊。Q势如同流星追月一般。

     “老G……我好美,我要升T了……丢了……好美好美N……”何芯颖话未说完,顿觉H蕊一阵J缩,SS咬住秦青的Dxx,一阵狂C从T内B出,撞击在秦青的DxxS。

     “A……A……”秦青终于也忍不住狂泄而出。

     两个R都像被爆炸,炸成碎P似的,HR都飞到不知的远方。两GR流,在何芯颖的Xxx中J荡回旋。他和她,都晕M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秦青先醒,想到刚才那种即甜蜜又S畅的感S,再见自己现在,又压着她,于心不忍,他轻W了好几X,正要C起D宝贝。

     “呀……不要动……不要动呀……”

     秦青停止不动,道:“宝贝,你醒了,”

     “A……”D宝贝从她的xx里C出来,何芯颖不由自主的哼了一声,赶J坐起来,一手掩着xx,一手盖着xx,一付羞答答的J模样。看得秦青又A又怜起来,他用布巾CC自己宝贝的xx,再要去C她的xx。

     “不要……不要……”何芯颖一阵羞涩,连忙阻止秦青的行为。

     “老B,你还害羞吗?你的xx,我C也C过了,M也M过了,还有什么羞可害臊,来,我帮你CG净……”

     “嗯……”两R又是一番的缠绵。

     第24章芯颖之美

     “铃~~铃~~”

     不知道何时,何芯颖的手机响起!

     何芯颖从秦青的怀中微微醒来,一看时间,已经是X午六点,想自己与秦青一T之内,整整做了八个X时,从开始的D厅,到后来卧室,再后来还在浴室里缠绵xx,细细数来也有八次之多。

     何芯颖一阵羞涩,打开手机,一看来电未接,连忙J醒秦青,道:“X顽P,K起C,晚S我还有约。”

     秦青一听,道:“什么约会?如果是N的,不许你去。”

     何芯颖一听,傻眼了。因为她约的R的确是一个NR,是一名医生,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何芯颖当初想着未婚F抛弃了自己,自己也合适重新找一份恋Q让自己JQ燃烧。何况何芯颖T生丽质过R,又怎么不迎来阵阵狂蜂N蝶。

     那医生条件还算可以,何芯颖跟他约会过一次,但是连手都没有碰,今T就被自己的学生,现在的X老G秦青给就地“正法”。

     这是,秦青JJ的抱住何芯颖,撒J的道:“老B,难道你还想着别R吗?难道我做得还不够好吗?你走了,我会担心的,而且我一个R,多孤独。多寂寞。以后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好吗?就在这里陪我。”

     何芯颖刚才只是一时的M糊,那医生的条件怎么可能比得S秦青。看着秦青纯Q而含Q脉脉的样子,何芯颖心动了,想到一T来CS的疯狂举动,的确令自己M醉不已。

     何芯颖拿起手机,拨通未接来电,告诉那医生自己不去约会了,而且以后都不会去,希望对方不要再纠缠着自己。

     挂了电话,何芯颖心T一松,回过T对秦青道:“霸道X老G,现在你满意了吧?”

     秦青微笑道:“如果我不霸道,我能娶到T仙美R一样的老B吗?”

     何芯颖心里甜滋滋的,道:“就你会说,你饿不饿?”

     秦青俏P的道:“再你的S边我永远C不饱!”

     何芯颖瞪了他一眼,微笑的道:“S相!R家问你肚子饿不饿,你想到哪里去了,就知道羞R家。”

     秦青正要狡辩,肚子突然不争Q的“咕噜”一阵响,何芯颖听了一阵微笑,转S道:“好了,我去给你LC的,你先去洗澡。”

     秦青无奈的点点T去浴室洗澡。

     P刻,秦青从浴室出来,听到从楼X的厨房传来声音,秦青X楼走J厨房,只见何芯颖穿著SY正在做菜。看着何芯颖丰腴MR的S影,想起今T的甜蜜与癫狂,看着何芯颖纤细的Y肢,浑圆的丰T,秦青的xx不由得慢慢地Y了起来,秦青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何芯颖。

     何芯颖回过T来,见是秦青脸S不由得一红,J媚地冲秦青温柔地一笑,W秦青一X,又转过T去继续忙着。秦青xx的xx隔着SY在何芯颖喧R的PGS,手伸J她的SY里,A,何芯颖的SY里什么也没穿!秦青的手伸向她的FG沟,手指探J她的xx里,轻轻搅动着,按R着Y蒂。何芯颖轻声笑着说:“XH蛋,你真是个X魔T,哎,我何芯颖也不知道是哪辈子欠你的。”

     “当然是生生世世都欠我的,所以罚你永远做我的老B。”秦青说着就伸手撩起何芯颖SY的X摆,何芯颖的双T已经分开,秦青跪在何芯颖的S后,捧着何芯颖肥美、白N、光R的PG,QW着,伸出很有STT着何芯颖的PG沟、暗红S的P眼,划过会Y,WT何芯颖的xxK。

     何芯颖的xx渐渐地SR了,她的手渐渐地停了X来,撑在C作台S,轻轻J喘着。

     秦青站起S来,把秦青xx的xx对着何芯颖S漉漉的xx里C去,只听“滋”的一声,秦青的xx连GCJ了何芯颖的xx里,何芯颖轻J一声,xxJJJ裹住秦青的xx,秦青双手扶着何芯颖的丰腴的肥T,用Lxx着xx,Y囊一X一X撞击着xx,何芯颖先时双手撑着C作台,后来被秦青得B在C作台S,J喘YY。

     这时,何芯颖的SY早已T掉在了地S。

     秦青和何芯颖赤Sxx地在厨房的C作台前xx着,秦青的xx在她充满弹X和温暖的xx里xx着;何芯颖的xxJJ地包裹着秦青CD的、xx的xx,DXxx有L地套撸着。

     过了一会,秦青抱起何芯颖,把她放到餐桌S,让她仰面躺在餐桌S,何芯颖分开双T,秦青站在她的两T之间,xx深深地C在她的xx里,九浅一深地xx着,此时何芯颖星目M朦,J喘YY,面似桃H,香汗淋漓。xx里流溢出动Q的xx,沾S了秦青俩的Y部,流淌在餐桌S。

     “A……老G……我好SF……真好……嗯……A……我……好SFW……A……嗯……好美W……嗯……”

     一阵狂C,何芯颖很K就到了第一次xx。

     在何芯颖的示意X,秦青坐在餐椅S,何芯颖Q坐在秦青的SS,秦青一手L着她苗条的Y肢,一手抱着她肥美的丰T,C长的xx从X面向SC在何芯颖的xx里,何芯颖向后仰着ST,颠动着,暖暖的、内壁带有褶皱的xxJJJ迫、套撸着秦青的xx。秦青一面向ST送着xx,一面用Z噙住何芯颖那如熟透了的葡萄般美丽的xx,轻轻地裹Y着,在她丰腴的xxSWT着。何芯颖满T的乌发在脑后飘飞着,如黑褐S的瀑布般飘逸。

     这时,微波炉、烤面包机的简单营养餐已经做了,秦青还没有SJ的迹象,何芯颖从秦青的SSX去,把点心端了S来,秦青把何芯颖拉到秦青的S边,让她坐在秦青的TS,何芯颖温柔得如同Q子般,肥N、喧R的PG坐在秦青的DTS,一K一K地喂秦青,有时,还Z对Z地把点心喂到秦青的Z里。

     何芯颖羞红着脸说:“好C吗?”

     秦青L住何芯颖高兴的道:“这是我C过最好C的点心。”

     何芯颖微笑的道:“好C就多C点。”

     何芯颖X鸟依R般温柔地偎在秦青怀中,CC地轻声笑着,脸S飞起一P羞红:“老G,芯颖也饿了,我也想C。”

     秦青自然明白她所说的这个“饿”和“C”。于是把何芯颖丰腴的ST抱起来,何芯颖圆R的双臂L着秦青的脖子,秦青抱着何芯颖F倒在餐桌S,秦青和何芯颖L作一团生吞活剥起来。神M意L中,秦青们俩已T得赤条条的,何芯颖QB在秦青的SS,T埋在秦青的双T间,红R的XZ把秦青已经B涨得xx的xx噙住,裹Y着;肥美的丰T撅起在秦青的脸前,那如盛开的H朵般美艳、成熟、MR的xxK和X巧美丽如JH蕾般的G门就在秦青的眼前。秦青捧着何芯颖肥美、白N、光洁、圆R的丰T,向S仰起TWT着何芯颖的xxK,用STT舐着xx、Y蒂,T舐着PG沟、P眼。何芯颖扭动着ST,摇摆着丰T,xx里流溢出阵阵YY。

     不知过了多久,秦青翻起S来把何芯颖压在SX,何芯颖把两条修长、浑圆的DT分成M型,一支手用D拇指、食指和中指J着秦青xx的xx对准她的S漉漉的xxK,秦青慢慢地向X压去,xx渐渐的CJ了何芯颖HR的xx里。

     “A……好X……老G……KJ来……嗯……A……我……好S不了……A……嗯……KW……嗯……”

     秦青听得心动,把何芯颖的白N、修长、浑圆的双T扛在肩S,用LCC着xx,使出老汉推车的技法,ST在何芯颖的SS猛烈地撞击着,xx在何芯颖的xx里xx着,何芯颖的xx里流溢出的YY把秦青俩的Y部L得R腻腻的,随着秦青xx的xx从何芯颖的xx里传出“噗叽噗叽”的声音。

     “哎……呦……Q哥哥……你的宝贝……好……好DW……C得我好SF……A……嗯……好老G……嗯……我美ST了……A……”

     何芯颖在秦青的SX,放N的YJ着,被秦青这一阵C得骨S筋R,秀面C红,星目M离,香汗淋漓,J喘YY,白NST泛起一阵阵桃红。尖T、圆翘的xx随着秦青xx有L的xx有节奏地颤动着,如飞跃着的一对白鸽。

     何芯颖的xx有L的J迫着秦青的xx,xx如同何芯颖的XZJJ套撸着秦青xx的xx,xx一X一X触在何芯颖xx深C那团RR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RS,每触一X,何芯颖就K意的xx一声,浑S就颤栗一X,从xx内壁到xx就有L地收缩一X。

     “A……A……乖老G,Q哥哥,……A……A……我太SF了……A……A……芯颖的美S……K让老G的DxxC漏了……A……A……好美……A……A……我的T……A……A……我被你C得太S了……A……A……”

     秦青TS汗珠滴落在何芯颖的X前,何芯颖张开双T,把秦青L在X前,双T缠绕在秦青的Y间,把秦青X膛JJ贴在她丰满的X前,尖T、圆翘的xxJJ在秦青的X前,红R、甜美的XZW住秦青的ZST伸J秦青的Z里,和秦青ST搅在了一起。X面,秦青的xxC在Y何芯颖的xx里;S面何芯颖的ST伸J秦青的Z里。

     秦青和何芯颖真是她中有秦青,秦青中有她。NNxx的Q密CJ着秦青和何芯颖;年龄的差异也增添了xx的魅L,何芯颖成熟、MR的xx被一个刚刚JR青年期的十六岁少年的xx、C、长、D的,童稚的xxC得满满的。

     二十四五岁的NR正值最青春成熟的时候,是最有魅L的。

     二十年后,当秦青已年过而立,何芯颖已四十多岁左右时,中年的何芯颖依然风采如昔,P肤仍然白N、光洁、富有弹X,xx依然窄J、HR,在秦青的SX和怀中时依然温柔如S,当秦青的xxC在她的xx里时,她依然亢奋异常,生龙活虎,Y媚之声依然令R消H。(此是后话,X文还要详写。)

     何芯颖把秦青L在她的怀中,秦青的xxC在她的内壁充满弹XYHL的、窄窄的、JJ的xx里,抖动着PG,埋在何芯颖的xx里的xx研磨着何芯颖xx尽T那团RR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R。

     何芯颖被研磨得Y声N语地J着,肥美的丰T用L向T着,迎合着秦青xxxx的xx。

     过了一会,秦青的xx的xx从她的xx里H了出来。何芯颖B在C,撅起肥美的丰T,露出成熟、美艳的Y部,她的Dxx已充X分开,Xxx变成了深粉S,Y蒂已经B起,xxKS漉漉的那暗紫S的、如JH蕾般的G门在白N的丰T的映衬X分外MR。

     “老G,来,”何芯颖一支手拄在餐桌,一手M着S漉漉的Y部,J声说:“把宝贝的Dxx从后面CJ何芯颖的里面。”

     秦青用手扶住何芯颖雪白、丰腴、光洁、圆R的DPG,YT的xx在她的Y部碰触着,惹得何芯颖一阵阵J笑。

     何芯颖扭动着S躯,摇摆着丰T,一只手W住秦青的xx,用xx在她B起的X巧如豆蔻般的Y蒂S研磨着,Z里传出YR的呻Y声:“A……老G………你的Dxx真………N………K把宝宝的DxxCJ去………用L………N………用LC……老G的Dxx把我C得K晕了……N……”

     秦青B在何芯颖的S后,把xx的xx从何芯颖的PG后CJ她的xx里。这种姿式就象狗J配一样,B在何芯颖的S后,扶着何芯颖白N、光洁、肥美的PG,ST一XX撞击着她丰腴的肥T,xx在她JJ凑凑HHRR的xx里xx着。

     Y、C、长、D的xx每C一X,xx都会撞击着她xx深C那团RR的、暖暖的、若有若无的R。

     她的Xxx如同艳丽的H瓣随着秦青xx的CJC出而翻动。

     秦青的双臂环抱着她柔韧的Y肢,一支手去FM那已然B起的X巧如豆蔻的Y蒂,手指沾着她xx里流泻出来的YY轻轻按R着。

     何芯颖的手也M到秦青的Y囊,用手指轻轻R捏着。她扭动着S躯,摇摆着丰T,忘Q地呻Y着:“N………我的xx被老G你的DxxG得SF呀………N………心肝宝贝………DxxGXxx,G得太美了………N…………N…………使劲………N…………N…………N…………N…………”

     秦青和何芯颖不时变换着姿式,整个楼房都成了他们xx的战场,餐桌S、CS、地板S、沙发S、楼梯S、浴室里。厨房、健S器材、甚至对着电视播放的AP镜T。

     秦青和何芯颖充分发挥了想象L。谁能想象得到,秦青和何芯颖的这T内竟连续G了十几个X时,最后当秦青俩双达到xx时,在秦青俩的J声中,强劲的JY从秦青的xx里奔涌而出,有L的BS在何芯颖的xx深C,SJ时间持续了几分钟。

     他们俩最终筋疲L尽地双躺回卧室宽D的CS,互相L抱着,秦青的刚S过J的、还没有RX来的xxC在何芯颖的xx,感S着何芯颖xx不时的C动,何芯颖把秦青L在她的怀中,秦青俩幸福地互望着。

     第25章春S无间

     秦青L着何芯颖,QW着她,丰腴、艳美、成熟的何芯颖在秦青的心目中是美神的化S。

     何芯颖的手轻轻W着秦青的xx,秦青的手在何芯颖的Y部游走着、撩拔着。

     过了一会,何芯颖起S背对着秦青,B在秦青的SS,T里埋在秦青的双T之间又去W裹秦青的xx,雪白、肥美的DPG撅起在秦青的脸前,何芯颖的XZ把秦青的刚S完J的还RR的xx噙住,裹Y着,手轻轻R捏着秦青的Y囊。

     秦青捧着何芯颖那白白NN的丰美的DPG,去WT她的Y部,S尖分开她的DXxx,探Jxx里,T舐着xx内壁,伸长ST在何芯颖的xx里xx着。用C裹住X巧的Y蒂裹Y着。

     秦青的xx被何芯颖裹T得Y了起来,何芯颖把它整个噙在Z里,秦青感觉xx的xx已触在何芯颖的喉T,何芯颖的XZ,红R的樱C套裹着秦青xx的xx;秦青捧着何芯颖雪白、光洁、肥美的丰T,ST伸J她的xx里xx着、搅动着,鼻尖在她那淡紫S的如JHH蕾般X巧、美丽的G门S。何芯颖的xx里流出xx,流淌在秦青的Z里,脸S,秦青的STT过何芯颖的会Y,T舐着她的PG沟,何芯颖扭动着PG,咯咯笑着,她的PG沟被秦青T得SS漉漉的,后来秦青用ST去T她T她X巧美丽暗红的JH蕾,她那淡紫S的、X巧美丽,如JHH蕾般的G门是那样的MR美丽。

     何芯颖被秦青WT得一陈陈J笑,任凭秦青的S尖在她的JH蕾内外W来T去,她JJ凑凑的P眼很是X巧美丽,何芯颖的两G用L分开,秦青的S尖T着她的P眼,唾Y把她的P眼L得S呼呼的,她哼着,J着。秦青用S尖着她的P眼,试图探J她的P眼里去。何芯颖这时用Z套撸着秦青的xx,S尖T着xx,有时还把秦青的Y囊含JZ里,Y裹着。

     “XH蛋,我的的P眼让你T得XX的,A,好老G,A。”

     后来,秦青和何芯颖想起在在电视S看到的GJ,都想尝试一X,于是,何芯颖跪B在CS,把肥美的PG高高地撅起,双T分得很开,露出被秦青WT得S漉漉的JH蕾,在雪白、光洁的丰T的映衬X,那淡紫S的G门显得分外的美丽、MR。秦青忍不住又B在何芯颖的丰腴的肥TS,去WT那X巧玲珑的JH蕾。何芯颖J笑着说:“宝贝,K,我被你T得心尖都颤了。”

     何芯颖的G门是块CN地,从来没有被开发过,秦青的S尖用L向里都不去,把何芯颖的P眼L得S漉漉的,何芯颖也被秦青T舐得骨S筋R,J喘YY,SSB在了CS,哼哼唧唧地YN地J着。

     又过了一会,秦青起S跪在何芯颖的S后,一手扶着她的圆R、丰腴的肥T,一手扶着坚T的、xx的xx,xx对准何芯颖那X巧玲珑、美丽如JHH蕾的G门,慢慢地去。何芯颖的P眼S沾满了秦青的唾Y,起到了RH的作用,尽管何芯颖的P眼很J,但是秦青的xx不算太费LQ就J了她窄窄的、JJ的G门。

     当秦青硕D的xxJ何芯颖的P眼时,何芯颖J出声来:“A……A……老G……疼A……A……我从……A……从没被G……A……A……?过P眼……A……轻……轻……点……A……A……”

     秦青也是第一次GP眼,秦青把xx硕D的xx在何芯颖的P眼里慢慢C动着说:“好老B,老G我也是第一次GP眼,一会就会了,QQ宝贝,QQ老B,一会Dxx就全都CJ去了。”

     秦青xx的xx在何芯颖的G门里xx着,渐渐地,何芯颖的P眼里HR了,秦青的xx也慢慢地往里C去,渐渐地完全都CJ了何芯颖的P眼里,何芯颖用L张开着PG,G门的扩约肌有JJ地J裹着秦青CD的xx,秦青B在何芯颖的SS,双臂环抱着她的YF,一支手去M她的xx,两G手指伸J她的xx里CC着,秦青的手指感觉到秦青的Yxx的xx在何芯颖P眼里xx着。

     何芯颖哼J着,扭动着ST。秦青慢慢地xx着xx,C长Y的xx在她的P眼里xx着,何芯颖J出声来:“A……A……我的P眼……A……A……被G得……A……A……?……?得……A……A……太……A…太SF了……A……A……QQ老G……A……A……”

     G门与xx里不太一样,扩约肌有L的J迫着秦青的xx,何芯颖扭摆着丰T,任秦青把CY的xx在她的G门里xx着,秦青的ST撞着她的肥白、喧R、圆R的DPG,啪啪作响。何芯颖的一支手M着秦青的Y囊,K活地xx着。

     秦青的xx在何芯颖的P眼里xx着,她G门的扩约肌JJ地套撸着秦青的xx。秦青C长、xx的xx在她的P眼里用L向前T着、xx着;何芯颖扭摆着PG,用L向后着,何芯颖把手指伸J自己的xx里,隔了那层R壁感S着秦青xx的Dxx在她的P眼里xx着。

     何芯颖和秦青YN地、R麻地J着,什么心肝宝贝弟弟JJ老G老B胡L地J着,在何芯颖的P眼里,秦青的xx被她P眼的扩约肌套撸着,被她的手指在xx里隔着那层R壁M着。在何芯颖的P眼里,秦青的xxxx了许久,在何芯颖YN的xx声中秦青把JY强劲地S注在何芯颖的P眼里。

     何芯颖B在了CS,秦青B在何芯颖的SS,不知过了多久,秦青的xx已经R了X来,但何芯颖的P眼实在是太JJ,秦青的xx还C在她的P眼里。秦青从何芯颖的SS爬X来,xx也从何芯颖的P眼里C了出来。

     秦青和何芯颖L在一起,ZW在了一起。

     过了一会,秦青们俩又L抱着一起来到了洗浴间,坐在宽D浴盆里,秦青把何芯颖抱在怀里,何芯颖坐在秦青SS。丰腴、喧R的丰TJJ压着秦青的xx,秦青QW着何芯颖尖T、圆翘的xx,裹Y着熟透了葡萄似的xx手不老实地在何芯颖的双G间游走着、撩拨着。何芯颖咯咯地J笑着,扭摆着ST,任秦青AF着她。

     “X顽P,你到底什么时候MS我的?”

     “我的美R老B,你说呢?其实,打我见你第一眼的时候,就TT都想早一点像我们现在这样。

     “XH蛋,就会H言巧语,哄我开心。”

     “才不是呢,老B,我说的你不相信吗?”

     何芯颖微笑的道:“雪茵和雪贞比起我来一点也不差,你享S齐R之福,怎么会想我?”

     秦青微笑道:“少了又美、又N、又S、又甜的老B,我怎么能算享尽齐R之福呢?”

     何芯颖的红了一X,J巧地一笑,略带羞涩地说:“那,现在你不是如愿了吗?你还想什么?”

     “我再想QQ老B丰腴的S姿、白N的PR、浑圆的DT、尖T的RF、MR的美X。我最想的就是和我的心肝老BL抱在一起。”秦青J抱着何芯颖说道。

     何芯颖把羞红的脸贴在秦青的脸S,CCJ笑着:“XS鬼,就只想着G我吗?老实J待,夏纯是不是把自己也给你了?”

     秦青吓了一跳,看着何芯颖,不明白她是如何得知的。

     何芯颖看着秦青害怕的样子,QW着秦青说:“我的好老G,你可真是风流种子,我们都不知道是哪辈子欠你的,这么多JM都被你YJ了。”

     秦青听她这么一说,心Q放松,道:“就你跟夏纯,四朵金H,还有两个我没有碰到呢?”

     何芯颖白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要想了,覃Y凤和梁雪已经有了很要好的N朋友了。难道有了我和夏纯、雪茵、雪贞,你还不满足吗?”

     秦青微笑道:“宝贝,我可没有打算让夏纯加R我们的D家庭,我这里可不是战俘收留站,我这里只收留我最A最A和最A最A我的美RR。”

     何芯颖无限J羞地问秦青:“那你说,我和夏纯比,你更喜欢谁?”

     秦青把何芯颖L在怀中,手不老实地R捏着何芯颖肥美喧R的DPG,笑嘻嘻地说:“我当然是喜欢你了,我的宝贝芯颖老B又美、又N、又S、又甜,我恨不能TT把你L在怀中,TTC你。”

     何芯颖秀面羞得绯红,把脸埋J秦青的怀中,CCJ笑着说:“XS鬼,你就会甜言蜜语,在夏纯的SS的时候,只怕你又是另一番说词了吧。”

     “怎么会呢?”秦青QW着何芯颖,柔声细语地说:“我就是太A你了,才抑制不住自己,把你给强J了,老B,你就和TS仙N一样漂亮,在你的SS,我找到了梦中嫦娥的影子,你说我能不喜欢你吗?”

     “老G,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其实夏纯也不错,长得美艳丰腴,又风流J艳,正是你喜欢的那种妩媚动R的NR,再加S你英俊风流,我早就料到夏纯会成为你的QR的。”

     秦青的xx又Y了起来,秦青把何芯颖L在怀里,QW着何芯颖秀面,问:“你既然想到夏纯给了我,那你为什么到现在还给我,而且是非要我强B你才给呢?”

     “这个X没良心,你不知道越是矜持,越是珍贵吗?”何芯颖J嗔地轻轻用X手打了一X秦青。

     秦青道:“老B,每次我B在你的SSG你的时候,我都有一种超越平常的K感。”

     何芯颖道:“我何尝不是,每次都能被你G得Y仙YS。每次我都觉得你在我SS,把xxCJ我的xx里时,我的xx就是为你准备的,你的xxC在里面严丝合缝的。”

     秦青把光溜溜的何芯颖的L在怀中,xx的xx压在何芯颖的丰腴、暄R的PGX。

     过了一会,秦青们俩心醉神M地从浴盆里出来,JJ抱在一起,秦青QW着何芯颖,何芯颖丁香条般X巧的ST伸J秦青的Z里,搅动着。

     秦青的B起的xx的xx在她的柔R、平坦的XFS。何芯颖抬起一条T盘在秦青的Y间,让她的RH的、美丽的xxK正对着秦青B起的xx的xx,秦青抱着她肥硕的丰T,ST向前一T,何芯颖的ST也向前T着,只听“卟滋”一声,随着何芯颖的JJ,秦青的xxCJ了何芯颖那美艳、成熟、MR的xx里。

     何芯颖JJL着秦青的肩膀,用L向前T送着ST,秦青一手L着何芯颖丰腴的Y肢,一手抱着何芯颖暄R、光R、肥美的丰T,xx用L在她的xx里xx,何芯颖那JJ的带有褶皱的xx内壁套撸着秦青的xx,XxxJJ裹住秦青的xx。

     他们俩的ST碰撞着、纠缠着。

     秦青用LL抱起何芯颖,何芯颖用她那丰腴的双臂L着秦青的脖子,把她健美的双T缠绕在秦青的Y间,xxJJ包裹着秦青的xx,满T的乌发随着秦青xx的冲击在脑后飘扬。她满面酡红,J喘YY,断断续续地说:“N……X老G,QQ宝贝,我A你,DxxCXxx……N……美ST了……”

     秦青L抱着何芯颖的丰T,何芯颖修长的双TJJ缠绕在秦青的Y间,秦青的xxJC在何芯颖的xx里,何芯颖的xxKJJ包裹着秦青的xx,秦青把何芯颖抱在怀中,xxC在她的xx里,走出卫生间,来到客厅,把她放到沙发S,秦青站在沙发旁把何芯颖的双T架在肩S,S子压在她的SS,xx深深地CJ她的xx里,摇摆着PG,xx在何芯颖的xx里研磨着,xx触着xx尽T那团RR的、暖暖的R。何芯颖被秦青G得星目M离,满面酡红,J喘YY,呻Y阵阵。

     “哎唷……老G……好哥哥……我AS你了……真AS你这个D宝贝的……老G…我要……又要泄S……了……”二RL在一起,N做一团,何芯颖拼命的套动,秦青则一T一T的在往S顶,二R配合得是TY无缝,妙趣横生而TK无穷。

     “好哥哥……我不行了……我要S了……我要……泄了……”

     何芯颖又泄了,整个丰满的xx,伏压在秦青SS不动,只有那急促的CX声和呻Y声。

     秦青正感到Dxx无比的S畅,被她这突然的一停止,真使他难以忍S,急忙抱着她的J躯一个D翻S,把她压在自己的STX面,两手抓住xx,X面的D宝贝H命的xx起来。

     “哎呀……QQ老G……我实在S不了啦……”

     何芯颖连泄了数次的S,此时已瘫痪在CS,只有把T在东摇西摆的L动着,秀发在枕TS飞飘着,J喘YY,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L,任凭秦青去猛攻H打。

     在秦青拼命的猛CHC了数十X,忽然间二R同时一声DJ:“A……老B……我……我丢了……”

     “哎呀……QQ…我……我又泄了……”二R都同时达到了Y的最高极限,H飞T国去了。

     第二T,何芯颖跟秦青在D厅疯狂xx的时候,林雪茵和林雪贞从省城赶回,本来她们是想给秦青一个意外的惊喜,没有想到被何芯颖和秦青给了她们JM一个巨D的惊喜。

     何芯颖当时不知所措,可是林雪茵和林雪贞却D方的当即TXYF,加R他们的战局,一N三N,展开了车xx战。

     何芯颖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典雅淑N的林雪茵、林雪贞做起A来竟然是这么的疯狂。她也逐渐放开心X,和秦青他们融合到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何芯颖顺利的成为了秦青D家庭的新成员,她比夏纯、肖云韵都幸运得多。因为林雪茵、林雪贞对她完全是欢迎的态度。而夏纯不说加R她们这个D家庭,就是家门都没有J过。

     何芯颖很K辞去了学校的教书工作,从学校宿舍搬到秦青家里,专心的做起了秦青的三房太太和专职家庭教师。由于何芯颖走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别R,所以G本没有知道全校第一美R竟然是去给秦青当三N去的。尽管何芯颖没有得到真正的名份,但是那已经不重要了,在秦青家生活无忧无虑,事事如意,秦青又疼A自己,还有什么可要求的呢?

     在林雪贞怀Y的岁月里,何芯颖跟林雪茵承担了秦青过剩的JL冲击。当然,何芯颖最后也免不了被播X的种子而怀Y。

     在这个D家庭中,三NG据年龄排,林雪茵做了DJ,何芯颖与林雪贞同岁,因为何芯颖比林雪贞D五个月,何芯颖做了二J,林雪贞是三M,当然,在D家庭中,年纪最X的还是秦青。

     秦青家里有了三位绝S,学校又有夏纯,邻居家还有肖云韵,按理说是享尽齐R之福,艳福无边,春光无限。

     但是凭着秦青那S家背景和英俊帅Q,还有学习S的拔尖优秀,就是他不去惹R家N孩子,也会有R自送怀抱。

     这就是桃H运,艳福不浅。

     有了秦青这些桃H运,才有了我们X边J彩的故事。

     第26章夏纯之X

     当时秦青就读的B市实验高中,有四D美N教师,除了已经被秦青收养在家中第一美N教师何芯颖之外,还有被秦青破C的班主任夏纯,另外还有两个分别是高二年纪的主任兼学校文工团导师覃Y凤和艺术音乐舞蹈老师梁雪。

     秦青本来无意于跟她们发生关系,因为自从何芯颖被秦青收养家中之后,秦青的生活就过得幸福美满,有滋有W。

     每T早S起C,等候秦青的,除了林雪茵准备的可KD餐之外,还有林雪茵和何芯颖随时恭候的S宴D餐。她们被秦青勒令在家不能穿内YK,只要秦青喜欢,随时可以掀开她们的YQ,把DxxTJ她们香艳的RX。

     秦青早S习惯了一边由林雪贞喂自己早餐,一边CC林雪茵和何芯颖的RX。

     中午的时候,邻居美少F肖云韵都会过来串门,让秦青DC她的YD。

     X午放学之后,就是顶级盛宴的开始。一般是从厨房开始,到餐厅D厅,再到浴室、房间。都会留X秦青与诸N疯狂xx的痕迹。

     按理说,四N正值H金年龄,一个个如狼似虎,这样X去非要把秦青L垮不可。可是秦青T生异禀,不但金Q不倒,而且是越颤越勇,就像武侠的,练就了一套合欢YY调和xx一样。

     所向披M,无往不利。

     将四NL得FF帖帖,一个个AS了秦青,任由他如何捉L。

     这T晚自习,正巧期中考试成绩放榜,秦青的成绩一举跃到班S三甲。

     班主任夏纯把秦青J到办G室。

     秦青来到夏纯办G室门K,轻靠在门边,夏纯两手J叉抱在34D的X前,S眉S眼的盯着秦青,道:“把门关S。”

     秦青把门关S,道:“有什么事,说吧!”他坐在沙发S,一脸无辜的说。

     夏纯白眼一瞪,颇为生Q的道:“怎么?没有事就不可以J你来了吗?”

     要是她的眼神能杀R,秦青已经S一万次了。

     “当然可以,谁J你是我班主任呢?我再长本事,在这学校里,还是要听你的。”说着,秦青由沙发S站起来,走到她的S边,一把抱J了夏纯,用秦青的Z封住了她薄俏的樱C。

     “唔唔~你放手…唔……”

     秦青两手像铁箍似的箍J了她的纤Y,ZC吸住她的温R的樱桃XK不放,面对面贴S将她抱得两脚离地。

     她奋L的挣扎,两条Y臂不停的挥舞,纤N的X手DL的捶着秦青的T脸肩,这种X铁拳式的捶打在秦青来说等于是搔X。

     秦青把她抱到P沙发前,秦青直接俯S将她压制在SX,却也X心的只用Z盖着她的XK,不敢伸出ST,万一被咬断,自己如何回去给几个老BJ差。

     被秦青压在SX的夏纯两T不停的踢动,F而方便秦青把她那两条圆R光H的DT分开,将已经YT凸起的xx隔着牛仔K用L顶在她K间贲起的xx部位。

     她使命甩开秦青盖在她樱CS的Z,DJ着。

     “放开我!你又想用强的……放开我……!唔~”

     “我就喜欢对你用强的,谁J你喜欢做我的NR,做我NR,就要听我的,F从我。”秦青XTJ压在她的K间,伸出另一只手毫不客Q的探R她的短Q,原来她穿的是两截式的长筒丝袜,秦青由她细NH腻的K间,直接M到了她如绳般的窄X丁字内K。

     由于挣动时夏纯K间贲起的xx与秦青的xx不停的R磨,这时她的丁字K内已经是YY横流,泛滥成灾,卷曲浓密的YM粘糊糊的SR粘H。

     秦青飞K的褪X牛仔K,掏出已经一柱擎T的C壮xx,将她盖在xxS的丁字K前端拉扯到一边,手扶着CY的Dxx对准她SH无比的H瓣,待要C开柔N的H瓣深R时却她扭Y闪开。

     “你温柔点不行吗……A……呃A……”

     这时秦青顾不得她的鬼J连T,用XT再度压J她的K部,用手肘尖撇开她Y闭合的DT,手W着T立的Dxx往前一顶,CY的Dxx这次成功的C破了她SH的H瓣,趁着SH的xxR壁,直捣H龙般JR她的子G,xx的R冠J密的顶住了她的H蕊。

     “A呃~HX子,你这是强J…你…你…呃…A…A~”

     在她漫骂J嚣的同时,秦青只是埋T苦G,C长的Dxx在她JX的美X里像活S般不停的CRC出,Dxx像机关Q一样不停的撞击她子G深C的H蕊,R冠的棱沟在J出间强猛的刮着她柔NSH的xxR壁,C动时将她的蜜YYY不断的带出xxK,流X了她白N光H的G沟。

     她还在挣扎J嚣着。

     “A……呃A…好T!A…轻点…XH蛋,这是强J,A……”

     秦青对她的J骂听若无闻,xx在她窄X的xxJ密的包JX,被CJ得更加C壮YT。秦青伸手到她T后,两手J抱着她的俏T使她无法将XT与秦青J密连接的生殖器分开,如疯如狂的将CY的Dxx强猛的撞击她的H蕊。

     秦青看着她那双白Y无瑕,浑圆修长的美T,C在夏纯J窄美X里的xx更加的C壮。xx的xx像马达般的运转不停。

     夏纯的眉稍眼角春意正浓,俏美的眼中透着盈盈S光。

     YR的薄C微张,吐出丝丝的xx。

     更令R亢奋的是,她瘦不露骨的Y臂环到秦青的后Y,十G纤细的Y指扣J了秦青健美的T部,XT急速的向S迎合T动,贲起的xx猛烈的撞击着秦青K间的耻骨,将他们正在狂YJ合的生殖器密实的JC在一起纠缠蹂躏。她柔N的xx壁一xx强烈的收缩蠕动,J得秦青C壮的xx隐隐生疼。

     看清了KXG的是夏纯,她T生傲Q的眼神这时变得似S般的柔美,一xx持续的xx使得她的J嚣漫骂变成了C重的喘Q及SS的呻Y。

     秦青俯XT将Z盖住了她柔薄细N的樱C,她立即伸出柔R的S尖,与秦青的S纠缠翻卷,秦青贪婪吸啜着她温R的香津YY,她也DKDK的吞X秦青的津Y,而他们KX生殖器的J战这时已经JR了白R化,只因两R的手都J抱着对方的T部狂猛的迎合彼此,一时只感觉两R的XT完全粘合,分不出谁是谁的生殖器了。

     夏纯缠在秦青Y间两条细长却柔若无骨的美T突然在阵阵C搐中收J,像铁箍一样把秦青的Y缠的隐隐生疼。她KX贲起的xx用L往S顶住秦青的耻骨,两PH瓣在急速收缩中咬住秦青的xxG部。

     “就这样!顶住…就是那里…不要动…呃A…用L顶住…呃嗯……”

     她两颊泛起J艳的红C,在C重的呻Y中不停的TY扭着俏T耸动着xx磨弦着秦青的耻骨。

     秦青在她指点X,将Dxx的R冠用L顶住她子G深C的H蕊,只觉得她子G深C的蕊心凸起的柔HXR球在她强烈的扭T磨弦X像蜜W似的不停的厮磨着秦青DxxR冠S的马眼,强烈J合的SS由被包J的R冠马眼迅速传遍全S,刹时秦青的脑门充X,全S起了阵阵的JP。

     在此同时一GG浓烈微T的YJ由夏纯蕊心的XK中持续的S出,秦青Dxx的R冠被她蕊心S出的RTYJ浸Y的暖呼呼的,好象被一个柔R温R的海绵D吸住一样。而她xx壁S柔R的NR也像CB冰一样,不停的蠕动J磨着秦青整GDxx,她的xx持续不断,高挑的美眸中泛出一P晶莹的S光。

     “你为什么还不出来?”

     数波xx过后的夏纯脸S红C未退,媚眼如丝瞧着鼻T见汗却犹未SJ的秦青。

     “因为我T赋异禀,能控制J关,百战不疲!”

     秦青得意的说着。

     夏纯眼中晶莹的S光还未褪去,JJ的吸住了秦青的眼神。

     听到秦青这么说,她脸S又泛起红晕,J艳Y滴。

     “那你还想怎么样?”她两颊通红,眼睛不敢看秦青,低低的说。

     秦青道:“让你休息一X,一会战火重燃。”

     她转眼看向秦青,那已不再骄傲变得温柔似S的眼神又吸住了秦青的眼神,不再说话,默然的解开她墨绿S丝质SY的钮扣,露出里面纯白S没有护垫的透明蕾丝X罩,她将X罩向X扯,一对白皙的xx弹了出来,秦青看着她淡咖啡S微红的R晕。

     看着她那超出34D的xx房,秦青又是一阵兴奋的道:“我一直以为你的xx只有34D,没有想到……”

     “让你DC一惊了是不是?”夏纯颇为得意的道。

     “是A!每个NR都恨不得自己是D波霸,xx最好吊到肚脐眼S才满意,你为什么F而把你的xx用X罩束得那么J,不让R看到?”

     “xxxx…你讲话不能文雅一点吗?”

     “是是是…以后我J她秀Fxx行吗?”

     秦青说着用手轻捏了一X她那粒还未变R的红咖啡S的R珠,她白秦青一眼,挥手拍开秦青的禄山之爪。

     “我这样做,就是要防你这种S狼,免得每次挤G车的时候,那些不要脸的R都动手动脚的让R恶心……”

     噢!原来她平常对NR没好脸S,傲Q凌R,是她的保护S。

     “呵~可见我的眼光很准,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深藏不露,很能G!”

     秦青在说“很能G”三个字之时,KX犹C壮YT的Dxx往她被蜜YYYL得S透H腻的JX美X用L顶一X,她子G深C的H蕊再次被秦青的DxxH撞一X,立时混SS麻,忍不住轻哼一声。

     “呃嗯~你好H…你明知道你那个很D…故意…哎呃~”

     秦青不待她说完,手掌抓住了她白N的xx,伏XS去一K含住了微微泛红的R珠,她的R珠S到秦青那有如灵蛇的S尖缠绕及K中温R的津Y滋R,立时变成一粒YY的樱桃。

     “呃哼!你不要这样,我会S不了的…你…呃~”

     秦青不理会她的抗议,一边用Z吸Y着她的xx,另一手将她的墨绿丝质SYTX,她也羞涩的配合解X了她挂在xxX方的蕾丝透明X罩。

     当秦青TXSY,她那超过34D富有弹X的N白双F被秦青xx壮实的X部压得JJ的,敏感的肌肤密实相贴,双方都感S到对方T内传来的温R,加S秦青KX坚T的Dxx同时开始在她SH无比的窄Xxx中xxT动,使得她再度陷R意LQM之中。

     “呃~你…你真是…哎呃…轻一点…嗯……”

     她也本能的T动凸起的xx迎合着秦青的xx,NH的xx壁像XZ似的不停的吸Y着秦青在她K间J出的Dxx。

     秦青拉X她深墨绿超短M你Q的拉链,将她的短Q撩起,她顺从的举起双手让秦青将短Q里她的TST出。

     秦青突然将在她美X中xx的Dxx拔了出来,她失落的轻嗯一声。

     “呃…你……”

     秦青怕她失落太久X趣荡然,不及解释就将她如绳般的白S丁字KTX。接着秦青站起S踢掉自己脚S的P鞋,TX牛仔K往地S一扔,赤条条的站在她面前,K间使L,控制着T立的Dxx在她眼前SX挑动,不停的点T。

     “我的宝贝在向你敬礼!”

     坐在沙发S的夏纯被秦青这三八的动作L得满脸羞红,不敢响应,却也默默的配合秦青的意愿缓缓的TX了深墨绿S高跟鞋,接着将TS的高筒透明丝袜褪X了她圆RY如的脚L。

     “我要你穿著高跟鞋……”秦青命令的KQ说道。

     夏纯看秦青一眼,顺从的再将高跟鞋穿S,站了起来。

     只见她长直的秀发披X肩T。似S柔Q的美眸凝视着秦青,微薄的XZ微张,好似期待着秦青去品尝。N白的Y颈X是瘦不露骨的圆R光H的肩臂,X前T立着凝脂般的秀F,纤Y一W,XFS是那粒YR遐思的XY豆,丰美圆H的俏T向S微趐,那瘦不露骨的雪白浑圆的xx因为足X着了约三寸的高跟鞋而显得更加的修长。

     只因为初见面时她的傲Q冲T,在极度不佳的印象X,除了她那对向S微挑的高傲眼神之外,其实秦青对她的外貌是淡薄而模糊的,曾几何时,她在秦青眼中像T胎换骨似的变得如此J媚动R,她修长匀称的T态让秦青内心怦然悸动。

     看到她KX贲起的xx,那又浓又黑的卷曲YMS沾满了晶亮的YT,是他们刚才酣战的遗痕,一时又CJ得秦青X脉贲张,KX尚未发S的C壮xx似怒蛙般翘到K要十一点的角度。

     H昏的Y光从窗外SR,充满了N漫的Q调,秦青和夏纯两R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面对面站着L呈相对。

     她微挑的美眸中又开始S波荡漾,不知何时,他们已经肌肤相贴,她坚T的34Dxx被秦青壮实的膛压贴成圆R的扁球型。

     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Q如兰的檀K,秦青毫不犹豫的把秦青的Z盖在那两P香腻的柔CS,他们的S尖轻R的J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K中的香津YY。

     秦青KX呈仰角状的Dxx抵在她XFX浓黑密丛中那两P油H粉R的H瓣S。她一手扶着秦青的肩T,抬起一条柔若无骨的xx向后环绕挂在秦青的Y际,xx的KX分张得令RB火。她另一手引导着秦青约有J蛋C的坚YDxx趁着YY的SHCR了她的H瓣,在柔NSH的xx壁蠕动J磨中,秦青近一尺长的Cxx已经整GCR了她J密的美X。

     她发出一声Y长满足的叹息。

     “你真的…好B…呃……”

     她的修长的xx已经放X,他们将手环到对方Y后L住彼此的T部,将两R的XT密实的贴合。由于他们是站着J合,她光H柔腻的DT与秦青的DT熨贴厮磨,他们再度急切的寻找到对方的ZC,饥K的吸啜着,品尝着。

     在深沉的拥W中,秦青轻轻的移动脚步,像跳着探戈舞步般,轻柔的。陶醉在QTY海中的夏纯这时S心都沉浸在他们SXJ合的无S享S之中,不知不觉已经被秦青带到了自己的古典办G桌旁。

     当夏纯丰R的翘T向后贴到古典桌边之时,原木桌边的冰凉使她由陶醉中清醒过来,柔CT离了秦青的啜饮,她突然全S僵Y,KX的美XJ缩,J得秦青C长的xx像被R用手JJ的W住。

     秦青将XT用L一顶,坚TCY的Dxx立即撞到她子G深C的蕊心,她全S一颤,抱住秦青T部的纤纤Y指X意识的扣J,充满YY蜜Y的JX美X本能的急剧收缩,秦青整GC壮的Dxx被她的xx吸住动弹不得,两R的生殖器好象卡住了。

     “呃~你不要突然这么用L…我…S不了…呃呃…”

     “呃呃呃~你轻点…A呃…我又来了…K点…抱J我…我要出了…出来了…呃呃A~~~”

     秦青突然感觉到T部被夏纯的纤纤Y指JJ的扣住,使自己C壮的xx与她的美X接合的一点缝隙都没有。她微微贲起的xx不停的在秦青的耻骨SR动顶磨,而秦青的xx此时变得更形C壮,亢奋得Q绪使得C长的xx在夏纯的美X中像活S般的不停的J出。

     “A呃~抱J我…用L…G我……KG我……A………”秦青眼X出现的是夏纯正被秦青G的J啼婉转,如梦的猫眼荡漾着浓Q蜜意,秦青K中含的S尖是夏纯柔H的香S。

     这时夏纯的xx如火T般的发R,她子G深C的蕊心B出最后的温RH蜜,淋在秦青硕D的xx马眼S,他们密实相贴的DT传来她NHT肌的C搐,滚R的xx急速的收缩,将秦青CT的xx挟得与她的美X似乎完全溶合,秦青因为镇定Y物麻痹的xx在她SHJ窄的xxJ磨吸YX,阵阵K感充S脑门,再也忍不住,一G浓稠RT的YJ像火山爆发般BR夏纯的蕊心,使得她再度呻Y。

     “呃A~好美…你T得秦青好SF…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呃N~”

     这J合是那么的自然,郎Q妾意,似S柔Q,时而如品茗般的轻啜,时而如狂风B雨般的T雷地动,如雨打残荷的J啼,如星火燎原的炽猛,刚才夏纯的J愤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秦青与班主任夏纯就在这火焰中燃烧,消耗,在最后一声悠长满足的叹息中,KX的YY生殖器似乎已经完全的溶合,他们就这样似连T婴般的沉沉S去。

     第27章覃Y凤

     从夏纯的房间出来,晚自习已经结束。

     秦青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是晚S10:40多了。他疾步往楼X走去,准备回家。

     路过三楼的文工团教导办G室,发现里面隐约有灯光,按理说,文工团这个时候已经全部X班,还有谁呢?

     难道是那些文艺队的美N在编排吗?

     秦青有点好奇的来到文工团办G室的门外,秦青通过门S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内张望。里面没R,秦青失望的准备离开。

     忽然,里面传来“咣当”一声!

     “有R!”秦青暗想着狐疑的再次向内看去。这次看见在屋内拐角C屏风后面有R影晃动。“躲在那里G什么?”秦青心里想着手推门,关着了,推不开。

     秦青想和里面的R开个玩笑吓她一X,于是拿出S份证CJ门缝,轻轻一别,老式“牛T锁”就被别开了,秦青蹑手蹑脚溜了J去。

     昏暗的灯光X秦青M到屏风前,透过缝隙秦青看见,秦青看见里面办G桌S有两个xx在翻滚着,是覃Y凤和谢校长!

     看的秦青目瞪K呆!

     呆看了一会,秦青回过神来,“原来覃Y凤这S蹄子跟校长有一T,我还以为她是冰清Y洁的少FR,原来背着N朋友在G这事!”秦青暗骂着。

     秦青先用摄像手机把他们xx的过程拍摄X来,随后轻手轻脚将两R放在椅子S的YF抱了起来,轻轻抱出了门外,沉静在欢愉中的他们浑然不知,然后将谢校长的YF抛在门K,而将覃Y凤的YF藏到了旁边的一间房内。

     最后,秦青重回到房里,秦青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后,秦青迅速打开了灯,并走到因惊愕而停X的他们俩面前。

     由于事Q过于仓促,以至于谢校长还没能来得及从她SS爬X来,秦青一把按住谢校长说:“别动!不然秦青就喊R了!”

     因为刚才xx的剧烈运动,谢校长是一SD汗,又由于突然的惊吓,他浑S冰凉。惊吓过度的他颤抖的问:“你是谁?你要G什么?”

     “问我?你又在G什么?如果我D声喊J,相信会有不少R来看个R闹。只是那样,谢校长你恐怕就别想再混X去了,职位权利也就烟消云散了!”秦青继续威胁道。

     “别别别!那你想怎样?”谢校长急忙答道。

     “呜……”呆了半晌的覃Y凤突然在他的SX哭泣起来。

     “哭吧!用劲哭!一会R来一群R,让D家好好看看你这光着S子的Xxx!”秦青幸灾乐祸的说。

     “别哭了。你真想把R招来?”谢校长焦急的对她说。

     听罢,覃Y凤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C泣。

     谢校长这时仿佛醒悟过来,一看秦青只是一个学生,于是一把将秦青推到一边,蹿了起来,奔到椅子前面。

     秦青在一旁笑嘻嘻的说:“找YF吗?早被秦青拿走了!”

     一听这话,谢校长傻立在当场。

     “别急,只要你们答应秦青的条件,秦青就把YF给你们,而且这事也不会有R知道!”秦青不J不慢地说。

     “那你要什么条件?”谢校长颤抖着问。

     “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你们每R给我十万块封K费,这事就当没发生!怎么样?”秦青心里也想不出要什么条件,看校长这副Y样,平R肯定贪W不少,秦青家里虽然不缺少钱,但是让这贪官吐一笔出来,捐献给希望工程,也是一样造福子孙的好事。

     “可我现在没有A!”谢校长回答。

     “当然,我给你时间,一星期之内!不过,为防你以后F悔,你得给我立X字据!”秦青又道。

     “那……行,你要说话算数!”谢校长见秦青只想要钱放X心来。

     “那你就给我写个认罪书吧!把你今T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给我写X来!”秦青指着桌S的纸笔对校长说。

     “别别别!我一定给你钱,就别写了。”深知白纸黑字的厉害的谢校长说。

     “不行!不写,我马S让你们曝光!”秦青斩钉截铁地说。

     见没办法过关,谢校长只得拿起笔准备写。

     “听我报,你照写!先写认罪书,然后,写S今T的时间,年月R几点都要。再就是地点,以及你,写你的全名,和覃Y凤在这胡G,就写xx吧!最后,再签S名和时间。”秦青得意的命令道。

     很K,校长就写完了。

     秦青拿来看了看,满意的收起来,然后,又J过来xx着的覃Y凤,让她也依葫芦画瓢写了一份。xx着的她虽弓Y驼背,双手L在X前,尽L遮掩自己,可一对D波还是在秦青眼前直晃悠,看得秦青眼都发直。

     “M的!真不错,NN的,谢校长能C你,我为什么不行,等会非把你C个够!”秦青看着心中Y火D盛,心里暗想。

     “我们都写好了,你……你可以把YF还给我们了吧。”谢校长的话打断了秦青的胡思。

     “还不行。”回过神的秦青说。

     “你……你要F悔!”校长一听,也急了。

     “不是!是你们还没有写完。我还要你们J待出你们以前还做过多少次,都给我一一写X来。谢校长你就在那边CS写,X覃在桌S写,如果你们俩写的不一样,那秦青就……”秦青又说。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我不写!”谢校长说。

     “不写?那我就走了,让你俩就光S子待在这里,让你继续C她嘛!你看好不好?”秦青说罢就做势要走。

     一看今T是过不了关了,谢校长只得答应秦青,于是,他们俩就分别J待起来。P刻之后,他们写好了,秦青拿来一对照,嘿!他们还真老实,连今T一共才G了三次,时间地点写得一清二楚,一模一样。

     “噢!还T老实,今T先这样吧!谢校长你的YF在门外T,穿好赶J走,一会别给R看见。记得一星期内把钱给我,否则这些证据就会RR皆知!记住了!”秦青说。

     听后,如蒙D赦的谢校长心道:“我一定给你,你不要言而无信,钱给你东西就还我。”

     “放心,我一定和你一手J钱一手J货。”秦青答。

     谢校长这才放心的奔到门K,打开门,很K穿好YF,T也不回的消失在黑Y里。看好走去后,秦青关好门,走回覃Y凤面前。

     “那我的YF呢?你K还给我吧!求求你了?”覃Y凤哀求道。

     “你嘛!态度不好,你就光在这等T亮吧!”秦青恐吓道。

     “不要,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你放了我吧。”她吓的跪了X来。

     秦青走过去坐在椅子S,秦青说:“你看,谢校长T都不回的走了,他G本不在乎你,你的事只有靠你自己解决了。”

     “我要怎么做?你才放过我。”她哭泣着说。

     “也没什么,你让那么多RC过,让我也CC,我C的S了一切都好说!”秦青Y邪地说。

     “你……我……,你说话算话?”稍微犹豫了一X的她问道。

     “当然!你现在B在桌S,PG撅高点,T分开点,我要来G你了。”秦青说。

     现在F而平静X来的她走到桌前照秦青的话B好了。看着撅在秦青面前的雪白的粉N的PG,秦青三X五除二T光了YF,释放出了早就T得老高的Dxx。然后,走到她S后,毫不迟疑的从她后面C向她的xx。

     秦青对准她的xx,牙一咬,Y部一用L,“卟哧!”Dxx全部CR!

     虽然覃Y凤跟校长GS,那是因为她也是一心想往S爬,其实C过她的NR,也就两个,另外一R就是她D学到现在的N友。或许那两个NR的xx都不够C的原因,覃Y凤的XD还真是蛮J的,一点没有松迟,加S因为没有xx,所以她的X内没有xx,而刚才谢校长G的S这一阵子X来也流光或G了,因此此时她的XD内很G涸。

     秦青的Dxx在J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正因如此,她更是疼T非常的,疼T使得她J起来:“A!”伴随着她的疼T,秦青双手抓J洁白圆R地丰T,扭动Y肢G起她来。

     秦青的Dxx猛C猛捣,毫无温Q,每一次C出,都是C到XD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CR则是不到子GK不停。速度极K!L量极足!这次她可C苦T了!随着秦青的Dxx的DLJ出,B起的xxF复磨CG涸的xx壁,就像X锉子在里面锉着。

     疼T使用权得她呻Y声都变了调:“AAA……求求你……我疼S了……求求你了……会被你LS我的……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X……A……求你不要……A……”她一面惨兮兮地呻Y,一边扭动躯T想将秦青的Dxx从她的XD中L出来。

     秦青就是要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近乎强J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CJ,也更是让秦青兴奋,秦青G她G的起劲!

     见她想把秦青的DxxL出来,秦青赶JSS抓J她的K,并将Dxx更加用L的去杵她的XD。她的xx非常狭窄,xx每次CR时,巨D的挤压感都CJ得Dxx产生电流般的S麻,温暖柔N的xx壁RJ裹住秦青的Dxx,这种滋W非QST验真是难以想象。

     她xxK的红N的细R随着Dxx的CR向内凹陷,随着Dxx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xx被一会R带J一会R带出,在JJ出出之间,她疼T难忍。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救命呀!不行A……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G了……我TS了……求你了……”她的T随着秦青的xx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

     秦青xx的伞部刮到G涸xx壁,每一次她都发出T苦的哼声:“A……”Dxx一次又一次的TR到她的XD深C,疼T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DT,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T苦。秦青抱着她浑圆的DPG左右摇摆,让xx在她的xx内不断摩C,xx更是F复磨着她的子GK。“A……A……”她全S颤抖地呻Y着。

     “太妙了xx把我的Dxx勒得JJ的,好SA!”秦青充满K感的J喊着,同时更加HH地猛烈xx着xx。然后,秦青把手伸到前边抓M着她的Y蒂,她的XF,她的XM。

     “A……A……”覃Y凤尖J着,ST向前倾斜。“求求你停X吧……A……好T……”

     从镜子里看到她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求饶,秦青的xx越涨越D,越G越K,整个ST都在巨烈地扭动着。

     边继续G着她的XD,秦青的右手边用L的搓R着她的Dxx。这时秦青已陷R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左手M着她那洁白,修长的DT向S游动,突然猛掐她的Y蒂。在秦青的蹂躏中她只能发出阵阵哀求:“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A……呜……呜……”秦青逐渐开始JR了xx,两手使劲捏住她的xx,向X用L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xx,美丽T拔的xx在秦青CB的双手X改变了形状。

     “不,A……A……不要……A……呜……呜……”她T苦地DJ起来:“不行啦……不要……我S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D里一直没有流S,J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X。最后只有摆动T,发出阵阵哼哼了。

     秦青的手掌继续在R捏着她那丰满的xx,不时还用指甲去掐T拔的xx。强烈的羞耻和T苦使她眼泪流了X来:“呜……呜……”你还有点像CN嘛!“秦青高兴的DJ,双手捧住她光H的T部,有L向里TJ!TJ!再TJ!Dxx遭遇到了强L的J缩,秦青高兴地的吼道:”S!臭X,G你还真S!好好享S我的Dxx吧!谢校长肯定是没让你尝过这么B的Dxx!秦青今T会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Dxx!“强烈的兴奋让秦青极其Y荡的用Y秽语言侮辱着她。

     Dxx仍在不知疲倦地xx着,XF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美T,她的T被JJ顶在镜子S,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全L撑在镜子S。巨疼使得她不停J喊,很K她用光了LQ,连J喊声都熄灭了,只余X:“呜……呜……呜……”终于,秦青的xx来了。在杵了她足有二十来分钟后,秦青的第一次xx来了!“噢!要S了……”

     秦青DJ后,xx的xx速度达到极限,XF部碰在她的美TS,发出“啪啪”声。秦青更疯狂的在她的xx里xx。“呜……呜……”她T苦的摆T,ST也用尽最后一点LQ如蛇一般的扭动。在这时,xx更膨胀,终于猛然S出JY,秦青达到了xx,Dxx象火山B发似的在她的xx内BS出了一G白浊的JY。

     她在极度T苦中忍不住地全S痉挛着。秦青用最后一点LQ继续拼命xxDxx,D量JY不断BS在子GK。

     “A……A……”她发出哼声。秦青仍继续xxxx,似乎要把最后一滴JY也注R在其内,秦青D幅度的前后摇动PG,左右晃动Dxx看着被秦青G得K要S掉的她,秦青忍不住兴奋的D笑。“呜……呜……”她在不停的落泪。

     “你的X太好了……”说完秦青从她的xx拔出己经RX的xx,一PG坐在椅子SDK的喘着CQ。她B在桌S,Dxx被ST挤压露出来,PG还是悬在桌外,XD在不断淌出白S的JY,修长而美丽的双T无L地弯曲着,她的T无L地靠在桌子S,一边喘着Q,一边“呜……呜……”地哭着。

     秦青看着xx的她,很K又恢复了。这个NR的PG真美。只是看就会兴奋!秦青的眼睛都集中在她优美的PGS。

     秦青伸手抓住她的R丘。“A……”她的PG猛烈的抖了一X。最隐密地方要B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她非常难过。秦青把R丘左右拉开。她拼命摇T扭动躯T,但G沟还是露出来了。“呜……呜……”她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

     在PG沟里有微微隆起的H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S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S泽。在H瓣S方,有JH般的褐SG门,HC左右分开,露出深红S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DK。

     好美的后门,于是,秦青拿起秦青的KT堵住她Z,秦青可不想把别R招来。接着秦青把xx对正她的G门。“噗吱……”xx顶撞着JH纹。“A……”强烈的疼T使她不由得惨J,S半S向S仰起,xx随之摆动。

     CRCD的xx实在是太J了。G门的DK扩D,括约肌仍拒绝xxR侵。秦青在YS用L向前T。

     “噢……呜……”从她的Z里冒出T苦的呼声。G门的抵抗J烈,秦青的xx还是慢慢的CJ去。

     “嘿呀!”秦青DJ一声,用L猛T,整个xxJRG门内。

     “噢……”她T苦的喊J。

     xxJR后,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xx推回去。然后,秦青拿出KT,秦青更不想听不见她的xx噢!她这时候T苦万分,眼泪HH的往外流。Z里J着:“T呀……T……T呀……要裂开啦!!!要S啦……A……别再J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S啦!!!!T呀……!!”一边喊一边拼命扭PG,想把xx扭出来。

     “X声点,不然把别R喊来我就不管了!”边把秦青的xx继续向里面推J秦青边说。听后用L她咬J了牙G,汗S的脸皱起眉T。xx终于JR到G部。这种兴奋感,和刚CRxx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呜呜……呜呜……”她发出呻Y声。

     “你的P眼有RG过吗?”秦青问道。

     “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Cxx好不好,我KTS了。”她哀求秦青。

     秦青的xxG部被括约肌JJ,其深C则宽松多了。这并不是空D,直肠黏膜适度的包Jxx。直肠黏F的表面比较坚Y,和xx黏膜的柔R感不同。xxxx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K感。不顾她哀求秦青开始xx。

     “A……A……”她T苦的哼着,ST前倾,xx碰到桌S而变形。秦青的xx运动逐渐变J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xx和直肠黏膜摩C的声音。强烈的疼T,使她的脸扭曲。xx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xx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JR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T。

     “呜呜……AAA……”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D颗粒的汗珠从SS流X来。“A……呜……”她不断的呻Y。CD的烧红的铁BCRG门里,非常T,彷佛有火在烧G门。

     “A……”她发出昏M的J声。“A……”她发出惨J声。

     秦青的xx还是继续做活S运动。

     不久,开始猛烈冲C。D概是前面S过的原因,这一次秦青足足G了一个X时,T发都被汗SS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S麻,秦青加Kxx的速度,越来越K,越来越K。

     终于,秦青的眼前一黑,火R的xx再次在她的D肠内B出了JY。

     休息过后,秦青起来穿好YF,出门拿来她的YF,扔给她,“K穿好,已经K晚S12点。”她闻听此言,忍T挣扎起来开始穿YF。

     “我的……我的内Y呢?”没找到三角K和X罩的她问秦青。

     “留给我做个记念嘛!”秦青笑着说。

     覃Y凤这时才看见秦青英俊潇洒的面孔,原来G自己的就是学校最出名的秦D少爷,覃Y凤想着,还不算太冤枉。

     她惊颤的道:“现在已经12点,没有G车,我SS又不带钱,怎么回家?你可不可以借我……”

     秦青道:“不用了,我开车来的,你载你回去。”

     她听后没再说话,默默穿好YF和秦青一起出门S了车。

     在车S秦青把她安排在自己S边坐X,秦青一边开车,手一边就不老实起来,左手伸J她的Q内,扣挖起她的XD来,不时又CJY内搓R起她的xx来。

     “别别!用心开车!”她推挡着低声说。

     “没事!我开车技术好着呢!刚才时间J我都没S够!你要不让我手SS,那我就要……”秦青低声威胁道。

     听后她只得让秦青为所Y为。就这样,半X的车程中秦青一直肆意的M着她,还让她帮秦青xx,最后BS出的JYL得她一手都是。

     第二T,课间休息的时候,秦青到覃Y凤的单R办G室,秦青又G了她足足两个多X时,玩了她一回P眼,一回xx加RJ,两回xx。最S的是最后一次,她双手撑在桌S,秦青从背后G她,秦青一会Cxx,一会CP眼,C得她,C得她xx不止,xx直流。

     也就从这T起,她覃Y凤也成了秦青的X奴隶,一个秦青随时想G就可以G的X奴隶。

     再秦青的霸Y和要求X,覃Y凤与前N友分了手,更是与校长断绝了关系。

     当然。校长的钱,秦青也没少拿,证据嘛!当然还了!但是秦青还留了复印件,况且他手S还保留摄像资料证据,如果校长敢怎么样,他随时可以将他的丑事告发。

     覃Y凤被秦青S了之后,整个R从开始的F抗拒绝,到后面喜欢,直至M恋,Y罢不能。

     秦青带给她的CJ简直太强烈了。

     以至于后来她痴Q的给秦青生了三个孩子,作为回报,秦青给她买了一栋别墅,一来是自己的对孩子负责,二来覃Y凤的确也够痴Q(自从被秦青GS之后,就再也没有跟其它NR发生关系),而且长相、xx技巧都不赖。秦青也就买房子让她M子四R平安的活着。

     当然,这是后话。

     第28章Y凤之飞

     自从秦青S了覃Y凤之后,他就对学校“四朵金H”的最后一个绝S美R梁雪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梁雪是仅次于何芯颖的学校第二美R,因为她是教音乐舞蹈的,因此她的S材一级的B。

     秦青S了高三,自然没有音乐课。

     秦青正为如何靠近梁雪而烦恼的时候,不料学校将在年底举办盛D的八十周年校庆活动,要求每个班级都出一个节目。

     覃Y凤因为跟梁雪SJ不错,在秦青的授意之X,覃Y凤安排了梁雪做秦青班的音乐舞蹈教师。

     本来只有10个R参加,像秦青这样的品学兼优的学生,自然不会被派遣去参加什么表演。但是秦青又怎么会错过自己一手安排的美丽之遇。他强烈要求参加校庆演出,夏纯自然拗不过秦青的要求,在秦青几次轰击之X,乐歪歪做了秦青的顺SRQ,把秦青列R班里校庆表演队。

     秦青在学校里被夏纯盯得JJ的,加S覃Y凤、何芯颖二N,仅有的那一点编排节目时间,秦青无法靠近梁雪,顶多就是献献殷勤。

     这TX午节目练习之后,秦青本想邀请梁雪跟覃Y凤一起去酒店聚餐,顺便制造一点机会。不料梁雪却说晚S有约,宛然拒绝了。

     秦青出了练习室,正巧遇S覃Y凤的办G室。秦青见她一个R在办G室内,就推门J去。

     覃Y凤刚抬T问:“谁?J来也不敲一X门……”就看见秦青轻轻的把门关S,接着把百合窗叶关S,还将窗帘也拉S了。

     覃Y凤一看,道:“秦同学,你……”

     秦青略装生Q的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R,你是这样J我的吗?”

     覃Y凤胆却的道:“秦郎,现在还是白T……”

     秦青略带生Q的道:“白T怎么了?谁J你一点事Q都办不好!”

     覃Y凤这才省悟的道:“原来秦郎说的是梁雪,她跟我打过招呼了,她今晚另有约会,还说可以改T再约……”

     秦青看着覃Y凤有着一T亮丽乌黑的长发,JS的米S职业装束,笔直贴S的K,衬托出她成熟少F特有的Q质,那玲珑浮凸的S材,清秀的面庞S,涂了淡淡妆,美丽得令R无法直视,简直比电视S的那些N明星还要漂亮几分。看的秦青的xx燃烧,准备把今T憋S的Q,好好G她几P发泄一X。

     “覃Y凤!你约不到R,还诸多借K,看今T我怎么惩罚你!”秦青不怀好意的叱喝着。

     覃Y凤一听,自然明白秦青要做什么,颤声的道:“秦郎,都是Y凤不好。”

     秦青道:“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覃Y凤脸羞红的回答。

     “那为什么你要害怕?”秦青追问道。

     “我……”覃Y凤听了有些心急且犹豫,此时秦青靠了过来,对着覃Y凤说︰“你是不是对我又A又恨!”

     覃Y凤不知所措的点T又摇T。

     “现在,把全S的YF全部T掉。”秦青嘿嘿Y笑着。

     覃Y凤真的是不知所措了,心里有些担心的慢慢地TX了SS的YF,露出修长雪白的T,两T有点害羞的微微J叉着,接着慢慢TXSY,秀出与内K同一S系的浅紫SN罩。白皙高耸有致的xx,配S纯洁的眼神,真是美不胜收。

     “还犹豫什么,把剩X的YF全部都T掉!”秦青有点不耐的说道。

     覃Y凤微曲着手,解开N罩带子,两手遮着X部,任由N罩H落。

     “手放开,把剩X的也T掉!”秦青X着命令。

     覃Y凤的脸更加委屈,不知这样做是对是错?在压LX,只好双手一放,一对形状完美、弧形浑圆、绝对称的S是D的36D-Cupxx瞬间弹出,不断地晃动着,樱桃般的NT,只要是NR都会想吸Y一番。

     覃Y凤慢慢又TX内K,D概是放弃了吧!覃Y凤连手也不遮着,就这样垂在两旁,显出一P整齐平顺的YM,N若隐若现。转瞬间,成熟NR的xx己B露在一个秦青的眼前。

     “过来,两T张开到最D对着我!”秦青坐在沙发S,得意的看着这个绝SD美R。

     覃Y凤剧烈的摇着T,秦青HH地盯她一眼说︰“你想F抗吗?”于是覃Y凤只好半推半就地慢慢走向秦青,两T对着秦青慢慢地张开。

     看着覃Y凤那JN充满弹X如S一般的肌肤,秦青不由感叹,NR年轻的真好!

     “对!这就对了,乖乖听我的话就好了,这样我会更A你W!”秦青两手抓住覃Y凤的脚踝,往外一分,覃Y凤的两T便被张开到极限,脸S露出羞愧的表Q。

     秦青眼睛S盯着的覃Y凤可A的N,粉红S的一道R缝,因J张而流出的xx沾S了周围,双T因为张开的关系,R缝微微开了一条线,可以看到一部份的X内R壁,没有哪个NR看了不想G她的。

     秦青出奇不意的将覃Y凤推倒在办G桌S,双手用L搓R覃Y凤的一双美R,指尖轻J着覃Y凤的NT,来回扭动玩着。

     覃Y凤急呼︰“秦郎!不……不可以,现在还是白T……”

     秦青知道现在已经放学,文工团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其它R,就算覃Y凤D声尖J也不会有R听到,于是他任由覃Y凤的疾呼,接着便将覃Y凤的xx含JZ内,用L吸啜,S尖T动挑D着美N的xx,直至覃Y凤的xx在秦青的Z内YT起来,KS流的整个xx都是。

     此时覃Y凤赶J双T并J,但被秦青双手用L,再次分开YR的美T,并以食中二指,轻经拨开覃Y凤的两PYRxx。

     覃Y凤全S颤抖,轻声的呻Y道:“秦郎,轻一点。”

     秦青把覃Y凤的躯T,用他的肚P压在沙发S,以双脚顶开覃Y凤的DT,Y涨的xx正好在覃Y凤的xxS。覃Y凤平H的XF朝T,香肩被秦青以双手JJ抓着,对准XK,秦青慢慢用L将xxCJ覃Y凤的xx内。

     覃Y凤尽管被秦青多次开垦过,但是如此没有准备的冲击,加S没有RS,G涩的XT传来阵阵的撕裂T楚。

     “A!不行……好T……秦郎,K停X来,不要……”一阵剧T过后,覃Y凤此时只感到秦青的xx不断J出着自己J窄的xx,Y生生的CJ自己X内。和覃Y凤完全不同的是,秦青此刻正享S着这种xx被NJJ包住的感觉。

     秦青在覃Y凤J窄的xx内狂C猛顶数十X,直至巨D的xx完全CJ覃Y凤又J又X的xx内,这才放开覃Y凤的香肩,改为抓住覃Y凤一双丰满的xx,以xx作施L点,展开xxGX的活S运动。

     覃Y凤的xx被秦青的指掌R捏得几乎扭曲变形,xxS留X了秦青的手指抓痕。

     秦青肥胖的S躯完全地压在覃Y凤纤弱的SS,吸啜着覃Y凤的耳垂,CJ着覃Y凤的思春之Q。覃Y凤感到自己的xx不由自主地把秦青的xxJ得更J,X内的R壁不断地吸啜着NR的xx,秦青兴奋的一X一X来回地套L着。

     覃Y凤感到阵阵灼R的YY由自己的X心BS而出,洒落在秦青的xxS,xxD幅收缩挤压,覃Y凤终于迎来xx。

     秦青放缓xx的xx动作,享S着覃Y凤xx内的挤压,以xx来回磨C着覃Y凤的X心。待覃Y凤Q绪稍为平息,便再次重复猛烈的活S运动,又G了覃Y凤一百多X,秦青将覃Y凤越抱越J,xxJJ出出的CJ覃Y凤的X内深C,直至xx顶到覃Y凤的子G,便将积压已久的白SJY,全数“咻”SJ覃Y凤的xx内。

     覃Y凤想起自己正好是在危险期,于是拚命的扭动ST挣扎︰“秦郎!不……行,不行S在里面,我在危险期……”可是秦青G的正S,JJ把覃Y凤抱住,一波一波的JY,源源不绝的SJ覃Y凤的xx内。

     秦青C出R化掉的xx,积聚在覃Y凤xx内的JY沿着xxK流出T外,白S的JY顺着覃Y凤的DT滴在地S。

     不让覃Y凤多休息,秦青再次将R化的xxCR覃Y凤的Z内,双手J抓着覃Y凤的T,便再次缓C慢C起来。覃Y凤感到自己Z内的xx不断在涨D,秦青每一Xxx,几乎顶到覃Y凤的喉咙深C,秦青更强迫覃Y凤用STTL着Y涨的xx,全xx经验的覃Y凤,一X一X无奈的T着秦青伞状的巨Dxx。

     不过覃Y凤生Y的xx,却带给秦青前所未有的xx,虽然G过不少NR,但是秦青把覃Y凤当成了梁雪J行泄Q,秦青一阵K感后,浓稠的JY再次泄S而出。

     “给我全部吞X去!”秦青再度出声,随即JY涨满了覃Y凤的樱桃XZ,覃Y凤无奈地吞XSJZ内的JY,只感到自己的胃充满了鱼腥W的心感觉。

     覃Y凤“咳”了一声,乖顺的把浓稠的JY全吞了X去,Z角溢出了一丝丝。

     覃Y凤抬TYY怀恨的望了秦青一眼,秦青仍不留Q道︰“还不TG净!”覃Y凤微微低T,伸S先T净C边残留的JY,再仔细地把秦青的xxT得一乾二净。

     覃Y凤实在是太YR了,S了两次的秦青还是意犹未尽,将xxC出覃Y凤的Z中,准备再来个NP。以覃Y凤一双高耸丰满的xx,JJJ着自己已R化掉的xx,秦青用L将覃Y凤的xxJJ挤出一条R沟,xx便在覃Y凤的R沟中来回xx起来。秦青以像要捏爆覃Y凤xx的巨DL量JJR搓着,K速的来回xx一百多X,令覃Y凤雪白NH的xx被磨得一P通红。

     “不要停!用L点……好美,秦郎,我A你!WW……好SFW!再用L点……不行了,我要S了……”覃Y凤像失了H不JD喊出声。

     秦青在xx的瞬间,再次将xx对准覃Y凤的美丽的脸庞,BS而出的JY像S柱般打在覃Y凤的脸S,B得覃Y凤的ZC、鼻子、眼睛及面颊S都是。

     先后S了三发,秦青的xx及约会失落的怨Q终于得到了充足的发泄。

     再看覃Y凤,这美媚真S透的!要是能每T能这样G她,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Q。

     第29章酒店约会

     没约到梁雪,秦青经过在覃Y凤SS的一阵宣泄之后,带着覃Y凤来到了本来定好的酒店,C完东西,他们很K又S了订好的房间内。

     覃Y凤洗完澡后,秦青才J浴室洗澡。

     等到秦青洗澡出来的时候,惊讶得差点RJ了出来,原来秦青眼前的覃Y凤,披着她浅HS的SY,躺在沙发S半闭着眼睛,或许是今T太累了,她竟然不知觉的XS起来。

     现在的覃Y凤竟然连N罩都没有戴S,那两颗肥硕细N的xx,正贴着半透明的SYX前,清晰地显露出来,Y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萄般D的NT,尖T地顶在肥RS真是GR心魄,让秦青KX的Dxx不由自主地因为J神亢奋而Y了起来。

     秦青的眼角瞄到她的XS部位,竟然发现她SY无法全掩着的X三角KS,中间部份居然S了一圈圆形的痕迹。

     秦青忍不住走了过去,这时候覃Y凤也醒了过来。

     覃Y凤这时候微微的说道:“秦郎!我太累,所以躺在沙发S就不知不觉地S着了,你不会怪我吧!”

     秦青道:“好宝贝!我当然不会怪你,更何况……我一直都是A你的!”

     覃Y凤笑了,说:“谢谢你,给了我生命这么多的K乐!”

     秦青一听平时有点内向的覃Y凤,竟然当自己的面说出她这样的话,心里猜想着覃Y凤心中一定是完全接S了自己,心中不由的一阵开心,虽然还没有约到梁雪,但是覃Y凤的转变,实在更让他高兴和自豪。

     秦青想着,顺势坐到了她的S旁,用手L住她的纤Y,轻轻W了她的J靥,W得覃Y凤J羞满面地道:“可是我一直都留给你的是H印象哪!”

     覃Y凤更是粉脸通红地道:“嗯……不要这样说……其实是我不好……如果……不是那样……”

     秦青见她如此J媚害羞,忍不住凑过Z去偷偷WS了她那鲜红微翘的XZ,将L在她纤Y的手移到她的一颗xxS,轻轻地R捏起来。

     覃Y凤本来就说得J红过耳,这时又被秦青的手搁在她只披着一层薄纱的xxS面R搓着,脸S的神Q又羞怯、又SF。

     秦青道:“如果不是你那样,你还没有今T的幸福K乐,对吗?”

     覃Y凤被秦青这么一挑D,全S不J打了一个冷颤,又被秦青这一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T,算是默默地答复。

     秦青一见她这J羞不胜的模样,心中A怜极了,手指T加重了R捏她xx的L量,M够了RF,接着秦青改为捻动她的NT,并问到:“好宝贝,我A你!让你的秦郎来给你幸福,好吗?”

     覃Y凤J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秦青的X膛S,听了秦青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J躯一颤,声音抖动地道:“我们会有以后吗?……秦郎……我们的事Q……给别R……知道了……我……和你怎么做R呢?”

     “我虽然不能在法律S给你名份,可是我可以给你真正意义S的名份。你就是我的Q子,虽然不是唯一的一个,但是绝对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我秦青深A着的一个。”秦青说着,拉过她的一支X手,放在秦青KXY涨涨的DxxS,覃Y凤的ST又是一震,NR自然的J羞F应,使她挣动着不去M它,但秦青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DxxS移动FM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GDxx的威L还是让覃Y凤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Q来了。

     秦青再一看她伏在自己X前的脸S,那种J媚羞耻的样子,真是MSR了,于是秦青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S丰腴X感的J躯JJ地拥R怀里,用ZRxx辣地堵住了她的红C。

     覃Y凤这时也拋开了羞耻心,双手LJ了秦青的脖子,把她的香S吐J秦青的K中让秦青吸着。她呼出来的香Q,和她SS散发出来的NRT香,像阵阵空谷Y兰传香,吸J了秦青的鼻子,熏RY醉,使秦青更是疯狂地用秦青的ZC和ST,W舐着覃Y凤脸S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一支手伸J她的SY里,R捏着她的两颗肥R,再往X移动,FM着她的细Y,肥T,最后突破了她薄薄的X三角K,抓了抓几把浓密的YM,FM着如馒T般T凸的xx,用食指轻轻R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Y蒂,再将中指CJxx里,轻轻地挖扣着。

     秦青这些举动,挑D得覃Y凤J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C微张、急促地J喘着,恍佛要将她全S的火RS麻,从K中哼出,喉T也咕噜咕噜地呻Y着难以分辨出是T苦还是K乐的声音。

     秦青感到覃Y凤那肥N多R的Y缝里流出了一GGR乎乎的xx,把秦青的手指和手掌都浸S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你的xxX流出NS来了!”

     覃Y凤J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T……害的……X鬼T……你要……害S……我了……嗯……”

     覃Y凤粉脸通红而不胜J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CJ得她再也顾不了什么师长、道德关念了,抱着秦青就是一阵吸W,一支Y手也自动地伸到秦青的KX,拉开秦青K子,MJ秦青的内K,套LDxx。

     秦青一支手放在她肥D高翘的xxS捏捏RR,而另一支手则继续在那肥N而xx的xxX里,不停地挖扣、CL着,俩R都春Q泛滥、Y焰高烧了。

     秦青对她说:“一直以来,我都被你那美艳J冶的容貌、雪白HN的肌肤、丰满成熟的xx和J媚羞怯的风姿MH了,你知不知道我刚来学校,你和梁雪、何芯颖三R就是我要追求的目标。我每T看到你那双S汪汪的媚眼、微微S翘而X感的红C、高耸肥N的xx、以及那走路时一抖一颤的肥T,让我R思Y想,常常幻想着你T得J光光地站在我面前,投R我的怀抱,让我和你xx,M得我神H颠倒地忍不住xx着吗?”

     覃Y凤也对秦青说:“我的X乖乖!我现在也A你A得K发狂了,自从和你发生关系后,我每TY里的幻想对象也是你A!只是……不好意思开K要你和我……xx,以后我会把你当成心A的丈F来A你,你是我的Q秦郎、Q丈F、XQR呀!”

     覃Y凤说完后,又一阵像雨点般的蜜WQ在秦青的脸S。

     秦青道:“宝贝,K把你的SYT掉吧,我想要吸你的xx。”

     覃Y凤道:“好嘛!但是你可不要羞我哟!而且你也要一起和我T光,让我抱你在怀里C我的N吧!我的乖秦郎。”

     于是秦青覃Y凤俩R便很K地T光了SS的YF,覃Y凤的动作慢了一点,在秦青T光后,才羞R答答地除去她SS的最后障碍物――红S的X三角K。两条粉白圆H、细N丰腴的DT,那肥肥的xxS,长满一DP浓密而黑茸茸约长三寸左右的YM,一直延伸到她肚脐X面约两指宽的地方才停止。

     秦青仔细欣赏着覃Y凤那全S雪白而又丰满的xx,细N洁白,一对肥N、高T的xx,两粒绯红S像葡萄般D的NT,矗立在两圈暗红S的xx晕顶端,雪白平F的XFXYM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层层叠叠地盖住了那MR而神密的桃源春D,想要一览风采还得拨开那一丛丛的LC哩!

     秦青忍不住地走S前去抱起覃Y凤,将她的ST平放在沙发椅S,自己侧S躺在她S边,说道:“Q宝贝!秦郎想C你的DNN。”

     覃Y凤一手L住秦青的T,一手伏着一颗丰肥的xx,把NT对准了秦青的Z边,J声嗲Q地真得好象喂X孩子C她N的动作似地道:“我的乖宝宝,把Z张开吧!我这就喂你CN。”

     秦青张开了ZC,一K就含住那粒DNT又吸又Y、又舐又咬的,一手搓RM捏着另一颗xx房和它顶端的NT。

     只见覃Y凤媚眼微闭,红C微张,全S火RSR,由子Y声N哼地道:“好秦郎……哎唷……你吸得……我……XS了……N……N……NT……咬轻点……A……好?……好X呀……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秦青充耳不闻她的J声,轮流不停地吸Y舐咬和用手RL着覃Y凤的一双xx房。

     只听得覃Y凤又J着:“哎呀……好……宝宝……我……S不……了……轻一点……嘛……我会……哎哟……会被你整……整S的……A……宝贝……A……我要……丢……丢出来……了……”

     秦青见她全S一阵抖动,低T一瞧,一G透明而黏黏的YT,从覃Y凤那细长的XR缝里,先浸S了一X撮YM,然后流X她深陷的PG沟,再流到沙发S,又LS了一DPHS的椅套。秦青看覃Y凤这样很有趣,用手伸J她的KX,覃Y凤则把一只xx跨到椅背S,另一只放到地S,DT则向两边张得开开的,把她的XR缝毫不隐蔽地现了出来。

     秦青又把手指TCJ了覃Y凤的xxX中扣挖了起来,时而R捏着那粒Xxx,而覃Y凤不停地流出来的xx,S濡濡、R乎乎、黏答答地沾了秦青满手都是,秦青贴着覃Y凤的耳朵说道:“QA的老B!你X面流了好多xx,真像是洪S泛滥哩!”

     覃Y凤听秦青这么一对她xx的话语,羞得她用两支X手不停地捶着秦青的X膛,L量当然是R绵绵的,又听到她嗲声道:“H东西……都是……你……害得我……流了……那么多……K……K把……手指T……拿出来……嘛……你……挖得……难S……S了……乖……乖秦郎……听……我……的话……嘛……把……手指……T……嗯……哼……拿出……来……A……A……”

     覃Y凤真被秦青挖得SX难S,语不成声地呻Y着讨饶的话。

     秦青HH地挖了几X,才把手指TC了出来,一个翻S跨坐在覃Y凤的俏脸S,把秦青那Y翘的Dxx正对着她的樱桃XZR,俯BX去,秦青的Z则正好位在她的xxS,仔细欣赏着她三角地带的MR风光。只见一DP弯曲黑亮的YM,长满了她的XF和肥突高隆的xx四周,连那令R无限神往的桃源春D,都被覆盖得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R缝,xxK两PDxx鲜红肥N而多M。

     秦青用手轻轻地拨开YM,再撑开那两P肥N的RP,发现里面又有两P绯红S的Xxx,而顶端一粒深红S的Xxx正微微地颤抖着,秦青越看越A,忙张K将那粒Xxx含住,用ZC吸Y着、用ST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秦青的S尖吐J覃Y凤的xx里面,舐刮着她xx璧周围的NR。

     覃Y凤被秦青这种超级CJ的挑D,L得全S不停地抖动着,Y声N语地DJ着道:“A!……A!……Q秦郎……W……我要S……了……哎呀……你……舐得我……X……XS了……咬得……我……SS……了……A……我……我又要……泄……泄S……了……A……好……美呀……”

     一GRT而带点RNR香W和碱W的xx,从覃Y凤的xxX里决堤而出,秦青也不嫌脏地把它全吞到肚子里面去,因为它是秦青Q覃Y凤的排泄物,Y其是由秦青最向往的Xxx里流出来的,所以秦青也就不介意地吞了。

     秦青继续不停地舐Y吸咬,把覃Y凤L得xx一阵流了又是一阵出来,而秦青则一次又一次地全吞到肚子里面去。

     只D得覃Y凤不断要S要活地呻Y着道:“哎呀……Q……Q秦郎……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啦……求……求求……你……别再……再舐了……嘛……也别再……咬了……N……N……泄S……我了……X秦郎……乖……秦郎……听我……我的……话嘛……A……?S了……你就饶……了……我……嘛……X心肝……好……宝宝……舐得我……难……难S……S……了……我……不……不行……了啦……AA……”

     秦青听她说得可怜,于是暂且停止舐咬的动作,说道:“好吧!宝贝老B!我可以饶过你,但是你要替我CCDxx哟!”

     覃Y凤脸带惊慌地羞着道:“乖宝宝!你真会整R……嘛!”

     秦青道:“CDxx的其实很简单呀!就像你平常在CB冰一样嘛!”

     覃Y凤J羞了好久,才咬着ZC说道:“嗯!……好嘛……唉……你这……X冤家,真是我覃Y凤命中的克星,竟要我做这……这种羞SR的事,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用一只Y手轻轻地W住秦青的Dxx,张开她的XZ,慢慢而又有点怕怕地含着秦青那紫红S又C又壮的Dxx,秦青的DxxS得她的双C和XZR里涨得满满的,不时用她的香S舐着Dxx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C吸Y和贝齿轻咬着秦青Dxx。

     “A……好老B……好……SF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Dxx……都……含J……你的……XZR……里……K……用L……含Y……A……W……你的……XZ真……真J……又……好R……W……W……”

     覃Y凤其实还是一位贞淑的好NR,只不过被校长压迫,才红杏出墙。

     覃Y凤越来遇让秦青感到SS痕X,Dxx这时已Y翘到了最D的限度而有些涨T,非CR她的X肥XR里,才能一泄为K。于是急忙C出秦青的Dxx,一个跃起的动作,把覃Y凤那S丰腴的xx压在秦青的X面,分开了她浑圆细N的两条DT,手WDxx,对准了她那个绯红S的Xxx用L一T,Dxx就这样GJ了一D截。

     “噗滋!”那是DxxGJXxx里的声音,J接着又听到覃Y凤T得DJ,道:“哎呀!……我的M……呀……T……TS……我青了……K……K停……一停嘛……”

     秦青停了X来,道:“怎么啦,Q老B!”

     第30章一Y七次郎

     覃Y凤喘着Q,颤抖着声音道:“秦青……秦青K……TS了……秦郎……你的……xx……那么D……也……不管…我……S不S……得了……就……那么……用L地……G了……J来……你还问……呢……你……好H心……哪……把……我……的xx……L得……TS了……”

     秦青连忙陪罪地道:“Q宝贝!对不起嘛!我心太急了,见到你那MR多M的X肥X,心里T既J张又CJ,才会这么冲动地卤莽行事,而且我以为你都被我开垦多回了,xxGJ去一定没问题,不怕我Dxx的CG,我本来想让你SF的嘛!没想到却L巧成拙了,真是对不起了,QA的宝贝,你不要生Q,好吗?”

     覃Y凤休息了一会R,语音较平顺地道:“好了,X秦郎!我并没有生你的Q,我高兴还来不及,X心肝!你AY凤的话,就更要A惜Y凤,知道吗?乖乖!”

     秦青忙温柔地W着她,道:“QQ!xxXY凤!我会A惜你的,等一XC的时候,你要K,我就K;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听你的,好吗?”

     覃Y凤眉开眼笑地道:“这样才是疼我的乖老G哪!好秦郎,来吧!轻……点RC……J来。”

     秦青一听,如奉纶旨地将PG一J,用L地一顶,C长的Dxx又GJ了三寸左右。

     不料又听到覃Y凤J着道:“A!……停……秦郎……停一X,好……T……我的……xx里……好T……A!……胀……胀S了……”

     秦青一听到她又喊T的哀嚎,马S停止不动,望着她那姣美的粉脸,过了一会R,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xx推向她的双F旁,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xx更形高突,再一用L,G脆把秦青还留在xx外的Dxx后半截整G都S了J去。

     覃Y凤一阵颤抖呻Y道:“唉……唉呀!好胀……胀S我……了……”

     秦青听了覃Y凤这种YN的J声和看了她脸S那S媚妖冶的神Q,不由得PG一阵抖动,把个DxxT抵J了她的子GK直磨着,CJ得她全S一阵子颤抖,原本就J窄的xx,此时NR更是一阵猛缩,一GG的YY,不停地冲J着秦青的DxxT。

     只见覃Y凤的肥T直扭着,樱C里也N声N语地J道:“A!……A……A……乖……秦郎……K……K用L……C……C吧……我……我……S……S了……唉……呀……我……要被……老G……你……C……CS……了……嗯嗯……嗯哼……”

     这时的DxxT被她的子GH心,包得JJ的,并且还一松一J地吸Y着Dxx,使秦青S畅K美极了,于是更是DCDC起来,次次尽G,XX着R,凶悍勇猛地连续G了她一百多X。

     这一阵猛G的结果,使覃Y凤S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N的DPG,来迎凑着秦青猛烈的xx,每一次的用L一撞,她就全S一抖,X前的两支肥N,更是抖的厉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这也难怪,覃Y凤自从被秦青的DxxCS之后,xxX和丰腴的xx就享S到从未有过的F和滋R,秦青这GC长壮硕的Dxx,使她长久以来的空虚和寂寞都被这久违了的N欢NA的甜蜜所补满了。

     秦青一见覃Y凤这一付满足JY的神态,玩心一起,用Dxx在她的H心S点了几X,忽地猛然C出Dxx,在她xxXKSR动起来。

     只急得覃Y凤用她的粉臂JJ地L住秦青,媚眼可怜巴巴地望着秦青,XZR颤抖抖地,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眼角S不挣Q的泪珠也溢了出来,可怜兮兮地以明白的姿势语言告诉秦青她的xxX还没C饱,使秦青不J心R了X来。

     “”好宝贝!你别哭了嘛!我不再D你了。“

     又将Dxx戳JxxX里,一TXS,就地狂C猛C起来。

     覃Y凤在秦青的第二波攻击X,也xx摇摆,S迎XT地配合着秦青xx的动作,xx里的NS就像是决堤的洪S般,不断地往外流着,从她的PG沟X,一直流到客厅的地毯S,XZR里J着道:“唉……唉呀!美……美S我了……好老G……你……真会……CX……我被你……C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她的xx声越来越D,NS和Dxx的J荡声也越来越D,秦青边C着她,边道:“好老B……你的……NS真……多……H溜极了……”

     覃Y凤继续摇着D肥T道:“唔……哼……都是你……D得……R家……发……发N嘛……嗯……哼……我……美S了……啦……”

     这时候的覃Y凤,杏眼微合,荡态百出,Y其是那肥美的D白PG,拚命地摇着筛着,这N态美S,撩R已极。

     秦青C得极兴奋地道:“宝贝……你这时候……真美……”

     覃Y凤喘着Q道:“唔……哼……别C……我的……豆腐……了……我……这时候……一定……很……发N难看……嗯……哼……AA……”

     说着,覃Y凤的动作突然J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CC配合着秦青的动作,Y手JJ地抱住秦青PG,肥T没命地往S顶T着,XZ里的xx声也更加D声地道:“唉呀……乖秦郎……K……K点……用L顶……我要……要S了……嗯……K……我……要……要丢……出来了……呀……K……A……A……”

     秦青听覃Y凤这么J,动作也随之加K,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Dxx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C直C,把个覃Y凤G得满地L转,Y仙YS。猛地,覃Y凤J躯一阵颤抖,怠牙咬得嘎嘎作响,子GK一阵猛振,一DGYJ,泄得地毯S又S了好一DP,可是秦青因为还没到达终点,依然继续不断地冲C着。

     SX的覃Y凤,泄得J柔无L地哼着,满T长发凌L地散在地S,Y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

     过了不久,她好象是被秦青一直CG的动作,又J起了Y火,肥T柳Y又开始配合着秦青的节拍,再度扭摆了起来。秦青喜悦地道:“宝贝……你又N了……”

     她哼着道:“嗯……嗯……X乖乖……都是……你……的D……xxH……唔……唔……”

     如此足足G了一个X时,覃Y凤的xxX里不知流了多少NS,光是D泄S子就已是四次之多了。突然,秦青觉得背脊一阵S麻,浑SK感无比,拚命H冲猛G,Dxx次次C到覃Y凤的H心S,一G滚TT的浓J,直SJ她的X心子里。S麻?X的滋W,让覃Y凤发狂似地一阵急扭,也跟着泄出了她第五次的S子。

     秦青SS地道:“宝贝!你N起来真好看吶!我喜欢你发N的样子”

     覃Y凤J柔地道:“秦郎A,R家都K被你GS了!”

     秦青又道:“G得你要S要活地满地L转是不是?”

     覃Y凤羞红着俏脸道:“嗯!你……再讲,我就……不理你啦……”

     覃Y凤羞得故意翘起XZR,装作生Q,怒姿J媚万分,看得秦青真是A到心眼里去了,不J一把将她拉了过来,JJL在秦青的怀里。覃Y凤也趁势柔媚地依偎在秦青结实的X脯S,俩R同时回忆着刚刚J欢的K乐。

     想着想着,秦青忽然“嗤!”地笑出声来,笑得覃Y凤不由得奇怪地问道:“秦郎!你又在笑什么呀?”

     秦青道:“宝贝!你方才总共泄了几次S子呢?”

     覃Y凤D羞道:“我……不知道……记……记不……清楚了……”

     像这种令R害羞的事,J她如何说得出K呢?秦青毫不罢休地磨着她一定要对秦青说出来,不停地RW着她的X前的肥R,非J她自己告诉秦青不可。

     覃Y凤被秦青J磨得没有办法地只好老实道:“好了啦!好老G,R家A丢……丢了五次,不要再笑我了嘛!”

     秦青装着恍然D悟地道:“唔!怪不得,你看整个地毯S,都沾满了你泄出来的NS。”

     覃Y凤回首一看,粉脸不J又是红过耳G,她D概做梦也没想到今T自己会N成这个样子,为了怕xx透过地毯被酒店F务员看见,忙从秦青怀里爬起S子,在沙发前抓起她所TX来的SY,跪在秦青面前X心地拭抹着。那个雪白、肥N、圆圆的DPG,正好翘在秦青的脸前一尺之C,让秦青瞧了个一清二楚。

     秦青道:“宝贝!你的PG真好看。”

     覃Y凤边工作边道:“唔!老G!你喜欢就让你看个够好了,F正我什么都给了你啦!”

     秦青眼看手M,轻轻地FR着,时而伸手在她嫣红的Y沟里掏S一把,害得覃Y凤J躯不时一颤,转T对秦青道:“老G!我在作事呢!别L来,等我L好了,随便你要怎样,我都依你。”

     可是她说归说,秦青的手仍在她PG缝间M手M脚地D个不停。

     覃Y凤被秦青这么一阵DL,刚刚才息X来的Y火又点燃了起来,哪还有心思做事,一T扎J秦青的怀里T,羞嗔不依地对着秦青撒J,又把她的一条NS伸J秦青Z里和秦青R烈尽Q地狂W着。

     秦青伏在她耳边轻柔地问道:“怎么,我的好宝贝!你又想了?”

     覃Y凤“嗯!”的一声,一把将秦青JJ地拥住,J躯不断地在秦青SS磨C着好解解她的SX。偶而,那Xxx接触到秦青的Dxx,一阵R麻,xx又泌出了一DP。

     秦青S瞇瞇地道:“Y凤宝贝!我真想再把你的xxGG。”

     覃Y凤N哼着道:“嗯……那你就……K来……G嘛……”

     秦青问道:“宝贝!你J我G什么呀?”

     覃Y凤N得一直在秦青SS扭着说:“嗯……K来G……G……Y凤的……xx……吧……”

     秦青又道:“宝贝!我们换个H样好吗?”

     她道:“F正我什么都给了你了,你要怎么玩,我都依你!嗯……”

     秦青说:“宝贝!我要你正面向X,把PG翘得高高的,我要从后面CL你的xxX。”

     覃Y凤这时Y火焚S,不说秦青正要G她的xx,就是这时J她替秦青怀Y生个R子她都会肯吶!

     她“嗯……”的一声,柔顺地转SB伏在地毯S,屈膝跪着,把她那肥肥白白的DPG翘起来。

     秦青再仔细地欣赏了好一会R,越看越A,怜惜地FR一番,这才W着C长的Dxx,Dxx在她肥N的P蛋RS敲了几X,使覃Y凤不J抖了一X,回眸含羞地道:“好宝宝!你的Dxx可千万别C错地方了呀!……”秦青漫声应着,用两G手指将她P眼X的xxK掰开,露出了一个鲜红光R的XD,T着Dxx往里一送,接着便连续不断地CG了起来。秦青的双手J贴着覃Y凤那两PHN的圆T,微偏着T欣赏着覃Y凤的J艳媚态,一双D眼睛S汪汪地微瞟着秦青,眸光里散发着MR的火焰。

     偶而秦青特别卖劲地猛C她几X,覃Y凤必会以她S媚十足的微笑来回报秦青,看得秦青神荡?飘,又是一阵勇猛的CL。又有时她的Xxx里发出了“啧!啧!”的xx和xx的J荡声,更增加秦青的Y兴,发狂地在覃Y凤雪白的DPGS,HH地掐她一把,一会R,覃Y凤的T部便出现了一条条的青紫瘀痕。奇怪的是难以捉M的覃Y凤并没有怪罪秦青,F而会换来几声S媚蚀骨的YN哼声。这时候有谁会想到她就是那个平R端庄、娴静、淑慧、冷傲的校园四朵金H呢?

     C着C着,一不X心,Dxx从覃Y凤的xx里H了出来,覃Y凤正被秦青G得Y仙YS,冷不防一阵空虚,使她急急忙忙地用X手来抓秦青的Dxx,要它再CJXxx里止X,SHH的Dxx在秦青们俩R都没有提防的Q形之X,竟CJ了覃Y凤肥T的深缝之中,秦青低T一看,A!它正顶着覃Y凤那个粉红的XP眼R呢!

     秦青顺势借着Dxx沾S的YY,对准了XP眼用L一T,直贯而R,只T得覃Y凤眉TJ皱、闭眼咬牙、J躯颤动、惨J着道:“唉……唉呀……TS我……了……A……老G……你G……错地方……了……呀……”秦青一不做二不休地G脆HL猛顶,把那条Dxx整GCR覃Y凤的XP眼之中,覃Y凤这次可能比她新婚开B时更T,因为她的P眼R实在是太X了,而秦青的Dxx实在又是太长了。

     只见她T得猛摇粉首,狂呼惨J,香汗直流地连眼泪都霪霪地淌了出来,她Y肢猛扭,想要使秦青的DxxT离她的直肠X道,XZR里也不停地央求着道:“A!……好老G……Y凤……的……X……X心肝……秦郎……QQ……Dxx……好……丈F……呀……你就……饶了……Y凤……的……XP眼……吧……我……实在……好……好T……呀……”秦青一面狂C猛C,一面FW她J张不已的Q绪,右手也伸到C在她后D的xxX面,去R捏着她的XY核。

     覃Y凤在秦青细心的安W之X,后面的旱道也渐渐地适应了秦青Dxx的直径和长度了,T苦渐失,柳眉S展,xx配合着秦青的DxxCL向后承迎,想必她也有了K感了吧!Y核被秦青捏得xx直流,奇X难耐。又听她J声埋怨道:“X……冤家……你……害S……我了……”

     秦青的Dxx在她旱道里CL,着别有一番奇J的Y趣,Y其覃Y凤的XP眼R芳径未曾缘客扫,在CL时听得她婉转J啼,更让秦青有YFNX的K感。秦青畅K地将她的J躯半放X来,使T缝JJ,将秦青的Dxx箍得SJ,覃Y凤那高突丰隆的xx承迎xx,被她如此的JN摇摆得异常S适,伏在她的背S,像是S在棉H之S,Y其KX有一种温柔R又暖和的感觉,风W绝佳。这种滋W甜美纯厚,如同腾云驾雾,真是R间至美A!

     覃Y凤被秦青压在地毯S静静地伏卧着,为了讨秦青的欢心,竟然连HT都奉献出来了,在xx的过程中又搔首L姿,一双眼S汪汪地是那么J媚MR,艳丽的xx展现着YH的姿势挑D着秦青。

     秦青被她那摄R心?的秋波GY得神?颠倒,Dxx更是Y直地C在她的XP眼R里,不停地xxGL着。

     W着她MR的J靥,秦青A怜地道:“S帝可真会开R类的玩笑,让我AS了你,还享S如此美妙的xx方式,真是AS你了!”

     覃Y凤被秦青这赞美的言词说得媚态横溢地xx急摆,猛地JJ了秦青的Dxx道:“宝宝!……你真是我T生的克星吶!真是害RJ一个,我的前D和后D都给你玩遍了哩!”

     秦青道:“QA的好老B,我的DxxG得你SF吗?”

     覃Y凤J羞地道:“哼……覃Y凤不知道啦!……”

     说完却抬T旋舞不已,代替她不好意思说出K的话语。秦青见她又SN了起来,立刻又加JC送,Dxx捣得她全S发抖,前后两D的NS直溢着。

     覃Y凤又J媚地呻Y着道:“哎呀……真S……SF……用劲……A……我……我……A你……G……我的……心肝……A……你真是……Y凤的……秦郎……呀……唔……你……GS我……吧……嗯……A……S……SS了……”

     此时的秦青,再也忍不住地用L一阵狂C,几分钟后,全S一阵抖动,Dxx噗!“……噗!……噗!……”地猛将一GGJYSJ覃Y凤的XP眼里。

     那乐得MM糊糊的覃Y凤也被秦青这么一S,更是兴奋无比地一阵哆嗦,K中呢呢喃喃地J着:“唔……嗯……A……我……又……来……来了……唔……”

     覃Y凤终于在秦青的冲击X,第七次xx了。

     秦青和覃Y凤经过这段灵R缠绵后,不知不觉地相拥在地毯S,就这么S着了。

     第31章英雄救美

     虽然家中已经有了林雪茵、林雪贞绝SJM,还有美N邻居肖云韵,学校里又YF了夏纯、何芯颍、覃Y凤;但是秦青对“四朵金H”的最后一位梁雪始终抱有幻想。

     正巧覃Y凤跟梁雪又是Q密的闺中密友,梁雪很多的底细都一清二楚的被秦青掌W。

     秦青从覃Y凤C得知梁雪的N朋友周平是一家G司投资商贸G司的副总,不算很有钱,钻石白马王子排不S号,但是银钻王子还是称得S的。不过周平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赌。

     俗话说,十赌九输,梁雪是跟周平J往以后才发现他这陋习的,心里很懊悔。她曾不止一次的让周平戒赌,可是每次周平发誓戒赌之后的第二T,总会偷偷的背着梁雪去赌。

     梁雪家里不是很有钱,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困难,父Q早年去世,她从X跟MQ相依为命,最近不走运,MQ不X心被车撞伤住院,因为抓不到肇事车辆,梁雪的MQ住院需要HD笔的钱。

     秦青知道这个Q况,自然D献殷勤。这T放学,梁雪还在给学生做辅导。秦青早早的就QS自己的摩托车去了医院,在医院门K买了鲜H和S果篮,就往梁雪MQ的病房去。

     秦青第一眼看见梁雪MQ的时候,眼睛一亮,终于明白什么J贵族X统,出生名门。有其M必有其N,有美丽的MQ,才有美丽的NR。

     按理说梁雪都已经二十四五的R,她MQ再怎么年轻也是四十以S的R了,可是她长的和梁雪像极了,眉宇间居然还带着跟梁雪一样的J媚可A之Q,只是ST成熟的太多了。不清楚的外R看来,她不像是梁雪的MQ,更像梁雪的JJ,怎么看也不过三十出T。

     梁雪的MQJ甄雯雯,S材高挑,一T齐耳短发,X巧的樱桃XZ。P肤特别好,很白N,X部因为太巨D,而且生过X孩,所以xx微微X垂,但是从外表看来,依旧是属于坚T的xx,双T是她最MR的部份,更因她兼具成熟NX韵W、姣美的面容。

     梁雪那T不能赴秦青的约会,就是因为要赶去医院给MQ看病。

     甄雯雯见秦青拿东西来看自己,惊讶得眼呆呆的看着秦青。秦青微笑的道:“伯M,我是梁老师的学生,今T特意来看你,希望你ST早R康复,让梁老师可以放心的给我们S课。”

     梁雪MQ见了,连连J动的点T,道:“X伙子,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学生。”

     秦青看着病C前没有什么H篮S果,想必很少有R来看老R家。

     秦青微笑道:“梁老师不是办主任,教的又是音乐课程,所以知道伯M住院的R很少。”

     甄雯雯道:“那你是如何得知的呢?”

     秦青道:“最近我们校庆排练节目,梁老师是我们班的辅导老师,所以我知道。”

     甄雯雯道:“那你J什么名字?”

     秦青道:“我J秦青。”

     甄雯雯道:“原来是秦青同学,辛苦你了。”

     秦青削了一个雪梨,切P一块一块的喂甄雯雯,一边喂一边赞叹道:“伯M,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梁老师的JJ呢?你怎么看也是三十岁出T。”

     甄雯雯心里一甜,温馨J羞的道:“X秦你Z巴真会讨R喜欢。”

     秦青却一脸正经的道:“我说的都是真话,不信你可以找其它R来看。”

     甄雯雯一阵开心,住院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尝到开心的微笑。

     秦青呆了D概一个X时,等梁雪来看自己MQ的时候,秦青一早回家了。

     一连好几T,秦青几乎TT往医院看望梁雪的MQ,以至于医院的护士都认识这个帅Q的X伙。因为秦青是开自己的车来,而梁雪放学后要坐G车到医院,所以秦青总能抢在她的前面。

     甄雯雯每次看到秦青到来,都变得开心很多,R也变得J神起来。

     这T,秦青照例准时到病房看望甄雯雯。替她C好鲜H,削完S果,正要离去,转S正好看见梁雪怔怔的站在门K看着自己。

     “秦青,怎么是你!!”梁雪显得有点惊讶的道。

     秦青咧咧一笑,道:“这里除了我好象没有别R?”

     梁雪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道:“我只是一直好奇是谁一直照顾看望我MQ。”

     秦青微笑道:“那我一定是令你失望了,因为从你的眼神中告诉我,我不是你心目中理想的R选。”

     梁雪似乎被R看穿心事,略显尴尬的道:“你这样的富家子弟,的确是出乎我意料。”

     甄雯雯道:“雪R,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秦青突然正S的道:“我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我父Q已经抛弃了我和MQ,请你不要把我和富家,特别是秦家联系起来……”

     那些一惊,以为C到了秦青的伤心C,惊慌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秦同学,我非常感谢你一直来对我们MQ的关心……”

     秦青微笑道:“梁老师,如果你是真心的感谢,那就让我以后都来看伯M好吗?”

     梁雪见我释怀,满是高兴的道:“当然好了。不过,MM你一直知道是秦同学,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甄雯雯向秦青使了一个眼S,道:“是你的学生不让我说,我只好保管秘密呢!”

     梁雪J嗔道:“原来你们合起来瞒我,讨厌!”

     秦青看着她笑颊迎春般动R,心中一荡,忍不住低声的道:“梁老师,如果你不F对,我还有一个请求。”

     梁雪看着我羞涩的样子,心中一愣,道:“有什么,不妨直说。”

     秦青鼓足勇Q的道:“我想请你跟我一起共J晚餐。”

     梁雪看着秦青羞涩的样子,微笑道:“可以。”

     秦青兴奋得几乎跳了起来,道:“太好了,梁老师,我们择R不如撞R,就今晚好吗?”

     梁雪看了一X躺在CS的甄雯雯,只见自己甄雯雯满是高兴的点T,梁雪微笑的道:“那好吧,不过先要给MM打理一X。”

     秦青兴奋的道:“这是当然,我来帮你。”

     ※※※※※※※※※※※※※※※※※※※※※※※※晚餐的时候,秦青选择了一家西餐厅。在优雅的音乐和美妙的氛围里,一切充满了N漫的因子。秦青的眼睛几乎是一刻都没有离开梁雪的SS,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NR,都会被她的美貌所深深的吸引,瓜子形的脸蛋、弯弯的柳叶眉、S汪汪的D眼睛、秀T的瑶鼻、红嘟嘟的XZ,简直就是TXNR梦中QR的翻版;梁雪平常还特别A笑,并且一笑就会露出两个可A的X酒窝,让R为之神H颠倒、目眩神M。如果说梁雪的美貌深深的吸引了秦青的话,那么她的温柔则彻底的俘获了秦青这颗纯洁少N的心,秦青完全被梁雪M住了,并且有点Q不自J的感觉。

     梁雪是G认的“四朵金H”之一,就算拿到N市去排名,估计也能排到前二十名,梁雪的追求者之多有如过江之鲫。凭心而论,秦青真的有点妒忌周平。

     周平虽然也算得S有所成就,但是那么一个好赌,又有点DNR主义的R,怎么就可以追到如此T仙的美N,秦青是怎么也想不通周平是用什么手段抱得美R归。

     “怎么啦,秦青,你好象很苦恼的样子。”梁雪的声音将秦青从L如麻的思绪当中惊醒过来,秦青才注意到梁雪正一脸关切的望着秦青。梁雪的SS套着一件白S的羊M衫,因为ST前倾的关系,她X前的曲线显得更加鲜明。“怎么啦,秦青同学,你在发什么呆?”梁雪的声音再次响起。

     秦青甩甩T将脑海中的杂念驱除,整理了一X自己的思路后,低着TX声道:“梁老师,你真是漂亮……”

     “秦青,你怎么可以这样?!”梁雪一边说着,一边故做生Q。

     “梁老师,我…”秦青低X了T,有些嗫嚅的道:“梁老师,我说的是真心话……”秦青惴惴不安的说完这句话,低XT连DQ都不敢喘一K,因为秦青不知道梁雪听了这句话之后会有什么F应?

     沉默,令R窒息的沉默,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但是给秦青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随着时间的推移,秦青心中的不安也更加强烈了,秦青忍不住抬起T,偷偷向梁雪看去。咦?

     梁雪的脸S怎么平静如常,还是那么娴静的望着秦青?看到秦青不安的表Q,梁雪嫣然一笑道:“你不是第一个这样对我说的N生,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秦青傻傻的点了点T,脑袋好象充满了糨糊一样,变得迟钝起来。

     在秦青呆傻的表Q当中,梁雪已经C饱的站了起来,微笑的道:“好了,晚餐C完,我们走吧!”

     秦青唯有点点T。

     他们走出西餐厅,正要S车,这时迎面冲来三个R,凶神恶煞的样子。

     秦青看这三R是冲着自己和梁雪而来,于是拦在梁雪前面道:“好象冲着我们来的!”

     这时只见带T的那个汉子道:“梁雪,K把你N朋友J出来。”

     梁雪一听,有点莫名其妙,道:“你们说什么,我不明白。”

     那汉子冷笑道:“不知道?你N朋友周平赌输了几百万,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秦青道:“那是周平自己的事Q,关梁老师什么事Q?”

     那汉子道:“周平跟我们说了,如果找不到他,可以来找你们美丽的梁老师。”

     梁雪一听,犹如五雷轰顶,颤声道:“想不到周平是这样的R。”

     秦青扶住梁雪道:“梁老师,你何必为那样无Q无义的赌徒伤心。”

     那汉子道:“别废话了,K告诉我们周平去了哪里?”

     梁雪伤心Y绝的道:“我不知道。”

     带T的汉子道:“美R,你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秦青站出来道:“你们简直无法无T,想怎么样?”

     那汉子道:“X子,你不要强出T,想学英雄救美,门都没有。”

     说着就挥拳打秦青,秦青却先冲到那个壮汉S前,蹦起来,居高临X挥拳砸去,“砰!”一声。

     “A”壮汉惨J一声,倒在地S直哼哼。于此同时,秦青的TS也挨了旁边X个子一G拳,不过秦青躲闪及时,只是C了点PM。

     秦青转S一脚踹在X个子的肚子S,差点没把他踢飞起来。

     梁雪见状,一边拨通110,一边D声呼喊“救命!”

     因为时间才是晚S九点,路S行R甚众,加S看到梁雪拨打了110,匪徒只得丢X一句道:“臭着,匆匆离开。

     见匪徒离开,梁雪冲S来拉着秦青的手,道:“秦青,你没有事吧!”她的俏脸吓的苍白。

     秦青M了M被打的地方,道:“没什么D伤,不碍事。”

     梁雪道:“这里离我家不远,跟我先回去看一X。”

     秦青高兴的点点T,跟梁雪到她家去。

     梁雪的家是两房一厅,看得出来,她并没有跟N友一起居住,房子的布置充满温馨、典雅和艺术的Q息。

     梁雪J门之后,连忙找来YS。

     梁雪要秦青坐X,把ST前探,为他伤KCYS起来,无袖低X束Y的JS连YQ把她本就高耸的xx勒的更加凸出。顺着她露出的一条白S的R罩带向X看,由于两条胳膊都向中间举起,两团白HH的RR被挤出了Y外。阵阵的xx飘R秦青的鼻子里,真想把STCJ那两团白R中TT。

     忍忍吧,只要能这样J往X去,机会总回来的,秦青想着。

     第32章梁雪

     梁雪坐到了秦青的S边,并且伸手在秦青的脸S轻轻拂过,秦青只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定定的看了秦青半晌,梁雪突然YY长叹了一KQ,然后才轻声道:“秦青同学,刚才你为什么要那样冲动。对方可是三个R,你就不怕……”

     “我不怕,我不能让任何R伤害你!”秦青J动的道。

     梁雪眼神顿时充满M茫,道:“秦青同学,你别傻!”

     秦青突然道:“不,我不傻。记得我第一次转学来到学校的时候,在迎接典礼S,是你给我披S的授带。”

     “那能代表什么?”梁雪偏T望着窗外,眼睛里好象升起了一层S雾。

     “你可能不会相信,梁老师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S了你。”秦青毫不迟疑的D声表白道。

     梁雪一怔,她不是不想到,其实她时常收到各种各样的暗恋信息。对于秦青的表白,她一定都不惊讶,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眼前这个少年是这样的真诚,如此的让R喜欢。

     秦青是那种充满魅L的N生,尽管她知道师生恋是要承S社会巨D的压L,但是她实在不忍心拒绝眼前秦青的表白。特别是在周平让她彻底失望的时候,她S伤的心灵需要安W,而秦青就是最好疗伤的Y。

     “秦青,你……你……”饶是梁雪的心理承S能L已经够强了,但是突然听到秦青的表白,还是C惊得说不出话来。

     “梁老师,不,应该J你雪R,本来我一直将这些话埋藏心底,但是我深藏在内心深C你的影子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不断的萌芽成长。”

     梁雪温柔的道:“可是你能告诉我,你喜欢老师哪里?”

     秦青道:“我喜欢的Q质,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对R的善良,喜欢你善解R意的心灵;喜欢你多才多艺,喜欢你的智能。喜欢你的一切,喜欢是没有理由。雪R,请你不要怀疑我的真心,我是真的A你,没有R能明白我心里的感S,除非你接S了我!我知道你一直把我看成学生般,但是我却把你当成NR来A护……”

     “秦青,你还年轻,不要这么武断。”梁雪脸S显得十分的平静和冷静。

     “梁老师,喜欢一个R有错吗……”秦青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T,心中非常的矛盾,虽然梁雪极L的在掩饰心中的J动和焦虑,但是自己却能明明白白的感觉到秦青的A。R非C木,孰能无Q?

     秦青突然呐喊着:“梁老师,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秦青,别这样。”梁雪拉开了秦青抱着的T的双手,望着秦青柔声道:“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只是老师不能给你想要的A……”

     “梁老师,你别说了……”秦青伸手捂住了梁雪的Z,定定的望着她道:“梁老师,你是秦青所见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N子,如果你都不能给我A的话,那T底X真就没有R可以给我A了……”

     “噗哧”一声,梁雪突然J笑了起来,笑得秦青一愣一愣的。看到秦青呆傻的样子,梁雪巧笑倩兮的伸出兰H指在秦青额TS轻轻点了一X,J声道:“你的Z倒是甜得很,要是把你刚才的话拿起骗XN孩,肯定一骗一个准,可惜梁老师秦青已经是老太B了,可消S不起……”

     “梁老师,你怎么会是老太B?你今年才二十出T。”秦青忍不住TK而出道。

     “K要二十五了!”梁雪的脸颊S泛起了一层红晕,表Q似羞似喜,声音柔柔的、RR的,好象一个Q窦初开的X姑M向自己的Q郎撒J似的。秦青还是第一次看到梁雪露出这样J媚的表Q,秦青不J有些目眩神M,心中也荡起了一丝涟漪。正值H茂年华的梁雪,肌肤白皙细N,S材一点高挑不说,就是全S的肌肤也充满了青春的弹X。

     秦青一时真的看呆了。

     “瞧你这傻样?”梁雪看到秦青呆呆的看着她,脸S的红晕更深了,J媚无比的横了秦青一眼,脸S洋溢着羞喜J加的神Q。秦青只觉得心底深C的某G心弦被触动了,梁雪的J媚让秦青深深的着M。

     秦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Q,伸手一揽就将梁雪拦Y抱了过来。在秦青的“突然袭击”之X,梁雪先是“A”的一声惊J,随着浑S一震,然后就RR的倒在了秦青的怀里,J喘微微的XZ正贴在秦青的耳边,呼出的RQL得秦青的耳朵XX的。

     噢,秦青感觉STK要爆炸了似的,秦青不由自主的将怀中的xxL得更J了。

     虽然隔着几层YF,但是秦青能清晰的感觉到梁雪X前的两座YFJJ的贴在秦青的X膛,那DX、那Y度都让秦青充满了向往;梁雪的一T秀发挡住了秦青的脸,YY的发香沁R心鼻;怀里J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J喘也更加急促,秦青的理智也正一步步流失着。不知什么时候,秦青的双手已顺着梁雪ST的曲线XH,来到了她那丰满的T部,不能自已的FM起来。

     “呼……呼……呼……”梁雪的J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JJ的抱住了秦青的后背,J躯在秦青的怀里蠕动着。脑海中的玲的S影一闪而过,秦青恢复了一丝理智,秦青强忍着心中的冲动,伸手将梁雪扶了起来,让她的脸正对着秦青的脸。梁雪的脸很红,一双S汪汪的D眼睛放S出无比的柔Q和蜜意,仿佛要把秦青融化似的。

     “梁老师,我……唔……”秦青刚想开K说话,梁雪红嘟嘟的XZ就朝秦青的Z印了过来,在四C接触的那一刹那,秦青只觉得脑中“嗡”的一X,最后的一丝清明也终于被无边的Y火所淹没,一切都像是命里注定似的,秦青彻底的沉沦了。

     这一刻,秦青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得到自己盼望已久的A恋,彻底打开了梁雪心房,那心中的J动和兴奋,遍布全S。

     秦青知道,这一刻开始,梁雪只属于自己一个R,任何的NR都别想指染。他要君临TX,他要滋RD地,灌溉H房。

     “嘿……咻……”他们两R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他们的ZCJ烈的J缠在一起。他们都JJ的L着对方,好象要把对方的ST跟自己融为一T似的,想不到平时温柔娴静的梁雪会突然变得这么狂Y,让秦青有种异样的感S。

     香HR腻的XS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伸J了秦青的K腔,YH着秦青的神经;秦青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ST,和这灵活的X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秦青变得CY起来,右手在梁雪那丰满的T部DL的R捏着,而左手则从梁雪的羊M衫X面探了J去,隔着内Y将她的右R抓在手中,用L的抓捏起来。

     噢,那R中带Y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K感直冲D脑,KX的银Q已不知什么时候耸立了起来。

     秦青有些急不可耐的把梁雪推倒在了沙发S,伸手就Y去T她的YF,梁雪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J羞无比的看了秦青一眼,媚眼如丝的X声道:“到房间里……好吗?”秦青微一愣神,然后点了点T,拦Y抱起了梁雪柔R如绵的J躯就向卧室走去。梁雪的双手抱着秦青的脖颈,XZ吐Q如兰,J喘微微,整个J躯也变得火R。

     到了卧室之后,秦青将梁雪往CS一抛,飞K的拉S窗帘,然后就朝CS的梁雪扑去。梁雪四肢张开,RR的躺在CS,媚眼含Q的望着秦青,任由秦青在她的额T、脸S、脖颈S留X一串JQ的W。可惜SS的YF阻止了秦青前J的步伐,梁雪仿佛D烛了秦青的心思,红着脸朝秦青羞涩的一笑,将SS微微抬起,同时将双臂举过了T顶。

     秦青的心砰砰跳得好K,仿佛要从X膛跑出来似的,秦青仿佛CS在自己的新婚之Y,是这么J张。

     秦青屏住了呼吸,有些笨手笨脚的将羊M衫从梁雪的T顶T了X来,映R眼帘的是一件白S的衬衫,两座饱满的YF将衬衫顶得高高的;很显然梁雪并没有穿X罩,两粒xx的形状清晰可见,秦青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感觉有些KGS燥,视线也停滞在梁雪的X前。

     看到秦青有些笨笨的样子,梁雪嫣然一笑,然后伸手解开了衬衫S所有的扣子。秦青跪在梁雪的S旁,怀着一种近乎虔诚般的心Q,双手W住衬衫的Y襟猛的往两边一翻,两座白白的、TT的RF就一X子出现在秦青的面前。

     噢,实在是太美了。像两个F扣的Y碗似的,梁雪的xx呈现出完美的形状,饱满而坚T,毫无一丝X垂的迹象。在RF的顶端,两圈粉红S的R晕包围着两个鲜红Y滴的樱桃,像是在向秦青示威似的骄傲T立着。

     秦青完全M失了,扑在了梁雪的X前,一K含住她的左R,T咬Y啮起来;而秦青也没有厚此薄彼,右手盖住了梁雪的右R,轻柔的FMR捏起来。

     秦青闭S了眼睛,呼吸着动R的R香,觉得自己好象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回到了那因病早逝的MQ的温暖怀抱。秦青不厌其烦的在梁雪的xxST着、Y着,时不时的还把樱桃般的xx含在Z里轻Y,并用ST沿着R晕打圈,秦青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因为秦青怕唐突了梁雪。在秦青的轻捻慢拢X,梁雪X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T起来,同时她也有些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耳边听着梁雪J媚无比的J哼,心中的Y火更加炽烈,秦青抬起T,看了一X梁雪,只见她J靥酡红,双眸J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SX的C单。看到梁雪的媚态横生的样R,秦青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直攻她的Y带,梁雪也急不可耐的抬起了T部,让秦青顺利的将她的K子TX,至此梁雪的SS只剩最后一道防线。

     秦青低T审视着梁雪最后的堡垒,只见一条白S的内KJJ的包裹着她的Y部,一团黑SG勒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其中央部位还有些许S渍的痕迹。秦青屏住呼吸,伸手抓住了内K的两边,轻轻的向X褪去。

     梁雪配合的将Y部T起,让秦青顺利的将内K褪到了DTG部,秦青终于见到了梁雪无比动R的SC:呈现出YR的粉红SR缝横亘其中,浓密的YM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L,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YY浸S而伏贴在R缝的两边。

     急切的将内K沿着梁雪修长的xx拉出扔在一边,秦青有些手忙脚L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装,KX的xx从内K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T的态势,Y得有些发胀。在秦青TY的同时,秦青注意到梁雪的美眸张开了一条X缝在偷偷张望,当秦青的C壮的xxB露在空Q当中的时候,秦青听到了梁雪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声惊呼,看来秦青的尺寸有点吓着她了。

     秦青轻轻的伏在了梁雪的SS,梁雪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秦青一眼,又立刻闭S了眼睛。注意到梁雪的秘C已经足够SR了,秦青没有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Y如铁的xx抵住了梁雪的xx,在两RXT接触的一刹那,秦青明显感觉到了梁雪ST一颤。

     秦青并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而是低XT去找梁雪的樱C,梁雪J喘微微的樱C自动迎了S来,与此同时她的一双xx缠S了秦青的Y部,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秦青的ST用L往X一拉,“噗哧”一声,xx顺着YY的RH,一X子充满了她的xx。

     “A……”秦青和梁雪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秦青只觉得xx一X子JR了一个温暖的所在。

     哇,实在是太J了,秦青只觉得xx被四周的秘RJJ的包裹着,一种强烈的K感直冲D脑,差点让秦青“出师未捷S先S”。想不到梁雪的xx却如CN般J窄狭X。

     注意到梁雪轻轻皱起了眉T,秦青柔声问道:“雪R,你还好吧?”

     听到秦青关切的声音,梁雪羞涩的睁开美眸看了秦青一眼,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一X子有点不适应,而且…而且…你的…太D了……”

     说完她羞涩的闭S了眼睛,长长的睫M都在微微的颤抖。本来还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秦青,被梁雪这充满YH的媚态D得Y火焚S,秦青再也忍不住了,双手L着梁雪的Y部就开始C动起来。

     “嗯……A……A……”梁雪J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XZ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xx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F,有如火S浇油般CJ得秦青Y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Y之心也在熊熊的Y火当中被烧掉了,秦青兴奋如狂,双手L着梁雪的纤纤柳Y就是一阵狂C猛C,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撞击声,“啪”、“啪”、“啪”有如急促的鼓点,敲在秦青们的心房。

     “A……好宝贝……轻点A……A……”梁雪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XZ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但她的ST却背叛了她的内心,她的双手JJ的将秦青的ST拉向她,同时Y部剧烈的T动着,迎合着秦青一次又一次的冲C。

     此起彼伏、此退彼离,秦青们配合的如此默契,彼此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余,每次都是尽GC出,然后再深深的CR。梁雪丰满的T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飞K的颠动摇摆,恰到好C的配合着秦青的每一次J攻。

     “A…A……这X好深……A……我……A……”强烈的K感终于让梁雪变得狂Y起来,她不再刻意的压抑自己的Q感,开始放声JY了起来。看着SX的梁雪媚眼如丝,J靥似火,J喘微微,秀发披散,N态毕露,T动如狂,秦青更加兴奋,发H狂C猛C起来。

     “A……A……我……我……不行了……A……”随着梁雪一声悠长的尖J,一G清凉的YT从她的xx的深C涌出,与此同时秦青只觉得肩膀一T,差点没J出声来。用牙齿在秦青的肩膀S留X纪念之后,达到xx的梁雪RR的瘫倒在CS,张着XZ直喘Q。

     秦青静静的伏在梁雪的SS,用ST轻轻的T着她的耳垂,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心中变得一P清明。不知过了多久,梁雪渐渐的从xx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感S到秦青仍然留在她T内的坚T,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了。秦青心中暗笑,双手却在她的X前加速活动起来,挑D着她的xx。

     刚刚经历过一次xx的xx显得十分的敏感,不多一会R,梁雪又双目赤红,媚眼如丝,她咬着秦青的耳朵用腻得发甜的声音道:“青R,这次让来F侍你吧?”说着她就L着秦青一翻S,变成了NXNS的姿势。

     “N……宝贝……你好B……”梁雪一刻也不停息的在秦青SS颠L起来,让秦青感S到了她狂Y的一面。要知道梁雪平时给R的感觉是很传统的,而且比较害羞,秦青万万没有想到此时的梁雪是如此的D胆开放,也许是因为秦青是自己学生的关系,梁雪的脸S带着一丝的羞意,双手撑在秦青的X前用L的SX套L着。

     “噗滋”、“噗滋”的xx声从XT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随着梁雪的SX颠L,她X前的一双YF也J烈的摇晃着,在空中荡起一PYR的R波。而她的满T秀发更是披散着,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更增几分狂Y风Q。

     秦青忍不住伸出双手W住了梁雪X前跳动的两只Y兔,同时Y部也用L的向ST动着,配合着梁雪X坐的节奏,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秦青忍不住赞叹道:“雪R……你真好……再来……”

     梁雪羞涩的朝秦青嫣然一笑,俯XS来Q了秦青一K,Y部扭得更急。一时之间,“噗滋”、“噗滋”之声D作,而席梦思C也发出了不堪负荷的抗议,“嘭”、“嘭”之声D作。渐渐的,梁雪的SS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随着她螓首的摆动,滴滴香汗也四C飞溅。秦青的双手从她的X前收了回来,转而托住她的柳Y,助她一臂之L。

     “A…嗯……秦郎……A……你怎么还不SA……我……又不行了……”梁雪香汗淋漓,张着XZ直喘DQ。这种NQ士的姿势对于N方来说,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L度和深度,所以会让N方能够获得更强烈的K感;而其缺点就是对N方的TL要求较高,现在梁雪就明显的呈现出了强弩之末的颓势,套L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雪R……我也K了……”一阵阵S麻的感觉从XT传来,秦青知道自己也K不行了。秦青托着梁雪的柳Y,用L的SX抖动梁雪的ST;而梁雪听到秦青也K到了,也是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TD汗,鼓起余勇加速T动,同时K中JY着道:“青R……我也K不行了……我们一起……”

     “好……雪R……你坚持住……”S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秦青闭S了眼睛,凭着本能T动着。

     A,要来了,秦青忍不住DJ一声:“雪R…我来了…A……”

     憋了许久的YJ猛烈的在梁雪的ST内BS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梁雪也迎来了自己的再次xx:“A……A……我也来了……A……”随着梁雪悠长的JY,她的J躯RR的倒在秦青的SS,他们JJ的相拥在一起,静静的TW着xx后的余韵。

     不知过了多久,秦青终于慢慢清醒过来,看着怀中的梁雪,秦青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负罪感。仿佛是D悉了秦青的心思似的,梁雪轻轻的W了秦青一X,柔声道:“X傻瓜,不要再胡思L想了,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你不用负什么责任的。”

     “不—”秦青JJ的抱住了梁雪的J躯,用坚定的声音道:“雪R,你给我一段时间好吗,我一定会给你一个J待的。”

     “何必勉强自己呢?”梁雪的Y手在秦青X前轻轻的H过,她的声音显得柔柔的:“我知道Y凤才是你心中的最A,我什么J待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偶尔陪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雪R—”秦青抱着梁雪的J躯,声音有些哽咽,眼角也有些发酸。梁雪说得不错,玲在秦青心目中的地位的确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就算是梁雪也不能。梁雪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把秦青的T抱在她的X前,满腔的柔Q几乎将秦青融化。

     “T吗?”梁雪的Y手M到了秦青肩膀后的伤K,有些羞涩的X声问道,这伤K是她刚才xx时J动之X在秦青肩膀S咬了一K造成的。

     看到梁雪露出有如XN孩般羞涩的神Q,秦青忍不住笑道:“当然T了,看来X次我要穿S盔甲才行。”

     “呸,咬S你这H蛋才好呢。”梁雪的脸红得有如熟透的虾米一般,羞涩难当的在秦青的X前轻轻咬了一K。

     秦青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雪R,说真的,你刚才好NA,要不是Q眼所见,我还真不相信平时温柔娴静的梁老师到了CS会这般狂Y。”

     “你这H蛋得了便宜还卖乖?”梁雪羞涩无比的在秦青的DTS拧了一把,然后红着脸X声地道:“秦青,你是永远无法T会一个冰R美R背后那种无R谅解关怀的滋W的。”

     “雪R,苦了你了。”秦青的心中不J默然。

     “青R,你怎么啦?你还在苦恼我们之间的事Q吗?”梁雪看秦青皱起了眉T,有些误会了。

     “不,雪R你误会了。”秦青摇了摇T道:“我是在担心Y凤她们。”

     “你是担心Y凤不能接S我?”梁雪轻轻皱了一X眉T,沉Y着道:“Y凤其实是很好说话和善解R意的。”

     “雪R,你不知道,事Q没这么简单……”秦青向梁雪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同时也J代出自己与后M林雪茵JM,办主任夏纯;还有何芯颍她们之间的恋Q。

     梁雪听完后,樱桃XK张得DD的,顿时也皱J了眉T:“想不到你既然一脚踏了好几船,更难得她们还对你如此忠心A恋。”

     秦青微笑道:“那你要加R我这艘贼船吗?”

     “要,当然要了。不过我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把我拖S贼船。”既然事Q已经发生了,梁雪也不再畏畏缩缩。

     秦青嘻嘻一笑道:“是吗?S贼船之前,我要雪R先陪我洗个鸳鸯澡。”

     “洗就洗,难道我会怕了你不成?”梁雪虽然KQ很Y,但是到了浴室就原形毕露了,看到她面对秦青的xx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秦青忍不住笑了:“雪R,看样子你以前很少洗鸳鸯澡A。”

     “你知道就好。”梁雪羞涩的白了秦青一眼,然后YY叹了KQ,秦青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周平。

     “雪R,过去伤心往事就不要再想了,跟我一起S贼船去!”秦青兴奋道。

     梁雪忍不住J嗔道:“怎么S,你告诉我!”J媚的白了秦青一眼,梁雪斜睨着秦青KX的银Q道:“倒是你这H家伙刚才差点没把R家给C了。”

     秦青笑嘻嘻的伸手拉过梁雪的手W住秦青的银Q,嬉P笑脸的问道:“雪R,你刚才不是C得满K流油嘛,现在又怎么说它是H家伙?”

     “XH蛋,又来耍贫Z。”梁雪羞笑着伸指弹了秦青一X,然后红着脸道:“说真的,你这H家伙还真让我有些C不消,真是让R又A又怕。”

     “那雪R是A多一点,还是怕多一点呢?”秦青嬉P笑脸的问道,没有哪个NR听到这样的话不会感到骄傲和满足。

     “你这是明知故问嘛。”梁雪没好Q白了秦青一眼的道:“好啦,别再磨磨蹭蹭的,站起来让我帮你把STCG吧。”

     秦青却一把L住她,温柔地说:“雪R,你是那么可A,那么MR,有时候,我忍不住,一个R躺在CS,想着你的模样……”

     她捂着绯红的脸蛋,以一种难以察觉的动作轻轻点了点T。

     秦青心中充满了柔Q,温柔地凑S去,在她的颊S轻轻一W,拉开她的手,她的目光M离,饱含着绵绵的Q意。秦青的手指轻轻地抹过她的红C,脸颊,轻轻W住了她美丽的xx。

     梁雪“嗯”了一声,S子敏感地一颤,Y肢有些绷J。

     秦青却抓住她JJ不放,Y杆一T,“A!”梁雪一声惊J,秦青的Dxx随即JR了她那温柔火R的蜜壶之中………

     第33章梁雪之A

     疯狂了一Y,秦青突然有点N急,醒来向S旁一看,梁雪不在房间。S卫生间出来后,秦青看了眼CS那JY斑斑,瞄了一眼CT的闹钟,原来都早S七点了。

     今T是星期四,还要S学,想到昨晚不回去,林雪茵打了不少电话来。于是回了一个电话,林雪茵问秦青一Y去哪里了,秦青说放学后带一个伴R回去,林雪茵就知道秦青又GS良家FN了,出于对秦青个X的了解,林雪茵并不追问。

     秦青挂了电话,微微一笑,轻轻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G扑鼻的菜香跑R秦青的鼻孔,秦青来到厨房门K,背靠着墙壁,看着梁雪穿著一SSY在忙碌着。

     “A……青R,我在做中饭呢,别捣L!”梁雪看到W住她xx的R是秦青,对秦青继续说道:“怎么现在就起C了,昨T你疯了一Y,我还以为你要中午才能XC呢?”

     “饿了!”秦青把T枕在梁雪的肩T撒J起来,双手开始慢慢R搓,“雪R,你好风SA,居然没有穿R罩A!”

     梁雪没有响应秦青的话,只是用手指在秦青额TS点了一X,“谁让你昨T晚S那么疯……青R,别闹了……你不是饿吗,让我给你做菜A,过一会R就可以C了S学去……青R,你别这样A……”梁雪本想将手的手拉开,可是秦青的手牢牢地捏着她的RR,她只能哀求秦青。

     “不是肚子饿,是……”秦青把Z贴在了梁雪的耳边,轻轻嘶语道:“Dxx饿了!它现在急需要补给营养,雪RK帮帮我的Dxx吧,否则它会被饿H的,那个时候你就后悔不及了!”说着秦青用xx顶了顶梁雪的PG。

     “谁会后悔不及A……你怎么什么都没穿A?”梁雪本能地把手向后一抓,立刻把秦青的xxW在手心,明显的R感让她回T一看,只看到正赤Sxx地从她S后抱着她,“K回去穿YF!”

     “不要A……雪R,现在家里没有别R,再说了,我的xx真的饿了,要不让它先CS一顿,我再回去穿YF?”见到梁雪没有把手C回去,秦青就双手W着梁雪的xx,PG一前一后慢慢T动,让xx在梁雪的手心活动,还轻声说道:“嗯……这样虽然比不SxxJ梁雪的X,但是也蛮S的A!”

     “你……”梁雪Q恼地把手收了回去。

     “雪R,xx现在真的需要找地方J去A?”秦青自然不会以为梁雪真生Q,继续哀求。

     “我现在在炒菜,你是成心来打扰我是不是?”梁雪挣扎了一X,最后还是放弃抵抗,背靠在秦青怀里。

     “雪R,求你了。”秦青轻轻地摇摆着ST,梁雪的ST也随秦青一左一右X幅度摆动。

     梁雪侧过T媚眼瞪了瞪秦青,“你还让不让雪RS班……”

     “就一X!”秦青笑着在梁雪脸SW了一X,“我昨T在雪R成熟的魅L的T内SJ五次。雪R,昨T你xx了几次A,是不是很SKA?”

     梁雪的脸S立刻爬S羞云,她侧过T迎视着,嘟起ZC,在秦青的脸S轻轻WX去,“我昨Txx的次数记不清了,但是……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很SK的!”

     “我会继续让雪RSK的!”秦青响应着梁雪。

     “你这个丑东西,每次SJ至少要在梁雪的SSxx四五百X也不考虑R家XSS不S得了你不X千次的xx。”梁雪一把抓住秦青的xx,手里虽然有点L道但是还是很X的。

     “哎哟……雪R,你轻点A,xx要断了!”秦青很夸张地哀求道,“没那么多的,我一般只xx两千多X就在你T内S了。”

     “哼,断了才好,省得你以后再用它害R!”梁雪嘻笑道。

     “我坑害谁了?”秦青感到xx在梁雪的手心变得更D了,于是侧T含主梁雪的耳垂,“再说了,雪R你舍得把它折断吗?”

     “当然是我!我就是不让你得逞,不让你这个丑东西能肆意JR我的……我的ST!”梁雪显然已经把事Q看得很清楚了。

     “X,雪R的XS,我可以称之为xx、桃源D、NX……但是,梁雪只能用‘X’来形容你的生殖器官……而你Z里的‘丑东西’,以后要改K为‘Dxx’或者‘Dxx’。”秦青帮梁雪更正道。

     梁雪或许是因为已经成为秦青NR的缘故,对秦青的话也没有顶撞,只是白了秦青一眼,“我真是S辈子作孽了……嘻嘻……”说道最后,梁雪忍俊不J地笑了起来。

     “雪R。你应该是S辈子做了善事,这才有遇S我,就像我积善千年的M德,才遇S你一样!”秦青说道。

     “哼!”梁雪轻哼了一声,“你发狂的样子,就像……”

     “就像你要强J我一样?!”秦青故意调侃地说道。

     “我强J你?”梁雪低T看了一眼秦青在她X前活动的双手,感叹道:“或许我梁雪真是S辈子做善事了,老T这才让你来强J我,让我知道,R生原来还有如此美妙的事!”她的X手在秦青的xxS开始慢慢套L。

     “雪R,我S不了了!”秦青在梁雪的耳边X达了最后的命令。

     梁雪手W着秦青的xx,自然知道秦青现在的C境。她没好Q地白了秦青一眼,把手C了回去,冷冷地说道:“我现在要炒菜。青R,你可不要像昨晚一样再强J我A,因为一会我们还要去学校的”说着,梁雪拨开了秦青的手,继续开始炒菜。

     既然梁雪已经这样暗示了,秦青只能再一次霸王YS弓。

     秦青蹲XS,两手W住梁雪的脚踝,把T钻J了梁雪的SQ。

     “嗯……”梁雪轻声呻Y着,感S着秦青的ST沿着她的长T一路WS来。她颤抖着想JJ双T,但是被秦青用双手阻止了。

     秦青W着梁雪的DT内侧,一路往S,很K,鼻子碰到了梁雪的PG,抬T一看,惊呼了一句:“雪R,你没有内KA……”

     “我本想做完中饭洗澡的,不想你现在就起C了!再说了,我不穿R罩和内K,还不是便宜你了!”梁雪略带羞涩地为自己辩解。

     秦青两手搭在梁雪的两个G瓣S,将她两瓣肥美的PG瓣向两侧拉开,将K鼻顶R梁雪深深的G缝里。梁雪这时候也很配合秦青,自觉地让两T分得更开一些,并绷得笔直。她现在已经停止一切关于中饭的活动,两手支撑着橱柜的边缘,低XT,让秀发遮住脸庞,张开Z,Q微CX着。

     秦青的鼻子顶着梁雪的粉红的P眼,伸出了自己的ST,让ST在梁雪xxS来回T着,Z里K齿不清地说道:“雪R,你的YM好RA,秦青的ST慢慢来给你清理!”

     “N……”秦青很“不X心”的状况X,ST一X子钻J了梁雪暖暖的XD,梁雪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

     虽然是“不X心”,但是秦青并没有要缩回ST的意思。秦青用S尖一会R在梁雪的xx壁S刮一番,一会R又调P地用S尖去顶梁雪渐渐坚T起来的Y蒂。

     “嗯……嗯……青R……好秦郎……我……我好SFA……”梁雪J咬着XC,不停呻Y着,Z里断续嘣出一些字,“好……好哥哥……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美妙过……哥哥……哥哥是第一个用ST……用STT雪RX的R……雪R的X以后只让哥哥用S……用STxx……哎哟……A……秦郎不但……不但Dxx厉害……ST也厉害……雪R……雪RAS你了……秦郎……秦郎……”

     秦青很是高兴地用ST在梁雪的XD里搅动。秦青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完全Y据了梁雪的S心。在梁雪的内心,秦青已经是她生命真正的NR。

     “雪R,让我完全Y据你的心灵A!”秦青把沾满xx的ST吸RK里。

     秦青站起S,将梁雪的SQX摆提到她Y间,两手压着梁雪的Y肢,不让SQH落X去。秦青低T看了一眼梁雪白N的PG,饥K地T了TZC,顶了一X自己的PG,让Dxx穿过梁雪的G间直抵梁雪的桃源DDK,Dxx在梁雪的R缝S来回H动着。

     “青R才是雪R的哥哥,是雪R的Q老G!”梁雪J动地说道。

     “好,雪R就是我的好MM,好老B!”对于梁雪这么一个讨R欢喜的Y物,秦青自然得顺着她、宠着她了。

     “好的……MM……MM完全听哥哥的……完全听Q老G的……雪R从今以后百分之百的属于哥哥……好老G………”

     秦青听着梁雪的话语xx更是高涨,兴奋地赞扬:“雪R,我太喜欢你了。你是我的好雪R,是哥哥的好MM,是老G的好QF……昨晚哥哥一直沈M在MM的xxS,现在……现在哥哥发现MM的XZ也能让哥哥SK,给哥哥J神的W藉。雪R,你说说看,要哥哥怎么来疼你?”

     “来,xx雪R吧!”梁雪向秦青发出了JQ的邀请,“MM要哥哥HH地xxMM……哥哥……你不是说要‘疼’MM吗……那K来xxMM吧……让MM的X被你的Dxxxx疼起来……哥哥不要怜惜MM……HH地xx吧……”

     秦青微微一笑,双手JJ掐住梁雪的细Y,PG猛地向前一T,Dxx裂开X缝,直捣H龙,一C到底。

     “A!”

     秦青和梁雪都向后仰起T。

     “哥哥……哥哥的Dxx,实在……实在是……MM好SFA……哎哟……A……”梁雪实在想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秦青那K要将她STC穿的Dxx,只能内心的感觉说出来。

     一直接触空Q的xx现在JR了梁雪那暖暖的NX里,整个R一X子S朗起来,J神了不少。秦青闭S眼,感S着梁雪xx壁J着xx的L道,感觉到梁雪X内的NR的温度的异样。

     “哥哥……老G……你动……动起来A……”梁雪轻轻摇摆起PG,同时哀求秦青。

     “雪R,你的X太B了!”秦青很是直接地褒扬道。的确,玩了不少的NR,秦青发现N孩的xx虽然狭窄,但是却少了一份灵X。算S梁雪,秦青玩过不少成熟少F了,她们的X都能挤、R、吸、J,xx起来让秦青格外xx。

     “那……那哥哥就继续努L……不要……不要怜惜MM的……”听到秦青的褒扬,梁雪的话语中明显带有高兴的Q绪。

     秦青感到梁雪的X里阻L越来越D,不J加D了L道,越xx越H,梁雪的PGS的肥R被秦青撞的涟漪般荡开,很是美妙。

     “雪R,你知道吗,我玩过不少的NR,其中有你这般成熟的美艳少F,也有十六七的妙龄少N,你的Z是最讨哥哥喜欢的。”秦青居高临X,欣赏着自己的Dxx在梁雪的G缝X时现时没,看着梁雪粉红的P眼的J皱一张一翕。秦青把手移到梁雪白白的P瓣S,像对待她xx那样又R又捏起来。

     “N……是吗……MM太高兴了……哥哥……哥哥能玩到那么多NR……好厉害A……MM好骄傲……好自豪A……哎哟……”梁雪现在G本没有理会秦青的其她NR,“哥哥……MM会做好你的QF的……哥哥……哥哥……不管有多少NR……都不能……不能不要MMA……”

     “啪!”秦青的手掌拍打在梁雪的G瓣S,留X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A!”梁雪T呼一句,扭T看着秦青,,但是被xx充斥的眼睛似乎在问秦青打她的原因。

     “雪R,你这样的Y物哥哥会放弃吗?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哥哥没有信心A?”秦青接着打起梁雪的G瓣。

     “A……A……MM知道错了……MM……MM愿意接S哥哥的惩罚……”

     梁雪的对秦青甜甜地笑道,只要秦青不抛弃她,所有的惩罚她都不会在意的。

     “A……哎哟……A……哥哥……哥哥的xx太D了……MM……MMKS不了了……哥哥太……太强了……老G……你太强了……哥哥是……哥哥是MM的强悍老G……A……A……MMS……ST了……”梁雪在秦青的冲CX终于xx了,秦青这个时候也毫不怜悯地把Dxx捣J梁雪的子G,放弃坚持,将子孙源源不断地排J梁雪的子G。

     “太……太SF了……哥哥……秦哥哥……你是……是雪R的好哥哥……雪R的Q老G……”梁雪的话没有说完,实在站不住了,双T一R就要跪X去。

     秦青一把L住梁雪的细Y,把梁雪扳过来,让梁雪面部朝秦青。“雪R,以前没有玩过这样的姿势?”秦青明知故问,笑看着梁雪。

     梁雪脸S布满红晕,对秦青点点T,“MM是第一次被从后面……哥哥,现在G什么去A?”梁雪看到秦青把她抱起来,立刻两手环住秦青的脖子,疑H地问道。

     “回房间,让你好好休息一X!”秦青一手托着梁雪的后背,一手环抱着梁雪的双T,向房间走去。

     “呵呵……雪R,这里还有许多招式,以后慢慢和你玩。不过话要说回来,以后我再这样从你S后xx你,你要学狗JA,因为N前N后就是‘狗J’。”秦青L着梁雪,向房间走去。

     “汪、汪、汪……”不枉秦青对梁雪格外期待,她现在居然狗J着响应。

     “乖,真是我好乖乖!”秦青给梁雪一点赞扬,相信她得到秦青的赞美之后会做得更好的。

     “哥哥,你放MMX来吧,MM自己走!”梁雪看到秦青抱她走S楼梯,心疼地要自己走。

     秦青自然不会让梁雪X来,轻笑道:“雪R,秦青现在可是高三的N生了,你这点T重我还是可以坚持的。再说了,你要是自己走S楼梯,你X里的JY会滴落在地S,让你耗时间来清理—而且我也不想雪R子G内的JY都白白N费,雪R将来还要为哥哥生X孩的N!”

     “你A……你不是还能再制造很多吗,有必要这么珍惜?”梁雪为了提高自己SY的机会,也就打消了原先的念T,但还是出K调侃。

     “再多那也得珍惜A!”秦青笑着说道,“要是我的每个NR都不珍惜,我即便制造再多的JY也不会有机会xx自己的X孩A!”

     “哥哥,你其她的NR也是你的QF吗?”现在梁雪终于有心Q来理会秦青的其她NR了。

     “是A!”秦青打开门,走J去,让梁雪躺X,“今晚我就带你去见她们,以后你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

     “这么说哥哥在学校经常跑出去玩就是……”梁雪看着,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哥哥的成绩一直很好,所以MM虽然知道这些事一直没有过问,照哥哥的话,哥哥溜出学校不是去玩了,而是去和QF……”

     秦青摇摇T,笑道:“当然是玩了,只不过是玩QF而已。”说着手掌在梁雪的RRS捏了一把,“好梁雪,现在我不是一样玩着你吗?”

     “哥哥,我好RA!”梁雪表Q妩媚、眼神暧昧地看着。

     “愿为雪R效L!”秦青眉T一抖,“雪R,你放心,我给你去R!”

     “哥哥,你来吧!”梁雪纯Q地看着秦青,明清的眼神表现出内心的K望。

     秦青用手R了R梁雪的红艳的NT,侧耳在梁雪的耳边细声地说道:“雪R,我是绝不会B殓T物的,我要让雪R彻底在我的KX沉沦。”

     秦青T直ST,一用L,已齐G到底。

     梁雪的xx中,像X羊羔似地猛吸猛Y着秦青xx,L得D宝贝又酸又麻,SF极了。

     “青R,你慢慢地,雪R会让你满足的。”梁雪柔声说道。于是,秦青把宝贝送J又提出,以适应梁雪的要求。

     “N……N……秦哥哥……雪R美S了……用L……”

     “好美A……雪R……你的真好……青RG得我好SA……”

     “N……好美呀……好老G……G得雪R美S了……雪R的xx好SF……”

     “好雪R……谢谢你……我的美X雪R……我的宝贝也好SF……”

     “嗯……嗯……N……好SF……秦哥哥……雪R的好老G……AA……你L得雪R美S了……A……A……N……N……雪R要泄了……”

     平R视NR如无物的梁雪,今T竟如此放肆地“xx”,Y声艳语CJ得秦青更加兴奋,xx更用L了,也更迅猛,梁雪一会R就被秦青L得D泄特泄了,而秦青却因T生的xx和X能L都奇高奇强,耐L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这么多美N这些R子来的磨练,已经掌W了一整套真正的xx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泄J的地步还远着呢。

     梁雪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R,将秦青从她SS推了X来,Q了秦青的D宝贝一X,说:“秦哥哥,好宝贝,真能G,L得雪R美S了,你先休息一X,让雪R来L你。”

     梁雪让秦青躺在CS,她则Q在秦青的KS,双T打开,将秦青的宝贝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X来,将宝贝迎J了她那MR的H瓣中,开始有节奏地SX套L起来。一S来必JJ着D宝贝向S捋,直到只剩XDxxJ在她的xxK内。一X去又JJ着D宝贝向X捋,直到齐G到底,恨不得连秦青的蛋也挤J去,还要再转S几转,让秦青的Dxx在她的H心深C研磨几X。

     梁雪的功F实在太好了,这一S一X刮着秦青的宝贝,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Y、颤抖、蠕动,L得秦青SF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xx,有节奏地SXL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xx,随着她的SX运动,也有节奏地SX跳跃着,望着梁雪这美妙的R波TN,秦青不J看呆了。

     “秦哥哥……美不美……M雪R的N……RA……好S……”

     “雪R……好SF……雪R……青R要泄了……K一点……”

     “别……别……青R……秦哥哥……等等雪R……”

     梁雪一看秦青的PG一直用L向S顶,越顶越K,知道秦青要泄了,就加K速度起伏着,秦青的宝贝也被JJ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J管不断地向里深R,完全集中在XFX端,一种无法忍耐的SK立刻漫延到了秦青全S,然后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X端,酸X难耐。

     秦青再也把持不住,宝贝做着最后的冲C,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J关D开,一泄如注,R白的JY直SR梁雪的子G中,秦青整个RR了X来。梁雪经过这一阵子的“翻S作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S的边缘,又经秦青那B礴而出的YJ汹涌而至,对她的H心做最后的致命的“打击”,再也难以控制,终于也又一次泄S了。

     两R这一次“D战”,都达到了颠F。

     第34章雪茵之A

     放学后,秦青跟梁雪一同去看望了梁雪的MQ甄雯雯之后,便携手回秦青的家中!

     林雪茵、林雪贞和何芯颍一看秦青又带回一位倾城绝S级的美N,都是一阵惊讶,因为何芯颍跟梁雪是旧识了,所以她们很K接S了梁雪这位XM。

     林雪茵为了拉近众N的感Q,宣布凡是JR这个家庭集T的都要以JM相称,而且不管年龄DX,一律按照R门先后排序。

     林雪茵是DJ,林雪贞是二J,何芯颍是三M,梁雪成了四M;虽然肖云韵、夏纯、覃Y凤在梁雪之前就跟秦青发生关系,但是一T未正式JR这个家庭集T,就不能排序,也不能称职为JM。

     林雪茵努L团结家H,维护着这个家庭的和偕共C。

     梁雪看到这个家庭的Q密团结,当即接S秦青和林雪茵她们的要求,把家搬了J来。她感觉从未有过的安全和SF,在秦青这里,她找到了家的感觉,这就是她一直K求的归宿,尽管没有正式的名份,但是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找到了这份真A,这个可以依靠的港弯,NR一生所追求的,不就是一辈子的幸福,被RA,被R疼吗?

     至于那一张婚姻的纸,如果Q感不好,要来又何用?

     梁雪是这样想,何芯颍也是如此;林雪茵、林雪贞更是如此。

     ※※※※※※※※※※※※※※※※※※※※※※※※※※※※秦青几T未陪伴家中的诸位美N,这TY里,他想好好给她们一个补偿。秦青C完饭就跑到林雪茵房中,只见林雪茵正端座在CS。此时的她,已经有了五个多月的SY,F部稍稍隆起,即将做MQ的她现在更美了,容颦为面,秋S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J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S,那隆起的X脯纤纤的柳Y,修长的粉T丰满的xx,娉娉婷婷如一朵出S的白莲,阵阵的Y香,CJ得秦青心猿意马。

     秦青走S前,一把抱住林雪茵,狂W起来。

     林雪茵的樱C已经火T,粉脸发R,显然也已Y火沸腾了。她把香S自动伸R秦青的Z中,R烈地、毫不保留地RW着秦青,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经过RQ的长W,俩R的xx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YF很K就被“三振出局”。

     秦青抱起林雪茵放在CS,压了S去,T起CD的宝贝,在她那MR的xxS摩C了几X,xx沾S她那多Q的春S做为RH,对准她的YD一用L就闯了J去,开始疯狂地用L地CT起来。

     “A……青R……轻点R……我怕肚子的胎RS不了你那蛮劲。”林雪茵原本就是属于淑N型的,自然S不了秦青的狂轰滥炸。

     “茵R,相GA你呀,相G我要让你得到最D的K乐。”

     “让茵RK乐也不能这么H呀,象要把茵R的H心C破似的。真把肚子的宝贝L出M病来,你不心T吗?把茵R的xxL破了,茵R倒不怕,也心甘Q愿,就怕连累胎R?”林雪茵温柔地劝着秦青。

     秦青听了,稍稍减了速度,但是还是很有L道的G着,林雪茵J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A惜茵R?茵R真的S不了你的D宝贝。茵R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这接S你的猛L,现在你都有这么多NR陪你了,在茵R这R不尽兴可以去找贞R、心颖或者其它JM,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茵RK乐,茵R知道你的心思,但茵R真的S不了。”

     秦青认真的看过NX生理的书籍,知道NR的xx因R而异,低T一看,才发现林雪茵的xxT生生得太浅,就是在X兴奋时充分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Sxx也不过五寸,而秦青的D宝贝又太过于庞D,单凭她的xxG本装不X,只好借助xx后的子G来承S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G宝贝,所以每次LJ去都要CJ她子G中好D一截,整个Dxx和冠状沟都在子G中,轻轻L已经是不好S了,更何况秦青每次猛L狂C?

     秦青更加T会到林雪茵对他的A恋,知道真相后,他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对他温柔T贴关怀如M、至A厚恋、深Q如Q的茵R呢?当X秦青满怀歉意地道:“茵R,你对我这么好,弟弟真是太惭愧了。”

     “弟弟,茵R不会怪你,茵R以前是不忍心让你难S,以后茵R不怕了,你有这么多NR,她们肯定能让你满足的。”林雪茵温柔地W着他。

     “茵R,你会不会怪我,茵R这么疼A我,可是却连名分都没有,而且以后陪你们的时间也会减少。茵R,我真是对不起你们。”秦青想起林雪茵以前对自己的照顾和深Q厚A,觉得真是对不起她们JM。

     “傻弟弟,又说傻话,茵R怎么会怪你?当然茵R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但是其它JM也是一样需要你陪她们,茵R怎么能多Y你呢。至于名分,那不过是掩R耳目之举,怕惹来闲言碎语。青R,茵R知道你对茵R好,但是茵R今T跟你说句实话,希望你能听J去。”林雪茵深Q款款地道。

     “茵R,你说,我一定听你的。”秦青W着她道。

     林雪茵回Q了他一X道:“茵R希望你以后,对D家都要一视同仁,雨露均沾,即使是肖云韵,也不要怠慢了,这样才能不辜负每一个A你的R,你明白吗?”

     秦青点T道:“我明白,要是我不去读书,就可以好好地陪你们。”

     “又说傻话了不是,光我们几个,不出两年,只怕都会S在你手里。”林雪茵J羞着道。

     秦青感觉Y念S来,就开始轻C缓C,YW着林雪茵的柔C,FM遮她的xx。林雪茵J怯怯地躺在秦青的SX,默默地忍S着,接S着秦青CL。J柔的她是这么可R,这么令R怜A。经过一阵子的xx后,林雪茵的双颊渐渐更加红R,桃源里的YJ一阵阵的发泄遮,T得秦青浑S麻SS的。

     秦青不知不觉地又用L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L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K了许多,而林雪茵经过秦青这一阵子的轻C慢C,已经充分调动了K感,xx也得到了充分的RH和扩张,DXxx都充分膨胀,也从而增加了xx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秦青的K速xx了。

     “噗滋”、“噗滋”,经过一阵的KC疾送,林雪茵全S一阵颤抖,PG用L地向ST送了几X,xx中猛烈地收缩了几X,就泄S了,一GGRJB洒在秦青的xxS,CJ得秦青也控制不住,丹田中R流S升,一GR流SJ她的H心深C,两RJJ地拥抱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茵R最SF的一次。”林雪茵喜孜孜地说。

     “弟弟也是,弟弟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的L法L出来的K感,从来就没有这么K活过。”秦青这也是心里话,和林雪茵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J欢,确实是别有一番风W。

     “对了,好弟弟,你告诉我,你和雪R她们是怎么个玩法?”

     “贞R最SK了,不象你和雪R让R急得S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C于被动,心颖是又A又怕,半推半就,还是贞R最合我的胃K。”

     “那你说贞R是怎么个作风?又是如何个SK法?”林雪茵好奇地追问着秦青。

     “贞R说T就T,T个一丝不挂,说G就G,G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G,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S在X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X,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贞R那X丫T本来就像是个YX子,你俩也许是T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Y丫T,才能S得了你这种蛮劲。”林雪茵调侃着秦青。

     “好茵R,你怎么越来越A取笑R家?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和我都是T生一对,我们是T生一家,我对你们都A极了。”

     “那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林雪茵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A你们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和Q密度的关系,对你和贞R的A意更重些,而对雪R和心颖则完全是两X之A了。我之所以说贞R最对我胃K了,不但是因为她在CS的D胆作风对我的胃K,适合我的CS功F,能让我D肆疯狂。还因为她那成熟NX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S的风韵,所以在CS才会对我毫不保留。不过茵R你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NX风采,才最具有NR魅L,才最能挑动我的xx。”

     说到这R,秦青顿了一X,接着道:“说句不怕茵R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样子,我就想S你们。并且只有在你们SS驰骋时,我才有一种YF感、Y有感、成就感、雄X感、保护感,加S在你们SS得到的K感,再加S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A,合在一起,才是一个NR在NRSS得到的至高无S的真正K感、最高K感、最强K感。而贞R给我的那种K感,是比较单纯的J欢K感,要不是再加S她对我的纯真的A,那种单纯的J欢K感是无法同与你俩J欢的K感相比的。只不过因为我和贞R之间同样也有与和你相同的至真至纯的A,所以才能给予我同样的享S。”

     “好弟弟,你真是茵R的好弟弟、好NR。茵R没白A你,她们也没白A你,你也是她们的好NR。”林雪茵感动地抱J秦青,在他的脸S狂W着。

     “我也知道了,从今以后,对你们要区别对待,对付你们的手段要因R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贞R是越Y蛮越好,对心颖、雪R是斯文Y蛮兼而有之,使你们D家都称心如意。”

     “X鬼,就你的H主意多。”林雪茵J媚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柔、慈祥、妩媚动R。

     “茵R,你真美,我真想一K吞X你。”

     “你要真的能吞X茵R,茵R也心甘Q愿,茵R何尝不想一K吞X你?”

     “你吞过呀!只不过你的”K“太X,”弟弟“刚J去你就喊T,不能一”K“吞X,得让”弟弟“在你的”K“里动S半T,才能全部J去,才能吞X,对不对?只不过J去的是个X”弟弟“,你的”K“也是X面的”K“,对不对?”秦青故意D她。

     “去你的,真是个H孩子。”林雪茵J羞地笑骂着。俩R依偎着,调笑着,享S着灵R相J的乐趣。过了一会R,林雪茵轻轻推了推秦青,说:“去陪陪贞R吧,她们等你等得都K要发疯了。”

     秦青正要领命而去,忽然心中一动,说道:“不如把她们都J来,我们几个R一起S。”

     “你这孩子,就你的H主意多,好吧,你在这R躺着,我去喊她们来,我们JM也聚聚。”林雪茵穿好YF,并T贴地为秦青盖S一条薄被才离去。秦青也许因为一T的劳累而疲倦了,加S刚才在林雪茵SS得到的甜蜜享S,一时心满意足,不知不觉JR了梦乡,S得异常SF。

     第35章YN泄春

     林雪贞不知何时J来了,掀起薄被欣赏秦青的xx,秦青被她L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CS,抱着她就QW起来。她躺在秦青的怀里,温柔地任秦青QW,秦青得寸J尺,伸手在她的SSFM起来,她那光H的肌肤、丰满的RF、柔N的DT、YR的Y户,CJ得秦青心猿意马,Y火升腾,KX的宝贝已经坚Y如铁了。

     秦青伸手就去T她的YK,她一边轻微地挣扎着,一边轻声阻止着他:“好弟弟,别L来,一会茵R和XM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笑话。”

     “怕什么呀,你们QJM彼此还有什么好害羞的?”秦青得意的道。

     “茵R倒不怕,主要是贞R,那个Y丫T一会来了,要是咱俩正好的时候让她看见,她会不J来疯吗?那时看你怎么办。”林雪贞学着林雪茵的语Q道。

     “要是咱俩正好的时候让她看见,那就连她一起G嘛。”秦青学着林雪贞的语QFD着她。林雪贞J啐他一X,秦青接着说:“你放心,你以为我收拾不了她吗?自有我对付她。”

     “你当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说她一个,我们家里的四个NR,哪个不是让你收拾得FF贴贴的?”林雪贞YY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林雪贞的挣扎实在是太轻微了,说着话的功F,已经被秦青把她的YFT了个J光。秦青伸手向她的xxM去,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剥了个J光,本来就已想他想得Y火难耐,现在被秦青这一阵的QWFM,L得她春心D动而早已xx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他解除了“武装”。

     秦青也不忍心让可怜的林雪贞再SY火的煎熬,就立即压在她SS,T起C壮雄伟的D宝贝一C而R,就开始用LT送起来,林雪贞也用L地向S迎送着,好方便秦青的D宝贝的出R,以平息她心T的Y火。

     “A……好弟弟……你L得贞R美S了……A……好美……”

     “好贞R……好JJ……你的xx真J……J得弟弟……S极了……好……对……用L……”

     经过秦青用L地K速C送二三百X后,林雪贞被秦青L得美极了,K中也开始胡言L语起来了:“好弟弟……好相G……你真是贞R的好NR……A……A……”

     秦青学着林雪贞的KW,也LJ起来:“好JJ……好Q子……你真是弟的好NR……A……A……”

     不知道是不是林雪贞荒芜太久,所以很K就到了xx的边缘,PG向S顶的更用L也更K速,K中的呻Y也越来越急促,秦青连忙用L地K速而疯狂地捅着她,直到她浑S一阵颤抖,xx中一阵收缩,一GGYJ从她的H心深C汹涌而出,BS到秦青的xxS,她也随即瘫R了。

     而秦青由于刚刚才在林雪茵SS泄过J,所以离SJ的地步远着呢,秦青知道林雪贞由于近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和自己在一起,所以一定兴趣正高,泄一次S不能彻底解决她强烈的xx,便继续轻柔地C送着。果然林雪贞没有完全满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秦青的动作,秦青便又开始K速地用LCL她,疯狂而又技巧地xx她,直C得她又xx叠起,接连又D泄了两次才罢休。

     秦青也不再把持J关,将又浓又R的JYSJ林雪贞的子G中。林雪贞被秦青L得美S了T,满面腥红,媚目M朦,四肢瘫R地躺在CS一动也不动了。

     “真J采,你们表演的真好。”梁雪笑着走J来,林雪茵和何心颖也跟在后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J来而在外面偷看?”秦青听梁雪的语Q,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J来,是茵R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贞RSS一压,开始把那东西往贞R的那里面C,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茵R让我偷看的。”梁雪笑着调侃道。

     “我是怕G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贞R等弟弟等得难S,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R,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W。”林雪茵慈祥地说,那模样,分明像是一个和蔼的MQ。

     “说实话,贞R,你们表演的确实不错,不过,你怎么这么K就到T了?怎么这么经不起G?一会R工F就被他L得D泄了三次?”梁雪确实有点疯劲,这不,开始取笑起林雪贞来了。

     林雪贞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臭丫T,你经得起G,那你让他GG,让我们看看。”

     “对,来,XM,你让哥哥GG让她看看。”秦青由于刚才在林雪贞SS并没有得到完全满足,正想在梁雪SS继续发泄,所以趁机接过话T。

     “我不,我也经不起G,还是你们G得好,还是你们来吧。”梁雪站在C边,FM着林雪贞那光H可A的xx,赞叹着:“好弟弟你看贞R多漂亮呀。哎呀,贞R,你这个xx怎么这么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艳绝L,说实话,别说网盟的秦弟弟了,就连我看着都动心,都想……”梁雪调P地Y言又止。

     “想G什么?想和我一样G她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着,秦青故意T着那依然C壮T拔的D宝贝,在她SS顶了几X。

     “你这个鬼丫T,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Z不饶R、CC树敌,X心他们俩R合伙对付你。”林雪茵笑骂梁雪。

     林雪茵的这番话倒提醒了秦青,秦青向林雪贞使了个眼S,林雪贞会意地一笑,俩R一拥而S,把梁雪按在CS。

     “贞R,你按住她的手,我来T她的K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林雪贞依言按住雪R的两只手,并把ST压在她的SS让她无法挣扎,秦青一X子就把她的K子解开了,这X她慌了神,忙向林雪茵求救:“茵R,K来呀,他俩R欺负我。”

     林雪茵笑着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K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J你自己S。”

     秦青三两X已经把雪R的Y衫T了个J光,心颖压住雪R的双手,秦青两肋J住她双T,林雪贞腾出手来抓住她的xx房,用L地R搓着,K中取笑着她:“雪R,你的xx可真丰满呀,比贞R的都D,你才是真漂亮呢,比贞R漂亮一百倍。”

     秦青FM着她的Y部,林雪贞顺着秦青的手发现了新D陆:“呀,你们K来看,雪R的M怎么这么多、这么长?真希奇。”说着,她用手梳理着梁雪的YM欣赏起来。

     林雪茵忙围过来一看,也感惊讶:“就是呀,真多真长真黑。”说着也伸手FM起来,这XL得梁雪H枝L抖,CX不已,K中仍在胡言L语:“好哥哥,好F君,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XQ子吧。好JJ,你们就饶了XM吧。茵R,你怎么也来L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么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J得不好听?好,我这就J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JJ,好老G,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X不但林雪贞,就连林雪茵都让她喊得难为Q了,恨恨地对秦青说:“真是狗Z里吐不出象牙,弟弟,用L整她。”

     秦青乐得从命,T着xx的D宝贝,趁机提出要求:“茵R,贞R,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L不准,L不J去。”

     “去你的,什么便宜都想Y,你会L不准?L了我们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哪次L错过地方。”林雪茵J嗔着,但仍然迁就他,伸Y手分开梁雪那又长又多又蓬L茂密的YM,轻轻掰开梁雪那JN红艳的xx,露出她那红RMR、并早已因春S四溢而濡SH腻的桃源DK,并对林雪贞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JM连心,心有灵犀,林雪贞见状心领神会,一边伸Y手W着秦青那硕D无比、而又坚YT拔第一次遇S你这个D宝贝L不J去,后来哪次不是被你畅通无阻、顺顺当当地LJ去?真不要脸,还好意思说。“并用秦青的Dxx在梁雪的xx间来回挑拔了几X,使梁雪的xx更加高涨,xx也更加汩汩地流出来,xxK也渐渐张开了一个X圆K。

     林雪贞然后将秦青的Dxx,顶在梁雪那微微张开、并轻轻蠕动的xxKS,并轻轻地CJ去一点点,这才媚目示意:“行了,J去吧,这X你满意了吧?你这XH蛋,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要辜负我和茵R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L雪R呀。”

     秦青忙遵“JQ旨意”,用L一T,由于有三位JJ的帮助,CD的宝贝一X子全GCJ了梁雪那殷红的xx深C,然后就开始横冲直撞,疾C猛送。

     梁雪被三RJJ按在CS,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迎接秦青的撞击,虽然被L得美得要S,但不能从行动S迎合秦青,以发泄她那强烈的xx,只好从K中D呼XJ,Y声N语层出不穷:“A……好美呀……美S我了……好哥哥……你真好……你要把MMLST了……好NR……好F君……SS了……好JJ……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哥哥好好G……我一定会……打败他……A……A……D宝贝真长……真C……真Y……D宝贝要把XMGS了……”

     林雪茵和林雪贞也被她的Y声N语CJ得难以忍S,林雪贞先伸手在梁雪的xxS放肆起来,FM着她的xx,梳理着她的YM,R搓着她的xx,拨拉着她的Y蒂。林雪茵见状,因被梁雪的N模样CJ得难以自制,并在林雪贞的影响X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林雪贞学习,伸手在梁雪的那一对硕D高耸的MRxxS用LR搓起来。

     一旁的何心颖,早就不断的自W翻滚。

     梁雪被他们三RCJ得神H颠倒,Y仙YS,而由于林雪茵、林雪贞忙于在她SS“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动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L地向ST送着,以迎合秦青,K中的Y声N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L……要把XMLS了……好NR……真能G……好JJ……你们L得XM也很美……对……茵R用L呀……贞R……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于,梁雪到了xx,YJ一GG地泄了出来,秦青继续用L地疯狂G她,林雪茵和林雪贞也Q绪高涨,配合着秦青继续给予梁雪最强烈的CJ。梁雪被他们L得一泄再泄、D泄不止,她泄的YJ实在太多了,把C单L得S得一踏胡涂,那一GG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NYJ,侵袭着秦青的D宝贝,CJ得秦青xx发麻,宝贝发S,再也控制不住xx的到来,终于泄了S。

     那滚T的YJ灼得梁雪又是一阵颤抖,然后,她就浑S瘫R地在了CS,T发凌L,媚眼微眯,四肢D张,YT横陈,PG躺在一D摊YJS,xxK还没有闭合,xx中多余的NN混合JY,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向CS淌流着,好一幅“YN泄春图”。

     第36章幸福的春光

     “嗯……嗯……”浑S一丝不挂,全Sxx的何心颖,正仰躺在一旁滚动呻Y,在她那T仙似的俏脸S,已泛一PP酡红,额T之S,早以微微渗着汗S。只见何心颖螓首斜侧,星眸半闭,S汪汪的瞳眶里,却盈满着JQ的S泽,优美的XZ,正自轻咬着攥拳的X手。

     “咿……咿……唔……”的轻Y声,不住在何心颖K里绽放出来,确实荡R心魄。这种能令世S任何NX都会神H飘荡的轻Y,秦青刚刚C完梁雪,从雪R的xx刚刚出来,就迫不及待的CR了何心颖的xx,YT动得更是猛烈,一GC壮的xx,疯狂似的不停在何心颖那艳红JN的xxC出CR,带着“噗滋”、“噗滋”的xx声。

     这时,何心颖正羞涩地张开着双T,两脚屈曲,而秦青正双手按着她的膝盖S,推往向外分开。秦青低垂着T,看着自己的xx,不住地C出CR,巨D的xx,每次都把X内的甘露C洒出来。何心颖在一P蒙胧的眼睛里,见着秦青正低T凝视着两R的J合C,令她害羞得无法正视,但另一面又带给她一G难言的崭新趣W。

     何心颖感到秦青的巨D,不停地磨蹭着自己的X壁,每次都带来阵阵酸麻SF的K感,Y其秦青的HC,每一记都直捣深G,宛如要被戳穿了似的,然而那份纵乐的美,确实教RMH心醉。秦青每次的xx,都能挑起她T内的火焰,直至何心颖无法忍耐,随着秦青的CL,把Y肢放荡地迎凑着扭动,要求秦青更深R地要她。

     在秦青眼中,KX的T使是如此地甜美,一对丰满圆TN白的xx,就在自己的冲击X,一X一X的SX晃动,幻成一道无法形容的R波,更令秦青M醉的,在她那绝艳的俏容S,总是泛着因S不住STS的Y火JQ,而自喉中发出细XX感的呻Y,光是这一点,足已令秦青疯狂。

     “噢……弟弟……青R……A……我S不了……不要了……停一会好吗……”何心颖颤抖着声音,请求秦青暂时放过她,但是秦青目前C于“箭在弦S、不得不发”的状态。

     “不……宝贝……你会S得的……我实在停不X来……”说话间,秦青不但没有缓慢X来,倒F而动得更为J烈,T部飞K的摝动着,不停捅戳。

     “A……”在xx的猛烈G戳X,这份甜蜜的折磨,让何心颖真想昏S过去。

     秦青放开揪着她双T的手,改而伸手向前,毫无忌惮地向她浑圆的双F,秦青一面R搓,一面享S着xx和掌S的K美感觉,眼睛却J盯着何心颖的俏脸,看着她SC时的脸容变化。

     秦青贪婪的攻击,立时增添了何心颖YR的S动,她可以感觉到,除了X壁的磨蹭与充实外,平素自豪的优美双F,已经双双落在秦青的手中。

     秦青一只手用拇指捻捻着一边蓓蕾,而右手却L度适中地,正把玩着她另一边xx。

     “嗯……实在太美了……不要停……继续玩我……捣我……A……我愿意S在相G的DxxX……A……我要S了……”何心颖不停地在呐喊,声音逐渐的变得高亢兴奋起来。她的X子虽然很害羞,R又温文柔顺,更不是一个Y荡的NR,但毕竟她是个正常的NR,在这样JQ的RYX,实也难怪她产生如此放纵的Y念。

     “咿唷……我忍不住了……再要深些……嗯……要丢了……真的要丢了……”何心颖登时浑S一个痉挛,阵阵YJ如C涌出,直浇向秦青的xx,R也接着瘫痪了X来,无L地任由秦青继续蹂躏她。然而秦青也好不了多少,适才在一轮的急攻X,不但G得双双TK淋漓,自己也早已L尽筋疲,已到强弩之末,只见秦青HHC动了几X,巨G抵J她深C,马眼倏然B胀,几G炙R的浓J,接着BS而出。

     “A……好SF……”何心颖忍不住J起来。秦青TL地伏在她SS,不停地喘Q,何心颖却温柔地伸出双手,L抱着秦青满是汗S的S子,Q昵地拥J着秦青,一对YF,牢牢贴在秦青X膛,而她的xx,因刚才的JQ而变得更为T立,摩C着秦青的肌肤。正自缓缓垂R的xx,现在仍然藏在她的xx里。

     “起来吧,雪R、贞R,K把C整理一X,我们也该休息了。”一旁的林雪茵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着她们把我L了个D泄特泄,自己不来一次行吗?”梁雪恨恨地说道:“就会欺负X孩子,还是JJ呢,合起伙来欺负XMM。”

     “雪R,你刚才不是美得直哼哼吗?让你过瘾还不落好。”林雪茵不以为然。

     林雪贞也F驳道:“就是嘛,不识好R心。你说我们合伙欺负X孩子,你还是X孩子吗?”

     “你们是不是嫌刚才我L的不过瘾,想让我再L你一次更S的?”秦青故意吓唬梁雪。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饶了XM吧,XM再也不N了,我只不过是心有不甘,没有别的意思了。好了,不说这些了,你K和茵R表演吧,表演完了我们好休息。”梁雪念念不忘让林雪茵和秦青来一次,也无非是出于对林雪茵的A,想让林雪茵也得到秦青的安W罢了。

     “你胡闹什么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J你们来这R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林雪茵说道。

     D家又调笑了一会R,便挤在CSSX了。由于秦青和林雪贞、梁雪、何心颖都是刚来过,还L着S子,所以林雪茵在三R的强烈要求,和“高压政策”X也“R乡随俗”T了个J光。林雪贞、梁雪S在里面,秦青S在中间,何心颖与林雪茵S在外面,五R全部xxL地并T共枕,偌D一张C挤得满满的。

     放眼过C,皆是幸福的春光。

     ※※※※※※※※※※※※※※※※※可能因为刚才他们L得太狂了,秦青和林雪贞、梁雪、何心颖都疲倦了,很K便JR了梦乡,而林雪茵也许被秦青刚才和林雪贞、梁雪、何心颖J欢的场面CJ得太兴奋了,偎在秦青怀里,翻来覆去S不着,几次秦青都在朦胧中被她摩C而醒。

     她粉T压在秦青的XFS,膝盖抵住秦青的K间,在秦青的D宝贝S徐徐蠕动,素手在秦青X前FM,檀K吐Q如兰,轻轻地咬着秦青的肩T,秦青再也无法R梦了,低T注视怀中的茵R,面如桃H,两眼生春,J羞地看着他,秦青W着她的红C道:“茵R,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今T真怪,自从怀Y之后,Y火一向并不特别强烈的林雪茵,也会主动要求秦青再来第二次J欢,也许刚才L梁雪的场面太CJ了,就是平时一向文静端庄如观音D士的林雪茵,也因S不了秦青与梁雪的J欢CJ,及林雪贞STL行的影响,而一F常态地Q自参与对梁雪的“非礼”,所以对她的CJ也特别强烈,所以她才会产生这么强烈的要求。

     “看来聚众齐乐的效果果然与两R玩乐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单独一个NRSS得不到的、充分的满足,对她们NR们的CJ也是难以言表的,可以使她们也更加Y火高涨,要求更加强烈,从而在我SS得到更高的享S。而她们要求的次数多了,无形中使我的满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后我要努L创造机会多让她们一齐来和我J欢。”想到这里,秦青突发奇想。

     “如果再加S肖云韵和夏纯、覃Y凤,那一定更加CJ。有朝一R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想法,何况我刚才已经在她们三R的X里分别S了一次J,连S三次还感觉不是很过瘾,那加S另外三位一定会差不多能完全满足了吧。更何况刚才L雪R和贞R时,我都是不忍心过分L她们才会提前SJ,如果控制一X的话,到现在我最多S两次J,再多LS两个R更不在话X。”秦青暗暗想道。

     林雪茵伸手W住秦青的宝贝,轻轻地套着,再抓住秦青的手指JR她的xx中,她TR的xx中早已xx的了,显然她已经Y火高涨了,秦青的宝贝也渐渐地B起壮D,便翻S伏在她的J躯S,她自然地分开双T,D开Y门,迎接“贵客”的光临。俩R你来我往、SX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J行着,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滋”、“噗滋”的声响,但还是把梁雪惊醒了。

     梁雪也不声张,爬起S来,抱住林雪茵的两只DT,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并轻声对林雪茵说:“茵R,怎么刚才光明正D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贞RS了,却要偷偷地偷ZC?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贞RJ醒,看你表演?”

     林雪茵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雪R,你就别难为茵R了好不好?茵R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J贞R、心颖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梁雪调P地要胁着林雪茵。

     这时林雪茵已经没有F抗的机会了,因为SS被秦青压着,XS两条T又被梁雪抱着,加S怕梁雪这调P鬼真的J醒林雪贞、何心颖,只好答应道:“你说我不答应行吗?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么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梁雪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林雪茵的DT,用L地摇摆着,这时林雪茵的xx被她掀得悬空起来,秦青仍然被J在两T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于她们两R的合L摇摆,林雪茵的xx自然而然地J住秦青的D宝贝摩C着。秦青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L便可享S到J欢的乐趣,这不能不感J贞R的奇招妙方。

     由于林雪茵已经和秦青来过一次,加S刚才S到的CJ太过于强烈,她早已Y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S梁雪的推波助澜,不D一会R,她便到了xx,YJ一泄而出,B洒在秦青的xxS,她便瘫R了。

     秦青开始发威了,D宝贝轻柔而又K速地在她的xx中T送着,梁雪也转而FM她的xx加以CJ,不D一会R,林雪茵便被俩RL得又一次泄了S,秦青也开放J关,S出几G灼R的YJ,直BR她的子G深C,滋R着她的H心……

     第37章MN双飞

     梁雪MQ甄雯雯出院的那一T,是秦青YF梁雪后的第七T。

     甄雯雯住院前后H了五万多元,其中有四万多块是秦青支付,当甄雯雯知道秦青的资助,而且又曾出手救过自己的NR之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感J。

     出院当T,甄雯雯邀请秦青一起到自己旧居中C饭,算是感谢这些T秦青对自己的照顾。秦青也打算趁这个机会跟甄雯雯说自己与梁雪的事Q,并邀请她们MN一起搬J秦家别墅。

     梁雪和秦青到超市买了一些菜,甄雯雯在家做饭。

     很K,一顿丰盛的晚餐就L好了。

     麻辣啤酒J、尖椒炒牛R、柠檬鸭、鲜菇R丝汤、炒X白菜和H生米,另外还准备了一瓶金六福酒。看着一桌子的菜,秦青都有点不太好意思了:“伯M,我又不是什么稀客,你怎么L这么多菜,这我们三个怎么C得完?”

     “C不完也没关系,可以放在冰箱。”甄雯雯笑着给秦青倒了一杯酒,然后又J了一块JR放到秦青碗里:“尝尝甄J这J做的怎么样,今T这煤火好象有点过旺,P都煎糊了。”

     甄雯雯的RQ让秦青颇有些C不消,秦青笑着说道:“伯M,你别这么客Q了,我自己来吧。其实,我一直把这里当自己的家,不知道梁老师跟你说过没有?”

     “好、好,你把这里当自己家里好了,想C什么自己J。”甄雯雯笑了笑,望着自己的NR道。

     停顿了一X,甄雯雯接着又道:“X秦,虽然你只是雪R的学生,但是你确实给我们家帮了D忙,抛开别的都不说,如果没有你那四万块,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躺着。”

     “伯M,还说这些个见外的话G什么呢。”秦青尝了一KJR,点T赞道:“嗯,虽然P稍微有点糊了,但是R非常N,W道很不错。”

     “好C就多C点,呃,酒也别忘了喝。”甄雯雯殷勤的劝着酒。

     一旁的梁雪突然道:“M,X秦还是学生,不易喝酒。”

     “N,说得也是,但是今T难得高兴,明T又是星期六。不用S学,雪R,你去拿两个酒杯来,我们三个一起喝。”甄雯雯倒是个很宽容的MQ,待得梁雪拿了两个酒杯过来,她都倒S酒后,举杯对秦青道:“X秦,我好久没喝过酒了,今T陪你喝过TK。你放心,这酒度数不高,喝得再多都不会有什么事Q。”

     梁雪也学着她MQ的样举起了酒杯,J声道:“X秦,我敬你。”Z里说着,眼里尽是温柔的神S。

     秦青看在眼里,恨不得马S把眼前这个可ARRL在怀中HH的QS一K,在抓她一把。

     秦青本来对喝酒没有什么太D的兴趣,但是一看R家MN两R都陪着自己喝,秦青当然不能再坐着不动,秦青举起酒杯对甄雯雯道:“伯M,虽然我这个R对杯中之物并不特别感冒,今T难得D家高兴,那我就陪你们多喝几杯吧。来,咱们碰碰杯。”砰的一声,三个酒杯碰到了一起,然后三R都是一饮而尽。

     秦青和甄雯雯当然不会因为这XX的一杯酒而有什么问题,但是梁雪显然以前很少喝酒,一KQ喝了一杯,脸蛋S飘S了两朵红云,眼睛也有些S汪汪的了。

     梁雪嘻嘻一笑道:“X秦,趁RC菜,像这柠檬鸭冷了就不好C了。”

     “嗯,你们也CA。”秦青招呼着MN二R跟秦青一起消灭面前的食物,不过她们MN二R的战斗L显然很有限,合起来还没有秦青一个RC得多。秦青C多了,自然喝得也多,不知不觉当中秦青不知道喝了多少杯X肚,除了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外,倒没有其它的不适。

     这顿饭C的是宾主尽欢,但是菜最后还是剩X了不少,MN二R将残局收拾好后又陪秦青闲聊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秦青的话好象特别多,而且坐了一会之后,渐渐感觉困意S来,只觉得眼前的甄雯雯和梁雪MN的S影越来越模糊,终于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咦?这是在哪里,怎么我的手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嗯,什么东西靠在我SS,RR的、香香的?”不知过了多久,秦青醒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睁开眼,从STS传来的触感让秦青MH不已。

     秦青MM糊糊的睁开了眼,咦,怎么一P漆黑,什么都看不到。过了半晌,秦青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秦青试着往左右看了看,差点没把秦青的心脏给吓出来了,秦青竟然是S在一张CS,而且左右臂弯里都S着一个R,从触感和嗅觉来判断,是两个NR,秦青吓得一X子坐了起来。

     “嗯,发生什么事Q了?”随着一个NR慵懒的声音响起,灯也亮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秦青瞪D了眼睛,C惊得说不出话来。

     原来秦青竟然跟甄雯雯、梁雪MNS在同一张CS,秦青的SS除了一条短K之外再无寸缕。

     而被秦青惊醒的MN二R都坐起来R着眼睛,显然还有些MM糊糊的,她们的SS都只穿著一件X背心,连NT的形状都清晰可见,X面都是穿著一条H内K,秦青只觉X往S涌,XT已经有了F应。

     “X秦,你醒了?”梁雪的眼睛适应了光亮之后,才注意到秦青惊愕莫名的样子。

     MN两R在秦青S后S了个枕T,让秦青靠坐在枕TS。甄雯雯还伸手M了M秦青的额T,然后柔声问道:“要不要喝点S?”

     秦青脑中一P空白,木然的点了点T。

     一杯SX肚,秦青的神智才清醒过来,秦青不敢看MN二R的ST,低XT呐呐的道:“伯M、雪R,你们这是……”

     “X秦,我把我们的事Q,还有你跟茵J、贞J她们的事Q都告诉了M,她并不F对我们。”梁雪靠在秦青的怀里,YY的道:“X秦,你对我们家的D恩D德,MM说,单是我一个R,远不足报答你,但是我们家又没有什么值钱的,想来想去也只有用我和MM的ST来报答你了。X秦,其实昨晚我和MM是故意让你喝那么多酒的,而且我后来给你倒酒的时候,还趁你不注意把一P安眠Y捏碎放J了你的酒里,为的就是让你留X来过Y……”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听到梁雪的话,秦青惊讶得X巴都差点掉X来了,想不到她们MN竟然是C心积虑的想要“算计”秦青,难怪秦青并未觉得自己喝醉就不明不白的失去了知觉,原来是安眠Y在做怪。

     就在秦青目瞪K呆的时候,甄雯雯也将ST偎R了秦青的怀中,仰起脸YY道:“X秦,伯M没有读过多少书,但知恩图报的道理还是懂的,雪R已经把S子J给了你,如果你不嫌弃伯M的S子不G净,那就只让我也陪你,这是我唯一可以做到的……”

     “伯M,你越说越离谱了,雪R已经答应做我的AQ,我怎么能对你做这种事Q?”

     说着秦青作势Y起,但是MN二RJJ的抱住了秦青,让秦青动弹不得。

     梁雪更是泪眼朦胧的哀求道:“X秦,雪R不让你走,M这样做并不仅仅是为了报恩,也是一辈子的幸福A。MQ为了我已经守寡十六年,她这么命苦,到时她跟我们一起住,但是她如果JJ是一个看客,以后的R子多难挨A!”

     “X秦,你嫌弃我?”甄雯雯看秦青面露难S,显得很伤心,眼泪都X来了。

     秦青心中一T,实在不忍心再拒绝这个可怜的NR,伸手把她LJ了怀中,盯着她的脸说道:“伯M,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谢恩的话,那我也只好接S。”

     “X秦,你知道,你醉的时候,是M替你洗的澡。M早就把你给看光了,连你SS的有几GM都数清了。”咣当,秦青只觉得有如D锤从T而降,一X子将自己砸晕了,若真是像梁雪说的这样,那他今晚可真是丢脸丢D了,秦青的脸像发烧似的,一X子变得通红通红的。

     “X秦,你害羞的样子好可A……”带着甜甜的尾音,甄雯雯的樱C堵住秦青的Z,一条香H的XS也随之伸J了他的K腔,跟秦青的ST玩起了追逐的游戏。

     N,好美妙的感觉,好香甜的W道,秦青觉得浑S的细胞都变得兴奋起来,积聚了多时的Y火也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了,秦青有些不可自制的一手从她X前的X背心X缘伸了J去,抓住她的一只xx用LR捏起来,顿时一种柔R中带着坚T的巧妙感觉传遍全S。

     秦青的另一只手则顺着她的XFX探,探J了她的XH内K边缘,仔细的探索起她神秘的H园。

     N,细细柔柔的芳C,感觉S并不是特别的浓密;xx高高的隆起,像个X馒T似的;X溪当中已经有了SH的感觉,好象有YT在不断的产生。

     “呼……呼……呼……”甄雯雯轻轻的推开了秦青,DKDK的喘着起,YR的XZ一张一翕;她满脸桃红、媚眼如丝,放S出xx的火焰,JJ的盯着秦青,J媚的道:“X秦,让伯MF侍你好吗?”

     秦青点了点T,她银牙轻咬,坐起S来T掉了X背心,露出了一对白HH、晃悠悠的xx;然后她毫不迟疑的褪去了XH内K,将她神秘的H园B露在秦青的面前,已经溪S潺潺的xx开始渗出滴滴Y露,X溪两旁的不少YM都被浸S而伏贴了X来,两Pxx依然呈现出如CN般JN的粉红S,看S去煞是YR。

     秦青的Y火也不可遏制的迅速升腾起来,KX的银Q已经是高高T起,将短K撑起了一个X帐篷。甄雯雯也在暗暗的观察着秦青的F应,噗哧轻笑一声,低T抓住了秦青的内K两边,X心的将它褪了X来。

     看到一旁的梁雪满脸通红、又带着好奇的SS盯着秦青高高T起的xx,秦青的脸更红更R了,更让秦青感到无地自容的是,梁雪也伸手去W了W秦青的X弟弟,十分惊讶的道:“X秦,以前我都没有发现你的弟弟这么D,我现在都一个手W不过来了。”X弟弟S到这异样的CJ,变得更C更Y了,而秦青却感到窘迫不已。

     “你这傻丫T,怎么还这种傻话?”甄雯雯嗔怪的看了NR一眼,伸手从NR手中“抢”过了宝贝,然后笑着向梁雪道:“傻NR,好好学着点……”说着她低T就向秦青的xx含去。

     秦青C了一惊,急忙道:“很脏的。”

     “不脏,我洗得很G净……唔……”最后这个唔是因为甄雯雯已经含住了秦青的xx而发出的声音,秦青只觉得xx陷R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当中,一种从未感S过的奇异CJ顿时传遍全S,秦青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Y,实在是太S了。

     这是秦青享SNR的xx,而且甄雯雯的K技好象也很不错,虽然秦青的xxC得让她的XK几乎无法容纳,但是她还是熟练的吞吐着,还时不时的停X来用ST在秦青的xx顶端轻T着,让秦青几乎忍不住就要当场缴Q。

     秦青SF的半眯起眼睛,靠坐在枕TS静静的享S着。甄雯雯虽然生活的C劳很辛苦,但是ST保养的还真是不错,ST还是细PNR的。

     随着“噗滋”、“噗滋”的声响,甄雯雯低T在秦青K间吞吐不休,她的Z角也流出了一些香涎,脸S也流露出了一种xx的Q息。秦青看得心中冒火,伸手将她脸抬起,甄雯雯一边低T忙着,一边不忘给秦青一个甜甜的媚笑,秦青有些忍不住的道:“伯M,你转过S来,秦青帮你抠抠……”

     甄雯雯听话的将S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将雪白的DPGB到了秦青面前,螓首仍旧伏在秦青的K间吞吐、T舐着。

     一条滴着Y露的粉红SR缝从她的G间突出,跟雪白的PG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秦青心神荡漾,伸手将她的Dxx分开,露出了里面粉红S的NR,还有隐藏在顶端的XXY蒂,秦青伸出手去轻轻的捻着那XX的Y蒂,甄雯雯的ST立刻颤抖了起来,K中因为含着秦青的xx,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没多一会R,秦青就感觉那XX的Y蒂变得T立了起来,同时她的xx里也涌出了D量的YY,她的J躯也像筛子似的抖了起来,秦青知道她已经Q动了。

     “呜……X秦……我……S不了了……”甄雯雯吐出了秦青的xx,从秦青的SS爬了X来。

     秦青故意调笑她道:“伯M,你的K技不错嘛,怎么停了X来?”

     甄雯雯J媚的白了秦青一眼,T了TZC道:“还不是你故意使H,让R家没法再继续X去了。说来你也许不信,这还是伯M第一次用Z呢,所以这Z还算是CN之S,为了这一T,我在医院可是拿汽S瓶练习了好久呢。”

     “伯M……”秦青的眼睛有些SR了,想不到这个可怜的NR为了讨自己欢心,竟然拿汽S瓶练习这种Y秽的事Q,单就这份痴心,就让R不得不A怜她A。秦青托起她的T部往KX放去,有些哽咽的道:“甄J,你坐S来吧……”

     “你J我甄J?”甄雯雯的眼里也漾出了泪H,手却伸到了KXW住了秦青的xx,牵引到了她的xxK,然后ST猛的往X一坐。随着她的一声闷哼,C壮的xx一X子充满了她的整个xx,让她感到一阵火辣辣的胀T,银牙也一阵J咬。

     “甄J,我LT你了?”秦青A怜的问道,双手在她饱满的X前活动起来,以分散她的注意L,同时低T去QW她有些发白的樱C。

     甄雯雯看秦青低T要去W她,却将T一偏,让秦青W在了她的脸颊S,秦青不由一愣,甄雯雯羞涩的瞟了秦青一眼,YY道:“我还没漱K呢。”停顿了一X又道:“我没事,只是好久没有过了,而且你的家伙又太D了,让我一X子有点不太适应。”

     秦青心中J荡,低T含着了她X前的饱满,T舐Y吸起来,甄雯雯的ST也开始F应起来,K中嗯嗯哼哼起来,在将X部用L向前T起的同时,她的双手也抱着秦青的T压向她的X前。渐渐的,她的Y部也开始扭动起来,刚开始的时候SX的幅度还很X,好象是怕xxH出来吧。经过一段时间X心翼翼的M索,她的动作变得熟稔起来,SX起伏的幅度也D了起来。

     “A……X秦……好CA……A……顶到……甄J…的H心了……A……”

     甄雯雯的动作变得狂Y起来,像匹Y马似的在秦青SS驰骋着,秦青的Z不得不放弃了对她的X部的恋恋不舍,改由双手抓着她SX跳动的xxR捏起来。

     一个火R的xx突然从侧面贴到了秦青的SS,同时梁雪J柔中带着羞怯的声音也在秦青耳边响起:“X秦,我好难SA……”

     秦青扭T一看,可不是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自己忘在一边的梁雪竟然也T得光光溜溜的了:X前的傲T的xx形状相当的优美;Y其是顶端的那两粒粉红S的C莓,晶莹剔透,煞是YR;再往X看,光H的XF,漂亮的Y脐,修长的xx,翘起的XPG,一切都是那么让R着M。

     当然最让R向往的还是隐藏在她两T之间的那神秘G殿,也许是注意到了秦青的目光正凝注在她的SC,梁雪满脸羞红的将双T分开,将她神秘的G殿完全展现在秦青的面前:xx微微隆起,像个X包子似的显得很可A;茂密的芳C很整齐的对称分布在两边,一条JJ闭合的粉SR缝从中穿过,带给秦青无比强烈的震撼。秦青K要发疯了。

     秦青沉溺在她们MN带来的K乐冲击之中,幻想着X一步更令R期待的憧憬。

     第38章MN同F

     “X秦,你好H,看得R家都不好意思了……”带着JR的尾音,两P芬芳的RC盖在了秦青的ZS,秦青顿时感觉K齿生香,SG生津,鼻子里也满是梁雪的T香。

     秦青的ST轻轻的抵开了梁雪的防线,伸到她的K腔中一阵搅动,梁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响应又怕咬着秦青。

     “N……X秦……你好YA……A……顶SJJ了……A……”甄雯雯银牙J咬、美眸J闭,K中JY不已,有些近乎疯狂的SX颠动着自己的J躯,双手也移到了自己的X前,代替顾此失彼的秦青照顾起她自己的双F来。当然秦青也并非全然没有出L,秦青的Y部也配合着她的套L尽L向ST动着,让xx能够一次次的直接砸在她柔N的H心S,带给她无与L比的K感。

     与此同时,秦青和梁雪的纠缠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几乎要窒息的梁雪不得不推开了秦青,DKDK的喘着Q,并且将她丰TYR的X部T到了秦青的面前。

     当她那粉红的葡萄呈现在秦青面前的时候,秦青的理智完全丧失了,什么L理道德都被他抛到了脑后,Z一张就含住了她的一只丰硕的xx,T舐Y啮起来。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盖住了梁雪另一只缺少照顾的xx,R捏捻L不已;另一只手则兜住了她的丰满圆R的PG,在她那翘T的PG蛋SFMR捏着。

     SXS到J攻的梁雪双手JJ的抱着秦青的T,满脸通红的轻声JY起来:“嗯…X秦……感觉好奇怪A…A…别咬A……嗯……哼……X秦……嗯……”

     梁雪含羞带怯的JY让RX脉贲张、不可自制,而少F的NY则让RXY沸腾、如痴如狂。

     在NR梁雪被秦青D得JY连连的同时,甄雯雯却已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K中的NY让Rxx:“A……X秦……好弟弟……JJ要不行了A……你怎么还不SA……A……还这么Y……A……好象更C了……胀SJJ了……A……JJ……要被你顶S了……A……”

     伴随着她的NY的是“噗滋”、“噗滋”的xx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再加S秦青C重的喘Q声和梁雪含羞带怯的JY声,构成了一曲完美的xxJ响曲。

     秦青从来没有想到,与一对MN同C联欢会带给秦青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L理的J忌K感让秦青J动的K失去理智了,她们MN两R让秦青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S,满足了隐藏在秦青内心深C的某些黑暗的xx,这种xx在每个R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一般R都不D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今T可以说是在甄雯雯、梁雪MN的“Y谋”之X,秦青的这种黑xx望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

     “A……A……X秦……JJ……不行了……A……A……顶到了……A…要来了……A……来了……A……A……”

     伴随着甄雯雯最后的深深一坐,秦青的xx也HH的顶在了她的H心NRS。

     她的K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惊J,一G清凉的YT从她的H心涌出,正浇灌在秦青的xxS,秦青只觉得脊梁一S,xx就像机关Q似的,“噗”、“噗”、“噗”

     在甄雯雯的xx深C一阵扫S,将她再次带R了xx当中。

     “A……A……X秦……你S得好多……好T……SS……JJ了……A…S了……”甄雯雯颓然瘫倒在秦青的SS,秦青绷J的ST也无L的落在CS。

     “M、X秦,你们SS流了好多汗,我帮你们CC。”梁雪光着S子就X了C,用RS打S了M巾,回到CS来帮秦青C汗。

     秦青A怜的用被窝把她包住,微责道:“雪R,X心着凉。”

     偏过TQ了秦青一X,梁雪甜笑着道:“没事,屋里暖烘烘的。”

     甄雯雯像只X猫一样偎依在秦青怀里J喘着,秦青A怜的为她将额T散L的秀发拨开,柔声问道:“甄J,累H了吧?”

     轻轻的摇了摇T,甄雯雯的螓首J贴在秦青的XK轻声道:“我都K十二年没尝过这滋W了,而且这是我有生以来最K活的一次,X秦,你K活吗?”

     秦青点了点T,柔声道:“甄J,我也很K活,我也很感J你,Y其是你不嫌脏的用KF侍我。”

     “真的?”甄雯雯的脸S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神采,略带羞涩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做呢,我还怕做不好,所以还拿汽S瓶练习了好久,你不会笑话我Y荡吧?”

     “甄J,我明白你的心思,我怎么会笑话你呢?”秦青低T在她额T轻轻W了一X,柔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怕我嫌弃你是已经结过婚的,所以想用Z来讨我欢心,其实你G本不必这样委屈自己,让我都有些心酸酸的。”

     “我没有感到委屈,我是心甘Q愿的。”甄雯雯的脸S荡漾着喜悦笑容,轻声说道:“我听R说后面那个D也是可以用的,你想不想试试,我特地洗G净了的。”

     “甄J,你真傻。”秦青不由得把怀中的YRL得更J,甄雯雯也静静的偎依在秦青怀里,静静的享S着这分xx之后的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梁雪YY的叹息声,秦青和甄雯雯才猛地惊醒过来,抬T望去,只见梁雪一脸Y怨的望着他们。甄雯雯轻轻的推开秦青坐了起来,望着秦青轻声道:“X秦,我们都忘记了雪R。”听到甄雯雯说出这样的话,秦青心中暗自苦笑不已。

     秦青伸手将有些楚楚可怜的梁雪L了过来,柔声道:“雪R,是不是要哥哥C你。”

     “是,我要做一个享SK乐的NR。”梁雪盯着秦青说道,眼睛里闪动着坚定的目光。

     秦青心中不J一荡,伸手G起了她的X巴,梁雪X脸一红,美眸一闭,红嘟嘟的XZ噘了起来,秦青毫不犹豫的W了X去,梁雪立时火R的F应了起来,JQ的回W着秦青。一番KS之J后,秦青放开了J喘微微、媚眼如丝的梁雪,将她放倒在了CS,梁雪四肢D张,满脸通红的望着秦青,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秦青从梁雪的额TW起,她的眼睛、X鼻子、红ZC、雪白的粉颈都留X了秦青JQ的RW;在她YR的X部,秦青的ZC做了短暂停留,T、扫、咬、Y等诸般武艺一一使出,梁雪立时K中嘤嘤有声,J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一双xx也无措的蜷起、又伸直、再蜷起……,双手也无助的抓JSX的C单,显得很J动。甄雯雯跪在一旁,轻轻的在梁雪的一只Y臂SFM着。

     没过多久,秦青感觉K中的xxT立了起来,秦青于是不再多做停留,ST顺着梁雪的X部XH,从她光H的XF扫过,途中经过可A漂亮的X肚脐,然后再到达她微隆的xx,经过一溜稀疏柔R的芳C,最后直达那YR的粉红S沟壑。

     两P粉N红R的xxJJ的闭合着,秦青有些KGS燥,伸手秦青住她的两条粉T向两边分开,JJ闭合的xx露出了一条不D的缝隙,秦青的ST顺着缝隙伸了J去。

     Q得梁雪“A”的一声,梁雪J嗔骂道:“你好讨厌,QR家那里。怪脏的。”

     秦青说:“雪RX宝贝R的SS都是香的,哪R有脏地方。”听得梁雪心里甜甜的。

     秦青伸手分开森林,把Z贴在秘XS。在X溪,X豆,及两岸S,辛勤地工作起来。梁雪的X溪泛滥成灾。秦青张DZ,把流S都咽到肚里。一边C着,一边嚷道:“雪R的S好香。”

     梁雪断断续续地哼J着,无病呻Y着,Z里不成句子地J道:“X秦……你真好……T得我……要疯了……我……S不了……啦……”PG不安地扭动着,像是兴奋的表示,又像是极L的躲避。一双手无助地抓着C单,美目闭着,一脸的羞红。

     秦青笑问:“X宝贝R,你SF吗?SF就J出来。”

     梁雪J道:“……好SF……SFS了……你好……好厉害……我F……你了……”

     秦青问:“你还骂我吗?”

     梁雪说:“不……不……”

     秦青说:“那你J点好听的,我听听。”

     梁雪犹豫一X,才J道:“QA的……Q哥哥……你G得雪R……好S……K点……K点……来吧……”秦青说:“雪R,来是什么意思?”

     梁雪说:“Q哥哥……K……KCJ去……好X呀……”

     秦青得意地放X她的S子,T着Dxx,向xx凑去。xxS汪汪,C都S了,Dxx分开H瓣,向里J军。

     梁雪皱着眉,呻Y着:“Q哥哥,慢点……有些疼呀……”

     秦青拔出xx,在流SS沾了沾,重新RD,xx真象xx一般,慢慢地,一伸一缩的。为了让她放松,秦青伏XS子,把ST伸R梁雪Z里,两手玩着NT。

     梁雪很乖,知趣地啯着DST。那温R,X丝丝的感觉,使秦青全SS适。

     过了一会R,秦青开始C动,C得很慢。每次都把xx拉到XK,再缓缓而R。

     梁雪眉TS展,秦青放开她的Z,梁雪便S畅地哼J起来:“A……唔……好呀……好美呀……A……好SF……”秦青两手支C,用L的C着,xx把xxJ得JJ的,好象不许它猖狂,但Dxx威L无穷,xx只好T着,让它随意G着。

     秦青把xxC得唧唧作响,XF撞出啪啪声。他也半睁眼睛,感S这美N的美妙,Z里不时问:“X宝贝R,SF吧?C得好不好?”

     梁雪全S扭动着,Z里不时答:“好……好极了……你是……D英雄……你有本事……K……K……这X……好重……呀……”

     秦青C了一阵,令梁雪换个姿势。在秦青的指挥X,梁雪翻S跪X,SS前伏,把PG撅起来,梁雪Z里嚷着:“不好,这姿势好丑。”

     秦青一边帮她摆姿势,一边哄道:“谁说的,这姿势最好了。NR最美最动R。”

     摆好之后,看得秦青一呆。以前,他经常让林雪茵和林雪贞做这个姿势。她们是丰满型的,DPG雪白滚圆,在这个背景X,xx与P眼,其造型与颜S,分外YR。

     梁雪也是丰满型的,比倩辉差点,但多了青春Q,弹X更佳。那淡S的XP眼R,不时缩着,红N的H瓣在密林里若隐若现,密林S挂着露珠数点,盈盈Y滴。那裂缝随着梁雪微微的摆动,一合一开的。

     秦青脑袋一R,抱住MR的PG,把Z再次贴了S去,在PGS贪婪地QW着,在P眼S沈醉地留连着,在腚沟里FF复复轻轻重重地耕耘着,开发着,投R全部的RQ,全部的心X。

     动作很剧烈,技巧很高超,这X可要了梁雪的命了,她D声xx道:“A……Q哥哥……K点C吧……雪R求你了……”

     秦青得意地问:“我要C你X,你让CX吗?”

     梁雪羞得不答,秦青又低XT,玩命地工作。梁雪S不了,DJ道:“Q哥哥……你C吧……我让你CX……”说到此,声音X如蚊哼。

     秦青明明听见了,他却说:“X宝贝R,我没听见,D声点,再说一遍。”

     梁雪无奈,D声骂道:“秦青……你这个王八蛋……K来C我的X吧……我让你CX……C我吧……”秦青哈哈的笑了,他跪在她S后,把xx一对K,PG一T,滋的一声,全G皆R。一边C着,一手Mxx,一手在她的PGS轻拍着。这PG真光H,像是D西瓜。

     秦青HH地G着,梁雪S得呻Y,J呼,xx,C喘,Y声N语,什么都有了。秦青顿时有一种YF的自豪感。

     梁雪的xx也是妙品,J,N,H,暖。Dxx放里边,四肢百骸都S得发R。这梁雪真是Y物,她以前N友周平真是没福,这样的美N都不会享S。秦青很兴奋,xxK如风雨,C得梁雪J声不断,xx狂摆,PGR直颤,不到三百X,梁雪又xx了,秦青还没过足瘾呢。

     梁雪说:“Q哥哥……你……好B……真不简单……我也想G你……”

     秦青说:“说不定谁G谁呢。”他把S子往CS一躺,说道:“S来吧。”

     梁雪脸带红霞,两眼如S,跨在秦青SS。秦青把着xx,帮她套J去。之后,梁雪半闭美目,双手按着秦青的X膛,笨拙的一起一坐着。长发飘飞,XZ微张,不时地哼着,想到自己在S边,在GNR,心里得意洋洋,俏脸S露出笑意来。

     秦青见两只xx弹跳不止,伸手抓着,玩着。享S着M喳的乐趣,XS有时往ST,配合梁雪的动作。xx套着这样的D家伙,有点CL。还好,梁雪S分充足,一切从陌生到熟悉。梁雪经过锻练,越来越专业了,XY越发的灵活,DPG越发的会摇了,心里的得意劲R更D了。

     秦青见她高兴,就问:“雪R呀,CX好不好?”

     梁雪欢呼道:“真美呀……CX真好……活这么D……才知道滋W……以前真是……白活了……”

     秦青说:“那么你是心甘Q愿被我C了?”

     梁雪哼道:“……是我把你给C了。”说着,格格地N笑了。

     秦青L着她的PG,使劲T着。这样玩了一会R,梁雪LQ减弱,动作也慢了。

     秦青抱着她一翻S,HH地G着,又是二百多X,C得梁雪“胡说八道”起来。

     当秦青SJJD时,梁雪JJ抱住他,DJ道:“好R呀,TS我了……你C得我好美呀……”

     “来,C把脸。”一旁的甄雯雯见二R战罢,她用M巾帮秦青C了C脸,这种温柔的滋W让秦青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自己的MQ也曾这样拿着RM巾来温柔的帮秦青C脸。

     秦青心中一R,不由将甄雯雯JJ的抱住了,她C了一惊,然后马S释然,羞涩的X声道:“你还要吗?那就让JJ再F侍你一回吧。”说着她就伸手X探,T部稍稍抬起再坐X,就已经把秦青的X弟弟重新纳R了一个温暖无比的所在。

     “不,这样就好了。”秦青知道甄雯雯是误会自己了,秦青也不多说,抱着她躺倒在CS。

     这时候梁雪终于从xx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从背后抱住了秦青,XZ贴在秦青耳边道:“X秦,你好厉害A,我都差点以为自己S过去了。”

     秦青哈哈一笑,俏P的道:“嘿嘿,还早着呢。”

     “X秦……”梁雪JX的S躯从背后JJ的贴住了秦青,她的XZ呼着RQ在秦青耳边道:“X秦,一会我还想要!”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先S吧。”

     MN两R同时轻嗯了一声,J躯JJ的贴住了秦青,像三明治似的把秦青J在了当中。不一会R,MN两R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而秦青却是思绪万千,一会R兴奋,一会R自责,带着一种矛盾的心Q,不知不觉的沉S过去……

     第39章双美齐S

     不知过了多久,秦青感觉脸SXX的,就好象有个X狗在T秦青的脸似的,秦青MM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梁雪调P的笑脸:“X秦,早A。”

     “原来是你这个X狗在T我的脸A,我说怎么XX的?”秦青笑着说道,低T向怀中望去,看到的是甄雯雯喜悦中又带着一丝羞涩的笑脸,碰到秦青的视线后,甄雯雯的俏脸羞红了,并且有些羞涩的把T埋在了秦青的X前。

     秦青也不J老脸一R,却听梁雪笑嘻嘻的说道:“M、X秦,你们真有趣,居然还会脸红。”

     秦青抬起T来,伸手在梁雪光溜溜的PGS拍了一记,佯怒道:“雪R,刚才你吵醒我还没有跟你算帐呢,现在居然敢笑话起来了,是不是想讨打?”没想到这X妮子G本毫不在意,依旧跟秦青嘻嘻哈哈的,秦青笑骂道:“你这妮子,都已经是当老师的R了,一点也不知道害羞。”

     “我有什么好害羞的,X秦你又不是没看过。”梁雪赤条条的跳X了C,就在秦青面前穿起了YF,好象是故意挑D秦青似的,她还故意把T张得很开,让她那美丽的H房尽Q的在秦青面前展现。

     这次连她MQ甄雯雯也有些看不过去了,红着脸骂道:“S丫T,不是你你,我都替你脸红。”

     “嘻……嘻……”梁雪一副XR得志的模样嘻笑着,G本不把MQ的话放在心S,慢慢吞吞的穿好YF之后,朝秦青们做了个鬼脸道:“M,你和X秦慢慢的QR,X去给你们买早点。”

     说着她就哼着欢K的X调出门去了。

     甄雯雯羞红着脸恨恨的骂了句:“S丫T。”回过T来她发现秦青怔怔的望着门K发呆,忍不住低声问道:“X秦,你后悔了?”

     “有一点,”秦青点点T,叹了KQ道:“对你们那样,让我有种罪恶感。”

     “你是个好R……”甄雯雯的螓首埋在秦青的XK,YY说道:“X秦,你不必顾虑我的关系,也不必有什么心理压L,我们MN都不会要你负责的,只要你能偶尔来陪陪我们,我们就心满意足了,等有一T你厌了、烦了,我们会悄悄的走开,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甄J,你……”秦青觉得好象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似的,有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秦青心中十分感动,双手捧起了甄雯雯有些发T的俏脸,低TW了X去。

     甄雯雯杏眼微闭,红C嘟起,朝秦青的ZC迎了S来,就在秦青们的ZC要接触的一刹那,秦青突然脑中闪过一个念T,秦青的Z就停滞在了空中。

     甄雯雯等了半晌,不见秦青有什么后续动作,不J有些奇怪的睁开了眼,讶异的问道:“X秦,怎么啦?”

     “我决定了,让你们搬到我家里,跟茵R、贞R她们住在一起。”秦青镇定的道。

     甄雯雯一阵感动,道:“其实,我没有敢奢望能跟你住在一起,这对于我们MN而言,是最D的恩赐了!”

     甄雯雯怔怔的看着秦青,突然抱着秦青嘤嘤的哭起来,秦青知道她现在心QJ动,所以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宽W着她,但是她却依旧的哭个不停,让秦青也感觉心中酸酸的。

     “M、X秦,你们这是怎么啦?”梁雪已经买完早点回来了,看到秦青和甄雯雯这副样子,不JDC一惊。

     甄雯雯这时候才抹着眼泪从秦青怀里坐了起来,道:“雪R,X秦要把我们接过他家里去住。”

     “A,这真的,太好了……”梁雪同样J动高兴的道。说着,兴奋的T掉鞋跳SC,抱着秦青的胳膊摇晃道:“X秦,你实在是太好了。”

     甄雯雯也从背后抱住了秦青,饱满的双F顶得秦青的后背一阵S麻,而且她还在秦青耳边吹着Q,XZ腻声道:“X秦,今R个我们M俩就任你玩个够,你想怎么样秦青们都依你。”秦青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K要被xx所淹没了。

     秦青微笑道:“要玩也要C饭A,二位JJ,先让相G我C饭好吗?”

     “当然!”梁雪高兴的道。

     秦青苦笑着摇了摇T,这才去洗漱,到了卫生间,才发现梁雪为自己连牙膏都挤好了,刷牙洗脸之后,T脑感觉清S多了,就是SS有些粘粘乎乎的不太SF。

     仿佛是看出了秦青的心思,甄雯雯一边招呼秦青坐XC早餐,一边柔声问道:“是不是感觉S子有些粘乎乎的,先把S子洗一X,那就SF了。”哇,考虑的还真周到,难怪有R说“温柔乡、英雄冢”,要是每T都被这温柔甜蜜的滋W包围,R的斗志肯定会被一点点消磨掉的。

     “X秦,多C点。”仿佛是担心秦青昨Y消耗过D,甄雯雯MN两R都是一个劲的把包子、油条往秦青的Z里S。

     秦青开玩笑的说道:“怎么啦,怕我呆会R没LQA?”MN二R都是俏脸一红,不约而同的白了秦青一眼,万种风Q,都在这含Q一睨中。

     C过早饭后,MN二R有些面红耳赤的把狼藉不堪的C单扯了X来,换S了G净的。说真的,昨晚的战况只能称之为一般,但是C单竟然S成那样,只能说MN二R都是S比较多的R。

     MN两R收拾好C铺之后,就腾出手来拾掇秦青了,甄雯雯拿出一个木盆放在屋中,然后红着脸对秦青说道:“X秦,你把YF都T了站J来,秦青和丫T来帮你CCS子。”

     秦青还真没有尝过这种滋W,不知道她们昨晚又是怎么对付秦青的?F正MN两R都已经跟秦青R帛相见过,秦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把DY一T,内K一剐,SS就没有任何遮掩的赤条条的呈现在MN二R面前。

     MN两个都是CCJ笑不已,红着脸用RM巾为秦青C拭起S子来,嗅着二NSS的香Q,感S着RM巾在肌肤S的移动,本来还很老实的X弟弟也开始摇T晃脑起来,看得二N也是脸红不已。

     梁雪这X丫T也真会作怪,用X手W着秦青的xx仔细的清洗着,S到CJ的xx自然变得更加坚T雄伟。看到自己的恶作剧起了效果,梁雪更是CCJ笑着用她柔R的X手套L起秦青的xx来,一种新鲜的CJ不断从xxS传遍全S,秦青SF得都K要闭S眼睛了。不同于顽P的NR,MQ甄雯雯则是温柔的为秦青C拭着每一寸肌肤,动作轻柔而认真。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动作,但是秦青也能从中T会到她的似海深Q,秦青在心中暗暗的发誓:“甄J,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和雪R活得这么艰难,我会让你们过得幸福K乐的。”

     “X秦,要不要我帮你含含?”梁雪W着秦青面目狰狞的xx,仰起通红的X脸略带J羞的问着。

     秦青摇了摇T,伸手FM着她的秀发道:“雪R,以后吧。”

     “X秦,我听你的。”梁雪红着X脸点点T,X手在YT的xxS又套了两套,才有些不舍的放开了。

     站在秦青背后帮秦青CS子的甄雯雯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笑着D梁雪道:“傻丫T,还舍不得放A,呆会有你乐的时候。”

     “M,你好H,也来取笑NR……”梁雪羞得满脸通红,拿M巾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好、好,M不笑你,K帮你X秦把S子CG,免得你X秦着凉。”MN两R齐心协L将秦青的S子C得GG净净。如此一来,ST果然感觉清S多了,被剥夺了穿YF权利的秦青G脆就赤条条的S了C,连短K也懒得穿了。

     “X秦,你先坐一会R,等秦青把S子CG净之后就来。”甄雯雯朝秦青羞涩的一笑,自顾自的T起了YF。

     当梁雪带着清香的xx扑R秦青的怀里时,秦青的心竟如初恋时般怦怦直跳,脑海中还是一P空白,秦青的Z却已经W住了梁雪那呼吸着芬芳Q息的樱C,ST也侵略X的突破了梁雪的防守,伸J了她的XZ当中,跟她的X香S纠缠在一起,肆意的品尝着她的芬芳。

     梁雪火R的F应着,一双柔荑JJ的L着秦青的脖颈,温香RY般的J躯也JJ的贴着秦青,仿佛要跟秦青R成一T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秦青的Z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梁雪张着XZJ喘着,X脸红得像一个YR的D苹果。随着她X脯的剧烈起伏,两粒粉红S的樱桃也随之抖动着,让秦青的视线再也无法移开,一向冷静的D脑也彻底失去了思考的能L,秦青不能自已的将梁雪推倒在CS,然后一T埋在了她的X前,一K叨住了她的一只RF,同时右手盖S了她的另一只玲珑Y透的xx。

     梁雪的T香让秦青如痴如醉的,秦青使出了十八般武艺,Y、T、吸、咬,抓、R、捏、扯,轮流照顾着梁雪两只可A美丽的xx。梁雪哪经得起如此的挑D,J躯轻轻的颤抖起来,Z里也泄出了腻R的J哼:“哼………A……X秦……呀……不要咬……A……嗯……哼……”

     梁雪YR的J哼声听在秦青耳中显得分外的J媚,让秦青X脉贲张、Y火高涨。

     在秦青的KS和双手的攻势X,梁雪X前的一对粉红S的樱桃都T立了起来,雪白的肌肤也渐渐的泛起一层朦胧的粉红S。

     她有些SX难耐的将秦青的T往她的X前压,一双修长的xx无助的磨蹭着,樱桃XZ当中不时的发出让RRJ不已的J哼声:“嗯……X秦……AA……好麻……A……好XA……不要再D我了……A……”

     看到梁雪的F应十分S路,秦青悄悄伸手探了一X她的桃源仙D,哇,已经发洪S了。秦青看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不再N费时间,伸手捞起了她的一双xx,用L向两边分开。

     梁雪满脸红晕,但是却强忍羞意的探手抓住了秦青坚Y如铁的xx,抵住了她已经泥泞不堪的xxK磨蹭了两X,然后满脸通红的望着秦青媚声道:“X秦……来吧……”

     “那要来咯。”秦青深吸了一KQ,稍微平息一X心中J荡的心Q。

     秦青屏住了呼吸,Y部微微用L,C壮的xx慢慢的分开两Pxx,向里面挤J去。

     秦青Y部猛地用L一T,只听“噗”的一声,一X子JR了美妙的H房,感觉好象被一团火R温R的蜜RJJ的包裹住了,一G强烈的K感直冲D脑,险险当场“缴械投降”。

     “A……X秦……A……你顶的……太深了……A……好美……”秦青的双手捞起了梁雪的柳Y,卯足LQ狂C猛C起来,而梁雪也不由自主的哼出了令她感到脸红的xx声:“A……X秦……A……你好B……A……A……A……太美了……A……”

     “A……M……你HA……A……A……”梁雪突然失声J了起来,原来是一旁观战的甄雯雯不甘寂寞的在梁雪的X前活动起来,替苦无三T六臂的秦青照顾起梁雪的那双X白兔来,这双重的K感自然让梁雪感觉分外的CJ和强烈,柳YT动的更加狂Y,疯狂的迎合着秦青的冲C,“啪”、“啪”、“啪”的撞击声此起彼伏,格外的响亮。

     熊熊的Y火在秦青的眼中燃烧着,秦青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T,xx、xx、再xx。无边的K感经由xx传R秦青的D脑,然后这种K感又很K蔓延到ST的每一个细胞,让秦青感觉ST都像要飘起来似的。

     梁雪的J躯在秦青的SX扭动着,她不住的T动着柳Y迎合着秦青的冲C,美丽的螓首在枕TS左右的摆动着,一T秀丽的长发也披散开来,随着她螓首的扭摆而在空中飞舞着。

     “A…X秦……S不了了……A…太深了……A……这X太重了……A……M……M……再重点……对……A……”梁雪有些语无L次的JY着,ST像一个虾米似的拱了起来,以便让秦青的xx能够更深R的JR她的T内。

     随着C壮xx在梁雪的xx内飞K出没,“噗滋”、“噗滋”的S声也此起彼伏,丝丝YY也被xx带得四C飞溅,在已经被梁雪的落红沾W的白布S再画S一笔。

     “A……不行了A……A……A……”随着梁雪一声高亢而悠长的JY,梁雪拱起的J躯也慢慢的瘫R在CS,D量的YJ也从她的子G深CB涌而出,B得秦青的xx一麻,差点就让秦青“阵亡”了,好在秦青及时深吸了KQ,将SJ的冲动给抑制住了。

     达到xx之后的梁雪双眸J闭,J喘微微,X脯剧烈的起伏着。秦青伸出右手在她X前温柔的AF着,同时伸出一手到躺在一旁的甄雯雯的XFX挑D着她的xx,为X一波的R搏战做准备。

     “X秦,好美A,我都以为自己差点S了。”良久之后,梁雪才在秦青的温柔AFX清醒过来,G着秦青的脖颈给了秦青一个RW,X脸S满是xx之后的满足和J慵,J俏的脸S多了一份成熟的风Q,显得更加俏丽。

     “你先休息一X,我先跟你ML回,然后再来A你好不好?”秦青低T在梁雪的XZSQ了一K,柔声问道。梁雪点了点T,眼睛骨碌碌直转,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

     秦青笑着从她T内退出,梁雪的目光有些凄M的望着秦青仍旧坚T的xx,秦青有些好笑的道:“X丫T,别眼馋了,呆会我保证把你喂得饱饱的。”梁雪闻言D羞,X脸红得都K滴出S来。

     “X丫T,也知道害羞了?”甄雯雯一边调笑着梁雪,一边将秦青拉到了她的SS,早已经被秦青和梁雪的现场表演D得春心荡漾的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抓着秦青的xx就向她已经S漉漉的xx引,秦青却故意促狭的不予配合,急得她J嗔道:“X冤家,别DJJ了,你要急SJJA。”

     秦青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梁雪已经“噗哧”一声J笑了起来,笑得甄雯雯满脸通红,嗔道:“S丫T,自己C饱了就不管MM了。”

     “甄J,我这不是来了吗?”秦青L着甄雯雯的Y部用L一T,xx就顺着H腻的YY顺利的JR了她的H房,充实的K感让她S得DJ了一声,然后眉开眼笑的对秦青媚笑道:“X秦,给JJ来通TK的。”

     “甄J,那我来了。”秦青将甄雯雯的双T捞起架在自己的肩膀S,双手把着她的DT,深吸了一KQ,卯足LQ开始狂C猛C起来,不给她任何CX的机会。

     S到如此猛烈鞑伐的甄雯雯立时SS得J躯L扭,满K胡言L语起来:“AA……X冤家……你要GSJJ了……A……好B……A……再来……A……DL一点……GS……JJ……也愿意……A……要ST了……”

     “嘻嘻,X秦这么好的R,怎么舍得GSM你这D美R呢?”缓过劲来的梁雪也不敢寂寞,加R了他们的战斗,不知是不是出于“BF”,她也玩L起甄雯雯X前饱满的双F来,并且还时不时的低XT用牙齿含住MQ的xx一阵轻咬,这让甄雯雯颇有些C不消,J喘着呻Y道:“S……S……丫T……你怎么……捉L起……M……来了……别咬……M……要S不了……了……”“嘻嘻,MM刚才也捉L了我一回,我现在当然要报仇了。”梁雪嘻嘻J笑着,X手轻捻着MQ的xx,X前和XT传来的双重CJ让甄雯雯也变得疯狂起来,顾不得再跟梁雪斗Z,K中JY不已,螓首也一阵急摆,柳Y扭动更急。秦青Q喘如扭,一阵狂C猛C,带得SX的木C也是咯吱咯吱L响,仿佛像是在向秦青们发出抗议似的。

     “A……S……丫T……不要再捻了……A……M……S不了……A……AA……来了……A……”甄雯雯DJ一声,整个R就像泄了Q的P球似的一X子瘫了X来,XZD张着直喘Q,想不到在秦青和梁雪的双重攻势X,她也不过只比梁雪多支撑了几分钟而已。眼看着甄雯雯也已经到了xx,正得趣的秦青只得又转移了阵地,再次JR了梁雪的H房。

     “AA……X秦……A……你……比刚才……更猛了……A……更C了……AA……顶到我……的H心了……A……我……好美A……X秦……你美不美……A………”

     “我………当然也美了……雪R……你的xx……好J……J得……A……SS了……”

     “以后……雪R……的xx……是……Q哥哥的了……X秦……想什么……时候……G……雪R……都可以……雪R……永远……都只……A……你……一R……雪R……永远……也只让……Q哥哥………一个RG……雪R………是X秦的……A……A……又顶到H心了……X秦……A……雪R……A你……”

     “好雪R,我也A你。”感S到SX梁雪的似海深Q,秦青十分感动,Y部T动得更加J烈,仿佛要将两个R的ST融合为一。秦青知道,自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以往一直坚持的道德观已经发生了G本X的动摇,秦青终究还是没能挣Txx的YH,彻底的沉沦其中了。

     “X秦……再重一点……雪R……要K活S了……AA……要ST了……AA……”梁雪G着秦青的脖子,在秦青的脸S疯狂的W着;一双xxJJ的盘在秦青的YS,T动着SC疯狂的迎合着秦青,跟秦青配合得默契无间。

     “呼……雪R……我……要来了……”强烈的K感不断的冲击着秦青,秦青感觉到xx即将来临,鼓起余勇做最后的冲C。

     梁雪的J躯扭动得更急,K中JY道:“X秦……SJ来吧……全部S到…雪R的ST里面来……”

     梁雪的蜜R一阵收缩,剧烈的挤压着秦青的Dxx,强烈的K感让秦青再也无法忍S,xx重重的击打在梁雪的H心S,然后浑S一颤,脊梁一S,“噗”、“噗”、“噗”、“噗”、“噗”、“噗”,xx在她的xx里剧烈的抖动着,YJJS而出,S得梁雪瞬时达到了xx。

     “A……A……X秦……你S得好多……A……SS雪R了……A……”随着梁雪的最后一声JY,两具沾满了汗S的躯T也像两条S鱼般,无L的瘫倒在C铺S。

     “雪R,K活吗?”秦青QW着怀中仍旧J喘不已的梁雪,柔声问着。

     “K活S了。”梁雪羞涩的QW了一K,X脸直往秦青怀里拱。

     “S丫T,不害臊。”刚才一直躺在旁边近距离观战的甄雯雯这时候J神好象恢复了不少,取笑起自己的NR来了,此刻她的脸S还带着一P醉R的桃红,神Q也有几分慵懒。

     梁雪听得MQ取笑,也不甘示弱道:“M,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刚才你还JX秦”X冤家“呢,好R麻。”

     甄雯雯脸一红,“噗哧”一声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秦青看得心中一荡,一伸手将她也LR了怀中,让MN俩脸对脸躺在秦青的X前,两R都有些羞涩的将T埋在了秦青的X前。

     看着怀中的风Q各异的MN俩,秦青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来,甄雯雯抬眼斜睨了秦青一眼,羞嗔道:“瞧你这R,昨T还是个正正经经的好R,现在却笑都笑得这么H。”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R。”秦青将怀中的二NL得更J,叹息道:“要是我真是个坦坦荡荡的君子的话,就不会动你们了,知恩不图报才是君子所为,我现在这都成了什么?”

     “我和MM都明白的,是我和MM愿意的。”梁雪温柔的道。

     甄雯雯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脸S温柔的表Q已经说明了一切,秦青心中十分感动,又有一丝的惭愧,手S不自觉的将怀中的MN俩L得更J。MN俩也没有再说话,只是JJ的偎着秦青,室内一时陷R了沉寂当中。

     温存良久之后,甄雯雯起SXC准备午餐去了,梁雪则腻在秦青怀里陪秦青说着话。说了一会,她突然“A呀”一声从秦青怀里坐了起来,秦青正不解的时候,却见她红着脸从SX拿出了那块沾染了不少xx被子。看到秦青笑谑的眼神,梁雪的俏脸更红。

     第40章荒Y的一T

     看到梁雪J羞的样子,秦青颇为歉意的道:“雪R,累了吧!”

     梁雪脸S带一点羞涩,拉住秦青的手,媚声说:“累了,秦哥哥,雪R按按摩。”

     梁雪平平的B在CS,秦青望一眼,心里暗暗赞叹:梁雪和她MQ甄雯雯真可称双壁。

     甄雯雯是丰满型的,梁雪可算苗条型的,但她的苗条是指形T,而她的PG照样有R,xx照样很T。她是T生的有种清纯的媚骨,真是R间不可多得的Y物。

     秦青哪里会按摩,双手笨拙地在她的SS象挑D般的R捏,FM着。对她粉N的PGA不释手。它象雪一样白,Y一样光,明月一样圆,绸缎一样H;那道腚沟把R丘分成悦目的两半;那沟里是梁雪最MR的地方。相信只要是NR,见到这沟时,都会跃跃Y试,蠢蠢Y动的。

     秦青M着M着,手指不那么规矩了,象一条X虫子,钻R腚沟,指尖在双孔S爬行,时轻时重,时K时慢,很有技巧的。

     D得梁雪细Y微动,鼻子哼哼唧唧的,Z里低J道:“这滋W真好………别停………”

     突然梁雪“A”地一声,原来秦青手指SJ她的H瓣里,那里又流S泛滥了。

     秦青将梁雪翻过S,倒B在她SS。把xx分得开开的,伸过ZR,对梁雪的NXJ行地毯似的的轰炸,S得梁雪D声xx,DJSK。

     秦青的家伙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象示威一样。梁雪一把抓住它,又M又套,又DL蛋的,觉得这东西真D,真可A。一张ZR,将xx含J去,好一阵的温柔的套L,又是好一阵的深Q蜜W,SF的秦青Z里直喘。

     那Dxx经过美RXZR的AF,更是硕D,威风凛凛,xxK赶S乒乓球DX了。

     梁雪喜欢得不得了,用香S继续T着,在BSS缠着,她TT都想着有这样一GD家伙A她。

     秦青被她T得S不了,决定再G她一次。他跪在她的T间,将xxS抬曲起,用xx对准XX,顶了又顶,蹭了又蹭,xx把xxL得JS。

     梁雪抓住xx,往里S着,xx道:“好相G,……KJ来……M子……X得……难S……KK……K……CX……吧……”

     经过一阵的磨C与努L,xx终于把xxCJD半截。光这半截,梁雪已满足得直哼哼,她J道:“好相G……你的xx真……D………C得SX……好K活……”

     秦青听她J得好听,好不得意,抱着D白T,T起xx,扑滋扑滋地C了起来。

     XX真好,把Dxx包得JJ的,里边S分充足,使xx享尽艳福。那种种K感,通过xx,传遍全S。乐得他呼呼直喘,每一X都C得铿锵有L,每一X都是英雄的表现。

     在此节奏X,那两只又圆又T的xx,波N般起伏着,摆动着。看得秦青两眼发直,不由双手过去,W住它们,象玩健S球一样玩着。双管齐X,G得梁雪更S,J躯扭动不止,配合秦青的动作。

     秦青豪Q如云,一KQ几百X,把梁雪推Sxx。xx的涨满感,使她刻骨铭心。

     秦青坐在C边,梁雪知趣地跨S去,双臂G他脖子,秦青一手抱她Y,一手MPG,xx自由地C动。

     秦青伸出了ST,梁雪吸JZ里,用香S缠着。一会R,秦青以双手把住xx,又捏又抓的,对NT更是兴趣浓厚。

     三路J攻,梁雪得到前所未有的K乐,主动TXS,XY扭得很美,哼声JRxx。

     后来,秦青令梁雪在CS跪X,撅起PG来,这个姿势使NR的魅L达到,要多S有多S。圆PG分开,双孔毕现;JHJ揪揪,NN的;xx张开了K,S汪汪的,象在呐喊,象在呼唤着年青的C壮的凶猛的Dxx的CL。

     秦青美滋滋的将xx一C到底,开足马L,HH地顶着。

     顶得梁雪的PG向后一耸一耸的,Z里还J道:“Dxx……顶得好……再顶……K些……”

     秦青M着她的PG,C速飞K,还嚷嚷着:“好………不错……XX……真J……J得好……CS你……C……C……”

     梁雪也不顾羞耻地响应道:“XSX……好S……好……好美……C吧……使劲……C吧……CS我吧……”秦青一阵猛攻,梁雪S得胡说八道,很K出现第二个xx。秦青马不停蹄,继续D战,又是二百多X,才将RJSJ去。

     梁雪欢呼道:“Q哥哥……好R呀………TS了………TS我了………你CX……真厉害…………”

     秦青躺X来,梁雪伏在他SS,半睁双眸,用红C胡L地Q着他的脸。

     秦青的手意犹未尽,在她SSH行,正要再G她一回。

     只见甄雯雯推门从外边J来,笑着问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是准备在CSC了,还是XC来C?”

     梁雪闻言答道:“M,我们XC去C。”说完她L着秦青的脖子J声道:“X秦,你就这样抱着我XC好不好?”

     什么J“就这样”?梁雪用行动告诉了秦青答案,只见她用X手将秦青的xx套L了几X,待得秦青的xx变得YT之后,她的T部轻轻一抬一坐就将xx纳R了她J窄的xx当中,然后她双手L着秦青的脖子,一双xxJJ的盘在秦青的YS,就像一个无尾树袋熊一样吊在了秦青的SS。

     这个美RR,难道一点就不怕把秦青的Y火挑拨起来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秦青苦笑着摇了摇T,用DY将秦青们两R的ST裹着XC去C饭。

     唉,真是夭寿W,每走动一步,xx就会在梁雪的xx内HH的顶一X,那种滋W真是难以用笔墨形容。梁雪闭着美眸,螓首靠在秦青的肩TS在秦青耳边腻声轻哼着,显得十分的享S。她倒是享S,秦青却忍得很辛苦,Y其她那对丰T的xx就像是两个火源,磨得秦青的X膛一阵S麻,恨不得再次猛烈的鞑伐她的J躯。

     “你这丫T,这样缠着你的X秦,让他怎么C饭?”甄雯雯看到秦青们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骂起NR来。

     梁雪嘻嘻一笑,显得X有成竹的道:“M,这你就不懂了,当然是由我来喂X相G了。”

     喂X相G?秦青又不是婴R。秦青抱着XT跟自己还结合在一起的梁雪坐到了椅子S,梁雪有些意犹未尽的摆动Y部在xxS套L了两X,然后才媚笑着对秦青道:“老G,你只要抱着我就好了,其它的你就不用管了。”说着她对自己的MQ道:“M,你给我拿一个勺子来。”

     “你这X丫T,C顿饭也这么多H样。”

     梁雪拿过勺子,盛了一勺饭菜混合物,秦青以为她要喂秦青,所以就主动张开了Z。没想到她嘻嘻一笑,却把饭菜送到了自己Z里,秦青以为她故意捉L秦青,不由笑骂道:“雪R,故意捉L……唔……”秦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她的XZ堵住了,然后就感觉一团饭菜带着芬芳的Q息被顶J秦青的Z里,秦青蓦地明白了,原来她是想用这种方式喂秦青,这还真够香艳的。

     “X秦,现在该你喂我了。”梁雪舀了一勺饭菜直接送R秦青的K中,XZ微微仰起,等待着秦青的喂食。哇哩叻,这丫T还真会作怪,秦青玩过这么多美R,哪有今T这么香艳A?秦青心中这样想着,Z却不由自主的迎S了她的XZ,将饭菜哺R了她的XZ中。

     一旁的甄雯雯看得满脸绯红,调笑道:“嘻嘻,你们俩还真像是一对新婚的XFQ,好得蜜里调油。”

     “M,你是不是忌妒了,来,你也来喂相G两K。”

     “你这丫T,你自己喂得好好的,扯SM做什么?”甄雯雯羞得满脸通红,忸怩着不肯答应。

     看着她露出了如XNR的J羞模样,秦青不J心中微荡,涎着脸道:“甄J,我也想你喂我呢。”

     甄雯雯满脸J羞的横了秦青一眼,有些羞答答的含了一K饭菜在K中,闭着美眸向秦青W来。嘿,想不到她害羞起来还真可A,要不是秦青调整Z的位置,她肯定会W到秦青的X巴。

     万事开T难,喂了秦青两K之后,甄雯雯也不那么的害羞了,和NR梁雪你一K、我一K的轮流喂着秦青,当然秦青也会轮流的分别喂她们,一顿饭CX来,秦青被MN二R的媚态挑D起了熊熊的Y火,与秦青J密结合在一起的梁雪自然感S到了秦青的雄伟,在秦青耳边腻声道:“X秦,抱我SC吧,让雪R好好F侍你一回。”

     甄雯雯也J媚的横了秦青一眼,X声道:“X秦,你先和梁雪SC吧,等我拾好之后就来陪你。”

     秦青伸手在她X前饱满C掏了一把,调笑道:“甄J,我可不是铁打的S子,你们这样子不怕把我掏G了吗?S午为了摆平你们MN,可把我累H了,到现在还有些Y疼呢。”

     “A?那你怎么不早说呢?KSC躺着,雪R,你也别缠着你X秦了。”秦青本来是开玩笑,没想到MN两R倒信以为真了。

     秦青笑着道:“甄J,秦青跟你开玩笑呢,你倒当真了。要好好休息是你们才是真的,X午你们陪我说说话就行了,晚S我再好好喂喂你们。”

     用什么喂?当然是用JY喂了。

     “X秦,你忍得不难S吗?”梁雪咬着秦青的耳朵J媚的说道,秦青伸手在她的XPGS轻轻拍了一记,笑骂道:“还不是你这丫TG的好事,你还好意思说?既然你知道我忍得辛苦,到了晚S我可不会再怜香惜Y咯,到时候可别怪相G我CBN。”

     “相G,雪R是属于你的,你想怎么雪R都会依你的。”梁雪在秦青的耳边轻声的诉说着对秦青的A恋,唉,她还真是个痴Q的NR,她不知道秦青是故意D她才那样说的,其实秦青怎么忍心真的对她CB呢?虽然秦青最终Y有了她,但是秦青并不想让她在CS变成一个xx荡F,秦青希望她能尽可能的保持做老师时候的清纯动R,那是秦青最K望得到她的原因,也只有那样的梁雪,才最让他心动。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K,一个X午就在秦青和MN俩的卿卿秦青秦青当中不知不觉过去了,MN俩静静的偎依在秦青的怀里,听秦青给她们俩讲以前的事Q,包括秦青的童年、秦青的父M、秦青后来跟林雪茵、林雪贞、何心颖、夏纯、覃Y凤、肖云韵她们发生关系的前后。

     C晚饭的时候,仍旧是像中午那样由MN俩轮流用XZ喂秦青,让秦青不J生出一种荒Y无道的感觉。饭还没C完,秦青的xx就已经比铁还Y了,Y火焚S的秦青不时的在MN俩的X前、PGS、XFX偷袭着,过足了手瘾,MN俩羞嗔不已的联合起来抵御秦青的“咸猪手”,只不过她们经常是顾此失彼,最后还是被秦青逞够了手足之Y。

     “X秦,来吧。”当Y幕降临的时候,MN俩RT得光光溜溜,并排B在C边,将雪白的PG高高的撅起。

     看到眼前一D一X两个雪白美丽的T部,秦青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Y火也在X中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秦青有些不能自制的伸出手去,一手一个抓住了MN俩各自的一个PG蛋R,DL的捏了起来,那种柔R中充满弹X的感觉让秦青流连忘返,MN俩B在CS发出低低的哼声,有如X猫J春般,让秦青一阵阵RJ。

     感觉到XY都要沸腾起来的秦青不再迟疑,手掌顺着T缝XH覆盖S了MN俩风景各异的H园,两R还真不是一般的敏感,秦青的魔手只不过是在她们的H园外稍事D留,Y露就从她们的H径当中汩汩流出,秦青也就顺S推舟的伸出中指分别在她们已经SH的H径当中C动了起来,MN俩立时哼哼唧唧起来,显得Q动已极的把T部往后顶着,好让秦青的手指能够更深R她们的H径。

     “相G……别D雪R了……要XSR了………”梁雪的S子难耐的扭动了起来,X脸憋的通红向秦青求饶起来,看来破S不久的她ST异常的敏感。

     看着梁雪纯洁的脸S流露出的Y媚神Q,秦青心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忍耐了,秦青拔出已经被她的Y露L得S漉漉的手在她雪白的PGSC了C,单手W着YT的xx抵住她还滴着Y露的xxK用L一T,C壮的xx就应声而R,瞬间充满了她J窄的xx。苦忍了半T的Y火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秦青一刻也不停息的冲C起来,梁雪J媚的xx声也在室内响起。

     “哼……相G……你的……好象比……S午……更Y了……LQ……都没有了……嗯……哼……好胀……嗯……”梁雪轻声哼着,XPG却剧烈的晃动着,迎合着秦青的一次次冲C。

     秦青现在可是一心二用,一手揽着梁雪的细Y向她的JN的xx发动着猛烈的攻击,另一只手却还在甄雯雯的G间活动着,替秦青无法分S二用的xx暂时安W着她寂寞的芳心。

     玩这么CJ惹火的3P游戏对于秦青来说可是生平第一遭,刚开始的时候手和Y部的动作很不协调,经常有顾此失彼的感觉,而且还老担心xx从梁雪的xx当中H落出来。

     说真的,要真是xxH落了出来,G不好的话xx有被生生顶断的危险,秦青能不担心吗?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之后,秦青已经J退自如,在秦青手指的照顾X,甄雯雯的肌肤也变得火T了起来,JY声也渐渐D了起来:“嗯………相G……再J去一点……对……A……A……你别碰我那R……A……”

     “AA……相G……你好厉害……AA……雪R……要K活S了……A……M……你怎么……J得这么……D声A……相G……碰到你……的什么地方……了……”梁雪K活的呻Y着,XPG往后不停的顶T着,迎接着秦青的一次又一次撞击。让秦青感到好笑的是,这梁雪在秦青的狂C猛CX居然有闲心去关心旁边自己MQ的状况,还真是个异数。

     “嗯……傻丫T……就是……那个……X豆豆啦……嗯……丫T……你怎么还没完呐……”

     “A……A……好美……相G……再来一X……A……好……相G……停X来……”在这J要的关T,梁雪却J停,可是秦青却如何停得X来?秦青的xx继续在她的xx当中K速出没着,K中Q喘如牛的问道:“雪R……为什么……要停X来……是……相G我……L疼你啦……”

     “不是啦……我是让你先……给我M……捅捅……”梁雪一边剧烈的迎合着秦青,一边Q喘YY的道:“相G……你轮流……G……我和……MM………不是更……有意思嘛……要不然……M就……等得……太久了……相G……你说……是不是A……”

     “嗯……你说得有道理……我……就听你一回……”秦青L着梁雪的细Y用L的xx几X之后,C出S漉漉的xx立刻CR已经洪S泛滥的甄雯雯xx中。

     久违的感觉让甄雯雯Q动已极,她J动的迎合着秦青,雪白的PG疯狂的向后顶着,令Rxx的的JY也从她的XZ当中不断泄出:“AA……相G……你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J来了……A……顶得好猛A……A……胀SR了……”

     甄雯雯虽然已经是生过孩子的FR了,但是久旷之X的xx依旧相当J窄,比之NR的NX亦不遑多让。

     “甄J……你别J得这么JA……要不然呆会我完了……你Y求不满别怪我A………”秦青喘着CQ用L的C动着xx,K里调笑着Q动已极的甄雯雯。当然啦,刚才还L着梁雪纤Y的手现在正照顾着她骤失“R狗”的“X馋Z”,虽然手指比不S可K美W的“R狗”,但是也聊胜于无嘛。

     “嗯嗯……相G……你怎么也变得……这么H了……AA……太重了……不要……顶得……这么深A……”

     NR说不要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在说要,就像现在的甄雯雯就是K不由心,明明晃着白HH的DPG直往秦青QKS撞,巴不得秦青,但是K中却是再说F话,秦青当然不会在这种问题SF错误,秦青顶得更深更重了,甄雯雯不能自已的D声JY了起来:“A……相G……你要顶S……JJ了……A……”

     在甄雯雯的背后猛烈的冲C了数十X之后,秦青秦青又重新回到梁雪的SS,向她发起了第二轮攻击,xx数十X之后秦青又再次从背后深深的JR了甄雯雯的T内,开始了新一轮的鞑伐。

     就这样,秦青轮流在MN俩的SS发泄着Y火,MN俩的JY声是J替响起,此起彼伏。秦青的xx是前所未有的强烈,MN俩雪白的PG都被秦青撞得红红的,两R因为是轮流挨C,所以就像S台阶一样,是被秦青一步一步推SK乐的颠F,因而支撑的时间也比平常更长。

     不过在J忌K感之X秦青持续的时间更长,秦青的火L是前所未有的猛烈,MN俩在秦青的猛烈“P火”之X,一次一次又一次被推R极乐的高F,直到两个多X时后,D汗淋漓的秦青才喘着DQ在梁雪的xx里猛烈的爆发,结束了这场持久的战斗。

     筋疲L尽的秦青L着同样疲惫不堪的MN很K就堕R了梦乡当中,荒唐的一T也终于在秦青的轻鼾声中划S了休止符。

     经过这个周末两T的荒Y,秦青成功把甄雯雯和梁雪迎娶JR自己的金屋别墅,林雪茵作为DJ,用最隆重的仪式接待了甄雯雯MN的到来。

     有了林雪茵、林雪贞、何心颖加S甄雯雯、梁雪MN,这个D家庭R益变得R闹,加S肖云韵每T都要S来串门,在学校,秦青还有夏纯、覃Y凤伺候,应该说是享尽R间艳福,何况她们无一不是绝S美R。

     但是有些东西就是得到再多,R也不会满足。

     当家H芬芳吐蕊的时候,路边YH,别R院子的鲜H,一样的YR,于是,才能继续的X去。

     第41章沉君

     几乎是在把甄雯雯、梁雪迎J家门的同时,秦青在学校又盯S了一位MR的少F。

     这少F不是别R,正是有着X金H之称的沉君。

     沈君是秦青所在学校的校长之Q,结婚刚满半年。当初谢镇远与覃Y凤的糗事被秦青撞破,谢校长就一直J起尾巴做R。而沈君是谢校长在学校娶的校H,当年沉君刚到学校教书的时候,也是风M全校师生的X美R。

     沉君虽然比不S四朵金H,但也称得S是X家碧Y了,个子JX,P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X部丰满,Y躯柔R,是典型的古典式美N。沉君喜欢穿中式SY,特别是一件蓝底白HJSY,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R。

     自从秦青YF了学校四朵金H,他就MS了YF少F的那种JQ。跟少N相比,少F更具NR的魅L,也更有风Q,YF起来,也更有成就感。

     自从学校四D美N全部被秦青YF之后,秦青的X一个目标就瞄S了沉君。

     虽然秦青掌W着谢镇远偷Q的证据,但是他还不想利用这个让沉君就范,而且谢校长FX的糗事,沉君不一定会替丈F作隐瞒。更不会为此牺牲自己的清白,所以秦青很难有X手的机会。

     秦青只能从长期X手,谢校长被自己捉住把柄,秦青就时不时的去校长办G室或者家里,明着说是看望校长,其实是看望沉君,顺便敲诈恐吓校长,让他J起尾巴做R。

     秦青和沉君相C的时候,沉君的一举一动都让他产生无限幻想。有时和沉君说话时,看着沉君一张一合的XZ,秦青总是想“它S面的ZX,X面的”Z“应该也很X吧?”;有时站在沉君S后,透过她的领K看到若隐若现的SX,秦青就有伸J手去FM的冲动;有时沈君躲在卫生间换YF,秦青就会想到她柔R的Y、丰满的T、修长的T,幻想她的一S白R在自己SX挣扎的Q景……

     秦青无数次意Y沉君,但始终没有真正X手的机会。因为校长对秦青也产生了警惕的心里,他的覃Y凤被秦青夺走,不可能再让秦青给自己戴绿帽子。

     然而,机会还是来了。谢校长的MQ患病住院,谢校长整T晚S在医院陪MQ。秦青认为这是T赐良机,他J心策划了一个圈套。

     这TX午,秦青趁沉君去S课,偷偷溜J她的办G室,把沉君的手提电脑LH。

     因为平时沉君很依赖计算机,而秦青正巧又懂修一X计算机,每当沉君计算机有什么问题,都会J秦青来看。

     不出所料,刚刚到放学手机便响了,果然是沉君,她急切的说:“X秦吗?我的计算机出问题了,明T早S还要给用幻灯PS课,我急S了,你能来帮看一X吗?”

     “我……”秦青故意装出为难的样子,“我M让我早点回去……”

     “帮帮忙啦,我实在没办法了。”沉君急道。

     “好吧,我马S到。”

     关S手机,秦青得意的微笑,“T助我也!”他想。

     他不着急,他要等沉君更着急。

     过了二十分钟,秦青来到沉君的办G室。一J门沉君便说:“你总算来了,K来看看。”

     秦青胡L答应着来到计算机前。他不想立即解决问题,他要等Y幕降临。

     秦青偷偷看了沉君一眼:这个XNR,秀眉J蹙,美丽的眼睛专注着屏幕,浑然不知危险临近。

     秦青说:“X君,看来这计算机严重了,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修好,你看要不要明T再修。”秦青因为经常去沉君家,跟谢校长假称“忘年J”,很自然的把年仅二十五六岁的沉君J做X君。沈君也非常乐意秦青这样J自己,她也管秦青JX秦。

     沉君道:“不要,明TS课要用,就现在修。”

     秦青道:“但是这要等S一段时间,要不你打个电话给校长。”

     因为校长不住学校宿舍,从学校到她家,有一个X时的车程,所以秦青故意装出关心沉君的样子。

     “不管他,只要能把计算机修好,什么都好!”沉君叹了KQ。YY地说:“谢校长要去医院照顾BB,看来今T要住N工宿舍了。”

     “嗯。”秦青答应着,继续检查着计算机。

     K晚S八点了,沈君看秦青一点J展也没有就说:“X秦,我们先C饭吧。C完饭我去宿舍登记间卧室。”

     “哎。”秦青放X手中的工作。

     沉君定订了两个K餐饭合,两R一边C一边J谈,沉君说谢校长很少能和学生J往,却跟你这么谈得来,十分难得。

     秦青故意说些笑话,D得沉君H枝L颤,秦青看得痴了。

     沈君突然发现秦青的眼神有些异样,就说:“你看什么?”

     “我……”秦青说:“X君,你真好看。”

     沉君的脸立即红了,这是秦青第一次这么说,她一直不了解秦青的心意。秦青在她家里跟谢校长和自己平时说话很随便,沉君虽然觉得很D,也很喜欢,但一直没把秦青当学生,而是朋友。

     秦青瞬间清醒过来,叉开话题,他到楼XX卖部买了几瓶啤酒,说是T然解暑。并执意要沉君陪他喝酒,沉君虽不会喝,但不忍心拒绝,便喝了两杯,粉脸泛出红晕。

     饭后他们又开始工作,沉君曾经想去宿舍一趟,十点前如果不登记是不许R宿的,但秦青巧妙地阻止了她,直到错过了R宿时间。

     晚十一点,秦青一声惊呼,系统恢复正常,两R击掌相庆,沉君更是欢呼起来,“谢谢你X秦,你好伟D!”

     秦青一边谦虚着一边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哎呀,X君,你晚S住哪里呀?”

     沉君也想起来,但也不着急:“X秦,你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回家,至于我嘛,”沉君一指宽D的黑S办G桌,“就这里吧!”

     简单收拾了一X,秦青走出办G室,还叮嘱沉君“C好门A!”

     “知道了。”沉君答应着,又说了一句,“谢谢你,X秦,陪我‘加班’这么晚,真不好意思。”

     “以后再谢吧!”秦青说了句语义双关的话,匆匆离去。

     其实秦青并没有走远,偷偷溜JN厕。N厕有两个隔间,秦青选择了靠里面没有灯的一间。整个办GD楼只有他们两R,他认为沉君不敢到里面这间。秦青踩在XS管S,T刚好伸过隔扇,另一间N厕尽收眼底。

     五六分钟后,高跟鞋的响声由远及近,是沉君。沉君果然不敢到里面这间,而是开了第一间厕所的门。

     秦青这才注意,沉君今T穿著一S深蓝S的套Q,更加显得P肤白皙。

     沉君还X心翼翼地CS门,秦青心中暗笑。

     沉君不知道有一双眼睛正偷看自己,今T她实在累H了。她缓缓揭开短Q的纽扣,这件短Q是JS的,最能T现NX的S材,但蹲坑X便的时候却需解X。她解X短Q,举手挂在Y钩S,恰好就在秦青脸X,吓了秦青一跳,好在沉君没发现。

     沉君又将长统连K袜TX来挂S,秦青立即闻到一阵清香,往X一看,沉君露出白S内K和两条白生生的DT。秦青感觉到xx将K子撑了起来,索X解开K子将它掏出来。

     沉君TX内K,蹲了X去。美妙的曲线立即映R秦青的眼帘,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沉君L露的T部,她的PG既较X又白皙,P肤光H得可以捏出S来,惹得秦青咽了几次KS。“哗哗”的S声更让秦青RX沸腾,他几乎要冲X去。

     这时,沉君站了起来,T部的另一种曲线又吸引了秦青,秦青想“再等等,一会R就是我的,任凭我享S”。

     沉君穿S内K和Q子,却将K袜拿在手里,不再穿S,想必是S觉不方便。

     沈君走后,秦青从管子SX来,靠在墙S,点S一支烟等待。他已经在沉君的茶杯里X了安眠Y,只等她RS。这样的做法尽管有点损,但是秦青为抱得美N归,也只有使出这样X三烂的手段了。F正自己不是什么君子,秦青这样想着。

     一X时后,秦青回到办G室,轻松地撬开门,溜了J去。今晚TS很好,月光皎洁。黑S的D办G桌S,沈君如同熟S的N神。

     秦青走到沉君S前,月光X的她楚楚动R。她美丽的脸庞、长长的睫M、X巧的鼻子,特别是微微S翘的ZC显得Y其X感。这是自己一直幻想得到的,秦青忍不住Q了一X。沉君没有F应,看来安眠Y起了作用,秦青放心了。虽然他一直想Y有沉君,但谢校长长期的保护X,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今T。

     沉君的双T露在外面,她没有穿鞋子,X脚R突突的。秦青轻轻FM着,这双脚柔弱无骨。

     “嗯……”沉君突然动了一X,秦青立即放手。

     “别闹……镇远……”沉君含糊着说。

     “原来她把我当成了谢校长。”秦青暗自S了一KQ,更加放心,轻轻T光自己的YF。

     他抓着沉君的后领K往X扯,SY被扯到X部,沉君的香肩露了出来。他再将她的双手从袖筒中C出,把SY从X部一直拉到Y部,沈君晶莹洁白的肌肤露出了一DP,SS只剩X一件白S文X。

     秦青轻轻把手伸到沉君的TX,向S托起她的ST,然后把SY和Q子从Y部一直褪了X来。沈君除了文X和内KSTD部分都L露了,光H洁白的肌肤、曼妙的曲线令秦青惊叹不已。他把沉君的J躯轻轻翻转,左手伸到沉君的背后,熟练的解开了文X的搭钩,沉君那动R的xx微带着一丝颤抖从X罩中滚了出来,彻底地L露在他的视线之X。沉君S躯JX,X部却不X,呈现出成熟少F的丰韵。

     秦青的双手立即袭S沉君的美R,把整个手掌贴在RFS。这高耸的xx是秦青朝思暮想地,如今W在手中还能感觉到细细的颤抖,更加显出成熟少F的妩媚来。

     秦青伸手拈起沉君的内K,用L往X一拉,便褪到了膝S,隆起的xx和淡淡的YM完全B露出来。她的Y部居然如同少N一般。秦青将她的内K徐徐褪X,沉君顷刻之间被剥得X白羊一般GG净净,YTS已没有寸丝半缕,J躯洁白光H不带任何瑕疵。从未被外R探视的神秘xx,彻底被秦青的双眼Y有。

     秦青俯XS再次QW着沉君的ZC,他的双手有些颤抖,Y有梦寐以求的R是多么J动。沉君有了F应,或许她在梦中和谢校长QR呢。秦青不失时机地撬开沉君的ZC,贪婪地吸允着她的香S,双手FM着她柔R的X部。

     “嗯……”沉君的F应D了些,居然很配合秦青的QW。两R的ST搅在一起,秦青感到无比幸福。他从沉君的CW到脖子,从脖子W到SX,含住xx允吸着。沉君的xx立即Y起来,K中也发出YR的呻Y。秦青的ZW过她的XF,W过她的肚脐,一直到她的神秘xx。她的xx果然和她的Z一样X,YM稀少宛若少N。秦青甚至担心自己CD的xx能不能顺利放J去。

     秦青触到她的Y部,那里早已有些SR了,xx在黑暗中M索着,找着了去C,“滋……”一声,CJ去X半截。

     “A!可真JA,真SF。X君,我终于等到这一T了!”秦青更加兴奋,又一使劲,终于钻J去D半G。

     S梦中的沉君双T一J,秦青只感觉xx被沉君的xxJJ地裹住,但并不生涩,而是R绵绵的。

     秦青来回C动了几X,才把xx连GCR。沉君秀眉微微皱起,“嗯……”了一声,浑S抖了一X,S梦中还以为是FQ做事一般,她轻声地呻Y着,扭动着柔R的Y,一对雪白的xx在X前晃动着,让秦青更加CJ,遂使出浑S解数,左三右四、九浅一深,H样百出。

     沈君平时很害羞,和谢镇远结婚半年来,甚至不愿意让谢校长看自己的xx,FQ做事D都是在黑暗中J行,往往是CC行事,虽然含蓄但少了很多QQ。这也是谢镇远为什么会在外边觅食的原因。

     这次,沉君却在沉S中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彷佛得到了丈F的深QAF,不由地发出了模糊的呻Y:“A………嗯………镇远………”

     听着沉君轻声呼喊谢校长的名字,秦青忌火中烧,顾不得怜香惜Y,涨红着的xx全L撞击着她的H心。他要令她永远记住这一T,要令她呻Y,要令她哭泣、T苦。

     一种YF的冲动在秦青心底里燃烧,直到燃遍ST的每一个细胞!

     第42章YF之旅

     秦青愤怒在沉君的SS驰骋,在xx百余次后,沈君美丽的面容渐渐露出J羞的表Q,Z角还带着几丝笑意,朦胧中似乎她也感觉到一点诧异:为什么今T特别不一样呢?但强烈的K感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xx也开始一次次泛出蜜S,一张一合地裹着秦青的xx。xx的感觉传遍秦青全S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畅酣。

     秦青觉得,沉君不像被强J,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F奉献着自己的美丽ST。

     秦青感觉沉君已经到达xx了,而自己也飘飘Y仙了,便轻轻C出xx,他要做一次一直K望做的事在沉君X感的XZ中SJ。他把xx移到沉君的ZS,放到她的双C之间。梦中的沉君正微张着XZ,发出“A……A”地呻Y声,秦青毫不客Q,立即把xxS了J去。

     沉君的X脸R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Z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ST了T。当感觉W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T摆T。秦青双手抓住沉君的T,XS一T,C了起来。沉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秦青的魔掌呢。她的摇晃DD增加了对秦青的CJ,秦青忍不住一泄如注。秦青的这一“Q”憋了好久,JY特别多,呛得沉君连连咳嗽。

     看着沉君满Z都是自己的JY,秦青满足的C出xx。然而,就在这时沉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秦青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X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xx的,xx微微酸麻,她“A”的一声惊呼,跳X桌子,Z角的JY淌了X来,她抹了一X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G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秦青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沉君已从S边跑过。秦青在沉君的茶杯里X了Y,看来YX太X,以至沉君醒来,计划全打L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P”,在沉君的xx里也S一次,彻底Y有这个R思Y想的NR,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R去?”秦青一边穿起YF,一边思索。他突然意识到,沉君还光着S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Y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N厕门K,秦青就听到沉君D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秦青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A清洁,FQ之间从未有过xx,今Y满Z的JY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

     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S躯竟被别的NR玷W,而这个R竟然还是自己和丈F最相信的学生。

     秦青,这个经常关心自己的学生,居然做出这种事。沉君真的不明白。

     秦青透过N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L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X君,对不起。”

     沉君“A!”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X,J道:“你别过来!”

     秦青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说着推开了门。

     沉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S跳X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秦青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R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还把沉君的YF扔了过去。沉君赶忙弯Y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K速地穿起来。

     秦青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A的老鼠,极尽戏L。

     沉君穿好YF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秦青向楼X奔去。秦青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沉君已经跑X楼。“她不敢走远吧。”秦青想,随后回到办G室,静静等待。

     沉君始终没回来,T亮了,秦青有些J张,“她不会想不开吧。”X楼找了一圈,没发现R影,就又回到办G室。

     这T早S,沉君也没回来学校,谢校长也没来。“她会不会告诉谢校长?”秦青想,“应该不会,沉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谢校长呢。”秦青在不安中过了一T。

     第二T,谢校长来S班了,从他的表Q秦青断定沉君没告诉她那件事。从谢校长K中得知,沉君病了。秦青这才放X心来。

     又过了几T,沉君一直没有来学校。这时有传言说沉君要辞职不G了,甚至有R传言她要跟谢镇远离婚。

     秦青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就这样失去沉君了吗?”他很遗憾,“唉……那T还有好多事没G呢。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但是一想到沉君J艳的样子,秦青就有点不甘心,他趁谢镇远不在家的时候,去了他家里看望沉君。

     沈君开门看见秦青,DC一惊。

     秦青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S去抓住她,沉君奋L挣扎,秦青一只D手抓住沉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CS门,转S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沉君J喊着。

     秦青没理她,JJ抱住她,一阵狂W。

     “W……不要……谢校长就要回来……求你……”她低声说,并不断CX挣扎。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谢校长的S影。

     “要不要J他来看呀?”提到谢校长,秦青又妒忌又兴奋。

     “你……”这句话很管用,沉君已经不敢J喊,但仍然未屈F。她不甘心再次S辱,J烈挣扎着,K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这已经是沉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Q得胀红。

     秦青要YF她,和她保持长久的X关系,怎能放过这送S门的肥R。他奋L把她SS按住,使她B在桌子S,双TJ住她的双T,使她不能动弹。沉君仍不肯就范,Y肢不停扭动着。这F而增加了秦青的xx,他左手抓住沉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Q撩到Y部以S,TX她的白S内K,露出雪白的PG。他喜欢看沉君挣扎的样子:沉君扭动着光PG,在他看来如同SQ表演,他在等待沉君的LQ耗尽。

     果然,在一次次F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沉君的ST逐渐R了X来,她扭过T愤怒地盯着秦青,眼睛里闪出Y怨的神Q。

     秦青冲她笑了笑,沉君又开始挣扎,但L量已经不D。秦青的右手迅速解开她Q子和X罩,开始SXFM她光H的躯T,ZS说:“X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SF的。你没试过在后边G的滋W吧?很SF的。”秦青故意用Y词秽语挑D她,希望J起她的xx。

     沉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xx,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Y声J织在一起,但挣扎的L量越来越X。秦青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NR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秦青很自信。

     秦青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Z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AFCJ她的xx,一边很KT去她SS的一切Y物。

     沈君白生生的B在桌子S,心里明白今T难逃被再次强J的厄运,不J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R虎K,任R宰割。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沉君也说不清。那T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T明。回家后,她本想告诉丈F,但由于BB病重,一直没法开K。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因为她不想在学校再看见秦青了,然而几T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Y,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K感……

     秦青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沉君雪白的PG:在Y光X,沉君的PG简直是R间Y物,白得C眼。秦青M了M沉君的xx,已经有些SR,便不再犹豫,TXK子,将xx放在沉君Y部轻轻摩C。秦青看得出,沉君在极L忍耐,但她的XT却只坚持了几分钟,蜜Y便涌了出来,心中暗笑她刚才还是一副贞节烈N的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俘虏,这个XNR居然也是个xx很强的R。于是,Y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C送起来。

     这次和S次DD的不同:S次沉君把自己当成了她丈F,可以说是偷J,自己又J动又J张,而这次却是真正的通J了。想到此C,秦青J神D振,使出浑S解数,九浅一深DG起来。

     沉君也忍不住低声J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T验给了她新的CJ,她开始配合着秦青的动作起伏。

     D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沉君犹豫了一X,接起桌S的电话。

     “X君,X君,”是谢镇远来找老B了。

     “N……”沉君含糊着答应。

     “还不过来?”谢校长问。

     听到她老G的声音,秦青停止了动作,但xx仍C在里面,双手FM着她的xx,Y笑着消遣她。她扭T瞪了秦青一眼,秦青故意HH顶了一X她的xx。

     “A……”沉君Q不自JJ了出来。

     “怎么了?”谢校长关切地问。

     “唔……”沉君犹豫着,“没事的啦,扭了一X。”

     秦青一边暗暗佩F她F应机敏,一边暗道:“我正给你老B扭X部、RX呢。”

     “这样A,那你,“X君,我在医院等你。”说完,放X电话。

     秦青双手再次抓住沉君浑圆的T部,一顶到底,毫不客Q地又xx起来。

     此时,沉君脸颊泛红,不断CX,后背不停起伏。只是J闭双目不敢转过T,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S绷J,xx犹如涌泉,XZ中发出撩R的呻Y。

     秦青知道她Kxx了,有意捉L她,把xx拔出了一点。

     “别……别拔出来!”沉君说了句自己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J我好老G,我就放J去。”秦青不依不饶。

     “N……N……”沉君犹豫着。

     “J不J?不J我走了。”秦青又拔出一点。

     沉君终于还是开K了:“N……好……老G……”声音比蚊子还X。

     “D声点!”秦青嚣张的命令道。

     “N……别折磨我……”沉君T苦地说。

     “我要走了……”秦青把xx从她SS拿开。

     “不!我……我J……我J”沉君呻Y着,“好老G……老G,饶了我吧,K来我。”

     秦青脸S掠过一丝笑意,翻过沉君的S子,扛起她双TCJ去。经过几番xx,秦青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SF过?说,是不是。”

     “我……”沉君T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

     “不行!”秦青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所有的邻居都来看看。”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SF过。”沉君说完立即闭S眼睛,“我被你给毁了,我没脸见谢校长了。”

     秦青一听到谢校长的名字,一阵妒意S升:“你老G,早不知道再外边玩了多少NR,你还傻乎乎的把他当成宝贝。”说着,他把手机摄像的拍X的图P放在沉君的面前。

     沉君看见谢镇远跟覃Y凤偷Q的相P,犹如晴T霹雳。万念俱灰,可是偏偏秦青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

     得知丈F的出轨行为,她心里就没有了偷Q的耻辱感,心Q一X就放松了。

     秦青看见她沈默,高兴的道:“说,我是不是比你老G会,被我是不是更SF?”

     “你比他会……比他厉害……A……A……我S了……”

     秦青看到沉君终于被自己G得Y仙YS,xx叠起,一般NR的YF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沉君的纤Y,用L把xx顶到最深C,猛Lxx,接着一GR流JS而出。

     沉君全S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S到里面,今T……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S到里面。”

     秦青不管那些,按住沉君又S了七八次才罢休,然后悠闲地坐到沙发S欣赏。秦青发现她双颊晕红,得意地说:“SF吧?”

     沉君一言不发,依然躺在桌子S,全Sxx,白S的JY缓缓从她的xx流出,看来她累得不轻。

     秦青心疼沉君,轻轻抱住她R眠而去……

     第43章由恨转A

     秦青抱着沉君也不知S了多久,沉君悠悠清醒过来,发觉秦青JJ压在自己的SS,两R全Sxx,秦青的Dxx还C在自己的xx里面,虽然R了X去,还是S得xx满满的。一G羞耻和满足之Q,一起涌S心田。

     刚才那缠绵缱绻的R博战,秦青那C,长似钢铁般的xx,顶得自己xxSF透顶,是那么令R留恋难忘。再一想起竟跟自己的秦青,做出这样苟且之事,将来是如何了之?想着想着……不由叹了KQ:“唉……真作孽!这该如何是好呢?”

     此时秦青正也醒转过来,听到沉君叹Q声,又再喃喃自语,J了声“X君”,双眼瞪着沉君xxSX看个不停。

     沉君正在自思自想间,被秦青一J,再看他双眼在自己SS瞧个不停,一G羞怯之感觉袭S心T,粉颊飞红,忙用双手盖住两颗雪白的xx房,K中“嗯”了一声。“X君,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D肥N。”

     “不要……不要看嘛……羞S我了。”但是说归说,沉君的双手还是被秦青拉开了,刚才因Y火冲T,只顾用Dxxxx,未曾看个真切,如今才饱览一番,雪白细N的肌肤,双N又肥又D,NT似红枣样D,艳红SNT,粉红SN晕,美艳极了,仰起SS再看XF平坦,光H白N,X山丘似的xx,蔓生着一D丛浓密黑而生亮的YM,看得秦青泡在xx内的Dxx又Y又翘,T部又开使一T一T的在动。沉君顿觉xx涩涩生T,急用双手压住秦青的PG,不让他再动,K中J声道:“X秦……不要再动了。”

     “为什么,X君!我还要玩。”

     “不!X君是有丈F的R,刚才已经对不起镇远了。”

     “他有没有想过要对得起你!!!”秦青生Q的道。

     “可是,你还X,我们是师生……”

     “那又如何?X龙N还是杨过的师父和姑姑呢!”秦青理直Q壮的道。

     沉君一阵矛盾,于是秦青用DT挟住沉君肥D的粉T,二R侧S卧倒,但是Dxx仍旧C在沉君的xx里,一手RLxx,一手FM粉颊。

     “A!”沉君一阵惊讶,秦青温柔道:“听我的,我喜欢你,我要你!我们以后都不要分开,好吗?”

     沉君一阵M惘,用双手FM秦青的面颊与X膛。叹KQ道:“唉……X秦,不是我不想陪你,可是你还年青,前途无限,我们这样做,岂不毁了你的一生,X君就罪孽深重了。”

     秦青一阵微笑道:“告诉你,我后M林雪茵都是我秦青的老B了!”

     “A!!?茵J是你老B??!”沉君不敢相信的道。

     秦青把自己与诸N的事Q告诉沈君,NR就是这个从众的心里,一旦觉得有R跟自己一样,她就不会觉得太羞耻,当林雪茵跟秦青的关系更Q密复杂的时候,沉君就觉得自己跟秦青发生这样的关系G本不是什么。

     秦青此时Y火高涨,DxxY得涨T,非要一泄为K,再也顾不的眼前的NR是自己的师M了,一只手将X君X君S袍的Y带拉开,再将S袍T掉,沉君的两个xx房颤抖着,呈现在秦青的眼前,“呀”!秦青看着沉君丰满的xx,白如霜雪,NT像D葡萄一样,又D又T而呈现艳红S,R晕乃是粉红S,看得秦青双眼发直,Q不自J伸手W着右边xx,又M又F又R又搓,手S感觉X君X君的xx又柔R而又有弹X。

     接着,低T用K含住左边的xxT,Y着、吸着、T着、咬着,L得沉君J躯东摆西摇,K中J喘YY的呻Y着。秦青一看,知道沉君Y念已炽,双手托起沉君的J躯,直往沉君卧房中去,将沉君放在DCS仰T躺X,伸手去T她的三角K,沉君此时突然坐起来按住秦青双手,温柔的说,X秦,K放手!不能。

     秦青知道她是NR的矜持在作怪。

     秦青已经Y火烧S,道:“X君!我们又不是第一次。怕什么呢?将来你还要跟我住一起呢!”

     沈君一看秦青的Dxx,又C又长,xx如X孩拳T般D,又A又怕粉颊泛红,全S颤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语,耳边又听秦青言道:“X君!难道你愿意跟那窝囊校长过一辈子吗?如果你跟了我,有很多JM陪你,不愁C穿,可以TT这样幸福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沉君听后S心D震,J抱着秦青狂W,秦青双手将沉君按倒在CS,顺手拉X沉君的三角K,使沉君的xx一览无遗,只见X馒T似的xx,YM丛生了一DP,乌黑亮丽,YHMR极了,用手M着沙沙的响,再抓一把拉起来,若有三寸长短,放X时盖住整个xx。美丽极了。秦青再用双手拨开YM,那朱红S的xx,鲜红S的R缝,使秦青X如发狂,手指挖着RX,K里含着xxT吸Y!

     沉君被挖、Y得灵H出窍,芳心噗噗跳个不停,一双媚眼更是盯着秦青的Dxx看个不停,秦青足有有八、九寸长,比她自己的丈F长出三寸,C出1/2倍,真像T降神兵一样,勇不可挡,Q不自J,也顾不得眼前的R是自己的秦青,全S的Y火,已在T内R烈的燃烧着,用手抓住了秦青的DR柱,R手又T、又Y。K中J道:“好弟弟!X君S不了啦,X君要你的DxxC……CX君的……xx,乖!不要再挖了,K!K!X君……等……等……不及了!”

     秦青面对如此丰满成熟地,J艳而又有韵W的沉君,再听她的N声及Dxx被Y手抓住的感S,一听此话,马S翻SS马压住沉君xx猛C。沉君用手W住Dxx对准自己的XK,荡声的说:“A,K用LCX去。”

     秦青一听此言,即刻用L往X一C,“A……好美……K……WX君的ZC……MX君的NT……K!”说完后她双手像蛇般的抱J秦青的雄Y,PG慢慢的扭动起来。

     秦青手一边MRNT,一边W着樱C,吸着香S,C在沉君xx里的Dxx,被扭动得感觉xx越来越多,于是再将xx用L地xx一X,使得沉君J躯一颤:“A!好满……好充实……A……轻点。”说完,马SJ羞的闭S那双GH的美目。看得秦青又A又怜,此时沉君的xx,xx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秦青猛的用LT着,Dxx整GC到底,JJ被xx包套住。

     xx顶住一物,一吸一Y,沉君又T又X,恨得咬J牙G,只感觉Dxx碰到了子GH心,一阵从未有过的S畅和K感,由xx传遍全S,好象似飘在云中,T、麻、涨、X、酸、甜,真是百W杂呈。那种滋W实难形容于笔墨中。

     秦青把沉君领R从未有过的妙境里,就是谢镇远C了伟哥也不曾有过,因他的xx没有秦青的C、长,xx也比秦青X1/2倍所以……她此时感到秦青的Dxx,像一G烧红的铁B一样C在xx里,火R坚Y,xx棱角,S得xx涨满。于是……双手双脚J挟缠着秦青,肥T往S一T一T地迎送,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J声喘喘,N声J道:“Q弟弟……Dxx弟弟……好美……好SF……X君要你K动……K……”

     秦青眼见沉君此时之Y媚相,真是GH荡魄,使得秦青心摇神驰,再加SDxx被JXxx包住,J、暖得不动不K,于是D起D落,猛CHC,毫不留Q,每次C到T而C到底,到底时再扭动PG使xx在子GK旋转、摩C,只听得沉君N声DJ:“A,Q弟弟……我xx从未遇过这样D的……Dxx弟弟……X君……X君美S了,你的Dxx碰到X君的H心了……A……”

     她梦呓般的呻Y不已,秦青则越越猛,xx声“叭滋、叭滋”的响,次次着R。

     沉君被得Y仙YS“……呀……Q弟弟……我的XQQA……X君可让你得ST了……A……好美……X君……TKS了。”

     秦青已xx三百多X,只感觉xx一R,一GRY袭向xx,沉君J喘连连,“宝贝心肝……Dxx的弟弟……X君不行了……完放开双手双脚成“D”字形躺在CS,连喘几KDQ,J闭双目休息。秦青一见沉君的样子,起了怜惜之心,忙将xxC出,只见沉君的xx不似未C时一条红缝,于今变成一红圆D,xx不停往外流,顺着肥T流在C单S,S了一DP。

     秦青躺在一旁,用手轻Rxx与NT,沉君休息P刻睁开美目,用J媚含春的眼光,注视着秦青。

     “X秦,你怎么这样厉害,X君刚才差点被你S了。”

     “X君,并非我厉害,从未享S过真正的xx。”

     “哼!还说呢!你不是说让X君享SR生的乐趣吗?你这样的整X君,看我不把你那害R的东西扭断才怪呢!”说完用手去抓秦青的Dxx,抓在手S的xx是又Y又翘。

     “A!宝贝,你还没有SJ。”

     “X君,我看你刚才TK的泄J后,昏M在CS,我只好拔出来,我G本还没玩TK,也没SJ嘛!”秦青得意的道。

     “X秦,真难为你了。”

     “X君,你已SF过一次了,我还要……。”说着用手猛搓NT,搓得沉君J躯直扭,XRX的xx似自来S泊泊的流了出来,秦青一见,也不管沉君要是不要,猛地翻S伏压S去,将那C长的Dxx用手拿着对准浓密YMX的xx,用L一C到底。

     “A!呀!停……TS了。”

     秦青知道沉君一定C得消了,于是猛C猛C,一阵兴奋的冲C,Dxx碰到xx底部最敏感的地方,H心猛颤,不由得沉君两条粉臂像两条蛇般的,JJ缠在秦青的背S两条粉T也JJ缠在秦青的Y部,梦呓般的呻Y着,拼命抬高T部,使xx与Dxx贴得更J密。“呀……Q弟弟……心肝……宝贝……Dxx的弟弟……X君……X君……TKS了……你……你……要了我的命了…X君……好SF……美S了……。”

     秦青耳听沉君的xx声,眼见她那姣美的脸S有一种不可言喻的、K感的表Q,自己也心H怒放,Y火更炽、顿觉xx更形B涨,xx得更猛了。

     每一C出至DK,CR时全G到底,再接连旋转T部三、五次,使xx摩C子GK,而xx内也一吸一Y着Dxx。

     “X君……我的QX君……你的xx吸……Y得我好SF……我的……xx又麻……又X……X君……我要飞了,我要ST了……我……”。秦青一边猛C,一边狂J。

     “A……Q弟弟……X君……X君……也要飞了……也被你顶……S……T……T……了……A……Q弟弟你……顶S我了……我好TK……我要……泄……泄……了……A……”Q喘YY,xx着。沉君J完后,一GYJ直泄而出,秦青的xx,被沉君的xx一T,J跟着xxB涨,Y脊一酸,一G滚R的JY猛S而出,沉君的H心S到YJ的冲击,全S一阵颤抖,银牙JJ咬住秦青的肩T。

     “Q弟弟……X君……被你SS了……也……TS了。”说完双手一放,双脚一松,双眼一闭,MM糊糊的昏S了。

     从第一次的放Yxx,到今T第一强J,再到如今的完全自愿投R,沉君的变化,也预示着她对秦青态度的改变。

     从完全的拒绝,到认命无奈,到现在感S全所未有的幸福。沉君感觉自己过了一个轮回,以前的R子都白活了。

     第44章沉君改嫁

     秦青再度醒来,发现沉君不知何时醒来,正在C角偷偷的拭着泪S。

     秦青温柔的道:“X君,你怎么了?”

     “你J我以后怎么见R?”沉君羞红着脸说不X去。

     “以后你就呆在家里,不用见R,有茵J、贞J她们陪你还不够吗?”秦青道。

     沉君道:“那要是谢镇远不肯跟我离婚怎么办?”

     秦青微笑道:“他把柄在我手S,还欠我这么多钱,他敢不离婚,就随时等候R狱。”

     沉君长叹道:“但愿真的这样才好。”

     秦青道:“一定是这样,我秦青想得到的,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沈君白了秦青一眼,道:“不知道还有多少姑M媳F落R你手S。”

     “了,得欢乐时且欢乐,莫待辜负好青春,别再想其它无关J要之事,让弟弟再好好孝顺罢双手齐发,在沉君JN的xxSMxx又RYM,Dxx原本就泡在xx内,此时由R变Y,于是翻S压SYT,DCD送起来。沈君被秦青一阵猛CHC,感到xx内一阵麻、X、T传遍全S,T起粉T用xx抵J秦青的XF,双臂双TJJ缠住秦青的Y背,随着一起一落的迎送。

     “好弟弟……Q弟弟……A……心肝……宝贝……X君的xx被……被你……顶得好……好……TK……我要被你J……JS了……我的心……心肝……X君xx生……生出来的就是……给……宝贝……C的……A……。”

     沈君的Y呼xx,更J得秦青像疯狂似的,就像Y马驰骋疆场,不顾生S勇往直前、冲锋陷阵一样,用足YL猛CHC,一X比一X强,一X比一XH,汗SS透全S,算算xx近五百X,时间将近一X时,沉君被得xx流了三、四次之多,全SS畅,骨S筋R,香汗淋漓,J喘YY:“宝贝……心肝R……Dxx的弟弟……X君已泄了三、四次了,再……X去……X君真要被你……S了……你……你就饶……饶了X君……X君吧……K……K把你那仙露S……S给X君……吧……X……君……X君又泄了……A……A……”说罢一G浓浓的YJB向xx,xx一张一合,挟得秦青也DJ一声:“X君……我的Q老B……xx的X君……我……我好TK……我也要……要S……S……了。”

     秦青背脊一阵酸麻,一GTR的YJBS而出,S得沉君浑S一抖,JJ抱住秦青的Y背,猛Txx,承S那R而浓的YJ一S之K,沉君则Q若游丝,HR飘飘,魄R渺渺,两C相W,秦青也LJ沉君,猛喘DQ全S压在沉君的xxS,Dxx还C在xx内,吸着YJ而使YY调和,双双闭目养神好一阵子,两R醒转过来,沉君看了秦青一眼,长长的叹了一KQ道:“X秦,你刚才好厉害,X君差点没S在你的……X。”

     “X去,刚才差点S在我的什么X呀!”沉君听后,粉颊飞红,举起粉拳,轻打秦青的X膛两X,假装生Q的道:“X鬼T,H弟弟,你羞X君,也欺负X君是吧!”

     “X君,你别生Q,弟弟怎敢羞X君,欺负X君呢?我是喜欢听出来,我会更AX君、更疼X君!QA的吧!”边说边用手R着沉君的肥N,更用手指搓着DNT,再用膝盖去顶沉君的xx,L得沉君浑SL抖,忙用手抓住秦青的双手,“好弟弟,别整就是了。”

     “那赶K说。”于是沉君将樱C贴在秦青耳边,细声说道:“X君─刚才差点被好弟弟的Dxx顶S了!”说完粉脸飞红,J羞地将T脸藏在秦青的X腋X。

     秦青凝视着她那J羞的模样,打从心里A得真想一K吞X肚去,于是扳起沉君粉脸,WS了她的樱C,沉君也R烈的响应,并把香S伸J秦青K中,两R又Y又舐,双手又R着沉君的xx房。

     “X君!我还要C你的xx。”说罢用手拉着沉君Y手,W住自己Y翘的Dxx。沈君手W弟弟的Dxx,又A又怜的说:“好弟弟,你一连SJ三次,玩了D半Y,再玩会伤ST,要玩的话,X君随时陪你玩,心肝R,宝贝R,听X君的话,去洗个澡,再S一觉,好吗?”

     “好,X君,我听你的,我一定好好保重ST,随时给X君的XNX,S歪歪。”

     “X鬼T,又讲歪话来DX君了。”

     “说真的,X君,你刚才SF吗?TK吗?满足吗?”

     “SF,TK,满足,我的乖弟弟。”

     “那么,X君,J我一声好听的。”

     “J什么好听的?”

     “J我一声,Q哥哥、Q丈F,我好A你!”

     “你要S了,X鬼T,这两句话怎么J得出K,你又欺负X君了。”

     “不是欺负X君,这样J起来,才表示X君真心A我嘛!”秦青得意的道。

     “嗯……”沉君一阵沉默。

     “X君J是不J,不J我俩从此一刀两断,各R走各R的路!”沉君一听,真是啼笑皆非,沉思一阵。

     “嗯!好嘛,我J,我J!”

     “J呀!”

     “嗯……Q……嗯……Q哥哥Q丈F,我好A你。”

     “我的QMM,Q太太,我也好A你,好A你。”

     “X鬼T,你真不害臊!”说着用粉拳轻打秦青的X膛。

     “Q老B,你不了解,这样J,玩起来更能增加QQ,彼此会更K乐!以前你跟谢镇远玩时有没有像这样J过?”

     “哼!我才不会J他呢!都是你有理,不过你,行了吧?”

     “X君老BX次我们再玩的时候,希望你除掉NR的尊严,矜持与害羞,要像FQ、QR、QF、QF,甚至于像JF、YF,那样的RQ、风S、Y荡,这样玩起来你我都会更TK、更SF,好吗?”沉君一听,真是又好Q又好笑。

     “哼!你这X鬼,H样真多,是在那里学来的?”

     “是看HS录像带学来的!”

     “你呀!真是越D越学H了!”

     “哈!我的Q老B、RX君,还不止这些呢!我还学会了好多种xx的新H样,X次一一施展出来,让QA的xxX君慢慢的享S吧!”

     沉君听罢,粉颊再度J红,说:“X鬼T,越讲越不象话了,起来洗澡去!”说完翻S准备XC去,但是秦青JJ抱住不放,并用脸颊RC沉君的两个肥N,不依道:“X君老B答应了我,才去洗澡。”R得沉君浑S火R,xx里的xx,差点又要流出来了。

     “Q丈F……X冤家,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X君什么都答应你,好吧?X君的心肝R……好了,去洗澡吧!”

     “A!我太高兴了,X君!来,我抱你去浴室!”

     说罢翻SXC,双手抱起沉君的J躯往浴室而去。J了浴室,把沉君放坐于浴缸边,秦青开了RS咙T,然后站在沉君的面前,瞧着沉君那曲线玲珑、丰满成熟,如莹似Y,雪白似霜的xx,J不住蹲XST,双手在她SS轻轻的FM,浴缸的S此时K要满了,秦青拿起脸盆盛满一盆S,将她的双T拉开,再蹲X来将面盆放在她的KX,要为沉君清洗xx,沉君一见连忙并拢双T,J羞的说:“好弟弟,你要G什么?”

     “我要帮你清洗xx!”

     “不,嗯,不要,羞SR了,我自己会洗。”

     “X君!我刚才不是J你除掉害羞,放松心Q的吗?”

     “可是,X君从来也没让别R洗过,更没有像现在这样打开双T让别R看xx嘛!”

     “X君!我是你的老G嘛,又不是外R,更何况我X君的xx都被我G了,刚才在CSM也M过了,看也看过了,你还害的什么羞嘛?”

     “刚才是在CS做……xx嘛,当然不同,现在又没有……X君总觉得不习惯。”

     “老B!俗语说:”习惯成自然“,第一次你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而自然了,所以我今T来替你洗,以后玩完后我都要替你洗。”

     “嗯……”沈君感S全所未有的甜蜜。

     “X君!好吗?”秦青充满童真的问道。

     “嗯……好嘛……随你了!”沉君无奈的道。

     于是秦青把沉君粉T拉开,用手指X心的拨开二P紫红S的Dxx,R缝内的Xxx及xx乃是鲜红S,秦青还是第一次在于此近距离,观赏FR成熟的xx,美艳极了,使他叹为观止,看了一阵后,慢慢用S及肥皂去清洗xx及YM,洗好外Y部,再用手指伸Jxx清洗那使Rxx荡魄的XRX“嗯……嗯……A!”

     “Q老B!QMM你怎么啦?”

     沉君J躯一阵颤抖,说:“乖弟弟,Q丈F,你的手指L到X君的Y核了,好……XA……!”说完双手扶着秦青的双肩,不住的J喘,秦青低T仔细一瞧,原来在Xxx之S,有一颗像H生米似,差不多DX而粉红光亮的R粒,他即用手指一触,沉君的J躯也一抖,再触二、三X,她的J躯也抖了二、三X。

     “A!乖弟弟……宝贝,不要再触了,X君……XS了。”

     “X君!这一粒R丁是什么,怎么我一触你就S不了呢?”秦青故意的问道。

     “好弟弟!这是N子全S最敏感的地方,JY核,也JY蒂,平时包在Xxx里边,是看不太见的,你刚才用手指拨开Dxx,使Xxx外张,故而Y核也露了出来,再被你手指一碰,xx内就会发X,全S发麻,这是NR全S最敏感的总枢钮,知道吗?乖弟弟,不要再碰它了,XSR了。”“X君!那玩的时候,可以碰它吗?”

     “可以,玩的时候碰它,R它、搓它,或用ZW,ST舐它,或用牙齿轻咬都可以。”

     “X君,谢镇远以前给你用ZW过、舐过、咬过吗?”秦青C醋的问道。

     “嗯!”沉君一阵颤抖。

     “有没有?”秦青追问道。

     “没有!!”

     “好,那我以后也要W它,舐它、咬它、让X君XS。”

     “哼!你敢?”

     “我怎么不敢,到时我要让X君X得S不了,向我求饶为止。”

     “你呀!真H。”

     两R打Q骂俏了一阵,秦青将沉君xx内之YJxx冲洗出来一堆在地S。秦青一看对沉君道:“X君!你看,地S那一堆光光亮亮的是你的xx,白白的一块一块像豆H似的,是我S到你xx内的浓J。”

     沉君一听再低T一看,粉面飞红,急忙拿面盆到浴缸内盛了一盆S去冲,耳边又听秦青道:“老B!真可惜!”

     沉君道:“可惜什么?”

     “可惜那么多的浓J,SJ你那xx里面,现在又把它冲洗出来,若放在老Bxx里,明年一定会生一个白胖R子了。”

     沉君听了,神Q一J。道:“要生,你自己娶太太生吧,你别吓唬X君啦!”

     “你不就是我太太!”说完抱起沉君放RD浴缸内坐好,自己则坐在她的背后,用M巾C着肥皂去替她C洗背部,C好SS再扶起她站立在浴缸中洗T部,贪婪地看着沉君的背部及T部,雪白肌肤,曲线优美的背部,细细的Y背X,衬着雪白肥D的PG,YHMR极了,即用手M在肥D的PGS,肌肤是又白,又N,又H腻,使他A不释手,沈君被秦青M得T部XSS的。

     “宝贝,不要M了,洗好了澡先S一觉,养足J神,明晚X君随你A怎样M就怎样的M,A怎地玩,就怎地玩,好吗?”

     “好,好!”说完两R洗好了澡,赤条条相拥着步R卧室,待秦青躺X后,沉君拿条棉被替弟弟盖S,自己也侧SJR被窝里,相拥相抱地JRS乡。

     谢镇远一Y未回,打了几次电话询问沉君为什么不去医院,沉君说ST不SF,在家里休息。

     秦青和沉君一觉醒来已是中午十一点左右,沉君掀开棉被XC时,见秦青沉S梦中,心想昨晚两R通宵D战,使自己得到从没有过如此TK淋漓的X生活,以后每T都可以抱着秦青同S,及那Dxx的xx,再也不会孤衾独眠。

     沈君得到秦青的A,感S到真正A的美妙,Q的乐趣,Y的享S,终R陶醉在xx欢畅中,对秦青恩A异常。

     沉君跟谢镇远离婚的手续办得异常顺利,不久,谢镇远挪用G款东窗事发,被G安逮捕。

     谢镇远被捕之后,是秦青出钱医治他的老MQ,一直到去世,谢镇远对此感J不已。

     沈君被秦青这样的义举所感动,感觉自己没有跟错R,在秦青甜言蜜语加DB的攻击X,沈君彻底成了伴侣。

     第45章惊艳T仙

     这T,秦青和林雪茵、林雪贞、何心颖、梁雪、甄雯雯、沈君、肖云韵七N在别墅里D玩8PD战。不想一阵急促的门铃扰L了秦青和七位美R的春梦。

     甄雯雯到楼X开门,秦青伸出脖子往门外一看,不J从心底里发出一阵感叹。

     J来的是一名美N。

     从肌肤保养来看,眼前这个美N刚三十出T,甚至不到。有着少F般的妩媚,一T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D眼,微翘的瑶鼻,微厚而X感的ZC,S高在165G分左右,穿的是白领G司统一的制F,但是却比一般的白领显得高雅秀T,也更有Q质。她SS穿著暗苹果绿的高旗袍领,短袖剪裁贴切的连S窄Q,称出颈部及Y臂雪白的肌肤及出她D约34D的xx,可能不到23的细Y,XSQ摆约在膝S十五二十G分,露出匀称的美T,足X穿著近三寸的褐S高跟鞋。一双足扣环绕在她洁白JN的X足S,显得高雅又YX,充满了挑衅的魔L。

     林雪茵和林雪贞一看,却愣住了,同时失声的J道:“M!!”

     秦青更是DC一惊,来R竟然是林雪茵和林雪贞的MQ白雪柔。

     按说白雪柔年纪已经四十五都有了,但是在秦青和外R看来,白雪柔的年纪决不会超过三十岁,就像林雪茵和林雪贞的JJ一般。

     当白雪柔看见林雪茵隆起的肚子,心里一阵高兴,道:“茵R,你有了?!怎么都不跟M说。”

     白雪柔还以为林雪茵怀的是秦开源的骨R,那里知道自己的NR一早成了秦青的金屋藏J。

     林雪茵也不解释,只是好奇的问:“M,你怎么来了?”

     白雪柔这时才黯然伤神起来。

     原来白雪柔的丈F林建仁一直对白雪柔不能生一个R子而闷闷不乐,想到自己打拼X来的十几亿S家,到S的时候白白给了N婿,自己R子都没有一个,实在不甘心。于是在G司和外边养了不少的QR,无非就是想生个R子。没想到还真让林建仁心如愿了起来,G司的秘书雅甄,怀了林建仁五个月的SY,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个N的。

     林建仁向白雪柔提出,虽然不能给雅甄正式的名分,但是要给她一个编外FR的名分,再怎么说也是正名的二N,雅甄肚里的孩子一定要JR林家,并要成为林氏企业的合法继承R。

     白雪柔却比林建仁更加Q愤,因为林氏企业有今T,其实都是她白雪柔辛苦打拼换回来,企业的经营发展,一直都是白雪柔在出谋划策,挥写蓝图,林建仁只是搭了顺风车,坐享成功。

     白雪柔一直没R没Y的忙,连自己的家庭都没有照顾得到,想不到换回来的,除了N强R的称号,就是丈F给自己的意外“惊喜”。

     白雪柔其实并不F对生一个R子,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丈F到外边风流生一个Y种回来继承自己打拼X来的家产,她是坚决的F对。

     林建仁也急了,说,如果白雪柔不肯承认雅甄肚里的孩子,他就要离婚。

     尽管林氏集团的企业法R是白雪柔,但是FQ离婚,财产都是要平分的,这另白雪柔感到失望无助,她和林建仁吵了一架,便来到了NR的家。

     林雪茵、林雪贞听完MQ的讲述,万万想不到自己父Q变成了这样的R,但是想起自己可以与多位NR一起分享自己的丈F秦青,也是就试着说F白雪柔跟父Q和好,并接S雅甄JR林家。

     不料引起了白雪柔的责骂,说什么NR向外不帮QM,亏自己还想把林家财产给你们二位继承。

     林雪茵说,自己并不想继承什么财产,只要父M能幸福过完一辈子就行。

     白雪柔愤恨的道:“我就是把钱扔了,也不会给林建仁这个混蛋!”

     当白雪柔看到屋里还有何心颖、梁雪、甄雯雯这帮美N的时候,发现Q况不对,于是追问起来。林雪贞心直KK,把她们与秦青发生的一切都捅了出来。

     白雪柔听完,眼睛睁得DD的,不敢相信的J道:“你们发疯了,这样荒唐的事Q都做得出来!?”

     林雪茵道:“M,我们都深A着青R,我们并不觉得有什么。”

     白雪柔道:“你们就不觉得羞耻?”

     秦青正S道:“我A茵R她们,她们也A我。我们都是真心相A,我不知道有什么可觉得羞耻的。真A有罪吗?真A可耻吗?”

     白雪柔Q愤的道:“可是茵R她是你MQ,这是xx,你知道吗?”

     秦青道:“不是,茵R已经跟秦开源离婚,而且茵R跟我并无X缘关系,算不得是我MQ。”

     白雪柔道:“但她毕竟曾经做过你父Q的老B,做过你的MQ。”

     秦青Q愤的道:“我从来不成认茵R跟我父Q结过婚,秦开源那样的混蛋跟林建仁没有区别,G本不配做茵R的丈F。”

     白雪柔顿时被秦青的话给镇住了,她变得哑K无言,秦青的话深深的C中了她的伤K。秦开源跟林建仁是一样的混蛋。秦开源不配做茵R的丈F,林建仁同样不配做她白雪柔的丈F。

     秦青生Q冲冲的对着白雪柔道:“只要我真心A她们,能给她们幸福,我们在一起又不防碍别R,你为什么要辱骂我们,W蔑我们的真A!为什么?!”

     林雪茵拉住秦青,让他息怒,不料秦青却更加的愤怒,道:“茵R,你放开我。我要让她明白,她被自己丈F抛弃,就想说TXNR一般黑,那是她的想法。但是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R的SS,更不能W蔑别R的AQ。不要以为自己是长辈,就可以教训别R。长辈咋了,长辈说的就是真理吗?RN生X来不是给你们这些做父M用来骂的,生命是平等。只要生命来到世S,都要享SAQ和自由!”

     白雪柔彻底的无语,她呆呆在怔住。

     林雪茵、甄雯雯她们也怔住了,万万想不到秦青会为她们说出这样的话来。或许秦青是生Q、愤怒了,但是这样的Q况X,说出来的话不是更加的真实吗?她们心里充满了感J,因为得到AR的肯定,那时被A的R最为幸福的事Q。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再度想起。梁雪去开门,一群警察J了来。

     一个警察道:“请问,哪位是秦青?”

     秦青和众N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Q。

     秦青站出来道:“我是秦青,找我有什么事Q?”

     警察道:“现在我们怀疑你跟一起勒索案有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秦青一愣道:“勒索案?!我勒索谁了?!”

     警察道:“跟我们回警局就知道。”

     林雪茵诸ND惊,秦青却道:“不怕,没事的,你们帮我J律师就可以了。”秦青说着,跟着警察S了警车。

     到了警局才知道,原来是谢镇远被举报贪W挪用G款R狱,没想到他R狱之后,竟然把秦青勒索他和覃Y凤的事Q也供了出来。

     警察觉得秦青也构成了F罪,于是把秦青也请到了警局协助调查。

     秦青知道事Q来龙去脉之后,自然不会招认,所有的证据都在自己手S,只要自己回家把谢镇远写的欠条和那些照P毁掉,顶多只是谢镇远的诬告。

     秦青说要等律师来才说话,警察也无可奈何。

     这时候,一个警HJ来向秦青套K供。后面秦青才了解到她是市局调来了一名刚刚从警校毕业的N警H,听说还是市里某领导的千金,J杨洁,二十岁出T。

     秦青第一眼看见杨洁的时候,整个R都傻了眼,那一个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美N。杨洁D约一米七二的个T,P肤白皙,黑而亮的披肩长发,偏偏扎了个马尾,D眼睛S汪汪的,双眼P,鼻梁有如Y雕似的坚T,柳叶眉,一张樱桃XK,长的清纯又出落的婷婷Y立,说真的,好象徐静蕾,但又比她多了一份恬静!S材高挑,丰满的X部和T部在警F的包裹X曲线动R,英姿飒S,美丽中多了一份威严!

     “你是秦青?我J杨洁,您可以J我X杨。”声音好甜美。想不到杨洁不但R长得漂亮,还很懂得礼貌。

     秦青道:“你好,我是秦青。”

     杨洁微笑,她那笑真的可以杀SR,可以让世S的鲜H都为之掉S,出落凡尘,惊世骇俗的美丽。

     杨洁道:“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好吗?”

     秦青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杨洁道:“你是否勒索了谢镇远?”

     秦青摇摇T,道:“没有。我家里有的是钱,有必要冒险去勒索他的钱吗?”

     杨洁一愣,看了秦青的记录,这才知道秦青是秦开源的R子。“N!原来如此。”

     秦青道:“其实他是W蔑我,因为他的Q子正好跟他离婚,他认为是我破H了他的家庭。”

     杨洁道:“沉君现在住你家里?”

     秦青道:“暂时寄住,杨警官,这不F法吧!”

     杨洁摇摇T。

     秦青道:“杨警官,你真漂亮,我对警察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你例外,你是我见过最美的警察,如果……”

     “够了!”杨洁有点J动,道:“我问完了。”她正要离开,秦青又道:“如果杨警官不介意,我想请你多陪我一X,因为有你在,我会觉得安全一点。”

     杨洁道:“你可以走了,因为你的律师就在外边。”

     秦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次偶遇中,遇S这警界第一金H杨洁,这为他的R生增添了无数的J彩。

     第46章白雪柔的悲惨遭遇

     当秦青第一眼看见保释自己的N律师,顿时就傻眼了。

     她看到秦青英俊的模样,掩饰的淡淡一笑,哇!她还有两个MR的酒窝,所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她这一笑就算不能倾国,倾城绝对没问题。秦青S边的学校四D美N金H跟她比起来,只能说是星星,而她就像明媚的月亮,美得令R眩目,艳得让R摒息。

     她看秦青傻呼呼白痴似的跟着她笑,如仙的脸孔立刻变得冷若冰霜,淡淡的开K。“秦先生,我是律师邓思瑜,S白雪柔之托,已经替你办妥了手续。”

     “谢谢!”秦青简单的道了一声。

     说到这里,只见这美N律师的手机响了,她随手按X通话纽,电话中传来她秘书的声音。

     “邓XJ!白总要见您和秦青……。”

     “我马S到!”邓思瑜挂了电话,对秦青道:“白总要见你!”

     她说着转S来,秦青趁此D好良机,偷瞟了一X她包在制F内的MR球,我的T!目测估计最少有34D的那对美YF,由于制F剪裁合度,使得双F更加T秀,配着短袖X的雪白Y臂,令R为之目眩神M。

     她那顶多只有23寸的纤Y如风摆柳般的划过秦青的眼前,秦青感觉到心跳已经每分钟到了一百二十X。当秦青随之走在她S后时,她那T又长又直的秀发如Y瀑般X肩T,随着她优美的S段于走动间荡起如丝缎迎风的波N。鼻中嗅到她发际散发出来的阵阵淡雅的清香,令R心驰神醉。膝S近二十G分的黑绒S窄短Q,熨贴着她D约有35寸的浑圆翘美的T,隔着一层丝绒般的薄料,不用M也感觉得出弹X十足。Q摆X露出包在细质透明丝袜X那双浑圆洁白,修长光R的匀称美T,足登约三寸与Q同S的高跟鞋,让秦青想起一句话:“秋S为神Y为骨!”。

     总结一句话,要形容G司这位美N律师邓思瑜,用“冰肌Y肤,仙姿俪影。”这几个字,也不过只能形容出个八分。

     见到白雪柔的时候,秦青才知道邓思瑜是她的专门律师顾问,林雪茵等R,已经被白雪柔安排回家。白雪柔看了看秦青,道:“邓律师也在这里,你能把事Q的经过说出来吗?”

     秦青微笑的道:“如果你也相信我再勒索,我无话可说。”

     白雪柔道:“但是你能解释沉君的事Q,据我所知,她可是谢镇远的Q子。”

     秦青愤怒的道:“那是以前。而且我从未拿什么威胁谢镇远,他跟沉君离婚,完全是因为谢镇远自找的。”

     邓思瑜开K问道:“什么J自找?”

     秦青道:“他在外边G搭NR,而且不止一个。”

     白雪柔道:“那不能代表你就可以Y有沉君!”

     秦青“抨”的击打桌子,道:“虽然你是我的长辈,但是说话请注意一点,我不是Y有沉君。我们是真心相A的。”

     邓思瑜道:“可是法律不……”

     秦青瞪着邓思瑜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法律不允许娶第二老B,我比谁都清楚。我没有违F法律,因为我没有娶老B,我A她们,我跟她们住一起,这样难道F罪吗?我没有威胁任何R,是你们在威胁我!”

     白雪柔和邓思瑜无语。

     邓思瑜淡淡道:“没什么我要想走了。”

     白雪柔点点T,邓思瑜离开了白雪柔的办G室。

     秦青看了看白雪柔道:“如果你没有什么要说,我也要回去了。”

     白雪柔想说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点点T,秦青转S就走了。

     秦青离开之后,白雪柔感觉到自己有点不合时宜。在这座城市里,她是商界N强R。可实际S,白雪柔在某种程度S却生活的并不是很开心。事业S的成功为她赢得了不少的荣誉,可是工作S的压L,让她有急流勇退的想法,他一早就有让自己的丈F接手自己的商业集团。

     林建仁知道Q子的想法,更想着生个R子继承家产,而且面对已经中年的Q子,林建仁已经不感兴趣,他K望在JR老年前,多玩几把NR。

     白雪柔知道丈F的行为后,简直失望绝顶,非常的生Q,但是她不能哭,因为她是N强R。

     对白雪柔来说丈F太缺少对她的关心和呵护。她对物质S几乎没有什么追求了,因为她已经是S价十几亿的商业集团的董事长了。她缺少的关心和A护,缺少的是丈F和她之间的感QJ流。这一点本应该是丈F林建仁所应该给予的的,但恰恰林建仁没有做到这一点。白雪柔她自己似乎也对这份A、这份感Q渐渐的M失了方向。

     白雪柔感到Q感S的空虚,可是她依然将G司的业务打理的井井有条。但这并不足以聊W白雪柔那个寂寞的心!!但丈F背叛自己,NR觉得自己不通Q理,白雪柔几乎要崩溃了,秦青的话犹在耳畔回响。

     秦青离开不久,白雪柔一个R去了休闲中心零点咖啡吧。

     零点咖啡吧,市有名的休闲中心,甚至全省都有它的分店。

     白雪柔只S一R来到咖啡吧,她的到来让吧里的NR投来了异样的眼光,也让吧里的NR投来了嫉妒的眼神。这点白雪柔当然是看在眼里,她显的很骄傲很自信。点了1瓶啤酒,白雪柔就孤独的一个R坐在吧台S,听着钢琴曲,想起悠悠往事,脸S不自觉的露出了Y怨的表Q。

     不知不觉,白雪柔喝了一杯又一杯,她已经要了五瓶酒。

     在钢琴的伴奏X,白雪柔感到了S意,她觉得今T的酒喝多了,她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了。

     此时,S后传来一个NR的声音: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之后,就再也不知道了厖在一间客房里,白雪柔似乎躺在CS熟S,黑S丝织长Q穿仍然在SS,肩S的一G带子已经H落了X来,露出部分黑S蕾丝边R罩。Q角向S翻起,洁白的DT一览无余。

     白雪柔似乎并没有S过去,她轻轻的发出呻Y的声音。

     建仁,你回来了A,你知道我多么不希望你走A。我真的好想你能够留在我的S边,陪着我。白雪柔在昏M中喃喃自语道。

     QA的,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不走了,就留在你的S边陪你好吗?只是你要听我的N。我让你G什么你就G什么好吗。带白雪柔回来NR说道。

     好,我答应你!你让我G什么我就G什么,你别离开我厖白雪柔依然昏M且喃喃自语道。

     很好,来吧,QA的。我来帮你!NR从背后慢慢的解开白雪柔的YF,黑S的R罩顿时出现在NR的眼前。他不由的咽了KS,眼睛瞪着DD的。望着那高耸的xx,JS黑S的内K将翘起的PGJJ的裹住,更显得T部的丰满和弹X。

     NR双手慢慢的T去那黑S的内K,露出了他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桃园圣地。春S无边,白雪柔熟S着,她S边有个NR正看着她,FM着她那一双引以自豪的xx。

     熟S中的白雪柔逐渐的呻Y起来,在梦里,她感觉到丈F的温柔,T贴和JQ!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雪柔慢慢的清醒过来,丈F不是抛弃自己了吗,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可渐渐的,她真的感觉到有一双手在FM她的时候,白雪柔A的尖J一声,整个ST惯X般的从宽D的席梦思CS弹了起来。

     这时,她发现自己SC在一个陌生的环境,SS的一丝凉意马S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S边正坐着一个赤Sxx戴面罩的NR。

     白雪柔如同五雷轰顶,脸S苍白,她知道自己一世的清白就这样完了。

     “A!你是谁,我这是在哪,你怎么在这个地方?”白雪柔惊慌失措的拿起毯子遮住自己L露的ST。

     “放心,白雪柔,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R而已。再说,昨T晚S的白雪柔不是这样的表QA,应该是很满足的A!”说着,NR用遥控器打开电视和录像机,很K就播放出来了一对那NJ欢的xx镜T。而那个被抱在NR怀里赤Sxx的NR正是白雪柔她自己。而且正如NR所说的,她的确是充满的满足的表Q。NR先R为主,通过录像带来彻底粉碎眼前这位美少F的F抗决心。

     看到这,白雪柔顿时感到了脸S是火辣辣。心里感到无限的悲伤、羞耻、愤怒。这是每个NR做梦都不想遇到的事Q,可是偏偏让她给碰S了。

     NR似乎知道这一切已经深深的CT了这位高贵FR神经系统。可他好象还不想停止这一切。他慢慢的走S前去,趁着白雪柔毫无任何准备的Q况X,用L将裹在她SS的毯子给扯了X来,扔在地S。

     瞬间,一S雪白,两点粉红,一簇黑S的美丽风景展现在他的眼前。

     A!白雪柔再次尖J起来,“你G什么,你别L来,你知道这是违法的。”

     NR并没有理会白雪柔警告和呼喊,一步步的靠近了她,“FR,想必你也知道昨T晚S发生了什么吧,你可是我的R了。我早就注意你有段时间了,你的丈F已经不要你了,况且你和你的丈F生活的并不时很满足吧。你一个R在家这么多T难道你不需要吗?现在你已经醒过来了,也好让我再好好的SF一次吧!或者说也算是我为你F务A”说着,NR猛扑S来,双手按住白雪柔肩部,狂W着她的脖子、耳朵。

     他不敢QW她的ZC,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白雪柔正在QTS,如果这个时候盲目的动作会给自己带来很D麻烦的。

     “不要,不要这样,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喊R了。”白雪柔在奋L的挣扎者。

     “喊吧,多喊些R来看看,市有谁不认识你白雪柔A。”NR一边QW着她一边说道。

     白雪柔一X就不出声音了,哪个NR会不要自己的名声呢?

     “你你想怎么样?”本是商业N强RC事果断的她,现在变得惊恐不已。

     “白FR这样的态度就对了A,今T枣就今T。我希望白FR能够好好的陪着我,陪到我满意为止。”

     “无耻的东西!”听到NR开出的条件,白雪柔心中感到莫名悲愤和羞耻。

     A!话刚说完,白雪柔就感到自己的双T被这个NR用双手SS的分开,由于用L过猛加之没有适应使得她感到生疼。

     “真是一P优美的风景A!”NR望着感叹道。

     白雪柔发现NR的两T之间,那NR的象Y正高高耸立着,乌黑C壮,青筋B起,她恐惧的摇着T,不要,不要这样对我A厖陌生NR并没有像白雪柔想象的那样生生地CJ去,而是将他那硕D的xx在那略显SR的两瓣xx慢慢地摩C着,似J非J,似出非出。

     白雪柔瞥过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那NR的Y秽的动作,可是自己ST的感觉却是她不能逃避的。她感觉到自己的X面越来越SR了,她知道NR已经看出来了。这样让她更显得羞愧难当。

     “FR,没有什么关系的,忍不住就不要忍了,何必自己折磨自己呢?”

     “不,不是的。你这个混蛋。”白雪柔似乎想用自己的双手推开JW住自己DT的那双肮脏的双手。可是她的L量实在是微不足道,更何况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正被NR的xx放肆的摩C着,更让她感到浑S无L。

     “FR,你的F应T不错的A,S开始流出来了。”陌生NR得意的说道。

     似乎他是有意这样说的,目的很显然就是要摧毁白雪柔的羞耻心。

     可怜的白雪柔想F抗又怕录像带流落到外面对自己影响太D。不F抗却实在不想让这个陌生R玷W自己的清白。现在J退两难的境地是她前所未有过的,顿时两行泪S从眼眶中H落X来。

     A!正在思考中的白雪柔觉得自己的XS有异常C壮的东西C了J去,她知道那是什么,虽然xx分泌了部分xx,可是NR的xx太C壮了,再加S他是一次就做了深深的CR,这让白雪柔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SFA,太SF了。FR把我的宝贝包的可真够J的A。”

     “不是,没有,A!!”NR又是一次HH的CR,白雪柔再次失声J了起来,WJNR手臂的双手在这一回的C动中瞬间H到了C的两边。

     NR使劲的分开白雪柔的双T,将自己C壮的xx深深的CR他那K望而又泥泞的圣地。白雪柔为了尽早摆T这样的困境,要回录像带也就只好任其羞辱了。装样子吧!

     白雪柔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未尝不可行,可是难就难在这个装样子了。很K,在NR那疯狂的C动中,白雪柔的呻Y声越来越D了。她已经不是在做样子了,她似乎陷R了NR带给她的强烈的K感中了。丈F不能给以的现在NR正在给她。

     “噢!!”

     “扑哧!!”

     “扑哧”的声音不停的响着,NR因为昨T晚S已经发泄过一次了,毫无顾忌的用L猛C着,但是,美丽的白雪柔太美丽了,在她满足的表QX,在她那充满悦耳的声音X,在她SX跳动的xx的表演X。他感到自己K忍不住了。

     为了让自己获得更高的K感,也让自己SX的少F获得最D的满足成为自己的NR、X奴。NR将白雪柔的STF转过来,将她雪白的PG自信的观赏了一遍,并喃喃自语道:“漂亮,太漂亮了!”说着,便再次将自己的xxHH的C了J去。

     白雪柔似乎没准备,在NR的猛烈C动X,自己的ST猛地向前T起,T部高高的扬起来,发出了一声似乎K意的喊J。

     听到这个J声,NRC动猛了,双手向前伸去JJ的W住了她丰满的xx,放肆的R捏着。

     “A,太SF了,宝贝,你表现的真的很B,果然是饥K的熟FA!!”

     “不是,我不是的。”

     “不是吗?”NR并不理会,依然高速C动着,脸S、X膛的汗S开始洒落在白雪柔洁白的背S。

     白雪柔开始听到NR的CX声音越来越重,感觉在自己xx里C送的xx越来越D越来越T。她知道他KS了。

     “别,别SJ来!!”白雪柔惊恐的喊道。如果说昨T晚S是因为昏M不醒才被SRQ有可原的话,那么在这么清醒的时候被NRS到ST里面,怎么对得起自己坚守二十多年的清白。

     “把你的一切都给我吧!”NR不理白雪柔,SS地W住她饱满的xx,让白雪柔无法TS。

     “K了,K到了!”NR喊了起来。

     “不要A,求你了,别A!!”白雪柔喊了起来。

     NR此时已经JR了疯狂的状态,怒声吼J着,双手SS地W住白雪柔的xx,SSSS压在白雪柔的背S,将自己的xx一直C到最深C。

     他S了,S在了白雪柔这个美少F的最深C。

     第47章YF

     白雪柔躺在席梦思CS的白雪柔似乎慢慢的从极度兴奋的昏M中清醒了过来,她知道在她自己SS发生了什么,这次她没有J喊。在她坐起来的一瞬间,她看到了那个NR的真面目。她用尽LQHH的甩了一个耳光给坐在她S边的NR。

     “啪!”清脆的一个响声。

     “畜生!”白雪柔怒声喊道。

     白雪柔之所以这样愤怒,是因为看到这张脸是如此的熟悉,这个强B自己的NR竟然是自己的“N婿”秦青!

     原来秦青当晚从白雪柔办G室出来,实在是Q愤不过,但是又无C发作,只有去了休闲吧,却不料遇S白雪柔也来。

     秦青在角落看着白雪柔醉酒,一个邪恶的念T在他心里滋生,他要把所有的Q都发泄出来,而且就是在白雪柔的SS,于是就有了昨晚J战的美妙。

     秦青M着自己火辣辣的脸,依然Y笑的说:“白FR果然是很刚烈A,不愧为本市的商界N强R。可是这个怎么办呢……昨T晚S的Q景……”秦青手S拿着录像带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白雪柔的脸S一X子变成了S灰S……强烈F抗的意识一X子消失的GG净净。她清楚这盘录像带意W着什么,如果流落到外面后果不堪设想。

     她的眼神里闪烁着不安,她心里的这一切想法都没有逃过秦青眼光。他似乎已经将白雪柔的心里Q况M的清清楚楚。

     “秦青,你想怎么样?”白雪柔话一出K,顿觉后悔。以目前的Q况,主动权在他的手S,这样说意W自己已经放弃了F抗的决心,好让他开出自己难以接S的条件。

     “呵呵,你不要着急A,我仰慕白雪柔已经很久了,虽然得不到FR的芳心,但是能够有机会得到令R垂涎三尺的xx也是我的福份A,再说,昨晚那种Q况就是我不S你,也会有D把NR会让你……”说着,秦青就不知廉耻的靠着白雪柔并排躺在席梦思S。

     “恶心…!”

     白雪柔Q不自J的把自己的ST往C边挪,可还没挪多远就被秦青的手给抱了回来,他似乎又兴趣盎然,猛的用双手W住白雪柔的纤细的Y,往S将她整个ST一举,在放X之前迅速的用自己的双T将白雪柔的双T分开。然后双手一松,借着地球的重L,白雪柔猛的落了X来。

     “A!”这个动作让白雪柔顿时感到羞愧不已。

     伴随着席梦思C剧烈的晃动,落X来的白雪柔分开两T,毫无准备的坐在了秦青的SS。为了不让自己落X时重心的不稳而导致翻倒至CX,白雪柔不自主的将双手撑在秦青的双肩S,这样自己的xx毫不保留的晃悠悠的垂落在秦青的眼前。XF部的浓密黑S的YM在白雪柔不经意的扭动间轻轻在秦青F部H动着。

     白雪柔似乎也注意到了这样可耻的动作,“A!”轻轻的喊了一声,她不敢让自己的双眼和秦青的眼睛对视,在坐稳秦青SS的一霎那间,白雪柔将自己的脸向其它的方向转去。

     秦青看到白雪柔如此表Q,Y心顿起。伸出双手,JJ的W住白雪柔双手。双手从白雪柔的光H的肩膀SFM着,用手S的指甲轻轻的在那JN的肌肤SH动着。

     白雪柔觉得太羞辱了,双手挣扎着从他SS起来。可是还没有付诸行动,就听见秦青说道:“不想拿回录像带了吗?仅有此一盘,决无复制品!”

     秦青的声音很坚定,似乎在证明他并没有说假话,白雪柔看着他,心里悲哀的想道:“难道让我再一次沦为自己N婿的玩物,让他再一次在我的SS发泄他的SY才行吗?”

     “我给你钱,你需要多少,求你放过我吧,我实在是S不了了!”白雪柔悲哀的说道。

     “FR,我知道你很有钱,但有些东西是钱买不到的,如果我出100万,FR愿意陪我共度良宵吗?放在以前这是不可能的A,呵呵!”

     秦青一边继续FM着白雪柔的双手,一只手再一次攀S了她那自豪的xxS,轻轻的R捏着。

     “多美的xxA,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xx了。林建仁这G狗看来很J,既然放弃这样美妙的FR到外边找其它NR。”

     秦青的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白雪柔,林建仁的确是从来不会顾及白雪柔的心里感S的,即便是X生活那多半是CC了事而已。秦青自己都没有想到,白雪柔的第一次xx正是他刚刚在CS给予的。

     丰满的xx在秦青手里把玩着,L量用的是越来越D。很K白雪柔就看到他的X膛正SX起伏着。她知道秦青又开始兴奋起来了。很K她就听到了他CX的声音,而在她KX的xx似乎也正在慢慢的苏醒,慢慢变得坚Y起来。

     白雪柔用那Y怨的眼神看着秦青,而他却始终是面带微笑,好象他才是白雪柔的丈F,理所当然的应该Y有她,Y有她的一切。

     “来吧,前面两次都是我主动的,NN平等,现在你也主动一次让我看看,把我当成你的丈F。”

     秦青的话让白雪柔很震惊,“不行,我做不到!”

     “来吧,别那么矜持,我们之间又不是没有做过,还分那么多G什么呢……

     “再说,只有你主动一次。原版带子你就可以拿走了,绝对没有副本,我们互不相欠,J易完成,两全其美。”

     说着,秦青又一次把白雪柔JJ的L在怀里,把脸部深埋在她丰满的xx里,一边用STT着略带粉红S的xx,一边用充满磁X而又威胁的语言说道:“如果你不同意,你今T依然逃不T我的手掌心,带子你也别想拿走。流落的外面可是很危险的A!”

     “A!别……”白雪柔听了后急忙的摇T。

     “那你就拿出你的实际行动来吧。不要这么BBMM的!”秦青似乎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可怜的白雪柔回T看到电视机柜S的录像带,又回T看看这个秦青。她后悔为什么昨T晚S要来这个该S的咖啡吧。后悔……

     她SS的看着秦青,然后理顺一X自己的T发,深深的呼了一KQ,T起高昂的X膛,主动的坐在了秦青早已坚TxxS。

     秦青看着白雪柔以自信的表Q,似乎带些不F输的表Q坐S去的时候,给他一种强烈的YF感。他心里暗暗的说:“今T我要好好的YF你!”因为尝过白雪柔的风韵之后,秦青已经X了决心,既然甄雯雯和梁雪可以同时F侍自己,那么白雪柔和林雪茵、林雪贞也可以同时F侍自己,相信林雪茵和林雪贞知道也不会怪自己,相F还会感J自己。

     他的双手JJ的W住了她的Y,使劲的往X按去。同时让自己Y部及时的T起,使得xx深深的C了J去。

     里面似乎还有些SR,xx几乎没有S到什么阻L就C了J去。

     “来吧,主动的为你xx的到来SX动作吧!”秦青半躺在CS,等候这个成熟的少F主动出击。

     白雪柔开始SX蠕动着。她双手以秦青的SS为支撑点,两T分开放在C的两边,自己的PG稳稳的坐在秦青的DTG部,T发顺着细长的脖子搭在雪白的双肩S。秦青的双手急切的W住白雪柔的xx,并随着她SX蠕动来R捏着她那饱满的xx。

     白雪柔感到秦青C壮的xxJR后,带给她强烈的窒息感。由于这次主动,她第一次感S到了它的C,它的长!虽然它不是丈F的,但是它带给她的感S却是丈F的不能给予的L量。

     在经过数分钟后的C动X,白雪柔渐渐的发出了动R悦耳的呻Y声。S到白雪柔的鼓励,秦青JJ的抱住了白雪柔,慢慢的向C边移动。在C边,秦青将白雪柔抱了起来,为了防止重心后移而摔倒在地S,白雪柔将自己的STJJ的靠在秦青SS,这样就使得自己饱满的xxJJ的贴在了秦青的脸S,双TJJ的缠在秦青的Y间防止自己掉X来。

     双TJJ的缠绕更是让秦青xxJJ的CR了自己的ST里,秦青每走一步带来的摩C都CJ着白雪柔的中枢神经系统。

     “你要G什么?”白雪柔发现他抱着她X了C,“你要带我去哪?”

     “宝贝,你放心好了,这里只有你和我,在我的带领X你会很SF的。我已经在你的主动中感觉到了你潜在的xx,你也动Q了A!”秦青好不留Q的说着。

     “不,我不是,没有,A!T……”

     原来,秦青把白雪柔抱起用自己的STJJ的把她挤压在墙壁S,双手抓DT,让它们JJ缠在自己的YS,开始了奋L冲C的Y程。秦青一边C动着,一边用Z咬住白雪柔的SX跳动xx,ST毫不留Q的侵F着那葡萄般的xx。

     “A!轻…轻点…”白雪柔似乎Q不自J的说道。

     “为什么要轻呢,重点不好吗……我就喜欢重重的G你!”秦青喘着CQ说道,接着他就更卖L地往里C送着。

     “A!……”白雪柔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了刚才的羞耻感,仿佛自己正在迎合着秦青的这样的行为。

     她惊诧这个秦青到现在还能有如此JL。虽然不是老G,但是她心理却有某种K望让这个秦青的行动来的更猛烈些。从这一刻起,白雪柔知道她可能堕落了。

     “砰!”墙壁S传来一声闷响,秦青用L的向S顶着,白雪柔似乎没有承S住这一次的冲击,或者说这次冲击给她带来了强烈的CJ让她T部向后一扬结果扎实的撞在了墙壁S。可这一撞让白雪柔似乎已经沈醉于秦青xx带来的K感的D脑清醒了不少。

     我这是在G什么?我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想法?我怎么能够迎合这个给我带来灾难的秦青的恶心行为?我这样做怎么能够对的起自己的丈F呢?不,林建仁捕值得我白雪柔为他坚守贞洁,可是我怎么面对我的NR……

     想到这些,白雪柔又恢复了挣扎的勇Q,她用双手推拒的挤压在自己SS的秦青。双脚扭动着,在空Q中蹬踏着,试图摆T目前的窘境。可她的这些动作是徒劳的。相F,秦青在她的SS更用了。因为她的挣扎给了好象这个秦青无穷无尽CJ和L量。

     客房里传来了一阵阵xx的声音,CD的xx与SR的xx相互摩C产生的扑哧扑哧的C动声,秦青在C动过程,R捏那饱满的xx中因K感产生的CX声,NR因羞涩、害怕、内疚却又无法抗拒秦青带给她的K感而产生的呻Y声。真可谓是声声R耳!!

     也许是已经做过了两次的缘故,秦青的显得很疯狂,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很K的S出来;同样是因为做过了两次的缘故,秦青清楚自己的TL有点不支了。他尽L将白雪柔抱到了单R沙发S,在白雪柔ST被抱S去的一霎那,秦青借着ST倒X去的L量,再一次HH的将自己C壮的xxHH的C了J去。没有任何准备的白雪柔被这强烈的CRCJ的SS拱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酒店客房里的JQ一幕,还没有完全停X来。白雪柔半躺在单R沙发S,双手抱着秦青C壮的胳膊,尽量的分开自己的双T,忍S着秦青带给她的灾难……

     秦青的因长时间J烈动作,汗S一滴滴的落在白雪柔洁白的R沟中。

     “说吧,喊吧,我知道你现在很K乐,喊出来,喊出来我让你更加K乐!”

     秦青似乎想彻底让白雪柔沉沦X去。他一边稍微轻点的C动着,一边把自己的Z巴探到白雪柔的耳朵边S,吹着RQ说道。

     也许没有感到刚才那样H的JR,稍微缓过Q的白雪柔说道:“不,没有,你把灾难带给了我,我恨你!A!……”

     听到白雪柔这样说,秦青又一次HH的C动起来,他不相信今T她就不能够臣F在自己的xxX。

     “我今T一定要YF你,让你臣F我!”秦青吼道。

     “A…我不会的…A…A…”在秦青的C动X,白雪柔开始呼喊。

     声音似乎有点悲怆,但是在传到秦青的耳朵里那可是动R的音符。

     为了让秦青早点发泄,自己免S更多的折磨,白雪柔慢慢的主动用T缠住秦青的Y部,这个举动让秦青认为白雪柔已经臣F了。他立即QW白雪柔的双C,ST毫无顾忌在白雪柔的Z里翻滚搅动着,双手放肆的在那丰满的xxSR捏着。

     白雪柔也更J的J着秦青的Y部,迎合起秦青的C动。她以为这样可以让秦青更K的达到xx,可是秦青似乎有使不完的LQ,有着永不消退的Y念。

     “说吧,说你需要我!说你离不开我!”秦青猛烈的C动着。

     “A…轻点A,我S不了…”C壮的xx所带来的摩C带给白雪柔极度的CJ。她又一次的陷R了秦青带给她的K感漩涡中。原本为了让NR能K点泄出来而迎合他的动作,F倒使白雪柔自己陷R了NR朦胧C动的K感中。

     “喊出来吧,喊你需要我,你离不开我!”

     “不,我不会喊……”

     “喊吧!”秦青似乎更用L了些。

     “A!…我…我离不开,我离不开你。”白雪柔轻声说道,她坚定的信念在秦青长时间的挑D、xxX终于崩溃了。

     “D声喊,说你离不开我!”秦青毫不留Q的继续猛烈的C动着。

     “不,不要A!”

     “喊,D声的喊!”秦青怒吼着。

     xx被巨D的L量R捏的变形疼T不已,而C壮的xx在自己的ST剧烈摩C着带来无法形容的巨DK感,这一切都是白雪柔曾经无法T会的。

     “A……A……!!我离不开你,我离不开你的一切!!”白雪柔终于喊了起来。

     “秦青,我A你!!……A!!……”白雪柔T苦失声的喊出了心底隐藏的话,泪S从眼角中慢慢的流落X来。

     秦青看见她终于臣F了自己,臣F在自己的xxX,于是开始了最后的冲C……

     T慢慢的暗了X来,白雪柔从昏M中慢慢的醒来。昏暗的客房里只有她一个R,xx着洁白的ST,xxS遗留着秦青用手抓过的印子。XS更是……

     而电视机正播放着昨T晚S她和秦青的J欢镜T。看到这,白雪柔放声T哭了起来……

     第48章Y顶锋S

     秦青回到家中,他把自己与白雪柔的事Q告诉了林雪茵和林雪贞,不出所料,她们JM果然都非常赞同秦青的做法。

     林雪茵、林雪贞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因为父Q林建仁抛弃了MQ,那么白雪柔肯定会在J神SS到打击,感Q出现真空,而且没有NR安W的生活,她X半生是可悲的。与其让其它NRY有自己的MQ,她们宁愿选择秦青去承担这个“父Q”的角S,甄雯雯和梁雪同时X嫁秦青的幸福让她们看到这样做的可行X。而且她们也更加相信,只有秦青才会给自己的MQ白雪柔带来幸福。其二,林建仁要夺去MQ打X的产业,其实也是在断她们JM的后路,与其把财产给别R,不让留X。

     林雪茵JM首肯了秦青的做法,甚至替秦青出谋划策,教秦青如果攻破白雪柔的芳心。

     时间很过得K,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白雪柔一直在努L的工作着,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她想让工作来冲淡自己对那T不幸的回忆。

     而她不知道,被秦青JY后,白雪柔感到ST里似乎有种异样的感觉慢慢的复活了。虽然自己时刻的提醒自己不去想它,可是它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窜R她的脑海里,让她寂寞的心灵充满着冲动的xx。

     “董事长,您的K递。”秘书说道。

     “好的,谢谢!”

     一张光盘?白雪柔的脸S骤然J张起来。通过计算机打开一看,白雪柔的脸S变得S白。那是一张她和那个秦青在白TJ欢的光盘。而那个可恶的秦青给她是晚S的,却还录制了白T的。白雪柔顿时瘫R的坐在老板椅S。悲愤、羞耻、惊恐、无奈的心Q如同打翻的油盐酱醋同时涌S心T。

     白雪柔呆呆的一言不发的坐着,D脑的思维已经停止了思考,对她来说仿佛时间已经停止了前J的步伐。X班后,刚出电梯的白雪柔就看到了自己不想看到的一幕。那T蹂躏她一T的秦青Y冠楚楚的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

     “伯M,你好。我是特意来拜访您的。可是你已经X班了,不知道你X班后是否有时间呢?”

     白雪柔感到这个秦青真的是厚颜无耻,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知道这个秦青掌W了她的把柄,只好说:“请问你有什么事Q吗?”

     “看来董事长还是T赏光的A,这样我们还是出去谈谈吧……”

     白雪柔没有拒绝,只好跟着这个秦青S车,他们一行在市区转了几圈,便一行向郊区开去。白雪柔看到车子向郊区开去,心中胆怯了。虽然她知道今T这个秦青会再次蹂躏她的xx,但是在她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这多少令她感到害怕。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放心好了,这一个星期以来,憋的我太难S了,实在是太思念FR的xx了。真的很难忘A!!”秦青无耻的说道。

     “你真的很恶心!”白雪柔很无奈却又很厌恶的说道。现在她是一个R在秦青的车S,没有R能够帮助她,除了她自己。

     “伯M你不要这样说吧,其实你自己也很需要不是吗……像林建仁这样的R,配做合格的丈F吗?”秦青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好象就是在和自己老B说话一样,面不改S心不跳。

     “你这样做,对得起茵R和贞R吗?”白雪柔愤恨的道。

     秦青一阵D笑,道:“伯M多虑了,其实茵R和贞R巴不得你搬J我们的别墅,跟我们住一起,只是怕你一时不能接S……”

     “你胡说……”白雪柔愤恨的道。

     秦青拿出一个录音,打开道:“你听听这个。”

     音箱传出林雪茵和林雪贞劝白雪柔的话,白雪柔看着秦青,她似乎不相信秦青会坦诚的告诉林雪茵她们事Q的经过。听到NR的话,她Q愤却又找不到F驳和怀疑的理由,说道:“你们为何这样对我……”

     “我和茵R、贞R也是为你好……”秦青笑而不答。

     车子停了X来,他们来到市郊区,让白雪柔感到C惊的是,他们来到一个有名的山区风景点—Y顶锋。

     “你带我来这G什么……”白雪柔胆怯的问道。

     “在这样满T星星,月SMR的Y晚。就我们两个R。还能G什么呢……”秦青开始了他惯有的Y笑。

     “不行,你已经达到了你的目的了。你不能够再这样了!”白雪柔本能的后退。

     “为何不能呢?你太美丽了,一个星期来,我实在是太想念了,再给我一次吧!”说着秦青猛的扑了S来,JJ的抱着白雪柔,把自己的ZCJJ的贴了S去。

     “不要,嗯……”白雪柔被秦青的双CW的无法呼吸,感觉他的一只手向她的X前M了S来,隔着她那粉红S的短袖丝质T恤,将她那饱满的xxJJW住并放肆的R捏起来。

     “A!救命!”白雪柔喊了起来。

     “不要喊,喊也没有用。这么晚了有谁会在这山顶SA?喊了R来,看你这位名R以后怎么见R,再说那T晚S的录像带给你,可白T的还在我的手S呢。”

     “卑鄙,无耻!你真是个禽S不如的东西!”白雪柔对着他T骂起来。

     “好A,打是Q来骂是A,看来FR对我还是有感Q的A!”说着,秦青就将白雪柔抱S汽车的引擎盖,JJ的按住白雪柔试图F抗的双手,用双脚分开白雪柔的双T,并将全S都压在她的SS。

     ST在白雪柔的Z里翻滚着搅动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秦青放开她的双C用一只手摁住了白雪柔的双手,另一只手则伸JT恤里,隔着R罩,毫不留Q的FM着她的xx。圆R、丰满的xx在秦青的手里不断的被R捏着,FM着。那略带粉红S的R沟时而从蕾丝边的R罩中跳出,又时而隐秘其中。这一切虽然没有被秦青看到,却没有逃过他那么敏感的双手。正是这样感觉让他感到一GY火在自己的STS燃烧了起来。

     “别,别在这,求你了……”白雪柔发出哭腔的声音乞求着。可这只能加深这个秦青的xx。

     “啪”的一声,白雪柔的R罩被秦青扯了X来,在NR致命的QW和FM以及录像带的胁迫X,她已经放弃了抵抗。秦青很K的T掉了她的SY,被扯断的R罩依然还挂在她的双肩S,丰满的xxL露了一D半。

     秦青并没有继续清除她SS的武装。而是很K的将手伸J了她白S的长Q内,双手FM着那光H的DT。FM……应该是重重的R捏,并慢慢地沿着DT的内侧向白雪柔最隐秘深C探去。

     “A……”白雪柔轻轻的喊了出来,虽然秦青的手在她H蕊C很放肆的FM着,拨L着,让她全S都S到了强烈的CJ,但是她还是很矜持的控制了自己的F应。

     这一切都让秦青看在眼里,“把自己放开吧,让自己T会和我的K乐吧,我会让你很SF的,让你T会到在Y外的CJ!!”秦青吐着RQ在白雪柔的耳边说道……

     Y顶FS,T当被地当C的NNJ欢即将S演……

     经过前几次秦青的R侵,白雪柔的ST对这个陌生的NR的FM、挑D似乎已经变得很敏感。在秦青的FMX,她的xx很K的变得SR了。

     白雪柔当然感觉到了她自己ST的变化,她感到很羞耻。她不明白她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在皓月当空宛如白昼的Y外,在秦青的车子的引擎盖S,在秦青FMX,她没有F抗,没有象样的挣扎,自己的ST在皓月X是那样的雪白,GY着秦青无穷的xx。

     她感到DT一凉,“A!”白S的长Q从她的SS褪了X来,粉红S的内K也已经被TX了一截,露出了那一X簇黑S的YM。

     “不要A!”白雪柔悲哀的喊了起来。

     秦青看到这一幕,不J的留X了KS,“真漂亮A!”XS不觉得Y了起来。

     秦青看着白雪柔,心里说不出的J动,坚Y的xx在跃跃Y试。他熟练的褪X粉红S的内K,并放在鼻子间轻轻的嗅了一X。真香A!

     白雪柔看到他将闻自己内K的W道,更是羞愧的将脸偏向一边,不敢去看这个NRX一步的动作。望着她MR的脸蛋,秦青CX了起来。

     秦青兴冲冲的T去自己的YF,他不想再N费时间,他现在只想CR,再CR。他想再一次在这个漂亮的NRSS感S一X做NR的K乐。

     秦青JW住白雪柔的双T,将自己坚T的xxCR白雪柔的两T之间,毫不犹豫的向最深C顶了J去。C壮的xx贯穿了那SR的甬道,两R同时J了起来。

     为了让自己获得更D的K感,秦青在CR后停留了一会,然后再慢慢地C出来,再凶猛的C了J去。其中的一只手触M着白雪柔的敏感点Y核C,HH的R捏起来。

     “A!”白雪柔的STS到了CJ,不自觉地扭动着。

     “N…SF……”秦青努L的做着活S式的运动。

     每次前后运动,xx的前J或退出让白雪柔ST感到了强烈的冲击和CJ。

     “不要!”

     秦青的双手隔着R罩,随意玩L着丰满的xx。强烈的C动让白雪柔的xx在他面前SX跳跃着。秦青一边xx着,一边R搓着xx。这样的CJ让白雪柔不由的发出了阵阵呻Y声。

     秦青一边SX耸动着,一边R搓着饱满的xx。他将自己ST压S去,将自己的ZHH的贴了S去……

     车子在两个R的重压X重心明显的前移了。车子轮胎好象在某种L量驱使X要往后倒退……那是秦青带给白雪柔的强劲的冲击L。

     在寂静的赤顶FS,夏R的清风轻轻地FL着车S赤Sxx的NN。也许是S了环境的影响,秦青明显的放缓了C动的速度和L量。他开始慢慢地在那SR的甬道里C动着。

     双手慢慢的R捏着那丰满的xx,轻重J错。拇指围绕着R晕慢慢的画圈,一圈轻一圈重。ZC放开白雪柔的双C,开始游走与那洁白的R沟间。这些都让白雪柔感S了强烈的CJ。深CR的疼T被xx温柔的xx所带来的麻痹感所代替!她没有想过一个给她带来深重灾难的NR,一个屡次强B她的NR居然会在山Y荒地会用如此温柔的手段来对待自己。

     “SF吗?我知道前几次我L的你很疼,但是今T晚S我会很温柔的对待你的。让你知道做NR的K乐,让我也享S一X做NR的K乐!呵呵!”

     说着,秦青Z又一次捕捉到她的双C……XS缓慢而又充满L量的C动着。

     很K白雪柔的F应更D了,此时她感觉不是一个秦青在羞辱她,F而觉得是自己的丈F在和自己在xx。她把对丈F的A似乎转移到了秦青的SS,自己引以为荣的xx在秦青的FMX坚T起来,XS更是S流不止。

     秦青很惊叹白雪柔会有如此D的F应。

     白雪柔又何尝又不是这样,她知道,自己彻底的被眼前这个NR所YF,他是这样的年轻,这样的有冲击L,他又是如此的温柔,狂Y中带着甜蜜,就是CB的N待,都是那样的另她心动。

     以前跟林建仁在一起xx,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像一种例行G事般的CC了事。但是秦青不同,每次与他xx,她都能感触到自己生命的J发和无限的生命延伸。

     她从未有过的生命震撼,她一辈子都不能忘怀这样的感觉。

     如果这个NR不是秦青,不是自己的“N婿”,或许她会考虑跟他一起生活,过完X半生。她不能容许自己这样“无耻”。

     但是秦青的每一次冲击,都是对她“无耻”的羞辱,让她的坚守变得脆不可挡,弱不J风。

     “雪柔,来吧,让我A你!一生一世,让我做你的丈F,你的AR。疼你,怜你!”

     秦青开始卖L在她的SS耕作起来,CX声逐渐加D,L量逐渐加重。

     这一切都让白雪柔的ST兴奋不已,xx的ST在车子引擎盖S颤抖着。

     “A,你………”也许是秦青的温柔感动了她,也许是她无法抗拒她ST的需要,白雪柔并没有说X去,转而用阵阵婉转的呻Y声代替。

     “嗯…嗯…不行了…你…你这个混蛋…”

     “N…SF,宝贝,你是我的NR……我要你Y仙YS。以后,我们永远这样,想怎么G就怎么G!”秦青一边C动着一边说道。

     “不,不行。我已经被你害了,你不能再害我了!”

     “我要,我要你,这么漂亮的NR,谁舍得放弃A!!来吧,把你彻底的给我吧!A!不行了,我要到了……”秦青喊道。

     “A,我……别SJ来AA!!!……”

     白雪柔感到浑S痉挛,一阵xx向浑S扩散而去。秦青SS抱着她,XT又不停的耸动了几X,然后慢慢的停了X来。

     秦青慢慢的CX着,回W着xx到来的那一刻,用着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雪柔你ST实在是太B了!我可真想和你YY念奴JA!”

     白雪柔没有理会她,ST还在微微的颤抖,看着秦青她T恨的他,可是xx的余韵让她觉得是他带给她前所未有的K乐。可是自己并不想让秦青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有冷冷的说道:“给我滚X来!”

     “呵呵,好好,我X来!”

     两R穿好YF,已经是深Y9点多了,秦青带着白雪柔,开动车,直奔城市繁华而去。

     第49章接近N律师

     Y深了,秦青把白雪柔送到家门K后才离开。

     白雪柔悄然的走J了自己的家门,她发现自己的丈F正坐在餐桌S,两个酒杯中已经倒满了红酒。桌子S的菜早已经凉透。

     白雪柔看也不看林建仁,直步往自己房间走去。林建仁突然猛的拉住了白雪柔的手,“今T你去哪里了?”林建仁说道。

     听到这,白雪柔愤怒的甩开林建仁的手,道:“你怎么不告诉我,这段时间你去哪里?”

     林建仁温柔的安W她,“好了,好了宝贝,现在我不是回来了吗?我想过了,我们还是不要离婚,我需要你。”

     白雪柔一怔,她心里埋怨自己的丈F,但是这毕竟是二十多年的FQ,想到前断时间林建仁的苦苦相B,她泪S突然H落,“你是舍不得我的钱吧!”

     林建仁道:“雪柔,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我们二十五年的FQ,岂是钱可以衡量的。”

     白雪柔心中一点心动,她转S说去洗澡,当她洗澡出来的时候,林建仁已经光赤着S子在CS等候。

     白雪柔被林建仁抓住的时候,她没有F抗,并不是说她认同的丈F的行为,只是她也没有找到拒绝的理由,特别是在秦青强B自己之后,她觉得现在是给丈F,同时也是给自己一个赎罪的机会。

     林建仁早已经按捺不住多R来压抑的JQ,一个翻S就将自己的Q子压在了SX。白雪柔虽然经过秦青的洗礼感到十分的疲劳,但是看到自己的丈FRQ如火不忍心拒绝他,不忍心浇灭他心中的JQ。自己只好强忍着让自己的丈F努L的在自己的SS发泄着JQ。

     很K,白雪柔的F应变得很D了,林建仁以为是很久没有做过的缘故,更加卖了的C动着。白雪柔J皱的眉T,闭着双眼,双手JJ的抓住丈F背部的肌R,D声的呻Y着承S着来自X面的猛烈冲击。很K,林建仁就结束了这次xx之旅。

     他满足的B在白雪柔的SSJ烈的CX着。

     “累了吧,早点休息吧,别把S子LH了!”白雪柔淡淡的说道。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说完,林建仁就翻S而S。

     白雪柔这时候怎么也S不着,因为她感觉自己被丈F撩起的Y火似乎并没有消X去,她自己怀疑自己到底怎么了……

     这一Y,林建仁S的很沉,S的很S,白雪柔则象往常一样5点多就醒来了。

     她轻轻的XC,看着熟S的丈F象行尸走R一样ST,Z里露出厌恶神S。

     此时,林建仁还在S梦中,表明平静的他似乎已经JR了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恶梦中。在梦里,他感觉自己的灵H似乎已经T离了他的ST,他看见自己的Q子穿好粉红S的丝织SY来到洗浴间,宽D的防S玻璃显示着她那J媚的S材,米HS的R罩高高的衬托着那饱满的xx,那X感的丁字KJJ的包裹着她那婀娜的T部。做好梳洗工作,又在镜子面前注视着自己的ST,眼睛流露出了她自己都难以察觉的一丝K望。

     白雪柔的确在洗澡,洗刷SS每一P被林建仁FM过的地方,她已经无法再A林建仁。刚刚CS的一幕让她彻底的乏W,想起秦青给自己带来的冲击,林建仁明显已经老了。

     林建仁在自己SS折腾的时候,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更不要说JQ,当想到林建仁还要娶第二个NR回来把自己挤出这个家门的时候,白雪柔就彻底对林建仁失去希望。

     没有必要为这样的NR忍SX去,更没有必要跟这个NR过后半生,NR的话是对的,秦青说得对,她白雪柔完全可以追求新的生活。

     白雪柔洗澡完的时候,穿起最漂亮的一套YF,什么也不带,就开着自己的宝马车离开了家。

     第二T的S午,林建仁起C,看到自己的Q子已不在自己的S边,来到餐厅,发现桌子S留有一封写好的离婚协议书。

     刹那之间,林建仁傻眼了,他本来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柔Q稳住白雪柔,以便自己套得更多的财产,没有想到一席春光之后,留给自己的出路,竟然是离婚。

     ………………………………………………………………。

     林氏集团总部。

     “先生,你找谁?”

     “找谁?我是这里的总经理,我找我的老B!”

     “先生,对不起,董事长不在,而且你也不是这里的总经理了。”

     “你说什么?我不是总经理了?”

     “林氏集团现在最DG东是林雪茵和林雪贞XJ,林先生你总经理职务已经被免去,请到办G室收拾东西离开。”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做出的决定?”

     “今T,董事长刚刚召开了董事会,对这个决定我们都感到非常的奇怪!但是既然董事会批准,我们做X属的当然执行命令!”

     “那你有我老B的联系方式吗?”

     “对不起,董事长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先生请回吧!!”

     林建仁听到这,似乎有点绝望了。他回到自己的家中,此时他才发现,Y柜里的YF已经只剩X他自己的了。留给他只是这个房子,和孤单的挂在墙S的结婚合影。

     他再次看看离婚协议书,考虑很久,林建仁觉得自己实在是难以挽回Q子的心,愤然在离婚协议书签S了自己的名字。他觉得离婚还可以拿到一半的家产,可是林建仁哪里知道,白雪柔已经把所有的财产一早转移给了林雪茵和林雪贞,包括林氏企业的所有G份,白雪柔名X唯一剩X的财产就是这栋别墅。

     这T早S秦青刚出门,就看见邓思瑜迎面而来,她穿著一件蓝S的针织长袖SY、白S百折短Q,脚S穿了一双黑SN鞋,很对秦青的胃K。而且这样的穿著让她的S材优点也一览无遗,丰隆饱满的X部,纤细的柳Y以及修长丰腴的双T,秦青KX的xx自动地翘了起来。

     秦青站在问K,道:“请问……邓D律师,你找谁?”

     邓思瑜微微一笑道:“W!我S白雪柔N士之托前来找林雪茵和林雪贞,请问………”

     “她们刚刚去医院看病,你找她们有什么事Q?”

     秦青说的的确是真话,因为林雪茵怀Y去医院做检测,林雪贞和甄雯雯陪同一起去的,而何心颖和梁雪正在社区里漫步。

     邓思瑜点点T,道:“那我等她一X好了。”

     秦青道:“好!非常欢迎,请J。”

     秦青想给邓思瑜倒一杯S,看见邓思瑜那优雅的短Q,秦青似乎想到了什么,S杯端到邓思瑜的面前,不料杯子“突然”倒X。

     “X心点!”邓思瑜颇为担心的道。

     “不好意思……”秦青说着,低XT去收拾倒地的杯子。

     当秦青蹲XC拭桌脚时,椅旁的邓思瑜那只及膝S近二十G分的白S百折短Q,使秦青心跳加K,在她豊R健美的俏TX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DT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MR的TS穿著薄如蚕翼般的高级RS丝袜,使DT至XT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H匀称,她足X那双黑S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R命!

     “你没事吧?”邓思瑜道。

     “没事……”秦青心跳如鼓,却遐思漫想的回答她。

     邓思瑜两T这时很自然的稍做移动,秦青却又D饱眼神,她K间在两条圆浑的DT移动时,微开微合,秦青清楚的由后面的G间看到她前面凸起的xx,在丝缎的黑绸包JX,有一丝S泽,是她的xx吧,这NR简直太美妙了。

     也许这时有只蚊子苍蝇飞过邓思瑜眼前,邓思瑜拿起文件挥赶,S子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可正巧让SM心窍已将眼睛凑到她DT开叉C的秦青撞个正着,一时秦青高T的鼻子顶R了她的M你Q,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她G间的细白肌肤,突然的艳福不及享S,只在M惘中嗅到了她KX那令RX脉贲张的Y香。

     “哎呀~你G嘛……”

     邓思瑜扭S回T正面对着秦青之时,秦青再也忍不住,蹲在地X抱住她的XS,在她惊J声中S子往后坐在D办G椅S,秦青立即分开她的雪白DT,将T钻R她的短Q中,ZC不停的QW吸啜她K间细腻温R的肌肤。

     “你你…放开我…你……”

     钻在她K间贪婪嗅闻的秦青,听到她压抑的J声,秦青知道她是怕惊动了别R,立时DT的用L撑开她急YJJ的浑圆DT,掀起她的白S百折的M你短Q,拉开她J包着xx的丁字K前端,哇!她的YM浓密而C,长且直,在拨开丁字K时,秦青的手指已经被她那N红H瓣中流出的蜜Y沾S了。

     “你太放肆了…走开…滚…不要脸…哎呀……”

     被推挤靠坐在椅S的邓思瑜伸出雪白的Y臂用L推着秦青的T,又急Y拉X被掀起的白S百折短Q,一时手忙脚L,秦青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闷着T往前一冲,用Z拨开她K间浓黑的YM,张K含住了她早已SR的H瓣。

     “呃~你…哎呀……无耻……你……”

     她再使劲也推不动Y火冲脑的秦青,而这时DT却被秦青两手张行分开,秦青的ZJW着她SH的H瓣,鼻中嗅到她似CN般的T香及YY蜜Y那令R发狂的芷兰芬芳。

     秦青伸手拨开了她的H瓣,凑SZ贪婪的吸啜着她xx内流出来的蜜Y,S尖忍不住探R她的YD,立时感S到柔R的ST被一层细N的粘膜包住,秦青挑动着S尖似灵蛇般往她的YD中猛钻,一GGR腻芳香的蜜Y由她子G内流了出来,顺着S尖流R了秦青的K中,她的YY蜜YD量的灌R了秦青的F中,仿佛喝了春Y似的,秦青KX的C壮xx变得更加YTC壮。

     这时的邓思瑜,已经变成无L的呻Y,全SR棉棉的瘫在椅S,低斥的咒骂已经变成喃喃自语。

     “无耻……你放开我……你好X流……你好X流………呃……”

     秦青C定了她不敢D声张提,悄悄的解开了自己的Y带,将自己的K褪到膝盖C,如怒蛙的Dxx贲张,马眼C流出一丝浓稠晶莹的YT。

     秦青看到邓思瑜那张美绝艳绝的瓜子脸侧到椅边,如扇的睫MSX颤动,那令R做梦的猫眼J闭着,T直的鼻端B着RQ,柔腻优美的K中呢喃咒骂着,俏美的侧脸如维纳斯般的无瑕。

     “放开我…呃…放开……呃哎……”

     秦青悄悄起S,手扶着一柱擎T的Dxx贴近她的KX,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DT已经X垂无L的分张。秦青把秦青那个已经胀成紫红S的Dxx触碰到她KX细N的H瓣,在H瓣的颤抖中,Dxx趁着她xx中流出的又H又腻的蜜YYY,撑开了她的鲜N粉红的H瓣往里TJ,秦青已经感S到肿胀的Dxx被一层柔N的xxJ密的包J住,xx中似乎还有一G莫名的吸L,收缩吸Y着秦青DxxS的R冠。

     第50章邓思瑜破C

     秦青悄悄起S,手扶着一柱擎T的Dxx贴近她的KX,这位律师界出名的第一美N,艳冠群芳的绝S佳R,已被秦青的S功挑D得像一滩S似的瘫在她的椅S,两条雪白浑圆匀称的DT无L的X垂分张,细如凝脂的两KJ界C是一丛贲起如丘的浓密黑森林,一道粉N焉红的H瓣若隐若现,看得R心脏都要跳出K腔了。

     秦青深吸一KQ,抑制着内心澎湃的YN,将自己那已经胀成紫红S的Dxx触碰到她KX已经油HSR的H瓣,xx的R冠顺着那两PN红的H瓣缝隙SX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Y由粉艳鲜红的R缝中溢出,秦青的Dxx就在这时趁着又H又腻的蜜YYY,撑开了她的鲜N粉红的H瓣往里TJ,感觉S自己那肿胀的Dxx被一层柔N的R圈J密的包J住。

     D概有生以来,内心深C的xx之弦从未被R挑起过,艳绝TR的邓思瑜那双醉R而神秘灵动的猫眼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MSX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R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C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Y香如春风般袭在秦青的脸S。

     秦青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xx之弦C打得X脉贲张,KX充X盈满,胀成紫红S的DxxR冠将她那Y埠贲起C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Y的粉NH瓣撑得油光S亮。

     可能是未经R事的CNY径首次与NR的xx如此Q蜜的接触,强烈的CJ使她在轻哼J喘中,纤细的柳Y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NH的H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Y着秦青R冠S的马眼,敏感的R冠棱线被她粉N的H瓣轻咬扣J,加S秦青K间的DTJ贴着她KX雪白如凝脂的DTG部肌肤,H腻圆R的熨贴,SS得秦青汗M孔齐张。

     秦青开始轻轻T动XS,Dxx在她的CNY径KJ出研磨着,R冠的棱沟刮得她柔N的H瓣如春H绽放般的吞吐,翻J翻出。

     她开始细巧的呻Y,如梦的猫眼半睁半闭间S光晶莹。这时秦青感S到CR她CN美X不到一寸的Dxx突然被她xx的NRJ缩包J,被她子G深C流出的一GR流浸Y得暖呼呼柔腻腻的,使得她与秦青生殖器的J接C更加SH,秦青将T部轻顶,Dxx又深R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R冠已经顶住了一层薄薄的R膜,那是她的CN膜,这时只要秦青再使三分劲,SX这位美得令R目眩神M的律师界第一美N保持了二十几年的贞C就要H在秦青的手S了。

     如此佳R,百年难逢,秦青一定要好好的享用,挑D到她求秦青为她破G方显出他秦青“能G”的T赋,因此秦青并不急于突R她的Y径,伸出一指到两R相贴的K间,轻轻RL着她H瓣S方已经膨胀得Y如R球的细NR芽,S此致命的挑D触M,她与秦青蜜实相贴的DTG部立即FSX的开始C搐。

     “呃~不要这样………你手拿开………放过我……求你………呃………好SF………别这样………呃………我S不了……呃A……”

     她的纤N手指S命的抓着秦青轻R她R芽的手指,却移动不了分毫,而她YR的柔C这时因S不了XS的S麻微微张开呻YJ喘,秦青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再不迟疑,将秦青的Z覆盖在她柔N的C瓣S,在秦青S间突破她那两P柔腻的芬芳之时,一G香津YY立即灌R了秦青的K中,她柔H的S尖却畏怯的闪躲着秦青那灵S的搜寻,她的T部开始摇摆,如丝的浓黑秀发搔得秦青脸颊麻X难当,秦青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T深W探寻,没想到在秦青终于找到她的柔HNS,深深吸啜之时,她那对醉R的猫眼突然张开看着秦青,S光盈盈中闪动着让RM不透的晶莹。

     在深深的蜜W中,秦青感觉到她抬起了一条T,骨R匀称的XTS薄如蚕翼的丝袜磨C着秦青的xx的T肌,她的K间已因XT的抬起而D开,使秦青清楚的看到她KX粉红S的H瓣R套R似J箍着秦青xxR冠S的棱沟,秦青兴奋的以为她暗示自己D胆的突破,当秦青正要T动XT将Dxx深R她的Y径为她打开J忌之门时,秦青一阵焦急,惊呼的道:“求你……不要……”晶莹的泪S遽然H落。

     但是邓思瑜越是挣扎,秦青越用L。

     邓思瑜本来想挣开秦青,但从他xx在xxS所传出的NXRL,已经使她全SS麻,浑S无L推拒了!“A……请你住手……好X……求求你……我S不了了……”

     邓思瑜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XZ微微S翘,T直的粉鼻吐Q如兰,一双硕D梨型尖T的xx,粉红S似莲子般DX的NT,高翘T立在一圈艳红S的R晕S面,配S她雪白细N的P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S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M煞R矣。

     这副场景看得秦青是Y火亢奋,立即伏XS来吸Y她的NT、舐着她的R晕及xx,T得邓思瑜全S感到一阵S麻,不觉地呻Y了起来“A……A……我……”

     但是秦青不管邓思瑜的感S,再度强制地将她双T拨开,那个桃源仙D已经张开一个XK,红红的Xxx及Y壁NR,好美、好撩R……

     秦青慢慢T动PG向里TJ,由于xx有xx的RH,“噗哧”的一声,整个Dxx已经J去了。“哎唷!不要……好T噢……不要了……K拔出来……”

     邓思瑜T得T冒冷汗,急忙用手去档xx,不让秦青那巨D的Dxx再里C。

     但真巧她的手却碰到秦青的Dxx,连忙将手缩回,她真是既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A……好T呀!那C……又那长……吓SR了……”

     秦青拿起邓思瑜的手W着DR捧,先在桃源春DK先磨一磨,再对正,好让他CJ去。

     “秦青……你……这是F法……会S到法律……A唷……你这是在……强J……A……不要……A!”邓思瑜一阵绝望的感觉。

     “法律?!看来你是要惩罚我了,那我只好在你采取法律之前,我先行采取制裁了!”说着,秦青T起PG,xx再次CRxx里面去,他开始轻轻的旋磨着,然后再稍稍用L往里一T,DxxJ了二寸多。

     这时秦青已感到xx顶到一物,他想这D概就是所谓的CN膜吧。他也不管邓思瑜S得了S不了,猛然地一TPG,C长的Dxx,“吱”的一声,齐G的JR到她JX的xx。邓思瑜惨J一声“哎唷!TS我了!”

     “哎呀!不要了……好T……不要了啦……呜……”

     秦青D乐,看着这个原本高傲、冰肌美R在自己的SX的怯样,心中分外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他纵声D笑道:“让我帮你变成真正的NR!”

     秦青说着,D吼一声,把SS再用全L一T,KX猛然向前一送!C长的分S对准邓思瑜泛滥多Y的xx!用尽全SLQ,猛地C了J去!

     只听邓思瑜“A!”一声失声惨J,秦青感觉到分S顶开了一圈密实的NR,前端陷J了温暖S适的包围里。他那G又C又D的分S,已尽G没R邓思瑜期待已久的饱满SC,重重地顶在她的H芯S。

     泪S横落,C红滴X,斑斑点点,邓思瑜坚守二十四年的贞洁,一朝告别,她心里百般滋WS心T。

     但是此时的秦青已经容不得她想那么多了,也不顾及邓思瑜是刚刚破瓜,提起Dxx就T!!

     邓思瑜浑S一震,“A”的一声尖J后,Z角一X子张得DD的,双眼翻白,随即四肢象八爪鱼似的把秦青JJ地缠绕住。

     真是一个T堂A,重峦叠翠般的皱褶蠕动起来就像千百张XZ一起吸Y着秦青的分S,邓思瑜的深C就像是一个柔R的R垫,秦青的每一次重击它都让它抖动摩C,让秦青有种电击似的S麻,每一击都让邓思瑜发出一阵腻R的呻Y……

     “哈哈哈……邓D律师,你果然是T生丽质,让我今T好好A你!”秦青看着JJ缠在自己SS的邓思瑜,极端兴奋之X,竟感到一阵T晕目眩,这……这是真的吗?压在自己SX的真的是邓思瑜吗?真是昔R那个高傲冷艳,睿智过R的邓思瑜吗?想到她在法庭S风采,秦青心中更是分外有一种满足感!

     他D刀阔斧地冲C着,将全部的L量集中到X半S,开始像在对付仇敌一般的疯狂撞击起来,那种狂C猛C、次次长驱直R、XX直捣H龙的凶H与残B,马S使邓思瑜被他G得庛牙咧Z、xx连连,令RM不清楚邓思瑜到底是T苦还是欢欣!

     而秦青却一秒钟都没停止,像油渍一般的汗S不断地滴落在邓思瑜香汗涔涔的YTS,他尽Q地C动着,双手J捏着邓思瑜柔R的xx,S极了!

     “S不S!我的宝贝!”秦青CB地喊着!

     他越来越K,越来越用L,深深的CR,邓思瑜不住地呻Y,呜咽……

     终于!

     一声声xx落魄的吶喊,不断的从邓思瑜的C齿间J了出来。她的俏脸扭曲着,再没有往R那种高傲冰冷的绝S的模样,只顾将双TJJ的缠绕着秦青的Y,T起PG迎合着秦青的每一XC送……

     每xx一次,邓思瑜便J躯一阵颤抖,她的SC又J又H,S非常多,每次都带着响声…秦青一C,她就哼哼,而且哼得好听极了,拖着哭腔……让秦青越听越想C……

     这个NR熟美得象远古的妖J,象白Y雕成的维纳斯一样,美得秦青的TM都竖了起来。

     她那成熟饥K的H芯,JJ吸Y着秦青,层层叠叠的NR,也不停地挤压研磨着秦青,秦青感到无法言喻的SF畅K,他TY摆T,不住地HH的xx着。火RC壮的分S,每一xx均直达邓思瑜那敏感的H芯……

     这种感觉,又S又麻,又酸又X;邓思瑜只觉愉悦甘美飘飘Y仙,J不住放N的呻Y了起来:“W……唔……”她不停地呻Y着,她已不能再发出有条理的言语来,她只是J着,嚷着,D喘着Q,发出毫无意义的不知是什么话,及一连串赞美声,都是含糊不清的!

     而且,她的声音,似乎不单是从她的K部发出来,而是从她ST的每一部分发出来的,各种各样莫名其妙,不知是什么,也不会去细辨它究竟是什么的声音,J织成为一阙T地之间最自然的J响乐。

     汗S最开始,是从他们两RST的哪一部分沁出来的,当然他们都已不记得了,而结果是他们全S的M孔,都有汗S沁出来。

     良久……

     秦青猛然从欢愉的顶锋停了X来,G起邓思瑜绯红的Y脸,柔声道:“邓D律师,我C得你SF吗?”

     邓思瑜一怔,从呻Y声中停了X来,Y脸S满是羞愧的神Q,她美丽的杏眼一动不动的看着秦青,此时,她的发鬓散L,红腮如霞,荡漾着无边春S,且一只手还无比妖娆的F着SX……

     她静静地盯着秦青,眼中满是复杂的神Q,半响,她恨恨地道:“你这个H东西,我不会放过你的!”

     “是吗?”秦青盯着她的眼睛,微微一笑,YS猛T向前,将他那G发T而Y若石T的分S,笔直地往邓思瑜素T内最深C凶悍地贯GX去,只听邓思瑜“A!”的一声尖J,被秦青这一XG得神Q似悲又苦,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那微微发颤想J却发不出声音的檀K,像条T离S面的鱼R般DD地张开了好几回,一T濡S而散L的长发随着她左右摇摆的脑袋披散翻飞,而那对S汪汪的D眼睛,也Y怨地望着SS的NR!

     秦青深吸一KQ,又是几X重击!

     每次邓思瑜都“A……”的一声长叹,只觉S、麻、酸、X、T五W杂陈,那种奇妙的感觉,酣S畅K,简直使她飘飘Y仙。

     T赋异禀又技术出神R化的秦青直接顶到她T内深CY微暗藏的H芯,她修长圆R的双T,愉悦地朝T竖了起来,五G足趾蜷曲并拢向S蹬踹,看起来真是SF得让RS不了。

     不知不觉中,邓思瑜用Y白般的手扣J秦青的脖子,她的媚眼无限妖艳地盯住秦青,眼中满是M醉的神Q。最是难消美R愁,秦青想不到在邓思瑜xx时是如此风Q万种。

     邓思瑜用J美的脸蛋摩C着秦青的脸,淡淡清香的发丝W阵阵传到鼻子,温R春光蜜熟的脸,零距离让秦青细细品W,提醒秦青正C着一个绝S的Y物,她红红香香的丁香ST也度了过来,在秦青的K中传播Y腥的Q息。

     秦青WS邓思瑜那吐Q如兰的檀K与香BB的红C,他们的STR烈的纠缠在一起,彼此互送唾Y,秦青更如尝甘露般将她K里的香津YY吞RF中。

     她将她的T部向S顶,以迎合秦青猛烈的xx,用强烈的JQ来配合他忘形而疯狂的重击,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噗滋,噗滋!”Y声美得秦青心颤,美得秦青的分Sxx中又抖了一X。

     秦青看着眼X明眸皓齿、RN荡漾不止的X感Y物,他倏地D喝一声,又开始D刀阔斧的奋L冲C,只听两RXT互相撞击时发出的清脆“霹啪”声充S了整个D厅。

     邓思瑜在秦青像台重型打桩机那样威猛的强L撞击之X,喉咙“咕咕噜噜”的发出一长串怪音以后,爆发了一声令R耸然动容的尖J,在那尾音嘎然而止的瞬间,邓思瑜忽然臻首一抬,忘Q地一K咬住秦青的左边肩T,而她S命环抱在秦青背部的双手,指甲也全都深深陷R了他那健硕的肌R里,如Cxx,B涌而出……

     完美的恩赐,最CJ的冲击……

     邓思瑜在秦青SXDKDK地喘着Q,半响,她重重地呼了KQ。她盯着秦青,眼神变幻莫测!猛然间“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笑得十分放肆,侗T的各部分,也随着她的笑而有相应的配合动作。

     她忽然一把抱住秦青的T,妮声道:“HX子,你功F不错嘛!还怔着G什么?继续A!继续C我A!今T如果你不把我C够CSF了!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秦青万万想不到斯文典雅冷傲的邓思瑜既然F客为主,他一怔,随即微微一笑,道:“邓D律师,还没饱吗?那你就看我今T怎么C爆你!”他让JR绵绵的邓思瑜B在CS,后朝着自己。

     邓思瑜的T部极其的X感、美艳,她的PG是那样的白皙、丰莹,L露在空Q中,犹如迎风盛开的白牡丹,美艳不可方物。恍惚中,秦青似乎可以嗅到隐隐的R香,甚至可以感S到颤巍巍的TR所散发出来的无形而无穷的RL!

     秦青不由得看得怔了一怔!好一会R,才跪在她雪白的双T间。深吸一KQ,往前H命一T,C了J去。XF撞到邓思瑜光洁的TR,发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随即,xx声,C重的喘Q声,NR与NRRR相撞的“劈啪”声一时间同步J响,极尽Y糜与SN之能事。

     啪—啪—啪……几X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秦青用手拍打邓思瑜PG的声音。

     “打S你这个Y荡的DPG,打烂它!Xxx,打S你……”秦青的手一X一X拍打着邓思瑜的PG。一会R,白皙的NRS现出红S的印记来。邓思瑜K中xx不止,竟似毫无T意,F倒K感澎湃。

     “S不SF?”秦青吼着,加K了xx的速度和L道,XT碰撞出“啪、啪、啪”的声响,加SX器摩C发出的xx之音,听起来越发令RX脉贲张。

     “A……N……A……”邓思瑜不停地呻Y着,她似乎彻底的失控了,狂L的摇着T,发出更加Y荡的呻Y,J躯不停的SX耸动,默契的配合着秦青的节奏。

     她X前那对饱满xx的xx,也跟着ST运动的频率充满YH的摇晃起来。刚开始只是轻微的划着圈子,随着秦青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xx也震颤的越来越厉害,仿佛是在炫耀弹X和份量一样,甩出了一道道X感的拋物线,把秦青的眼睛都晃H了。

     由于J烈的碰撞,邓思瑜SC的xx不住地飞溅着,秦青想不到邓思瑜如此之Y,RX真是S做的!

     秦青扣着邓思瑜的珠肩,不断加深L度xx,打桩一样猛的重重C到HN柔R的H芯,一xx的K感让R如登仙境。滋滋唧唧的声音不停地响着。

     邓思瑜M蒙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被秦青疯狂J出的分Sxx得CX连连,直到CX的C铺又流S了一DP……秦青又让她撑在C边S,将她一只修长雪白的优美xx高高抬起,再向着她B露无遗的SCHC猛C……

     邓思瑜一个劲R哼哼唧唧,PG扭来扭去,扭着扭着突然SS的R跟S满了发条似的,绷得JJ,并拚命尖J,秦青也熬不住了,HH地C了她几十X,C得她鬼哭狼嚎,差点R没休克……

     最后,秦青又把邓思瑜抱起来,HH地挤向墙,而邓思瑜贴着墙,整个J躯都离开地面,她的两个Dxx赤条条贴在秦青的X脯S,两条Y荀般的NTG在秦青肩S,整个S子就像虾子一样被屈成一团,而秦青CD分S就在她的xx里胡L搅动着。

     邓思瑜“N嗯N嗯”的JY着,而秦青也就更兴奋“扑唧扑唧”地G着她。

     秦青那CD的T部一X又一X有L地C动,而邓思瑜则两手无L地搭在秦青的SS,T也随着秦青的冲CL量而左摇右摆着,长长的秀发都有点散L了。

     邓思瑜断断续续的J喘和Y泣着,自动T起自己的T部,把SC一X接一X送给秦青,让秦青的分SHH地CJ去……

     秦青H命的咬着邓思瑜B起的R蒂,拧掐着她NH的DT,在她J贵的S躯S留X了一个又一个印记。奇怪的是邓思瑜并不JT,只是忘Q的Y唱嘶喊着,迎合扭动着。

     两个xxL的xx拼命地厮缠着,仿佛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彻底的沉溺在这罪恶CJ的J合中。

     秦青一边用L的在邓思瑜的桃源D里xx,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R。而邓思瑜高翘着丰盈雪白的DT,连续不断的向S蹬踹,J窄的SC包裹着秦青的分S,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浑圆的PG就像S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有节奏的自动向S耸T,一次次的撞击着秦青的F部。

     面容S更是一副S畅放荡的神Q,似乎已是Y仙YS、Y罢不能了。一双修长的美T将秦青牢牢的J在了TG之间……

     当秦青又一次把分SC到了邓思瑜的最深C,抵在了H心S时,一GS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C袭S了秦青的后Y,并传遍了ST的所有神经。

     秦青只觉分S无可抑制的CJ绷直了,在窄X的空间里剧烈的跳动起来。秦青高声怒吼,双手狂B的W住了邓思瑜饱满的xx,猛然间放松了J关。霎时间,灼R的YJ像火山爆发一样的S了出来,在邓思瑜ML沸Q的呻YCX声中达到了xx……